光盲青春

光盲青春
  • 主演:海莉·阿特维尔,维威克·卡拉,莎莉·菲利普斯,艾伦·菲格拉,迪恩·查尔斯·查普曼,内尔·威廉姆斯,罗伯·布莱顿,文森特
  • 导演:顾伦德·查达哈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讲述的是1987年在英格兰一个小城镇里一个十几岁的移民男孩通过男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的音乐找到理想、信念和自由的故事。

光盲青春第一集

“叮咚!”

突然,手机里面响起一道微信的提示音,原本还对着手机假装有说有笑的叶紫潼俏脸一变,下意识的将手机从耳边拿开。

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接到了一条群聊消息,正是班级内部的群聊信息。

还没等叶紫潼反应过来,身后便是传来一声冷笑:“哟,小潼,你不是在打电话吗?怎么还能接到群聊消息呀?”

叶紫潼面色一变,回过身去,就见到大奎几个青年抱着胳膊,脸上皆尽挂着冷笑,那大奎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小潼,你这就太不地道了吧?我们哥几个在这里等你,你却骗我们说再打电话,怎么?看不起我们哥几个?”

“你们...”

叶紫潼小脸一红,接着便是一白,这时候,她也反应过来了,刚才发微信的那个人,便是眼前的大奎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识破了自己的计策,还用这种方式来拆穿自己!

一下子,叶紫潼的心里面便是有点儿不高兴了。

“大奎,请你们有点儿自知之明,我是一个女孩子,凭什么一定要跟你们一起逛街?况且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想一个人逛街,是你们一直纠缠着我,这没错吧?”

“呵呵,叶紫潼,你也太不识抬举了,我们哥几个是看在同班同学的面子上才主动要陪你逛街的,可你倒好,竟然对我们耍心眼儿,不得不说,你这太让人心寒了呀,不行,为了补偿我们,你今天必须要跟我们一起逛街!”

说罢,那大奎便是冷笑一声,随后竟然伸出手来打算强行拖着叶紫潼随他们一起逛街!

“放开,你这流氓!我要叫人了!”叶紫潼大惊,急忙打开大奎的手,张开樱桃小口就要尖叫。

可是突然间,一辆敞篷宝马猛地在大奎等人面前停下,刺耳的急刹声划破喧嚣的街道,竟是吓了大奎等人一跳!

“******,你没长...”大奎怒骂一声,可是嘴巴里面的一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此时在他的脑门上,正顶着一柄乌黑的手枪。

“你刚才想说什么?”林无双寒着脸,握紧了手中漆黑的手枪,面色不善,语气冰寒的盯着那大奎的眼睛,道。

“无双姐姐!杨大哥!”见状,叶紫潼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便是推开身边的大奎,快步朝着林无双和杨逸风这边走了过来。

只不过,等她来到车子旁边的时候,却是忍不住一阵尴尬,因为此时林无双正一只脚踩在杨逸风这边的车子扶手上,两只又白又长的大腿就这样在杨逸风的头顶劈开,模样极为彪悍,反观林无双身下的杨逸风,却是一脸苍白,面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那个,无双姐姐,杨大哥,你们这是...”

被叶紫潼尴尬的声音惊醒,林无双这才是反应过来,下面的杨逸风也是一脸呆滞的抬起了头,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记耳刮子突然间从后面扇了过来,伴随着一句恼羞成怒的:“不许看!”

杨逸风简直就要哭了!

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坐林无双这个疯女人的车了,这哪里是搭车啊,这他娘的简直就是豁命啊!

杨逸风原本以为自己开车就足够疯狂了,可是跟林无双这虎妞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虽然在车速和危险程度上,杨逸风开车比林无双还要疯狂,但是毕竟他是艺高人胆大,不管耍出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都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因为杨逸风知道,不管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能应付的过来。

但是坐林无双的车子可不一样啊,这娘们开车的时候动作惊险刺激不说,就连她自己都被自己吓得一阵尖叫,脸色苍白。

这足以说明,林无双这虎妞开车的时候根本就是下意识的行为,完全跟她的大脑思维不沾边。

坐她的车,完全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两次领会过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之后,杨逸风打心眼发誓,自己这辈子,除非是活腻歪了,或者脑子搭错弦儿了,要不然,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紫潼,就是这几个小子找你麻烦么?”回过神来之后,杨逸风幽怨的看了大奎几人一眼。

就是这几个混蛋小子,让自己又免费体会了一次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

“恩...”叶紫潼小声的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儿责怪杨逸风,怎么把林无双也给带过来了,这样子自己还怎么...

想到后面的事情,叶紫潼自己的小脸儿就先红了,那娇俏的小模样,竟是看的杨逸风等人都一呆。

这丫头,真是倾城尤物啊,这股子媚意,已经挡不住了!

“咳咳!”

强行将自己的意识从叶紫潼的身上拉回来,杨逸风狠狠的瞪了大奎几个人一眼,沉声说道:“你们几个活腻歪了吧!”

此话一出,大奎等人顿时一个哆嗦,他们刚才被林无双拿枪顶着脑袋,已经很是惊恐了,可是眼前这个青年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们竟是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是一震,那种感觉,就好像行走在沙漠之中,被毒蛇盯上一般。

很危险!

咕咚!

大奎等人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连连摇头,此时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举着枪的女人,其实是一个警察,他们又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所以根本不用害怕林无双。

但是林无双身边的这个年轻人却是真的恐怖...他们甚至连招惹都不敢...

“不是就赶紧滚蛋,小爷忙着呢!”杨逸风突然间大喝一声,吓得大奎几人点头如捣蒜,一个个儿的都一窝蜂的朝着后面跑掉了。

“哼,你是野蛮人吗?”林无双冷哼了一声,似乎对杨逸风赶走大奎几人的做法十分不满。

“哦,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呀,女汉子...哦不,女壮士!”杨逸风面色古怪的呛了林无双一句,没等林无双发火,杨逸风便是一猫腰窜到了大路上,与林无双的车子保持距离。

“你局子里面不是还有事儿吗?赶紧走吧!嘿嘿,我陪紫潼逛一会儿街!”杨逸风嘿嘿笑着,突然一伸手搭在了叶紫潼的香肩上,后者小脸儿一变,猛地一红,紧接着便是低下了头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突然间传来杨逸风低如蚊虫振翅的声音:“帮帮忙!摆脱这个疯女人!”

光盲青春

光盲青春第二集

这倒是真的,对于封掌东的脾气性格,封雷霆还是很了解的,很多事情也只能顺势而为,如果一定想要他怎么样,只能是以失败告终的。

“嗯,你们这几个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如果你能和他沟通,就尽量的去说一下。”封雷霆只能这样子说道。

人其实到了一定的年岁,很多事情还是要想开一些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是一方面,也不能太过于执着自己心中的执念!人生的许多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何必一定要强调什么是自己的?

封北辰面对自己的爷爷,他又能说什么?只能是淡淡的道,“您想开些,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定论的。”

这倒是真的,哪里就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东呢?不管个人的能力有多强大,都不可能把这个世上的所有事情都一一的搞定!

“走吧,去用晚餐,以后的世界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你们自己一定要多多努力才行的。”封雷霆有些失落的说。

人的年纪越老,渐渐的越是会生出一种无力感,对这个世界的掌控能力越来越差,这种感觉会消磨得人慢慢的不得不服老。

封北辰点点头,他这个年纪正是人生的华年,自然不会生出封雷霆的悲伤,可是因为人生阅历的不足,对许多事的那种淡定处理能力还是不够的。

他突然转换话题,关切的问,“太爷爷现在怎么样?有所好转吗?”

说到这里,封雷霆更是伤心起来,其实老人家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可是子孙们呢?一个个的谁比谁忙,甚至是一句关心的话都 几乎是没有的。

可他又能怪谁?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吧?走到末路时,谁都得独自的在那张病床上痛苦的独自呻吟着,想要再做什么,想要再怎么样,意识都不是那么清楚!

“没有可能了,已经讲不起生活质量,只能那样维持!”封雷霆很伤感的说着,突然有些交待后事的感觉道,“希望到我的大限来临之时,可以有安乐死!”

人生要活得漂亮,可最后的离开也应该体面才对的!但是在中国,目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让人得体离开的方式!

我们总以为把钱花尽,把心尽够就是对长辈的最大的孝,可是要知道我们每个人生都是应该有尊严的,如果到最后,那么邋遢难堪的离开,是自己愿意的吗?

如果当事人自己心里都不愿意的事,其它人却一定要他们那样去做,这算不算是违背人的本心呢?如果人的本心都被违背,那还谈何人文关怀?

正是风华好年幻的封北辰当然不会想到这些,可是偶尔,他也会对人生进行一些思索,对人生最后的时刻的一些态度还是有所考虑的,尤其是当安然处于晕迷的状态以后。

“爷爷,现在人的寿命越来越长,你不用担心,你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他当然不能和封雷霆来讨论这个问题,只得安慰着他,想要他不这么伤心,“我明天抽个时间去看下太爷爷。”

对于行将没路的老人家来说,作为晚辈,能怎么样?最好的也不过是前去看看,多探望一下,尽一下自己的心意而已。

封雷霆点点头,他能有这份心,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是极好的事情啦,其它的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嗯,如果其它的孩子都能像这样,我也就知足啦。”封雷霆突然间情绪有些低落。

老人家,尤其是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总是会比正值壮年人,多出许多的伤怀,可人的一生,谁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自然规律,谁也得随之。

封北辰却是淡淡一笑,“爷爷,您这么说,是讲对我还算满意的?”

他只是想要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稍稍的轻快一些,毕竟一直那么沉闷,终究是谁都不想要看到的。伤感只要进行过一会儿也就行啦,何必要一直持续下去?封雷霆这个年纪的人,其实更是能看得开一切俗事,所以只哈哈一笑,“嗯,满意与不满意又能如何?反正以后的日子是要你们自己过的,我该

强调的强调过就是。”

这倒是真的,作为家长,他能怎么样?如果子孙后代们没有什么内驱力,那么他再为他们做任何事都是没有用的。

相反,如果他们每个人的内驱力十足,做起事来,就会相当的有动力,做事根本不用别人怎么的去督促就会特别的主动,当然事情也会做得很完美。既然老人如此说,不管他内心是不是真的有想开,封北辰就只听他表面的意思,于是浅浅的抽动嘴角,对他说道,“爷爷,我就知道您的修为是最高的,能这样想,也是我们的福分,那我们现在出去用

餐?”

其实两人的谈话时间不短啦,拉拉扯扯的这么半天,早就过了平常的开饭点,不过好在所有的人都清楚,家里一旦有事,开饭的点一定是要跟着封雷霆的节奏才行的。

也就是在这个家里,所有人,包括杜秀华在内,都是以封雷霆为首的。

这倒也好理解,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所有的一切当然要以为他为首。

“嗯,时间也不早啦,你奶奶说不定又饿坏啦。”说到杜秀华,封雷霆的脸上现出一丝柔情,人在年轻时不显得什么,可一旦上了年纪,老伴之间的那种感觉,真的让人特别的难以割舍。所以年轻时,如果能一直相守下来,老年以后,倒真的是一件特别令人欣慰之事!两人讲起往事来也都比较贴心,毕竟一起走过太多的风雨,共同的话题也会多起来,一起回忆过去也是一件让人无限幸

福的事。

封北辰站起身来,“这么疼爱奶奶,我们这些晚辈还真的要以你们两个为楷模啊!”不管如何,好的就是好的,优良的传统就一定要发扬学习才行的。“人啊,年轻时很多事不懂,到懂时已经老了,所以还是听听我们的话吧!”

光盲青春

光盲青春第三集

“怎么是你?”连心看清来人之后,松了一口气。

钟安信在她旁边的椅子坐下,“我让管家替我过来看你比赛,听他说出了一些意外,我放心不下你。”

“没事,会好的。”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玉氏集团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跟一个跨国集团抗衡。

刚才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的逼到无路可退,就算把这件作品白送出去,也不能让玉氏集团出事。

只有集团在,她才有机会翻身。

“也许我可以帮你。”

连心摇头,“不必了。”

钟安信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操劳,而且就算他是钟氏集团继承人,但还没正式去公司入职,就算要为她做什么,也必然要先跟父母开口,连心不想让他为难。

“场馆大门快关了,先回去吧。”

连心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

她跟钟安信一起出了场馆。

夜晚的温度并不高,连心身上还穿着晚礼服。

钟安信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带着他体温的衣服很温暖,“当心感冒了。我带了司机,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顺便自己走走,冷静一下。”

“可是……咳咳……”钟安信放心不下她,可是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他继续留在外面。

连心将他的司机叫下来将他扶着上了车,嘱咐先送他回去。

钟安信极不情愿,可是钟家的司机必然是以他为先的,不顾钟安信的反对意见,直接锁上车门往钟家方向开。

连心拢了拢身上的西服外套,径直去往某个方向。

随遇酒吧。

这是帝都最大的一家酒吧,这个时间这儿的人是最多的。

都说借酒可以浇愁,她现在很需要来杯烈酒。

坐在吧台上看着手中的透明液体,晃动两下之后一饮而尽。

想到这段时间所有的辛苦和努力全都白费,尤其是她的计划都化作泡影,连心真的无法再逼自己坚强。

再次来到这个世界,命运似乎对她并没有格外开恩。

允许她暂时颓废一会儿吧……

几杯酒下去之后,脑袋有点晕乎乎的。

恍惚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连心拍了拍脑袋。

那不是今天在场馆的那个老外吗?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连心揉了揉眼睛,店内的光线并不清晰,但是那个轮廓真的很熟悉。

她丢掉手里的杯子往那边走。

可刚走到一半就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男人身上一股酒味,“美女,陪哥哥喝一个呗?”

满嘴的恶臭熏得她快吐了。

“滚开。”

“小妞脾气还挺倔,来这儿的谁不是找刺激,装什么清纯烈女。”说着就来扯她手腕。

连心毕竟是练过的,虽然喝得头晕,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在的。

她抄起旁边的酒瓶子往那男人脑袋上狠狠一抡。

“砰”的一声,那男人的脑袋直接让她开了个洞,顷刻间血流如注。

她今天心情很差,遇上不怕死的往她枪口上撞,她干脆成全他。

“妈的,臭婊子!来人,给老子捆了,今天爷爷非上了她不可。”

话音刚落,四五个满脸横肉胡子拉碴的男人便将她围在中间。

连心在他们中间显得弱小无助。

偏偏他们人多势众,在场的人都只能站着干看,没人敢上去帮忙。

“别挡我的路。”连心的语气满含警告。

“哟,还是个小辣椒,我喜欢。大哥,今晚你玩过了可以让给我吗?”

“当然,我们兄弟几个轮了她。”

一般女人遇到这种情况怕是早就被吓得腿软了。

然而她是连心,一个敢跟野狼拼命的女人。

两个男人朝她一个飞扑,连心敏捷地躲过。

另外令人则抄着家伙直接往她身上砸。

“别给老子砸坏了,弄伤了怎么玩……”

大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连心反手直接将那两个男人的手腕拧住,从他们胳膊底下穿过,将他们胳膊别到身后,“咯嘣”两声,二人手里的家伙顺势落地,滚在地上疼得吱哇乱叫。

“一群没用的东西。”大哥沉不住气,挽起袖子挥着拳头就往连心身上来。

喝过酒之后虽然胆子大了不少,却不太清醒,而且刚刚搏斗过,身体力量消耗很大。

趁着连心喘气的时候,男人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还用力揉搓了一下。

这时,连心忽然感觉面上扫过一阵风,接着便被个黑影挡住了视线。虽然脑子不太清醒,但她很清晰地听到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还有男人凄厉的惨叫,随后便感觉肩膀上那只手的力量消失了。

连心抬起头,顾承泽就挡在她身前。

醉了吗,怎么会看到他?

“站在这里别乱动。”

他丢下这句话之后,只用一只手就将那个男人丢翻在地。

几个小弟见大哥被欺负了,赶紧冲上来要跟顾承泽拼命,但他只一个回头,就将那群人吓得不敢往前。

有个不怕死的壮着胆子往前冲,可还没到他跟前,顾承泽一手扼住他的喉咙,“活腻了?”

郑晋带人进来,将那群人全部押住。

“妈的,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我二舅可是帝都拆迁办主任!”那男人不怕死地继续叫嚣。

“知道怎么做?”顾承泽递给郑晋一个眼神。

“是,三少。明天您不会在帝都看到这个这位主任以及他的所有亲戚。”

“呵,口气不小。”

这时候酒吧老板冲出来,看到顾承泽的时候差点给吓跪了,“三少,您怎么来了?”

顾承泽没看他,而是将目光锁定在那个已经喝得快失去意识的女人身上,“找我女人。”

老板嘴长成了“O”字型,原来刚才被调戏的竟然是三少夫人。

苍天,他先前还在旁边看热闹,但愿少夫人不要记得刚才的事,否则他在帝都别想混了。

男人显然是知道顾承泽的,意识到自己这回踢到铁板,瞬间酒醒一大半,没了刚才的气势,竟直接跪到顾承泽脚边,“三少,求您饶了我吧,我们家好不容易才凭我二舅一个人全脱了农皮来帝都,您这一句话我们全家都都要被打回原形啊!”

顾承泽眼神一黯,“动我的女人,要付出代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