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寂逃亡

死寂逃亡
  • 主演:斯坦利·图齐,琪兰·席普卡,米兰达·奥图,凯特·特罗特,约翰·考伯特,凯尔·布瑞特科夫,邓普斯·布瑞克,比利·麦克莱伦
  • 导演:约翰·R·莱昂耐迪
  • 地区:德国,美国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世界各地突然出现不明嗜血生物,它们靠声音狩猎,捕食人类,致使全球陷入巨大恐慌。失聪少女艾丽·安德鲁斯(琪兰·席普卡 饰)和家人被迫踏上危机四伏的逃亡之旅,然而更大的危险悄然而至。

死寂逃亡第一集

如御魂所想那般,苍天弃之所以会反应强烈,一反常态,目的就是要狠狠宰御魂一笔。

苍天弃理想当中的结果,自然是想御魂已经收集到了雨兽皮以及幽冥木这两种材料,无论多少,有即可。

但是,御魂并未收集到,哪怕一丁点。

既然没有收集到,苍天弃当然想要将好处最大化,获取更多的好处。

圣像很珍贵,但在苍天弃的手中,就是一块无用的雕像,留在手中没有作用。

当然,所谓的无用,不过是苍天弃对这圣像并不感兴趣,如果对这圣像有兴趣,他也可以想办法从御魂口中得知圣像的催动方法。

圣像的催动需要大量魂魄来作为献祭,就算得知了催动方法,没有大量魂魄的献祭,依旧枉然。如何获得大量的魂魄,没有像御魂宗这样专业的手段,一样是个难事。

与其如此麻烦,还不如以圣像为筹码,从御魂的手中敲诈出来更多有实质性作用之物。

御魂的一番话,表露着他已经甘愿跳入坑中,苍天弃神色缓和了一些,心里的喜意胜过脸上反应。

“说吧,你准备用什么来赎回你们御魂宗的圣像。”坐下后,苍天弃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灵石如何?”御魂小心翼翼,试探行的问道。

灵石是修真界的硬通货,不仅仅只是作用于修士之间交易的货币,其用处极其广泛,是修士必不可少之物。

没有找到雨兽皮以及幽冥木,御魂觉得用灵石来赎回圣像最合适不过,他相信这种方式也容易被苍天弃接受一些,毕竟没有哪个修士会嫌弃自己的灵石多。

然而,让御魂没有想到的是,苍天弃却摇了摇头,一脸严肃开口问道:“你看我像是缺少灵石的人吗?”

嘴上如此说,苍天弃心里却是在苦笑,没错,我就是一个缺少灵石之人。

回想七魁所说,如今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灵石了,可以说他们现在很缺少灵石,由于苍天弃所炼制出来的一系列稀奇古怪的特殊法器,让本来还很富有的他们,一下子成为了穷光蛋。

他们需要大量的灵石来充实库房,但苍天弃却连想都未想,直接拒绝了御魂想要用灵石来赎回圣像的提议。

御魂听出了苍天弃话里的意思,也不动怒,连忙开口:“也对也对,苍道友自然不是缺少灵石之人,不过,苍道友既然对灵石不感兴趣,不知对何物感兴趣,在下要用何物才能将圣像换回?”

苍天弃神色不变,淡淡开口说道:“你这御魂宗,虽鬼气森森,让人极其不舒服,但在这森森鬼气当中,却有着浓郁的灵气夹杂在其中,如果我猜得没错,在你这御魂宗内,应该有着灵脉的存在吧?”

此话一出,御魂脸上笑容微微一僵,柳琪琪四人,神色同样为之一变。

御魂宗有灵脉,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西域知道此事的修士太多,苍天弃是听说,还是真正感知到了灵脉的存在,都不奇怪。

这本来是一件没有什么值得好惊讶的事,可放在此时此刻,从苍天弃的嘴里说出来,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苍道友,你的意思是……”御魂神色严肃了许多。

“御魂宗主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在下言下之意。”苍天弃轻轻一笑,开口说道。

御魂眉头一皱,并未多想,便直接摇了摇头。

“抱歉了苍道友,灵脉是我御魂宗的根基,我御魂宗之所以能够立足于西域,凌驾于西域其他大多数门派之上,这灵脉功不可没,若是没了这灵脉,那我御魂宗将会一落千丈,它的重要性不亚于圣像,无论是圣像还是灵脉,两者若有其中之一从我御魂手中丢失,我都将成为御魂宗的千古罪人。”

御魂此话说得很果断,神色也很严肃,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

苍天弃眉头微微一皱,沉默了。

大殿内,因为苍天弃的沉默,再度变得安静了下来。

苍天弃之所以开口提起灵脉,言下之意,自然是想让御魂用灵脉来换取圣像。

灵脉的好处,不言而喻。

鳄兽内,各种灵药材生长茂盛,极少会出现枯死的或者坏死的现象,这与七魁等人的细心照料是分不开的,但同时,小灵脉释放出来的庞大灵气,起到的作用也是极其重要的。

纳迢与小翠,修为提升迅猛,这其中,纳迢炼制出来各种对提升修为有用的丹药是必不可少的,一样,小灵脉释放出来的浓郁灵气,同样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一道小灵脉就能拥有着如此可怕的效果,那么两道灵脉呢?

在西域,只有极少数的顶级势力有灵脉的存在,御魂宗,便是其中之一。

御魂宗有着一道小灵脉,这一点苍天弃是知道的,所以在来时,苍天弃就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如果御魂宗拿不出雨兽皮以及幽冥木,那么想要赎回圣像,就用小灵脉来换。

不过,从御魂眼下的态度来看,此事恐怕有些行不通。因为御魂的态度太过坚决,根本没有一丝可以再做商量的余地。

在苍天弃看来,这种情况下若是还想得到小灵脉,那便只有强抢了。

他没有黑袍天弃那般疯狂,他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一般情况下,这种强抢之事他不会做,除非情况特殊,或者是逼不得已,亦或者是对方自找的。

再者,御魂宗能够与曾经的天机阁并列西域第二大势力,自然是有一定实力的,这里是御魂宗的大本营,在这里硬抢灵脉,十有八九会把御魂宗逼急,拼死反抗。

以苍天弃如今的实力,解封血脉之力,以化神初期的肉身自然是不惧,但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才斩杀了章中显夫妇二人,此事章家绝对不可能罢休,谁也不知道章家什么时会找上门来,这期间若是再与御魂宗硬磕上了,对于苍天弃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苍天弃在心里衡量着利弊,大殿内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压抑。

见苍天弃不说话,神色严肃,乌黑的嘴唇包括眼角的煞纹,无形当中让苍天弃整个人都显得煞气腾腾。

由于阴婴的缘故,苍天弃体内的煞气一般是不会显露出来的,眼下也是如此,虽没有实质性的煞气显露出来,但是无形之中一样感觉此时的苍天弃煞气逼人。

柳琪琪、明殿暗殿两位殿主,以及另外两人,见这情况,都暗自调动体内的灵力。

苍天弃几人的可怕他们有目共睹,特别是纳迢,让他们心有余悸,但是,虽说苍天弃几人给他们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但几人也不想坐以待毙,一旦谈崩,打不过也得打!

柳琪琪几人在暗自调动体内灵力,孙游、纳迢以及小翠,同样在暗自调动体内灵力。

而七魁,虽说没有调动体内灵力,却也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气氛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发显得压抑!

最后,还是御魂忍不住,率先开口。

“苍道友,你还是换个条件吧,只要在我御魂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尽量满足道友。”御魂神色严肃,开口说道。

他此话已经很直接的表明,灵脉是不可能交出的。

“那好,我就换个条件。”一直沉默中的苍天弃,开口了。

此话一出,御魂神色一喜,柳琪琪几人紧绷的神经,也暂时得到了一定的放松。

但随着苍天弃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御魂一喜的脸色,再度变得僵硬。

“我需要大量的修士元婴,妖兽的妖灵也可以,怎么样?”

死寂逃亡

死寂逃亡第二集

苏可心内外交困,根本没有谈判的筹码,她解开腰带,全力配合。

萧沉灏兴奋的像磕了鸦片似的,动作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力气一浪高过一浪,他很爽很刺激,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我真想把他叫过来,让他看看自己的前任有多美妙。”

“萧沉灏,我已经脱了,你再敢乱叫,我废了你。”苏可心咬牙切齿。

“行!我不叫,你来叫!”萧沉灏加大力度,疯狂的要她。

她被要的七上八下神志不清,一会儿感觉自己在人间,一会儿又感觉自己在天上。不管自己在哪,她都牢牢的记住,不!能!叫!

萧沉灏已经坏到了骨子里,见她一直不肯叫,他就故意粗喘“哼嗤哼嗤”。莫禹凡正在打电话,暂时没有听见他粗喘的声音。苏可心让他闭嘴,他却喘得更大声“哼嗤嗤哼嗤嗤”。

“你混蛋!”苏可心恨他入骨,又无可奈何,双手捧住他的脸,吻住他的唇,封锁他的声音。四片唇瓣,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一起,密不透风。

萧沉灏奸计得逞,暗自偷乐,他闯入她的口中,扫过她的柔嫩,餍足的品尝掠夺。苏可心本来是主动地位,可少经情事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一下子变得被动,又由他带着走。

身心渐渐沉沦。

脑海阵阵放空。

压抑不住内心的情感随着理智放飞,她的嘴角终于溢出微弱的吟声,在夜色下点点晕开。

“这是什么声音啊?”不远处忽的传来罗丝雨的声音,苏可心吓得醍醐灌顶,猛然醒神全身崩紧,又听萧沉灏恨恨的低声咒骂:“该死!”

她急忙又捂住他的嘴巴,听见莫禹凡说:“一群野猫在打架。楼上怎样?她还在加班吗?”

罗丝雨好像不信他的话,踩着高跟鞋往这边“嘟嘟”地走过来:“楼上全部黑着灯,楼下有一个保安说,她好像刚走没多久。”

“是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就听见锁卷闸门的声音,说没有见到人。”

“那要怎么办?”

“明天再来,多跑几次总能碰上。”如果还碰不上,她就用最后的绝招,到时候苏可心想躲都躲不了。她走得很快,离墙根只剩几步之遥:“你确定是野猫,怎么这会儿没音了?”

苏可心想一头撞死萧沉灏,他们还抱在一起,他衣衫不乱,她已经衣不避体。

这一幕要让他们看见,罗丝雨就有正当理由进入莫家。那天的微信,真的是莫禹凡发错吗?不!是罗丝雨发的,想挤走她,让自己名正言顺的进入莫家。

罗丝雨对她不仁,她没法对罗丝雨讲义,又一次求萧沉灏:“带我走,好不好?”

萧沉灏爽到飞,周身满满的邪恶:“我就是要他看见。”

高跟鞋的声音已经到了墙根,再有一步就能拐过来,苏可心无法再矜持,开出天价:“你带我走,我就给你做……”

“笛笛笛!笛笛笛!笛笛笛!”

一串突兀又嘹亮的汽笛声从远处忽的传来,把她的话全部吓跑,双手紧紧抱住萧沉灏。

萧沉灏那叫一个生气,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她说要给他做??做什么?凌厉的目光朝笛声的方向扫过去,暗处的劳斯莱斯,还有那个蠢到家的司机,按什么笛?他像需要保护的人吗?他像需要解围的人吗?

抓狂!

自己一晚上的算计和使坏,都被这一串笛声给搅没了!

同时罗丝雨的脚步声停下,她的手机随之响起:“你说什么,苏可心在医院……”

死寂逃亡

死寂逃亡第三集

生活里的事情,多而琐碎,郁倾尘都愿意一一为她安排好。

言心茵双手拍打在了他的双肩之上同,笑得放肆:“你又不是我的妈!”

何况,她的妈妈都不会管她的生活怎么过呢?

无论她过的是人还是狗的生活,言妈妈都不管。

“洗澡!天气还冷,别受凉了!”他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短发。

其实,他比她的妈还关心她!

“你去哪儿?”言心茵见他的长腿踏出了浴缸。

郁倾尘侧身凝视着她:“这是邀请我一起洗?”

“一起就一起,虎(who)怕虎(who)?”言心茵直接将裙子脱下来,丢在了他的头上。

少女的芬芳,还留在了裙子上,他的鼻息之处,闻到的都是她的味道。

他的手搭在了门把上,进一步,他和她依然是朋友,退一步可能就只是身体上的泡友了。

在于郁倾尘的选择。

在这个节骨眼上,门外的手机响起来。

郁倾尘大步走出去,一看是言心茵的手机在响,来电显示是医院。

他拿了手机走进来:“医院找你。”

言心茵的身体泡在水里,她用一旁的毛巾擦干手,接过手机,听了之后,“我马上来。”

她放下手机,“三月进医院了,我要马上赶过去。”

“我送你!”郁倾尘回去了自己隔壁的自己房间。

他火速的换了一套干净衣服,回来了言心茵这儿,她刚从浴室出来。

“你连衣服都搬进我家了?”言心茵吃惊的问道。

郁倾尘拿了车钥匙往外走:“刚好带了一套。”

言心茵的心里想着李三月的病情,也没有和他再说什么。

到了楼下,他开车,她坐在副驾驶位上,神情肃穆庄重。

她家离医院很近,开车几分钟就到了。

言心茵和郁倾尘一到时,郑采薇和郭耀川已经在等着了。

郑采薇:“言主任,李三月一定要等你来动手术……”

郭耀川立正行礼:“队长,嫂子!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三月说你动的手术没有痕迹……”

今晚,是他和李三月的新婚夜。

李三月将自己引以为傲的身体,最后一次全部奉献给他看。

她脸上在笑,心中却在流泪。

或者今晚之后,她就是个残缺的女人了。

那么,他的一生中,记住这一个晚上就好。

“老公,亲亲我……”李三月低声轻语。

她希望他亲遍他的全身,将她最美的时光,留在永恒的记忆里。

郭耀川在她的身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虔诚的吻。

他想让她生活幸福。

她想让他记住美丽。

这一刻,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爱人的相拥,爱人的心疼,爱人的怜惜。

最后,她还是在他的怀里晕了过去,最后的话,“老公,要嫂子……”

乳腺外科的手术医生周曼文特别的恼火,她已经是45岁的资深老医生了,就算是微创手术,也会留下浅淡的小痕迹,何况是动切割乳腺瘤的手术。

一句话,周曼文是绝对不相信言心茵这样年轻的医生,手术造诣有多高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