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哪里?

龙在哪里?
  • 主演:章子怡,王力宏,光良,江美琪,梁静茹,戴立忍,宫哲
  • 导演:胡升忠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五百年前,龙(王力宏 配音)突然失踪了,凤(章子怡 配音)暂时顶替龙的职位,玉帝下旨,若三天内找不到龙,生肖就要重选。生肖官们集体出动寻找龙,发现人间女孩小珍竟然握有一枚龙鳞,可能是找到龙的关键线索。对生肖岗位蠢蠢欲动的蟑螂暗中破坏,寻找龙的旅途上充满艰难险阻,个性迥异的生肖官们共同承担,欢乐以对。为了保住世界安稳和挽救面临破裂的家庭,小珍和生肖动物一起,展开了一段奇妙而又温暖的冒险之旅,最终凭借着智慧与勇气,找到了失踪的龙,恢复了十二生肖建立的天地秩序。本片讲述了龙神秘失踪,十一生肖官凭借一丝线索寻找龙,以阻止生肖重选天下大乱的冒险故事。

龙在哪里?第一集

第二百八十三章 长孙翟

却见长公主殿下和颜悦色的看着自己,越看脸上的笑容越是大,就连原本苍白的嘴唇,也重新焕发出灿烂的红晕,静荷有些诧异,疑惑道:“长公主殿下,在下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说着,她有些不确定的揉了揉自己的脸,没什么吧,若是有东西,肯定岚梅早就告诉自己了,那是为什么,长公主竟然这么诡异的看着自己呢。

长公主摇摇头,柔声道:“来,往前走近一些!”

“啊?”静荷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她不会看上自己了吧,不不不,她连忙摇摇头,驱散自己脑海中这些想法,首先长公主是什么人,见过的帅哥多了,怎么会被自己倾倒,再说,她年龄比自己姨娘要至少大十岁不止,自己有什么怕的,想了想,静荷上前两步,在长公主身前一米左右的地方站住,这一米的距离,已经是很近了呢。

长公主缓缓伸手,拉住静荷的右手道:“姑娘啊,我一看你就觉得特别投缘,不如,我认你当干女儿吧。”

“啊!”这回静荷倒是有些惊恐了,她一直觉得古人其实都挺眼瘸的,自己女扮男装,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胸口也缠了绷带的,也没有太突出的地方,除了冷卿华看穿过之后,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女人看穿了,还是公主殿下,静荷此时有些不由得脑中凄凄然不知所谓,怎么办,长公主殿下会不会治罪啊,毕竟自己这样也算是欺瞒了长公主殿下。

见静荷一脸惊慌,长公主慈和的笑了笑,柔声道:“孩子,你别担心,我不怪你,女孩子出门在外,多有不变,男扮女装也是为了少一些麻烦,你长得这么钟灵毓秀,女装一定很漂亮,你不知道,本公主生了四个孩子,都是男孩儿,一心想要个女儿,却总无法如愿,如今见了你啊,就像是前世有缘,既然这辈子,没有了女儿的缘分,能认个闺女也是我毕生的愿望,我真的很喜欢你。”

听着长公主告白般的话,静荷不由当机在当场,她的双手任由长公主拉着,片刻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单膝跪地道:“多谢长公主殿下不计较我的期满之罪,只是我出身低贱,怕无法入长公主的眼。”静荷婉拒。

说实在的,被长公主认了干女儿对自己现在的地位肯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但是,自己现在身份尴尬,正是要跟太子殿下退婚的时候,若被长公主知道了自己的底细,怕是要责备自己,或许还会给长公主殿下惹来麻烦了,再三思索之后,静荷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长公主仍旧是笑着,看着静荷不骄不躁,大大方方,有理有据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虽然是婉拒了自己,但是,长公主却并不生气,她活了半辈子了,思考成熟,知道静荷的顾虑,于是拍了拍静荷的手道:“好孩子,先不要急着拒绝我,你可能对我不是很熟悉,反正这些天你都要过来给我诊治,这些天你多跟我熟悉熟悉,到时候再回答我,好吗,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儿。”

看长公主说话真挚,静荷点点头,站了起来,道:“谢谢公主赏识,我一定会考虑的,对了,公主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的呢?”说道这里,静荷真的是十分好奇,询问个明白,也好日后被人看出来。

长公主微微一笑,亲切道:“哎,我也是女人,看女人自然更准确一点,再说,你这孩子,从进屋开始,我就一直注意你,你身材苗条,腰肢纤细,没有喉结,皮肤白皙,再加上你的一手好字,虽然也是铁骨铮铮,但却有些女儿情怀,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说破的,哦,茗香是我的贴身侍女,她更不会说破的。”说罢,她朝茗香点了点头,示意静荷放心。

静荷点点头道:“谢谢长公主如实相告,我以后一定多加注意。”看了看自己的皮肤,确实太过女人了,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自己换衣服的时间本来就少,不然化妆之后再出来,怕是得用一两个小时呢,想到这里,静荷揉着下巴想了想,日后还是多晒晒太阳吧,至少皮肤黝黑一些比较健康。

“好孩子!”长公主似乎满脸的感慨,看着静荷柔和的侧脸,想要问,却又有些没法问出口的样子,静荷见此,也不敢多说什么。

静荷算了算时间,道:“长公主殿下,我来为您拔针吧,时间差不多了,针灸的时间很重要,时间长了对您也不好!”

长公主点了点头,满面微笑道:“好,麻烦你了!”说罢,长公主转过身去,将后背对着静荷。

就在静荷身手要拔针的同时,屋内瞬间闯入一个风一般的身姿,衣着华贵,翩翩佳公子,长相更是俊秀,朝着长公主的方向就扑了过来,待看到长公主一头的银针,瞬间大惊,看着静荷伸出的手,怒道:“大胆,住手,娘!”

静荷见他睁大了双眼,一幅自己欠他几千两白银般的样子,静荷的手,不由停住了。

这时,长公主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看到来人,宠溺一笑道:“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吩咐人不让你过来吗?”

那男子仍旧是朝静荷怒道:“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说罢,他直接靠近长公主,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看着长公主头上的满头银针。

静荷摊摊手,一脸无辜的笑了笑道:“如你所见!治病!”心想,这应该是长公主的小儿子吧,从小比较调皮的。

长公主见儿子护着自己,防狼似的放着静荷,笑了笑,点了点男子的额头道:“翟儿,他是我请来的先生,医术很高的,乃是李沐阳老先生的弟子,你对他可要尊敬一些。”

听到母亲的叙述,他这才恍然,不过,眼中仍有戒备,想了想他道:“娘,您没搞错吧,她看起来还没有我大!”

长公主笑了笑,撇了自己儿子一眼道:“医术不分年龄,人家这么大就有了一手好医术,这是人家的本事,不像你,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龙在哪里?

龙在哪里?第二集

程琦,如果真的扛起了我们家传,上千年积累的江山社稷图。

作为能扛起一片鬼魂世界的男人,那个男人的恐怖程度,再厉害,再强大,也是理所当然。

而现在……

我也在弄地球仪,新的家传江山社稷图,并且他在我身上做的试验,让我阳气鼎盛,也让我能走上他的路……

身上扛起一片鬼魂世界?

再说眼前。

我心里有些怕。

不是没有招待过大人物,类似勐海芸这种,之前也淡然处之,但是这一位鬼崇,就有些让人心里不安。

苗倩倩坐在饭桌上,托着腮,满桌好菜也没有心思吃,忍不住说:“她一个鬼崇,怎么堂而皇之的飘进来啊?”

“不知道。”我说。

“那种厉害的鬼怪,不是寻常的阴人能够看懂的,我们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层面的家伙,要小心。”小青儿也说。

“对对,但也别弱了我们这边阴行的名头。”苗倩倩说。

我们正聊天的时候。

有两个穿着旗袍的古装典雅女子,推开包厢的门,慢慢进了出来,其中一个,正是昨天晚上晚上碰到的那个女人。

我们并没有看到绣娘出现。

只见这两个女人一进门,就从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张折叠的水墨刺绣屏风,细心铺在身后,然后屏风两侧,又摆下了两盏精致水墨小灯。

屏风前摆下坐垫。

然后两个人才一脸恭恭敬敬的站在两侧,半跪下来。

一个旗袍侍女朗声道:“画皮画骨难画心!”

另一个侍女又大声念:“知人知面难知情!

说完了,两个侍女异口同声:

“恭迎主上——请绣娘!”

她们两个旗袍侍女,恭恭敬敬,拿出了一沓折叠起来的美丽白皙人皮,在空气中像是晒衣服一样,凭空衣领一抖。

刷拉!

那白皙的女人皮,像是干瘪的热气球,瞬间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温婉古雅的绣娘。

绣娘典雅的端坐在地,背后顶着一扇屏风,两侧两盏灯,两个旗袍侍女,看着我们,“各位,见笑了,应邀而来。”

这一看,就给人一种排场特别的隆重庄严,非常讲究的感觉,也特别的繁琐,像什么大人物请出场了一般。

绣娘十分庄严的看了我们一眼,端坐起来,似笑非笑,说:“你们似乎打听过我的底细了,变得那么严肃,我还是挺喜欢你作为一个阴行里的年轻人,很有锐气,那么理直气壮地大声质问我,这些年,干那么和我绣娘说话的……很少了!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很多,贪图享乐。”

我干笑了一声:您说笑了。

“我叫绣小娘,别人都叫我绣娘,你们也喊我绣娘就好了。”

绣娘说:“我生前是西安人,说话,未免带有一点口音,我活着的时候是一个孤儿,被高人收留指点,却没有太大的能耐,摸爬滚打,十分可笑的是死后,倒是变得厉害了,不过请放心,我生是一个守规矩的阴人,死后,也是如此。”

她明明是一张人皮,却栩栩如生,没有一点瑕疵,绘面泪痕宛然,姿若真人。

她裸露在衣服外,少女般修长白皙手臂、脖颈上,看得出一朵朵美丽的黑色荷花,桃花,以及各种美丽神秘的图案。

这种刺绣图案,遍布她的全身,这是一个艺术品一般精致的妖物。

她说:“知道我为什么是阴行圈子江湖内,最有名气的第一邪吗?第一因为我够凶,没有高人愿意轻易惹我的眉头,第二,是我真心实意的在继续做阴人生意,继续当一个死掉的阴人。”

“曾经有个阴行大家,对我说过,他这辈子,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心肠侠义的程埙老爷子,一个是我,因为我一个鬼崇,仍旧有古道热肠,他夸我是一位死掉的阴行大家,我虽然是鬼崇,却不会凭空害人,我向来只收集女人的怨念,我变强,只不过是为了不让阴人对我动手,别无其他。”

我点点头,听得有些震撼,从头到尾,这个女儿怨——绣娘,行事作风都是一个讲究人。

这阴行圈内的阴人,竟然对绣娘这个鬼崇,评价那么的高,看来,这真是一位现在的阴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奇人”。

“来者是客,在下能接待绣娘,尽一份地主之谊,是我的荣幸。”

我抱了抱拳,指着旁边哆哆嗦嗦的张影,说道:我想问一件事,您干嘛要下刺绣害张影,要扒了她的皮?

“画皮画骨难画心,我却是画皮,也画心。”绣娘风轻云淡的说:“我不是在害她,我是在超度她。”

画心?

超度她?

我心里不淡定了,连杀人都用超度两个字,讲究。

绣娘说:“我说过,我画皮也画心,人都说一副臭皮囊,但相由心生,我画皮也画心,你知道为什么张影,会在身上长出了洋娃娃的刺绣图案吗?”

我想了想:图案是因人而异?

“聪明。”绣娘说:“我的刺绣,是他们自己在自己身上刺绣,在自己的皮上,刺绣出自己的内心,刺绣的图案折射出一个人的全部。”

绣娘拿出了昨晚那一个大胸女人,身上的刺绣,一朵黑色玫瑰。

“长出玫瑰的女人,代表虚伪,玫瑰虽美,却靠近有刺,那个女人是学校的学生会长,看起来美貌干练,让人崇拜,其实是虚伪,内心恶毒。”

我若有所思。

她看向张影,又说:“长出般若面具的,代表嫉妒,你之前干掉的那个女人,撕掉头皮,贴在自己头上的图案,还记得吗?”

我看向张影的发际线上,被脑袋上的茂盛头发覆盖住了图案,根本没有看到,但上面必然有一副般若面具的刺绣。

我说:那娃娃呢?

“那不是娃娃,那是自身,那是自己的样子。”

绣娘说:在皮肤上,长出自己的样子,代表她的心中,只有自己,自私自利,这样的人,爱自己永远胜过爱别人。”

我沉默。

难怪当时的那个旗袍女人,会十分诧异的说,张影明明长个娃娃,却给自己家里五十万……

我说:张影自私自利,是自己的事情,那你为什么要故意对她动手呢?

绣娘笑了笑,看向张影说道:“你还记得一个叫做白芳的女人嘛?”

张影忽然面色一白,尖叫了一声向外跑,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

小青儿立刻把人抓了回来,我对她说:“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你只能正面面对,白芳是谁?”

张影满脸惨白:“是王泽的老婆,那个出了意外的女人。”

啊?

我心中一寒。

难不成王泽的老婆不是死于意外,是张影弄死的,她就是为了夺回自己的男人王泽?现在人家请绣娘回来报仇了?

“你杀了王泽的老婆?”我问张影。

张影吓得连连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杀她,我哪有胆子杀人啊,我只是给她写了一封信,我是无意的。”

“什么信?”我问。

张影见事情躲不过了,把全部事情都吐露出来。

她其实本性也不算坏,她当时见到那个土女人,和王泽在一起,得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心里是相当的不服,就写了一封信,刺激了一下白芳,说她自己出去读书,而她是趁虚而入,让她不那么爽。

毕竟表面上,还真是这样。

结果白芳这个人心底比较善良,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觉得自己抢走了张影的一切,心里越想越后悔,几个月来,整个人都活在忏悔里,整个人脑海模糊。

结果那一天,一个魂不守舍,出了意外。

“我当时带着两位侍女路过,见到了奄奄一息的白芳,这种单纯愚蠢的白莲花,为我添加了一抹很美、很罕见的莲花刺绣,白莲代表纯洁善良,我有感于这朵莲花的纯粹,答应了她的一个请求。”

“别人的人生,对我只是一件小事。”

绣娘抚摸了一下,白皙手背上的一朵精致水墨莲花,对我说:程游,其实昨晚离开后,不仅仅你打听过我,我也打听过你——我对你这个阴行话事人相当好奇,一些阴人朋友都说你很厉害,并且不同其他阴人那么顽固,认为鬼魂就是恶的,你还与一个很强的鬼崇有交情。

我点点头,估计这个风声,是当时给做见证的那几个阴人传出去的。

“她为了自己的前程,离开男友,错过了自己的幸福,她爱自己胜过爱别人……但错过了就错过了,可是她还心有不甘,一封信,又一抹私心,毁了别人一生。”

绣娘似笑非笑,看着我说:“我想问问你,这个事情,这个生意,我们起了冲突……这个张影,我想看你的想法,你准备怎么办?”

龙在哪里?

龙在哪里?第三集

第三十章 杂碎们都滚开

折袖仿佛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刚才竟然有了感觉,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前有了感觉。

正当她打算继续调戏顾庭玉以来掩饰自己尴尬的时候,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她的腿,真的恢复如初。

光洁无暇,一双宛若象牙的玉腿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一丝赘肉,笔直修长。

“要,要比之前感觉还好。”

她能感觉到皮肤更加紧致了,像十八九岁时候一样。

这,这药也未免太出奇了吧。

“怎么样?”顾庭玉问道。

“这,这简直是无话可说,姐姐真是爱死你了。”

折袖一把抱住顾庭玉,直接送上一个香吻,吻到顾庭玉的脸颊上,从未出过大山的纯情少年郎哪里经过这种吻,一下子就慌了神。

“话说你的医术这么高,为何要屈尊去那个狗屁惊世堂呢。”折袖对于之前那个吻毫不在意,轻巧的问道。

“哈?”

顾庭玉一脸懵逼,这么牵强的转移话题吗?难道不要解释解释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吗?

“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开一间医馆,为何要去惊世堂呢?而且我看你在惊世堂得罪了王德虎那个家伙,估计也不好过吧。”

“不去开医馆是不是因为穷呢?”

“是不是没有活动经费呢?”

“是不是日子过得很心酸呢?”

补刀三连杀!

刀刀都命中顾庭玉。

是不是因为穷呢?是不是没有活动经费呢?是不是日子过得很心酸呢?

尼玛,老子好歹刚刚拿了一枚价值一万大洋的驻颜丹帮你治疗腿,现在这样过河拆桥真的好吗?

不过仔细想想,她说的倒是真的。

“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个好买卖呢?”折袖笑着说道。

她之所以点名让顾庭玉来为她看病也是有原因的,在惊世堂她算是亲身经历过顾庭玉的医术,正好这家伙能帮她一个忙。

“什么意思?”

“姐姐给你介绍一个病人如何。”折袖神秘的笑着,“我记得惊世堂中有规定,你们这些医师每每治理一位病人都需要缴纳百分之五十的提成可对?现在就不需要,姐姐给你单独介绍一位,能挣很多钱呢。”

钱?

仿佛现在顾庭玉也不是很缺啊。

想要钱那就再去卖一些驻颜丹就好了,钱不就到手了。

“能挣多少?比十万多不多?”顾庭玉问道。

“只多不少!”

折袖还以为顾庭玉能开出什么价格来呢,区区十万,单说把她腿治好这件事,就不止十万了。

“那妥了,我跟你去看看。”

随后,顾庭玉便跟着重新恢复自信的折袖出门而去。

那俩保安心有余悸。

刚才被他们拦在门外的那个土包子竟然跟着董事长开车走了,看来他们关系肯定不一般,上门治病,确定不是送快递的。

“虽然那个土包子看起来有点土,但是模样还是比较清秀的,你说是不是董事长的。”

“这种话不敢乱讲,小心被开了。”

顾庭玉随折袖一同驾车来到蓉城的一间高档休闲会所停下。

这种会所可是凝集唱K、温泉等等一系列于一身的高档会所。

君天下。

“好霸气的名字。”

“走,先跟姐姐去唱会儿歌,喝点酒,等等人就到。”折袖笑嘻嘻的说道。

进入会所之后,直接有人迎了上来,折袖好歹是这君天下的金牌会员,一直有一间私人包厢的,所以无需预订。

“对了,拿些啤酒再把我前些日子存过来的那瓶82年红酒送来。”

折袖招呼一声便熟练的带着顾庭玉走上三楼包厢。

酒过三巡,顾庭玉实在是听不下折袖那跑调至极却还丝毫为察觉到的唱功,说了句想要去透透风便推门出来。

在楼道走廊窗边吹风的顾庭玉好巧不巧的听到身边经过的两人说的话。

“说真的,林少也是可以了,这么久了还没搞定那个小妮子。”

“说不说的吧,听说那个小妮子原本寿命不多了,但现在好像又没事了。”

“不管了,不管了,记得一会儿进去之后把这杯做了标记的蓝色妖姬敬给那小妮子。”

“话说,你这梦三日有用吗?可别到时候坑了林少啊。”

“切,只要喝下这杯酒,我保证那小妮子任凭林少玩弄,而且第二天醒过来还不会有丝毫记忆。只会认为自己不胜酒力喝多了。”

顾庭玉听着不由冷笑一声,看来又不知道哪家的小姑娘倒了霉,但这和他无关。

正当他打算回去的时候,却正巧经过那间包厢,也就是之前端他着谜药的两人走进去的包厢,而这包厢恰好就紧挨着他们。

隔着门上的窗户,不经意的一撇,恰好看到屋中的人,而其中一个端起那杯‘蓝色妖姬’的人也不是别人。

现在他的专职病人之一,千金毒体张若雪。

“是她?”

饮下蓝色妖姬的张若雪已经不省人事,恰恰搂她入怀的那个人便是之前刚和顾庭玉打过照面的林风。

只是现在的林风一点君子气魄也没有,脸上写满了裕望的笑容。

“嘿嘿,林少,你可以放心了,这妮子任凭你玩弄,保准明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提前祝贺林少抱得美人归了。”

林风豪爽的干了一瓶啤酒,然后冷笑着道:“这丫头给脸不要脸,我哪里配不上她,还装清高,一直拒绝我。”

“林少,楼上的套房已经预定好了,超强隔音。”

本来这一切都和顾庭玉没有关系,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充其量也就是病人和大夫的关系而已,就这么简单。

但不知道为何,若看着这个林风这样得逞,他怎么感觉都不爽。

嗯,是真的不爽啊!

好歹这也是他尽力救治回来并且引上修行大道的女人,任由别人糟蹋的话。

对,对,对。

经过他的传道,这女人算是他的一位弟子,既然这样就好办多了。

咣当!

大力出奇迹,顾庭玉一脚便将这房门踹翻,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喂,你特么的是谁,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也敢乱闯?”

“想找死的话好说。”

立马几个人起身提着酒瓶子走向顾庭玉。

顾庭玉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视过去,冷笑一声道:“杂碎!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