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作秀2

鬼作秀2
  • 主演:汤姆·萨维尼,乔治·肯尼迪,多萝西·拉莫尔,霍特·麦克卡兰尼,迪恩·史密斯
  • 导演:迈克尔·高尼克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7
本片以分段式描述三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故事。   故事一:Old Chief Wood'nhead   一个印第安人还魂后为被谋杀的小士多店主复仇;   故事二:The Raft   池塘的食肉浮渣袭击小艇上的四个年轻人;   故事三:Dawn Of The Dead   富婆在和男妓风流后的返家途中意外撞死一名搭便车的男子

鬼作秀2第一集

薄夏看向了殷顾,“我们要付不少违约金了。”

“没关系,你高兴就好。”殷顾撩拨了一下薄夏的头发,让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露了出来,他其实不太喜欢薄夏将头发披散,虽然披散依然很漂亮,但是长发总是让人很烦。

夏夏最美的时候,永远是素颜不化妆,并且将长发扎起来的时候。

一化妆,那张绝世美颜就似乎变的俗气了。

不过,她出席活动的时候,他还是希望她化妆的。

毕竟,她的美,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只想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

“沈亦白可能会抓狂。这有些对不起亦白,不过,为了我们的孩子们,我还是决定签约孩子们的公司。”薄夏一双眼眸一弯,眼底带着星星,“还不知道我如果签约帝夏娱乐,三只小家伙会不会同意了!”

想到自己主动找上门去签约,还有可能被三只小奶包拒绝,薄夏就想笑。

觉得很好玩。

不知道三只小奶包知道自己要跳槽到他们那里,会是什么反应。

殷顾也若有所思,还没跟孩子们提过这件事情,倒是不知道孩子们会是什么反应。

他居然觉得三只小奶包可能不会答应让薄夏签约帝夏娱乐的。

以三只小奶包的性格来说,他们应该不会想要爹地跟妈咪的帮助的,他们肯定想要自己让公司强大起来,等到公司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们才会来签约自己的爹地跟妈咪。

他们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如果公司还没什么名气,还是个小公司,薄夏就跳槽过去了,到时候怕是有很多人会说他们是没有实力的,是靠自己的爹地妈咪才开的公司。

小家伙们肯定不会喜欢听到这样的言论的。

但其实他觉得,资源充分利用,也没什么错。

别人会这样议论是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资源,他们有这样的资源,也会利用上的。

没有必要去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赚到才是真的。

不知道孩子们会不会明白这一点。

车子很快就抵达了公司。

从车子上下来,站在雨中的公司前,薄夏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明明只是几个月没有来公司,却好像是已经经历过几个世纪了。

头顶上一把伞盖了下来,遮挡住了她部分的视线,薄夏突然下来让殷顾有些猝不及防,来不及给她打伞。

“小心被雨淋了,雨大了些,淋湿了容易感冒。”殷顾在薄夏耳边柔声说道。

“有没有觉得,好久没来公司了?”薄夏看向了殷顾,“这个台阶,我怀孕的时候差点滚下来过。以前,薄艺雅在这里铺过红地毯,我还被攻击过……”

很多的过去都历历在目。

浮现在脑海里,有些恍惚,又有些感慨万千。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总算风平浪静,却反而觉得有些怀念过去的时光。

公司里,很多人已经知道薄夏跟殷顾出现了。

公司大楼从楼下到楼上,很多人都探出了脑袋来看着。

有人在拍照,有人在欢呼。

“夏夏回来了!”

“欢迎我们影后回公司!”

“夏夏,快进来,别在外面淋雨了!”

鬼作秀2

鬼作秀2第二集

第258章 冷的过你吗?

上了车,暮叶紫才反应过来,原来媒体是猜测她怀孕了,这些人也真够无聊的了,他们又不是娱乐明星,结婚怀孕关他们什么事情?她可不想自己的私生活被媒体干涉,将一切曝光人前,这样的人生太过透明,让人全身不自在。

季夜宸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侧目看向一脸严肃的暮叶紫,问道:“怎么了?生气了?”

暮叶紫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不喜欢被媒体追着问这问那的!”

季夜宸勾了勾嘴角,对于这种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们毕竟不是什么具有八卦娱乐的明星,他们不会一直追着我们不放的,估计刚才他们应该是在守着某个明星吧?毕竟这间医院明星比较多。”

暮叶紫点了点头,但愿以后的生活不会被打扰。

车子开了二十分钟来到一处公园。

季夜宸侧目看向暮叶紫,“下车吧!”

暮叶紫疑惑的看着大门口写着的几个大字,海湖公园。

“你说的天堂就是这个公园?”

季夜宸点了点头,“下车吧!”

说着,已经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

暮叶紫无奈只能解开安全带,公园这种地方她还真的没有来过。

对于她的认知来说,公园就像是游乐场,是给小朋友玩乐的地方,她这样连童年都没有的人,又怎么会有兴趣来这里呢?

暮叶紫跟着季夜宸来到售票处,今天不是周末,所以人也不多。

季夜宸买了两张门票,然后带着暮叶紫走进了公园。

这个公园跟暮叶紫想象的有些不同,一进门便是一片森林一般的绿化带。

这里种植着很多奇花异草,有很多都是暮叶紫未曾见过的。

季夜宸带着暮叶紫白皙的小手,两个在树林里散步,他们平时都在快节奏的生活当中,很少能有这样的机会手拉手这样的漫步,“这里的空气是不是很好?”

暮叶紫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树木的味道混合泥土的芬芳,的确惊人心旷神怡,我竟然不知道樱海市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地方!”

季夜宸侧目看着很享受的暮叶紫,嘴角不禁上扬,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我很喜欢这里,有的时候觉得压力太大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走走,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樱海市的天堂,这里除了周末都很安静,有的时候在这里发会儿呆,心情就会好很多,这比任何发泄都好的多!”

暮叶紫突然笑出声来,把季夜宸给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笑什么啊?”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季夜宸剑眉微蹙,“你见到我的时候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暮叶紫回忆起他们在暮家初次见面的场景,不禁嘴角上扬,“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对你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头上挑染的亮蓝色,还有耳朵上的钻石耳钉,这样的打扮一般的不想什么太过正经的人,尤其是你身上那种惊人窒息的气场就知道你是一个不好惹的男人!”

季夜宸有些哭笑不得,还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竟然是这样的印象,“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了?”

暮叶紫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嗯……有啊,觉得你很帅!”

季夜宸的脸色这才有了缓和,还好有一句让他听着顺耳的,“这还差不多,那你说说接触我之后感觉怎么不同了?”

暮叶紫笑了笑,“你给我的印象是极其高冷的!”

季夜宸不由轻笑,“我还能冷的过你吗?”

暮叶紫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季夜宸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说他就行,他说她就不行,还有天理吗?“好好好,你说!”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应该是很不好相处的,可是第一次跟你聊天就觉得很开心,给我感觉很平易近人,并不像外界对你揣测的那么冷血无情,后来嘛,你对我的确挺好的,我觉得你就像一个亲近的大哥哥一样,让我在你面前可以卸下伪装,可是做最真实的自己,有委屈也可以跟你抱怨,无论我遇到了什么事情,你都会帮我解决好,甚至在没有发生之前都可以帮我想好,这份贴心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我发觉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习惯依赖你,什么话都愿意跟你说,哪怕在墨霆钧面前……”

说到这里,暮叶紫顿了顿,侧过头看向身边的季夜宸,生怕她提了墨霆钧会点燃他那根敏感的神经,可是他的脸上却依旧很平静。

见暮叶紫不说话了,季夜宸也侧过头看向她,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不说了?”

暮叶紫咬了咬下唇,墨霆钧这个名字一直都是他们之间的一根刺,不知道在他的心里是否还是一样,“我提墨霆钧……你没事吧?”

季夜宸笑了笑,神色看不出什么异常,虽然他也会介意,不过她肯当着他的面说,就代表她已经渐渐的放下了,而他也不该一直纠结这个问题不放,“都过去了,现在你是我的,他也抢不走!你接着说,我还等着听呢!”

暮叶紫见季夜宸似乎是真的不怎么在意,便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跟墨霆钧的关系比较复杂,他是我的前任,我心里对他有埋怨,不想跟他走回头路,可是他对我却一直纠缠不休,让我身心俱疲,可是每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会特别的安心,我知道只要有你在,他就不敢乱来,我也可以不用理会他!”

季夜宸挑了挑眉,疑惑的问道:“这么说来,你跟墨霆钧不是两情相悦了?是他逼你的?”

暮叶紫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他们是怎么开始又是怎么结束的,仿佛前段时间的记忆都被删除了一般,“开始的确是,我甚至做好了跟你开始的可能,可是你却突然对我产生质疑,那个时候我的心都凉了,或许是那个时候给了墨霆钧钻空子的机会了吧?”

鬼作秀2

鬼作秀2第三集

第230章 死都不怕却怕身败名裂?

顾依雪翻完报纸,一时间愣在那里,她根本没想到李慧会自杀,既然能够鼓起勇气告陶德文,那就应该一告到底,继续上诉。

这么一个玻璃心的女孩,她真以为死就能解决问题了?!难怪被侵犯了这么多年,连声都不敢吭。

“顾律师,你别太担心了,等沈总回来,这件事会处理好的。”前台安慰的说道。

顾依雪勾了勾唇角,“我没什么可担心的,我只是做了一个律师该做的事情,这件事本来就与我无关。”

即便是罪无可赦的死刑犯也需要律师辩护,律师是不能挑剔当事人的,顾依雪自认并没有什么错处,只是陶德文的行径过于卑劣,事情又被曝光出来,她被殃及池鱼了。

顾依雪除了同情李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以外,她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顾依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打开电脑,助理急匆匆的推门走进来,“顾律师,我们律所的楼下突然来了很多记者,已经把门口都堵住了,他们都是冲着你来的,我看你还是先躲一躲吧。”

顾依雪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就被助理拖出了办公室,乘坐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

虽然顾依雪自认问心无愧,但这些媒体人一向咄咄逼人,她万一被逮到,就是满身是嘴,只怕也说不清。现在的确需要避一避。

好在地下停车场这边暂时没有记者围堵。助理给她准备了车子,顾依雪上了车,车子缓缓的向车场外驶去。

然而,车子刚出地下车场,一个背着相机的女孩就发现了他们。不顾一切的追了上来。

女孩一边跟着车子跑,一边用手猛拍车窗。“我是李慧的朋友,顾律师,你难道不想说几句吗?就因为你们这些无良的律师,像李慧这样的弱者才会被逼的走投无路。她现在还倒在医院里生死未卜,如果你还有良知,就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司机并没有停车,车子到了主干道上越来越快,那女孩很快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依雪透过后视镜,看着那女孩的影子越变越小,一时间有些恍神。

她从来都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所谓的公道是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不是等着别人去给,如果凡事都依靠别人,那最后,也的确如李慧这般,只有走投无路。

“顾律师,您打算去哪儿?”前面的司机出声询问。

顾依雪叹息了一声,想了想后,说道,“去医院吧。”

病房里,顾依雪再一次见到了李慧,她躺在那里,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一样,见到顾依雪,才勉强的睁开了眼帘,眼中一片的漠世与冰冷。

“顾律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医生说,我的命虽然保住了,但伤口割的太深,断了几根筋,这条手臂以后就废了。”

李慧从床上坐起来,左手的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她想要抬起手臂,但整条手臂都已经没有任何的直觉了,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的一样。

李慧苦笑着,眼泪不停的滚落下来。

“我妈妈还活着的时候,陶德文就已经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了,我很想逃走,可是,我妈的病需要钱,我没办法,只能在陶家忍气吞声,我也不敢告诉我妈,怕加重她的病情。

三年前,我妈去世了,就在我妈下葬的当天,他就把我……我很想告他,可是,他不仅录下了玷污我的全过程,还拍了我的裸照。他威胁我,如果我敢说出去,就把这些发到网上,让我身败名裂。

我很害怕,只能忍气吞声。这三年,他把我当玩物,每一次我都恨不得死了。连我男朋友都离开我了……”

顾依雪听着李慧诉说,眉头越蹙越深。等她说完了,顾依雪才开口。

“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你觉得比身败名裂又好的了多少?你连死都不怕,却害怕身败名裂吗?”

顾依雪的一句话直中要害,李慧愣愣的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是的,是最初的开始,她向陶德文的恶势力妥协了,才会一步步把自己逼到了深渊里。

“李慧,如果你在三年前就拿出勇气和胆量反抗,法律是公正的,就算一次两次败诉,只要你坚持住,早晚都可以把陶德文绳之以法。那么,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三年的时间,足够你走出创伤,重新的开始新生活,你可能会有一个爱你的男朋友,将来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是你自己的懦弱害了你。

李慧,你觉得是我对不起吗?除非是公益律师,否则,没有一个律师能保证他的当事人都是好人。你的案子本来就是证据不足,败诉是难免的。你应该做的是收集证据,继续起诉。而不是把自己弄进了医院里。”

“我是以死反抗,现在很多人都同情我,这个案子也会有希望的。”李慧鼓着腮帮嚷道。

顾依雪真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愚蠢了。“你觉得同情和怜悯能把陶德文送进监狱?最终还是要有证据才能起诉他。而现在,事情闹成这样,所有人都知道你被陶德文玷污的事,你已经身败名裂了。你将来怎么工作,怎么嫁人?

你的那个所谓的记者朋友,她真的是你的朋友,站在你的立场上为你考虑的吗?事情曝光,她倒是抓了个大新闻,你呢,你的人生还长,以后打算怎么办?”

李慧愣愣的看着她,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真的跳进了一个深渊。

她开始恐慌,开始害怕,眼泪落得更凶了。“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我还能怎么办!”

顾依雪从一旁的纸盒中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李慧,并且,吃力的把自己的一直手臂抬起来让她看。

“六年前,我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这条手臂几乎都废了,我也颓废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手臂废了,人却不能废。

李慧,我只能对你说这么多,你想要重新站起来,靠别人没用,只能靠你自己。”

顾依雪把该说的话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她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心沉甸甸的。

包里的手机在此时震动起来,她翻出来看,是陆励阳打来的。

事情闹得这么大,陆励阳只怕是已经收到消息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