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布

希布
  • 主演:贾赛里·阿尔·维塔特,侯赛因·萨拉曼·阿尔·斯维海因,哈萨·玛特鲁·阿尔·马拉耶,杰克·福克斯
  • 导演:纳吉·阿布·诺瓦
  • 地区:约旦,阿联酋,卡塔尔,英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阿拉伯语
  • 年份:2014
Theeb是狼的意思,1916年狼孩未熟时,与哥哥胡森相依为命,学习沙漠道理,英国士兵与阿拉伯随从到来,要胡森带他们去找鄂图曼帝国铁路旁的一口井,Theeb不想被撇下,吊着尾,结果一起遇上伏击,他要迅速成长,无情砲火轰开血液里的狼腾印记。英国出生的那智阿布诺华也是大无畏小狼,用了四年完成首部长片,回到祖籍地约旦沙漠拍摄(《沙漠枭雄》亦在此取景),以小孩的心性和目光,在历史不留痕的沙漠上重建失落的游牧民风和天地意志。获威尼斯影展地平线最佳导演奖。

希布第一集

第2255章 真正的考验

“不可能!”南宫莫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看向唐糖,“这怎么回事?你们分手了吗?”

唐糖想了想,“莫总,说来话长,有机会的时候你问问他吧。”

“到底怎么回事啊?”梁诺琪不淡定了,甚至有些心急,“糖糖,你们不是前几天还好好的吗?你们还撒糖了啊!我老公在办公室见到你俩了,这不是官宣吗?”

南宫莫生气地吐槽,“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我看他这是疯了!”

梁诺琪转眸问道,“这女的谁呀?”

“他前女友!”南宫莫很气愤,拿出手机便要拨打穆亦君电话,“我非得好好敲醒他!”

唐糖赶紧制止,情急之下抓住了他手腕,“你别生气,莫总。”

南宫莫诧异她的态度,梁诺琪也不解。

唐糖缓缓松开他的手,轻声说,“谢谢你替我打抱不平,我和他没有分手。”

“没有分手?他和樱子都上头条了!”南宫莫难以理解,“到底什么情况啊?”

“……”梁诺琪也很不解。

唐糖不想矫情,再三思考过后,她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了他俩,并希望他们能保密。

南宫莫虽然不能接受,但是突然理解了穆亦君的行为。

“他的内心也一定很煎熬吧?”梁诺琪叹了口气,“她是真绝症还是假绝症啊?这年头骗子可太多了,当初离开得那么坚决,肯定是看着穆亦君近几年在媒体上露面了,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才回来的吧?”

唐糖没有说什么,她相信穆亦君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

南宫莫却仍有点生气,“拖泥带水。”

“你以为人家是你?”梁诺琪瞅着他,随口说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那前女友好像谈了好几年吧?”

南宫莫碰了碰她手臂,唐糖却并不在意,她面色柔和。

“你真是太善良了。”梁诺琪握了握唐糖肩膀,“他这辈子能遇上你,是他的福气。”

南宫莫问道,“你在医院干嘛?一个人吗?”

“唐厉在病房里。”

“……”

“不过没什么大碍。”唐糖不想耽误他们时间,“你们检查完了吗?”

“嗯,可以了。”

今天是工作日,所以唐糖问道,“打算去公司吧?”

“先送她回家,然后去公司。”

“那你们先忙。”唐糖轻声说,“我在这里陪他,等他醒来。”

梁诺琪心疼地看了看她,“糖糖,祝你和他幸福,我觉得你们最合适。”

“谢谢。”

目送南宫莫和梁诺琪离开了,唐糖走进了病房,唐厉还没有醒来,她不敢看手机,也不想看手机。

不知道新闻会怎么写,但她就是愿意相信他。

愿意陪着他,让他完成自己的心愿,让他以后能和自己安安心心在一起,不留遗憾,也不活在别人的影子里。

迈巴赫离穆氏集团越来越近了。

穆亦君看到了大门口围堵的记者,有三四十人,一个个很疯狂啊。

他调转方向盘,从公司后门进入。

总裁办公室里,温叔见到穆亦君的时候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连招呼都忘了打。

公关部门已经全力在压,但效果不太好。

穆亦君朝办公桌走去,看到了上面堆积如山的报纸,他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去翻。

最上面那张赫然印着一张大照片,是樱子笑着挽住他的手,从医院走出来的情景。

他收回目光打开了电脑,投入工作之中。

温叔怔怔地望着他,能感觉到他此刻糟糕的心情。

“穆总,您有跟唐糖联系吗?这件事情有必要去解释一下吧?”温叔提醒,很关心他们这段感情。

穆亦君抬眸瞅向他,“能解释清吗?”

“……”什么意思啊?就不打算解释了?让人家怎么想?

过了一会儿,他轻叹一口气,说道,“相信你的人,是不需要解释的,而不相信你的人,解释再多也没有用。”

“……”温叔是干着急啊。

就这样,公关部门在努力压新闻,穆亦君按着行程安排该干嘛就干嘛。

此时,公寓27楼。

樱子吃完了早餐,她与周嫂之间没有太多话,她也觉得很尴尬,毕竟以前见过周嫂。

周嫂也一定会认为是她当初抛弃了亦君吧?

樱子坐在沙发里,周嫂递来一个果盘,“请慢用。”

樱子从周嫂脸上看不到笑容,她似乎并不高兴,樱子看了看她,并没有说什么。

“谢谢。”

拿起遥控,她打开了电视,画面令她心头一惊,愣住了。

是一段小视频,自己成了视频里的女主角,而男主角正是亦君,两人从医院出来被偷拍了。

标题居然是:穆氏集团总裁陪女友到医院做检查,怀孕一个月了。

樱子愣住了……听着女主播的讲述。

“近日我台记者在医院偶遇了穆总,这段恋情终于曝光,目前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认证,但好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厨房门口,听到这样报道的周嫂停步转眸,看到了电视里的画面。

好温馨的画面……

周嫂看了并不高兴,转身进厨房的时候,眸子里划过一抹黯然。

医院里。

唐厉醒来了,他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唐糖。

唐糖站在床前,面色平静地俯视着他,他醒来了,她没有跟他打招呼。

唐厉久久望着她,喉咙有点哽咽,缓缓抬手,抓住了她的手。

“糖,对不起。”他紧紧拽着她的手,心里有些发慌,他不敢去想如果自己昨天得逞了,今天将会是怎样的局面,“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唐糖眼含热泪,粉唇紧抿,柔柔地笑着,心情也是特别复杂。

“唐厉,再滚烫的水也会凉,不合适的人终会散场。”唐糖望着他,曾经是自己喜欢的人,没想到从如此平淡的关系恶化到差点……酿下大错。

她说,“以前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喜欢你,我知错了,我给你自由。”

“你真的爱上他了吗?”唐厉喃喃地问,紧握着她的手,“糖,我或许可以给你未来。”

“或许?什么叫或许啊?”她觉得很好笑,“我们回不去了,我不喜欢你了,你听不懂吗?”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这么脆弱,这才过多久啊?”唐厉有一种错觉,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希布

希布第二集

而且因为是掉级沉淀,所以现在真气大圆满后并没有停止,立即晋级到筑基中期,丹田气海再次扩大一倍不止,只要资源足够,他可以一路修炼到筑基中期大圆满,而那时体内的真气已经是之前筑基中期的四倍多。

气海内的筑基种子也从米粒大少发展成蚕豆大小,比普通筑基巅峰的筑基种子都大一倍不止。

呼呼呼,修炼并没有停止,陈阳继续炼化阴阳界里海量的毒气,转化成真气和精神力。

玻璃罩外的夏行都有些傻眼了,已经一天时间过去,陈阳居然还在修炼。即使自己在玻璃罩内修炼也不能超过两个时辰。

这玻璃罩全名‘七宝琉璃罩’,乃是第一代祖师爷炼制的修炼法宝,隔绝外界干扰只是最基本的功能,更大的功能还是能够储存灵气和精神能量,每次修炼前让七宝琉璃罩集聚满能量,人在里面修炼还有十倍的时间增速。

也就是说里面修炼十天外面才过去一天,这种时间法宝随便一件都是宗门重宝,炼丹峰虽然炼器千万年,这样同级别的重宝也只有区区几件,因为现在炼丹峰人烟稀少,夏炼才将这法宝传给他。

但七宝琉璃罩也有缺陷,虽然里面时间流速十倍,但人不能在里面长时间修炼,隔绝外界的同时,也将外界能量补充断绝。只能消耗之前储存在里面的灵气和精神能量,一旦消耗完就得出来。

以夏行的消耗量每次只能坚持两个时辰,即使陈阳功力低微顶多也就三个时辰,就会将里面的能量消耗一空,没有能量补充还怎么修炼,时间一长甚至会憋死。

可陈阳已经在里面修炼了一天一夜,但看他的表情没有一点支撑不下去的迹象,反而越活越滋润,难道他修炼不需要消耗?

夏行越等越心惊,而其他人经过一天的苦等,大多也没了耐心纷纷离去,只有那些陈阳的铁粉还有几百人集聚在这里,为陈阳打气加油。

毕竟弟子们来这里也是要参加考核,看热闹只是短暂的消遣,更多的时间还是要为备战考核做准备,陈阳这边一天没有动静,其他人也就失去耐心,各忙各的。

终于,陈阳从修炼中醒过来,阴阳镜里的毒气都被他吸纳炼化,时间竟然过去了十天。他自己都很惊讶,但看到自身的功力,却是一点不后悔。

筑基后期中阶,连筑基中期都突破了,此时体内真气量是之前近20倍,而身体的坚韧程度也提升了一倍,五行灵体再次升级,他发现自己再使用土灵体时,也可以达到之前赵大宝在长街大战时的水平。

如果再来那一场大战,即使没有赵大宝,他也能轻松杀出灵泉卫的包围圈。

最大的收获还是来自于元神,此时元神的框架已经搭建好,意念一动,识海里便升起一个虚幻的元神小人,通体洁白连小弟弟都看得清清楚楚。

以后只要继续提升精神力涵养,元神就能不断的凝练成实质,灵魂能量比以前强大50倍不止。

陈阳站起来,舒缓一下身体,才发现玻璃罩内死气沉沉,竟然一点生气都没有连忙专为内呼吸,但这样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这种死绝的地方还不同于其它的恶劣环境,那些环境再恶劣总有能吸收的能量,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能消耗自身能量,而且玻璃罩还有吞噬的作用,再强的人在里面也坚持不了多久。

正在陈阳有欣喜转为紧张时,忽然玻璃罩一松凭空消失,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陈阳忍不住舒服的哼哼一声,就像喝了王八汤一样舒坦。

“师弟身体有不适吗?有问题别藏着掖着赶紧说出来,我来补救?”夏行看到陈阳急切的叫道,琉璃罩自然是他拆走的,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情况,陈阳醒过来他立即收走。

“我……还好吧!”陈阳一阵奇怪,感受到夏行异常的关怀。

难道是自己参加考核,虽然成绩不好,但至少让他有人参考,所以对自己特别好?

不等陈阳想明白,几百个铁粉扑上来,绝大部分都是女弟子,一个个花枝招展,欢天喜地的大叫:“陈阳师兄成功啦!”

“好帅呀!我喜欢你,我要做你道侣。”

“师兄还没给我签名呢!”

“师兄,我叫王丽丽,记得找我哟……”

“啵啵啵……”

铁粉们越来越大胆,索要签名都过时了,直接送情书,陈阳手里拿不下,直接往陈阳衣兜里塞,甚至直接往他衣领里塞,无数双柔软的小手趁机在陈阳身上摸来摸去。

两个妙龄少女更是献上初吻,夏行都架不住被一帮女弟子推到一边,老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动了凡心。

“哼,陈阳你敢!”忽然一声娇吼,鲁迪高八度的声音尖叫起来,吓得陈阳一哆嗦,双手连忙从一个女弟子半露的馒头上和另一个女弟子浑圆的臀部移开。

冲着人群外面的鲁迪憨笑:“嘿嘿,嘿嘿嘿,我这也是被逼的……小迪快来救我……”

“你们快闪开,不准占我老公便宜。”鲁迪顿时母老虎一样冲过来,将女弟子们推得四散跌倒,护在陈阳身前。

“……”女弟子们有些傻眼,也有些脸红,更有些失望和幽怨。

可爱的陈阳师兄怎么结婚了,还是这种丑八怪的妻子,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不知道是谁说一句:“结婚了也不要紧,仙域可没有一夫一妻的说法,我们同样可以做陈阳师兄的道侣,别被母老虎吓着,还我陈阳师兄……”

呼啦所有女弟子又冲上来,跟鲁迪拉扯成一团,场面更加混乱。

“师弟……师弟快来这边,红颜祸水你还是暂时回避的好……”夏行传音过来,正在一旁冲着陈阳招手。

“呃……我这怎么过去?”陈阳知道他好心,可被女弟子们重重围困,无论伸手抬腿都是软绵绵的,碰到她们哪里都不好,怎么挣脱。

“玉牌丢给我,我帮你放在第二个考核茅棚验证石上,你就能被传送进去。”夏行狡猾的说。

这让陈阳大喜,觉得这方法不错,正好现在状态正佳,去参加第二场考核是个好主意。虽然有些不舍这软玉环香的美妙时刻,但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将玉牌抛给夏行。

希布

希布第三集

林天和夏雨柔跟着众人,一起进了等候室。

等候室空间颇大,和李沐雪的办公室及摄影棚,一墙之隔。

而这个墙,是由透明的玻璃打造而成,双方都可以看到对面的情况。

胡庆把林天带到一处位置,那位置确实很好,不论是从外面进来还是路过,或者在办公室及摄影棚,都能一眼就看到这个地方。

夏雨柔有些奇怪,刚才这些人可都是特别排斥,和瞧不起林天的,现在却这么热情,感觉让人怪不舒服的。

“来来来!林大哥,请坐,我们一起在这等李主编过来吧。”胡庆殷勤的招呼林天坐下。

“你干嘛这么热情,还笑的这么贱,是不是凳子有问题,想害我?”林天站在那里,不坐下,而是看着笑的一脸殷勤的胡庆说道。

“林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是欣赏你,一番好意,你要不信的话,这个位置由我来做!”胡庆一听这话就急了,板着个脸,抢着要去坐那凳子。

“别啊,这么好的位置,既然给我了,就多谢你了。”林天一把拉过他,倒是抢着坐了下去。

看着林天稳稳的坐下去,胡庆眼神中的得意悄悄地流露了出来,也在一旁坐了下去。

谢丽姬和夏雨柔都感到这个胡庆前后反差太大了,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们一直暗中观察着,看到胡庆眼中的那种奸计得逞的样子,顿时心里一惊。

可是,仔细看了看,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对啊。

椅子上没脏东西,凳子坐上去也没塌啊,也没钉子冒出来戳林天一个菊花残啊。

这让想开口提醒下林天的两女,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众人都坐下,夏雨柔挨着林天坐,谢丽姬挨着夏雨柔,两个女人互相拿眼睛悄悄的不断打量彼此。

她们都在想,这个女人,会是林天喜欢的类型么。

自己,到底可以在林天身边扮演什么样的身份呢?

而那几个男模则是聚在一起,随意的聊着一些模特圈的八卦。胡庆时不时的和谢丽姬搭话,可谢丽姬对他的反应却特外冷淡,平日里她对自己还是蛮好的。

都是因为这个林天!

哼!等着吧!待会叫你好看!

胡庆阴测测的看了一眼稳坐一旁,和夏雨柔有说有笑的林天,心里不由盼望李沐雪快点来。

这样,就可以让林天早点当着她的面出丑,不仅是出丑,更是让她愤怒。

好由这位背景不知深浅的女人,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胆敢和自己抢女人的混蛋!

胡庆又悄悄地和另一个男模交换了下眼神,那个人正是先前偷偷消失掉的人,此时看着胡庆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办事你放心的心照不宣。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这位男模实际上,是胡庆的保镖,也有破镜的修为。

方才他偷偷的溜掉,就是去给那张凳子做了一番手脚,现在的那个凳子,已经被彻底掏空,根本就不能承受一个人的力量。

而之所以林天现在还能安然的坐着,都是靠他的真气偷偷支撑着,一旦他撤离对真气的掌控,林天绝对会摔倒。

不过,他们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让林天摔倒出个洋相,更重要的是,林天的身后,是一排古色古香的展示架,里面所展示的瓷器,任谁都看得出来价值不菲。

一旦林天摔倒,胡庆的保镖会再暗中使一把力,让林天狠狠地往后仰倒,把一排展示架全都撞倒在地上。

哼哼!到那个时候,以李沐雪的脾气,对待林天,可不止是为了他的不告知来而揍一顿那么简单了。

胡庆估计,最轻都是手脚筋挑断,然后毒打毁容,让林天下半辈子,只能苟延残喘的度过了。

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资本可以和我争谢丽姬。

别说谢丽姬不会再对你青睐有加了,就算是你身边这个娇柔的大美女,也绝对不会再看你一眼。

嘿嘿,说不定,自己趁这次机会,不仅能泡到谢丽姬,还能把这个大美女也弄到身边来呢。

胡庆在心中得意的冷笑着,仿佛已经看到谢丽姬和夏雨柔,双双依偎在自己床上的模样了。

哇呀呀!真是想想就让人心痒难耐!

时间悄无声息的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李沐雪却还没到。

谢丽姬等人都觉得非常奇怪,他们虽然已经提前在这里等了不少时间,但算算时间,和李沐雪与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个把小时。

这个李沐雪,居然迟到了一个小时还不止。

他们可都知道,李沐雪是出了名的计划狂以及时间观念极其强大精准的人,她不喜欢别人迟到,自己也从不会迟到任何约定。

可这一次,却破了一次例。

会是因为什么呢?

在座的人中,就数林天和夏雨柔表情最为淡定,有说有笑的,一点都不着急。

夏雨柔是有机会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巴不得这个时间能往后延长,鬼知道林天把这边的事处理好后,等他忙着正式收拾三大豪门,自己和他见面又要过多久呢。

哪怕是过一小时,她都嫌太久。

而林天,有美相伴,自然不会嫌无聊。

有夏雨柔这个大美女陪着自己,时不时的调戏一下她,哪里会觉得等的心急。

终于,在胡庆等人的翘首企盼中,李沐雪终于到了。

看到电梯亮起,数字正在不断攀升,谢丽姬等人都站了起来,神色中流露出紧张。

不论他们自我感觉多么骄傲,但对于这次机会却是无比重视。

添香杂志社虽不是太出名,但李沐雪,却有巨大的能量。

不同忽视!

只有林天依旧好好的坐在凳子上,正在给夏雨柔看手相,唬的小丫头不停惊叹。

胡庆等人看到林天这个样子,面上都不免露出讥讽的笑,真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以为这里是哪里,随便都可以来的么。

李沐雪又是他说要见就能见的?

让你现在装比,看待会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谢丽姬也很着急,这个林天真是的,想不到居然是这样鲁莽的人,这个李沐雪可没有那么简单的,得罪了她,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林天好似没有看到谢丽姬暗示的眼神,也没有听到她轻声提醒的轻咳声。

坐的四平八稳。

很快,电梯停了。

一道高挑靓丽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胡庆他们连忙齐声喊道:“李主编好。”

可那个人只是手拿手机,走的很急,好像压根就没看到他们一样。

“行了!总之我就一句话,我不论你们现在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那边的情况我来应付,一切后果我一人承担。你们这组人,全都给我抽出来,一定要赶在他们两家之前找到那个人。记住,我要抓活的!”

李沐雪对着电话,强势的下达着什么命令,完全没有避讳一旁的众人,仿佛他们是空气一般。

林天听到她对电话里说的内容,把头抬起来看了李沐雪一眼。

首先,这是个美女!

绝对万中无一的美女!

然后感受到的便是,她浑身上下,由内到外散发出的那种强势。

这股气势,让人就有一种下意识想去臣服的感觉,并不强烈,却很自然。

这个李沐雪,确实不简单。

在没看到她本人之前,林天以为李沐雪如此让人重视的原因,是因为惧怕她身后不明的势力,但现在发现不是的。

这是一个用本身的魅力,以及气质,感染你,让你发自内心不敢轻视的女人!

林天在注意李沐雪的同时,他也被人注意到了。

那是一个随后从电梯里出来,提着各种大包小包的高大魁梧的男人,一出电梯,立马飞快的把周围的环境和人都扫了一遍。

这是李沐雪的贴身保镖,而且是最被信赖也是最有实力的那种,林天想到。

而那个保镖,一出电梯,就注意到了林天和夏雨柔。

这两个人,居然如此无礼,特别是这个男人,还用那种眼神不断打量着李沐雪。

本来小姐因为昨天突然发生的事,整个人都变得很焦虑,可不能再让她为不值得的事情动气。

那个保镖放好手里的东西,立马大踏步的冲林天走去,目露凶光。

这两个无礼的家伙,他要拖出去。

女的照样要收拾,长再美没用,而那个男人—

更得好好的,残暴无比的,狠狠的收拾一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