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
  • 主演:凯瑟琳·德纳芙,艾曼纽·贝阿,文森特·佩雷斯,约翰·马尔科维奇,帕斯卡尔·格雷戈里,马切罗·马扎雷拉,玛丽-弗朗丝·
  • 导演:劳尔·鲁伊斯
  • 地区:法国,意大利,葡萄牙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99
人在死亡之前,这一生会在眼前快转而过;《追忆似水年华》是濒死之际,追忆此生的一切。 随著意识流动,看著照片想起与此人相关的往事,又从往事中的一个细微动作/物品,回忆到与其相关的其它过往,如此再三地自由联想,便复杂交错地勾勒出了主角马塞尔的一生。      要以短短的2个小时又40分钟的影片,呈现《追忆似水年华》这部原著钜作的所有,无疑是缘木求鱼,因此导演聪明地抓住原著中意识流之感,让观众一如进入梦境般,随著马塞尔的思绪跃动,反覆穿梭在马塞尔漫漫一生的各个经验翦影中,感受到回忆之玄妙,却也让人容易在其中迷了路。      片中不时出现超现实的场景转换,如马塞尔坐在椅子上,新闻电影银幕之前滑动;马塞尔在街道上走到一半突然滑跤,在身体前扑之际静止,然后背景不断转换,接著他滑到了下

追忆似水年华第一集

毕竟是灵魂分身穿越到太元大陆,周云凡无法把“金龙鼎”和“玄空剑戒”等神器,捎带过来,这里灵气比公元大陆的灵气更稀薄,由于这具身体先前有脑疾,一直无法修炼。

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就首选提炼制作公元大陆的三大经典药物,这样一来,算是走一条捷径,手上有钱好办事,可以雇佣所需的人才替自己扩宽财路。

只不过当“百乐阁”的丽姨让小红暗中带信过来,周云凡拆开蜡丸,翻过密信后,心里烦闷不已,给小红一点小费,打发她回去后,暗骂一句洛宁无耻,张仁杰更无耻。

第二天凌晨,周云凡开始了灵魂分身穿越过来,融合到这具身体的第一次修炼,由于融合了灵魂分身,先前的脑疾不治而愈。

至于修炼,还是有捷径可走了,周云凡首先选择修炼“阴阳玄功”,站桩吐纳,直视早晨那冉冉升起的太阳,让双眼被晨曦照射,激活体中上丹田,得到玄阳之气。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天后,周云凡的双眼直视晨曦后,眉心发热发涨,当针刺感出现不久,第一次得到了玄阳气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天天有进展。

七天后的晚上,周云凡朦朦胧胧之间,感觉到丹田反应的劲道太强,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契机,就起身把躺在侧室的吴欣叫过来。

周云凡示意解除身上的遮羞物,两个人面对面盘坐着,朝对方伸出双手,掌心相对,把“阴阳合道秘诀”传授给吴欣,冰雪聪明的吴欣听了一遍就全记住了。

从此,两个人开始了第一次的合道修炼,由于吴欣是天境中阶中级武功高手,以她体中的玄阴之气为引子,就好比酿酒的酒曲,激活周云凡体中的下丹田。

吴欣体中的玄阴之气,在她低声说了一句好痛之后,就源源不断地进入周云凡的下丹田,一来二去之后,阴阳之气在得到调和的情况下,凝聚得越来越殷实。

三个时辰后,周云凡练功筑基成功,华丽地晋升到凡境高阶高级,为今后的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

凌晨时分,周云凡身穿睡袍,在睡房的飘窗前,开始第八天的站桩,从眯着双眼直视远方的旭日东升,到眼睛瞪得滚圆,坚持了半个时辰没有眨动。

借此机会一举突破到地境低阶初级,周云凡的修炼可谓是日新月异,能够练剑了,更重要的是能御气施针,可以施展“子午八卦针”,多了一项赚钱的本领。

一个时辰后退出站桩练功,回头看到侧卧在床的吴欣睁开谜离的美眸,周云凡笑盈盈地走近:“欣儿,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做女人的美妙感觉了吧。”

“二少爷,你别说羞死人了如果不是看在因为你让我武功的修为一举突破到先天境低阶初级的份上,我只怕恨你了。”她朝周云凡伸出双手求拥抱。

周云凡笑骂一句:“傻丫头,还不快点起来服侍本少爷?难道想让我侍候你?”

“不敢,二少爷你不懂清趣,不逗你玩了。”吴欣的美眸里闪过一丝幽怨的目光,不过看到被他抱起来,放到大地板上扶稳站好,就咯咯笑道:“看在你怜香惜玉的份上,就不同你计较了。”

早餐后,周云凡把紫瑛和紫华叫到跟前吩咐:“从今天起,你们去‘郦江酒楼’上工,暗中留心有没有人对宁大当家的不得,打她的主意,确保她的安全。”

紫瑛听到后,红润如玉的嘴唇说了几句无声语,对于灵魂记忆深处记得唇语的周云凡来说,立即明白了她说的话。

他脸上飘过一丝得瑟的表情:“只是暂时调派过去,等过了这阵子,会把你们调回到身边当值。”听到这句话的紫瑛,脸上的阴霾之色立即消散,满眼喜色。

目送眼前这对兄妹俩离开后,周云凡带着吴欣来到后院那间由闲置房间改建而成的药物实验室。

琅山园区作坊里,玻璃工艺越来越精密,罗小文带人完全掌握玻璃蒸馏器的制造之后,周云凡让他按照图纸,烧制其它玻璃实验制品。

眼前,周云凡走进气温25度的实验室,来到一个摆满玻璃器皿的实验台前,立即被一个器皿里面一个大面包给吸引了,上面生长出黄青色霉菌,他同时看其它玻璃器皿里面的包子和面条。

咦!都长出同样的霉菌,周云凡开心不已。

青霉素也叫盘尼西林,为了把青霉素试制出来,周云凡先前把木炭碾成粉沫,放入水里长时间煮沸,然后放在进行高温烘烤,冷却后放入密封玻璃器皿保存,早就有准备了。

接下来要做的是把稻米磨成米汁,再混合用芋煮成的汤汁,制作培养液,等它冷却后植入青霉菌株,悉心培养七天。

然后用细纱布制作的滤棉,过滤培养液,再往滤液后里加入菜籽油,溶解脂容性物质。

青霉素是水溶性物质,菜籽油下面的水把青霉素溶解,随后把用沸水煮过的活性炭,放入器皿当中搅拌。

将这些活性炭放置上端开口大,下端开小口的玻璃分离管内,用蒸馏水清洗,再把用醋制作而成的酸水注入到里面,然后把事先用海草煮成的汁加注其中。

这样一来,用过滤棉纱包裹的下方出口处,就有液体缓慢流进消毒后玻璃瓶,然后在清洁的房间里晾干。

实验进展顺利,八天后用新制的青霉素,拿小猪小狗做实验,效果显著。接来就是工厂化生产,周云凡心说,能不能让周家崛起到新高度,就看能不能出品大量的盘尼西林。

吴欣由于同他有过肌肤之亲,又在一起修炼“阴阳合道功”,感情已经升华,心思全在二少爷身上,她一直陪伴着他做实验。

她不但聪明伶俐,还学过书,周云凡看她很有上进心,就想把今后大量生产盘尼西林的工作,交给她负责。

吴欣从周云凡嘴里听到后,眨巴着眼睛,弱弱地说:“二少爷,你这么器重我,要我做这么重要的事,欣儿能力有限,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你吩咐的事?做不好,别说我傻别说我笨。”

周云凡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胶楣的吴欣:“放心吧!相信你的能力,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就算出了什么意外,不责怪你就是了。”给眼前的小娇娘吃一颗定心丸。

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第二集

安小虞在他的怀中扭了扭,想要挣脱出来。

现如今,身上没有衣服的羁绊,肌肤光溜溜的,真的是如同小鱼一样,沈御风一个不留神,她就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哈哈,你抓不到我!”

安小虞在水中跟沈御风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她只有逃跑的份儿。

这个汤泉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还在室内,所以她可以尽情放开了跟沈御风嬉戏打闹,不用顾虑那么多。

而沈御风呢,看着她玩得不亦乐乎,唇角衔着一抹笑,慢慢地追逐,享受着那种猎人狩猎一般的乐趣。

安小虞在水中折腾着,结果一个不小心,脚底打滑,直接扑进了水里。

沈御风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捞出来。

“咳咳!”

她还是被呛到了,沈御风无奈地拍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

“泡个温泉都能被水淹,老婆,你还真是……”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沈御风脸上那种戏谑的表情却被安小虞看在眼里。

她瞪着他,“你要是不追我,我还能摔倒吗?”

沈御风:“……”

好吧,又是他的错!

“那现在,算是我抓到你了吗?”沈御风笑着问道,眸光溢满了温柔。

安小虞皱了下眉头。

“这个不算数!重新开始!”

说着,她又扭身想逃。

沈御风感知到安小虞的后退,忍不住笑起来,一把勾住了她的腰,然后撩起了她那湿漉漉的发丝。

“老婆,都已经到了我怀里了,你还想逃到哪儿去?”

安小虞红着脸。

好吧,这么一番折腾,她也累了,不逃……就不逃了吧!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轻轻掐了沈御风肩膊一下,惹得沈御风笑着落下唇来吻她。他那修长而又温柔的手,沿着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一点点滑向下去。

长指轻拈,花瓣已在他的指尖。

“不要……”

安小虞在他指尖轻轻颤抖着。

“别怕,这里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没人会来。”

沈御风笑着,他的口吻是那样的温柔,但是指尖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息。

轻拢慢捻,勾起她心底最深处的那一抹悸动。

“沈御风……”

安小虞还想拒绝,可是他的手指那样灵活,仿佛在钢琴上弹奏乐曲一样,如同行云流水,让她所有的拒绝都只能化作阵阵轻吟。

沈御风吻着怀中的小女人,眼底有笑意荡漾开来。

刚刚……他真的太急迫了,但是这一次,他决定要耐心一些……

氤氲蒸腾的水汽,让整个房间显得越发缥缈,而那温热的泉水也让她身上的温度一点一点飙升。

他的手指肆意流连,纵情穿梭,犹如一尾灵活的鱼。

忽然间,安小虞想起了汉乐府的那首采莲歌——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此时此刻,仿佛她就是那片在水中摇曳的莲叶,而他就是那条灵活而又顽皮的鱼,围着她的周身嬉戏着,游弋着,自由自在地欢快游动,却又让人摸不准它下一秒又会去哪里……

她颤抖不已,有些站立不稳,只能攀住他,身子不由自主地迎上前去。

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第三集

站在中间的盛星泽年纪最小,穿着一件粉色小公主外套,头上戴着毛茸茸的兔耳朵发箍,脸上一副想杀人的不爽表情。

但其他人都笑得很开心,连那个没有脑袋的人肢体语言都是开心的。

盛星泽小时候真的长得太漂亮了,不用刻意打扮,单看五官一时很难分辨是男是女,但他骨子里还是霸道强势的,体现在外的清冷气质会冲淡过于漂亮的五官带来的惊艳感。

“泽哥怎么都好看。”反正是心上人,闭着眼睛吹就对了。

“那时候的星泽还能跟我们玩在一起,后来……”齐麦意识到什么,忽然闭上嘴。

他也不是全然大喇叭,有些事情不该说,他绝不会乱说。

“后来怎么了?”林繁问。

“后来就是长大了,越来越高冷,难以接近,捉摸不透,孤僻古怪,说一百句话不回一句,永远不拿正眼看人,被人碰一下都会生气,永远要跟人保持一段距离……”

齐麦哔哔叭叭说了一堆,林繁听得一头雾水:“你说的是泽哥吗?”

“不是他还有谁?”

“泽哥不是这样的!他可好了,他很温柔的,不管多晚都会回我微信。”

齐麦:“……”

他把手机拿出来,点开盛星泽的头像,往上滑,滑出几个月,都只有他一个人哔哔哔,盛星泽从来没有回过他。

每次有事,他都直接弹视频,打电话。

他以为盛家兄弟性格都一样,不爱说话,不回消息。

原来只是他一个人被排斥?

“我不信,你给我看看。”齐麦不死心,从小一起长大,盛星泽什么德性他不清楚吗?

林繁拿出手机,点开盛星泽的聊天框,“你看啊。”

齐麦拿过来一划拉……金光闪闪的大元宝发一条,清清白白的大白菜就回一条。

有时候还是大白菜主动发消息,用词简直让他瞎了眼!

比如下面这样的:

大白菜:塔城热不热?

大元宝:热啊,热死了,泽哥你那边是不是很冷?

大白菜:不冷。

大元宝:为什么啊啊啊!

大白菜:因为想着你啊。

大元宝:啊啊啊泽哥我想亲丨亲你!

大白菜:努力工作,看表现。

大元宝:好呀好呀!

齐麦差点儿扔了手机,不然一肚子酸水能把屏幕给融化!

“这个盛星泽是假的!假账号!专门骗无知小女孩,我要举报他!”

“是真的!”林繁得意了,“我家泽哥,就是世界上最好的!”

齐麦差点儿被气哭,凭什么他齐小麦这么不招人待见?!

“太过分了!盛家兄弟,没一个好东西!”

林繁指着照片上那个脑袋被抠掉的人问:“这个人是谁啊?他的头呢?”

“他的狗头被我切了!”齐麦忽然冷冷地说,“如果看见真人,我也要亲手切!”

他忽然这么凶残,让林繁有点儿不太适应。

高雅艺术家钢琴大师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

“到底是谁啊?”

“小繁。”盛星泽站在门口。

林繁拿着照片跑过去,指着上面的他说:“泽哥,你什么时候能戴一次兔子耳朵给我看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