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飘移

终极飘移
  • 主演:半田健人HandaKento,IgarashiShunji
  • 导演:神野太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7
隼人是优秀赛车手,可是他渐渐感受不到上赛车场比赛有何意思。于是他决定回归自己赛车身涯的起点:做回在公路上飞车的飞车手。为了找出心里那一分赛车的感觉,隼人在公路上与多个强敌较劲,可是

终极飘移第一集

修车厂,鲍里斯办公室。

杨乐一人坐在主位,而鲍里斯则是战战兢兢的坐在另外一只椅子上,心情紧张。

此时,他还时不时的就偷偷的看向杨乐。

杨乐正在用他的电脑,查看一些信息。

鲍里斯就有点心虚了,混黑的人,哪个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眼前这个华夏人是什么正义感爆炸的人,恐怕会忍不住就将他给宰了啊。

当然,他并不知道,其实杨乐懒得看他们飞车党的信息。

用脚想也能想到,这些飞车党肯定不会干什么好事,坏事不知道干了多少。

不过木已成舟,看再多也不可能挽回什么东西了,反而能惹自己生气,有意义么?

而且,怎么处置飞车党的人,杨乐心中也已经有了计量。

他登录网页,在刷非死不可,顺便刷刷微博!

没多久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脸上突然出现了几分惊讶。

“《三生债》?这个好像是……”

他喃喃自语,随后慢慢的点进了这个话题。

没多久之后,他脸上顿时就出现了几分恍然。

原来如此!

“唉,这些事情你应该早点跟我说嘛……”杨乐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这句话说的声音还不小,下边坐着的鲍里斯一听,整个人就不好了:“什、什么事情?您说!我一定知无不言!”

他看向杨乐,尽显恐惧,以为是杨乐看到了什么东西,要生气了。

然而他这话才把杨乐吓了一跳。

“什么事情?人有这么快来吗?”

“啊?刚刚……刚刚不是您说我应该早点跟您说的吗?”鲍里斯有些懵逼。

“滚!再叽叽歪歪一巴掌打晕你!”

杨乐一声呵斥,鲍里斯就缩了缩脖子,心中还在暗骂,特娘的,刚刚不是你跟我说话吗!

杨乐没有再理会鲍里斯,而是继续刷微博。

时间慢慢流逝,杨乐时不时又会自言自语两句。

“余杜生,啧啧,看来你还真的是费尽心思了啊,可惜,这次你注定药丸。”

“唉,文馨那傻丫头,这事应该早点跟我说嘛,这正好给我帮了个大忙啊!”

“汤琪?这名字有点熟……”

这回,鲍里斯可不敢随意搭话了,他发现这个华夏的高手有自言自语的坏毛病,绝对不是跟他说话!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杨乐突然抬头,说道:“人怎么还没来?”

下意识的,鲍里斯以为杨乐在自言自语,就闭上了嘴,没敢说话。

杨乐看了鲍里斯一眼,拿起一支笔就扔了过去:“我问你话呢!聋了吗!”

“啊!啊?您、您问我?”

“废话!这里除了我之外就是你了,不问你难道我还自言自语不成?”

听了这句话,鲍里斯心中大骂,fuck!你特么不就喜欢自言自语吗!

他连忙说道:“是、是,应该快来了!安格斯老板离这个修车厂比较远,而且现在是深夜,所以……”

“我再等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还没来的话,就别怪我……”

“鲍里斯,你知道我正在跟我的宝贝睡觉吗?我告诉你,如果让我知道你找我来没什么大事的话,以后你就别坐这个位置了!”

杨乐的话都没说话,马上又有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身高一米七五上下,留着的是地中海,长得倒像是一个企业家,不过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企业家。

安格斯来了,鲍里斯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得到了缓解。

他连忙站了起来:“安、安格斯先生,不、不是我想见您,而是这位来自华夏的杨先生想见您!”

终于来了,天塌了,要由高个子的顶着才行!

安格斯一听,看向杨乐:“华夏人?就是你找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乐看了一眼安格斯,嚣张,非常嚣张,这家伙一看就是那种飞扬跋扈的世家子弟吧。

“安格斯先生是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杨乐,来自华夏,你可以坐下来跟我说话,我不习惯在我坐着的时候,有人站在我面前。”杨乐淡淡说道。

这时,安格斯是站在杨乐的面前,倒是有种居高临下的藐视杨乐的意思,好像要给杨乐一个下马威似的。

安格斯一听,冷笑一声:“华夏人,你现在好像是坐了我的位置啊!”

“现在,给我坐下,马上!”杨乐一声冷哼。

安格斯瞬间便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那样,一种死亡的恐惧笼罩在头上,让他止不住的颤抖。

最后,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真的坐了下来。

“这就差不多了嘛,我是来找你谈谈的,不是让你到这里耀武扬威的。”杨乐淡淡说道。

安格斯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问道:“什么事?我现在很忙,你最好尽快说完。”

一边的鲍里斯看到安格斯的时候,心中感叹,这尼玛不就是两个小时之前的我吗?

如果还这么嚣张的话,结局他也是知道的了……

安格斯不是普通人,他是俄罗斯某个大家族的人,拥有庞大的资金,掌控着俄罗斯不少的商业资源。

而安格斯本人则是组建起了这个飞车党,控制莫斯科这边的地下世界。

可以说,虽然安格斯本人并不怎么样,但是他背后代表的势力很可怕!

这也是为什么鲍里斯拥有了整个飞车族之后,都不敢反抗安格斯的原因。

当然,他没有将这种事情告诉杨乐,他希望杨乐碰壁,最好惹怒安格斯,被安格斯杀死是最好的。

他更希望的是安格斯跟杨乐同归于尽,这样的话,他就有机会掌控飞车党,脱离安格斯家族的控制了!

杨乐并不知道鲍里斯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他看向安格斯,笑道:“安格斯是吧,我听鲍里斯说,你是这飞车党幕后真正的老板,对吗?”

安格斯不耐烦的点了点头:“不错,如果你想要加入飞车党的话,直接跟鲍里斯说就行了,不需要找我!”

杨乐无语,这家伙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他也不想啰嗦下去,双目直视安格斯,淡淡说道:“安格斯先生,这一次找你来,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要掌控整个飞车党!我希望你能放手对飞车党的控制。”

终极飘移

终极飘移第二集

眼看着,韩明被高大威双手高高的举起来,朝死亡囚笼擂台的边沿走去,场外的观众们的情绪,再度被刺激得疯狂起来。

“杀死他!杀死他!”

“大块头,干掉兵佬!我挺你…”

“大块头,快把特种兵宰了吧!我好喜欢血流成河的感觉…”

在观众们的疯狂呐喊声中,高大威走到了擂台边沿,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准备将韩明当场钉死。

说时迟,那时快,那死亡囚笼擂台的铁门突然被“哐”的一下撞开了。

然后一道人影“呼!”一声,直接冲上了擂台,并一下子冲到了高大威面前,伸手在他腰眼位置一拍。

“啪!”

一声脆响,就像被强电流狠狠的一击,高大威只觉得自己的力气突然一泄,如同被抽掉气的汽球一般,双臂一软,被他举起的韩明,竟直接摔落了下来。

韩明摔落到地板上,却依然晕迷不醒,他根本就不知道知道得以死里逃生。

而这个突然闯上擂台的人,赫然正是周游,他见到形势危急,便戴上了“兰陵王”面具冲了上来,及时救下了韩明。

“我擦,是兰陵王!是兰陵王出现了,这下刺激了!”

“噢!想不到竟然是面具佬啊!我喜欢他的风格…”

“我也喜欢,兰陵王其实就是个装比之王!他装比的技术跟他的拳头一样帅!”、

见到突然冲上擂台的周游,场下的观众们先是集体楞了一下,随即又疯狂的欢呼起来。

说真的,这样如同剧情突然转折的比赛,才是他们的最爱。

而且,有不少人上次看过周游的比赛,认出了他戴着的那“兰陵王”面具,于是一个个疯狂的大叫起来…

“我擦,你个面具佬,你他妈是谁?”

高大威后退两步,看到了周游的模样,立即惊声问他道。

“我是第五名拳手,也是上来宰你的人!”周游冷声对他说道。

“就凭你戴着个破面具,也想宰我!老子练的是铁布杉!”高大威冷笑起来。

“铁布杉?嘿嘿…你这所谓的铁布杉,我随便几下可以把你直接打出尿来!”

周游却冷笑着对他说道。

因为周游已经通过“窥真之术”看出来,高大威确实是修炼过类似十三太保横练的硬功,但他的功夫却练得不怎么样,完全是靠天生神力和高大的体型撑门面而已,却无耻地扯上赫赫有名的铁布杉做招牌,那简直是扯起虎皮做大旗,吓唬外行而已。

“妈的,臭小子你找死!”

高大威闻言一愣,然后一股气顿时在心下冒了上来,壮硕的身躯一抖,双手一收,攥紧成拳,发出“咯咯咯…”的骇人骨骼响声,犹如一头下山觅食的猛虎一般,气势夺人。

紧接着他怒诧一声,右拳在前,左拳在后,马步稳扎,一记“黑虎掏心”朝周游心口击了过去,那速度和力甚是惊人

周游身体动都不动,左手只是轻轻一拨,径直化解了高大威这凶猛的当心一拳。

“唔?”

高大威有些意外,不过他随即一个踏步闯入中宫位置,一记“举火烧天”劈向周游的面门,企图轰破他的面具,然后将他打成猪头三。

说真的,高大威这一拳力量非常霸道,而且他的攻击速度,甚至是角度,陡然之间变得凶悍了许多

而周游却依然是抬起左手,使了个普通的格挡技,“啪!”正好格掉了高大威的攻击,并一下便震散了他的力量。

“擦,这小子真邪门啊!”

这一下,高大威心下吃惊不小,他这两下攻击虽然没有用尽力量,但是他还没遇到过像周游这样,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化解掉自己攻势的对手。

就连李烈火,都做不到能够如此轻易化解自己的攻击!

当下高大威不再留有余手,他卯足了劲,怪吼一声,身形诡异一窜,拳头变肘,使出一招杀伤力极大的“猛虎出山”,闪电一般冲周游的咽喉位置撞击而去,由于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这一招又是高大威的最强必杀技,因此具备了可怕的杀伤威力。

见到高大威使出这招,坐在台下的肖远山立即感觉到这招异常凶险,忙失声惊叫起来“啊!小心啊!”

就连办公室上观战的楚伊红,亦紧张得手心冒汗…

不过周游却冷笑一声,双手一合,往下一压,“蓬!”一声闷响,一下子便化解掉了高大威这招狂暴的“猛虎出山”!

没等他反应过来,周游又一个箭步踏到他跟前,双手一前一后疾发若电。

“蓬!蓬!”

两记闷响之后,高大威甚至没看清楚周游的动作,便感觉到自己腹部犹如被雷电轰击一般,一股可怕的力量直透肺腑,电闪雷鸣之间接连挨了两下。

登时,他那壮硕如铁塔一般的身躯,竟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一直飞到死亡丘囚笼擂台的边沿,然后整个人才倒扑在地上。

栽倒之后,高大威并没晕死过去,他还拼命地想挣扎着撑起身体,却发现自己全身的骨骼,如同散架一般,不但疼痛难忍,而且他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已经没有力气站起身来,只得四脚朝天,仰面躺在那里,嘴角渗出血丝,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

最要命的是,在这个时候,高大威突然感觉到自己小腹下,泛起一股难以忍受的撕裂疼楚。这种疼楚所带来的直接后果,竟是让他感到身下颤抖着,一种骚热伴随着潮湿,在他裤裆里蔓延开来…

然后高大威就突然发现,自己真的被打得小便失禁了!尿崩了!

而且高大威的身体颤抖的时候,那尿崩状态根本控制不住,如同裂开的水龙头一般,他身下那块地方,很快就水淋淋一片,还散发出一阵难闻刺鼻的尿骚味…

“我擦,不是吧?大块头被打尿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滴姥姥哟…打架打到尿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好刺激啊…”

“哇靠…尿都崩了!打得真爽啊!打得真妙啊!嘎嘎嘎…”

“哈哈哈!这么大一个人了,打个架还像小孩子那样尿了裤裆,真是丢人现眼啊!”

肖远山和他身旁一众手下,由于距离擂台很近,因此将这一幕看得很清楚,于是他们一个个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起来。

终极飘移

终极飘移第三集

然后,几名身穿黑色西服,长着棕色皮肤的外国人陆奇横秋的冲了进来。

他们冲到宁浩和玲珑的面前后,立即叽里呱啦张牙五爪的开始说了起来,可是他们说的话,宁浩和玲珑没有一句能听得懂。

当他们说了好一会儿以后,实在是不耐烦的宁浩,忽然怒声喝道:“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随着他的喝声,叽里呱啦的几名外国外交人员顿时一下子愣住了。

这时,宁浩指了指这群人,问道:“你们tmd有没有人翻译这些鸟语的?哪一个能说人话的行不行?一个个吵的老子耳朵都快炸了。”

听完宁浩的话,几个外国外交人员面面相觑,张牙舞爪的比划者露出更加懵逼的神情。

但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面目狰狞,显得很是生气。

这时,宁浩转身看了一眼玲珑:“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去做自己的事情。”

面对宁浩的呵斥,玲珑先是一愣,接着瞬间明白过来。

这王八蛋现在是想把自己支开,,这是让她避嫌。

她毕竟是傲龙的正式成员,而且又是龙王的义女,身份特殊。

她在这里,就代表龙王在这里,事情也就不好处理了,到时候即便有人想把这个罪名扯到傲龙的身上,龙王就算有再大的功劳,恐怕也扛不住。

于是,玲珑深深的看了一眼宁浩,接着又冲穆伟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穆伟朝门口走去。

也是直到这时,宁浩才一个人面对这群棕色人种的外国佬。“有没有人会说人话的?”宁浩背着手,再次打量着几名外国的外交人员问道:“你们tmd来找我理论?不会连个翻译都没带吧,你们国家就那么穷逼吗,一个翻译都请不起

吗?”

“我,我是翻译。”这时一名怯懦的棕色皮肤年轻人站了出来。

“你能听得懂我们华夏的话?”宁浩白了他一眼:“看起来,你他妈怎么像卖保险的?”

“我能听得懂你的华夏语。”

“你的华夏语说的真烂。”宁浩撇了撇嘴说道:“那你问一下他们,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听完这话,这名棕色皮肤的年轻人,这才冲着那群Y国的外交人员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然后,那群外国的外交人员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直到这时,那名棕色人种的脸刚才看向宁浩,用蹩脚的华夏语说道:“他们说,你们抓了我们的公使馆人员。”

“他们要求你根据国际法立即释放,因为外交人员是具有豁免权的。”

“豁免权?”宁浩撇了撇嘴说道:“首先第一,你们必须搞清楚。”

眼看着这名翻译一脸懵逼,宁浩忽然问道:“你他妈是个二把刀吧,能不能找个正常的翻译过来,我怎么看,你都像个骗子加汉奸?”

翻译男:“……”

“我来。”这时,宁浩的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扭头望去,宁浩才发现蓝天月匆匆走了过来。

“你懂他们的鸟语?”宁浩很怀疑的看着蓝天月。

“我精通八国语言。”蓝天月说道:“我直接翻译给他们。”

“好。”宁浩沉声说道:“你就告诉这群傻逼,我从来没抓过他妈的什么外交人员,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外交人员。”

“还有,告诉他们最好不要无中生有,无事生非,否则老子对他们不客气,不要以为长了一副鬼一样的面孔,老子就不敢把他们打成畸形。”

听完宁浩嚣张的话,蓝天月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翻译啊?”宁浩疑惑的问道。

“我就这么翻译过去,肯定会起冲突的。”蓝天月一脸无奈的说道:“我能不能修饰一下,把你的意思大概翻译给他们不,一个字都不能插。”

宁浩果断否决道:“这群tmd外国佬,还以为我们是以前积贫积弱的时候吗?”

听完宁浩的话,蓝天月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她又叽里呱啦的冲着那几名外国的外交人员进行翻译。当然了,为了宁浩着想,她并没有将宁浩那些骂人的话和威胁的话完全翻译进去,但是大概意思算是表达清楚了,无非就是说,宁浩他们从来没有抓过Y国的什么外交人员

,也根本就不知道Y国的什么外交人员。

这时,一名身高大概只有1米4几的棕色中年男人,很愤怒的冲着宁浩咆哮起来,并且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鸟语。

“你个死矮子,tmd凶个屁呀?”宁浩没好气的瞪着这个说话的外国佬:“就你这种傻逼,还经不起老子一拳。”这时,一旁担任翻译的蓝天月无奈的看向宁浩:“他说他们的飞机本来应该今天降落,而且已经晚点三个多小时了,可是现在整个机场都封闭了,却没看到他们的工作人员

。”

“晚点三个小时?”宁浩扭头看了一眼蓝天月,冷笑着说道:“你告诉他们飞机晚点是正常情况,他们的外交人员没到,应该去问机场,问我干什么?”

然后,蓝天月一字一句的冲着那群人开始翻译。

那群Y国的外交人员听了翻译以后,顿时勃然大怒,一个个围绕着宁浩开始张牙五爪的比划起来,同时嘴里还叽里呱啦个不停,似乎像是在争吵,又像是在据理力争。

听到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宁浩恨不得一拳一个把这群家伙全给打趴在地上。

明明知道这群家伙是无中生有无事生非,可是现在还真不能用拳头解决问题。

因为这群家伙可是真的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人,打他们,那可就真的坐实了这场阴谋的发端。

然后,宁浩只能在蓝天月的安慰下,一个劲儿的听着这群家伙不断的乱比划,乱说。

然后,听着蓝天月的翻译,又将自己的话翻译过去。

说白了一句话,他遵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并且来了个踢皮球,一句话,什么都不知道,毕竟这群家伙现在没有证据。最终,这场质问和回答谈崩了,这群Y国的废物丢下了一句严正抗议,并且要向宁浩的上级领导反映情况,而宣告结束。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