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

左右
  • 主演:刘威葳,成泰燊,张嘉益,田原,余男,高圆圆
  • 导演:王小帅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枚竹(刘威葳 饰)和丈夫肖路(张嘉译  饰)离婚多年,带着女儿禾禾嫁给了老谢(成泰燊  饰),肖路也和空姐董帆(余男 饰)重新组建了一个家庭。   禾禾被查出得了白血病,普通的化疗并没有很好的控制住病情,为了救禾禾,枚竹找到了肖路,提出想和他再生一个孩子,肖路无奈答应;经过三次人工授精的失败后,枚竹决定和肖路来真的,两个人的家庭也卷入了其中,四个人都经受着巨大的考验,面对选择,左右为难。

左右第一集

第三百七十九章身体还没被掏空?

摘星狗不要脸!

“好一个不要脸的摘星狗,我看白族今后可以在村口立下个牌子了,摘星狗与狗不得入内。”顾庭玉冷笑,还真不是他小瞧这什么狗屁摘星阁,就他们这种二三流的小门派还能掌握如此强大的法阵?

讲道理,良心是一定会痛的。

摘星狗可没想那么多,在他们眼中顾庭玉就是一块又大又肥的肉,狗是很喜欢吃肉的。

“想将我给擒回去,你还得排队啊。”顾庭玉冷笑,运转全身灵气,面对朝着自己飞速冲来的摘星狗并未有丝毫退避。

像类似雷暴拳之类的低级道法,顾庭玉都没有使用,他知道即便是用了也无济于事,境界差距是硬伤,显然不是凭靠这些低端法术可以来撼动的。

影子影子。

发现这位摘星狗影子的同时,顾庭玉便使用了目前对他自己也有一定损伤的强大法术——夺影步。

夺影步调动的是顾庭玉的灵魂力量,这股灵魂力量暴动的同时,会引动在灵界已经为顾庭玉准备许久的四品变异叠加天劫的一道劫力,这股劫力引来的时候,会对附近之人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一道漆黑如从墨泉中刚刚起身的身影举着一口如墨的匕首便狠狠割向这位中年摘星狗,这位摘星狗的修为可是不低,可不像是巫黑族三长老那种水货一样的修为。

在夺影步发动的瞬间,这位强者便感觉到自己影子内传来一股波动,转身同时,挥着拳头砸向那提着一口匕首的黑色影子。

咔嚓,在夺影步引来的黑影破碎的同时,天空中一道顺发孕育的劫雷毫无征兆的落下。这种四品变异劫雷可不是闹着玩的。

摘星狗的瞳孔放大,身形连连后退,但还是没能完全避开雷击范围,身上或多或少是受到一些损伤,轰碎黑影的那只手臂受到了伤势,被雷击擦伤出几道碎纹,鲜血溢出!

当然,墨影被击碎的时候,顾庭玉身体也不好受,这是他的灵魂力量,现在只要他使用夺影步,就一定会受到伤势,即便夺影步的墨影能避开攻击者,却也无法避开那道劫雷,劫雷是一定以墨影为目标的。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顾庭玉是不会用这招的。

上次为了对付巫黑族的那位三长老,他就算是心力憔悴,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势,能缓过来着实不易。

“竟然让我发现了漏洞。”

顾庭玉大笑起来,之前他没有发现这点,损失了很多攻击,他在召唤夺影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想要凭靠夺影步来发动攻击,尝试着将敌人给造成一些伤害,但这都很难。

敌人很强,修为极高,这种等级的攻击不可能不会让对方差距,人家早就有了准备。

夺影步对这种等级的对手是无法造成伤害的,顾庭玉使用夺影步也是为了以灵界的天界来进行对抗,但若是这样的话,那就有了办法。

之前顾庭玉像是陷入一个误区,他并不知道雷霆是会锁定夺影步所唤出来的墨影。

“让你尝试一下自带追踪锁定功能的四品变异叠加天劫有多厉害,劈死你这条不要老脸的摘星狗。”顾庭玉冷笑,对方竟然坑他,说他偷学摘星阁的秘法,呵,不要老脸。

下一刻,顾庭玉再次唤出夺影步,墨影悄无声息在摘星狗身后的影子中悄然出现,出现之后,这道墨影并非是对摘星狗发动攻击,而是直接扑向摘星狗。

摘星狗也是一脸懵逼,因为他没有在这道墨影上察觉到半点杀意,所以自然就有了些放松。

刚刚放松,就在墨影贴身上前靠近的同时,一道劫雷再次毫无征兆的劈了下来,咔嚓,地面被炸裂一个米深大坑,四周的焦土上还散发着缕缕黑烟。

摘星狗一个不注意,身子跌入到劫雷的攻击范围中,身上的衣服被雷光划破,身体也或多或少受到了些伤害。

这特么的劫雷还真的够硬啊,比他所渡过的任何一种劫雷都要强大,这是什么攻击?

顾庭玉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他本身就要比这只摘星狗的修为弱不少,若在放松放水的话,只会自讨苦吃!

每一次发动攻击,顾庭玉都会受到伤害,他只能趁着自己还能保持一缕清明的时候尽力对这只摘星狗造成损伤。

咔嚓。

咔嚓。

一道又一道的劫雷不断落下,摘星狗刚刚避开一击,转身又是一道墨影朝他扑来,同时还带有一道雷霆。

“没完了是吧!”

约莫十次攻击之后,这摘星狗的耐性终于被耗尽,之前那般斯文的样子再也不存,真特么的磨人啊,如此繁琐的攻击,就好像是糟乱的蚊虫不断骚扰着他一样。

但下一刻,这摘星狗就看透了顾庭玉的攻击手段。

这家伙好像每一次发动攻击后的再次攻击,就会有些底气不足,有些虚浮。

“损伤自己打出来的攻击,区区二品修士,你又能损伤自己多少次?这种攻击你还能打出多少次?”摘星狗冷笑道,显然轻而易举便知道顾庭玉这招的弊端,现在他的状态已经出卖了他,脸色如此惨白,还能嚣张多久?

“嚣张多久?”

顾庭玉就是故意引摘星狗进入这个误区,一般人不会认为顾庭玉有多少灵气,区区一个二品境界,就算是再天才也有一个度!

但谁能知道顾庭玉的二品境界躯体中却装着一个已经引来四品天劫的灵魂。

这种攻击能发动多少次?

呵呵呵,能把你劈哭都没问题。

“那就试试看。”

咔嚓咔嚓!

再次十道雷霆之后,这摘星狗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褴褛,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纹无数,鲜血满身,头发都被雷击的根根倒立而起,脸上满是黢黑。

不得不说,这种雷击发型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在顾庭玉眼中除却墨崖子以外,别人都无法驾驭。

“呼。”

摘星狗终于累了,他为了抵抗这些雷霆,体内灵气耗损三分之二有余,可这小子除了脸色更白之外,攻击频率一点都没停的征兆。

“怎么,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吗?”

左右

左右第二集

船员们都知道老板宠这个小丫头,而且听说开在县城里的饭店用的就是这孩子做饭时无意中弄出的配方,老板因为程国杰两口子对于配方守口如瓶干脆给了一半店铺,所以程丽这个小丫头也算的上一丢丢老板女儿的意思。

甚至……

有人觉得,老板对自己的亲儿子闺女,都没有对程丽纵容。

但是即便如此,在程丽要求把船驶进蚌妖鬼海区域那块区域时也遭到了全船人的强烈反对。

且不说水下各种暗流、旋涡随时可以把这一叶扁舟连同船上的生命带走,也不说那吞噬了不知多少人的蚌妖传说,单单是海面下隐藏的暗礁就足够令人头疼。

这一片海域水面看起来一望无垠,实际上若是六级风以上你会看见很多奇形怪状的礁石犬牙般参差交错布满这片海域,那些机械船根本进不来,也只有狭窄的老式风船还必须要熟悉此地地形的老讨海才能安全无虞出入,那也只在风平浪静的好天才行。

如今,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张嘴就要去闯蚌妖鬼海,简直是拿大家的性命在开玩笑!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

也不怪船员们谈之色变,要知道,千百年来,蚌妖鬼海就是悬在小南崖子那片滩途头上的一把利刃。

林夕没想到这些船员竟然对蚌妖鬼海如此忌惮。

自从马家兄弟成了整个星海口镇的海霸,身大力猛的机械船开始逐渐取代靠天吃饭的小风船。

更新换代之后风向风级和水流对船只的影响力已经小了很多,大多都去远海作业,不必跟这片鬼海较劲了。

尤其是近些年三山抱海区域之内的珍珠已经越来越少,靠采珠活着的猛子们都纷纷改行捞海参扎海蜇去了,这片区域彻底成了“死海”,也难怪洪铁军当初随便用白菜价就能把滩途给直接承包了三十年,且还不是一次性付清租金,他们只付了五年的钱。

因为白蚶子基本无人打捞的缘故,整片近海几乎随处可见,多的地方甚至在海底形成一米多深的蚶墙,所以很快钢筋、铁块以及拉网组成的巨大梳子状蚶耙子就犁地一样装满了七八千斤的蚶子返航了。

其实按照风船的承载可以拖动几万斤的蚶子,但是因为这里遍布着珊瑚礁,所以并不敢让船吃水太深。

回去之后众人七手八脚卸货,那边把蚶子倒入水泥抹得平整的一百来平的大池子里吐泥,林夕则怏怏不快的跟在洪铁军身后去了好歹已经拥有一张办公桌的“经理室”。

程海防过来跟林夕道谢,小丫头跟他投缘,常常会给他带点古怪的药材要他煮水喝,不过程海防是多少知道点小丫头的古怪之处,所以每次他都会欣然接受。

洪铁军看见程海防进来,突然眼前一亮,说道:“丫头,想去蚌妖鬼海你跟你程叔说啊。”

程海防一听说林夕要去蚌妖鬼海,顿时脸都白了,一把冲过来用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按住林夕的小肩膀,仿佛她这就要直接跳进海里去闯蚌妖鬼海一样。

“不行!”

林夕还是第一次听见他用这么大的声音跟自己声色俱厉的说话,仿佛在呵斥自家不听话的熊孩子。

“你也是,她一个小丫头想要去鬼海你不但不拦着,还怂恿着她来找我,那是人去的地方吗?”

那的确不是人去的地方,但是你觉得你面前的这个丫头是人吗?

明明是小仙女好不好?

程海防发现洪铁军挤眉弄眼的嘴脸,骤然想起之前他曾经跟自己说过,这孩子不是一般人。

“老程,你知不知道你天天练的那套健体操是谁教的?你知不知道咱们这滩途背后的老板是谁?你知不知道其实是老板叫我请你来的?你又知不知道我洪铁军这条命是谁救的?”

Σ(⊙▽⊙“a

程海防的手都抖了。

居然是她?!

如果不是爹妈版本不对,林夕的表现根本就是霸道总裁妻带球跑文里必备的那个酷炫狂霸拽吊炸天的道具——十项全能天才小萌娃啊!

但是很快,程海防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难道你就是因为想要去鬼海,才让老板……洪大哥找的我?”

没有人比一个在鬼海采珠的猛子更熟悉那里的地形,即便是他作为一个猛子只实际操作了三天。

因为他从几岁就开始被父亲带着在那边海域游水熟悉地势顺便学习作为猛子的一些技巧。

林夕立刻明白程海防误会了她,一脸严肃的回答:“我是听你说故事才知道还有这么块地方,所以我想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话,我打算除了这一害。”

林夕低头玩着自己肉呼呼的手指头,声音有点郁闷:“我让那几个人带我去,他们不肯。”

她抖了抖手站起身来说道:“不去拉倒,明天我自己划船去。”

程海防和洪铁军的眼珠子已经快要掉出来了。

因为她在一边娇嗔着说这些孩子气的话,却一边把一个足有成人拳头大的香螺壳一块块掰下来,然后用手指直接捻成粉,那些碎屑就这样不断纷纷从那双似乎连只铅笔都握不住的小胖手里飘飘洒洒、白面一样在地面洒下一圈白色粉末。

这是小仙女?

小妖孽还差不多吧?

程海防黝黑而消瘦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去那个地方光有力气是不行的。水底下暗流无数,还有大大小小的旋涡,像一张张突然出现的大嘴,说吞人就吞人,想吞船就吞船。”

林夕对程海防招招手:“程叔,你跟洪叔叔一起推我。”

……

……

程海防现在跟林夕以及洪铁军都在那条先买的风船上。

在程丽这个小姑娘只轻松站在地上而他和洪铁军两个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推她,可是小丫头竟然纹丝不动的时候,程海防主动要求带路去闯鬼海。

他违背了父亲逼着他答应的誓言,可是宁肯父亲责怪,他也要把父亲的尸骨带回来!

他不要父亲一直呆在幽寂的海底做一个水鬼阿荣!

左右

左右第三集

人们习惯看到别人的都是光鲜亮丽,而看到自己就是满目疮痍。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两面,也一样会每天都经历白天黑夜。

只不过有些人的心中拥有太阳,不会被黑夜吞噬。

而有些人则处在光明中,却仍然觉得四周一片漆黑。

人生没有那么难,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

她记得原来大院里有个老太太,特别喜欢说“又一天”。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又一天”就不经意的过完了,很多时候等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溜走了好多好多。

自己没觉得什么就长大了,成熟了,而在印象中还很年轻的父母不知何时脸上有了皱纹,鬓边有了白发。

而且有时候,明天和意外真的不知道会哪个先到来。

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意外这种事离自己很远。

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几率。

就算是没有意外,其实人生也真的是很短。

区区几十年,一天一天过得真的很快。

别人都觉得这一天一天的很难熬,但宋静和却觉得这一天一天的过得很快。

她是过得很充实的那种人,不喜欢什么都不做就白白浪费时间。

回去把这件事跟院长作了报告后,宋静和便回了家。

黑子见到她回来,开心的摇着尾巴。

小白则害怕的躲在黑子的身下。

宋静和对此并不计较。

猫和狗不一样,狗认人,猫认宅。

小白怕人,即使她是把它救回来的人它仍会害怕。

本来慢慢好点了,不怕了,偶尔还会到她脚下转两圈。

但她离开了几天,它就又觉得生疏了。

看了眼两个人的食盆都满着。

宋静和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收拾好后,问到黑子:“要不要出去溜溜?”

“汪!”黑子摇着尾巴。

宋静和现在清楚了,黑子这样就是特别开心。

黑子很乖,其实根本不用狗绳,不过它属于大型犬。

她知道它很乖,肯定不会攻击人,但别人不清楚。

正常人看到这么大又黑黝黝的一只狗,都是会觉得害怕的。

宋静和给黑子套好牵绳,准备出门,就见小白嗖的一下跳上来黑子的背。

挑眉看了眼黑子,见它没什么异样,那就是默许而且习惯了。

其实很容易想通,之前小白还小,黑子有时候出去溜的时候它都在睡觉。

那个时候它的身体还很虚弱。

之后她离开,马上来了一个陌生人,虽然家里的味道没有变,但多了一个陌生的味道,还是会让小白感到不安。

它自然就会更依赖黑子。

雇的那孩子给她打电话说过这件事,说每次溜黑子,小白就会趴在黑子的背上。

对于小白来说,无论它身处哪里,只要黑子在身边,它就会觉得安心吧。

这个点正是人们下班放学的时间,小区里相比其他时候人要多。

人们见到黑子和小白都觉得挺稀奇。

宋静和想了想便明白怎么回事。

之前那孩子溜它们的时候人们几乎都不在家,自然很多人都没见过这情景。

有人害怕,觉得稀奇也就远远看上一眼。

对于这样的人,宋静和通常都会紧挨着黑子,用身体把它堵住。

这样可以让那人减轻恐惧感,觉得安全。

人们怕狗,主要是怕狗狗突然发疯朝自己扑过来。

只要让他们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自然也就不会害怕了。

其实真的挺简单就能做到。

可有些人遛狗却就是会什么都不管,完全把那地方当成是自己家的花园了。

挺大的一条狗,让它随便乱跑,随便乱窜。

看到人了就会朝人家跑过去,有时候会闻两下,有时候则会拿大尾巴甩一下,还有的直接往人身上扑。

那人吓得不行。

主人不会管就算了,还会在旁边看热闹,笑得直不起腰来,最后轻飘飘来一句:“怕啥,不咬!我们家狗可干净了,这是喜欢你!”

这样的喜欢应该是没有几个人会喜欢。

不咬那爪子也会伤人,而且有人被狗咬过,心理有阴影,别说这样一扑,就是看到狗都会害怕。

还有有些人会对毛发过敏,而狗毛是过敏源之一。

再有,自己家养的狗肯定不会觉得脏,都认为是干净的。

可不代表别人也认为干净。

有些人就是不喜欢动物,而且有洁癖。

黑子解决完后,宋静和都会用纸捡起来装到口袋里,然后扔到小区的生活垃圾点去。

雇那个人的时候,宋静和也这么要求他。

她也把话跟他说的很明白。

他不做她也不会知道,但黑子会经常在小区里,人们会认识。

她之前都是那样做,如果他不这样做,别人不认识他是谁,但是记得黑子。

等她回来如果听到什么,她会去找他的。

这男孩儿是北京本地人,开了一家宠物店,不会说找不见。

有个特别小的小孩子,看着刚会走,应该也就一岁多点。

笑着朝黑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宋静和看了眼黑子,见它没什么动作,便也就不担心了。

如果觉得这孩子有危险性,黑子就会拽着宋静和离开。

之前他们就遇到过一次熊孩子。

五六岁了,刚开始拿着个玩具枪对着黑子一阵的扫射。

那玩具枪也不是电动的,而是真的能够射出子弹的那种。

不是以前那种塑料硬子弹,但橡胶制的软子弹在冲力的作用下也有很强的力道,实验表明可以轻松的打穿几块木板。

这样打在黑子身上肯定会疼。

好在黑子机灵,都躲过了。

但那孩子竟然之后又拿着玩具刀要过来砍黑子。

他奶奶在旁边不制止就算了,还鼓劲加油到:“哎呀,我大孙子好棒!哎呀,我乖孙真厉害!”

宋静和放开了牵狗绳,冷声提醒到老太太:“我家黑子脾气不好,要是一会儿觉得疼了,发了疯,我可拉不住!”

老太太一下急了:“你得拉住,要不然咬到我大孙子怎么办?”  宋静和把袖子往上一撸,指了指黑子道:“你看我这胳膊能拉的住它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