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2

蜘蛛侠2
  • 主演:托比·马奎尔,克斯汀·邓斯特,詹姆斯·弗兰科,阿尔弗雷德·莫里纳,罗斯玛丽·哈里斯,J·K·西蒙斯,唐纳·墨菲,丹尼尔·
  • 导演:山姆·雷米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俄
  • 年份:2004
大战绿妖之后,蜘蛛侠帕克(托比?马奎尔 Tobey Maguire 饰)忍痛拒绝了他唯一的挚爱玛丽(克尔斯滕?邓斯特 Kirsten Dunst 饰),因为蜘蛛侠的身份会为自己和亲人带来巨大危险,帕克决定独立承担起蜘蛛侠的责任。   帕克一直在忙于应付各种挑战:学习超能力的灵活运用;在超级英雄与平凡大学生的双重身份下隐藏自我、小心翼翼地生活等等。帕克对玛丽越来越难以自拔,但是作为蜘蛛侠又不能对玛丽展开心扉。   好友哈利因为误会蜘蛛侠而一直处处与其为作对;唯一的亲人婶婶也对蜘蛛侠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同时,新的挑战又出现了:邪恶而强大的章鱼博士。帕克在种种压力下肩负起蜘蛛侠的使命。

蜘蛛侠2第一集

傅青云的突然拥抱,让萧柠芳心大乱,不知所措。

不过,方院长在焚尸炉里的哀嚎,很快牵扯了她的注意力。

她把他扔进焚尸炉里烧烤,不过是吓唬吓唬这个狡诈的老头,想把幕后主使逼供出来。

她可不想真的把那老头给烧成灰,毕竟还要用他作证,而且,死尸的尸油味儿,那可是相当恶心,她在学校实验室闻够了,再也不想闻第二遍。

她摁下了停止按钮:“姓方的,再给你一个机会,幕后主使到底是谁?你招不招?!”

方院长满面通红,头发早就被烤得蜷曲成一团,眉毛胡子全都烧焦了,鼻尖红彤彤的一点,活像个小丑。

他蠕动着唇,眼中精光闪烁:

“是总统!是总统宫圣指使我干的!他为了爬上总统之位,需要大量金钱支撑,这拐孩子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眨眨眼就是成万上亿的利润还不用交税……”

“十几年来他雇佣了大批手下,不惜从全国各地设陷阱诱拐各个年龄层次的小孩,除了充气城堡、下水道,还有直接勾结福利院、儿童医院等机构偷出来……”

“他把这些小孩统一训练,统一标价,就能高价卖给生育率低下的S国。听说S国的人很变态,对小孩很残忍,别的国家的小孩弄过去很快就死了,我们帝国的小孩比较乖巧听话又隐忍,还能多活几年……所以他生意一直很好!回头客特别多!”

“这几年S国的需求少了,他也开始渐渐把货物销往国内,女孩就送往深山老林、偏远山区给残疾人当童养媳,男孩就送到黑矿当童工……”

“哦对了,有时候偷来的小孩身体有病,或者太不听话,他就让我直接在这个焚尸炉里处理掉。反正这是偏僻的兽医院,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宫圣他真的太坏了,我愿意出庭作证,指认他的罪行,恳请你们看在我老老实实招供的份儿上,给我留一条活路好不好?我只是他座下一条狗,他说什么我做什么啊,我真的是被迫的……”

方院长越说越“情真意切”,那浑浊的眼珠里还应景地淌下几滴猫尿……

萧柠听得眉头紧皱。

宫圣大哥?

不可能吧!

那可是爵爷的亲哥哥!

爵爷一家人都是刚正不阿的脾气,虽然说坐上总统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没有非凡的手段肯定不行,但她不相信宫圣会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拿压榨小孩的血汗钱,来铺垫他自己登上总统宝座的路。

她冷冷道:“姓方的,别跟我耍心眼,你以为造谣杀人只凭一张嘴吗?宫圣是你能随口污蔑的?”

她说着,自己心底都沉了沉,若是这该死的家伙,上了法庭一口咬定宫圣是幕后老板,那还真是棘手。

不管真相如何,宫圣的名誉肯定会受损。

一国总统,最怕的不是别的,而是民意支持率。

一旦名誉受损,支持率下降,根本等不到证明清白的时候,内阁会蠢蠢欲动弹劾他,让他下台!

蜘蛛侠2

蜘蛛侠2第二集

第0867章 天谴之人?

自然也没有人能打开这石碑,彻底的进入到了这洞穴之中!

当然,眼前的这位祭祀,娜塔莎的先祖也没有告诉叶尘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使得辉煌无比的玛雅文明彻底的消失殆尽!

而且叶尘从眼前的这祭祀的只言片语之中得知,眼前的这个祭祀至少活了一百三十多岁,也就是说三百多年前他们来到了这里……

但是这明显和历史上玛雅文明消失无关!

毕竟在历史上玛雅文明消失的时间是一千多年前,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祭祀是在三百多年前带着自己的人进入到了现在的这个岛屿上……

可是一千多年前玛雅文明的突然消失,却明显没有任何记载在这其中七百多年期间出现过什么玛雅人。

眼前的这个祭祀即便是玛雅人最后的血脉可能也不会知道太多关于一千多年前的变故。

所以很显然,想要找到玛雅人消失的原因,这其实要费力很多。

当然叶尘对此显得非常的慵懒!

“这个精神力能预言东西?”叶尘看着眼前的这神秘的东西,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疑惑!

眼前的这东西类似于催眠,但是却又不同于催眠!

“这玩意儿果断不是我所能把控的,不过这个灵脉现在彻底的打开了,到是可以把这修炼的方式给娜塔莎!娜塔莎毕竟是他的后人!”

这个洞府就建立在了灵脉之上,其实即便是在眼前的这洞府门口叶尘也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灵气充沛感觉!

也就是说即便是在这门口修炼绝对不需要多久就可以把所有的力量都给彻底的灌满了!

同一个层次之间强者的切磋其实就是一种强大到了极致的力量的碰撞,大宗师之后,每个层次的力量所蕴含的力量都无比的庞大!

但是因为地球灵气实在不是那么的充沛,所以很多时候,每个踏入到了大宗师的强者的力量的提升都会变得无比的缓慢那!

因为每个大宗师所需要的力量都是前所未有的庞大,所以在彻底的踏入到了大宗师之后,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修炼!

但是现在,在这里却有着庞大到了极致的力量!

更恐怖的是,因为这石碑的镇压,所以使得眼前的这个洞穴门口的灵气都快形成了水流的状态了。

“如此浓郁的灵气,足够我踏入到了宗师的巅峰了!”这时候火凤看着叶尘,认真的道。

叶尘轻轻的点了点头,有眼前的这数之不尽的灵气之后确实可以给人一种充足感!

“你尝试能不能踏入到了大宗师的境界,这个地方如果你踏入到了大宗师的话,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踏入到了大宗师的巅峰了!”

火凤轻轻的笑了笑,道:“你以为宗师踏入到了大宗师是大白菜啊?我给自己的目标是二十年后踏入到大宗师就是我这辈子的最大追求了,至于能不能上超凡的话那一切就要看运气了!”

“就像卧龙先生他就踏入到了大宗师,而剑神成名比卧龙先生还要早,可是到了现在可能他还没有踏入到超凡的境界,这一切的力量都是随缘的,还有一种自然也是所有人都说的一种,那就是天赋的问题!”

“你放心吧,你一定可以轻而易举的踏入到了大宗师的!”

火凤顿时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要进去?”

叶尘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这个洞府的字我都认识,所以我进去的话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火凤看了一眼地上的枯骨,道:“万事小心!”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我要告诉你。”

火凤转头看着叶尘,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忐忑!

“什么事?”

“我可能坏了你的孩子了!”火凤看着叶尘,轻轻的说了一句。

叶尘顿时微微一愣,随后看着火凤,发现火凤的眼神虽然闪烁,但是却没有一点谎话的神色。

叶尘转身拉住火凤的手,半响之后,顿时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火凤顿时紧张的看着叶尘。

她是知道叶尘是医生,如果在这里孩子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

“万幸!”叶尘轻轻的将火凤抱了起来,在火凤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火凤顿时有些复杂的看着叶尘,道:“怎么了?”

叶尘再次给了火凤一个温暖的怀抱,道:“以后还会有的!”

“可以的话,你可以给我多生几个!”

火凤颤抖的看着叶尘,道:“难道……孩子没了?”

叶尘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半响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和它一起救了所有人!”

火凤神色一下子就呆住了。

“孩子,没了,怎么回事,孩子,怎么没了!”

叶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神色之中有些低沉,这应该是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了吧!

可是自己的两个孩子却都……

叶尘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是非常的无奈!

非常非常的无奈!

自己救助的人也不少了,可是为什么却连个孩子都无法保护的了。

火凤惊喜的表情在这时候也彻底的凝固了,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滚落。

叶尘轻轻的抱着火凤,道:“别伤心了,孩子肯定还会有的!”

“我,现在就想要,我想要有个孩子,我想有个孩子……”火凤认真的看着叶尘,忽然拉着叶尘。

“别闹!”叶尘将火凤拉住。

“我要给你留下个孩子,这样即便是你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也不至于孤寂……”

“我会在这里等候着你出来,也会在这里直到你走出来!”火凤看着叶尘,认真的道。

“你刚丢了孩子,至少还要三个月的修养期才可以再度怀上,现在是不可能的!”

“那,我们就在这里修炼三个月!”火凤眼神闪烁的看着叶尘!

“放心吧,这大门之后也不是什么洪荒猛兽!”叶尘看着那巨大的大门。

可是火凤却不允许!

她也能看出,眼前的这枯骨就是因为进入到了这大门之后才遭到死亡危机的……叶尘虽然强大,但是,火凤也不希望叶尘有闪失!

蜘蛛侠2

蜘蛛侠2第三集

千烟扯了扯嘴角,朝她微微一笑,一脸乖巧的样子,似乎是她说什么都好反正她不会放在心上。

“祁小姐,这是医院,人多眼杂的,你还是低调一些的好。”宋城推了推眼镜,出声提醒道,“而且是你撞了人家,这样说话不太好吧?”

“……”祁瑶瞪了千烟一眼,美艳的脸上表情都有些扭曲了,随后才看向了宋城,“温南就是让你这样跟我说话的吗?”

宋城不为所动:“老板只交代了让我陪你来检查一下脚,别的没吩咐。”

“你——”

“温总说没有问题的话就请祁小姐回去好好养伤,毕竟后面还有工作。”

宋城一字一句说的平静,却半点不见恭敬的样子,转述完了温南的话之后就站到了一侧,等着祁瑶离开。

偷鸡不成蚀把米。

祁瑶咬着下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暗暗跺了跺脚,径直离开了。

她离开后千烟才猛地打了几个喷嚏,一点儿都没有之前温婉娇柔的样子,反而有些狼狈。

千烟揉了揉鼻子,把纸巾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看见司夏朝她走了过来,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半靠在她身上一起走出了医院。

换做平时她要是看到祁瑶这样的当红明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可能还会小小的惊喜一下,可是这几天漫天飞的都是祁瑶和温南的名字。

——至少这两个人的名字一直在她脑子里的飞,尤其是生病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会不自觉的想到温南。

所以她多多少少就对祁瑶有了些敌意,现在出现在了她面前,她哪儿还管是不是明星。

千烟靠在车上的时候,头晕的好像更加厉害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除了看到司夏那张担忧的脸,还有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着的温南两个字。

几乎是下意识的,千烟挂了温南的电话,把手机给反扣了过来。

她开的是静音,司夏也没发现什么反常,把千烟送回家之后给她接了水吃了药,随后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千烟脑子里跟灌了铅一样,这几天发生的事又像是放电影似的一幕幕的在脑海里放映着,最后定格在了温南那张脸上。

纠结了半天,她还是没抵过自己的矫情,爬起来打开了手机。

两个未接来电,都是半个小时前温南打来的。

她挂断了之后温南又打了一个,后来就没有再打了。

千烟撇了撇嘴,把电话给拨了回去。

电话那头接起来很快,通了之后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温先生。”千烟吸了吸鼻子,声音软绵绵的。

她扯了个枕头过来抱在怀里,下巴抵在上面,像一只喝醉了的小猫,有气无力的靠在床上。

屋内静悄悄的,外面明亮的光也被窗帘给隔绝了,千烟本来就迷迷糊糊的,现在更是想睡觉了。

只是,也更想听听温南的声音。

对于一个声控来说,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比任何药物都催眠。

温南在电话那头没说话,静悄悄的。

千烟把头靠在墙上,瘪着嘴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挂你电话的,刚刚在车上,而且我朋友也在……”

电话那头的男人终于出了声,语气淡淡的带着一丝不悦,“回来了为什么不给我说?”

千烟把手机拿远了一些,猛地打了个喷嚏,随后才揉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感冒了嘛,而且怕打扰到你啊,毕竟你和祁瑶的事情现在热度那么高。”

她回来的时候确实是因为祁瑶和温南的热度一直没降下去,心里有些烦闷,才没有给他打电话的。

只是没想到居然在医院里遇上了……

温南气笑了:“你不是已经遇到她了?”

“……”千烟吐了吐舌头,软趴趴的抱着枕头,哼哼了一声,“嗯……”

温南没跟她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也没必要跟她解释什么,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问她,“严不严重?”

“不严重,睡一觉就好了。”千烟一点没矫情,一边回答一边缩进了被子里,把手机压在耳朵下面。

两个人周围都很安静,千烟隔着手机都能清楚的听到温南的呼吸声。

“嗯。”温南沉声应着,“我去开会。”

“好,我感冒好了再给你打电话,不然会传染你的。”千烟这话说的非常敬业,声音也小了下去。

“……”

后面温南再说什么,她就没有听清了,就这么压着手机睡了过去。  千烟裹着被子睡的不算特别安稳,总觉得浑身燥热,把手臂伸出去又觉得凉。

温南来的时候,她刚好翻了个身,白皙笔直的长腿就这样露在了外面,睡裙也被蹭了起来,隐约能看到底下白色的布料。

男人的眸色沉了沉,视线落在了千烟睡梦中都没有舒展开的眉头上,站定了片刻,才走上前去,弯腰把她的被子给理了理。

没看出来她睡相还真的不怎么样,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踢被子。

屋子里静悄悄的,千烟的呼吸声都变得异常清晰。

床上的女人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发现被子掀不开之后,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似的,干脆扯着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给捂住了。

不到两秒,另一侧就从里面探了一只脚丫子出来,脚尖还无意识的画了个圈,找到了一丝凉意之后,才安分的都睡了过去。

温南的眼底染上了一抹难得的缱绻,嘴角也微微扬起,随后才直起身子走了出去。

……

一直以来千烟都挺会照顾自己的,至少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有生过病,这次突然生病还真是有些不舒服。

捂着被子出了一身的汗之后,她醒来倒是清醒了不少,只是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睁开眼睛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还没有彻底醒过来就先拿着浴巾钻进浴室去洗澡了。

千烟洗完澡出来之后才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擦头发的手都顿住了。

“温南?”她眨了眨眼睛,愣在了原地。

客厅的灯光明晃晃的打在温南的身上,他侧眸看了她一眼,才淡淡的应了声,“嗯。”

不是在做梦吧?

千烟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毕竟这几天,她确实有梦到温南。

“你怎么来了?”千烟的声音软糯糯的,清醒了过来之后才笑嘻嘻的坐在了他旁边,往他怀里挤了挤,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担心我?”

温南嘴角敛着一抹笑,垂眸看了她一眼,“这种天气能生病的人,确实需要担心。”

“……”

嘲讽人啊。

千烟哼了一声:“那是我淋了雨,睡一觉就生龙活虎了。”

她住的是个小公寓,比起温南那个大别墅简直是不值一提,不过这个时候,却多了一丝温情。

“你睡觉的时候也不差。”温南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把手机放到了一边,直接将人给抱进了怀里。

千烟一愣,“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开完会。”温南说的风轻云淡的,她身上好闻的气息直往他鼻子里钻,加上千烟又只穿了一条吊带裙,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了。

千烟侧目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七点了。

就算这人开会开了两个小时,那他来这里也呆了有三四个小时了吧……

“想什么?”温南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强势的让她对上了自己的目光。

男人好看的眉眼逐渐放大,千烟的心跳都有些快。

她愣了一下,很快又弯着唇角,搂着温南的脖子讨好:“我在想,温先生这么忙,我居然睡到现在才知道你过来,简直是膨胀了。”

温南嗤笑了一声:“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千烟弯着眼眸,笑嘻嘻的凑上去吻了吻这人的唇角,声音温柔的恰到好处,“当然。”

一个多礼拜没有联系也没有触碰,很轻易的就能点燃夜里的气氛。

温南看着她眼眸里细碎的光,眸色微沉,低头吻了下去,放在她腰间的手也抚上了后背,逐渐用力让她更加的贴近自己。

千烟浑身一颤,揪住了他肩上的衣服,唇齿间溢出了吃痛的叫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