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大劫难

洛杉矶大劫难
  • 主演:哈莉·贝瑞,丹尼尔·克雷格,拉马尔·约翰逊,珍妮特·桑,柯克·鲍兹,凯文·卡罗尔,海蒂·莱维特,瑞克·拉瓦内洛,道格拉
  • 导演:蒂尼斯·艾葛温
  • 地区:法国,比利时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7
丹尼尔·克雷格有望加盟影片《暴乱》(Kings,暂译)、与哈莉·贝瑞上演对手戏。该片由土耳其女导蒂尼斯·艾葛温自编自导,这是她首次执导英语片。影片背景设置在1992年洛杉矶黑人暴乱时期。丹尼尔·克雷格饰演的男主爱上了孩子妈(哈莉·贝瑞饰),在6天暴乱中,他向母子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洛杉矶大劫难第一集

姜泽北将捏着的酒杯,轻轻放到桌上。

慢慢平复他见到佟国丈,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的那股强烈谷欠望。

不急,不急。

他还有很多时间。

为武安侯平反当年冤案这是其一,他还要将佟家所有人挫骨扬灰。

以此才可以祭姜家数百人的亡魂。

姜泽北突然发现,有一道视线,在紧紧地盯着他。

这目光倒是没有什么敌意,只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那种热切的目光难以忽略。

他顺着目光望去,看到了一温文尔雅,正与周围官员寒暄的男子。

男子漆黑的双眼深邃,冷的没有丝毫温度,可眉眼如画,笑容温和,面容斯文,沉静内敛。

他面上的笑意,给人一种亲切的错觉,细细打量他的双眼,才会可以看清楚,男子眼底没有丝毫的笑意。

望着熟悉,却又成熟的容颜,姜泽北深邃的眸子难得愣住。

时隔五年不见,当年的好友如今已是身居高位。

佟国丈的孙女婿,西凉国的年轻丞相,朱子钺。

五年的时间,他已从一个三品顺天府府尹,爬到了位高权重的丞相之位。

这一切要说没有佟家所为,谁敢相信。

他一如多年前温文尔雅,满身的书卷气息,让人初见就有莫名的好感。

也许是察觉到姜泽北的视线,朱子钺缓缓转头,视线与他相碰撞。

朱子钺唇角勾起一抹,如面具般的浅浅笑意。。

他修长白皙的手,随意地端起桌案上的酒杯,对姜泽北抬起点了点,又非常淡然地轻轻颔首。

接着,他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之后不再看,已是西凉国第一大将军的姜泽北。

他继续又周围的官员寒暄,面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暗示常年挂着的面具,已经让他摘不下来。

坐在原地的姜泽北,突然低笑一声,泛着几分苦意。

谁曾想到多年曾窝在小镇之上,家破人亡的朱子钺,如今成了位高权重的丞相。

虽然早已知道他如今的官位,可在真的看到朱子钺的变化后,姜泽北才知道他牺牲了什么。

如果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朱子钺还是一个充满包袱,背负仇恨的少年。

那么如今的这个朱子钺,早已习惯官场风云,切断了他的所有感情,成为一个实实在在,无情无心的刽子手。

姜泽北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他只一眼,就闻到了朱子钺身上的血腥味。

他收割的人命还真的不少,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儿,都不需要靠近去闻。

在他垂眸,心思百转千回之时,眼前一片阴影而来。

姜泽北淡淡的抬眸,望着突然出现的来人容颜。

这一眼,让他露出妖孽般的真心笑容。

“下官光禄寺卿,陈奇山,见过骁勇将军,早已闻名将军威名,今日所见当真仪表堂堂。”

这打趣的话,只有两个靠近的人才可听得到。

姜泽北端起手中酒杯,这一次并没有站起身,举起酒杯对向陈奇山,“好久不见。”

一句好久不见,差点让陈奇山湿了双眼,一时间感慨万千。

洛杉矶大劫难

洛杉矶大劫难第二集

我不怕刘虎,就怕他因此把所有的恼怒发泄在恬恬的身上。

一整个下午,我都是在惴惴不安中度过,刘虎在收拾我的时候,没有沾到光,他要么就是带人来找我报仇,要么就是殴打恬恬。  我喝了点酒,就回自己房间睡觉了。现在我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因为昨天晚上我是一夜未眠,上午又跟恬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现在急需睡上一觉,不然,刘

虎真的带人来了,我哪有精神应战?

妈妈说:“丑儿,今儿个是初一,不能大白天睡觉的。不然,这一整年你都会犯迷糊的。”  我说:“我就是躺一会儿,妈,有事就喊我。”说完,回屋就上了床。我掀开被子,还有温热,恬恬的体香也留在了这里,我舍不得让这味道飘散了,就钻进去把自己

悟了个严严实实。  这一觉睡了个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我到大门外站了一会儿,见有好多人在往村外走去,电动车、摩托车,还又开着三轮车的,上面也都坐满了人,我不

知道他们这是去干什么,就打听了一下;“你不知道呀,镇上今晚有故事队演出,可热闹了,多少年都没有了,你还不快点去开开眼!”  回到家。我就对父母亲说了,爸爸说:“现在又有故事队演出了?这都多少年没有过了。是呀,头些年饭都吃不饱,谁饿着肚子踩高跷、玩旱船呀?现在家家生活好了

,有钱了,又想到出来玩一把了。你去看吧,说不定以后这故事队就真的消失了,想看也看不到了。”

听到爸爸的话以后,我出来推出电瓶车,就往镇上飞奔而去。

故事队我不感兴趣,我是想和恬恬见一面。刘虎一个下午没来找我报仇,是不是打她了?如果他敢揍恬恬一下,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到了镇上的大街以后,好几队在玩那。最显眼的就属那高跷队了,都画着妆,穿着花花绿绿的道具服,根本分不清男女。他们有的看扛着棍子装孙悟空,有的

扛着耙子当猪八戒。踩着鼓点,翩翩起舞。前边,则是骑毛驴的大嫂,划旱船的村姑,好不热闹。人们簇拥着,嬉笑着,一派和谐的节日气氛。  在这里,我没有看到恬恬的影子,就到了他们家大门外。这里,正有一队人在演出,听说是刘虎家出钱让他们在这边演出的,不时的放一串鞭炮,衬托着演出效果。

按道理说,恬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因为这是他们家雇的故事队。可是,里里外外仍旧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抬头望去,看到二楼亮着灯光,恬恬说她们的新房就在上边。而且,从一个窗子里,我看到了里面有好几个人影在晃动。我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想看的清晰一些,

可是有没有办法。因为那里有宽大的阳台,要看仔细,除非爬到阳台上。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那些人影是活动着的,而且还有厮打的迹象,突然,有一个女人的影像映入了我的眼帘,又粗又长的辫子,这不分明是恬恬吗?这么多人在她房

间里干什么?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了我的心头,恬恬可能有危险。  我立即要爬上阳台去看个究竟,可是,低头发现了我骑来的电瓶车,这可是爸爸的代步工具,如果丢了还不是要把他心疼死?于是,我就以最快的速度,骑着到了镇

头上的那个场院,这是我和恬恬那一晚见面的地方,把电瓶车扔到柴堆上,就往回跑。  重新跑回刘家的时候,故事队已经去另一家门头房去演出了,这里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的,留下了满地鞭炮的纸屑。因为他们家大门口挂着大红的灯笼,我担心被发现,就藏在了他们房屋的一侧。抬头往身后看去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陡坡,原来他们的房屋是凿开了山体修建的,我心中暗喜,就沿着山往上爬去。很快就看到了二楼

的地方,但是,由于这里是一面山墙,而阳台这一侧是用砖块垒砌起来的。楼上房间的情景什么也看不见。  我换了几个地方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能爬上二楼阳台的地方,这里离阳台只有一步之遥,一纵身,我就跳到了阳台上面的墙上,然后,往下移动了一截,就跳到了阳

台上。

我猫着腰,走到亮着灯的窗子前,里面的一切就都看了个明白。  只见房间中央,摆着一张能转动的桌子,上面摆满了菜,刘虎仰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左边坐着三个人,右边也是正好三个人,正在推杯换盏的喝酒,恬恬则站在一

旁,手里拿着一把酒壶,随时准备着给他们的杯子里添酒。

杯子空了,刘虎把空杯子一仰,恬恬就过去挨个的把他们的杯子倒满,然后,刚要站在原来的地方时,刘虎招了一下手:“过来。”  恬恬战战兢兢的走到他的身边,刘虎说:“把你这破棉袄脱了!”命令式的。恬恬没有立即脱:“他妈的这房间里开着空调,你穿着这么一件破棉袄,不是葬我们兄弟们

的情绪?难道你还要让我亲自动手吗?”  恬恬只好把酒壶放在桌子上,把棉袄脱了下来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接着,这些人的目光就跟狼看到了美味一样,都看向了她。恬恬的紧身羊毛衫,把她的妩媚全

部的显露了出来,腰肢纤细柔软,胸脯丰满妖娆,看到这些饿狼般的眼神,恬恬惧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刘虎笑了:“平时你穿个破棉袄,就跟个老娘们似的,闹了半天还有点人型。身条还不错,脸子也周正,可惜就是脏了,不然,老子搂着你睡觉,也挺滋润的。”说着

,连摇着头叹了口气。  刘虎回过头来,看到那几个人都贪婪而又淫邪地在恬恬身上瞄来瞄去的时候,抬手就打了身边一个人一个耳光:“看什么看,这是老子的东西,再看把眼珠子给你抠了

去!”

他们就都低下了头,有个胆大的问:“大哥,家里这么好一朵花,你咋还到处大野食?”

“老子调剂一下还不行么?管的宽。来,喝酒!”

恬恬因为脱了棉袄,给整个房间都增加了亮色,他们的酒兴就更浓了,于是,恬恬就频频的围着桌子给他们倒酒。而且,还有偷偷的对恬恬动手动脚的。  我蹲在窗子底下,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由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他们一个个坐着祖宗一样的喝酒,让恬恬拿着酒壶伺候着,还让恬恬脱去了棉袄,有人还敢用手

戳一下,用手腕碰一下。这他妈的明显是欺负人!

刘虎喝一口酒,看一眼恬恬,忽然,他用已经喝的捋不直的舌头说:“恬恬,你把羊毛衫也脱掉!”  恬恬往后退了几步,吓得酒壶也掉在了地板上,连忙双手抱胸的站在了那里。刘虎又说:“怎么。你还不愿意?你是我的媳妇,让你怎么样就怎么样,你那个地方我嫌

脏,可是这上面应该是好的吧?老子今晚心情大涨,要看看。老子在外面喝花酒,那些女孩子连衣服都不穿的坐在老子的腿上,你是我媳妇,还他妈的害羞?”

刘虎见恬恬不从,就又说道:“今天你去找丑儿子的事情,我还没忘。你乖乖的脱了,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我今晚就把你送给这几个哥们,有的是不嫌你脏的。”

大家就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么水灵的妹子,谁还嫌脏?那大哥就给我们享用一下吧。”  刘虎突然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恬恬走去。恬恬往后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床边,可能是太过紧张了,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洛杉矶大劫难

洛杉矶大劫难第三集

第九十五章 太上老君收徒

周游的故意装傻,让太上老君更加愤怒。

太上老君:臭小子,我可是听说了,二郎神和孙悟空两个都被剥夺了法力。

这样的消息,一般的神仙可能不知道,可是太上老君不一样,他可是天庭忠臣,元老级的人物,这样的消息他肯定收到风了,可是他没有宣扬出去,祸从口出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更何况涉及的都是些不凡的人物。

周游:你在威胁我?

太上老君:这怎么能说是威胁呢?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周游:那你想好了吗?

太上老君:想什么?

周游:没什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先不聊了,我还忙着做饭呢!

周游已经基本能够确定,这老头儿肯定被自己发过去的东西震惊了,最起码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可他就是不点破,那周游也乐得装傻,看谁熬得过谁,这可是必赢的场面,周游又怎么可能会输?

太上老君:有事,怎么没有事呢?

周游:有什么事?

太上老君:丹药的事情,你说说,你拿我的丹药都做了些什么?

周游:哦?就这事?我没有做什么啊?你那颗救命用的,我给水叶儿服下了,龙王可以作证的,至于你那颗驻颜丹,我只是看了看就还给你了,这个总没错吧?你不要告诉我那是假的,有的话自己说出来,也要自己先信才行。

太上老君:那我明说了,只要你告诉我,那些丹药是谁给你的,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

周游:你他妈在逗我啊?一笔勾销,怎么算都是我亏,我还是不说,我们之间继续相爱相杀好不好?

太上老君肺都快气炸了,可是还拿眼前这个家伙毫无办法,放眼漫天神佛,敢和他这么说话的屈指可数,还得掂量一下后果,值不值得,偏偏就遇上了周游这个油盐不进的货,太上老君感觉自己都毫无办法。

太上老君:你确定?

周游:小老头儿,你可不要用这个语气和我交流哦,否则你这漫长的神仙生涯恐怕要留下一个梗了。

太上老君:周大哥,周爷,我错了行不行?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对,请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告诉我那人是谁。

周游:早这么说不就完了?

太上老君:那你打算说了?

周游:说什么?你说的那人又指的什么人?

其实从不要脸的程度上来看,周游和太上老君实在如出一辙。

太上老君:就是丹药的药方,是谁告诉你的?

周游:一个臭老头儿,对了,这真是你的丹药药方?

太上老君:你小子想套我话?没门儿。

周游:那就是没得谈了,那就这样吧。

太上老君:我承认行了吧?

周游:刚刚行,现在不行了,你得告诉我,这药方是不是正确的。

太上老君:你小子敲诈我啊?

周游:敲诈你怎么了?我正大光明的敲诈,你爱说不说。

周游也没有一直和太上老君聊天,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个时间段,他把饭煮上了,还把猪蹄炖上了。

太上老君:行,算我倒霉,驻颜丹里面有一种药叫决堤子的错了,应该是五味子。

周游:真的?没骗我?

太上老君:我骗你干嘛?现在该你了。

周游:那人就在我家里,你通过这个手机和我,应该可以观察一下他吧?

周游知道,太上老君虽然不太靠谱,可即便他是神仙,药道鼻祖,可本质终究是医者,乱说药方的事情,太上老君还是做不出来的。

太上老君:没问题。

周游拿着手机,然后一股肉眼不可见的波动从他那里散发,不断地席卷老中医,过了好一会儿,太上老君的声音直接在周游的脑海里响起,“就是他?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好了,没事儿了。”

太上老君迅速脱离了周游的意识空间,退了出去,周游脑袋一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太上老君离开以后,没有再和周游交流,周游也没和他联系,两个家伙都属于那种坑人的,都不愿意继续交谈,因为这样太累了。

晚上,周游做好了饭菜。

“准备一下,开饭了,尝尝本大爷的手艺,”周游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子,“二爷,猴子,你们还没尝过我的手艺吧,今天过来尝尝。”

孙悟空坐下来,不满意的抱怨着,“周小子,凭什么他叫二爷,我就叫猴子啊?这样岂不是显得我比他低一个等级?”

“那不叫你猴子叫你什么?叫你侯爷?”周游也坐了下来。

“你别说,这名字不错,以后就叫我侯爷吧。”

“是,侯爷,快吃饭吧!璐璐,你们也快点,不然就被这两个货给吃完了。”

老中医洗了手后,走过来,“周小子,酒呢?”

周游拿出一个酒瓶,“按理说呢,你是不应该喝酒的,可喝上一点酒,对身体也有好处,况且这酒不便宜,好几千块钱一瓶呢。”

“那你小子今天可出了血了,我就不客气了。”老中医直接开始吃菜,倒是二郎神和孙悟空两个家伙,直接打开就往自己杯子里倒。

“你们还真不客气,算了,吃吧!”

酒足饭饱后,孙悟空躺在沙发上,“周小子,不得不说,这些年啊,酒的进步太大了。”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周游也躺在沙发上,至于洗碗的工作,自然可不能留给老中医和二郎神,此刻的他们同样在沙发上瘫着,于是洗碗的重任,就落到了全场唯一一个女人身上。

嗡嗡嗡!周游的手机开始震动,周游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谁啊?”

“周小子,是我。”太上老君充满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卧槽,你他妈怎么弄到我手机号码的?”

“我说了,只要我愿意,那么你在网上暴露的一切,不过有多少锁,在我面前也毫无意义。”

“哦,那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好了,我决定开山收徒,就是那个推演出药方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周游的手机一下子落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