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园Universe

味园Universe
  • 主演:涩谷昴,二阶堂富美,铃木纱理奈,川原克己
  • 导演:山下敦弘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潦倒男人大森茂雄(涩谷昴 饰)刑满释放,谁知在某个街角被不明身份之人劫持,随后遭到殴打昏了过去。当茂雄再度醒来时,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和过去。他循着歌声来到附近的公园,夺过正表演的乐队“赤犬”主唱的麦克风,嘶吼了一曲《古い日記》,接着又晕了过去。乐队经纪人小霞(二阶堂富美 饰)将他捡回家,并为之起名“小不点”。她四处寻找男人的家,可是一无所获。由于主唱受伤,小霞让小不点登台演出。小不点的嗓音和极具魅力的表现让观众群情激昂,而他在《古い日記》熟悉的旋律中,似乎也窥视到了黑暗过去的影子。   他的记忆慢慢恢复,那确实他一层逃避且不愿面对的过去

味园Universe第一集

沐野:“……”

沉默两秒,把刚才的话,严肃认真地又说了一遍。

宫宝湘结束录视频,把手机揣回怀里,像是揣着定情信物似的小心翼翼。

“……其实吧,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拼尽全力救你们的,这是我们宫家欠你们沐家的。”宫宝湘说道。

沐野没说话。

宫宝湘踹了踹他的椅背,“我说的都是真心的。”

沐野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眼眸在黑暗里闪着光,“我刚才说的也都是真心的。无论是第一遍,还是第二遍。”

宫宝湘:“……”

沐野一路的风驰电掣也没能把沐森森颠醒。

出了十丘城,上了城外高速时,沐野还觉得像做梦似的,有些不可置信。

十丘城内,除了容家祖宅的方向亮着一簇灯火,其它城区,都黑漆漆的沉在睡梦里,像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沐野不放心地问宫宝湘,“一切都正常吧?”

宫宝湘第N+1次回复他,“嗯,都正常。”

两人心里都泛着诡异,却都没多说什么。

为什么没人追过来?容家会这么轻易放过捅了天的沐森森?这也太不符合容家的做事风格了。

车厢里安静得能听到落针的声音,越发令人不安。

沐野忽然拍了拍方向盘,一脸兴奋,“宝湘!你之前都看到了吧?从容家祖坟里飞出去的那三条龙灵?”

宫宝湘嗯了一声。

别说十丘,现在只怕整个帝都的阴阳界,都已经察觉了。

那么大的阵仗,风雷异变,满天都是紫色雷霆,三条龙灵鸣啸着在半空中腾云驾雾。

就算生在宫家,这一辈子,她也绝不可能会见到这样的盛景。

很多年前,玉山的龙脉崩塌之后,化成数片龙骨。龙骨天生有灵,聚集成形,便是龙灵。

幸而容家在十丘城有结界,那些异象凡人看不到,否则整个帝国只怕都要掀起狂风巨浪了。

沐野哈哈笑起来,惦记着车里还在昏迷的沐森森,笑到一半又压低声音。

“你说,我妹妹是不是超级厉害的?容家那些老狐狸还想欺负她,做梦吧!”

“嗯,超级厉害。”这句话,宫宝湘说得心服口服。

能从容家的禁地中将三条龙灵全都释放出来,还能活着出来,当今世上,恐怕只有沐森森一个人了。

事实上,若非亲眼所见,她绝对会认为这是荒谬的谣言。

“我们现在去哪儿?”沐野问道。

宫宝湘醒过神,“你是顺着导航开的吧?”

“对。”

“快了,再过十几分钟下高速,山中有个小停机坪,我们直接坐直升飞机走。”

“……这些,都是裴家安排好的?”

“是的。”

“那我们坐上飞机之后,要飞去哪里?”

“江州,清净山。你们沐家的神巫祠里有神灵庇佑,只要到了那里,就算是容家的九尾天狐也不敢放肆。”

“……哦。我能再问个问题么?”

宫宝湘:“你说。”

“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情,裴家只跟你说,却不跟我这个亲哥哥打招呼呢?”

味园Universe

味园Universe第二集

周筝筝缓缓走进去,皇宫很安静。

女婴发出一阵阵“咯咯咯”的笑声。

“这是林俊生和耶律如烟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孩子得病了。我觉得这是一场阴谋。目的却是华神医。可惜了,我们可不能对一个孩子置之不理。但不管大人做错了什么,孩子是无辜的,孩子不能成为替罪羔羊。所以才找太子来医治好孩子的病!”

太子点点头,“华神医说过了,孩子以后还会复发。需要你天天盯住看。及时送过来给华神医看。”

周筝筝说:“这个我知道。只是,还有一件事提醒太子,太子难道不清楚,皇上在蓄意回收兵权?总有一日,皇上要下台的。如果林俊生愿意帮忙,那太子应该一起铲除掉。”

太子仔细一思考,“可是孤不能对父亲下手。”

周筝筝叹息道:“那么太子只能等皇上对您下手了!”

周筝筝走后,有人建议等下次周筝筝过来了,直接就杀了!

被太子喝道:“再不许挑拨什么,不然仍你过去喂狗。”

皇宫。为了收集更多的桂花,太监专门找来了一个大布袋。只是这已经掉在地上的桂花不能捡,只能摘还在树上的,或者,抖一抖树枝,搜集那如雨落下的桂花。

庆丰帝召见太子,不耐烦地说:“究竟什么时候给朕见华神医。”

“那女婴为何会中毒?父皇怎么解释?”太子一改往昔愚孝的语气,厉色。

“朕怎么知道。”庆丰帝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父皇还是多做点好事吧,那也是您的亲孙女。”太子劝道,“你暗中对我做的,我都知道。碍于这层亲情,我一直忍让。希望这是父皇最后一次机会。”太子说完就走了。

庆丰帝大怒,可是却无可奈何。

天微微亮,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湿的气息,林暗夜小心翼翼的起床。

因为怕把身边的耶律纳兰吵醒,林暗夜把衣服拿到了屋外去穿。

为了能有更好的收获,林暗夜得在合适的时间去打猎,而天亮之后,很多猎物就都躲起来了。

林暗夜穿好皮靴之后,还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耶律纳兰,不禁,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林暗夜知道,等他打猎回来的时候,家中的锅内,会有意已经烧好的热气腾腾的米饭,还有耶律纳兰亲手烧的几个小菜,虽然没有以前吃的那些山珍海味,但林暗夜更喜欢的还是这些小菜,每一个,都有耶律纳兰的气息。

借着最后的那一抹月光,林暗夜钻进了山林深处,几日前设下的陷阱,如今应该已经有所收获。

林暗夜寻找着之前做好的标记,很快就找到了。

陷阱已经被激发,一只野猪被渔网缠绕着,动弹不得。林暗夜拔出腰间的利箭,一刺下去,野猪嚎的一声,然后就断气了。

林暗夜继续往前走,一些小的陷阱里,有被关押的野兔或者小狐狸。

林暗夜把方便携带的都装进了随身带着的包里,带回去或者卖了还点钱,或者送给耶律纳兰,让纳兰养着玩。

屋里,耶律纳兰坐在机杼前,灵巧的双手在机杼上来回穿梭着,细如发丝的丝线有节奏的上上下下,一个井字又一个井字的交叉交织。

飞梭像一条灵活的黑鱼,黑溜溜的,但每次又都能正常往返,在脚踏的带动下,没一会儿,半块白色的丝织布就完成了。

耶律纳兰也是比较忙碌的,除了洗涤一些衣裳挖你,还要准备两人的食物。

而很多食材,也都是耶律纳兰在打理,或种在院子里,或是前些日子留下来的。

耶律纳兰平日里基本上不出远门,而林暗夜有时候会拿一些猎物去集市上卖,或者去换一些家里需要的东西。

“暗夜,明日你去集市上买点菜回来吧。”耶律纳兰提醒道。

“嗯,好的。”林暗夜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脸上,也是一抹幸福的微笑。

集市上,各种摊位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林暗夜背着去的猎物,不一会儿,就被人花钱买走了。

揣着些碎银子,林暗夜按照耶律纳兰的要求,买了些辣椒和面粉。

而正当林暗夜准备回家的时候,路边一个小摊位吸引住了林暗夜。

好久没有给耶律纳兰买礼物了,林暗夜突然感到有些自责。

曾经,耶律纳兰可是北狄的公主,如今,却天天素脸朝天,做起了村妇。

林暗夜蹲了下来,在一堆杂货里开始给耶律纳兰挑礼物。

姑娘看见林暗夜一个大老爷们在挑簪子,也是偷偷的掩嘴笑。而且,林暗夜肩上背着的网袋上,还挂着山鸡的羽毛。

正当林暗夜认真在挑的时候,身后走过来两个男子,穿着一身丝质的衣裳,听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倒像是专门从外地过来做生意的。

“听说了没,最近北狄国里很乱啊!”

两个人在附近的一个茶铺里坐了下来,茶还没端上来,两人就已经聊开了。

“听说是很乱,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说来听听。”

一听有新鲜事,附近的一些闲人也都围了上去。

一些走不开的摊主,也都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林暗夜挑了一个簪子,付完钱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走到了人群里,也是好奇的打听起关于北狄国的一些事情。

“那里现在很苦啊!”其中一个男子眉头紧皱,一脸夸张的说:“好多人都没有吃的,饿的路的走不了了。”

“何止是路走不了,很快就要吃树皮了。”边上,一个看起来也像是远道而来的商贩接茬说道。

“我刚从那边过来,生意根本做不了了,”商贩继续说道,“我想,很快连人都会没有掉。”

林暗夜心中一怔,北狄国虽没有大铭国繁华,但绝不至于此。

“哈哈,那是不是可以趁机去买个女人回来,听说北狄的女子,长的很标致的。”

“你这想法不错,多买几个过来,一天换一个,哈哈哈。”

味园Universe

味园Universe第三集

没有任何的新闻,也没有任何的报道,甚至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一晚上的时间,一个跨国犯罪组织被瓦解了。

一场用真人来当赌局的死亡游戏彻底结束,没有人知道零度的瓦解,会拯救多少人的生命,更会拯救多少个家庭。

后来的事情赵斌没有参与,他不想再过多的趟这个浑水,也不希望跟自杀小队有过多的接触。

现在的赵斌正在忙碌巡演的事情,距离第一场演唱会日子越来越近,赵斌才发现他慌张了,他认为自身的实力还是差的太多了。

本想临时抱佛脚找个老师训练一下演唱技巧,但随着训练,赵斌反而发现他不足的地方太多了。

第一场京城演唱会的门票几乎在发售的一瞬间就被抢光了,这没有让赵斌高兴,反而让赵斌压力更大。

这么多粉丝的喜爱,如果他在演唱会上让粉丝失望,那么这一场演唱会就失去了当初举办的初衷。

他后悔了。

后悔当初这么草率,他认为办巡演算是答谢粉丝,现在看来反而是在为了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却没有考虑粉丝。

“赵总,您已经很努力了,休息休息吧,这样练下去你的声带会出问题的。”

音乐老师看向赵斌,内心有些佩服赵斌的毅力,他见过很多大明星,很多人只是想在他这里补补课,却不怎么想再刻苦用功。

明星为什么要当明星,自然是希望出名、有钱过上好日子,既然已经过上好日子,很多人选择了安逸。

也有一些明星如赵斌一样时时刻刻让状态保持在最佳,可一般老板能达到赵斌这样的,那就少之又少。

大部分老板在专业的领域会很努力,但在专业领域之外,也只有在酒桌与床上比较努力。

“恩。”

点了点头,赵斌也感觉嗓子有些疲惫,他也没有打算继续训练,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温水,喝了几口。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我就让张老师来给我训练,你们听不懂人话?”

训练室外边传来谩骂的声音,赵斌不由的皱了皱眉,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里,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大声喧哗的人。

张老师是给赵斌训练的老师,听到外边的声音,脸色有些难堪,看向赵斌尴尬的笑了笑“赵总您先休息一下,我去处理一下。”

“好的。”

点了点头,赵斌看的出来张老师不希望他出面,他也没有去主动要求帮张老师解围。

不是赵斌自大,就凭借他现在的人气与实力,一般人知道他的人都得给几分薄面,当然很多也不会给他面子,但绝对不会是外边喧哗的这位。

明星不过是戏子,在普通人眼中很了不起,但在一些商人、政客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赵斌虽然娱乐圈的名气很响亮,但他在商业领域现在也小有名气,尤其是通过奥东市彻底站稳了脚跟,新锐集团更是仿佛一匹黑马异军突起。

这些都是明星比不了的,一些明星虽然也做生意,但身份限制了发展。

个别的明星虽然做生意不错,但在商人、政客眼中,这些人也只是一些傀儡。

是一些商人甚至政客的傀儡,一旦这个傀儡利用价值用光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傀儡倒霉的时候。

到时候轻的会惩罚一些,重的面对牢狱之灾甚至丢了性命,所以在一些权贵眼中,明星永远是上不了台面的身份。

“张老师,是不是我给钱给的太少了,你真不把我当回事,我来了几次,你都推脱了。”

“静姐,您消消气,最近我真的太忙了抽不出时间,真的对不起,您看等我安排好时间,给您专门培训几天如何?”

“呵,你当你是谁啊?我还得等你有时间?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张老师,你真的以为就是老师了?”

“是是是,我给您道歉,咱们有什么都好说。”

“说什么说,等着关门吧。”

“静姐,我这个音乐工作室创立不容易,您……”

“别以为梁雨把你捧的很高,圈里有几个大咖过来,你就尾巴翘上天了,我告诉你,我一句话,以后不会有人再过来。”

“是吗?”

不和谐的声音,充满了懒散,但却给人一种很强的气势,甚至混了娱乐圈十几年的静姐都感到了无形的压力袭来。

赵斌双手插兜,从训练室走了出来,他不想管这个闲事,但他就是看不惯别人得理不饶人,更何况这件事眼前的女人多少有些无理取闹。

低着头,刘海遮挡住了双眼,由于光线的原因,静姐看不清来人,但凭借这些年娱乐圈摸爬滚打出来的人脉,她肯定对方不是一线大咖,不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距离有点远,静姐这边的人都看不清赵斌,但赵斌却看清了静姐。

号称娱乐圈直性子的傻大姐,赵斌却对此人没有任何好感,不能因为你脾气直,就三番四次的去怼人。

他看过对方怼人的新闻好几次,每一次都是不同的人,每一次还有一群傻了吧唧的网友赞叹静姐性格直爽。

“静姐是吧?对不起,这几天我占用了张老师的时间,您如果有什么不满意,可以把火发在我身上。”

“你什么东西!”

静姐看向眼前的赵斌,她认定对方不是什么大咖,自然也不用给什么面子,直接没好气的怼了一句。

“都别吵都别吵,都是我错,静姐给我一个面子。”

张老师看向静姐,背对着赵斌冲着静姐一阵挤眉弄眼,他虽然讨厌静姐,但也不希望静姐在他这里惹麻烦,尤其对方还是赵斌。

“你冲我挤眼睛做什么,别给我来这一套,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谁的面子我都不给!”

“静姐,对方……好像是赵斌。”

助理眼神比较好,看向了缓缓走过来的赵斌,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小声的对静姐说道。

“赵斌怎么了!赵斌……谁?赵斌?”

静姐本能的回了一句,但她想到赵斌是谁的时候,顿时脸色变得有些尴尬,眼神看向赵斌的时候,也充满了疑惑。

她不明白为何赵斌会在这里,更不明白为何赵斌会找张老师,这里可是音乐工作室啊!

“赵总,这件事我来解决行吗?”

看到静姐不给面子,张老师只能扭头看向赵斌,他不知道此时此刻静姐肠子都悔清了,只要他再多说一句,静姐一定会借坡下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