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
  • 主演:南沙良,莳田彩珠,萩原利久,池田朱那,柿本朱里,小柳舞香,奥贯薫,渡边哲,苍波纯,中田美优,山田绢绪
  • 导演:汤浅弘章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8
表面看来,大岛志乃(南沙良 饰)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普通女生,但是一开口,严重的口吃就会暴露出她的缺陷。因为口吃的毛病,志乃从小到大经常受到同学的欺负,常年生活在嘲笑和歧视之中,甚至就连老师有时候也会在无意之中伤害到她脆弱的心灵。   一次偶然中,志乃结识了名叫加代(莳田彩珠 饰)的女生,加代是一个非常热爱唱歌的孩子,虽然五音不全,但这并不能泯灭她对于音乐的热情,在听过了志乃的歌声后,加代邀请志乃和她一起组成团体参加学校举办的比赛。志乃虽然说话断断续续,但歌声却异常的美妙,利用歌声,志乃开始渐渐改变了周围同学们对自己的偏见。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第一集

搁下这话,彪哥一扭一拐的跑远了。

那些围观的人也都彻底的散去了,只剩下小饭馆的老板,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表情很是异样。

他原本会以为,这打一次架,自己几天都白干了呢。

甚至还有想过最差的,那就是这两个年轻人估计都得交待在这里。

结果却是没有想到,人家什么事都没有,直接什么事都给解决了。

但是,小老板还是好心的提醒道:“小伙子,我看你们还是别吃了,赶紧走吧。大不了,这饭钱我不收你们的了。”

叶凡抬眼看了看老板,“放心吧老板,不会有事的。而且这饭才刚开吃,怎么能浪费呢?”

这下老板就无语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考虑浪费不浪费的事情?

非得等下人家过来了,把你给打得个生活不能自理,那时候倒是不浪费粮食了,该浪费钱了……

“小伙子,你有所不知啊。这整个大学城,都是黑爷罩着的。这彪哥就是黑爷的手下,虽然人不咋能耐,但是报复起来是真的狠!”

“你今天把他给打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丢人,他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叶凡笑笑,打断了他的话,“谢谢老板,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唉……我话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了。”老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看着这两个不怕恶势力的年轻人,其实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只不过……终究还是年轻啊。

“这样吧小伙子,我今天还有事得先收摊了,要不然我再给你们重新打包一份,你们带回去吃总行了吧?这饭钱,我也一样不收。”老板还想挽回一下。

他不想看到两个年轻人,男的被打残了,女的被蹧踏了。

叶凡看懂了他的意思,再一次重复道:“放心吧老板,不会有事的,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坐着。”

店老板终于不再说了,叹口气回去了。

饭桌上安静了下来。

司空晴瞥了叶凡一眼,小声问他,“你这招真的管用吗?”

叶凡点点头。

“要是他们还不出来怎么办?”司空晴又问。

“他们会出来的,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叶凡淡定道。

“你怎么知道?万一呢?”司空晴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叶凡会这么自信。

“我让人放出去了消息。”

“什么消息?”司空晴问完,又补充道:“如果只是放出消息,说我们就在这里的话,那恐怕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又不傻,这么容易得来的消息,他们就更不会出来了。”

叶凡摇摇头,“我放出的消息是,我们两个已经准备跑路了,而且我特意让人订了两张,今天晚上就飞往国外的机票。

如果他们真有那么强大的话,应该会去查机票的航班,一旦他们确认了航班,就肯定会出动!”

司空晴想了想,似乎叶凡说的也在理,“但是你怎么肯定,他们会追到这里来动手,而不是选择在飞机上?”

“你呀!”叶凡伸手敲了她一记脑瓜,“你是不是装学生妹装的,智商也给拉低了?”

“我……我哪有!”司空晴有些委屈的说到。

“还说没有,做为一个杀手,除了保证完成刺杀任务之外,最重要的是什么?”叶凡问她。

“当然是全身而退了!”司空晴毫不犹豫地回答。

但是话说完,她就明白了,“我懂了!他们如果选择在飞机上行刺的话,就没办法保证更好的隐匿自己,就会使全身而退的风险变变得更大!”

“就是了。”叶凡笑了笑,重新另拿了一双筷子,继续吃饭,好像方才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样。

司空晴这时突然想到,“那你……提前准备好了吗?万一他们来了,我们被围了怎么办?”

“笨啊你!他们不可能出动太多人的。”

司空晴这才安下心来,开始吃东西,只不过眼神却总是忍不住的,四下望望,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叶凡看得又是一阵无语。

“我是真的怀疑,你确定自己进的是杀手组织,而不是一些二流子的培训学校吗?”

“又怎么了嘛!”司空晴没好气地扁嘴望着叶凡。

她感觉,自己和叶凡在一起才一天的时间,好像智商都被拉低了一样,都被他给问得,完全没什么自信了。

“哪有你这样看的?就算真的有可疑的人过来,估计也被你给看走了。我都怀疑,你这种技术,是不是看警匪片看多了学会的?”叶凡摇头笑了。

“什么意思?我不看哪知道有没可疑的人啊?”司空晴据理力争,叶凡表现的越完美,她心里的抵抗就越强烈,就是不想被叶凡完全的碾压。

要不然的话,以后在他面前,还不得被欺负的死死的?

“好,你说的都对。吃饭吃饭。”叶凡觉得,自己是该让步了,要不然的话,好不容易才缓和一天的关系,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给告吹了。

他得好好维系着,要不然以后怎么更上一层楼?

嗯……上一层楼,真的好难啊。在家里,自己睡一楼,她睡二楼。

叶凡头一回觉得,语文课本上的内容,真的很管用。

俩人都没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都在想着些心事。

“老板,再来个小盘子。”这时叶凡招了招手,喊道。

“你要干嘛?这些不够吃吗?”司空晴看着叶凡面前的东西,好像还没怎么动呢。

她甚至都怀疑,叶凡到底饿不饿。还是说,只是把吃饭当成了一次任务,任务完成了直接走人就行,至于吃不吃,都是其次的。

叶凡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而是接过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始夹菜,放到盘子里,伸手套好一次性手套,开始剥虾。

司空晴看着他剥皮的样子,自己也想伸手捏一个去剥。

但是她觉得,自己这还是头回和叶凡,以约会的方式出来,最好不要用手去剥了,怎么着也得保留个好印象吧。

虽然,自己有点讨厌他,但自己的形象不能丢。

这想法,很傲娇啊。

为此,她宁愿不吃虾,不吃自己最喜欢吃的虾……大不了回去之后,单独吃个够好了。

只不过,看着叶凡将那剥好皮的虾,一点点放在盘子里,看着鲜嫩的肉肉,她不知道吞了多少次口水了。

但就是不说要吃。

她可磨不开面子,她才不要张口去跟叶凡要他剥好的。

直到,叶凡将整盘都给剥完了,一只都没给她留时,她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这个臭叶凡,她不主动要,难道他就不会主动给吗?

哼,真是个愣头青!

真不知道那几个女生,到底看上他哪里好了!

又臭屁,又自恋,又口花花,还不会讨女孩子欢心,又不会照顾人。

心里已经画起了圈圈。

而这时,叶凡突然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有些好笑地问到:“怎么了?我脸上有字吗?”

“有!饿死鬼投胎的。”司空晴恨恨道。

眼神,还朝着那盘虾瞄过去,这模样……就差没把“我想吃”写在脸上了。

叶凡哑然失笑,将最后一片虾皮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把整盘虾都递到了司空晴面前。

“呐,吃吧,小馋猫。”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第二集

第1225章 番外之又是骄傲又是心酸

“苏女士,你好,我其实不想打扰你的工作的,只是你的儿子苏小宝实在是太过顽皮了。这一次,他将胶水倒在了同学的椅子上,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我问他原因,他还不愿意和我说。”莉娜老师和苏小妍握了握手之后,便一脸无奈的对她说道。

闻言,苏小妍忍不住皱了皱眉,“倒胶水?怎么可能?”

苏小宝虽然有时候比较调皮,但是他真的没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举动,这也算是她纵容他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可看现在的情况,她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惯着他了呢?她忍不住在心里思量起了这个问题。

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苏小宝独自低着头站在墙角处,她进来他也没有做出什么反映,按照他的性格,应该在看见她的第一时间冲上了抱住她的大腿开始解释原因才是。

心里想着,苏小妍便冲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宝,和妈妈说,为什么要这么做?”苏小妍一面伸手摸了摸苏小宝的脑袋,一面柔声开口道,“妈妈知道你不是坏孩子,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苏小宝轻轻点了点头,抬起脸看妈妈。

苏小妍心中一惊,这孩子居然哭的满脸通红,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他从小就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不管遇见什么事都是一脸笑意,看起来讨喜的样子,这会的样子真是让她心疼极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苏小妍忙蹲在地上将苏小宝抱在了怀里,说话间根本掩饰不住对他的心疼。

“妈妈,杰克说我没有爸爸,他说我是个野孩子,可是小宝不是野孩子啊!小宝有白爸爸,他们都说那不是我的亲爸爸,到底是哪里不对呢?小宝的爸爸在哪里呢?”小宝趴在苏小妍怀里抽抽搭搭的开口问道。

苏小妍轻轻拍着小宝后背的动作忍不住顿了顿,心里也忍不住开始泛酸,她一直都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部凌枫的。

这么多年,她一点关于他的消息都没有,可能他早就已经结婚了,没准孩子都挺大了吧。

“妈妈,你为什么不说话?”苏小宝有些不满的拧了拧身子,让走神的她猛地回过了神。

“妈妈只是在考虑应该怎么和你说这个问题,你看这样好么?这个问题,回家之后我仔细的解释给你听,现在我们先和老师好好解释一下你今天做的这个事情,虽然杰克这么说你有错,但是你这样的做法也很过分不是么?”苏小妍轻轻扶正了苏小宝的身体,一面从包里拿出纸巾轻轻的给他擦了擦脸颊,一面语气轻柔的和他说道。

苏小宝闻言鼓了鼓脸颊,虽然有些不甘愿,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自己走到了莉娜老师的身边开口道,“莉娜老师,我知道我做错了,当时我只是太生气了,没有考虑那么多,这次的事情是我过分了,我愿意和杰克道歉的。”

莉娜老师是个非常温柔的女人,见到苏小宝这样乖巧的样子,早就已经不再生气了,只见她温柔的扶着苏小宝的肩膀道,“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就好!你和杰克是同学,可能还会是很好的朋友,你这样对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些!杰克因为你的行为受到了嘲笑不说,他的裤子也粘在了椅子上,你应该去和他好好的道个歉。”

“我可以和他道歉的,但是,莉娜老师,杰克说我没有爸爸,我觉得他这么说也很伤害我的内心,他也应该和我道歉。”苏小宝一本正经的讨价还价道,那小大人的样子看得苏小妍又是骄傲又是心酸。

其实苏小妍不算是个非常合格的母亲,苏小宝的性格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成熟很多,因为她为了给他好的生活,每天都要拼命的工作,但因为这个原因,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没有保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

虽然苏小宝嘴上不说,但苏小妍还是知道这孩子心中的失落的,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把他照顾的很好,但是她忘记了,父亲在孩子的世界里也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她可以给他所有的一切,但是这并不能够替代父亲的存在。

即使有白寺宸这个干爸的存在,能够给小宝对于父亲这个词多一些理解,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就算是白寺宸做的事情再多,也无法阻挡一个孩子对于自己亲生父亲的好奇吧。

小宝不是第一次问过她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但是她从来就没有给他过正面的回答。看着他时不时流露出的失望的表情,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她真的做错了呢?

或者她不应该这么自私的生下这个孩子吧!虽然她对于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从学校回家的时候,苏小妍一路都在期望这个孩子能够忘掉他们在学校的时候说的话,为了蒙过他问她关于他父亲的事情,她甚至还破例给他买了一份肯德基的全家桶。

但是很明显,她的所有行为都是无用功,苏小宝心里一直惦念着这个问题呢。

“妈妈,你答应过我的,回家了,你快和我说一说我的亲生父亲的事情吧。”苏小宝像小大人似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说道。

苏小妍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坐到他身边,她认真的看着苏小宝道,“小宝,不是妈妈不愿意和你说,而是这其中发生了很多你这个年纪理解不了的事情,你确定想要知道么?”

“我确定,你就说吧,妈妈,其实很多事情我心里都懂得的,只是你还把我当作小孩子而已。”苏小宝鼓着脸颊说道。

那样子可爱极了,若不是现在的这个话题不对,苏小妍真想抱着他好好的亲近亲近。

“那,有些事情不适合你知道,我就不说了,你不是想了解你的父亲么?那我和你说说你的父亲吧。”苏小妍轻轻拍了拍苏小宝的脑袋说道,看着小子的态度她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今天是瞒不过去了。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

志乃酱说不出自己的名字第三集

第二天早上,按照约定,徐向北与阿容一起去了地海紫金地产。

今天徐向北没有开车,而是慵懒地躺在黑色兰博基尼副驾驶位上,听着强劲的音乐,享受着坐车人的乐趣。

阿容开着她那辆似黑金刚般线条流畅,威武强悍的兰博基尼,在车流里穿梭,很快到了城郊的紫金地产公司。

紫金地产临街是一栋十多层现代化幕墙大楼,造型独特,时尚新潮,而大楼后面修建了一个苏州园林般的庭院。

爬满爬山虎的楼阁观亭,红墙绿瓦,与水池中,清澈的碧波流水,花园里香气扑鼻,五颜六色的花木,相映成趣。

在花园角落里,坐落着一栋四层楼阁,古色古香,红墙绿瓦,飞檐走兽,雕栏玉砌,让感觉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古代的世界。

沿着曲折的雕花回廊,穿过碧波荡漾的人工湖,来到了幽雅秀美的小楼前面。

走近了小楼,还听见小楼里传来清澈空灵的古筝琴声。

徐向北抬头一瞧,二楼的玻璃阳光房中,秦立保与儿子秦大猛凭栏远眺,向走过来的徐向北招手。

虽然秦立保人品不行,花园小楼修建的古色古香,却别有一番风味,不愧是搞房地产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当徐向北走进小楼二楼大厅时,里面人还真不少,布满了美食,美酒,就像一个繁华的自助餐厅。

在人群里,徐向北认出几个老熟人,最显眼的要数黄庆海了,他的衣服最鲜艳,穿着黄色范思哲西装,一双黑白相间的琴面犀牛皮鞋,胸前系着花边领带。

除了他衣着鲜艳显眼之外,他的身边站着两个高挑漂亮的美女,气质不凡,估计是三线小明星,一左一右地紧紧地挎着他的胳膊。

看见徐向北,黄庆海伸开他双臂与徐向北来了个拥抱:“我的好孩子,好久不见,最近是不是闲得难受,不做医生,去做了雷鸟集团的总裁,弃医从商,明智的选择。”

徐向北眉飞色舞道:“黄总,你又发福了,我虽然做了雷鸟集团总裁,不过我的医术还在,看你脸上气色不好,最近是不是操劳过度啊,你得注意身体啊,要不要我开副药,给你补补?”

徐向北只是拿他调侃,但是黄庆海还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他压低了声音:“徐医生,你真的有什么好药方吗,我还真的需要,钱不是问题,只要管用。”

徐向北笑得很暧昧:“好,等我今天回去,就炼几副药丸,让你重振雄风,金枪不倒。”

“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很会玩了,跟徐医生相比,我弱了很多,还是

说完,两人一起哈哈大笑,旁边的阿容则露出一脸厌恶与嫌弃的神色,暗暗嘀咕,老色狼,小色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起来,今天的聚会像地海商界聚会,来的都是地海商界名流,当然少不了爱凑热闹的沈从儒。

沈从儒对着徐向北举了举杯:“哈,在哪里都能遇上你,而且你总是带着美女,我们一起喝一杯。”

阿容可不是专门替人娱乐的女星,她冷冷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喝酒。”

被阿容直截了当地拒绝,沈从儒有点意外,这还是头一次,谁见了风流倜傥的商业银行的少总裁不主动笑脸相迎,投怀送抱,而阿容却连一杯酒都不跟他喝,让沈从儒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知道阿容脾气古怪,徐向北微笑地与沈从儒碰杯:“我的美女司机不喝酒,我们俩喝吧。”

沈从儒一脸地疑惑,将徐向北拉到旁边,压低声音道:“你不在公司好好处理公务,怎么会想起来跟秦老板的管家赌钱?”

被沈从儒的话说得愣了,徐向北皱着眉头:“什么赌钱,我是来要账的,昨晚我连夜抓到了秦立保,让他还五千万货款,他答应了,约好在这里见面给钱。”

沈从儒一脸恍然,眼神里带着深深地同情,那神情似在说,你被秦立保给耍了。

徐向北似乎也有同感,深吸了口气,就知道秦立保不会那么轻易还钱的,果然让自己猜对了。

徐向北还就准备好了,如果秦立保敢赖账的话,就让阿容教训他,但是现在大半个地海商界名流都在,他无法当着这些人面,对秦立保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老狐狸,太他娘的狡猾了,居然敢耍老子,简直想找死。

秦家父子带着挑衅的微笑看着徐向北,秦叔领着柔道队大虾米,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保安站在门外,做好了充分的防御。

徐向北视线在那几个保安身上扫过,感觉这几人可不是普通保安,秦叔对他们态度恭敬,非常客气,这几人站在那儿,并没有刻意昂首挺胸,却给人一种稳如泰山的感觉。

他们的皮肤泛着一种淡淡的光华,这种光彩只有拥有古武内力的人才会有,徐向北可以断定,他们是秦立保专门请来的内家高手。

徐向北注意到,在客厅中间,放着一张紫檀木长方形桌子,两头各放一对雕龙厚背椅,檀木桌上中央,放着一只黑色桃木骰盅。

看到桃木骰盅,徐向北这才明白,秦立保绝不是要把货款还给自己,而是要跟自己玩个游戏。

难怪黄庆海会出现在这里,那家伙是个疯狂的赌徒,只有赌才会激起他的兴趣。

这也很容易地解释了黄庆海刚才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嘲弄的意思,说自己比他还会玩,指的就是即将开始的赌骰子游戏。

徐向北有一种被捉弄的嗔怒,好,既然想跟自己玩,就好好玩。

他若无其事地从餐桌上拿了一杯色泽明亮,口味香醇的美酒,又取了几枚巧克力小曲奇,津津有味地品尝着。

阿容也注意到了保安们的异样,他们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阿容,阿容走到了徐向北身边,装模作样地拿起一杯红酒。

阿容压低声音道:“看情形不对啊,我们要不要现在离开?”

徐向北淡定地笑道:“不要着急,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即来之则安之,他们想跟我做游戏,出于礼貌,我们就陪他们好好玩一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