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尔,上帝的愤怒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
  • 主演:克劳斯·金斯基,彼得·贝尔林,海伦娜·罗霍,鲁伊·古雷拉,丹尼尔·阿德斯
  • 导演:沃纳·赫尔佐格
  • 地区:西德,墨西哥,秘鲁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1972
16世纪在印加帝国毁灭后,一支西班牙征服者组成探险队,从秘鲁山脉南下至亚马逊河寻找黄金和财富。他们很快遇到了麻烦和危险,而阿奎尔,这个粗暴并贪婪的人成为了他们的领袖。他能够带领他们取得财富,还是将他们领向死亡?在此过程中,对西班牙的忠诚经受着考验,对权利的争夺也相继发生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第一集

“那你为什么不割腕?买一把水果刀,在手上割一刀,比你跳楼省事多了,实在不行也可以上吊,打个结一了百了,徐子萱你不就是想故意威胁这个男人娶你吗?”

眉眉指着姜志儒大声说,舌头都快冻僵了,耐性也冻没了。

徐子萱要是想死索性就早点跳下去,特妈地害得她冻成狗!

姜夫人眼神闪了下,对徐子萱沉声说道:“徐小姐,我和姜志儒圣诞节已经准备举行婚礼了,希望你到时候能来参加!”

想用跳楼来威胁她?

哼,也太小看她了!

有本事就跳下去,她顶多出点墓地钱而已!

姜志儒不满地看向姜夫人,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要刺激子萱?

姜夫人冷眼看着他,并不像以往那样服顺,而多了几分寒凉,姜志儒很不适应这样的姜夫人,在这个并不漂亮的女人面前,他向来都是得意而从容的,可现在——

他心里没底了。

“我公司里还有重要客户等着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失陪。”姜夫人淡淡地说着,转身朝楼梯走去。

就在刚才,她突然想通了。

父母兄弟姐妹亲人,个个都骂她劝她,她偏偏钻进了姜志儒这个牛角尖,不可自拔,但现在,她钻出来了。

姜志儒这样的男人,家世能力才华心性都不如她,就连以前唯一的优点,那副好皮囊,现在也破败得不成样了,看着没了以往的清雅俊秀,反倒有些尖嘴猴腮的猥琐,看得她胸口一阵腻歪。

难道这十几年她都瞎了眼吗?

姜夫人摇了摇头,毅然下了楼,高跟鞋的声音慢慢消失。

姜志儒心慌意乱,他意识到自己似是失去了什么,可现在他来不及深想,徐子萱那边更急。

同为女人,眉眉已经看出姜夫人的幡然醒悟,倒是可喜可贺,只不过姜志儒以后的日子可不会太舒坦了呢!

她突然也有些意兴阑珊,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圣母了,徐子萱想死关她屁事!

“我们也走吧,命是她自己的,她自己都不爱惜了,我们也没办法,走走走,我都快冻死了,去吃火锅!”

眉眉跺了跺脚,抢先一步下了楼,一会儿要点个热乎乎的骨头汤锅,让老板娘多煮些笋干和千张丝,可鲜了,而且吃了还不会长肉。

任茜茜和其其格面面相觑,这画风怎么突然变了?

刚才不还担心得要死吗?

“走啊,你们不冷啊?”眉眉回头催。

两人忙缩紧了脖子,怎么不冷,都快冻死了,她们看了眼还坐在地上发愣的徐子萱,姜志儒正悄悄地靠近她,这边眉眉又催了,想到美味热乎的汤锅,两人毅然跟了上去。

眉眉说的没错,自己都不想活了,她们外人能有啥办法?

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王道!

下到第三层时,碰上了匆匆赶上来的消防队员,眉眉三人冲他们打了招呼,大致说了上面的情况,继续下楼。

吃汤锅更重要一些!

图书馆下面的空地上已经摆好了厚厚的垫子,姜夫人并没有立时离开,而是抬头看楼顶,眼神十分平静,看到眉眉她们,点头笑了笑。

“啊……”

有胆小的女同学尖叫了起来,原来楼顶姜志儒竟和徐子萱抱在了一起,徐子萱不断挣扎着,两人你拉我扯,看得人心肝都揪得疼!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第二集

沈承桢说着笑了起来,偏着头看着白之夜。“原来请你帮忙的人,白公子能看到他所看到。”

沈承桢的脸上带着暖笑,可是他的眼里连一丝笑意都没有,冰冷一片。

白之夜心里轻叹,这件事,终究是跟沈承桢结仇了。

“那日南柯一梦被折下来,花朵在殿下手里,但花根在白某手里。”白之夜说着暗了暗眼眸,不过倒也不后悔,他要是不帮忙,也许郁飘雪就没法洗清冤屈,又是一个悲剧的诞生。

沈承桢低下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那你们想怎么样?孤而今的身子,实在是没法离开,更加没法去承认下来。”

沈承桢语气一直都是这样的冷,只是现在,带起了一丝丝的杀意。

“那请殿下手下一行也行。”白之夜道,沈承桢就躺在床上,面目带起了几分的狰狞。

“好说。”沈承桢却十分好说话的应下了这句话,看着一边的白如雪,“你去,把事情承担下来。”

白如雪应了声‘是’,这件事本也就是她做的。

走出了荒芜世界,白如雪看着走到身边的白之夜,满是不解,“白公子,如雪实在是不明白,这件事,你们是怎么得知的?难道如雪留下了什么痕迹不成?”

白如雪说着伸手去抚摸白之夜的脸,不想却被白之夜一个退身躲开,“姑娘姓白,在下也姓白,还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白如雪脸上没有任何的尴尬收回手,白之夜见她站在面前也不说话,只好道:“你去问王爷吧!白某也不知道。”

白如雪见他实在是什么都不肯说,只好往前走。

营帐前,一片片的围着好多人来,所有人都在指指点点的,显然,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人就是杀人凶手。

“王爷,你莫不成是当我们都是三岁孩童好糊弄不成,这个男人,且不说武功只是稀松平常,就是他这……那晚,明明是个女人。”

人群中有人开口,随之接二连三的声音出来,都是质疑的声音。

郁飘雪听到这些声音,多熟悉,之前他们就是这样污蔑自己的,果真是半点没留情。“你们有人知道那晚的事么?既然没有,你们怎么知道凶手是怎么样的。”郁飘雪厉声钉扣,因为她的声音,所有人都闭嘴看向她,一边便有一个男人问道:“那晚明明是个女人,这人,总不会是个女人吧!

郁飘雪瞥了眼地上还迷迷糊糊的人,“那晚的事现在还没到公布真相,你这么急,难不成你知道?”

那人瞧了眼殷湛然冷冷的脸,终究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一边的笑面鬼佛走了出来,之前就是他跟殷湛然说的话,现在又是一脸笑意走了过来,但郁飘雪发觉他笑起来比鬼还渗人。

“王爷,王妃,这人……就是杀人凶手么?”他问的很是谨慎,殷湛然看着他摇了摇头,“他不是杀人凶手,但他知道谁是杀人凶手。”

殷湛然的话好像说了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听得笑面鬼佛有些尴尬,却还是问道:“那不知真正的杀人凶手可是到?”

殷湛然瞥了眼远方,看着一个影子一晃,点了点下巴,“来了。”

随着声音,白之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进到了营帐里面,再从营帐里面走了出来。

而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美艳女子犹如仙子一般飞来。而随着她的身子,身边总是飞着一架箜篌,停在人群圈子外头。

“是箜篌之灵……”

所有人都惊讶了,每次白如雪出现都是带着箜篌,所以他们就自以为白如雪就是箜篌之灵。

白如雪的眼神冷冷扫过在场之人,但最恨的,她还是落在了殷湛然身上。

这人坏了沈承桢的计划,她怎么能不恨呢。她恨,她心里有太多的恨,恨得满腔怒火,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最恨在,将目光落在了黑道七十二道上,“没用,你们这么多人,居然都不敢动他们,枉我设计一场。”话音落,手下一弹,箜篌发出尖

锐的声音,在场之人急速后退躲开,那音波发出的光圈将四周大量的树木拦腰截断,殷湛然搂着郁飘雪的腰往后一退躲开攻击,而白如雪见此直接飞了过去,擒住安中杰就要走。

笑面鬼佛见此厉声大喝,“站住,为我们任老大偿命来!”

随之一声吼,所有的人都反应了过来,这下可已经不是任东阳的仇了,而是所有人都想要箜篌天引。

看着一堆人涌了上去,殷湛然却安静的站在一边,白之夜也没有冲上去,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箜篌天引的目的并不是让自己被控制,而是控制这个世界。

白如雪就像一根肉骨头似得,所有的人就冲了上去,为了那名和利,眨眼间营帐门口便已经没有了多余的人。

郁飘雪叹了口气,原本还以为会有多么的惊心动魄呢,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容易轻松的就解决了。

“白如雪还真的是办事快。”郁飘雪说着朝着人群消失放心看去,一面抱起手来好笑,殷湛然抓过她的手往回走,“好了,我们回去商量事情。”

郁飘雪便跟着他一起走,原本这样一件事就这样被生生压了下来。

“你要商量什么?难道是怎么让他们鹬蚌相交?”郁飘雪说着歪着头看着他,殷湛然抿着唇笑了起来,“这样不好么,这样一来,我们也能省好多事,只是……”

殷湛然说着了停了下来,经过这件事,沈承桢会知道他们并不好对付,一定好想办法好好对付他们,这样一来,他们做事也就更加的麻烦了。

郁飘雪瞧着他便没再说话,回到营帐去。

天色渐渐晚了,天色暗了,天边的火烧云,真的就像大火升腾似得,好似要把天都烧个窟窿似得。

郁飘雪瞧了一眼便回了营帐,这样的景色,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思去看。殷湛然拿着火折子将帐篷里的蜡烛点上,郁飘雪看着帐篷里亮堂堂的心里也好受了些,场景其实对人的心情也影响很大。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

阿基尔,上帝的愤怒第三集

昆西被踢了一个踉跄,趴在地上半天都没有起来。

这一下剧情大反转,让很多人都眼花缭乱。索琳娜的带来的人投降的被液态绳索牢牢捆了起来,负隅反抗的则就地击毙。

战争才是最残忍的,可是好像谁都没有办法规避。每一场战争的开端都是从掌权人的野心开始,以人民的涂炭结束。

林夕觉得这样的星际真心不错,电磁波枪只有些微的声音,灵能炮更是变态,普通人一炮下去,直接气化,随风而去,地上不会有满地的血污和残肢断臂,所以尽管麦克家里几乎要地覆天翻,外面依旧很平静。

再说,维和部队的舰队停在那里,普通民众是不敢靠前的。

这会,淬体术已经达到4级的驴子慢慢走了过来,林夕看见他的腿上除了有点血污之外已经快要看不出曾经受伤,淬体术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居然可以自愈。

驴子走到昆西身边站定,对着手下的士兵说道:“封住他的嘴,弄瞎他的眼睛。”

索琳娜突然发疯一样扭动着身体,大声叫着:“你们不能这样对他,我们是俘虏,你们这样是不人道的!”

“人道是跟人讲的,很可惜,你们是畜生。”林夕冷哂。

昆西被刺瞎眼睛就是不人道?他害的贝拉认贼作母,受尽折磨惨死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这样不人道?

昆西的惨叫声传来过来,林夕不为所动,每个作恶的人都要有被人加倍报复的准备!

“贝拉,你就是个婊子!我好后悔啊,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你!是昆西救了你的命,你居然要恩将仇报!”索琳娜好像已经豁出去了,对着林夕辱骂着。

“你敢以你儿子的性命发誓,昆西不杀我是为了我好吗?”

朱莉眼见大势已去,对着老管家不停哀求:“叔叔,快帮我松绑,我是您唯一的侄女啊!叔叔!”

老管家本就有些佝偻的腰似乎更弯:“你差点就害死杰利少爷,在你选择跟索琳娜那个蛇魔女站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资格再叫我叔叔。”

猛然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索琳娜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那颗泪痣像一滴黑色的眼泪,让她看起来很诡异。

“莫尔家族完了,听见这爆炸了吗?凯文他成功了!你们也没有胜利,哈哈哈……”

她歇斯底里的笑声在看见麦克和他手里提着的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时,戛然而止。

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索琳娜拼命眨着眼睛,让她看起来有些滑稽。

“凯文的确成功了。”麦克嘲讽的微笑:“他成功炸掉你们准备跑路用的星舰,而且很不幸,西蒙家族的人员和物资都在上面……”

索琳娜闻言,浑身都软了下去,她仍妄图垂死挣扎:“麦克,你是个狼子野心的畜生,你为了侵吞你哥哥留下的财产,这样迫害我们孤儿寡母,你会遭天谴的。”

她又面含悲伤,转头看着众人:“我是普里奥的太太,莫尔家族的女主人,我的儿子是唯一的继承人。”

索琳娜的目光猛然盯住林夕:“你发过誓要誓死效忠我儿子,现在我命令你带着那个小崽子到我们这里来!我已经启动我的光脑向合约平台传输,如果你违抗命令,面对的将是联邦政府的流放!”

林夕提起凯文丢了过去,索琳娜像找到了稀世珍宝一样将凯文紧紧抱在怀里。

人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不是智商急速提升,就是急速下降。很显然,索琳娜是后者。

到了此刻她居然觉得林夕将凯文丢过来是因为惧怕星际流放。

“我命令你,带着那个小崽子到我身边来!”索琳娜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声音很是尖利。

“我的确发誓要一生效忠于莫尔家族跟莫尔少爷,可是你的儿子到底是不是莫尔少爷,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林夕的话彻底把索琳娜打入深渊。

而接下来麦克的话更是让她万劫不复:“我之所以迟来这么久,并不仅仅是处理星舰的问题,我还带着凯文去做了DNA鉴定,我的哥哥虽然已经故去,可是对你们这对母子早有怀疑,很不幸,检测证明,凯文不是莫尔家的孩子。”

麦克绅士的微笑在索琳娜看来简直与恶魔无异。

“我调查了很久,也没能搞清楚他到底是昆西的孩子还是马克的孩子,不过,都不重要了,只要他不是莫尔家的孩子就好。”

一直沉默不语的凯文挣扎着向杰利冲了过来,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激光刀。

麦克顿时吓了一跳:“杰利退回来!”

驴子手下那些士兵赶紧用脉冲电磁枪瞄准凯文。

林夕却摆摆手,制止了众人:“让他去,莫尔家族不需要一个被人时刻保护的弱鸡继承人!”

杰利比凯文小了几岁,身材也没有他看起来高大结实,可是这个孩子的身法实在诡异,闪转腾挪,手拿武器的凯文居然半点奈何不得他,杰利宛若灵活的猿猴,忽而在前、忽而在后,看的凯文眼花缭乱,手中激光刀左劈右砍,就是伤不到杰利分毫。

在两个孩子游走缠斗十多分钟时,杰利终于瞅准机会,飞身近前捏住凯文的胳膊,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腕上,凯文手中的刀把持不住落向地面,杰利利落伸出一只脚挑起剑柄飞向自己。

众人只觉眼睛一花,激光刀已经到了杰利手中,杰利抬手一刀,亮眼的光柱刺进凯文的腿上,皮肉焦糊的味道伴随着凯文杀猪一样的嚎叫传了出来。

索琳娜见此疯狂扭动挣扎:“你这个婊子养的,你不能伤害我的凯文,他生来高贵,他是莫尔家的少爷,你这个小杂种不配动他一根头发!”

杰利拔出刀子,缓缓走向索琳娜:“我只是在回报你们而已。你的手下就是这样弄断我的腿,现在我还给你们。”杰利说着已经走到索琳娜身边,望着激光刀耀眼的光芒,索琳娜这一刻彻底慌了神:“你要干什么?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我也算是你的母亲!”

回答她的是利刃透胸而过!

“我只有一个母亲,而你杀了她!现在我也回报给你。”

杰利眼角有泪滑落,将激光刀丢在地上,他跑向林夕紧紧拥抱着她。

再坚忍再聪慧,他也依然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林夕拥住浑身颤抖的杰利:“你帮妈妈报仇了,你是最棒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