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罗汉掌风大作战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
  • 主演:柳昇范,尹素怡,安圣基,郑斗洪
  • 导演:柳昇完
  • 地区:韩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4
尚宛(柳承范 饰)是一名巡警,某日遇见小流氓为非作歹,他挺身而出,不过武艺不精,在追击扒手的过程中,不幸被见义勇为的尤金(尹素怡 饰)击中,当场晕倒。因为误伤他的尤金使用了掌风绝技——冲击波。尤金把尚宛带回家中养伤。尚宛却在此遇到了“七真人”。其中,紫云(安圣基 饰)要尚宛跟尤金继承他们的武功。尚宛考虑到从此以后不会再受人凌辱,同时还可以跟心上人尤金成为拍档,便欣然应允。在施工队挖掘地道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从中迸发出的气流,令众人侧目。一个千年的骷髅恢复成白发老人黑云,他窜出了洞穴并利用吸星大法,换成了杂货店店员的年轻躯壳。他开始疯狂地寻找一个可以开启能量气流的钥匙。而只有紫云才了解其中的奥妙。一场正邪大战由此展开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第一集

南派张家!

我皱了皱眉,循声看向门口。

原本门口的人全都分别站在了左右,空出一条通道,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向门外。

就这场面,比刚才玉岳山来了还要大!

下一秒,一个穿着中山装腰背挺直的男的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缓缓地走了进来,李正道李世一两父子赫然在列,就跟俩太监似的,一左一右站在那男的身边。

“卧槽!扯淡呢?”

我看着当头的那个家伙,一声低呼。

一旁的三戒和尚也是一愣:“阿弥陀佛,愣头青啊!”

原本我以为李家既然请南派张家出手,怎么说也得来个中年人老头子啥的,可门口的那家伙,分明就是个小年轻!

约莫二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五,鼻梁高挺,脸色白皙,偏偏还戴着一副墨镜,再配上一身板正的中山装,逼格简直不要太炸裂!

这尼玛分明就是来耍帅装比的啊!

“好厉害的感觉!”

我身边的玉漱低沉着声音。

我看了她一眼,也没反驳,阴阳这行当,想要让人相信,第一要旨就是要学会怎么装比,越会装比,越容易让人相信。

就门口的那个姓张的小年轻,虽然年纪不太大,给不了人仙风道骨的感觉,可人家长得帅又端的起架子,逼格直接甩我十八条街!

“阿弥陀佛,这一场戏,没啥看头了。”三戒和尚低声诵了一个佛号。

我点点头,有些失望,本以为李家能请个张家高手出来,我和刘长歌三戒和尚还能好好的斗一斗。

可现在出来个小年轻,压根就没斗的可能。

阴阳这行当,实力几乎是与年纪成正比的,越老的越厉害,这是一个正常情况下的定律。

当然,也不排除那些天资妖孽的天才,或者有大底蕴用资源硬堆出来的。

这个张家小年轻,就算真是天才,可以他的年纪,那也敌不过刘长歌。

开玩笑!论资源底蕴,小小的张家,还比得上蜀山了?

随着那个张家小年轻一亮相,安静的大厅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一种上流人士的议论。

这些家伙都是在上层摸爬打滚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些阴阳行当里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

“厉害了,想不到李家竟然把张青松给请来了,能量不小啊。”

“张青松可是张家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啧啧……玉家的那个小白脸要遭殃了。”

“遭殃就遭殃呗,咱们看好戏就是了,谁让他招惹李家人。”

“不过我听说那个小白脸好像也是阴阳行当的人,会点本事,在安州县城还开了个堂口呢。”

“切……那又如何?不过是会点本事而已,和张青松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小小的安州县城,比得上南充张家?”

……

我听着那些人的议论,也没当回事儿,是骡子是马,怎么也得拉出来溜溜再说。

就我今天这队伍配置,别说来个张家年轻天才了,就算是张家的老头子出来,那也得掂量着来。

哥们左有蜀山天才刘长歌,右有一言不合变“大猩猩”的三戒和尚,我自个还是个阴倌,这配置,怕他个溜溜球啊?

“过来了。”

正想着呢,玉漱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回过神,就看到那个穿中山装的张家小年轻被李正道和李世一两父子领着朝我走了过来,李正道李世一两父子看我的眼神,就跟吃人的猛兽似的,嘴角止不住的冷笑。

特别是李世一,那家伙估计见玉漱挽着我,气的两边腮帮子都鼓起来了,那架势,都快上来和我单挑了。

“来来来,张大师,我给你介绍一下。”李正道笑着指了指我:“这位是您的同行,叫陈风,也是此次宴会的重要宾客,希望你等下好好招待他。”

我眼睛一下眯了起来,瞪了李正道一眼,丫丫的腿儿,这也太不要脸了啊!

上来就直接把事给挑明白了,太嚣张了!

“对对,张大师一定可得好好帮我招待一下这位兄弟。”旁边的李世一忙附和着笑了起来,眯起眼睛冷笑看着我。

大厅里一下安静下来,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似的。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一些大佬更是早就收到了风声。

现在李正道张口就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谁都听得出来,今天是要针对我了!

估计是那些大佬也没想到,李正道会一见面就把话说成这样,这对他们那个级别来说,应该是很少见的。

“李正道,陈风是我的女婿!”

突然,玉岳山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炸响。

轰!

这话就跟丢进油锅里的冷水似的,瞬间将大厅点爆,所有人同时发出惊呼,神情直接懵比了!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玉岳山,他正急匆匆地走过来,满脸怒气。

别说那些大佬懵比了,就算是我也被玉岳山的话给震惊的懵比了!

他这是要直接把和李家的关系给做死啊!

这些豪门大户,最重面子,虽然玉家和李家解除婚约的事传了出去,可毕竟没有搬到台面上说,丢面子也丢不了多少,大家除了背地里偷笑李家外,也不会当面去说。

可现在玉岳山张口就直接当着这么多上流人士把话说出来,那是直接抡起板砖拍李家人的脸啊!

不过我也有些感激玉岳山,至少他话是说到做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来保我,这胆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玉岳山,这是我李家的宴会,容不得你胡来!”

李正道扭头怒喝玉岳山,浑身发抖。

就连一旁的李世一,也跟猛兽似的,咬牙切齿起来,眼睛都快憋红了。

“宴会是你家的,女婿是我家的,也容不得你胡来!”

玉岳山走到我和玉漱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女婿,今天我在这,没人敢动你!”

“谢谢爸。”一旁的玉漱如释重负的笑着对玉岳山说了一句。

我也感激地对玉岳山说:“谢谢了,玉叔叔。”

话音刚落,面前戴墨镜装比的张青松忽然开口笑了起来:“想不到今日既然能遇到佛宗之人,实乃青松之幸。”

我顿时不淡定了,丫丫的腿儿,他这话,是直接把我给无视了!

“阿弥陀佛,施主,他才是陈风。”三戒和尚诵了个佛号,指了指我。

“哦?”张青松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扭头看着我,然后摘下墨镜伸出右手笑着说:“原来你就是陈风啊,刚才没注意,失敬失敬,今日可一定要好好切磋一番。”

就在他摘下墨镜,我看到他双眼的时候,顿时心里咯噔一下:“犬眼通灵!”

张青松的右眼,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的眼睛!

他的右眼泛着灰白色,朦朦胧胧的,漆黑的瞳孔也要比正常人细小很多,乍一看,有点像是《赌圣》里那个会特异功能的大军似的!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第二集

宫爵冷笑着,瞪了一眼喊话的敌方幕僚。

顾柒柒若是真的被他们抓走,怎么没人来向他报告?

更何况他家小女人,是那么容易被抓走的吗?这群王八蛋该不会是忽悠他,企图扰乱军心吧。

他脚步不停,不予理会。

仍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各路人马和雪狼一起配合抢攻。

照着这个势头进行下去,只要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能彻底摧毁条顿将军30万以上人马,这样,他的整个营地就会彻底瘫痪、混乱,剩下的20万人马,定然是做鸟兽散,不足为惧!

这关键时刻,他绝对不能停。

一旦停下,让敌军反噬,他手上2万多人,就会被敌军识破真实力量,遭到毁灭打击。

身后的张副官看到宫爵不受影响,心头又是欣慰、敬佩,又是涌起一阵一阵的后怕。

柒柒姑娘是被S国抓走的?

那柒柒姑娘到底有没有杀人?

柒柒姑娘是受害者还是与S国有勾结?

此刻,S国是不是故意放出烟雾弹?

张副官脑袋都快炸了。

他忍不住咕哝了句:“首长,万一S国说的是真的……”

宫爵冷冷道:“不要受敌人影响!继续抢攻!”

张副官看到宫爵如此一心为公,心头的愧疚感更浓了。

他之前总是担心宫爵会受到顾柒柒影响太深,现在看来,宫爵还是公私分明的?

那若是他再隐瞒顾柒柒失踪的消息,是不是对柒柒姑娘和爵爷都不太公平?

好纠结!

纠结死了嗷嗷嗷。

塔楼之上,条顿将军的幕僚更是心急如焚。

靠,不是说宫爵最宠那个女人了吗?

怎么情报有点不对头?宫爵听说了那个女人在他们手中扣押,居然无动于衷?

这不科学!

幕僚咬咬牙,再次扬声:“宫爵!你个薄情寡义的家伙,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救?哼,你若是十秒钟内不给我停下,我就把你女人衣服剥on光,吊死在塔楼上……啊!”

话没说完。

一声惨叫!

“轰——!”一声,宫爵居然亲手发了一枚鎏火弹,直接命中那幕僚所在的塔楼!

“唧唧歪歪的男人,老子听着烦!老子不用十秒钟就把你给吊死在塔楼上!”

还真是如宫爵所说。

他那一个鎏火弹轰过去,幕僚的衣服都炸飞了,断胳膊断腿被崩出来,吊挂在了被熊熊烈火烧着的塔楼上。

真是自食其果啊。

身后的张副官,看得是胆颤心惊。

完蛋了。

地方的幕僚死了。

柒柒姑娘会不会真的有事?

不知为什么,刚才听到那幕僚说,要把柒柒姑娘剥on光了,倒吊在塔楼上吊死,他忽然心头狠狠痛了一下。

柒柒姑娘可是在战场上救了他们,给他们疗过伤的。

那白衣天使般温柔的笑容,和干脆利落的神奇医术,让人过目难忘。

如果真的被S国的人囚禁了,那下场一定……很惨!

他心头动摇的厉害,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对宫爵坦白:“爵爷……柒柒姑娘是不是被抓走了我不知道,但,她是真的……不见了!”

宫爵干掉那名幕僚之后,正准备继续前进。

闻言,脚步终于狠狠一顿!

“你跟老子说什么?她怎么了?!”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

阿罗汉掌风大作战第三集

我点了点头,远远的看着他好好的就好了…

就算是小炙现在还活着,我也只能这么远远的看着他,只要他们都好好的,没有我活的会更好,那就足够了。

就像文可,我只要知道她和李晔还有孩子过的都很好那就够了…

“秦子煜,我问你个事儿!”

回到家,秦子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没有擦干,就被我严肃的样子搞的一懵。

“怎么了?”他看了我一眼,不知道现在脑袋里在想什么,但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波澜不惊。

“当年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高考志愿是不是你让文可给我改的?”

秦子煜愣了一下,似乎想问我怎么又想起这个事来了,但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是…”

他直接承认了,还承认的很坦荡。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的算计我!”我本来是不生气了,可这个人就不能稍微回答的委婉一些,或者有愧疚一些?

“丝诺,你若是不来Z市,我们很难相见。”

秦子煜走了过来,也没有安慰我,反倒是一本正经的说这些,意思是他做的很对?

可如果他不让文可改我志愿,我也就不会遇见宋清雨,不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的悲惨…

其实现在也想开了,就算是不遇上宋清雨,也还是会遇上别人的。

“真是服了你了…”我翻了个白眼,他马上就要出差了,我这时候还是不要和他计较了,过去的就过去了。

扯了他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我起身站在床上才比他高的帮他擦头发。

“那你说你现在还有没有什么事是瞒着我,没有告诉我的?”

我把自己的脑袋也埋进他的毛巾里面,威胁兮兮的问着,看他还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秘密。

“好了,睡觉,听话…”

他闪躲了一下,自己去把头发吹干,说让我睡觉。

我躺在床上怎么想都不是滋味,看他刚才的表情分明就是还有很多事瞒着我的样子。

叹了口气,不管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能让所有的阴暗和算计,慢慢现形。

“丝诺,嫁给我,你后悔吗?”

黑暗中,秦子煜抱我的手收紧了些,问我嫁给他后悔了吗…

人生如此,冷暖自知。

“秦子煜,娶了我,你后悔吗?”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转身窝在他的怀里蹭着,问他后不后悔娶了我。

“后悔了…”

我僵了一下,抬头看他,后悔了吗?

“后悔在一开始,就不该隐忍的放过你…”

我笑了一下,一口狠狠的咬在秦子煜的锁骨上,感觉大脑蒙蒙的回血,在他说后悔的那一瞬间心脏都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秦子煜,纵使悲凉,有幸遇你…”

第二天一早,秦子煜便离开了,他没有吵醒我,悄悄的离开,嘱咐小桃照顾好我。

其实我早就醒了,一晚上都是梦境,分不清现实和虚幻,有些半梦半醒。

起身摸了摸眼角,居然泪水浸湿了枕头。

裹着披肩站在窗边,看着秦子煜离开,一颗心便开始盼着他回家。

淡笑的扬了扬嘴角,以前就算是宋清雨出差几个月,我的心也从来没有这么空落落过。

“姐,下午去的时候一定要淡定,那个人要钱,你就把钱给他,万事安全第一。”

“好。”

文司铭事先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一定要淡定。

去银行取了一百万现金,我一个人坐在淮河公园的女神像旁边,静静的坐着,带着耳机听歌。

这几天,从云霆离开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或者开始刻意的躲着我…

我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至少在銘至诚下台之前,他不会善罢甘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有很多都是文司铭的人,我有些担心,怕被柳国城的人认出来,但还是尽可能表现的很淡定。

“美女,有人约吗?”

我看了看时间,这个人时间观念太强,不见得是好事…就好像井铭承一样,让人想起来就生气。

“你要的钱我给你带来了,我要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我蹙眉的问着,拍了拍自己手里的箱子,伸手跟他要照片的底片。

“别这么着急,就算我给了你底片,不帮你澄清不是照样没用?”刘昊辰痞痞的坐在我身边,慵懒的倚靠在身后的长椅上,伸手叼了颗烟,贱气的抖着腿。

“你到底还想怎样!我要是把你和刘雅涵的事情捅出去,对你对刘雅涵都没有好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不出来还好,若是生出来你以为跑得了你?”我生气的喊着他,就差扇他两巴掌了,果真卧底都是戏子…

“实话跟你说吧,我只是个摆拍的道具,至于刘雅涵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不好意思,我并不清楚。”他摆了摆手说刘雅涵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

的?

“你什么意思?”我蹙了蹙眉,刘昊辰这话绝对不像是在骗人。

“我说,我还没有到了要献身的地步,我没有碰过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我蹙了蹙眉,心慌了一下,不是他的?可刘雅涵怀孕是真的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一次性说清楚,你怎样才肯出面澄清照片的事情,一百万还不满足?”我蹙眉的看着他,问他怎样才能同意。

“这个嘛…”他冲我邪恶的笑了一下,那个侧脸真的像极了秦子煜。“都说我和秦子煜长得像,不如…”

他说着就要动手动脚,伸手捏我的下巴,动作很暧昧。

我愣了一下,这个人明知道文司铭的人就在附近,这是做给谁看的?文司铭?还是柳国城的人?

“你放尊重点!”我用力一巴掌拍开他的手,警告的瞪了他一眼,让他注意别太过分。

“这才哪到哪?这就受不了了?我就说这些事不是你能承受的了得,乖乖回家,以后别烦我…”他用力我把扯了过去,伏在我的耳边低声的警告我。

“我可听说秦子煜的老婆离婚再嫁,水性杨花的很,不过我很好奇,秦子煜能看上的女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他下流的看着我,就真的和痞子没什么区别。

“啪!”我给了他一巴掌,打的很用力,响亮响亮的。

“你这种人渣,去死吧你!”我生气的起身,提着箱子就要离开。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反正全身都在颤抖。

刘昊辰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然后快速起身拽住我的箱子。“美女,价格好商量,人不行,钱留下啊,等我那天心情好,就会帮你澄清的。”

“滚开!别碰我!”

我生气的踹他,用力把他推回椅子上,快速想走,但是却被周围的人围住,又退了回来。

“你们是什么人?”我慌张的问着,回头看了看揉着脸颊坏笑的刘昊辰。“你个混蛋,你耍我?”

“美女,你这么天真,到底是怎么当上秦子煜老婆的?”他起身用力拽我手中的箱子,但是被我死死的拽住,就是不松手。

“雄哥,我说的没错吧?这女人真的来了!”

我大眼看了看四周,微微蹙眉,柳国城还真是老狐狸,他根本就没有出现,是想我被带走以后才会稳妥?

“行啊小子,这张皮没白长脸上!”那个身宽体盘的应该就是銘至诚的手下本雄,果真一脸的横肉,脖子上大粗金链子,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谢谢雄哥,为您做事是应该的,只要您给我那个…”他点头哈腰的笑着,说的不用想也知道是白粉…

“放心,少不了你的,程明那个混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敢背着我从别人手里拿货,等我端了他那片就是你的了。”

那个肥硕的家伙一看就是很兴奋的样子,看了看我,笑的那叫一个淫荡。

“呵…黑吃黑啊?”我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冷笑的问着。

“小美人儿,跟我回家吧?”他把烟扔在地上踩了一脚,让我跟他回家。

“跟你回家?做什么呢?”我故作不知的问着,满脸的惊慌失措。

“嗞嗞,听说是生过孩子的人了,身材还这么好,不愧是秦子煜看上的女人。”他上前仔细的围着我走了一圈,话语带着猥亵,还伸手撩我的头发。

“大哥,快走吧,这里不安全,城哥还等着要人呢。”

他身边的小弟看了看四周,赶紧过来说着,让他别犯花痴了。

我蹙了蹙眉,那个城哥就是柳国城吧?他果真是聪明的很。

“好好好!带走,带走!”

他不耐烦的说着,身边的人就开始过来想要推我。

“美女,走吧?”

见我不走,那个人猥琐的过来扯我,动作很粗鲁。

“啪!”一声枪响,扯我的那个家伙的腿上中了一枪,跪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但还是很淡定的站直了身子,心里想着文司铭是不是太夸张了?至于开枪吗?一锅端了不是更好?

但想想他们也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和把柄,还是忍忍吧…

“你们以为,我这秦太太只是个摆设?呵呵…我会在意秦子煜除了我还有多少个女人?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不好意思,你们都别走了,跟我回去喝茶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