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加利

斯文加利
  • 主演:MartinFreeman,MichaelSocha,MattBerry
  • 导演:John Hardwick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电影《斯文加利》主要讲的是一位名叫迪克斯的人,他出生在一个小地方却怀揣着大梦想.他从威尔士的一个小城来到了梦想的摇篮---伦敦,只为了实现自己成为世界上最伟大乐队的经理人之梦

斯文加利第一集

“惨了……明修,我问过好好了。”

看到这样的开场白让就在隔壁会议室里的明修吓懵了。

“少夫人,怎么了?”

“好好告诉我,她昨晚真的非常生气,她更生气的是你今天竟然都不回她的信息,明明自己做错事情还逃避。”

夏织晴虽然看不到但是都能想像到明修被吓懵的模样,她强忍着笑意,继续打字。

“明修,这次真的是你做错了事情,你一定要面对,亲自去和好好道歉。”

“真的这么严重吗?”

“当然,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好好以后都不会理你了。”

“只是不理我?这样而已?”

这样?而已?

明修的回答让夏织晴怔住,这单身狗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后果有多么严重。

于是,夏织晴补充说道:“明修,好好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让她不开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让我老公欺负你。”

“少夫人……我怎么敢欺负沐好好,我道歉,我一定会道歉,这事不要惊动二少。”

“你真的会找好好道歉吗?”

“是,一定会,我绝对不敢骗您。”

“那我姑且相信你,如果你做不到,你知道后果的。”

“是,我知道了……”

在这个时候,夏织晴将和明修的聊天记录直接截图发给沐好好,表示让她等好消息。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就有点无聊,夏织晴瘫坐在沙发上,喝着奶茶,看看娱乐新闻,看看微博,就等着楚洛琰回来。

直到,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夏织晴几乎是下意识的惊喜转身说道:“你回来……”

这句话没有说完,是因为夏织晴的视线里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不是楚洛琰,而是好久不见的景思瑜。

景思瑜怎么会来办公室找楚洛琰?

事实证明,景思瑜同样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夏织晴,一闪而过的诧异,尔后就变成模棱两可的嘲弄笑意。

“你守得这么紧是担心洛琰会见其他人吗?”

“……”

果然,景思瑜一出现,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想要挑拨离间她和楚洛琰的关系。

夏织晴真的有些生气,景思瑜这样频繁的作妖真的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所以,夏织晴都没有理她,继续喝奶茶,继续看微博。

景思瑜的脚步缓缓走进来,空气里霎时间弥漫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她将名牌包包放在茶几上,并没有坐下来,踩着高跟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夏织晴,你在逃避我是吗?”

“是担心在我面前,你这场自欺欺人的恩爱夫妻就骗不下去是吗?”

“你一直都很清楚你和洛琰之间存在的问题,你不想面对,是你明知道你取代不了我。”

在办公室里,景思瑜说的话没有得到夏织晴的半点回应,就好像是她自言自语的演独角戏。

看起来盛气凌人的开场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这一瞬,景思瑜的骄傲表情有些绷不住,她走到夏织晴的面前,目光凌厉的瞪着她。

“夏织晴,你为什么没有勇气面对我?是你输不起吗?”

斯文加利

斯文加利第二集

骆清颜这边回家就和陆铭轩说了要赞助158团的事,“老公,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陆铭轩笑着刮了刮骆清颜的鼻子,“我们以前不是谈过这个问题?我怎么会生气。再说那本来就是你辛苦所得,你自己怎么支配我都没意见,况且你还是用在了正地方。这十万块对咱们来说有没有都一样,可是却可以帮到程毅他们团的大忙,如果这个方法真的可行,那就可以在全军推广,也可以大大的改善战士们的伙食水平。这对训练量很大的士兵来说非常重要。这大棚蔬菜要是真能成,那可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好事,这样老百姓冬天的菜篮子里也可以丰富一些了。”

骆清颜笑着道:“轩哥,你真是有远见,不愧是当过县委书记的人,处处为老百姓考虑。其实这并不困难,国外一些发达国家早就这么干了。我们肯定也能行。不管是哪方面只要我们勇于探索,慢慢积累早晚会成功。”

陆铭轩点点头说:“我们国家许多方面还都是一片空白,需要有人去探索,去研究积累经验。我们也要向一些国家学习他们某些方面的先进技术经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缩短我们积累的时间,加快发展速度,更快的迎头赶上去。”

骆清颜很赞同,“没错,我们要善于学习借鉴,把别人好的东西拿过来用,但也不能完全实行拿来主义,要把对我们有危害的东西剔除掉。这就要考验我们国家官员和一些执行人的能力了。怎样甄别好的和坏的真的很不容易。我们国家现在还很落后,就怕一些人看到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繁华,被冲昏了头脑一味的追求物质文明的发展而忽略了精神文明的齐头并进。不说别的,就说这环境问题,到时候就怕一些官员为了政绩只知道一味的发展经济而破坏了环境。要知道环境破坏容易,想要再恢复可要付出几倍甚至更多的代价。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要把保护环境问题放在重要的位置。”

陆铭轩听着媳妇的话眼睛都亮了,“老婆,每次和你说话都能使我受到启发,学到东西,你说你这小脑袋瓜里到底装了多少好东西,真想都掏出来看看,不过不着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谁有我这么便利的条件,每天都能和你进行深入的交流。我感觉我每天都在进步。”

骆清颜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胡说,就会给人家带高帽。”

陆铭轩反驳道:“我这怎么是胡说,这是我心里的真实感受。呐,为了报答老婆对我的启发我决定周末陪你去京都周围的农村去探访一下看看能不能买到小猪仔。”

骆清颜这下高兴了,扑到陆铭轩怀里高兴的说:“真的?太好了,我们夫妻二人可以借机来个周末农家游。我们到村里直接找大队长,说明咱们的意思,这也是拥军的好事,我想他们会支持的。到时咱们还可以跟他们订购生猪,他们自家养的猪可以卖给咱们部队,咱们可以多给点钱,比卖给别人的价格高一点,我想他们肯定愿意优先卖给咱们。”

陆铭轩夫妻俩就开始商量周末的行动细节,很晚才休息。

有了骆清颜的资金支持,养猪场很快就开始了建设,而且规模就照原计划来。发动战士们的积极性,找那些有建房技术的战士突击进行建设。这又不是多么难的工程,农村出来的那些战士那个家里没有猪圈,建猪圈简直小意思。只不过这次建的猪圈又和农村建的不同,要以养猪场的形式建设。战士们都知道这是给他们自己建,可是关系到他们以后吃肉的问题谁不积极。没几天养猪场就建起了一大片,并且还在建设中。

骆清颜一看养猪场慢慢建了起来就拿着部队开的介绍信开始走村串户,一般直接找村里的大队长,也有的就到各家商谈。

在猪仔买回来之前还得把喂猪的饲料准备好,还有以后部队食堂的泔水也就直接往养猪场送了。崔志远还跟其他团都大了招呼,食堂泔水一律往他们团的养猪场送。其实现在食堂也没多少剩饭,也就点菜汤涮锅水什么的。现在的人们都很节约,很少有人剩饭,能吃饱就不错了,浪费粮食那是要遭雷劈的。

陆铭轩周末也真的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和骆清颜一起到各村联系买猪仔。

因为现在还不允许自由买卖,但骆清颜开着部队的吉普车,拿着部队的介绍信,又有陆铭轩这个看着稳重的说客,大家都很放心。再加上骆清颜给的价钱比收购站高,大家当然愿意卖给骆清颜,谁跟钱也没仇不是。况且这也算是拥军的好事。所以骆清颜的行动进行的倒是挺顺利,跟农民直接预订了一批猪仔,到了约定时间就开着大卡车去拉回部队就行。

陆铭轩也趁机和媳妇来了一个郊外双人游。他们自从有了孩子回京都之后就再没有单独相处过,每天周围都有人。四个孩子还小的时候一直和他们一个房间,即使现在搬到了婴儿室也会有人守夜,就在他们对面的房间。所以他们总觉得周围有人,私密性太差,干什么都放不开。陆铭轩真希望正在休整的大宅院快点修好,活动的空间就大多了,私密性也好了很多。

陆铭轩还有一个考虑,他知道媳妇有许多秘密,肯定还有秘密没有告诉自己,比如他见过的那种会发热的晶石。自从他们回京都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不知道媳妇把它们藏在哪儿了,他只知道这种东西不能让外人看见。等他们搬家之后就可以单独住一个院子,这样就安全多了。

陆铭轩太渴望跟媳妇单独相处了,他希望多和媳妇培养培养感情。对于宋程毅频繁出现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媳妇甚至还要和他一起工作,陆铭轩当然有危机感。可他也相信骆清颜,只要自己不犯错,没人能分开他们

陆铭轩和骆清颜联系完猪仔给自己留了些时间在郊外找了个环境优美的地方来了个野餐。吃的东西是骆清颜早晨特意准备的。

两个靠在一起分享着骆清颜做的美食,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风光。最后吃的差不多了骆清颜就躺在陆铭轩怀里憧憬道:“其实我非常喜欢住在郊外,我在英国还自己买了一座庄园,主要是种植农产品。在法国也有一个是专门种植葡萄用来酿酒的。法国有好多的葡萄酒庄,葡萄酒非常有名。等以后咱们国家允许土地自由买卖了,我要买下一大片地建一个庄园。租也行,只要时间长点儿。所有的食物我们都可以自给自足,还能有收益。等以后我们老了就在庄园里养老,每天都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吃到新鲜的东西。”

陆铭轩抚摸着骆清颜的头发温柔的注视着她,也对媳妇的美好憧憬充满了期待。他知道只要媳妇有了计划就一定会实现,所以他毫不怀疑媳妇说的能否实现。实在不行等他们都退休后就去国外的庄园养老,那样就更没有人打扰他们了。

斯文加利

斯文加利第三集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飞机轰鸣的螺旋桨声音吵醒,我爬起来拉开帐篷,看见一辆直升机降落在海滩上。螺旋桨的风力挂起海面上的水,简直翻江倒海的既视感。

端木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冷冰冰像一杆标枪一样站着。

直升机舱门打开,一排穿着黑色西装、戴墨镜、端着机关枪的男人直接朝端木磊走过去。我多希望这些人走到他跟前后直接扫射,可惜事实正好与我所希望的相反。

那群人走到端木磊身前,然后齐刷刷躬身:“少爷!”

卧槽,凭什么端木磊的手下这么快就找过来了,上官翊他们居然还不见踪影。

我趴在帐篷里狠狠捶了下地,这个端木磊身上肯带了什么GPS之类的定位装置,才不是因为他比上官翊厉害呢,绝对不是!

“把她带走!”端木磊遥遥指着我。

立马过来两个黑西装的大汉,伸手把我从帐篷里拖出来,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拎上了飞机。

上飞机之后,他们把我按坐在一个椅子上,拿皮扣把我的手扣在椅子扶手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拎着医药箱过来,蹲在我身前撩起我的裤管,检查我之前被咬伤的地方。

“怎么样?”端木磊换了一身衣服过来。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浑身散发着一股沐浴乳的清香,看来是刚刚洗过澡。

禽兽果然是禽兽,洗澡都这么快。战斗澡也不过如此了吧!

白大褂皱着眉抬头:“感染非常严重,我们所带的药品不多,只能先稳定伤势,等回去之后再立刻手术。”

不是吧,这么严重,居然还要手术。他该不会故意夸大其词吓唬我呢吧?

“给她用药,让她活着。”端木磊留下这句,转身走了。

这个直升机舱内非常开口,除了我坐的这个位置之外,还专门用门帘隔开了一个地方。

端木磊直接撩开帘子进了里面。

趁着他撩开帘子的间隙,我偷偷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

我去,那简直就是个小型的家。一张舒服柔软的小窗,旁边不远处放了单人桌椅,桌椅上方有一个柜子,上面放着几瓶红酒。

不得不说,他还是个挺会享受生活的人,一架不通常用的直升机里头,居然布置的这么舒服。

我猜,端木磊进去肯定是睡觉去了。昨晚他一直待在帐篷外面,应该是在守夜。毕竟那个原始丛林看上去就不怎么安全的样子。

不过,我会让他这么幸福的睡觉么?开什么玩笑!

“端木磊,我饿了!”我扯着嗓门喊了一声。

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说我饿了!”我又喊了一句,见还是没人理我,干脆开启复读机模式,“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

一把枪指着我的脑门,持枪的男人恶狠狠的瞪着我:“闭嘴!”

如果是今天昨天之前,我可能还会害怕的闭嘴。但是现在,我知道端木磊有不能让我死的理由,自然不怕他。

“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我嚣张的回瞪着他,甚至把脑门朝他枪口上撞,“不给我东西吃,你还不如一枪打死我。”

“你……”那男人气怒不已,狠狠咬着后槽牙。

“给她吃的。”帘子后面,传来端木磊疲惫且不耐烦的声音。

我偷笑,绑架我,我会让你们知道这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主餐我要西冷牛排,五分熟。甜点要提拉米苏,汤要西蓝花浓汤,然后蜜汁三文鱼和红酒煎鹅肝。”

“没有!”抱枪的男人没好气的道。

下巴一抬,我高傲的看着他:“没有就想办法,除了这些之外,我什么都不吃。”

“只有压缩的能量饼干,爱吃不吃。”那男人怒了,估计从未见过像我这么麻烦的女人。

扭头,我直接以实际行动告诉他我的嫌弃。

“不吃就饿着。”

“我现在可是伤员,不吃好的哪有营养,你让我饿着也行啊,万一要是饿死了……”

“给她做!”端木磊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从帘子后面飘出来。

持枪的男人无奈走向厨房。

“记得西冷牛排,五成熟。做错了我可不吃啊!”我嘚瑟的嗓音飞过去,那个人砰地一刀剁在菜板上。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故意刁难的东西,没想到他们飞机上居然真的有。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每个人都会做饭。

一群人齐上阵,煎牛排的煎牛排,熬汤的熬汤,做甜点的做甜点,我仿佛看到了一家西餐厅的整个后厨团队一样。

不多时,按照我要求做出来的牛排端了上来。

我示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绑着我怎么吃啊。

一个人过来忿忿不平的为我解开皮扣,我揉了揉手腕,嫌弃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牛排。

“这做的是什么呀,黑不溜秋的,看着就没食欲。”我拿叉子戳了戳,没事儿找事儿。

哗,帘子被拉开,端木磊漆黑的脸露了出来:“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看他红着眼睛的样子,显然是真的动了杀意。

我撇撇嘴不说话了,专心埋头吃牛排。

端木磊重新拉上帘子,应该是继续睡觉去了。

虽然不能把他气急了,免得他鱼死网破真的把我宰了,但是偶尔挑衅却无伤大雅。

“端木磊,咱们来谈谈条件吧?”我一边吃一边不怕死的冲着帘子后头喊。

没有人说话,旁边看着我的黑西装男对我怒目而视:“你再说话,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缝起来。”

“怎么,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现在连言论自由也要剥夺了?”我挑衅的看着他。

那男人气怒攻心,冲过来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在桌上,手枪上膛之后对准我的太阳穴:“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看!”

枪管冰冷的触感,让我真切体会到了死亡的威胁。

我知道这些肯定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如果我真的触及他们底限的话,他们肯定会杀了我。

不过这些人既然是端木磊的手下,那么他既然不想我死的话,这些人再想杀我也没用。

“想杀我?开枪啊!”我冷笑着看他,讽刺道,“你们也就只要这点本事,全副武装来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