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图

星图
  • 主演:朱丽安·摩尔,米娅·华希科沃斯卡,罗伯特·帕丁森,约翰·库萨克,莎拉·加顿,凯丽·费雪,奥莉维亚·威廉姆斯,妮娅姆·威
  • 导演:大卫·柯南伯格
  • 地区:加拿大,美国,德国,法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桑福德(约翰·库萨克 John Cusack 饰)是一名精神病医生,在治愈他人疾病的同时,桑福德自己的家庭却伤痕累累。儿子本杰(伊万·伯德 Evan Bird 饰)年纪轻轻却因为吸毒而被关进了戒毒所,女儿阿加莎(米娅·华希科沃斯卡 Mia Wasikowska 饰)更糟,她竟然因为纵火而被关入了精神病院。   不仅家庭生活陷入了困境,桑福德的事业亦走到了瓶颈,哈瓦那(朱丽安·摩尔 Julianne Moore 饰)是桑福德的病人,亦是一名演员,她生活在同为著名演员的母亲的阴影之下,甚至连做梦也被母亲的幻影所纠缠。阿加莎出院了,本杰亦回归了家庭之中,孩子们的归来带给桑福德的是更大的麻烦,和更混乱的生活。

星图第一集

“主人,你真是太聪明了,嘎嘎,这木块的确是一枚钥匙。它可以开启仙域。我说这原本的生命之树好像缺点什么,一直没想起来。现在终于想起来了。现在的生命之树才

是它原本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丁阳没有理会大黄鸭让人蛋疼的脑容量急切的问道。“主人,生命之树是连通仙界的神木。在这株神木被砍断之前。仙界发生了一场灾难。传闻太古时期魔神乱世,金乌避祸。诸仙发生了一场旷世大战。这一战打的昏天暗地

,世界崩塌,天道崩坏,甚至仙界碎裂。仙界在这场灾难之下碎裂成了无数的仙域。”

“仙域?”

丁阳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

前世的他曾经所在的玄真宗便掌控着一块仙域。这可是玄真宗最顶级的辛密。

玄真宗掌控的那块仙域每三百年开启一次,丁阳有幸进入过一次,仙域之内仙缘无数,但是也危险重重。

丁阳便是进入了仙域之后获得了天大的机缘,此后才开启了他无敌逆天的称霸之路。

仙域虽然能够获得逆天的仙缘,但是进入仙域之人九死一生。

哪怕是元婴、渡劫期修士在仙域之中都宛如蝼蚁。

因此敢进入仙域撞仙缘之人,通常都是停留在瓶颈处数百年难以精进之人,以及一些初出茅庐的新人,亦或是追求长生狂热的修仙者。

丁阳进入过一次仙域之后,便再也没有贸然尝试进入其他仙域了。

不单单玄真宗拥有一片仙域,丁阳知道,在云霄大陆之上,诸多顶级宗门都掌控着一片仙域。

有的仙域甚至还能通往其他位面。

各个仙域开启的时间长短也不同。

有的仙域甚至上百年,上千年才开启一次。也有一些仙域三五年便会开启一次。

丁阳不清楚大黄鸭为何会突然说起仙域,不过他隐隐觉得这生命之树以及那块黑色的木头似乎与开启仙域有着密切的联系。

果然,大黄鸭继续说道。“主人。嘎嘎。你刚才猜测的不错。这块黑木叫做‘建木’本就是生命之树的一部分,它正是开启仙域的钥匙,嘎。当年仙界劫难,碎裂成了许多仙域,与仙域连同的生命之

树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上面凭空出现了诸多孔洞,每一个孔洞只要有‘钥匙’便可以通往对于的仙域碎片。”“仙界发生了仙魔大战,诸仙联手将其击败,并将其打落到了人间。不过魔神太过强大无法被彻底抹灭,只能被镇压。嘎嘎。那位太古大能担心魔神吸食碎裂仙域的力量重

新死灰复燃,便将生命之树砍断。断绝了人间与仙界的联通,从此以后,再无人可入得仙界。”

丁阳听到这番话之后心中巨震!

无法升仙!

这个困扰了无数代修士的问题,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这个秘密的含金量实在是太大了。

大黄鸭继续说道。“生命之树乃生命之母,孕育万物而生。故而即便被砍断也可以恢复。生命之树经过万年之后重新长成,但是仙界破碎,生命之树联通诸仙域的钥匙散落世间。生命之树无法再联通仙界了。唯有等待仙域开启,世人才能进入破碎的仙域修行。但是仙界中央最核心的那片仙界,怕是再也无法进入了。因为世界之树尚未形成最后一个钥匙便被

砍断了。”

丁阳听到大黄鸭的解释之后说道。

“这么说,刚才我无意之中使得生命之树恢复了本来的模样,那黑色的木块可以带我进入破碎的某个仙域?”

“主人,不错。嘎,您不出意外可以前往仙域了。只要您能在仙域之中获得仙缘,实力便会暴涨了。不过,仙域太过危险……”

“无论如何,我也要进入仙域。三年之内,我若无法战胜魔尊樱空落,便还是唯有一死。因此,无论多么危险我也必须要尝试。我怎么才能打开通往破碎仙域?”

“嘎嘎,主人,您需要将木块放入世界之树对应的孔洞之中。传送阵就会开启了。不过,在此之前,您需要先将那块‘钥匙’炼化,否则的话黑木不受您的掌控会自动飞走。”“您一旦进入仙域,便无法出来了。只要将其炼化,开启之后将那木块再用神念控制,让其回到你识海之中。到时候想要从仙域之中出来,再将那木块放入到世界之树的孔

洞之中即可。”

丁阳得知了开启仙域的法子,心中幸喜万分。这绝对是天大的机缘!

为了迅速提升修为,丁阳拼了!

随后丁阳便开始朝着木块注入真元将其炼化。

与此同时,只见一个身材极其挺拔,脊椎笔直周身仙气缭绕,眼中桀骜不驯的男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当那男子来到大厅之后,顿时整个空间空气为止一滞!

此人正是妖帅,白冷禅!

只见白冷禅穿着一袭长袍,手持一把折扇,俨然一个翩翩公子的模样。如此风流潇洒,玉树临风,难怪博得了一个妖帅的称号。

而白冷禅双目目空一切,仿佛世间无人可以入得他的法眼。唯独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云灵儿的身上。

当初白冷禅与云灵儿在大北洋历练之时相遇,遭遇到水蛊天魔围困,二人齐心协力逃出生天。当时白冷禅身负重伤,多亏了云灵儿,他才活了下来。

至此,白冷禅便倾心于云林儿。然而云灵儿从始到终都没有对白冷禅产生半点感情。她不过是在利用对方罢了。

然而白冷禅明明知道云灵儿利用自己,却还是对她一往情深。

只见白冷禅直奔云灵儿的方向而来。

“灵儿,你怎么在这里。”

换做往常,云灵儿绝对是对白冷禅避之不及,而这一次,她竟然主动的迎上去笑着说道。

“你能在得,我在不得吗?”

虽然云灵儿口中这般说,但是眼睛却笑成了一条好看的月牙儿。

白冷禅还是第一次见到云林儿对自己笑。

突然,云灵儿传音说道。‘白冷禅。我有话和你说。’

星图

星图第二集

“好的!”余总经理应道,并与站起来的林木臣握手。“现在余副总接任了总经理一职,副总这个职位又空缺了。”在座的大家一听副总职位空缺也不再是刚才事不关已的模样,全都换作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被苏慕谨尽收眼底

,慢慢道:“副总一职我们经过商议后,决定从你们当中挑选一位,不过下面的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有表现极为突出的,我们也是会考虑到,所以暂时待定。”听到苏慕谨的话,大家似乎看到了升职的希望,一间公司的高管职位只有那么多,升到他们这个职位想再往高处升,机会也是越来越少,只有期待比他们更高的职位离职

才会有新的职位空缺,但职位越高的反倒离职率越小,所以一旦有空缺,自然大家都变得积极起来。

毕竟一间分公司的副总职位还是吸引人的。

但苏慕谨却选择将这个职位暂时待定,着实让大家都想要去争取。“好了,接下来由余总给你们宣布一下,可能涉及到你们手里的人职位上有些许的变动,以及我们商讨后新制定的薪资制度,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可以记录一下,接下来就需要你们去亲自调整和安抚……”黎简南毕竟接触这一行的时间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令公司转亏为盈并且走上正轨,能力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不过也不可能面面俱全,也会

有疏漏的地方,因此他们既然发现了自然就是要加以规正的。

苏慕谨坐下,将会议时间交给了余总经理。余总经理朝她微微点头后,理顺思路便开口道:“我先说明一下,刚才苏总监所说的职位上的变动不会影响我们的薪资变化。如果做得好还会有涨薪与相对的奖励金,相反如果因为职位上的变动导致工作上的懈怠,那么她的部分奖金将会受到影响,如果一个部门超过了三个人出现这个情况,将直接影响他们负责人的绩效!也就是我们接下

来要说的,新制定出来的薪资制度……”

余总经理将之前与苏慕谨还有林木臣沟通商讨后的结论说了出来……

而后面的会议基本上都是由余总经理在主持,她和林木臣都坐在一旁旁听,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会议结束,绝大多数人都是满意的。创新之前作为泰宁时,虽然也是黎氏旗下的一个分公司,但由于与主营房地产的黎氏总公司项目并不一致,因此也算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存在。如果并入一直是这方面的龙

头苏氏,大家都或喜或悲,担心一系列苏氏的制度下来,他们的工作氛围以及薪资制度将会有很大的改变,会向苏氏靠拢,更为严格。

却不想新制定的规定和薪资制度让他们看到了钱途。

而且如果真如苏慕谨公布的一般无二的话,创新将成为苏氏接下来重要的培养对象,作为苏氏专门销售和研发高端产品的分公司,这无疑将创新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是让大家都非常满意的结果。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

正当会议结束,大家都纷纷走出会议室时,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窜进了会议室。

“苏慕谨,你凭什么开除我?”上来质问的人正是以前苏氏市场部A组的组长薛勇,他从苏氏被黎简南挖到泰宁,一直出任市场部的总监一职,为人趾高气扬但的确也有几分能力,不然当初也不会被黎简

南看中,为泰宁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和精力。前几天泰宁要出售的消息传出来,他还指望泰宁找到新的东家,自己在职位上没准有机会升上一升,自己手里捏着的项目至少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副总的职位没什么问题。

结果没想到从苏氏跳出来才几个月,自己所在的这间公司又归苏氏所有,而且自己还等来一个被裁员的消息!

无论如何,薛勇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的落差。要知道悉城就这么大,他的专长就是这个,而苏氏又是这一行的龙头,之前来泰宁也是因为黎简南想要将泰宁打造成与苏氏抗衡的公司,他和苏慕谨又不对盘,迟迟得不

到升迁的机会,然后在黎简南开出优厚的条件后他才跳过来的。悉城同行业的又都是些小公司,他怎么看得上?怎么可能会去?

要为了一个合适的职业合适的工作,让他换一个城市更不可能了!现目前得知苏慕谨怀孕消息的都不多,担心在公司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一直将怀孕的消息隐瞒得很好,加上她怀孕现在并不大显怀,现在是冬季穿得衣服也比较厚实,

穿的职业的套装又都是黑白系列的,从视觉上也不易被人看出来。

可林木臣和顾沁知道,在看到怒气冲发的薛勇冲过来时,林木臣第一个挡在了苏慕谨的前面,向来好脾气的他紧皱眉头,道:“公司的保全去哪里了?”

顾沁也担心薛勇现在正在气头上,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总监。

“怎么?想赶我出去?”薛勇瞪眼,大声问道。

“我是想赶闹事的人。”薛勇看到拦在自己前面的长臂,冷笑一声,嘲讽道:“以前在苏氏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人之间有情况,怎么着?现在都流行将自己的小白脸公之于众,天天带在身边

了吗?”

“薛勇,你少胡说!”

“难道不是吗?谁知道你们平时有没有借公司的事在背地里乱搞!”薛勇的话说得难听。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来,林木臣就上前一步,一拳打了过去。

“啊——”没反应过来的顾沁还真没真正的见到过这样的打人场面,一直没能控制住自己,尖叫了一声。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将镇定的苏慕谨拉后了两步,说道:“总监,你小心点!

林木臣在公司的形象一向稳重,私下也开朗的能跟其他人打成一片,这样的火爆让人有点不敢想像。

苏慕谨轻嗯一声,现在她必须保护自己。正准备让和他们一样还没走的余总经理打电话让保全上来,没想到他已经拿出了手机,拨着号码……

其他人还在为事件震惊之余,他能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看来是没有选错人。“我说错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苏慕谨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个位置,做出这些成绩无非就是仗着自己有一个董事长的爹,还有一个副市长的老公在背后撑腰,再有就是你这个小白脸……”

星图

星图第三集

第199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一下子就将维安的身子托了起来,只不过眨眼间,维安就被他背在了背上,大步的向外冲去……

一路上他将车子开的飞快,欢颜一句话没说,她只紧紧抱着维安,她从来都没发现,那个总是笑容灿烂,总是死心眼的守护她,总是认为她这个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总是说会保护她,总是担心申综昊欺负她,总是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季维安,竟然也会像现在这样,全身冰凉,几乎没有呼吸的躺在她的怀中……

需要她这个姐姐,守护他一次。

鲜血将毛巾都濡湿了一点点,欢颜慌忙更加用力的按住伤口,指甲齐刷刷的断掉,指缝间有鲜血隐约的氤氲而出,十指连心,她却是感觉不到那疼痛,只眼都不眨的望着怀里的维安……

“维安……维安。”

欢颜低下头,把脸贴在维安冰凉的脸颊上,她闭上眼睛,像是哄孩子一般轻轻开口:“维安,别怕……姐姐不会让你死的,就算是天塌下来,姐姐也会保护你,从前都是你保护我,你对我好,现在让姐姐来做这些好不好?”

后视镜里,她流着泪的模样被申综昊清晰的看到眼底,也许是哭的太多,也许是和他爆发的那一场争吵太用力,她声音完全哑了,听着让人觉得难受。

莫名的……

她抱着季维安,她把脸贴在季维安脸上的时候,她痛苦的几乎崩溃的模样,都让他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他不曾想到,他和她离婚,竟然在她心里的影响还没有季维安重要。

方向盘一转,车子停在了最近的医院那里,他下车时,医院的担架已经抬了过来,欢颜只一直小心翼翼的跟着那些医护人员抬着季维安向急救室冲去,自始至终,他就站在她的旁边,可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申综昊忽然觉得有些落寞,又有些说不出的挫败,他竟然莫名的叹息了一声,转身,上车,点了一支烟。

电话一直在响,起初他还在接,可是接起来就是苏莱一大篇哀怨的话,他有些心烦,干脆将手机关掉了。

血流的虽多,却幸运的并没有伤到动脉,不消片刻医生就走出了手术室,只说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输血,别的并无大碍,欢颜一颗高高吊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来。

一周后维安就出院了,而到这时,欢颜才从岑美云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景盛投资进LN的资产全部赔的一干二净,不但如此,还连带着整个公司所有运营都全盘瘫痪,景盛竟然到了不得不宣告破产的关口。维安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竟然选择了割腕自杀。

欢颜心痛,却又无奈,若是她现在和申综昊还是一家人,也许她会开口请申综昊帮维安一把,只是现在,让她怎么说出口?

她想过爷爷的一千万,只不过现在一千万投进去也是杯水车薪,景盛已经岌岌可危,就连季云泽连夜回国,也挽救不了现在一败涂地的局面。

再一次走进申家的别墅,欢颜说不出来心里的滋味儿,她坐在客厅里,安静的喝着茶,知道他从楼上下来。

欢颜放下茶杯,直接拿出签字笔,一无波澜的开口:“申先生,请把协议书拿出来,我今天是来签字的。”

她的态度,让他的眉心不由得紧皱了起来,他还以为她会为了维安来求他,却不料这个女人开口就是提出签字,难道她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准备离开申家去另结新欢?

想归想,他却仍是毫不犹豫的掏出了离婚协议放在她面前,欢颜伸手将协议书取过来,看也不看那些条款,唰唰的签了名字,她合上笔,将纸推过去在他面前,看他也立刻签了字,欢颜眼前忽然闪过一幅画面,她和他签订那六个月协约的时候,和现在的景象多么的相似?

只不过,一个是开始,一个是结束,结束了,一年的婚姻生活,一年的夫妻关系,从此以后,她和他,必将老死不相往来吧。

欢颜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是结婚后申综昊给她准备的一张家用和零花的卡,她取出来递到他面前:“还给你,我用了多少钱都补齐了。”

他不接,只是冷眼看着她,唇角含着戏谑的笑:“补齐了?许小姐还真是会开玩笑……”

欢颜眉目安然,对他的羞辱不做反应,她把卡放下,站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许欢颜。”他忽然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七月上午的阳光都变的刺眼无比,从门外照进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奇异的光辉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