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月亮太阳[下集]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
  • 主演:尤敏,葛兰,叶枫
  • 导演:易文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61
抗日战争爆发,徐坚白 (张扬) 仍沉醉儿女私情, 史亚南 (叶枫) 下嫁给他, 南离开坚白前往投军。 那边厢, 兰 (尢敏) 加入战地救护队, 秋明则加入劳军歌舞团。 兰在战地上救回差点被当成阵亡士兵的坚白。 兰知道坚白心系于亚南, 竟往访后者, 要求她探望坚白, 与此同时, 她自己的病情也急转直下   本集故事极尽曲折浪漫之能事, 最后结局打破一般言情剧的大团圆处理, 三名女角各有不同下场, 教人唏嘘不已。三人的形象和演技在本集中都有颇大变化, 但演来均层次分明, 各有千秋。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第一集

霍雨萌摇头,“没有。”被女王关心的感觉真棒!心脏快在胸腔里面跳出来了!

商裳吐出口气。

她是真的担心。

她最不想别人因为自己受伤,特别还是守护自己相信自己的人,正因为前世被人背叛过,所以才更懂得真心有多重要,别人本应没必要对你付出真心的。

“那个……女王,我能跟你拍张照吗?”霍雨萌紧张的说,本来跟女王要索求拍照她没那么紧张的,女王旁边站了个气场强大的人,她做什么都特别紧张,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的感觉,好像做什么对女王不利的事,就会很危险。

错觉,一定是错觉,女王已经跟夜少离婚了,而且还是夜少抛弃的女王,怎么可能还会关心女王。

霍雨萌在心里已经默认相信,网上流传的夜煜负心汉,抛弃商裳的版本故事。

就算夜少长得真的很帅,她也不会原谅他!

商裳一愣。

霍雨萌以为她不愿意,紧张的说:“没有关系,今天女王是素颜,我等改天再来也行,我每天都会过来探班的。”

商裳笑了,情不禁揉了揉她的头发,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当然可以啦,嗯……不过,你要把我拍的好看一点。”

“一定!”霍雨萌眼睛闪闪亮起。

咔嚓!

照片里的商裳桃花眼潋滟,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但皮肤好到吹弹可破,看不到一点暇渍,被几个女学生拥簇在中间,少了几分冷艳,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灿笑。

后面夜煜也被照进去了上半身,只露出了个下巴,下巴的线条冷硬,就算看不见脸,也让人能想象到那张脸有多帅多好看。

霍雨萌心满意足的捧着手机离开,临走前看了夜煜一眼,生怕他对女王做什么不好的事。

但观察了这么久,也没见他对女王做什么事,也就放心离开了。

“你换手机号了?”霍雨萌离开后,夜煜主动开口。

商裳没想到他还肯跟自己说话,原本以为被自己背叛,就算不会杀了自己,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跟她说一句话,会把她视若毒蝎呢。

“嗯。”

“新的手机号。”夜煜把手机递过去。

商裳没有接,扫了眼被那只宽大修长的手拿着的手机,抬起眼皮看向他隽冷的脸,眼角微挑,“夜少,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我的前夫呢?”

“前夫”二字,让夜煜眉心一皱,薄唇翕动,想要说什么,在车上看了很长时间的周子爵走下车来,出声打断他们,“夜少,你出现在这里,会给自己招来没必要的绯闻和麻烦吧?”

夜煜眉心重重一皱。

“夜先生,以后我们还是尽量少碰面吧,这样的回应我不想在费功夫去应付。”商裳迈步,在夜煜身旁走过。

夜煜没有拦她。

车上。

商裳手机收到条短信,她点开短信。

里面的内容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们以后还会见面。”

短信没有署名,可是这条短信的主人是谁,商裳不用猜一眼就看出来了,太阳穴突突跳了跳,忍着怒气的闭了闭眼睛。

这头色狼!本性难改!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第二集

然而下一秒钟,守鹤的冷笑就僵直在脸上。萧飞这一棒,不但打碎了它头上的黄沙护甲,同时也打碎了它小山一样的头颅。它那坚硬犹如钢铁的黄沙护甲,在银箍棒的威力之下,就像豆腐一样脆弱。

泉涌般的黑血,从它的脑袋上流了出来,迷茫了它的双眼。流到沙丘之上,机会汇聚成了一条黑血河流。

随即,守鹤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守鹤这种弱小的蝼蚁,还敢在主人面前装逼,简直就是找死!”石头冷声说道,又把头转向萧飞,诚恳的说道:“主人,没想到你一棒的威力是如此之强。我现在才明白,上次你和我交手是在让着我。”

“你在凡间是大熊猫,是华夏的国宝,我怎会出重手。”萧飞说道,“上次我和你打,只不过是用了最弱的一招而已。”

“没想到守鹤作为高天原的九大神兽之一,平时作威作福,受尽高天原神灵的敬仰。今天碰到了主人,一招都没挡住就身死道消了。”石头感叹道,“妄自修炼了千年万年,遇到了强者修为化为泡影。”

“你这是在感叹自己太弱,担心有一天和它的遭遇一样吧?你放心好了,回去之后我就想办法让你提升实力。”萧飞说道:“据我所知,你们食铁兽一族,也就是大熊猫一族在地球上生存了八百万年。应该属于上古野兽了,被现代人称为活化石。你们的资质,应该不比白泽,饕餮这些差。如果我给你神兽的功法,你将来绝对会很强。”

“多谢主人。”石头千恩万谢,对这套功法期待不已。作为修炼了几千年的妖兽,谁又不想变强呢?

“更何况,高天原的九大神兽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物,和华夏的缘故四大神兽相比差远了,守鹤死了就死了。”萧飞毫不在意的说道。

说完,萧飞伸手一晃。手中的银箍棒,瞬间变成了一把锋利的钢刀。然后跳到了守鹤尸体的头顶,一刀破开了它的头颅。然后伸手进去,从里面掏出了一颗黑血淋漓的妖兽内丹来。这颗妖兽内丹有脸盆大小,上面散发出丝丝漆黑的魔气,入手比寒冰还要冰冷。如果法力不足的人拿在手中,会瞬间被魔气侵袭。

“九大神兽守鹤的妖丹,好东西啊!”萧飞皱眉说道,“如果拿去给光子吃,一定会提升她不少的法力。只是这上面的魔气太重她无法炼化,倒是个难题。”

“我自己吃也可以提升一些修为,但看起来有点恶心的样子。我能吸取任何人的功力,也不差守鹤这么一点弱小的法力。”

对于如何处理这可妖丹,倒让他有些为难了。

“主人……”石头看着萧飞手中的妖丹,像是嘴馋的舔了舔嘴唇。双眼之中,闪出一股无比热切的光芒。

“你想要?”萧飞问道。

“主人难道忘了,我们食铁兽是不怕魔气的。而且我也是妖兽,吃了同类妖丹之后,炼化起来非常简单,还能提升功力。”石头说道,“只是……只是这颗妖丹太过珍贵了。我,我不敢奢求。”

“既然你想吃,那就拿去吧。”然而萧飞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妖丹丢给了他。

“这……这……小人什么贡献都没给主人做,怎么当得起这么贵重的东西!”石头接过守鹤妖丹,双爪颤抖起来,颤声说道。巨大的幸福就像一块巨石一样忽然砸在他的脑袋上,都把他给砸晕了。

守鹤妖丹对他来说,对任何妖兽来说,都是无比的贵重。他吃了炼化之后,能够提升一倍的功力!

而提升功力,对修行者来说,简直和生命差不多重要。很多修行者为了提升法力,经常掀起腥风血雨,残杀亿万生灵。甚至为此身死道消,也在所不惜。他现在吃一颗妖丹,就能提升一倍实力。如果通过修行来提升的话,起码还要修炼五千年。

如此重要的东西,石头做梦也想不到,萧飞居然如此轻易的就丢给了他,就好像是在丢一个垃圾一样。

“吃吧,吃吧。”萧飞说道,“能够提升国宝的实力,我也很乐意。华夏的国宝,实力要是太弱了我都看不下去。”

“那石头就不客气了。”石头听了噗通一声,给萧飞跪倒在地,再次称谢:“多谢主人的恩赐,以后我石头的命,就是主人的了。”

“快吃吧,再不吃都凉了。”萧飞微笑着说道。心道,石头不愧是徐福教导出来的妖兽,骨子里有华夏儒教的谦逊,和懂的感恩的美德。在吃之前,还要如此隆重的谢恩。如果是其他国度的妖兽,估计早就三口两口的吃了。

石头听了站起身来,嗷呜嗷呜两口,就吞下了内丹。

“主人,我现在还要陪你去找其它神兽。就先不炼化内丹了,要炼化的话,必须要闭关一段时间。”石头说道。

“嗯。”萧飞点了点头,“反正,妖丹已经在你肚子里了。”

“哪里走!”突然,萧飞转头一声厉喝。转过头去,只见守鹤的尸体上,飘出一个狸猫一样的灵魂,正想要悄悄逃走。

“上仙,求你放过我吧。”狸猫灵魂听到喝声,身躯一颤,后两足急忙跪倒在萧飞面前,不停的求饶道:“你已经毁掉了我的神体,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就剩下点灵魂。需要上万年,甚至十万年,才能恢复法力,对你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你就不要赶尽杀绝了。”

“你的本体是一只狸猫,是如何成为九大神兽守鹤的?”萧飞问道。

“启禀上仙……”守鹤不敢有任何隐瞒,老实的回答道:“十万年前,我本来只是奈良沙漠中一只小小的狸猫。因为生性贪玩,便在沙漠中到处跑。有一次我碰巧来到这里,就被这里地底的魔气所侵袭了。”

“这股魔气十分的可怕,我身上沾染魔气之后,就无法自拔,变得凶残无比。一旦遇到路过这里的神灵村民,便吸取他们的灵魂为食。”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

星星月亮太阳[下集]第三集

施濛濛不是江州市本地人,她的家乡是江州市下辖的昌河县。

昌河县是江州市管辖的几个县城里最经济最差的一个县。

她的家人在县城出了些事,她才不得不离开昌河县,跟几个要好的姐妹来到市区打工,希望能够赚钱补贴家用。

跟他打电话的闺蜜是关系最好的一个,眼下在夜总会工作,工资薪水还是挺高的,但施濛濛也知道她的工资之所以高,那是因为她牺牲地很多东西为代价的。

“好啊,知道了,我一定会准时去的。”施濛濛笑吟吟地说道。

“你来就别带礼物,要是带礼物,我可要跟你急哦。”闺蜜特地嘱咐道。

“好嘞,我知道了,真是啰嗦。”

施濛濛心底流过一丝温热的感动,不过她假装没好气地说道。

“好你个臭丫头,竟然敢说我哆嗦,看我到时候怎么修理你!”可能是闺蜜间经常开的玩笑,手机另一端的女孩同样假装很生气的语气。

两人又聊了几句,之后好像有人叫,闺蜜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机嘟嘟响,施濛濛不由得想到吴胜,这正好是跟他相处的机会啊,让他也认识下她的朋友,为以后两人能够继续发展打好基础。

想到这里,施濛濛立即给吴胜拨通电话。

吴胜刚刚把车开到苏氏集团办公大楼门口,就看到施濛濛给他打来电话。

吴胜拿起电话开着玩笑说道:“怎么,我们才刚刚分别,你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我了?”

“对啊,我就是想你了,难道不可以吗?”手机里施濛濛笑吟吟地说道。

吴胜没想到施濛濛竟然敢反调侃起他来,反而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略有些尴尬地说道:“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施濛濛在手机里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刚刚我接到一个姐妹的电话,说是明天晚上她过生日开派对,想让我过去一趟,我一个人去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想把你也拉上一起去,反正是去蹭饭凑热闹嘛,多个

人多份热闹。”

“明天晚上啊?”

吴胜抬头看了眼苏氏集团的办公大楼,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明天我不知道公司里会不会加班,这样吧,如果我明天有时间我就陪你去趟,如果……”

“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施濛濛貌似听串了,还以为吴胜答应了她,语气欢喜地挂断电话。

吴胜有些郁闷地看着手机,心道这丫头看起来挺温柔的,怎么办起事来毛手毛脚的。

吴胜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向苏筱颖汇报着靳春风家里的情况。

趁此机会,吴胜对靳春风的那个儿媳妇倒是挺兴趣的,想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直面向靳春风询问,多少会有些不方便,苏筱颖既然跟靳学富以前的关系那么好,相信她对他应该很了解的吧。

苏筱颖见吴胜竟然对那个女人感兴趣,精致的脸蛋登时浮现警惕之色,语气清冷地责斥道:“我说,你跟我打听哪个女人,该不会是对她有兴趣吧?”吴胜登时露出不满的表情,坐在面包椅上,对苏筱颖批评道:“看看,你这小脑袋到底都装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既然那个女人真的这么伟大,那么深深地爱着学富,可她平时

的所做所为,貌似并不像她说的那样啊?”

“切!天晓得你在动什么歪心思!”

苏筱颖甩给吴胜一道白眼,但她还是把那个女人的情况讲述给吴胜。

靳学富的老婆叫方新梅,原本只是一家医院的实习小护士,靳学富也是在一次偶然情况下跟她相识,两人很快就坠入爱河。但是靳春风对儿子找的这个女朋友很不满意,毕竟他们靳家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起码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方新梅出身普通人家,父亲当年还因盗窃杀人被判了刑,至今还在监牢里蹲着,靳春风可不想

他有一个牢犯亲家。

虽然在靳春风的强烈反对,但是靳学富对方新梅的感情还是很深,并没有要跟她分手的意思。

可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靳学富就遭遇一起极严重的车祸。

车祸没有夺走靳学富的生命,但却对他的脑部造成极强烈的损伤,从一个风流倜傥的富家少爷变成一个痴痴傻傻的弱智,甚至连上洗手间和厕所这样的事都需要别人来伺候。

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方新梅竟然对他不离不弃,并向靳春风表现,她一定会好好守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一辈子。

看到儿子变得痴痴傻傻,靳春风哪里还考虑什么门当户对,他担心的是自己万一有天离去,谁来照顾他的儿子,于是他不再反对方新梅跟靳学富交往,甚至还多次督促他们早日结婚。

后来事情就如吴胜所见到的那样,方新梅嫁给靳学富。不过靳春风很快发现,这个方新梅嫁过来之后,她的性格发生很大变化,变得自私自利,口头说着好好照顾靳学富,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不是泡酒吧就是混歌厅,反

而就是很混乱的样子。

如果不是看在儿子痴痴傻傻需要人照顾的份上,靳春风早就把这个只知道花钱和鬼混的儿媳妇给赶出去了。“现在靳老就是想把那个方新梅给赶出去也是不可能了,毕竟离婚她还要分割一半财产的,更重要的是,现在学富他痴痴傻傻的,。”苏筱颖对靳家的遭遇极为同情,毕竟靳春风跟他们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她也很想帮助,但是身为局外人,又不方便插手。

“如果我告诉你,我有办法治好靳学富的痴傻,你会怎么想呢?”吴胜笑嘻嘻地看着苏筱颖。

苏筱颖睁大一双杏眼,直直地盯着吴胜,继而冷笑几声道:“你就知道吹牛,靳老可是请了很多国内外知名的中西名医,可是没有人能够医好学富,你只不过是个当兵的,又有什么能耐呢!”

随后,苏筱颖又补充了一句:“这话你在我面前吹吹就行了,千万不要在靳伯面前提起,否则会很丢脸的!”

看到苏筱颖竟然对自己如此没信心,吴胜只得耸耸肩膀,也没有跟苏筱颖解释,他刚才确实有吹牛的嫌疑,毕竟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医好靳学富。

下午时分,吴胜准备时接苏筱颖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问苏筱颖明天晚上会不会加班。

苏筱颖瞟了吴胜一眼,警惕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吴胜双手握着方向盘,变化着车辆行驶路线,换一条新的回家路线,呲牙笑道:“明天晚上我跟朋友约好去参加一个生日派对,要是你晚上加班的话,我就去那里坐会儿,要是你不加班,我就直接推了。”“别介,你还是别推的好,明天我要跟同济集团的负责人商量事情,估计要谈到很晚,再说了,要是我妨碍你交朋友,你肯定在心里把我骂死!”苏筱颖说话的语气冷嘲热讽,整个车厢都涌动着一股酸酸的

味道。

吴胜当然听得出来苏筱颖语气中的酸味,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打算跟苏筱颖解释的意思,毕竟他跟普通人不一样。

万一苏筱颖喜欢上他,那麻烦可就大了,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回到别墅后,苏筱颖表现的异常冷漠,看都不看吴胜一眼,直接抱着西瓜汁回到卧室,跟她的好闺蜜程瑶视频聊天,说着有趣的事情。

吴胜坐在大厅拿起报纸翻着,被娱乐版的一条新闻给吸引住视线。

新闻标题是“舞台中途突然塌陷,大明星刘诗悦险些坠落”。

翻看新闻内容,大意是刘诗悦参加一个大型电视台举办的流行歌曲大比拼活动,在她登上舞台开始献歌时,脚下临时搭建的舞台突然塌陷,还好刘诗悦动作敏捷地跳开,要不然她非掉下去不可。

舞台下面到处都是尖锐的木桩,她要是直接掉下去,非死不可。

不过新闻后面也写到,舞台之所以会发生塌陷完全是因为电视台的制作方对舞台的保养不够,令舞台木板发生腐蚀,这才上演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普通人觉得这很可能只是一次意外,但是吴胜却不这样认为,联想到之前前来刺杀她的那些杀手,吴胜知道刘诗悦和处境跟苏筱颖其实差不多地,都有人想要暗杀她们,只是刘诗悦的身边有个叫陈丽的女

人,基本是寸步不离。

吴胜跟陈丽交过几招,虽然她在自己眼前不值一提,但相对于那些行刺刘诗悦的杀手而言,这个陈丽可是相当棘手的存在。

如果没有苏筱颖的话,吴胜或许会答应去保证刘诗悦,但是眼下他分身乏术,只得帮刘诗悦祈祷,期望她吉有自有天相。

在回卧室之前,吴胜习惯性地检查着别墅四周一圈,确认没有危险因素后,他才回到卧室。吴胜在床铺上盘腿而坐,念起天罡诀,一遍又一遍地在周身运起武道真气,希望能够把损失掉的武真气给弥补回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