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崩王子

雪崩王子
  • 主演:保罗·路德,埃米尔·赫斯基,蓝斯·勒高勒,乔伊斯·佩恩,吉娜·格兰德,琳·谢尔顿,LarryKretschmar,EnochMoon,DavidL.OsborneJr.,Da
  • 导演:大卫·戈登·格林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故事发生在1988年的夏天,埃尔文(保罗·路德 Paul Rudd 饰)和兰斯(埃米尔·赫斯基 Emile Hirsch 饰)两人既是同事,亦是彼此唯一的陪伴。他们的工作简单而又枯燥,那就是替一条看上去永远都不会有尽头的公路画路标。   兰斯习惯了灯红酒绿的热闹生活,一下子置身于寂静的荒野之中,他感到十分抓狂。但埃尔文则恰恰相反,安静的环境和专注的工作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灵感。每天,他都会给自己远在天边的女友写上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而他的女友恰恰正是兰斯的姐姐。孤独和寂寞之中,两个男人之间少不了吵吵闹闹,然而,正是这些矛盾给他们日复一日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活力和动力。

雪崩王子第一集

第1057章 端木次郎的小算盘

“那你还要他的尸身做什么?”风川正雄问道。

“他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是有价值的。我相信,他的家人和朋友,尤其是他的未婚妻,肯定会想要回他的尸身。”端木次郎回答道。

“我明白了。你是想利用这个,敲诈一笔钱,是吧?”风川正雄猜测道。

“不。”端木次郎摇了摇头,说道:“钱财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我想要的是天怒八式的修炼心法和炼制丹药的方子。”

“什么?天怒八式?”风川正雄听到这个名字,大吃一惊。

“不错!族长阁下,你可能还不知道,唐傲已经修炼了天怒八式。不过,他修炼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内力还不够雄厚。假以时日,如果让他修炼到第九重,到时候天下无人可敌。”端木次郎说道。

“天怒八式的厉害,不过只是江湖传闻。你也知道,华夏的那些江湖人士,向来喜欢夸大其词。”风川正雄一脸不屑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当年修炼到天怒八式第九重的玉虚门掌门,确实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端木次郎说道。

“也许厉害的不是天怒八式,而是这个人。毕竟,你也知道,同样的一套武功招式,在不同的人手里,会有大相径庭的威力。”风川正雄说道。

“你说的很对!但是既然天怒八式这么出名,那么肯定有独到之处。等我得到修炼秘籍,到时候跟你一起参详。”端木次郎说道。

“好!我也想看看,天怒八式跟我们风川家族的天照九式比起来,到底哪个更厉害!”风川正雄说道。

“小野郎两个小时之前打来电话,算起来,他应该已经得手。为什么还没有打电话过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差池吧。”端木次郎说道。

“我给他打个电话。”风川正雄说道。

“嗯。”

接着,风川正雄掏出手机给风川小野郎打电话。

结果发现风川小野郎的手机已经关机。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端木次郎察觉到他的表情变化,问道:“怎么?打不通?”

“他的手机关机了。”风川正雄回答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的手机没电了?”端木次郎猜测道。

“不会的。他是个做事非常细致的人,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宗主阁下,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风川正雄面色沉重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小野郎他已经…”端木次郎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现在只是推测。你打电话给山山组的组长,让他跟港市的成员联系一下。让那边的成员想办法查清楚唐傲是不是还活着。”风川正雄说道。

“好。”端木次郎马上去办。

很快,通话结束。

“已经派人去查,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端木次郎说道。

“如果小野郎真的被唐傲杀死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麒麟匕也落到了他的手里。”风川正雄说道。

“现在这些还只是猜测。在没有得到确凿的消息之前,不能妄下结论。”端木次郎说道。

“小野郎是我们风川家族杰出的弟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接替我的位子,出任风川家族的下一任家主。”风川正雄说道。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个唐傲,虽然实力不弱,但是跟小野郎比起来,恐怕也强不了多少。再加上小野郎的手里有麒麟匕,正好可以破对方的金钟罩,赢面还是很大的。”端木次郎说道。

“唐傲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年轻人吗?那个年轻人的身手,怎么样?”风川正雄皱着眉头问道。

“应该不怎么样。他是京城赵家的子弟,会功夫,也修炼出了内力。但是跟小野郎比起来,算不上什么。如果两人交手的话,凭借着手中的麒麟匕,十招之内,小野郎可以取他性命。”端木次郎回答道。

“那就奇怪了。”风川正雄说道。

“你先不要着急。等到消息传回来以后,我们自然就知道了。”端木次郎说道。

“如果小野郎真的死在了唐傲的手里,我必将他碎尸万段!”风川正雄咬牙切齿的喊道。

“族长阁下,如果小野郎真的死了,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会亲自去找唐傲,取他的项上人头。”端木次郎说道。

“消息什么时候会传回来?”风川正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应该很快。”端木次郎回答道。

“我要去准备一下。如果小野郎真的被唐傲杀死,我要马上赶去港市。”风川正雄边说边站了起来。

“族长阁下,你这个也太心急了一些。凡事还应该从长计议。”端木次郎说道。

“宗主阁下,现在唐傲在港市,我想杀他的话,还有机会。如果他回到东海市,我想杀他,可就难了。”风川正雄说道。

“这倒也是。哪怕就是杀了他,想要全身而退,根本就做不到。”端木次郎说道。

“是的。我们虽然是修炼者,但是还没有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一阵乱枪之下,我们也会被打成筛子的。”风川正雄说道。

“金钟罩和铁布衫,需要终身保持童子之身。单凭这一点,大部分人就不可能练成。”端木次郎说道。

“是啊!”风川正雄点了点头。

“不过,说到这里,有一点我感到很奇怪。”端木次郎说道。

“有什么奇怪的?”风川正雄望着他,问道。

“唐傲和他的未婚妻,明明已经生活在了一起。就算是他练成了金钟罩,现在也已经破功了。”端木次郎说道。

“也许他们仅仅只是生活在一起,没有发生别的关系。”风川正雄说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唐傲的定力也太可怕了。”端木次郎说道。

“修炼之人,本来就是需要极高的定力。我先去准备了。”风川正雄说道。

“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端木次郎问道。

“不用。杀他的话,我一人足矣。”风川正雄断然拒绝。他好歹也是风川家族的家主,如果连一个年轻后辈都收拾不了的话,他也没有资格当这个家主。

端木次郎见他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

两人互相道别,风川正雄离开了这里。

雪崩王子

雪崩王子第二集

何欢的呼吸滞了一下,才很慢地说:“可是现在有很多人在……”

“他们又听不见,不会影响什么,再说……”秦墨的声音缓缓的:“有时情不自禁。”

何欢想说什么,后来意识到舞跳完了他们还在台上站了很久,于是咬了下唇:“我们该下台了。”

秦墨笑笑,揽着她带着她一起下去。

坐到位置上,秦墨身为KING娱乐的总裁,自然是要被很多人敬酒的,平时高冷的秦总今天很是平易近人,颇有些来者不拒的意思。

当然也有人会敬何欢,都被秦墨挡掉了,不过他不让她和别人喝,自己却是亲手地喂她喝了一杯红酒。

何欢身体脆弱,一杯红酒慢慢地喝下去两颊都是绯红,很是好看,加上黑色的直发显得特别地年轻,如果不知道是绝对想不到她已经30出头的。

而秦墨本身,已经38岁,看着是真的很有年龄差的。

何欢靠在椅背上,看着秦墨,他已经起身去别桌了,毕竟是秦总需要应酬的。

而她也感觉到他今天的兴致很高,回来倒了几次酒,何欢是怕他真的喝醉了忍不住地提醒:“秦墨你少喝点儿。”

他喝醉了,她得被折磨,她心里清清楚楚,而他似乎是特意地把自己弄醉。

男人都很坏。

秦墨坐下来,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听了何欢的话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凑过来低喃:“怕我醉了对你怎么样,嗯?”

何欢就看着他,声音略有些低,“秦墨!”

他笑笑,又凑近了些:“我不会喝醉的放心。我还要带你回家。”

何欢抿了抿唇,又看了他一眼。

秦墨伸手在她的肩上按了按,又笑笑这才又离席去应酬……

而他们这样的亲密自然是十分难得的,所有的人都觉得秦总夫妻生活很和谐。

就在秦墨应酬时,主持人已经拿到了今晚最佳着装的投票名次——

嗯,主持人是有些小压力的,毕竟这上面第一名是苏意柳,而秦总的太太排在了第二。

其实一般总裁太太在的话,一般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会投何欢,但是苏意柳有这么多的投票的话就有猫腻了。

主持人的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寻私一下,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决定要考验一下秦总,她直接报出了苏意柳的名字,当然,现场一片惊讶,甚至还有抽气声。

也对啊,苏意柳虽然今晚的着装不错,可是明明何欢和秦总看起来更配,秦总今晚很随意的好不,一套黑白经典的西装,但是不是特别正式的款式,略带了些休闲,和何欢站在一起很配的。

苏意柳的一袭浅紫长礼服,就显得太隆重了,标准走红毯的造型。

主持人报完名字,何欢是没有什么反应的,秦墨大概是忘了有这件事情,这时主持人再三地报名,他才想起来。

秦墨并不是先上台,而是看了看何欢……

何欢也看着他。

他就淡笑了一下,上台,苏意柳也自信地上台了,准备共舞一曲。

雪崩王子

雪崩王子第三集

“要聊什么?我们开始吧。”秦承禹在叶菲菲身边坐下,他抬眸平静地看向君浩,“你也坐吧。”

君浩别无选择了。

本来如果叶菲菲不来的话,他是要找借口离开的,要尽量留给姐姐和他足够的时间,但是现在看来……哎!一切不在预料之中啊!

宁静的茶吧里,君浩只好在姐姐身边坐下来,他的正对面就是承禹哥。

沈奕霞收了收目光,她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又暗暗深吸一口气,心痛得无法自拔,思绪也乱了。

秦承禹却面色温和,仿佛并没有发生什么,也仿佛并不尴尬,“怎么了?开不了口吗?不是你们约我出来的吗?”

君浩着急地说,“承禹哥,你可不可以和我姐姐单独聊聊?毕竟你俩的事情与外人也无关啊!”“她不是外人,她是我女朋友。”秦承禹再次伸手搂过叶菲菲肩膀,转眸深情地凝视她一眼,“我觉得应该对她坦白,但是坦白的时候万一引起误会呢?所以干脆就带着她过

来了,让她做旁听这是对我最好的证明。”

叶菲菲只觉心跳加速,但她还是很冷静的,她一直保持沉默,也不去看对面的女人。

沈奕霞一下子认清了现实,他把关系彻底撇清了,他的这个搂肩动作刺痛了她的内心!

她也知道现实难改,而且这很有可能是自己与他最后一次见面,他根本就不想见她的。

“我想……”秦承禹松开叶菲菲,他往椅背轻轻一靠,轻飘飘的目光落在对面姐弟俩身上,“如果你们还没有做好准备的话,今天的约见可以结束了,大家都挺忙的。”

沈奕霞鼓起勇气抬眸看向他,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他,“承禹!当年你真的出轨了吗?那个女人真是你养的情妇?”

叶菲菲胸口一突,不可置信地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秦承禹感受到了叶菲菲的视线,但他一点也不慌,从容迎着沈奕霞的目光。

女人等待着答案,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

几秒后,男人声音温和地反问了一句,“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他语气里有些小随意,这让叶菲菲很震惊!

他真的婚内出轨了??

但这事与她无关,叶菲菲不可能插嘴的,只不过她的心凉了凉。

沈奕霞眼里汇聚着泪水,“不,那一定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秦承禹眸光一收,他表情无比淡定。“承禹,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不是……我不相信你会背叛我的!我真的不相信,或许现在你已经不爱我了,可当时你是爱我的!我不是傻子!我可以感觉到的!”她的睫毛

轻颤着,脸上有着深深的恐惧,“我们的那些幸福我都没有忘!”

君浩搂住了姐姐肩膀,将纸巾递给她,希望她可以稳住情绪,毕竟刚生完孩子。

可沈奕霞实在难掩心中的悲伤,“承禹,你知道吗?在你离开以后,我发了疯般地去找你,一个礼拜瘦了十斤……”

秦承禹脸上是没有表情的。

女人满脸忧伤,声音哽咽了,“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哪怕你朝我开一枪我也会认为那是走火!你知道吗?”

他没有去看她的眼睛。

“承禹,我无条件信任你,是因为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她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所以当时出了那样的事情,我提离婚只是在气头上,那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秦承禹缓缓抬眸,他看向满脸泪水的女人,看着她心痛不已的样子,他的表情始终很平静,仿佛在听一段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坐在一旁的叶菲菲内心是震惊的,他们曾经很相爱?然后他出轨了,她提了离婚……

而秦承禹始终没有开口,仿佛还在等她继续说下去。沈奕霞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心痛得无法呼吸,“承禹,我想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我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一直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你会背叛我的!你不是那

样的人!”

她情绪有些失控,等待着他的回答。

坐在一旁的沈君浩紧搂着她颤动的肩膀。

这份沉甸甸的情感让人无法回应,秦承禹问她,“还有疑惑吗?都问出来吧,等你问完了我再一一回答,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然后好好地与过去告别。”

他今天是愿意坦诚相待的,是愿意给她交待的,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沈奕霞感觉到了离别的隆重感,这恐怕是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把一切都说清楚以后,应该就会成为陌生人吧……想到这儿,她泣不成声。

这里的氛围让叶菲菲觉得很压抑,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伤心成这样子。

她置李新亮于何地呢?

今天出来见面李新亮一定不知道吧?

君浩看着泣不成声的姐姐,他也很难过,拿着纸巾替她擦干眼泪,搂了搂她肩膀,“姐。”提醒她要抓住机会,也提醒她要注意仪态,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此时此刻,沈奕霞的心撕裂般疼痛着,她伸手揪紧胸口,难过地闭上了眼睛,泪水决堤……

秦承禹拢了拢眉,他在耐心地等待着。

叶菲菲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沈奕霞,她内心有所触动,秀眉不禁皱起来,她最爱的男人应该是这个前夫吧?那李新亮呢?她爱他吗?

四周气氛很凝重,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悲伤。

秦承禹没有催她,他拿起茶壶与茶杯为身边的女孩子倒了杯红茶。然后将精致的茶杯轻轻放到女孩面前的时候,两人视线有短暂的对视,他看向叶菲菲,深邃的眸子里沉淀着认真,有那么一秒她的心脏怦然跳动了一下,因为他的眼睛好

像发着光,眼里只有她。

而坐在对面的女人还在哭,好不容易才调节好情绪,“承禹,那你的死亡证明怎么回事?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不远处的隔间里,沈信时紧握着门把,他眉头紧蹙,焦虑难安……

不知道他们会聊些什么,但时间过去得越久,他就越不安……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搞不好就会被全部翻出来。

“还有问题吗?”秦承禹像个心理医生,像在聆听别人的故事。

他的态度好冷!

冷到让沈奕霞受不了,她难过地盯着他,“你还爱我吗?!”秦承禹眸子里闪过些什么,他收回了目光,这算什么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