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货车的女士

住货车的女士
  • 主演:玛吉·史密斯,吉姆·布劳德本特,阿历克斯·杰宁斯,乔治·芬顿,杰米·帕克,黛博拉·芬德莱,罗杰·阿拉姆,潘多拉·科林
  • 导演:尼古拉斯·希特纳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法
  • 年份:2015
故事发生在1977年的英国伦敦,一位名为谢波德(玛吉·史密斯 Maggie Smith 饰)的老太太开着她的姥爷车来到了一个位于这里的中产社区中。谢波德没有家,吃喝拉撒都在自己的车里,换句话说,在别人的眼中,她就是一名脏兮兮臭烘烘的流浪汉。   在这个社区里生活的中产们凭借着他们出色的教养容忍了谢波德女士的入侵,然而他们的善良和宽容却并没有换来谢波德太太的好脸色。这个脾气又倔又犟的老太太让生活在这里的人吃尽了苦头。久而久之,没有人再搭理谢波德太太了,除了一个看上去憨憨的剧作家阿兰(阿历克斯·杰宁斯 Alex Jennings 饰),他不仅每天都对谢波德太太笑脸相迎,甚至同意她占用自己家的车道停车。

住货车的女士第一集

一个多小时后,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宁凉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若离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她的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不像一个星期前,那么惨白。

“季寒说,你想出院?”

“嗯,我已经没事了,我想回家住……回苏家……”

即使知道宁凉辰的做法,只是因为这些年的习惯,无关残忍不残忍,可即便如此,让她这么快就接受宁凉辰,她还是做不到!

“若若……”

“宁凉辰,我没办法接受,就算你那么做,是因为她们做了不值得原谅的事情,或者是为了保护我,我还是没办法接受!”

能理解,但不能接受!不管怎么样,她受的教育是法制教育,而不是私下随意处置一个人的性命!

“不行!”

刘珊虽然已经解决,但云溪到底有没有别的小动作,他现在还不确定,加上萧凤阳之前的行为,他实在不放心让苏若离回苏家!如果若若再发生什么意外,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宁凉辰,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已经决定了,明天上午我就回苏家!”

“你如果不想看到我,我可以住在公司!”

宁凉辰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若若只是想躲开他,那他只要不出现在苏若离的面前就可以了!梨园比苏家,至少安全一些!

“你不用这样……”

“咔哒——”苏若离的话还没说完,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老爷子,二爷在里面呢!”季寒急急忙忙的拦在宁老爷子的面前,只是宁老爷子是什么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人拦住,他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活了!

“丫头,你和我回景园住!”

一得到苏若离怀孕的消息,宁泽禹就坐不住了,不管怎么说,这孩子都是他宁家的子嗣,上一次,他已经错过一次,这次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二爷,小姐……”

“季寒,你先出去吧!”苏若离倒也没生气,如果进来的是别人,那季寒却是失职,可这人是宁泽禹,季寒哪里拦得住……

“丫头,你要是不想住在医院,就和我一起回景园!”

宁泽禹除了想保住这个孩子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自己的儿子对这个丫头这么上心,如果苏若离在景园,他和宁凉辰也能经常见面……

“宁老爷子,您怎么也来了?”

“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小孙子!丫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已经有了我宁家的孩子,怎么能回苏家住?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还以为是我宁家不负责任!你先好好养身子,等身体好一些了,就把婚礼办了!”

宁凉辰从头到尾都没说话,虽然他不喜欢自己的父亲,但这次,总算做了一件好事!让苏若离回苏家,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能住到景园,倒也不错!

至于婚礼,虽然这种情况之下办婚礼,不在他计划之中,但如果这样能够留住若若,他也愿意试一试!

“老爷子……”

“还叫我老爷子?丫头,你是不是也该改口了?”

宁泽禹脸色一沉,低语道。

“我……老爷子,我还没考虑好,我可以和你回景园,至于婚礼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这老头子不是很不喜欢她么?怎么现在突然又改态度了?就因为她怀了孩子?

“我让人去安排,婚礼的事情,也不是说办就能办的!凉辰,这件事情,你好好处理!”

“……”

他的婚礼,他当然会好好安排!只是……宁凉辰眉梢轻蹙,抬头看着床榻上的苏若离,若若今天这个态度,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不安!就好像,她随时都有可能离开……

苏若离没有继续反驳,这两父子虽然不和,但脾气却格外像,就算她现在说破嘴皮子,宁凉辰和老爷子估计也不会听进去!他们的世界,总是围绕着自己……

“丫头,你放心,景园绝对安全,你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至于刘珊和云溪那两个女人……凉辰,你早点处理干净!云家现在已经激不起什么水花,云启明那个老家伙,你也不用给他什么面子!”

“云溪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宁凉辰,你如果找到云溪的罪证,能不能交给我?”

她恨云溪,这件事毋庸置疑,可她不想宁凉辰手上再次染血!

“好,我答应你!”

“谢谢……我有点累了,老爷子,明天上午,你让人来接我吧……”

“行,那你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让老韩来接你!”

夜幕降临,云家客厅格外冷清,云启明坐在沙发上,揪着头发,颓废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怎么都没想到,云溪居然还敢再对苏若离动手!

以云家现在的处境,能安然度日,已经很不容易,可云溪居然还敢去招惹苏若离和宁凉辰,这根本就是在老虎嘴上拔毛,找死!

“明天,我陪你去找林逸,现在只有他能帮我们父女了!”

云启明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说到底也是他的错,当初如果他能够看清现实,不对苏若离动手,或许现在,他还是那个值得骄傲的云启明!

前几年,宁凉辰看在林逸的面子上,还对云家诸多宽容,可自从林逸和云溪的婚约解除,宁凉辰就完全不再客气!只是短短半年的时间,公司的股份多半都被宁凉辰购买,公司早就被架空了……

“不!爸,林逸早就已经放弃我了,他一颗心,都在田俊一的妹妹身上,我不去,我已经输的够彻底了,你难道要我连最后一点尊严,都被践踏吗?”

云溪一脸的不甘和绝望,她对苏若离是恨,是嫉妒!凭什么她离开这么多年,宁凉辰还是对她念念不忘?甚至为了苏若离,对云家,对她这么残忍?

如果不是因为苏若离,她就不用算计林逸,如果不是因为算计,林逸也许不会和她解除婚约……

几年的相处,云溪的心,终究是对林逸动了心!可一切都晚了,林逸和她订婚只是为了负责,他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她!哪怕这两年暗中帮衬,也不过是因为那一点点同情心!

她是云溪!是那个骄傲的云家公主!可现在,因为一个苏若离,居然沦落到需要别人同情的地步!她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怨?

明知道这次如果行动失败,她会死的很惨,她还是豁出去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和苏若离同归于尽的准备!可没想到,还没行动,宁凉辰就发现了她和刘珊的计划!

宁凉辰为了苏若离那个女人,居然会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尊严?你既然想要尊严,你就不该动苏若离!宁凉辰手上的那些资料,足够让我们父女二人,把牢底坐穿了!”

云启明一掌拍在茶几上,他英明一世,居然最后会毁在自己女儿的手上!

“就算去坐牢,我也不想去求林逸!”

“你不去也得去!云溪,你真以为宁凉辰会放过我们?坐牢?哼,你知道刘珊那个女人的下场吗?”

他只怕宁凉辰会直接解决了他们,连坐牢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们!

“爸,你的意思是……”

不可能,这不可能!宁凉辰就算恨他们,也不敢那么做的!云家就算败落了,也有自己的小势力,如果杀了他们,宁凉辰也会有麻烦……

她不怕死,反正这些年,她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可她不想就这么死了,就算死,她也要拽上一个垫背的!

“明天,你和我去林氏银行,好好求求林逸,然后和我一起去H国,以后都不准回来!”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离开华夏国,离开帝都!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女儿,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爸!你就甘心这么离开?”

“现在还有别的办法?云溪,你清醒点!想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你必须听爸爸的话!你先回房间收拾行李,明天不管林逸答不答应帮忙,你都必须和我离开!”

云溪双眸微微一眯,手紧紧握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次日,林氏银行。

林逸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云启明和云溪,眉头微蹙。

对于云家,他真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言妍那丫头最不喜欢的,就是他和云家的人有接触,尤其是云溪!可这次云启明亲自找上门来,他也不好当面拒绝。

“云先生,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林逸,虽然你和云溪的婚约解除了,叫我一声云叔叔,应该也不过分吧?”

云启明唇角微微一勾,笑意盈盈的看着林逸。在和林家的婚约上,是他们云家做的不地道,林逸没有将事情挑破,已经很照顾云溪的面子了!所以,对林逸,他其实是相当满意的!

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为人处世,林逸都是一个不错的对象!可偏偏……

“云先生,你今天过来,应该不是找我叙旧的吧?”

林逸淡淡的说道。

他并不亏欠云家,这一点,云启明和他都很清楚!所以,他不需要对云启明多客气,今天云启明带着云溪来找他,恐怕也没什么好事……

住货车的女士

住货车的女士第二集

白罗娜。

听到这个女人自报家门,林辉的嘴角上露出一丝笑意,白家在滁泽市虽然算不上四大家族,但是也是一个底子十分雄厚的世家,而这个世家之中,最为精妙的便是他们的经商手段。

可以说,白家是一个经商家族!

而白罗娜找上自己,在林辉看来,肯定是白家的老爷子的主意,一般这种情况,是需要白家老一辈人出面的,但是可能他们看来,对付自己,出动一个女流之辈,比出动一些老家伙要好谈的多!

只是杨逸风没有想到,自己似乎已经将这个白罗娜给惹毛了。

当下,杨逸风便是微微一笑,然后很快的离开了白罗莎的身体,摆着手说道:“白小姐,这都是误会,其实,我是在为你治病!”

什么?

听到杨逸风这不靠谱的话,白罗莎差点儿没气的笑出声音来,做人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儿?你刚刚明明就是在摸我好不好,现在竟然还敢说是给我治病?恐怕要不是白罗莎跟白家的人在南郊狗场见过杨逸风大展神威,此刻都要直接报警将林辉给抓起来了!

什么玩意,竟然趁机摸我!

白罗莎的一双眼睛之中闪烁着精光,看向林辉的眸子之中充满了愤怒的神色,在他看来,杨逸风这厮一定是故意的,他这是故意整蛊自己,要自己出洋相呢!

而杨逸风却是摆了摆手,然后说道:“白姑娘,你肯定是误会我了,刚才我之所以摸你的后背,不对,是脊骨,是因为我要确定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病,而现在,经过我一番摸骨探索,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这种病,很罕见,很难治,你现在的情况可谓是极其危险。”

什么!

听到杨逸风嘴里说出来的话,白罗莎当下就要骂他,但是想了一下,却是感觉杨逸风并不像是那样的人,而就在这个时候,杨逸风则是指着白罗莎的后背,问道:“如果我摸得不错的话,你的后背经常会感觉到一股针刺一般的疼痛,并且有时候疼的你根本没有办法睡觉,但是刚才在为你摸骨的过程中,我已经为你做了初步的治疗,你现在可以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改善!”

听了杨逸风的话,再见到他信誓旦旦的样子,白路莎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异色,当下便是带着一股狐疑的态度,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腰身,而就在其活动身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明亮起来。

“真的不疼了!”

这一刻,白罗莎的眼睛之中几乎能够射出精光来,在他看来,自己的骨头疼是神经方面的问题,就连很多国际上著名的医师都束手无策的病症,自己这一刻竟然感受不到疼痛了!

这也太神奇了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刻,白罗莎看向林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骇,她在南郊狗场的时候见识到了杨逸风这家伙嚣张狂霸的一面,那在铁笼子里面让万兽臣服,将龙游海的所有拳手尽数砸死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杨逸风竟然还是一位妙手回春的医生,仅仅是在自己的后背上抚摸了几下,困扰自己许久的脊椎问题便是被杨逸风治疗纠正了过来,她现在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到杨逸风了。

“你不用这样子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见到白罗莎的神色,杨逸风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一丝扭捏,看上去就像是不好意思一般,而白罗莎见到后者脸上那扭捏的表情,则是感到胃里面一阵不舒服,这丫的,就没个正形!

“咳咳!先生?小姐?”

就在杨逸风跟白罗莎两个人站在走廊之中,互相看着彼此的时候,走廊下面突然间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两人低头一看,就见到一个女服务员手里面端着一个托盘,而托盘上放着两杯卡布奇诺,此刻正用一种纳闷的眼神望着这两人。

“跟我来吧!”

白罗莎的眼睛之中闪过一道光,而后便是对着杨逸风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朝着前面走去。

而这一次,白罗莎一不小心,又走在了杨逸风跟前,那浑圆的****,修长的****,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让人从心里面感到一种蠢蠢欲动。

白罗莎自然感受到了杨逸风的目光落在那里,想到自己的身后就有一个男人正在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的臀部,甚至看向自己那私密的部位,白罗莎的脸上便是闪过一道难看的神色。

“该死的杨逸风!”白罗莎在心中暗骂,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心里面,竟然是对这种异样的感受没有半点儿排斥,反倒是还有一点点欣喜。

可能,连白罗莎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吧?

两个人的身后跟着一个服务员,很快进入了咖啡厅的一个包厢之中,这咖啡厅的格调不错,装修的很精致,两人径直进入宝箱之内,那服务员将东西放下之后,便是离开了包厢。

只不过,她离开之前,那狐疑的目光,还是让白罗莎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糖。

反观林辉这个脸皮比城墙还要后一份的家伙,自始至终,脸上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此刻竟然是对那服务员的差异目光视为不见,自己坐在沙发上,手里面端着一杯卡布奇诺,没滋没味的喝了起来。

“林先生,咱们现在来谈一谈正事吧!”终于,白罗莎看了看杨逸风,笑着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逸风却是抬起头,贱兮兮的说道:“等等,什么是正事?难道白小姐不知道,你后背的脊椎骨并没有完全康复吗?现在,你还有必要再进行一次治疗,刚才太匆忙了,我没有治好呢!”

你!

听到杨逸风的话,白罗莎顿时一愣,没有想到林辉这货竟然这么不要脸!

不过刚才是在楼道里面,现在已经到了包厢之中,白罗莎不知道,在这个封闭的环境当中,杨逸风这家伙会不会对自己做点儿什么。

住货车的女士

住货车的女士第三集

第399章:婚礼

顾蓦然和夏倾城的婚礼,定在11月11日。

全城预告,却没有告知婚礼的地点,让媒体们一顿狂猜。

就在婚礼的前两天,顾蓦然的助理还接到了不少的电话,问关于顾总结婚的内容,还想申请采访,都被一一拒绝了。

于是,站在A市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婚礼,成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而夏倾城,则是成了全A市女人心目中,憧憬和羡慕的对象。

婚礼的地点,一直是保密的,只有顾蓦然一个人知道。

直到婚礼的前一天,他才向大家透露,婚礼的地点其实是在一个岛上,届时所有的宾客,都是统一乘坐飞机前往。

而且,宾客的范围,并不广泛,其实就是亲近的一些家人和朋友,没有外人。

当然,也不可能会出现任何的媒体。

顾蓦然希望,他和自己爱的人的婚礼,是纯粹的,不掺杂任何的杂质,也绝对不允许代表爱情的仪式,被金钱的所腐蚀。

夏倾城在知道了婚礼的地点之后,也是惶恐了许久。

一整夜的时间,她都没有好好睡觉,就光顾着担心,自己第二天在婚礼的现场,会不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就算参加他们婚礼的,只是亲朋好友,但是万一搞出笑话,还是很尴尬的。

尤其是,顾蓦然的亲朋好友,都是有地位的人,她不想让自己爱的男人丢脸。

夏倾城几乎是纠结了一夜,直到凌晨时分,才渐渐睡去。

而第二天早上,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飘飘然的。

隐约觉得耳朵上似乎罩着什么东西?

夏倾城下意识地抬手,摸到了一个耳罩。

当她取下耳罩的时候,整个耳朵里,都是飞机引擎的轰鸣声。

她,在飞机上?

夏倾城愣住了,什么情况?

就在她四下张望的时候,身后传来的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夏倾城下意识地转头,就看到了顾蓦然穿着一身便服,朝着她缓缓地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杯子,似乎是装了什么东西?

男人看到她醒了,淡淡一笑,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她的跟前,开口道:“醒了?”

夏倾城本能地点头,声音还有些茫然:“嗯。”

“喝了这杯牛奶。”顾蓦然递过杯子,“很快我们就会到达目的地,你还有时间休息。”

“我是什么时候上的飞机?”夏倾城茫然地问。

顾蓦然笑了笑,说:“早上五点,我去你家抱得你,没想到你睡得那么沉,一直睡到了现在。”

“现在几点?”夏倾城又问。

顾蓦然看了一眼手表,回答:“八点半,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所以,你是趁着我睡着,把我抱上了飞机?”夏倾城还有些不信,“我真的有睡那么死么?而且,不是说好,是7点的飞机么?”

顾欣然看着面前的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勾了勾唇,他主动岔开了话题:“我们先过来,单独的飞机,他们迟一些到,准时参加婚礼,因为我们还要准备的,好了,先喝牛奶,等下了飞机,你就马上要进入战备状态了。”

夏倾城听了,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喝下了牛奶。

很快,飞机到了目的地。

在下了飞机之后,果然是上了一辆车,开往定好的酒店。

而在车子上,化妆师就已经开始给夏倾城进行面部管理,然后化妆。

等车子开到酒店,妆也画的差不多了,随后,就是紧跟着的礼服的试穿和造型。

婚纱,是由国际著名的设计师Ada law设计的,由100人的团队,历时一个月的时间,纯手工缝制的。

上面的每一朵小花,都是用鲜花制成的,经过了复杂的工艺,保持了花朵的活性和美观,不容易凋落。

夏倾城在穿上婚纱的那一刻,自己都觉得惊艳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从未量过尺寸设计出来的服装,居然会那么地贴合自己的身材?

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她疑惑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偷量的我的尺寸?”

男人笑笑,别有深意地回了一句:“曾几何时的夜里,用手量的。”

夏倾城听了,瞬间脸红了一片,别过头,不再看他,脸颊上带着一丝羞涩。

而顾蓦然,则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欣赏着她的小害羞,勾着唇,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

四年前的那个晚上,他早就已经熟悉了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她的身影,一直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子里,就算过了四年,他依旧能估摸着算出,她的身材,到底如何?

即便,她已经生了孩子,比四年前稍稍长大了那么一丢丢,但是顾蓦然深信,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出错。

正是因为他的自信,才有了夏倾城身上的这套衣服。

当然,顾蓦然也不会抹杀Ada law的功劳,这位出名的设计师,绝对是设计婚纱的一个鬼才!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精心准备,夏倾城终于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当大家伙看到她美丽的样子的时候,都惊呆了。

这样的气质,那样的优雅,似乎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使,高贵又典雅!

连夏意外,都忍不住惊叹:“哇,妈咪,你好漂亮啊!”

夏倾城听了,忍不住笑了,抬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谢谢宝贝。”

而事实上,被她惊艳的人,远不止夏意外,还有苏吟、林涵,等等等等~

几乎是全部的人,都被她的样子所震惊。

因为,她真的太美了,美到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就怕那样的词,匹配不上她的美!

绿荫草地上,铺上了象征喜庆的红色地毯。

地毯的边缘,全部用粉红色的气球点缀,在浓浓的温馨之中,多了一丝浪漫的气息。

两旁,是一排排的座椅,此时也已经坐满了人。

神父站在前方的亭子中间,目光之中,满是慈祥。

边上,站着顾蓦然,等待着夏倾城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和他一起接受祝福。

在众人的一片掌声和惊喜的目光之中,婚礼进行曲响起。

夏倾城挽着父亲的手臂,踏着音乐的节拍,慢慢地踩着点,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中,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地朝着顾蓦然靠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