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疑凶

真假疑凶
  • 主演:安?凯瑟琳?克拉梅尔Ann-KathrinKramer,伯纳德?贝特曼RobertStadlober
  • 导演:克里斯蒂娜?巴哈萨
  • 地区:德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1999
某市连续发生女性被杀的案件,负责调查此案的米歇尔大为头痛。警察局长克拉姆请来破案方面的心理医生一起侦…某市连续发生女性被杀的案件,负责调查此案的米歇尔大为头痛。警察局长克拉姆请来破案方面的心理医生一起侦破案件。调查的一切迹象显示,每次凶杀案都有一个叫兰多的男子有关。警方全力调查兰多,然而兰多对米歇尔的跟踪毫不畏惧,甚至与她玩起了游戏。几次较量后,米歇尔渐渐迷恋上了兰多。伊娃是米歇尔的好朋友,米歇尔越来越发现伊娃的作案嫌疑更大,然而她与兰多的几次亲密动作被人拍照,她也因此被停职放下包袱,米歇尔来到兰多家,突然她发现了作案用的棉花球,并与兰多发生争执,这时,伊娃持枪出现,到底谁是真正的凶手呢

真假疑凶第一集

第1584章 二少篇,怎么是她?

所以原本还有点心虚地视线一直往门口方向瞥,起身离开的时候,伍雪然的心情却平静了,甚至觉得理所当然的心安理得:

别人能钻她的,她为什么不能钻回来?

成不成无所谓,反正对她来说,也没什么损失!广撒网,难道还真的一次鱼都搂不到?她就不信自己的运气真的这么差!

毕竟是头一回做这种事儿,心里有些没谱,所以近乎是不假思索,她就逃难一样地飞奔出了门,急促的步伐,与进来之时完全不同。

另一边,被逼着躲了出去的秦墨宇,最后是去了离得最远的一间客房,关了门,他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发呆,整个郁闷的不行:

好好的夜晚,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有房回不得,有床还不能睡!

这个世界上,最难缠跟最难处理的果然都是前任!不管联不联系,做的深还是浅,主动提分手的一方就仿佛是欠了这辈子都还不清的债,怎么做,都免不了被说“绝情”!

做人真的是好难!

敲着额头,秦墨宇也禁不住叹了长长一口气,最后真的翻出一支烟,点了上去,视线也有意无意地就扫了下墙上的钟表。

……

伍雪然前脚出了门,池月宛后脚就到了。

见厅里灯光大亮,她便按了门铃,很快地,管家就迎了出来,视线交汇的一瞬间,管家惊诧的眸子都不自觉地瞠大了几分:

“池小姐?”

还真地是她?

“听说您找我?”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

真是好险~

嘻嘻笑了下,池月宛才道:“秦叔,不好意思,让你还跑一趟!墨在吗?睡了没?其实我是过来……嗯,想给他个惊喜的!”

探了探头,池月宛红着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他要是没睡能不能让我进去?他要是已经休息了,那我就不打扰他了!我改天再来~”

毕竟是自己半夜心血来潮跑来的,虽然很渴望,但私心里,池月宛并不想太过任性惹他反感,关键是她其实并没有什么事,这一趟来的,她心里也是没底。

顿时管家也明白了,她并不是来找他,而是不想让他提前通知秦墨宇!

看她手中拎着两个便利袋,但却通情达理,跟刚刚上门又离开的伍雪然咄咄逼人的态度完全不同,加上深知秦墨宇对她的态度,伍雪然又离开了,管家近乎没有考虑、身体已经侧身呈现了邀请之姿:

“来者是客,池小姐客气!少爷还没休息,里面请~”

说话间,管家还伸出了手:“我帮你提着吧!”

进门,池月宛的脸上也绽放了如花的笑意:“不用不用,一点宵夜,不重!”

因为怕时间太晚了不方便,池月宛还下意识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进了门,也没有任何阻拦地,她就直接上了楼,直奔了秦墨宇的房间。

房门是半开的,进门逡巡了一周,见里面没人,池月宛还纳闷了下,放下手中的宵夜,先去洗手间的方向看了看,才又转了回来:

灯开着人却不在,是去书房忙了吗?

视线逡巡而过,见一边的床铺已经有睡过的痕迹,池月宛也禁不住吐了吐舌头:是躺下又起来的?那她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摘下身上的小背包放在一边,她也没急着去打扰他,先把手中打包的宵夜放在了一边的小桌子上,而后又把袋子里自己顺路捡的一小盆不知道是什么花的小盆栽给拿了出来,摆弄地整理了下,又把沾染了些尘土的白瓷小花盆给擦了擦,池月宛禁不住弯起了眸子:

“这不是很漂亮吗?”

处理的,还不到五十块!赚大了!

见花苞微绽,还挺饱满地,隐隐地已经露出了些粉色的气息,看着心里仿佛也都跟着要冒起粉色泡泡一般,起身,她便搬着小花往浴室走去:

“多给你浇浇水,就不会蔫巴了,以后肯定更好看!粉色也是爱情的颜色吧,勉勉强强,你就算‘爱情花’吧!”

……

秦墨宇一回到房间,听到地就是哗哗地流水声,隐约间还掺杂着女人愉悦哼小曲的调调,步子一顿,倏地扭身,他的脸瞬间就黑了一片:

该死的!

她在干什么?

不是让她离开吗?

不会也学那些蠢女人给他来什么投怀送抱吧?

……

几个大步秦墨宇就冲了过去,一到门口,看到地就是一双女人的鞋子,顿时脸色也越发的不好看,抬脚就冲了过去,还有些怒气哼哼地:

“谁让你进来的?”

正冲刷着浴室,猛不丁地,池月宛被吓了一大跳,把手中的淋浴喷头都给扔了,一个哆嗦,她赶紧关了水,脸色瞬间也白了一片:

“我……”

快速地把东西恢复原位,她赤着脚就仓皇跳了出来,地毯上小脚丫辗转地踩了踩,快速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我这就走~”

没想到他这种反应,略感伤心,池月宛也明白自己不请自来大概是犯了他的忌讳!

同样的处于震惊中,秦墨宇也半天没回过神来:怎么是她?

门口的鞋子是她的?

看到浴池一边还放着一盆小花,地上还残留着一点泥土的痕迹,想来她是用喷头浇花把泥土给冲出来了,刚刚她是在清理浴池?

赤着脚池月宛就往门口跑,回神,秦墨宇伸手一把抱住了她,嗓音也整个缓了下来:“宛宛,怎么是你?我以为……有人乱闯我的房间!”

摸了摸她苍白的脸颊,秦墨宇也不免懊恼:“吓着你了?我不是要凶你!”

抱着她,秦墨宇做梦一样,还有些回不过神,下意识地又盯着她的脸看了看,心里一阵忐忑的直“咯噔”:

这什么情况?怎么变成她了?

他没眼花吧?

她什么时候来的?伍雪然呢?两人没撞上吧?

“来了怎么没通知我?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刚刚他根本就没看清已经吼出声了。

平静下来,才惊觉两人的衣服完全不同,伍雪然是精致打扮过来的,而此时,她衣着休闲、满是生活的气息,裤脚还是挽起的。

真假疑凶

真假疑凶第二集

“看什么,安我说的,”夏欢欢开口道,听到这话所有女人立刻开始自己的事情,夏欢欢没有时间理会外头的事情,

而此刻这杰纳斯站在这内城,看着那光后微微一愣,“那是……翼龙水母……”看着不远处的飞行物后,杰纳斯开口道,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这种翼龙水母,眼下带着强烈的杀伤力,有着很大的威胁而且看着等级是七级,心一沉了起来,师傅也仅仅是六级儿一样,看着气势汹汹的翼龙水母,心有着那害怕。

“少城主……”身边的人看着杰纳斯,杰纳斯听到这话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让所有人开始警惕内城的动向。

“让所有人都戒备,现在外城那一边应该很快就会失守,所以内城一定要守住,”看着所有人的时候,此刻这杰纳斯道,“另外怎么没有看到师傅?”

“听说城主去给别人看病了,”听到这话的时候杰纳斯立刻就有着愤怒的神色,身边的人都不敢多言,而此刻这卡洛斯也站在杰纳斯的身边。

“我一开始就跟她说了,眼下她偏偏要救,现在好了,她觉得一条命可以跟所有人都命比吗?”舍弃一部分,不是她自己教导自己的吗?为何现在却要自己打脸了?

“我要去见师傅,”说着就直接拿着外衣出外城了,可却很快就被卡洛斯拉住了手,卡洛斯眼下有点虚弱的神色。

“杰纳斯你是有着什么资格对她要求如此多?”卡洛斯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杰纳斯微微一愣,卡洛斯看着眼前自己的弟弟。

“别忘记了,我们从来都是因为她才有着今天,可杰纳斯……也许是她对所有事情都不在意,任由你索取过度了,才让你有着这般多的负面情绪,”看着杰纳斯的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杰纳斯微微一愣。

看着自己的兄长,杰纳斯神色有着那说不出的滋味,而此刻这卡洛斯又道,“现在我们是该交给她,而不是让你有着这么多情绪,”

“可哥……一个人……”眼下杰纳斯要说这话的时候,却在看到卡洛斯的目光后没有说话,卡洛斯看着杰纳斯的时候。

“如果那人是你的亲人,你可以说的如此轻巧吗?杰纳斯你是未来的城主,就该包容爱着所有人,对……身为城主的你,是该舍弃一些人,可……那舍弃却绝对不该在这战场上,当你丢下自己的兄弟那一刻,你就输了……”

“可……”看着自己的哥哥,杰纳斯没有说话,杰纳斯低着头想着那人跟自己说的事情,心有着埋怨。

“杰纳斯……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看着杰纳斯的时候卡洛斯开口道,说着就捂着自己的眼睛,“我下去了,”

卡洛斯此刻身上带着镣铐,而这镣铐不是别人给的,就是夏欢欢给的,夏欢欢给对方镣铐就是希望让卡洛斯别乱来。

夏欢欢那一边分秒必争着,此刻这扎克不得不自己出手,速度是他的优势,可此刻却在翼龙水母面前失去了优势。

眼前的生物浑身上下都有着光,是雷电的光芒笼罩着,而此刻那锋利的抓住,巨大的嘴巴只要被咬到了,那绝对残废的一个。

“所有人都准备配合扎克大人,”下头的人开口道,听到这话立刻就有着很多人,都拿着弓箭,扎克看着不远处的翼龙水母心中想着。

夏欢欢你可要快点,按照这情况,他可是十分之也没办法撑过去,可……很快她又想,就算夏欢欢来了,面对这攻击力跟速度都如此厉害的东西,真的有把握可以赢吗?

夏欢欢那一边在坐着手术,可却在下一秒的时候,就有着一个人直接摔在那帐篷上,“啊啊……是扎克大人……”

很多人都看着被摔进来的扎克,忍不住惊恐的叫着道,夏欢欢看了看不远处,快点的将自己的打结了,在大街后一个转手手中就出现了那长枪,抓在手上在狠狠的投射了出去,下一秒就有着声音在大声的叫着,夏欢欢看了看扎克。

“你可真会惹事情,居然将东西弄到这附近来,”夏欢欢开口道,“就不知道引远一点,”

“我很努力了,”扎克开口道,他够努力了,如果不是自己努力,那东西一开始就大开杀戒,夏欢欢看了看对方,直接就看了看帐篷里头的人,“带着病人离开,”夏欢欢开口道,然后直接就走出了帐篷,天空中有着一只巨大的生物,此刻身上有着火光,夏欢欢看到对方的模样,顿时就忍不住眼孔一缩。

“咳咳……这鬼东西在做什么?”出来的扎克看到翼龙水母面前的光球,顿时就眼孔一缩了起来,楚盼儿也看了看不远处。

“大概是想丢下来,弄死所有人,可真麻烦,”夏欢欢开口道,看着夏欢欢的神色,此刻这扎克皱了皱眉头。

“别麻烦了,快点想办法解决,”看着夏欢欢的时候扎克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欢欢看了看扎克,扎克微微一愣。

“你看我做什么?我没有能力,”夏欢欢看着扎克的时候摇了摇头,尤其是听到这扎克的话,更加是嘴角抽了抽。

“你就不可以男人点,说自己可以解决让我高兴一点,”夏欢欢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扎克看了看夏欢欢。

“你觉得下我说得出这样的话来吗?”扎克看着夏欢欢道,“我还有着自知之明,所以你说要怎么办?”

扎克不是傻子,也知道眼前的情况,自尊心跟男人的自尊,眼下是很不重要,听到这话夏欢欢看了看扎克。

“那就只能够等对方毁了这前,让它吞回去了,”夏欢欢开口道,“扎克你来帮忙,”夏欢欢的话让扎克微微一愣,不知道找自己做什么?

不过扎克虽然不清楚却也点了点头,因为眼前的一切告诉了扎克,他没有犹豫的机会,“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利用你的速度,”夏欢欢开口道,能力者的伤口康复的很快,不过看了看扎克,怪不得如此快就落败,伤口还没有好全。

真假疑凶

真假疑凶第三集

第426章请你喝点水

夜千尘怎么处置顾青青的,她不知道,只是当顾青青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已经眼神呆滞,身上千疮百孔,有的地方已经溃烂,整个人处于崩溃的状态。

回来后,顾青青又被关进一间小黑屋,夜千尘终究还是念着一点情分,至少她还四肢健全。这几天的折磨她不敢去回忆,她也终于见识了他的手段,她被丢进了蛇坑,他知道,她最怕的,就是蛇……

“吱嘎!”有人开门进来,乔锦手里拿着一瓶花生酱去,“顾青青,你还好吗?”

“哼!”顾青青愤愤地看着她,“乔锦,别得意,这次是我大意了,我受的屈辱和痛苦,一定会加倍还你!”

“希望你还有机会,饿吗?”

顾青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几天,她都没有吃喝,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你给我滚出去!”

“不饿?那就算了,夜千尘不在,张文回来了,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乔锦冷笑着。

顾青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个人回来,不得弄死自己?

“哦对了,我看到小兰买了一车的花生酱回来,希望你有命享受。一周之内,你的食物只有花生酱。”

将花生酱留在屋里,乔锦转身离开了。

顾青青下意识地躲到离花生酱很远的地方,过敏的滋味太难受,上次的苦肉计差点要了她的命。可饥饿感一波又一波地袭来,头昏乏力,冷汗直冒,饥饿的滋味,也不好受。

一只蟑螂在她脚边不远处出没,她有两个选择,吃蟑螂还是吃花生酱。

不,她什么都不吃!

爬起来,用力敲门,可没人来开。

她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千尘,开门!千尘我要见你!”

开门的是乔锦。

“乔锦,我要见千尘!我要见千尘!”

“说了,他不在。”

“乔锦,警察都不能定我的罪,你们凭什么这么做?我告诉你,这是犯法!”

“法律惩罚不了你,自然有别的办法!”

砰地关上门,动静这么大,夜千尘都没有出现,顾青青彻底失望了。

饿得就要昏过去,再也忍不住,打开花生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很快,就有了过敏反应,全身痒得难受,窒息感让她感觉快要死了,夜千尘,乔锦,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咔擦!”一个女佣打开门,看到顾青青手臂、脸都抓破了,“顾小姐,你快走吧,乔小姐出去了。”

“真的吗?”顾青青爬起来,不管不顾地跑了出去,她要吃药,不然她真的会死的。

到房间找了药吃下去,趁乔锦不在,赶紧跑出了庄园,乔锦,我顾青青会再回来的!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有人已经在外面等她多时了。

她顿时明白过来,乔锦是故意让她跑出来的……

顾青青被带到一间夜总会的包房,李月,秦杰,刘妍,还有赵四,都在那里等她。

“哟,顾秘书,脸上怎么了?整容了?”一想到自己早产的双胞胎,李月就恨死了这个女人。

她冲上去,二话没说给了顾青青几个耳光,打得顾青青找不着北,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贱人,害我双胞胎早产,告诉你,我李月这辈子和你耗上了。以后不能让你的孩子早产,我李字倒过来写!”李月咬牙切齿地看着顾青青,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秦杰揽住李月的肩膀,轻轻拍了几下,才让她的情绪平复下来。

“李月,注意形象。”刘妍将她拉到一边,“歇会儿,时间还早呢。”

赵四却再也忍不住,一把掐住顾青青的脖子,“贱人,想杀我女儿,现在老子让你尝尝被人掐住喉咙的滋味!”

被扼住喉咙,顾青青双目圆瞪,直翻白眼,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声音,脖子疼得要断掉,窒息感将她包围,就在她要晕过去时,赵四手一松,她终于喘过气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乔锦安排好的,故意放她出来,她早就应该想到的。

“渴了吧?”李月拿出几桶浑浊的东西放在她面前,“全部给我喝下去!快!”

顾青青硬着脖子,不肯喝。

“啪!”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李月道,“老娘就打到你喝为止。”

“我喝!”一闻到那股味道,顾青青顿时干呕起来,“这是什么?”

“大概就是各种肤色的人以及各种动物的大小便混合物,这么好的东西,真是便宜你了。”李月冷笑着,“快喝吧。”

顾青青一听,胃里顿时翻江倒海,怎么也不肯喝。

“不肯喝是吧,老子帮你!”赵四掰开她的嘴,另一个人拿起桶,一滴不剩地灌了下去。

几大桶下去,顾青青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撑爆了,更是恶心得连连干呕,她阴冷地看着他们,等她出去,她会给他们好果子吃的,只要弄不死她,她就还有机会。

过了一会儿她才知道,喝那些污物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很快她就有尿意,甚至有了便意……他们肯定在里面还加了什么。

“我要上厕所!”

“哎呀顾小姐,对不起,这里好像没有厕所呢。”李月一边涂手指甲一边道。

“我要报警!”

“顾秘书,我们只是请你喝点水而已,不犯法吧。”

看时候差不多了,几个人起身离开,临走,李月又告诉顾青青,“别想随地解决,这里布满了摄像头,可以将你的身体360度无死角拍下来。”

门被反锁上,尿意和便意汹涌而来,原来世界上最痛苦的不是挨打,而是不能大小便。

想随地解决,可一想到到处都是监控,顾青青不得不继续憋着。

太难受,太难受,她全然忘了过敏带来的痛苦,捧着肚子在地板上不停地打滚。

终于,她忍不住了,顾不上尊严,躺在地上,释放了出来。

顾青青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屈辱,此时此刻,是她人生最屈辱最难忘的一刻。

被关了三天三夜,每过一段时间,就有人来灌她喝那些东西,整个房间都是她的排泄物,臭气熏天。

有几个人进来,对着她一顿拳打脚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