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之路

朝圣之路
  • 主演:马丁·辛,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黛博拉·卡拉·安格,约里克·范·韦杰宁根,詹姆斯·内斯比特,斯宾塞·加雷特,切基·卡
  • 导演:艾米利奥·艾斯特
  • 地区:美国,西班牙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法
  • 年份:2010
影片导演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是本片主演马丁·辛的大儿子,这是这对父子在影视剧里的第七次合作。   美国医生汤姆(马丁·辛 Martin Sheen 饰)在儿子丹尼尔(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 Emilio Estevez 饰)不幸在法国遇难之后,动身前往法国取回儿子的遗体和遗物。丹尼尔死在了比利牛斯山,在去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的朝圣之路上,他遇到了暴风雨,然后就这么平静地离开了人世。这条通往教堂的路,又被叫做“圣雅各之路”(Way of St. James)。   最初,汤姆的目的只是取回丹尼尔的遗体,但是在到达了法国之后,汤姆却决定要重新将丹尼尔已经走过的和没有走完的路重新走一遍,以更好地体会儿子的生活、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孩子。在重走圣雅各之路的过程中,汤姆遇见了三个从不同国家来到这里的“徒步旅行者”,他们都在寻找着生命力

朝圣之路第一集

许悄悄听着听着,心里酸涩起来。

是啊。

她从小没有爸妈,没有人会照顾她,教育她……

现在,妈妈的这些话,却让她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熨帖。

她看着许若华,点了点头,然后就突然伸出了手,抱住了她,喊了一声:“妈妈……”

许悄悄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终于分开。

想到刚刚的矫情,许悄悄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许若华就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旋即开口道:“去吧。”

许悄悄一愣。

许若华就又开口:“错误已经造成,我们现在就尽量弥补。去吧,找沐深回S市,把结婚证领了。”

许悄悄听到这话,狠狠地点了点头。

她擦了一下眼角,然后就笑了起来,“妈妈,谢谢你!”

许若华摇头。

许悄悄就转身,往外走。

她边走,边给许沐深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大哥,我们回s市,把结婚证领了吧~”

对面的人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立马开口:“好。”

未婚先孕……对女孩子的确是一种伤害。

许沐深恨不得立马就跟悄悄结婚,只是碍于叶家,碍于悄悄爸妈,他其实是想要负荆请罪的,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说抱歉已经晚了。

唯有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现在买票回去,有点晚,他干脆开着车,回答:“好,我来接你,我们现在回去,明天领证回来。”

许悄悄点头:“嗯。”

在医院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许沐深的车子去而复返,她上了车,许沐深就掉头去了告诉。

开车回家,大约需要八九个小时,但是此时此刻,他们都不觉得疲惫。

路上,许悄悄有一种要去干什么大事儿的紧张感。

许沐深贴心的为她将车子座椅放平,让她可以躺在那里,不至于累到腰部。

开车的路上,也走走停停,让她有足够的休息。

-

当天晚上六点。

叶奶奶给叶祁钧打电话:“老三啊,你不能这么霸道啊,我等了这么多年才有这么一个孙女,你醒了就不让回家了!我不管,你今晚必须让我宝贝孙女回来陪我吃饭!”

叶祁钧:……

他看了许若华一眼,叹了口气:“妈,有件事儿,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儿?“

“关于悄悄和许沐深的婚事儿……”

“哎呀,这个你放心!我们早就搞定了,许沐深那小子其实还可以,但是悄悄年纪还小啊,多留几年吧,上次吃饭的时候,说了一切随缘!嘿嘿,这个缘分,我看五年怎么样?”

五年……

五个月都等不及了!

叶祁钧抽了抽嘴角,扶额长叹,他怎么就醒的这么晚?!

对面,叶奶奶还在训斥他:“两个孩子是不是又去磨你了?你可给我把嘴闭紧了,不许同意知道吗?都说女孩子,是二十多年的公主,一天的皇后,十个月的贵妃,一辈子的保姆。咱们家悄悄,却一天公主都没有做过,可怜啊……”

朝圣之路

朝圣之路第二集

李睿胡思乱想,却也忘了催促身后的欧阳欣跑路,蓦地里,他余光瞥处,见在左边一棵杨树下,三三两两的散落着几根树枝。那些树枝最粗的有拇指大小,细的也就是筷子粗细。他心里估摸着,捡起那根最粗的树枝来,或许对这条恶犬有震慑的效用。可是,眼下自己距离那根树枝有两米多远,真要是过去捡的话,那条狗肯定早就扑咬过来了,根本来不及拣起来,再说,自己过去捡,却把欧阳欣卖给它了,它要是扑咬向她又怎么办?唉,这可怎么办呢?

倏地,他又想到,这条狗已经逼得这么近了,却还是不扑上来,是不是说明它也没什么胆子啊?它也惧怕自己跟欧阳欣两个大活人?要不然,它肯定早就扑过来了。这个想法一经想到,他忽然又有了底气,心说老子一个六尺高的伟丈夫,强壮有力,又会功夫,难道还惧怕一条柴狗吗?真要是打起来,老子豁出去让它咬上两口,也要活活**它,想到这,突然间高声大喝,同时抡开手臂打了几套拳脚,心想,吓得住吓不住它就是这么一遭了,它要是真敢扑上来,那自己今天也就豁出去了;当然,它不扑上来最好,就此逃走,落个两边相安无事,那是皆大欢喜。

他边挥舞拳脚边大声吼喝,拳脚大开大合,威猛十足;口中嗷嗷做声,也是颇有声势。那条大黄狗居然就吃这一套,愣愣的看着他这个“人形怪物”展示实力,不敢再叫,连退了好几步。

李睿见它后退,立时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假作冲了过去。其实,他也只是想冲两步做做样子就拉倒了,真要是逼得它急了,它冲上来拼命,狼狈不堪的将会是他。哪想到那条大黄狗外表狗高马大,胆子却是很小,被他一吓一冲之下,居然吓得转头夹了尾巴就跑,很快绕到那栋破败的房屋后面不见了踪影。

李睿生怕它再回来,也没敢松口气,径自跑到那棵杨树旁捡起那根最粗的树枝,稍加整理做了一根一米五长的棍棒,用作自卫,眼睛望向那狗消失的角落,等了一会儿,见那狗再没回来,这才松了口气,转脸去看欧阳欣,只见伊人吓得脸色惨白,呆在原地,就跟木头人一样。

李睿好笑不已,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手臂,道:“没事了,让我吓跑了。”欧阳欣喃喃的道:“我……我就怕……怕狗。”李睿大喇喇的说:“哈哈,狗就怕我。”说完这话,心中暗道一声侥幸,他爷爷的,我李睿也最怕狗,可是当着美人当面,怎么能说丧气话?何况,那条大狗就是被自己吓跑的嘛,当然要吹吹牛表表功了。欧阳欣心神稍定,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尴尬的笑道:“多亏了你啊。”李睿吹牛道:“你还用跟我客气?我告诉你,只要你跟着我,这一路上,狗挡杀狗,佛挡杀佛,咱俩所向无敌。”

欧阳欣闻言笑出来,担忧的看看那狗逃走的方向,道:“我只希望它别再来了。”李睿说:“我刚才让你先回车里去,你怎么不跑呢?”欧阳欣羞臊的说:“我……我吓坏了,哪还知道跑啊。再说了,我听说遇见狗不能跑,你越跑它越追。”李睿点点头,道:“是这样的,打狗就要看威势,你比它更狠叫得更响它就怕了。”说着掏出车钥匙递过去,道:“你拿着车钥匙吧,过会儿再有危险你就先跑回车里去。”欧阳欣错愕的望着他,红唇微启,却没说话。李睿径自把钥匙放到她运动服的兜里,道:“拿着吧,不用担心我。”欧阳欣感动的看着他。

李睿哈哈一笑,道:“其实这条狗也挺有意思的,那么大个儿,胆子却那么小。好吧,就当它是来欢迎咱们的,给咱们此次的登山踏春之行上演了一幕前戏。走吧,上山。”欧阳欣脸孔一下就红了,抬手打他一下,嗔道:“前戏?胡说八道什么呢?”李睿愣了下才回味出自己用错了词儿,讪笑着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此次登山踏春是幕大戏,所以前边上演的小插曲就是前……戏了,可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形,是你自己思想太龌龊。”欧阳欣红着脸瞪着他。李睿嘿嘿笑了笑,道:“这就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别怪我,走吧。”说完拍拍她的手臂,当先而去。

欧阳欣嗔羞交加的瞪着他,半响低声嘀咕了句什么,小脸却更红了。

到山脚这里,其实已经不用欧阳欣带路了,因为现成的山路就在眼前--一条狭窄蜿蜒、明显是人走出来的上山路,向山顶一路延伸,顺着这条山路走到头,也就爬到山顶了。如果到山腰以后,这条山路突然中断了,那还可以根据坡度还有地势地形来找出可以攀爬的路来,也用不着欧阳欣领路。

李睿向前走着,不忘回头又招呼了欧阳欣一嘴,顺手擦了一把额头上刚才冒出来的冷汗。伊人哦了一声,急忙跟上。

二人走到那狗逃去的房子后面,也就是那排院舍与山脚之间的位置,李睿往里望了一眼,见里面破败不堪,全是树叶枯枝,远远的沿着山脚遍布下去,一眼看不到头,也不知道那条狗躲到哪里去了,更是懒得找它,只是凝神爬山。

二人前后走上那条狭窄的上山路,前面几十步还好走,脚下都是人工开辟出来的粗糙石阶,坡度平缓,角度不高。可是爬到四分之一山高的时候,坡度陡然高了起来,路面上也不再是较为平整的石阶,而是散落着大小石子的山石路,表面又硬又滑。好在李睿今天穿的皮鞋带有休闲性质,鞋底柔韧防滑,走这种山路并不困难,而欧阳欣穿的是运动鞋,自然也没问题,可即便如此,因为坡度与地面硬滑的缘故,二人爬起来还是有点费劲。

李睿爬了一阵,停下来,回身看向欧阳欣。欧阳欣已经有些吃力,上半身尽量前压微伏,身子微弯,双手臂展开去,借以保持身体平衡,这样虽然可以保证身子处在一个重心较低的行走状态中,不会摔倒,但却不能让她爬得轻松几分。

李睿咳嗽一声,引得欧阳欣抬头来看,对她说:“欧阳,把手给我,我拉着你爬吧。”欧阳欣莞尔一笑,道:“不用,我自己还能爬。”李睿佯怒道:“干吗?还不愿意让我牵你的手啊?你没那么老封建吧?”欧阳欣笑道:“我让你背着都愿意,又怎么会不愿意你拉我的手?我是觉得我还有力气往上爬,所以先用自己的力气,等什么时候爬不动了,再让你照顾,也算是先给你省力吧。”李睿这才转嗔为喜,道:“好,那就继续,等你什么时候爬不动了就说话。”

二人继续攀爬,随着脚下山势越来越高,山路也越来越窄,到得后来,已经没有一条像样的山路出现在眼前了,只能由攀登者自己选定一个攀爬的方向。

李睿等欧阳欣走到身边后,挑了一条鱼鳞片也似的坡面往上爬。这种鱼鳞片,其实就是坡面上形成的各种坑点,有的是被雨淋出来的,有的是山石腐化形成的,还有的是鼠蚁虫兽挖出来的,这些坑点的存在,便于立足,也利于攀爬,只要保持身体重心在前,是绝对不会滑倒的。

二人往上爬了十几米,李睿耳听身后佳人气喘吁吁,便停下来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欧阳欣额头已经见汗,却摇头道:“不用,咱们再爬一阵。”李睿奇怪的问道:“怎么咱们所爬的这个山坡没什么山野菜呢?”欧阳欣解释说:“山野菜大部分是蕨类、菌类与芽类,多生长在背阴的地方。咱们这面山坡朝阳,山野菜自然见不到了。”李睿又问:“那之前咱们在车里看到的那漫山遍野的山野菜呢?”欧阳欣说:“爬到这个山坡顶上就看到了。其实它们是长在再上面一个背阴山坡上,只不过山势与角度的关系,看着好像是朝东朝阳,其实是朝北呢。”李睿说:“好,那就再爬一阵。你累了跟我说,我们休息休息。”

两人再爬,刚爬出去没几步,欧阳欣忽然啊的一声轻呼。李睿回头望去,只见她右腿还弓伏在坡面上,身体却已经扑在了坡面上,看样子是左腿滑落,导致整个人扑倒在地。李睿看她一脸痛苦,心中也是非常心疼,急忙反身走下来几步,到她身侧站稳,将她整个人从坡面上搀扶起来。刚刚扶她起来,却见她抬起左手,将掌心凑到眼前去看。李睿微微纳闷,凑过去看,却见她掌心处扎着一根黄豆粒大小的地刺,伤口处已经出血,殷红一片,令人触目惊心。

朝圣之路

朝圣之路第三集

“夫人,您让我查的宋家五爷,这个人身家大概十几个亿,在宋氏和禹西集团都有股份,他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在全国都有工作室……”

薛妈妈打断对方:“我不是问他的财产情况,他私人感情方面如何?平时有没有常去的夜店,有没有还在联系的女人?”“我们兄弟跟了这几天,发现宋五爷下班后要么回宋家老宅,要么就回禹西园。我们还专门去了市里那些富二代常去的夜店会所打探了一番,据说五爷一年前就很少去那些

地方了。至于女人,我们了解的情况是,五爷已经好几年没有女人了,以前也只是有几个红颜知己,没有正式交往的女人……”

挂了电话,薛妈妈叹了口气。

楼下,薛千千抱着电脑正在玩游戏,在家的时候她一直就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薛妈妈看着就发愁。

“都多大的人了,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薛千千立刻回嘴:“你又不让我出去约会,不约会那我不玩游戏干什么?”

这话她说得一点都不走心,就好像,约不约会的根本就不重要,反正不许她出去跟宋柏岩约会,那她就在家玩游戏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薛妈妈看她这样子就更着急了。

按理说,喜欢的男人被父母反对,这丫头应该紧张着急才是啊?

但是薛千千不,她就上一次跟薛妈妈聊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提宋柏岩,更没有跟薛妈妈说好话帮宋柏岩求情。

这几天她上班下班,薛妈妈也没见她跟宋柏岩煲电话粥。要不是宋柏岩两次上门,她真的都不敢相信这丫头居然谈恋爱了。

可是她谈的这个恋爱吧,好像又哪里不对。

“死丫头,你跟我老实说你到底怎么想的?”薛妈妈最近都这丫头折磨的都快神经衰弱了,“你说是你主动的,你真的就那么喜欢宋柏岩?”

薛千千正抢人头呢,头也不回道:“妈你赶紧睡觉去,我这正忙着呢。”

薛妈妈:“……”

薛千千平时打游戏都是在自己房间里,薛妈妈在一旁糟心的发现,她这个女儿真的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那丫头戴着耳机,游戏到了高潮部分,估计被队友拖后腿了,那货大概忘记了这是在客厅,居然满嘴脏话的骂起来。

薛妈妈知道自己生的是个什么东西,又是在部队里呆过的,薛千千那性子就不是淑女,跟骆西完全是两个风格。

但是她没想到这丫头骂人竟然这么溜啊,而且大部分她还听不懂,但是看那丫头的表情和语气都知道了,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这样的闺女就是嫁到书香门第家去,她这个当妈的也得提心吊胆啊。薛妈妈现在就觉得自己没把女儿教好,愧对未来亲家。

等薛千千打完游戏,一转头,“老妈,你怎么还没去睡觉?”

薛妈妈觉得自己有点慌,心里特别不踏实,“你把电脑给我关了,我有话问你。”

薛千千就只好关了电脑,打了个呵欠:“什么事啊,都几点了,你不睡美容觉啊?”

“还睡什么觉,我问你,你跟宋柏岩到底怎么回事?”

薛千千抓抓头:“什么怎么回事?我们在交往啊。”

薛妈妈:“可是我不同意啊,你打算怎么办?”薛千千摊手:“你不同意是你的事,你问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她还振振有词:“我这么孝顺,总不能可能为了一个男人就忤逆您是吧?你不同意那就慢慢来呗,反正我

又不着急。再说了,宋柏岩这也上门正式拜见过了,礼也送了,该做的都做了,我们俩也不着急,就等着您慢慢想通就是了。”

薛妈妈:“……”

这是什么话?慢慢想通?

“那我如果一直不同意呢?”“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反正我目前在跟他交往。”说着薛千千下了一剂猛药:“不过您有句话说得对,他比我大了十岁呢,我还年轻。你看我这么好色,万一等他过了四十就

发福不帅了,越长越油腻猥琐了,那我肯定就不要他了。嗯,那就再重新找一个吧,反正这年头女人三十几没结婚的一大把,我就慢慢找,不着急。”

薛妈妈听得差点眼睛一翻晕过去,气得不行:“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三十几?你还想混到三十几岁才结婚?”

她这满心满眼的都还是宋禹年和江舟的儿子呢,小宝宝多可爱啊,她家这死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定结婚稳定下来啊?

薛妈妈真是要气疯。

薛千千撇撇嘴:“那我能怎么办?是您不同意,我明天就跟宋柏岩领证也没问题啊,这不得您先点头吗?”

薛妈妈:“……”薛千千又闲闲的来了一句:“老妈,我是真不着急。您看,您这不同意先不说了,我爸那肯定也不会同意。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想让我嫁的男人我不喜欢,我喜欢的男人

你们不让我嫁。我能怎么办,那就跟他先谈着呗。反正他现在什么都听我的,结不结婚的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薛妈妈一把捂住额头,气得脑仁疼。

“你给我闭嘴!”

“不说就不说,我去睡觉了……”

薛妈妈叹了口气:“宋柏岩……”

薛千千偷偷勾了勾唇,嘴上漫不经心的,“好了好了老妈,我知道您看不上他,我就不跟您废话了,晚安。”

“你给我坐下,听我说完。”

“哦~~~”

薛妈妈叹了口气:“宋柏岩……也不是不行。”

薛千千按捺住想仰天大笑的心情,不解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薛妈妈:“我找人查过那小子的老底,虽然以前确实比较胡来,不过倒也不是那种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浪荡子。”

薛千千惊讶极了:“您查他?”

薛妈妈瞪她:“谁让你看上那么一个货,我不查他能行吗?”

薛千千聪明的乖乖认怂,不敢在这个时候顶撞老母亲。一旦认了输,薛妈妈就想起宋柏岩的优点来了,“我也跟几个闺蜜打听过了,她们都说传言不可信。那小子年轻的时候是爱玩,不过也有分寸,至少没有对谁始乱终弃过,

你陈姨她还想把她家那个影儿嫁给他呢,只是宋柏岩那小子直接就拒绝了……”薛千千心中暗爽,母上大人这是同意了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