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绍特

特工绍特
  • 主演:安吉丽娜·朱莉,列维·施瑞博尔,切瓦特·埃加福,达尼尔·奥勒布里斯基,奥古斯特·迪赫,丹尼尔·皮尔斯,亨特·布洛克
  • 导演:菲利普·诺伊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俄
  • 年份:2010
结婚纪念日当天,CIA特工伊芙琳·绍特(安吉丽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饰)受命审讯一名投案自首的俄罗斯间谍。对方声称自80年代便潜入美国,并且透露有一名间谍大师曾训练数名儿童,将他们培养成间谍送入普通的美国家庭中,伺机刺杀美国总统。令在场所有特工震惊的是,这个俄国人竟指认绍特是这群孩子中的一员。   不顾CIA探员们的阻拦,绍特执意返回家中。经过一番惊险追逐,她暂时逃过昔日同伴的追捕。不久,俄罗斯总统访问美国,绍特再次卷入各种阴谋之中,而她的真实身份也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特工绍特第一集

“夏总……”邹玲敏诧异地反应过来,美眸盯着夏小猛看了半天,似乎是有些不太相信这样的结果。

但仔细想想,夏小猛的确说过要购买百万吨以上的粮食,所以夏小猛这样的回答,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邹玲敏忽然想笑。

郑远道想用超低价,来让夏小猛不买她的粮食,但是郑远道根本不会想到的是,夏小猛的粮食需求量,根本就不只是三十万吨,甚至就算是把郑远道手中的粮食,都全部加起来,也未必能满足夏小猛的要求!

邹玲敏颇为开心地问郑远道:“郑总,你确定你要以两块钱每公斤的价钱,把手中的粮食卖给夏总吗?”

郑远道脸色变了变,强行增加了一个条件道:“我可以卖出两块钱的价格,但是夏总,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不能购买邹总的粮食!”

邹玲敏听到这句话,立刻怒道:“郑远道,你无耻!”

“呵呵,公平竞争,有本事你也把价钱,降低到两块钱……不过,你敢吗?”郑远道料定邹玲敏不敢,所以这最后的胜利,还是要归于他郑远道!

夏小猛摇头:“恕我不能答应你这样无礼的要求!”

“啊?”郑远道大跌眼镜。

这特么不科学啊,结果怎么会是这样?他两块钱每公斤的亏本买卖,这都不能让夏小猛动摇?

“为什么,我需要一个理由!”郑远道道:“夏总,你不会是看上了邹玲敏吧?”

除了这个理由,郑远道根本就想不出来别的原因。

“郑远道,你胡说什么!”邹玲敏大为羞涩,虽然她往这方面想过,但是夏小猛并没有对她有任何遮遮掩掩的行为。

“呵呵,看来是我说中了吗?邹总,你反应这么激烈干什么?”郑远道道:“夏总,如果你看中了邹玲敏,那我郑远道没有什么话可说,但是如果不是,我想听到一个能让我心服口服的解释!”

郑远道根本就不服夏小猛这样的处理结果。

夏小猛轻哼一声道:“我只是看不惯你的行为而已。现在我们是在邹总的地盘上,而你公然做出这样令人嫌恶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你的脸面何在。”

“郑总,你可以不要脸,但我还要。所以,郑总,麻烦你现在还是出去吧,说实话,你在这里很碍眼。”

噗!

郑远道好像是遭到了雷霆一击,整个人都被劈的外焦里嫩。

郑远道身为一家公司的大佬级人物,怎么能容忍这样的羞辱?

郑远道怒道:“好,很好,夏小猛,我算你狠!”

“嗯?”夏小猛猛然一股威压降落下来。

噗通!

郑远道浑身冷汗直冒!

这就是夏小猛的实力?

可笑,他刚刚竟然还挑衅夏小猛,这简直就就是在找死!

“我错了,夏总,我这人就是嘴欠,我掌嘴,求您大人大量,饶过我这个小老头吧?”郑远道哭爹喊娘,迅速示弱装可怜,只乞求夏小猛能够饶他一命。

然而就在刚才,郑远道可是气势十足地喊着“算你狠”。

夏小猛就看着郑远道不说话。

郑远道尴尬地不知道要干嘛。

夏小猛提醒道:“不是说要掌嘴吗?你的掌嘴呢?”

“我掌嘴!我马上掌嘴!”

啪啪!郑远道狠狠地抽着自己的嘴巴。

做人不能嘴欠,这是夏小猛给郑远道所上的刻骨铭心的一课!

“滚吧,下次不许你在骚扰邹总,否则我的怒火,你承受不起!”夏小猛冷冷道。

“是是!”郑远道不敢有任何的违背,毕竟以夏小猛的实力,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郑远道慌慌张张地跑出了邹玲敏的仓库。

邹玲敏心里对夏小猛更加感激了不少。

“夏总,刚才真的是谢谢你了。之前我们说好的价格是两块八毛钱,不过夏总今天对我这么维护,所以我做人不能不知恩图报,所以夏总,这批粮食,我以每公斤两块四毛钱的价格卖给你吧。”

别看就少了四毛钱,但是算起来的话,那就是1.2个亿!

邹玲敏省去了夏小猛1.2个亿的购买费用。

夏小猛看邹玲敏刚才也是一副无助的模样,估摸着邹玲敏也不是很宽裕,随即摆摆手道:“没什么,一点小事,就按照原来两块八毛钱的价格吧。”

“为什么?”邹玲敏俏脸酡红:“夏总,你不会是真的想要姐吧?”

邹玲敏身子有些软,整个人的身躯,都快要化成了一滩泥水。

夏小猛连忙摆手:“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这点钱对我并不算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对你的意义,应该非常重大,所以你也不用让利太多。”

“那这样,那就两块六毛钱,这次你可不能再拒绝了,要不然我心里有愧。”

夏小猛笑着点了点头:“好!”

“谢谢夏总,你真的是我的福星。”邹玲敏羞着凑到夏小猛的耳边道:“夏总,其实你刚刚要是说要了姐的话,姐也是可以答应的。”

说完,邹玲敏羞得脸红到了耳根子。

邹玲敏羞着转过身,那浑圆的臀儿,似乎就等着夏小猛去开发。

夏小猛笑着摇头:“邹总,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我们还是把粮食给装好吧,那边急着需要。”

“啊……夏总,为什么,难道是姐人老珠黄,不够漂亮吗?”

邹玲敏很是失落,她觉得自己还是挺漂亮的,很多男人都向钻进她的裙子里呢,为什么夏小猛就丝毫不动心?

“不是,邹总,你真的是想多了。你人很漂亮,为人也有能力,不过,现在我暂时并不想这些事。”

“这么说,夏总其实还是有动心过对不对?”邹玲敏顿时挺了挺自己的团儿,心里也开始变得骄傲的几分。

看来我的魅力还没有完全失去嘛。

邹玲敏觉得特别开心。

夏小猛表示先装好粮食。

邹玲敏好奇地问道:“夏总,你要装粮食的话,怎么也没有叫卡车过来?不过,这么多粮食的话,还是用火车进行运输比较方便。”

夏小猛笑道:“不用,我有更方面的东西,可以将这些粮食全都装进去。”

“啊?”邹玲敏对这些完全不懂。

夏小猛道:“不懂就对了,你看着吧,看完之后,我想你就能够理解了。”

夏小猛释放出一缕灵气,催使运转着纳虚戒。

把上百吨的粮食,全都装入一个纳虚戒当中,夏小猛这样的做法,把邹玲敏看的都有些懵逼了!

邹玲敏张大嘴,眼珠子随着夏小猛的动作而转动。

“这……这怎么可能……”邹玲敏实在不相信这样的现象,这简直是跟变魔术一样,又或者是看了一场科幻电影!

“有什么不可能,邹总,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仅仅只是纳虚戒而已,世界上还有更神奇的事情。”

听了夏小猛的介绍,邹玲敏忍不住一阵嘘叹。

这的确是有些超出了她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不过,看到夏小猛居然掌握了这么厉害的神技,邹玲敏不由得衷心羡慕。

邹玲敏道:“夏总,你这个东西是多少钱买来的?我……我也想要一个……”

夏小猛道:“这个纳虚戒,必须有一定的力量才能使用。准确来说,就是达到罡劲境界,能够让物体悬浮,能够使用灵气的时候,你才能真正能利用到纳虚戒。”

“罡劲……物体悬浮?”邹玲敏听的云遮雾绕。

“罡劲就是比宗师高了两个级别的境界。宗师境界你应该听说过吧?”夏小猛笑问。

“听说过!”被夏小猛这么一解释,邹玲敏总算是能够明白罡劲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比宗师境界还要厉害的境界,她这辈子肯定是不能达到的。

邹玲敏道:“夏总,既然你可以利用这种戒指,就能够把这些粮食全都带回去,那我想你也不用着急回去吧?这样,夏总,中午我请你去天香楼吃饭怎么样?”

“川蜀也有天香楼吗?”夏小猛诧异了。

“有啊,两个月前就开了,现在是我们川蜀的第一大酒店。不过,虽然天香楼是你的酒店,但是今天中午还是让我来买单,不许你拒绝。”邹玲敏撒着娇,倒有几分小女孩的娇憨味道。

“好,我也想看看川蜀的天香楼,生意怎么样。”

夏小猛同意了邹玲敏的邀请,中午在天香楼吃上一顿饭。

来到川蜀的天香楼分店。

“您好,请问您……”服务员看了一眼夏小猛,随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夏……夏总?”服务员惊疑不定地问道。

“你也认识我吗?”夏小猛一笑:“我们过来吃饭,你把我当成是普通的客人就好。”

服务员窘迫地点点头。

单独开了一个小包间,夏小猛和邹玲敏两人相对而坐。

“夏总,我敬您一杯!”邹玲敏举起酒杯,向夏小猛敬酒,然后说着这些天来,被郑远道威胁的事情。说到这些事,邹玲敏不觉间都有些想要落泪。

两个人喝着喝着,邹玲敏就喝醉了。

“夏总,我再敬您!”邹玲敏一边睡着一边说着胡话。

“不能和还偏要喝。”夏小猛夏小猛将邹玲敏抱起,然后给邹玲敏开了一个房间。

抱着邹玲敏娇柔而又弹力的身体,夏小猛心里漾起一阵涟漪。

特工绍特

特工绍特第二集

第164章 惹事打架

“怎么你还要走,呆在这里不好?”

陆洋阳难得碰到一个喜欢的人,虽然对方比自己的小,不过看为人处世,她是一点也没输给她,反而给她一种比自己大的感觉。

“嗯,我还在读书,等我明年考上京都的学校,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

“这样,好我等你。”

“走吧,中午带你去玩。”

陆洋阳出来的时候,把身上的军装换了穿着衬衣,牛仔裤,短靴,很帅气。

“好。”

舒妍点头,反正她现在具体的也没什么事做。

在园子里又逛了一个小时后陆志成回去了。

让另一辆车送了舒妍和陆洋阳去玩,在她们上车的时候又交代了把她们带回来吃晚饭。

陆洋阳是个很健谈的女生,还没下车就告诉了舒妍从小到大的所有事,包括她现在在读军校的事,还包括她从小就暗恋一个比她大五岁的男人的事。

她说得很洒脱,一点别扭也没有。

“你说他为了躲你连国际刑警的机会都不要了,你还这么坚持。”

舒妍觉得她很执着。

“跑了就跑了,反正他会回来的,总之不看到他娶老婆我不死心”陆洋阳心里有着陆家人特有的倔强。

“好,希望你成功,或者早点死心。”

舒妍开口,感情这种事,谁也说不起清楚,如果不是好的缘分,那就是孽缘,会要了人的命。

就像她和蔚翔。

那个话很少冷酷的男人,现在想想原来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自己,连亲吻都没有。

那到底他为什么要娶自己,这真的是她一直想不通的迷。

也许有一天这个谜底会解开。

“到了,就是这个地方,告诉你我打台球可是很厉害的。”

车子开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休闲会所,陆洋阳带着她直奔台球室,看得出来她是这里的常客。

服务生看到她都恭恭敬敬的。

“这个你会吗?”

“不会。”

舒妍摇头,上一世她太死板,这一世她根本没机会学,所以对很多娱乐活动她还是很陌生。台球就是其中之一,她连规则都不懂。

“你还真是……”

陆洋阳嫌弃,不过还是慢慢的教她,她是个急记子,心里有什么脸上就会表现出来。

所以舒妍没觉得有什么难堪的,认真的听她讲规则。

可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很困难,总是打不中,总是都被陆洋阳打得落花流水。

不过她很有斗志的继续,陆洋阳打得呵欠连天。

如果换做别人她早就走了,可是谁让她偏偏是喜欢的朋友,只能耐着性子的教。

“这个球,不能打进去。”

又一次她无奈的把母球拿出来,她这也太笨了点。

“失误,你再给我个机会。”

舒妍突然觉得这个真的很好玩,而且也很有难度。

“哎,要不你回去的时候,我送你一个。”

陆洋阳开口,她是难得放假,别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了啊。不过随即又否定了,那园子都是她的,她能没钱。

不过话说京都里藏龙卧虎的人可真是多,她都还不知道有个这么土豪的,舒家不声不响的拥有这么大的园林。

“不用,我没时间。”

回去之后她就要准备品牌店的运作,哪有那么多的时间玩,所以趁着今天好玩,她就要多玩点。

“哈哈,土包子,不会还来这种地方玩,回去再多练个一两年吧。”

另一个台球桌有女生嘲笑。

陆洋阳冷眼瞪过去,这帮家境好的人养出的纨绔竟然敢惹她。

舒妍也看过去。

是几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生女生在打球,本来互不干涉,她们竟然无聊到了找她的麻烦。

“哈哈,舒雅,你说的那个咖啡豆不会喝的土包子姐姐,不会就像她那个样子吧?”

其中一个女生问另一个正在补妆的女生。

舒妍从小镜子前抬头。她一回来就跟几个玩得好的朋友把那天咖啡厅出丑的事说了一次,不过主角换成了舒妍,而且把自己塑造成了个很好心,高贵的样子。

“你们别这么说,到底是我姐姐。”

舒妍心里得意,嘴上却让人家别开玩笑了。

“什么姐姐,你就别好心了,估计现在别人的心里不知道怎么记恨你呢。”

这些人对舒妍的家产是知道的,但是舒家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当然舒妍说什么就是什么。舒妍说她有个八字很硬,好吃懒做,心思恶毒的姐姐,他们也就信了。

有时候还会为她鸣不平。

“这也没办法,我们是一家人。”

舒雅委屈道,目光向大家嘲笑的地方去,刚才她们在打球,她也没注意到身边的人,原来对方那么土包子吗?

舒雅第一眼就看到了舒妍,赶紧背对着她,心里却在冷笑。原来这五年,她真没少在背后里诋毁自己。

她善良,开什么玩笑。善良的话会把亲姐姐的丑事当笑话说,还故意颠倒黑白。

“你……”

舒雅看着她的背影,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尤其是她的短发,更加给她一股熟悉的感觉,因为现在的女生那么短的头发真的很少。

现在都以长发为美。

难道她是舒妍,她偷偷的回来了。

她几步走了过去。

“你把脸转过来!”

她喊,还伸手想把她拽过来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她。

“你干什么!”

陆洋阳打开了她的手,这些人是想在她的面前欺负她朋友,也不看看她准不准。

“啊!”

舒雅被她大力打了一下手背,整个人往后倒去,一个男生接住了她,她立刻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喂,她只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你竟然打人,道歉。”

几个男生走过来撑场子了,这些女生是他们带出来的,被欺负了,不是丢了他们的面子,看着对方是个女生的份上,道个歉已经是最低的要求。

“哈哈,你们要我道歉,就凭你们也配!”

陆洋阳笑,这些不长进的混账东西,也不打听打听,她从小跟谁服软过没有。

特工绍特

特工绍特第三集

京城大学。

莫天行拉着陆雅岚,正向朝外面走去。

他的身旁,跟着伊姗姗。

小丫头如今伤势已经恢复了,脸上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一双美眸看着莫天行,异彩连连。

周围的学生在见到莫天行后,则是纷纷远离。

别看莫天行笑起来人畜无害,然而,一旦真的发飙,那是真的会要人命的。

这家伙的恐怖,几乎全校皆知。

现在,正是放学的时间,很多学生,都打算出去转转,晚上再返回宿舍。

毕竟,大学比起高中来,时间上相对而言就自由多了。

三人还没有离开京城大学,学校大门外,却有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走进了京城大学之内。

这些人,个个身穿西装,带着墨镜,气势十足。

为首的,乃是一名青年。

他一进来,手一挥,顿时,他身后的几十人顿时呈扇形,将那些想要走出校门的学生给拦了下来。

莫天行眉头一挑,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为首的青年摘下墨镜,一脸戏谑的看向了莫天行,开口道:“就是你,杀了我的人?”

“你是安阳?”莫天行有些诧异的问道。

中午他刚杀了那些人,这才傍晚,这些人就找上门来了,不得不说,速度还真快。

安阳点点头,目光淡漠的落在莫天行的身上,开口道:“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原本我是想直接灭了你,不过,我现在又改变注意了,准备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嗯?”

“做我的一条狗,乖乖的将你女朋友送上,只要他将本少爷伺候好了,本少,就饶你一条狗命,让你呆在本少身边,如何?”安阳傲然无比的开口,目光有些火热的打量着陆雅岚。

如此美丽的女孩,他很少见到。

那身段,让他有一种将对方就地正法的冲动。

闻言,莫天行的神色猛然间一冷。

要他当狗?

还要将雅岚送出去?

想他堂堂天行神君,居然被人如此威胁?

“哈哈哈哈哈……”莫天行忽然间狂笑了起来。

安阳眸子中厉色一闪:“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个白痴。”莫天行朗声道:“在本座眼中,你,不过跟地上的蝼蚁一般,一脚就可以碾碎,一只蝼蚁,居然也妄想让九天神龙做他的仆从,未免太可笑了一些。”

“混账东西!”安阳顿时大怒:“谁允许你这样跟本少说话了?”

“那又是谁允许你这样跟本座说话了?”莫天行反问。

一团怒火,已经在他胸腔间翻涌。

安阳这下忍不住了。

直接一挥手,对身后的人一人道:“上,给我断了他的四肢,我倒是要看看,一会儿他是否还能笑出来。”

一名青年点点头。

随后手一抬,顿时,一柄长剑就悬浮在了他的手中。

长剑一出,顿时,有剑气弥漫,带着森寒的杀机。

“那是?”

“剑,我的天哪。”

“他居然凭空拿出一把剑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完了,他们好像是来对付莫天行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报警啊,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总之,不能让他们伤了我们京城大学的人。”

“不错,报警。”

周围的那些学生见此一幕,顿时一片哗然。

不远处,陈玉珊,杨文进等人也到了。

见到安阳等人,几人的脸色皆是大变。

“这混蛋,这下死定了。”杨文进开口道:“安阳公子既然亲自找上门来,那么莫天行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玉珊点点头:“这家伙是自找的,他也不想想,安阳是什么人?杀了他的人,休想活着离开京城大学。”

雷刚却是摇摇头:“天行魔君莫天行,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斩!”

就在此时,那黑衣男子动了。

手中的长剑一挥,一道剑气轰然爆发。

那剑气,如同一道匹连般,带着呼啸之音,自上而下,朝着莫天行的手臂劈去。

那速度,几如闪电。

全场的目光瞬间凝固,只感觉眼前的这一幕,太过不真实。

剑气……

那不是在电视剧,或者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吗?

剑气呼啸,眨眼而至。

就在众人以为莫天行会被那道剑气劈中时,莫天行忽然间动了。

他抬起手,就那样,风轻云淡的一弹。

那模样,就像是农村小孩弹珠子般风轻云淡。

然而,当他一指弹出。

空气中传来“嗤”的一声轻响,旋即,一道火焰之光自众人的眼前一闪而逝。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那呼啸而来的剑气,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直接炸裂开来。

如同闷雷般的声音响彻全场,震耳欲聋。

全场一静。

而安阳,一抹惊愕缓缓爬上了他的脸庞。

至于他的名小弟,则是面色微微一变,神色也更冷了几分。

雷刚等人则是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

毕竟,莫天行号称华夏第一强者,要是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一道剑气劈杀了,那才是真正的怪事了。

“有点意思。”

安阳说了一声,旋即,手一挥,示意青年继续动手。

这青年,乃是安家护卫之一,乃是实打实的道元巅峰修为,实力强大得可怕。

安阳对他的实力,自然是万分自信。

哪怕莫天行号称华夏第一强者又如何?

在他的眼中,无论是修炼界,还是世俗界的人,都是蝼蚁,又岂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死!”

青年再次动了。

他双脚猛然间一踏地面。

顿时,身上光芒爆发,脚下发出“轰隆”一声炸响,沥青路的地面,直接出现了一个大坑,碎石乱飞。

他本人,则是冲天而起。

人在半空,他双手持剑,旋即,狠狠的朝下方斩去。

“碎玉斩。”

一剑落下,强悍无比的剑气,化作一道流光,如同长虹贯日般落下,要将莫天行灭杀掉来。

天空中的云层,在遇到那剑气后,都清晰的浮现出一道裂缝。

由此可见,这一剑,有多么恐怖。

陈玉珊等人紧张无比。

这一剑莫天行要是挡不住,恐怕就死定了。

然而,下方的莫天行却看都没有看上方一眼,手抬起,旋即,凌空一抓,一捏。

只听“砰”的一声,那青年,居然在他的一抓一捏之下,就直接爆裂开来。

连同那道剑气,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嘶!”

见此一幕,全场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就连安阳等人,也跟着傻眼了。

陈玉珊等人更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来。

“我入化真,当纵横当世,你们,不过土鸡瓦狗,翻掌可灭,何惧有之?”莫天行手掌放下。

那狂傲的声音,如同闷雷般,炸响八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