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榨

压榨
  • 主演:杰森·贝特曼,米拉·库尼斯,克里斯汀·韦格,本·阿弗莱克,J·K·西蒙斯,小克利夫顿·克林斯,达斯汀·米利甘,大卫·科恩
  • 导演:迈克·乔吉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美丽女孩辛迪(米拉?库尼丝 Mila Kunis 饰)是个行骗高手,她在乐器行跟两个店员打情骂俏,趁对方心猿意马之际,盗走了昂贵的吉他。事后,她又在杂货店靠眼泪博得了伙计的同情,将赃物出手,狠赚了一笔。后来,她在报纸上读到某个香料精生产商的员工意外受伤,可能获得高额赔偿,便自告奋勇,前来应征。乔伊(杰森?巴特曼Jason Bateman 饰)就是这家香草精厂家的主管,他手下的人力主管布莱恩将美女招致麾下,但乔伊关心的只是如何让产品打开销路,以及让性趣索然的妻子苏茜(克里斯汀?韦格 Kristen Wiig 饰)重燃激情。这时,律师好友迪恩(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 饰)便出谋划策,让他请一个男妓,考验一下妻子的忠贞度,没想到这一试,却导致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

压榨第一集

第396章 不准叫奶奶

车刚停下,夏沐就着急的上车。

她在车里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小雪球的身影,忙不迭的问焱尊,“小雪球在哪?”

焱尊待她坐定便片刻不留的重新开车,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云家。”

云家?他父母?

夏沐红唇颤了两下,声音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他们……是要跟我抢小雪球了吗?”

焱尊眼帘微动,浅浅的分神看了她一眼。

他没有说话,可是只是一个眼神,却有着无形的安慰力量,让夏沐慌乱不已的心渐渐回到原位。

她看向窗外不停往后退的街景,稳住心神问,“为什么要带走小雪球?他们知道小雪球的身世吗?”

“知道。”焱尊略微深思了一下,“没事的,他们不敢动小雪球。”

夏沐点点头,没有听懂焱尊话里的深意,只是想小雪球是云家最小一代的独苗,他们自然是不会伤害小雪球的。

现在想想,云家总好比其他的不轨之人,最起码小雪球的安危是有保障的。

“你是怎么知道是云家带走的?幼稚园里的一个小朋友说,看到小雪球被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带走了。”

夏沐奇怪,既然云家都想到避开摄像头了,怎么会让焱尊知道?

“我一直有让人暗中保护小雪球,我的人跟带走小雪球的人交过手。”焱尊解释。

云家是铁了心要把小雪球带走,派来了几车的精英保镖,还出动了育幼专家和心理专家。

如此阵仗,他的人自是抵不过,出事后就赶紧通知他了,只是焱尊那时候在开会,手机落在办公室里了,一直到会议结束了才看到这些,还有夏沐的一堆来电。

夏沐惊讶于焱尊的做法,所以他早就为小雪球的安危做了保护?

随即,夏沐暗暗庆幸,幸好有他,不然现在她非急死不可。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沉静的开着,最后稳稳的停在了云家的大门口前。

云家像是早就猜到焱尊会过来一样,检测仪快速的扫描了一遍,便放行了。

看着眼前巍峨的别墅群建筑,夏沐心中生出一股怯意,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下一秒,她的手被人牵住,炙热的大掌包裹住她微凉的小手。

“放心,有我。”

简简单单四个字像一剂镇定剂,夏沐偏头看着男人的侧颜,眼中的不安骤消。

两人来到中央最大的别墅里,一踏进客厅,便听到熟悉的笑声。

小雪球!

夏沐循着声音火速看过去,在一堆拆开和没拆开的玩具堆里找到了自己的女儿。

小雪球正坐在软绒绒的地毯上,旁边四五个专家正在陪她玩,还专门有一个心理医生分析着小雪球的心情起伏。

“宝宝。”夏沐叫了一声朝着小雪球奔过去。

听到妈咪的声音,小雪球抓着小木偶的手一顿,扭头看向夏沐,立刻开心的扔掉手里的东西伸出手要抱抱。

夏沐将小雪球抱起,大力的抱紧在自己怀里,脸贴在小雪球的小脸上蹭了蹭。

感受到女儿在自己的怀里,夏沐像缺了一块的心才完整起来,她摸了摸小雪球的头,“你快吓死妈咪了知不知道?”

小雪球自知理亏,噘了噘嘴,讨好的亲了夏沐一口,然后窝在妈咪香香软软的怀抱里。

焱尊进来后,第一眼在女儿身上极快的看了个遍,确定她没事后,便将视线落在了客厅里坐着的那个人身上,眼神极速的冷下来。

云苒对上那双跟他有九成像的墨眸,眯起了眼,不悦的说,“怎么,还怕云家亏待了一个女娃娃不成?”

焱尊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云苒,扭头对夏沐说,“我们走。”

夏沐点点头,带着小雪球走到他身边。

刚朝外走了两步,不知从哪里涌出一批人,将门口堵得死死的。

焱尊周身散出无尽的冷意,正要动手,云锦从厨房里走出来。

她手里端着一盘松软甜糯的奶酪小蛋糕,是要拿给小雪球吃的,一出来看到外面僵持着的场景,她脚步不由得顿住,笑脸凝滞。

仅几秒的时间,云锦的眼睛眨了几下,对焱尊和一干保镖对峙的气氛视若无睹,重新扬起笑容,“来的正是时候,晚饭也快弄好了。”

她走到餐桌边,将手里的托盘放下,转过身冲着夏沐怀里一脸懵懂呆萌的小人儿招了招手,“小雪球,来来,你想吃的小蛋糕,什么口味的都有。”

小雪球看着自己心仪的小蛋糕,小肚子应景的发出了一声“咕噜”,她偷偷的看着夏沐,“妈咪……”

夏沐为难的看了看焱尊,焱尊没动,她也不敢动。

夏沐没有回应,小雪球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巴巴的看着那一盘小蛋糕,心里默默念着:黑色的是巧克力,白色的是奶油,粉色的是草莓……

下午的小甜点都没吃就被带到这里了,好饿……

云苒站起来,看着门口背对着他的焱尊,脸上承载着浓浓的怒意。

云锦深知丈夫的脾气,知道现在这样他一发怒,跟孩子对上肯定会让情况跟差,想了想,连忙走上去拉住夏沐,“来都来了,还是吃个饭再走吧,我们两个人吃饭也挺无聊,就当陪陪我。”

说完,她给夏沐递了个请求的眼神,下巴朝着焱尊的方向扬了扬。

夏沐知道云锦的意思,是让自己劝一下焱尊。

她心里纠结了一会,云家的势力终究在这,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他们这边,如果云家真的要怎么样,他们还是走不了。

想到这里,她拉了拉焱尊的衣服,无声的传递着讯息。

焱尊敛眼看着她,眼中复杂,像是在犹豫着什么,随即他又看了看小雪球,正好小雪球也在乖巧的望着他。

如果硬闯出去,带着夏沐和小雪球,难度不小,却不是不能,可是小雪球还小,他不想让她看到这世上不好的一面。

看着女儿,焱尊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妥协了。

门口的人被撤下。

云苒重新坐了回去,云锦暗暗松了口气。

夏沐顺着小雪球的意走到餐桌边,小雪球吧唧吧唧嘴,眼珠子就差贴在上面了,嘴上还是很有礼貌的问了句,“妈咪我可以吃小蛋糕吗?”

夏沐当然不舍得小雪球饿肚子,点点头,“吃吧。”

小雪球被放到铺了软垫子的椅子上,云锦将蛋糕放到她面前,小雪球仰着头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随即记起眼前的人跟她说过的话,出声说:“谢谢奶奶!”

“不准叫奶奶。”

几乎是小雪球的话音刚落,焱尊的冷声便响起来。

一句严厉的话,将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再度搞得僵硬。

压榨

压榨第二集

做什么工作?

小三劝退师这个行业,并不多见。

她沉思了一下,正打算开口解释一下,许沐深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听,话筒里就传出来对面说话的声音:“许先生,股东们都已经到齐了,就剩下您了,请问您什么时候能过来公司?”

许沐深听到这话,沉思了一下。

许悄悄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原来刚刚许沐深说要去开会,不顺路,竟然是真的。

许家公司在S市的北边,她要去的魅色俱乐部,却在南边。

她立马开口道:“那个,要么我下车,您去那边?”

这话落下,许沐深就淡淡看了她一眼,旋即对手机里的人开口道:“半个小时后到。”

掐断了电话,许沐深靠在那儿闭目养神。

许悄悄:……

她好心好意让他别送了,这人怎么还不乐意了?

不过这男人的心思一向难猜!

这么想着,她就没说话。

车子继续往南边的方向开。

可是开着开着,路况渐渐有点拥堵。

司机开口道:“先生,导航上显示,前面的路口有个交通事故,估计处理起来要很长时间才能通过,如果我们继续走,您半个小时后肯定到不了公司。”

许沐深听到这话,淡淡抬眸。

还没说话,许悄悄已经开口:“那你们刚好在这个路口掉头吧。我马上就到了,走过去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说完这句话,就立马推开车门,人直接跳下了车。

无论怎么样,许沐深送她过来,已经很好了。

她不能耽误他开会的时间。

想到这里,她一蹦一跳的往前走,边走,还边回头,对许沐深招手:“大哥,您赶紧去开会吧。”

许沐深:……

原本想说迟到一会儿也没事儿,可看她这幅样子,到底没开口。

就这么看着她往前走了一段时间,许沐深吩咐司机:“掉头吧。”

司机点头。

可就在他即将掉头的时候,许沐深突然开口:“等一下。”

司机急忙刹车。

许沐深盯着后座上的手机,满头黑线。

这女孩,还可以更粗心一点吗?

竟然把她的手机,给落在车上了。

现在这个社会,基本上出门都不用带现金了。

如果没有手机,她恐怕回家连个车都不好打吧?

许沐深试探性的抬头看过去,就看到女孩的身形,就在前方。

他二话不说,推开车门,拿起手机,走向人行道,然后大步往许悄悄那边的方向走过去。

女孩虽然腿脚不便,可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也走了几百米的距离。

他加快速度,追上去。

眼看着距离她越来越近,许悄悄却忽然转身,进入了旁边的建筑中。

许沐深微微一愣,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竟然是魅色。

他一下子站在原地,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那么信任她,以为她来上班,好心的送她过来,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来魅色!

来这里,还能是为了什么?

她跟那个所谓的什么“金主”竟然还没断!

压榨

压榨第三集

第469章这是你丈夫?

颜苏在办公桌前办公,不一会儿就有电话响起——

“您好,哪位?”颜苏接起电话问道。

“苏苏!是我,大表姨丈……”电话里传来一个着急的老年声音。

“您不是得性病去世了吗?”颜苏话一出口,忽然意识到这么说不对,急忙改口道,“不好意思,我是听大表姨说的,说您十年前已经死了。”

“你那个该死的大表姨!居然诅咒我……”大表姨丈气得不行,又马上压住怒火,赔着笑脸说,“苏苏你今晚有空吗?我们全家想请你吃个饭……”

“发生这么大的事,大表姨丈还有心情吃饭吗?”颜苏有些诧异道。

“额……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大表姨丈一头雾水。

颜苏只能耐心解释,“大表姨不是说您的大儿子犯事进监狱了吗?二儿子因为跟小学生收保护费把那孩子打伤了,三女儿又怀上别人的孩子,四女儿明天就要离婚了……”

“她,她真的这么说?”大表姨丈就快气晕过去,一口气没上来,差点两眼一黑,“无知妇人……哪有这么诅咒自己的亲人?过分!真是太过分了!”

“难道您的孩子都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颜苏说到这里恍然大悟,“这么说,大表姨在骗我?”

“这……”大表姨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苏苏,这事我们晚上有时间再说,你几点下班,我亲自去接你。”

“不用了,我老公快到了。”颜苏拒绝道。

“你,你都结婚了?”大表姨丈震惊了下,又很快反应过来,“那就邀请你老公一同过来吃晚饭吧!你长这么大还没来过大表姨丈家,大表姨丈都不知道你结婚了,当时也没给你准备结婚礼物……现在想想真是过意不去!”

“大表姨丈……”颜苏想说他们根本不熟,不必这么客气,“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现在还有事要处理。”

大表姨丈听到这里,叹了口气,“是这样的……你也知道现在市场不景气,大表姨丈膝下这么多儿女要养,开销很大……我现在老了,一只脚已经踩进棺材,也不知道哪天就闭上眼睛与世长辞……”

“大表姨丈,您说重点。”颜苏婉转地提醒道。

“是这样的……下午你大表姨口无遮拦,跟记者说了那些无中生有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主要是她没读过什么书,整个人也没什么素质,所以才会做出那么不得体的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原来下午跟记者爆料的人是大表姨?”颜苏算是明白了。

“不是不是……也有其他人!你大表姨蠢,被人一煽动就没脑子,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这事跟她无关!咱们一家人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别伤了和气?”大表姨丈婉转地说道。

“我……做什么了吗?”颜苏不明所以。

“瞧你贵人多忘事……下午你不是一个电话把我们三间连锁超市封了吗……说是食品安全问题……”大表姨丈说到这里,走投无路地说,“苏苏你看,这件事咱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我们现在快到您公司楼下,您就让我们进去吧?”

“……”颜苏不用想也知道这件事肯定是顾应辰干的,一下子封了他们三间超市,怪不得他们会找上门来……

“那你们上来吧。”颜苏觉得事情说开了也好,否则他们肯定还会纠缠不清。

“颜总。”

就在这时,秘书艾欣敲门进来,露出胆怯的甜笑,“刚才有人送来一份礼物,说是要给你的。”

“我看看。”

颜苏打开包装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一个望远镜。

艾欣看到她露出甜蜜的笑容,忍不住问,“男朋友送的啊?”

“老公。”

“你,你都结婚啦?”艾欣从头到尾打量她一眼,不敢相信地说,“太年轻了,完全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比我小……”

“怎么可能。”颜苏淡淡地笑起来,“没什么事你下去吧,对了,待会有人来找我的话,就放他们进来吧。”

“好的,颜总。”艾欣走前不忘提醒,“您的咖啡快冷了,别忘了喝。”

“好。”

下午五点——

顾应辰在楼下等了一会,索性上楼找人。他走到哪,周围的目光就跟到哪——

“哇塞……是辰光集团的顾总……好帅啊!”

“现在是下班时间,他怎么会来我们集团?该不会跟我们集团有合作吧?那接下来岂不是常常可以见到他了?”

“他穿这身衣服好好看……就算不笑也好帅……”

……

艾欣坐在总裁室的外面,看到顾应辰来,整个人都愣住了:天啊,好帅的男人!英俊到万物失色,浑身上下散发出尊贵气息……

顾应辰看到她整个人呆住了,再次开口,“我找颜总,已经跟她预约过了。”

“哦?哦!好的,我这就带您进去!”

艾欣立刻站起身,太冲动撞到桌子,忍不住吃痛一下,带着顾应辰敲响了颜苏的办公室门——

“颜总,这位先生找您,说有预约。”

颜苏抬起脸庞,一眼就看到顾应辰温顺的眉眼。

“好,你先下班吧,这边有我。”

颜苏说完,站起身来到顾应辰面前,“怎么上来了?我很快处理好……”

“他们是谁?”

“素未谋面的大表姨丈和大表姨……还有他们的儿子和女儿……”

“来干什么?”顾应辰低声和她交流,“什么时候可以走?”

“很快!”

“苏苏,这位就是您丈夫?”大表姨丈在见到顾应辰的第一眼,双腿都哆嗦了,整个人站不稳,不敢相信地打量顾应辰几眼。

“没错,他就是我丈夫。”

听到肯定的答复,大表姨丈整个人更害怕了,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表姐……你的丈夫是,是……”三表妹惊讶地张大嘴巴,和四表妹互看一眼,不敢相信地望向颜苏。

只有大表姨一个人不知道顾应辰的身份,此时有些不悦地跟大表姨丈小声抱怨,“什么人嘛,来了也不知道打声招呼,还有没有把我们长辈放在眼里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