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之旅

纠结之旅
  • 主演:塞斯·罗根,芭芭拉·史翠珊,科林·汉克斯,亚当·斯科特
  • 导演:安妮·弗莱彻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安迪(塞斯·罗根 Seth Rogen 饰)是一个旅行爱好者,目前,他正在兴致勃勃的准备着他的第一次公路之旅。一个人的旅程难免空虚寂寞,选择谁成为自己的旅伴成为了安迪首当其冲需要解决的问题。安迪的朋友不多,无奈之下,他只得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母亲乔伊斯(芭芭拉·史翠珊 Barbra Streisand 饰)的身上。   刚刚上路,安迪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乔伊斯的专制和自大让安迪感到忍无可忍,两人的关系几欲破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安迪渐渐开始发现,自己与母亲并非冰火那般无法共存,相同的基因让两人之间始终维持着血脉相通的亲切。在乔伊斯的鼓励和帮助下,安迪也渐渐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纠结之旅第一集

项阳笑着看着黑人大汉,“你这家伙,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得了,那些追杀我的妖魔鬼怪也差不多要到了,还是先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再说吧。”

想着的同时,项阳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闪过,顿时原本凝固在空中的所有人全都‘碰碰’几声无力的落到地上。

“嗖...”

几乎他们在落在地上的同一时间,除了叶子奇外的四个全都瞬间朝着四面八王逃窜而去,他们知道,如果留下来的话绝对是必死无疑,虽然逃跑的话几乎也没有机会能够跑的了,但是,起码他们努力了,带有一点儿希望,万一能够跑的了呢,那就是他们赚大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跑,这不是找死吗?”

项阳叹息了一声,身上有一缕无形的力量闪过,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却见朝着四面八方跑去的人的正在狂奔着的身形全都瞬间停滞了下来,而后,他们的身体无声无息的就随着一股威风吹拂过来的时候就这么消散,再也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修为达到而来项阳如今的程度,先天境界的高手对他来说简直犹如蝼蚁一般,他根本就无需动手,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够灭杀任何先天境界的高手,就算是剑尘和王超等道门的天骄来了也不例外,更别说他手下的几个战将,想要灭杀这几人,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这...”

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饶是黑人大汉知道项阳强大无比,也忍不住面露震惊之色,而后,他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项阳,“王,您真厉害,一年多不见,您变得比以前更强了,有您在,绝对能够将咱们的王国发展成为天下第一。”

项阳并没有理会这个不懂得拍马屁有一心想要拍自己马屁的家伙,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叶子奇,这个从小就是在自己的培养下长大的家伙。

看着叶子奇的时候,项阳顿时笑了出来,“小叶子,你觉得在我的面前装傻有用吗?”

此刻的叶子奇整个人坐在地上,他的手中依旧拿着那一柄长剑,但是神情却是呆滞的,就好像是突然间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坐着,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家伙真的脑袋有问题了一样。

听到了项阳的话后,叶子奇的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他叹息了一声,随手将手中的长剑丢掉,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神情复杂的看着项阳,“成王败寇,这也是你教我的,既然你回来了,那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没有用了,你动手吧。”

这家伙在这个时候到时坦然面对起生死来了,而且还懂得将自己所传授的给用上了,项阳顿时心中一阵无奈,更多的则是被背叛之后的愤怒。

“说吧,你,为什么要背叛?”项阳脸色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猛然间对着叶子奇怒吼道,“叶子奇,你可还记得,十年之前,你被人贩子卖到非洲,差点儿被人打死,如果不是被我发现救了你的话,你死定了。”

十年之前,如果不是项阳的话,叶子奇早就已经死透了,怎么可能成为龙冕至尊手下的十二战将之一,在地下世界之中所向披靡,人人闻风丧胆呢。

“记得。”叶子奇脸色非常平静的点点头,他目光直视着项阳,“王,我还记得,是你手把手的教我认穴,教我修炼,是您手把手的将血煞剑法传给我的,我还记得,是你用自身之力帮我突破到先天境界的,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得,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这个大老黑一样傻,大家都有野心,我也一样,你在的时候,有你的威压在,大家都不敢反抗。后来你被人围攻致死后,爱丽丝在,我也维护着她,但是,爱丽丝也走了,整个王国之中没有一个能够决策的人,因此,我要向上爬,我要取代你,这就是我背叛你的理由,够了吗?”

世上有一种人,自己做了坏事之后,却还觉得非常理直气壮的样子,叶子奇显然就是这样的人,他确实背叛了项阳,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背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自己是有目标,有理由的背叛。

叶子奇说这话的时候内心也非常忐忑,他这是在赌,正所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往往就分不清,他所说的话半真半假,听起来也在情理之中,若是一般上位者听了的话,甚至真的有可能会原谅了他,但是,项阳会吗?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如何,背叛就是背叛,哪怕有天大的理由都不能免罪。

“你很不错。”项阳叹息着看着叶子奇,轻声道,“你能够将我教你的很多东西都用上了,除了修为方面还只是先天中期比较弱了一点儿外,其余的一切,你确实学得了我的几分,你有野心,我并不怪你,每个人都有野心,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项阳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子奇顿时双眼一亮,觉得自己活下来的机会似乎来了,面露期盼之色看着项阳,就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却见项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但是,你有一点做错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叶子奇不解的看着项阳,眼见着项阳如此心平气和的跟着自己讲话,叶子奇心中带着希望,如果有可能活下来的话,没有人愿意死,叶子奇也一样,如果项阳肯放他一命的话,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项阳叹息了一声道,“你想要掌控这个组织,不管这个理由是不是你的真心的想法我都不怪你,蛇无头而不行,我和爱丽丝都不在,这个组织若是没有一个掌权者的话,迟早要毁了的。”

“对,我就是这种想法,我原本并不想当这个组织的首领的,但是,为了不让你的心血全都被毁了,我才决议上位的。”叶子奇在听到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大喜过望,面露期盼之色看着项阳,“王,您曾经说过,一将功成万骨枯,之前我以为您出事了,为了守护您创下来的基业才用了一些手段,如今您回来了,就不需要我了,在您的带领下,我们的王国一定会更上一层,甚至能够与真正的国家相比肩。”

所谓的项阳的王国,自然并不是真正的国家,只是一个大型的佣兵国度,拥有强盛的力量,堪比那些小国。这是西方地下世界封号冕的至尊强者都有的,可以说是被默认却又不被允许的存在。

“放屁。”

黑人大汉听了之后顿时怒不可遏,大吼道,“叶子奇,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儿吗?你明明是和外人勾结在一起屠杀组织之内的忠于王的人,想要自己成为组织的王者,你还敢说这是为了不然组织散了?”

“那是因为他们反抗我,如果他们一个个都顺从我,让我登上王位的话,我就不会杀人了。”叶子奇忍不住反驳说道。

“你...你太无耻了!”黑人大汉忍不住愤怒的瞪着叶子奇,实在是从未见到过如此无耻的人,就算是他这个老实人都看不惯叶子奇了。

项阳轻轻拍了拍黑人大汉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而后面露淡淡的笑意看向叶子奇,轻声道,“小叶子,还记得十年前的时候,我救了你,给了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我送你回夏国,第二个选择则是留在西方,我传你武功。你选择了第二,同时你还记得当年你曾经说过什么话吗?”

“我...”

项阳的语气非常轻,并不带什么杀气,但是在叶子奇的耳中听来却犹如晴天霹雳一样,他顿时脸色惨白,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着,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

至于后面的话是什么,他却是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心中已经都被恐惧充斥着了,项阳如果只是提起他们以前的旧事的话,叶子奇会非常高兴,因为这能够勾起项阳的回忆,到时候,说不定项阳的心一软,就真的放了他,但是,项阳却提起了他当年立的誓言,味道就不对了。

项阳叹息了一声道,“你忘了是吧,我知道你早就已经忘了,要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在没有真的确认我是否死了就敢反了。”

叶子奇当然没有忘,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如果当年立下的那个誓言说出来的话,面对他的有可能是项阳想尽办法的让那个誓言实现了,就算是那个誓言并不是人力所能够达到的,项阳也不可能放过他。

然而,很多事情并不是叶子奇自欺欺人就能够掩饰过去的,他不说,项阳却还记得,只见项阳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我帮你说吧,你当年曾经立下世间最为恶毒的誓言,如果你背叛我的话,将五雷轰顶,形神俱灭,我说的可对?”

叶子奇脸色发白,嘴唇轻轻颤抖着,他跟着项阳足足有十年的时间了,可以说,自从项阳还只是十几岁的时候刚来到西方世界,他就跟着过来了,他可以说是项阳在西方的手下之中资格最老的一个,也因为项阳对他信任,并且两人之间也有过不少的交流,使得他对项阳的性格最为了解,他非常清楚,项阳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等于已经判了他的死刑。

纠结之旅

纠结之旅第二集

林枫点了点头,没有扭捏,拿了一颗灵药便吞了下去,灵药吞下后,林枫感觉一股清凉之感弥漫在自己的身体里,很舒服,自己胸口处的火热感逐渐消失。

慕容天给林枫的这种丹药,在他整个家族里也就不到五十颗,这次去落云宗考核,慕容天的父亲征求了一下各位长老的意见,特意给了他五颗玄元丹,以防不备之需,玄元丹不仅可以治疗内伤,丹药里面更蕴含着磅礴的灵力,可以同时增加人的实力,要知道在浩瀚无比的天武大陆中,炼药师特别稀少,他们慕容家族恰巧就有一个二品炼药师,正是因为有着这么一位炼药师的存在,他们慕容家族才能立于青云城四大家族之首位。在天武大陆,炼药师等级共分一到九品,等级越往上说明实力越高,传说在青玄帝国就有一位七品炼药师,就连八大超级宗门的宗主见了他,都礼貌有加,不敢怠慢。

一个时辰后,林枫身上的暗伤逐渐恢复,这颗玄元丹的药效确实很强,自己的体内竟然还有丹药残留下的灵力,林枫没有浪费一丝一毫,运转起了太上弥天青典,肆意的吸收着。

又过了近两个时辰,林枫体内的灵力逐渐饱满,伤势彻底痊愈,突然,林枫脸色一变,急忙对身旁的慕容天嘱咐道:“不好,我境界有松动的迹象,要突破了,帮我护法!”

“什么,姐夫你要突破?要不要这么变态!”慕容天正在炼化体内的丹药,听闻林枫此话不禁大吃一惊,自己这姐夫刚从鬼门关回来就要再次突破境界,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这次突破的时间很长,一直持续到了天黑,林枫一鼓作气,踏入了炼气七重天的境界。

感受到气海内澎湃浑厚的灵力,林枫一声长笑,攥紧双拳,一股强大的自信油然而生,凭借目前的实力,这次自己通过落云宗考核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阻碍了。

有着太上弥天青典这门变态的功法,林枫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慕容嫣然的步伐,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慕容嫣然的面前,说上一句:“我林枫不比任何人差!”

天色渐黑,已经无法再继续赶路,慕容天的伤势也恢复了差不多,为了防止事情败露,他们先是把现场清理了一遍,然后再把刘供奉和林琅天还有林辉三人的尸体掩埋在了树下。

林琅天和林辉身上的那两件炽凰衣被他俩扒了下来,清洗了一番,穿在了各自的身上,这件防御法宝对现在的他们来说简直如虎添翼。

“唉!”林枫背靠在树上,一声叹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稍不留神就会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自己的性格竟也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

“姐夫不必难过,倘若他们不死,到时候死的就会是我们二人。”慕容天重重拍了一下林枫的肩膀,通过这件事情,慕容天变得越发成熟了许多,这是他十六年以来第一次杀人,对他来说这仅仅是他人生道路中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插曲,未来的路还很长,遭遇的困难也会更多。

两人各自挑了一颗大树,躺在上面歇息。

在林枫即将沉睡之际,突然,林枫的脑海里剧烈翻腾不已,林枫猛然惊醒,意识沉浸到脑海里,发现脑海里面消失许久的神秘男子古天尘再次出现。

“前辈!”林枫望着脑海深处一身华丽白袍的古天尘,恭敬道。

“林枫,你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古天尘来到林枫的近前,盯着他的双眼,缓缓开口。

之前,在林枫与刘供奉纠缠之时,古天尘就已经出现了,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刘供奉的境界太高,林枫对上他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林枫死去的话,古天尘的残魂也会跟随消失,永远消失在人间,断绝轮回。在林枫即将命丧之时,古天尘打算出手解救,却不料林枫竟然召出了一把武器,直接把刘供奉射成了筛子,这令他不禁又高看了林枫一眼。

“前辈,这是我的秘密,恕晚辈无法相告,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某位炼器大师的杰作,仅仅是一种武器而已。”

“哦,你的意思是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古天尘心思敏捷,抓住了话语的重点,他眉头不禁一皱,感觉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林枫笑了笑,没有开口,沉默代表着默认。

见林枫没有回话,古天尘苦笑一声,这小子也太谨慎了。

“我且问你,这是你最后的底牌吗?”古天尘试探了一番,想要看看眼前的这个人能不能究竟能不能托付。

古天尘的意思很明显,那把AK-47就是你最后的底牌?

林枫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前辈,这仅仅是个开始,只是我现在境界尚低,有些威力更大武器召唤不出来。”

古天尘点了点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随即便说道:“我现在能给予你的只有太上弥天青典,等你境界稍高一些我会再传授一些武技防身,现在,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林枫双手抱拳,恭敬的说:“前辈但说无妨,如果不是前辈把太上弥天青典慷慨相送,晚辈估计也不会有此作为。”

重生而来的林枫,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原则,滴水之恩,定涌泉相报。

古天尘眼中仿佛有着万千星辰闪动,一字一句道:“待你修成武王境后,去一趟中天域的万佛雷音寺,去找空相大师,让他帮我重塑肉身!”

嘶,世上竟然有人可重塑肉身!听闻古天尘此话,林枫倒吸了一口凉气,林枫正想问中天域在哪,却被古天尘抬手一挥,意识体消散,回归到了现实中,脑海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等你进了宗门后,自会知道中天域是什么地方!”

一夜无话。

纠结之旅

纠结之旅第三集

而这厢,宿心临被管家送了出门,身后是宸王府大门徐徐关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的刺耳。

旁边的侍从怀乡望了眼身后巍峨的宸王府,不由问道:“王爷,我们这就回府?”

宿心临点了点头,斜睨了他一眼,浅淡地勾了勾唇角,扬起一抹笑弧,在月光下显得尤为的魅惑。“当然,不回府作甚?”

他利落地翻身上马,扬起的衣袂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为他优雅的外表添上了几分利落洒脱。

待得坐定,他才慢慢吞吞地道:“让人去调查下,今天下午,王妃去过哪些地方,遇见了哪些人,说过什么样的话!一定要巨无详细地调查清楚,告诉本王。明白了么?”

怀乡拱手应道:“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说罢,他立刻上马离开。

宿心临回眸望着宸王府的门匾,微微地眯起了好看的眸子。

方才,穆凌落的谎言,显然他都已经识破了。

她说的话,虚虚实实的,他可一点都不相信的。

他想起穆凌落提起今天秋晚烟去了集市,以及今日她的避而不见,他薄唇不由微微地抿紧了,就是一直敛起的眼眸里也射出了锋利的光芒了。

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一抖缰绳,骏马笃笃离开的脚步声在夜色里显得格外的清脆。

待得翌日,秋晚烟的胎儿经过一夜,总算是稳住了,不再落红了。

穆凌落给她诊了一遍脉,确认无事后,她才松了口气,把昨天不曾拔掉的几根银针给除了,这才道:“你昨天不能动地躺了一夜,等会儿可以稍稍舒展下身子。不过,你还是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怀孕初期,胎儿最是不稳当,极其容易出事。经过昨天那一回,你今后可得当心些。还有,怀孕期间,最是忌思虑过剩,你尽量不要多想,保持愉悦的心情。明白么?”

秋晚烟听得胎儿无事,抬手摸了摸依旧平坦的腹部,感受着里头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总觉得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她忍不住的垂下了眼眸,眼角含笑,“好的,我知道的。谢谢你,王妃。”

穆凌落却暗暗叹了口气,“你别只是说你知道了,关键是得记在心里,记在脑子里。这次我能救,下次可难说了。”她抬手碰了碰秋晚烟依旧紧缩的眉头,“如果是真的明白了,缘何还皱眉,缘何还忧愁?你要记住,现在孩子是最重要的,哪怕此刻天塌下来了,总归有高个儿顶着。你不要想太多了,那样对孩子并没有用,对你也是。”

秋晚烟的眉头顺着她的手劲而舒展开来,耳边听得穆凌落道,“这样儿,不是好看很多?女孩儿,总归是要自己对自己好的。”

秋晚烟闻言,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鼻尖有些发酸。

她微微地别开了脸,“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王妃……”可是,那些事情,哪儿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她又不是即刻失忆。

这些事情,她也不能告诉给自己的亲人,那样只会给他们增加担忧,除此外并不会起到其他的作用。而且,她也不想让他们晓得……

她的目光落在了穆凌落的身上,她发现穆凌落总是那般的从容淡定,她似乎从来都不会手忙脚乱,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处于劣势。虽然穆凌落的名声在贵妇圈里,被那几个人给败坏了,但是秋晚烟是亲自接触过的。她其实有时候很是羡慕像穆凌落这样儿的人……哪怕她阅遍群书,被赞胜过男子,却有时候过得还不如她通透……

面对着这样从容温柔的穆凌落,秋晚烟只觉得压抑在心口的那些话语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王妃……”她咬了咬唇角,轻轻地唤道,心里有些纠结。

穆凌落边收拾东西,边点了点头,“嗯。”她顿了顿,抬起头来,看向了秋晚烟,“说起来,我一直都忘记提醒你了。你我是妯娌,名义上来说,你还是我的皇嫂。按理说,你不必一直唤我王妃,而且,我也比你小上一岁,若是不嫌弃,你可以跟他们一般,唤我一声阿落。”

秋晚烟怔了怔,阿落这两个字在她唇舌间滚了一番,最后终于被她吐出了出来,“是,阿落……”

“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么?”穆凌落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没关系的,尽管直说就是,只要是我办得到的。”

秋晚烟摇了摇头,“我不是想求您做什么……我只是,有点难过……我现在很是迷茫,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好……”

穆凌落闻言一怔,见得秋晚烟眼角都有晶莹的泪珠,她微微地叹了声,抬手给她擦了擦眼角,“才说你,你就又要哭了。难过的话,为什么不多想想美好的事情呢?迷茫的话,为什么不试着走两步,或许就走出这个怪圈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秋晚烟扑到穆凌落的怀里,从昨天看到那一刻开始就隐忍着的泪水,这下终于彻彻底底地落下了。

泪水扑簌簌而落,弄湿了穆凌落的衣服,秋晚烟哭得都有些不能自己。

这就像是个黑暗里的秘密,只能埋在土壤里,见不得光。

她谁也不敢告诉,唯恐叫人看了笑话,或者叫人担心了。

穆凌落在她心中,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那些要腐烂在心口的秘密,此刻,她却想把它们都暴晒在阳光下,让那些扎根在心底的根系,暴露出来。

“我以为,我找到了通往幸福的道路……可是,可是……他骗了我……”秋晚烟就算看起来再成熟,但是她却到底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又兼之是幺女,难免就颇受宠爱,何曾受过那么多的委屈。

丈夫与自己政见的不合倒也罢了,但是丈夫有了新欢,甚至是她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插足,这根本就是原则性的问题了。这其中被欺骗的痛苦也好,愤怒也罢,就像是汹涌澎湃的浪涛,几乎要把她给淹没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