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生活

监狱生活
  • 主演:斯蒂芬·多尔夫,马利索·妮可,VincentMiller,安妮·阿彻,拉内尔·斯托瓦尔,方·基默,山姆·夏普德,强尼·莱维斯,哈罗德·佩
  • 导演:里克·罗曼·沃夫
  • 地区: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韦德·波特(斯蒂芬·多尔夫 Stephen Dorff 饰)有一个甜蜜的家庭,温柔贤惠的妻子和天真可爱的儿子。他还幸运地申请到了工商业贷款,准备在来年大干一番。某夜,正当全家熟睡之际,突然房间里进来了盗贼,约翰保护好妻儿后,追击盗贼,在对方准备掏凶器时,他出于自卫挥起大棒,结果盗贼当场毙 命。约翰因此锒铛入狱,由于他未选择抗辩因此被判3年有期徒刑,还获得了减刑。然而,在进入牢狱之后,他才发现铁窗的日子其实跟黑社会差不多。一个通缉犯在押解途中,被捅死,原因是其吞了帮派的毒品。狱警希望约翰可以出面指证,但是约翰怕惹事,并未就范。于是,他跟狱警结下了梁子。跟他同屋的狱友,曾是一个帮派的头领,他教会了约翰应该如何融入这个肮脏的环境。为了能跟妻儿重逢,约翰被迫加入了纳粹帮,从此卷入了一场血腥的争

监狱生活第一集

走了一段距离,林天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随即看着两人道:“还要去哪里玩玩吗?”

“几点了?”安宁宁好奇的问道。

“八点了。”

“八点了啊……”安宁宁神色有些犹豫,他想了想道:“我要回去了。下次玩吧。”

说到这里,安宁宁扭头看着步梦婷:“梦婷一起回去吗?”

“好啊,太晚回去我妈会说的。”步梦婷点了点头。

“那行,那一起走吧。”听到步梦婷的话,安宁宁显得有些开心的道。

随即想到什么,安宁宁有些好奇的看着林天:“那你……”

“我跟你们一起走啊,我住的宾馆就在梦婷家旁边。”林天微微一笑。

“那好吧。”安宁宁有些无奈的道。本来还以为可以和步梦婷独处呢。谁知道……

随即三人打了个的士向凤凰路驶去。

二十分钟后三人下车。

“梦婷要我们送你回去吗?”下车后安宁宁开口道。

“不用了,我去林天那里玩一下。”步梦婷轻轻的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安宁宁一愣,去林天那里?哪里?去他酒店房间?

想到这里,安宁宁脸上有一丝失落,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脸上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对着步梦婷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向回去了。”

说完,他再对林天点了点头:“我先走了。”

“嗯,拜拜!”林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安宁宁走远,直到安宁宁身影拐个弯消失不见,林天两人才向酒店走去。

步梦婷手挽着林天手臂,头轻轻的靠在林天肩膀上,想了想,步梦婷突然问道:“阿天,你是不是有些不喜欢我跟小宁在一起。”

“嗯?”林天一愣,随即低下头好奇的看着步梦婷:“为什么这样问?”

步梦婷歪头想了想道:“我今天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是吗?”林天微微一笑:“还好了,那你知道他喜欢你吗?”

“啊?”步梦婷愣住了,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着林天:“他喜欢我?不可能吧!”

“呵……”林天轻轻的刮了刮步梦婷小鼻子,笑道:“你不会是连这个都没看出来吧。”

“不可能吧,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没听他说过他喜欢我啊!”步梦婷脸有些迷糊。

“没说过并不代表不喜欢!”林天微微一笑:“你要相信我的感觉,男人的直觉!”

步梦婷一撇嘴:“还男人的直觉,不是都说女人的直觉吗?”

“其实男人的直觉也很准的,你要相信我的感觉!”林天一脸肯定的道。林天可以肯定安宁宁这小子对步梦婷有意思。

从眼神就看的出来。

“那,那怎么办?”步梦婷有些愣住了,神色有些犹豫的道:“我要拒绝他吗?”

听到这话,林天直接笑了:“丫头,你拒绝什么啊,人家都没说喜欢你呢。”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林天微微一笑。

“那你就不生气?”

“生气什么?生气你跟他接触吗?”说到这里,林天自信的一笑:“不是所有人都是叫林天。我相信我自己。再说……”

说到,这里林天话语一顿,然后接着开口道:“再说通过今天一天接触下来,他这人其实也不坏,是个正人君子。这种人可以交往!”

通过今天一天接触下来,林天发现安宁宁是一个比较正直的人。

像他这种人不会耍什么小手段,只会光明正大。

而光明正大,林天最不怕了,他不相信拥有异能系统的自己还没他优秀。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天不可能让步梦婷将来不和任何男人接触,那是不可能的。

觉得安宁宁人还不错,除了对他喜欢步梦婷这一点让林天有些不爽外,林天对他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那就好!”听到林天这样说,步梦婷长出一口气。

说实在话,步梦婷对安宁宁没什么男女感觉,但是两人一起从小长大。安宁宁帮助了她许多,在步梦婷看来,安宁宁就是自己的大哥哥一般。

要是林天不高兴不准她和安宁宁接触的话,她还是会照办。但是心里有些情绪那是肯定的。

“老公,谢谢你!”步梦婷手紧了紧张天手臂,一脸甜蜜的道。

“你叫我什么,再说一遍?”林天一愣,停下脚步,低下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步梦婷。

被林天这样注视着,步梦婷俏脸瞬间变得通红,一脸羞涩的低下头:“才不要!”

“那你刚才为什么叫!”

“不要!”步梦婷死活不开口。

“那好!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酒店门外。

半个小时后,步梦婷俏脸微红的走出酒店。而林天却有些坏笑的跟在她身后,准备送她回家。

刚才在酒店酒馆没有进行最后一步,但是也让林天享尽了福利。要不是时间不够,林天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把步梦婷给法办了。

十几分钟后,林天在步梦婷楼下停下,林天对着停下来的步梦婷拜了拜手:“明天见。”

“嗯!”步梦婷轻声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快步向楼上跑去。

直到看到步梦婷身影消失不见,林天才转身离去。

**

第二天,早上八点,吃完早饭,林天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乘着酒店电梯向下走去。

“好了,我马上就下来了,你等我一下。嗯,88。”说了几句,林天挂断了电话。

在昨天的时候林天和步梦婷就已经商量好了明天一起去逛街。

当然,由于当时安宁宁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林天也不好说不要让他一起去。

挂完电话没多久,只听叮的一声响,电梯门打开了。林天扫了一眼,已经到了一层。

随即林天快步走了出去,一走出电梯,林天马上在酒店大厅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步梦婷和安宁宁两人。

扫了两人一眼,林天微微一笑走了过去:“走吧!”

随即三人打了个车向步行街驶去。

二十分钟后,三人下车向步行街走去。

对于逛街,林天是有一些不耐烦的,不过步梦婷喜欢,他只好陪着。

开始的时候,林天精神还满足,步梦婷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不时的还对步梦婷选的衣服鞋子评价一番。

但是一个小时后,林天精神明显蔫了下来,只是跟在步梦婷安宁宁两人身后,不时的掏出手机看小说。

他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

倒是安宁宁情绪很高,总是跟在步梦婷身后。

林天扫了一眼,也不理会,偶尔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的位置后就继续低头看小说。

要是距离远了,林天会加快几步追上去,然后继续低头看小说。

半个小时后,正当林天看的起劲的时候,突然他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而且这里面还有步梦婷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林天一愣,随即把手机收起,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林天快步走了过去,已经看到了步梦婷,随后林天放慢了脚步。

这时候步梦婷似乎和一个四十多岁妇女说着什么。

这个妇女脸上尽管画的妆很浓,但是掩盖不了她身上的黑色斑斑点点。同时她脖子上带着一个硕大的黄金项链。

这项链很粗,看上去就像是狗项链一般。

不单单是她的穿着让林天印象深刻,她的体型也让林天很难忘。。

她一米六的身高,林天猜测最起码有一百七的体重。

足足一个大胖子。

当林天观察这个富婆的时候,这时候这个富婆从花色的小包里掏出一叠红钞票啪的一下拍在旁边的桌子上:“这些钱够了吧,把那衣服给我。”

步梦婷有些恼怒的看着对方:“我说了,这衣服是我先看到的,多少钱我都不卖!”

这时候,步梦婷手里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

“不够?”那富婆再次从花包里掏出一叠红色钞票,往桌子上一拍:“这些够吗?你要多少钱你说!”

旁边的安宁宁也是一脸恼怒,有些不满的看着那富婆:“有点钱就了不起啊,说了不给你就不给你,你这人怎么没完没了!”

“没有什么是钱办不了的,老娘就是有钱,你们说多少钱?一万还是两万?”富婆态度很嚣张,随着她嘴林合,脸上圆滚滚的肥肉开始抖动了起来。

林天正想走过去,突然他脚步一顿,想了想,林天转身快步走出了店外。

五分钟后,林天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快步走了过来。

监狱生活

监狱生活第二集

“汤力或者说汤家,所涉及的事情要比贩毒严重得多。”朱子胥语焉不详,但在当今中国,能朱局长觉得比贩毒严重得多的罪行,基本上屈指可数,“云道,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耽误了大局!”

以李云道的智商和情商,岂能听不出朱子胥的言外之意,展颜笑道:“既然这样,这次的顺水人情还是由您送出去比较好。”

朱子胥哈哈大笑,捧起茶杯牛饮一口,神清气爽道:“跟你小子对话,就是痛快!我跟娄大鹏搭班子这么多年,嘿嘿,反调倒是唱了不少。你要是再早几年调过来跟搭班,没准儿咱哥俩真能在西湖市局创造一段佳话!”

李云道笑着摇头:“这几年去的地方多了才磨出些悟性,早几年来西湖,以那会儿的脾气,还不得把您给气死!”

朱子胥大笑:“得,先不聊了,咱们先把汤家的大麻烦送出大门,中午我让食堂炒两个小菜,咱哥俩关上门喝着黄酒好好唠唠,反正E30刚落幕,市里只要是个部门都蜕了层皮,这个当口也没谁来烦咱们。”朱子胥的退休生活近在眼前,虽然跟之前规划的路线有些差距,但好歹也能安然退下来,所以整个人还是有种阅尽浮华后卸下重担的轻松。

“成,我柜子里还有两瓶会稽山!”李云道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酒是苏州的崔家兄弟托人捎来的,不贵,但很对李云道的胃口。

两人并肩到来到审讯室,朱子胥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他一辈子都奋斗在公安战线上,对醉驾袭警这类行径最为深恶痛绝,眼前这位汤家大少显然是触到了老朱同志最敏感的神经,如果不是从某些隐秘的渠道知悉了汤家所行之事,以他的脾气就算不会跟汤林阳撕破脸皮,也要令这汤力好生吃吃苦头。

此时汤力已经完全醒酒了,审讯室只有一扇装了铁栅的窗户,光线很暗。汤力昨晚喝了酒全身全热,出事时只身着单身,此时室外是零下二度的温度,长江以南没有集中供暖的习惯,李云道昨夜愤怒于汤力醉驾袭警又态度嚣张,故意关了空调,整个审讯室内又阴又冷。到朱子胥出现在审讯室的时候,汤力已经被冻得蜷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朱……朱局长,我……我要投诉李云道!”汤力牙关打颤,全身发抖。

朱子胥看到他这副样子,也觉得颇为解气,但脸上还是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哎哟,云道,这空调还没让人修好啊?”

李云道会意,很郑重其事地点头道:“待会儿就让小叮铛打个电话催一催空调公司的维修部。”

“不过室内温度还好,汤公子你昨夜喝多了,身上热乎,早更里酒气散去,回凉了。”朱子胥一边亲手给汤力解开手铐,一边安抚着汤力的情绪,“待会儿喝杯热茶再走。”

汤力斜眼看着朱子胥身后的李云道,一边发抖一边道:“我……我可不敢,万一有人在茶里头下了毒,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云道轻哼了一声:“怎么死的?白痴,喝了毒茶,当然是被毒死的!”

汤力气得握紧拳头,朱子胥连忙打圆场:“哎呀,汤公子跟云道都是年轻人嘛,不打不相识,多打几次照面,不就熟络了嘛!以后都是熟面孔,熟人好办事儿!”

汤力没好气道:“好办事儿?不被你这位副局长办死就不错了。李云道,我告诉你,想要跟我汤家叫板,你可以大明大方的来真格的,但也别什么脏水都往我汤家身上泼,贩毒?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给老汤家套上个罪名?这里是西湖,举头三尺有青天,你别想着在我们的地头上玩一手遮天的把戏!哼!”汤力揉着手腕,狠狠瞪了李云道一眼,最后还是不忘跟朱子胥拱拱手,“朱局,今儿算我汤某人欠你个人情,也不枉费老头子当年对你另眼相看,先行谢过,有情后补!”说完,便抬脚离开了公安局。

人一离开,朱子胥的脸色立刻恢复了往常不动如山的沉稳:“汤书记居然生出这么个儿子!”

李云道笑了笑:“在没有约束的权力拱卫下长大的公子哥,大体上都是这样的。只是这么一闹,他便是弄得我有些犯迷糊了。”

“怎么,还有什么事是你想不通的?”朱子胥笑着打开手机,终于把人请出了公安局,接下来就算再接到一些无伤大雅的电话,也终究能应对自如了,毕竟西湖的官场环环相扣,他一个快要退居幕后的人,的确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如果汤力不是传说中的‘水獭’,那么谁才是‘水獭’呢?”李云道皱眉寻思着。

又或者说,汤力的城府和演技已经修炼到了一个毫无破绽的程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利用汤家在官场左右逢源的地位,汤力手上肯定搜罗了不少官员违法乱纪的证据。如果在临门一脚时,给了汤力垂死挣扎的机会,他应该会毫不犹豫地将诸多官员一起拉下马,这对于浙北的政局来说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李云道开始意识到,或许想拿下汤家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人,或许此时此刻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汤林阳和汤家姐弟,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去拉响那根可以炸毁整座浙北官场生态系统的引线。

中午朱子胥果真叫食堂炒了几个小菜,两人就在食堂角落的经理室里就着茶几盘腿而坐。

朱子胥酒量极好,而且不上脸,会稽山黄酒本就是浙北名厂出品的,朱子胥也极好这口,加上上午外头开始飘起了雪花,此时就着温热黄酒,吃两口地道的杭帮小炒,聊着时下浙北与西湖的政局,上得了台面和上不了台面的官场趣闻也都能拿来就菜下酒,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不过,酒才喝到一半,小叮铛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见老局长和小局长两人不顾纪律地大白天喝酒,有些尴尬,但还是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道:“朱局,李局,出事了!”

“别急,慢慢说!”李云道起身关上房间门,毕竟是中午时间,当真被人看到老少二人在食堂休息室开小灶喝酒就有些不太雅观了。

“华队……华队打不通您电话,就让我来找您。”

“出什么事了?”李云道拿出手机,果然一夜没充电,此刻已经自动关机了。不过他也意识到有可能真的出了大事了,凌晨时他让华山带队去监视二大队大队长郭昭杰,华山到此刻还没有回来。

小叮铛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李云道:“华队还在线上。”

李云道拿起电话听了一番,顿时面色微沉,最后道:“老华,你先在现场不要走,等我过来。”

小叮铛出去后,朱子胥也看出不太对劲,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早上丁唐说华山出任务去了,是不是碰上什么棘手的案子了?”朱子胥对刑侦这一块向来放权,只要不出大案要案、破案率不下降,他便很少过问。

李云道点头道:“是郭昭杰。”

“啊?”朱子胥噌地一下站起身,郭昭杰有可能变相与钱强勾结的事情,李云道之前已经跟他提前报备过,但眼下是多事之秋,钱强案已经弄得他焦头烂额,再冒出一个郭昭杰案的话,他退而求其次的安然退休计划将又会被再次打乱。

李云道苦笑:“已经跟经侦那边确认过了,郭昭杰以岳母的名义在证券公司开了四个证券账户,里面的资金和股票价值加起来超过了两千万。昨天我心情实在太差,他又想站出来给汤力说情,我一怒之下说漏了嘴,怕他潜逃,所以才让华山带人去盯着他。刚刚华山来过电话,郭昭杰吃安眠药自杀了。”

“自杀了?”朱子胥皱眉,但还是吁了口气,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结局或许才是最好的。

“这酒今儿是喝不完了。”李云道苦笑,“我得去现场看看,如果真是自杀,咱们还得商量一下,毕竟……”

李云道接下来想说什么,朱子胥心领神会,他也苦笑一声:“走吧,我跟你一道去,我这个老头子能不能保住晚洁,就看这一趟了。”

两人都喝了酒,没法开车,只能由小叮铛开车将两人送到现场。

郭昭杰父亲是工商局的退休干部,一家人住在老年工商局分配的老新村里的房子里。房子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建筑,如今本地人大多从老新村搬去了大开发商建的楼盘中,这里要么住着老年人,要么就是将房子租给了外来人口,像郭昭杰这般年纪仍旧住在老新村里的本地人极为罕见。

天空中飘着雨雪,地上湿漉漉的,车开不进来,两人只好在新村口就下了车,踩着泥水步行入小区,不一会儿就看到楼栋下呵手跺脚取暖的白晓生。

“局长!”看到李云道,白晓生连忙奔了上来,看到朱子胥也在时,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敬礼道,“朱局!”

朱子胥挥了挥手:“边走边说!这鬼天气,早上还好好的,E30才结束就开始折磨人了。”

监狱生活

监狱生活第三集

墨盛自认为,他平生从未见到过那般漂亮的人,那少年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有着一袭漂亮的银发,幽蓝色的眸子,精致妖孽的面上总是带着笑意。

而那位少年,也有着和他们古神墨家一样的姓,墨,叫墨夕。

和温和好说话的墨辰少主不同,这位小少年非常恶趣味,爱坑人,狡猾的像个小狐狸。

基本上当时古神墨家的人都被少年墨夕折腾个遍,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墨辰少爷最宝贝的弟弟,当时不过八岁的墨逸小少爷。

还记得那时候,不过八岁的墨逸小少爷,天天拿着把木刀,追在少年身后砍,喊着一定要打败他。

而那位少年明明可以远远的将墨逸小少爷甩在身后,却每一次都故意停留一下,让墨逸小少爷可以追上他,然后又飞远了。

当然,更多时候那位少年也只是爱玩而已,从不曾真正伤害过古神墨家的人和墨逸小少爷。

相反他一声不吭的,为古神墨家做了很多,覆灭了古神墨家封印多年,妄图冲出来的魔障,平息了古神墨家外在的威胁。

而且,明明那么喜欢坑人的少年,到了长辈们的面前,就会突然化身小天使,乖巧,孝顺,聪明,还喜欢笑,将古神夜家的老太爷,太奶奶们都哄得开怀大笑。

那样一个明亮耀眼的少年。

让人无法忽视,又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脑海中似乎划过什么美好的画面,墨盛的眸中升起一抹追思之色。

和不喜玩闹的墨辰少主不同,墨夕少爷会带着墨逸小少爷上天,下水,杀贪官,剿恶匪,占山为王,走了很多地方。

明明经常被墨夕少年欺负,逗哭,可偏偏,比起墨辰少爷,墨逸小少爷更喜欢黏在墨夕少爷身边,经常性的跟在墨夕大人身后屁颠屁颠的跑。

不过半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内向孤僻的乖孩子,变成了第二个混世魔王。

而墨辰少主只能无奈的在后面给两个混世魔王收拾烂摊子,却也清楚,墨夕少爷经常欺负墨逸小少爷,其实是想要让这个孤独了太久的孩子,走出阴影,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开心快乐的长大。

他帮他做了他身为哥哥,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可是,墨辰少爷和墨夕少爷在古神墨家也不过待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后来他们去了补天宫。

当时的他们,想着最大的混世魔王终于放过他们古神墨家去祸害补天宫去了,还松了一口气,留下的一个小混世魔王还小,慢慢教导,一定能让他回头是岸。

可是,没想到,墨辰少爷和墨夕少爷在补天宫也只是待了一年的时间。

一年之后,墨辰少爷和墨夕少爷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很久,很久。

久到墨辰少爷再次回到古神墨家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后,而且,再次回来的墨辰少爷,像是变了个人。

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温和有礼貌,永远喜欢为别人着想的少年,他变得冰冷,嗜血,不苟言笑,冷漠的像一个陌生人。

即便是面对墨逸小少爷,也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