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大决战

坦克大决战
  • 主演:阿瑟·肯尼迪
  • 导演:劳伦斯·E·马斯科
  • 地区:美国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65
Hitler's last offensive in 1944 in the Ardennes, with which he desperately tried to stop the allies thereof, to reach Antwerp.

坦克大决战第一集

大家看着朱梓闻出来,马上也问了句,“梓闻哦一起去吧。”

朱梓闻过来看看叶柠,马上也点了点头。

大家就知道,只要叶柠去了,他肯定是会去的。

最近他们就发现了,他们自己约他的时候,他总是有借口的,可是一带上叶柠,他就绝对会去。

大家对比纷纷表示……

叶柠魅力就是大啊。

网吧果然一进来就被围观。

可是这里到底人没那么多,几个人上了游戏就开始玩了起来。

叶柠在这里实力也不怎么隐藏,但是也不算暴露,反正就是玩个有趣,玩的是个娱乐,她也没那么认真。

可是大家还是自觉的跟着叶柠走,觉得她在游戏里绝对的厉害。

来的几个除了叶柠都是大男人。

玩这个游戏的女人没那么多,剧组里的小妹妹们更多的人喜欢去关注下美妆博主,就算来玩也没那么痴迷,玩的大多数也不够好。

他们四个人四个人一队的进了游戏。

叶柠自然是跟朱梓闻他们一起。

玩着玩着,其中的一局,几个人进了个房子搜索物资,搜的差不多了跑去堵人,几个人一起行动,因为玩的时间都比较久了,所以行动也是很迅速,

一下子,一个人便被堵在了一个房子里。

然而,几个人正要进去打人的时候,外面一个声音却传来。

“别打了好吗,里面的是个妹子,放过她吧。”

刚要开枪的男生一愣。

他本是个小演员,在剧组里演了个戏份还不错的配角,为人也是十分幽默阔达,很有趣。

他听到是妹子马上说,“哎呀停了停了,有妹子的啊。”

游戏里他也放了个语音,“妹子啊,有妹子的啊。”

这个游戏妹子是稀有动物,大家都十分的爱护。

有个妹子一起组队听起来就似乎很牛的样子。

那边的妹子这时也发出了声音,“是啊,我是妹子啊放过我吧,我们组队好不好。”

那声音发着嗲,旁边男生哈哈笑着看着叶柠,没开麦,对着叶柠用游戏里听不见的声音说,“看看人家女生怎么发嗲的,看看你。”

叶柠竖起来拳头,顺便在游戏里做了个拿枪指着她的动作,“怎么着,不行啊。”

叶柠在游戏里是不会开公放语音的,基本都开的是只有队伍内能听到的语音。

那边妹子还在发嗲求饶,“小哥哥,放过我吧。”

叶柠是觉得,电竞吗,不是一个队的就要打,不过旁边小男生已经笑嘻嘻的说,“那行啊,你把你身上装备扔了,枪扔下来把。”

妹子说着好啊好啊,配合的把枪扔了。

她后面走出了房子,从外面便看到了要接应的叶柠,顿时尖叫了下说,“外面也有你们的人呢,你们给我一把枪吧。”

旁边的男生说,“好好好给你把喷子,你拿着吧。”

她拿着了东西,她的队友也已经来了,

她撒着娇说,“谢谢你们了小哥哥,我们一起组队玩吧。”

朱梓闻在这里说,“组队太乱了把。”

他对什么撒娇的小妹妹是没什么好感的。

加上,这游戏里,组队都是在开始游戏前已经自行组好的,最多四个人一队。

坦克大决战

坦克大决战第二集

凌晨三点:

——我赌一包辣条,他们俩现在绝壁睡着了!忘了来关直播!

——赌赌赌!今晚我通宵,不睡了!

凌晨四点:

——他们绝壁睡着了!就算是铁打的鸡儿也撑不住四五个小时啊!

——铁打的会生锈,我觉得他可能是不锈钢的!

——噗!

——噗噗噗!

凌晨五点:

——还有人吗!

——有!

凌晨六点:

——我猜萧聿等会儿肯定会来解释昨晚睡着了忘了关直播![打哈欠]

——期待~~

这个点的儿童房里,开始有了动静。

动静是小丸子发出来的。

她想尿尿了,所以动了动。

然后,小眼睛‘唰’的一下,睁开了。

“呜呜呜呜……要尿尿……”

小白听到声音后,缓缓睁开眼。

“妹妹别哭……哥哥也想尿尿了!我们一起去尿尿吧!”

小白立即爬了起来,然后拖着小丸子下床。

小丸子比他小两个型号,但他拖着小丸子还是有一点吃力。

将小丸子拖下床后,两人手拉着手去了洗手间。

“哥哥为什么站着尿尿啊?我妈妈叫我蹲着尿尿……哥哥,我可以像你一样站着尿尿吗?”小丸子一脸惺忪,呆呆的问。

“不行啊,你是女孩子,女孩子都是蹲着尿尿的。因为女孩子和男孩子长的不同。”小白耐心跟小丸子解释。

小丸子一脸懵逼:“哪儿不同啊哥哥!”

“尿尿的地方啊!”

“哦……”小丸子看到了,然后特地看了自己那儿一眼,然后委屈巴拉的吸鼻子,“哥哥,我想要你那样的……”

“不行啊!你妈妈把你生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变的。”小白说完,小丸子开始嗷嗷大哭,小白只得哄,“妹妹你别哭了,哥哥带你去玩!”

小丸子立即就不哭了。

两人从楼上下来后,佣人给小丸子刷牙洗脸梳了头发,然后两个孩子开始吃早餐。

吃了早餐后,两个孩子相约去后院的新房子玩。

小白牵着小丸子,感情看上去特别好。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推移,直播的观看人数越来越多。

昨晚很多没看直播的,也因为看了今早的新闻,知道了这次直播。

这次直播顺利将其他新闻话题压下,稳上了热搜榜第一。

而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萧聿的这次直播。

最开心的,当属矿泉水老板和抽纸老板。

这次直播,可谓是活久见。

一瓶水和一盒抽纸,创下了观看人数的奇迹!

萧聿的下属们,当然也日夜守着直播,想看看大BOSS从商界转到网红界的全过程!

小白领着小丸子到达新房后,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到了书房。

书房有吸引小白的东西,那就是……电脑!

“哥哥带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小白拉着小丸子很快到了电脑前,“咦?阿姨的电脑怎么没有关呀?”

小白发出这脆嫩的声音后,屏幕顿时被弹幕刷满。

“哥哥抱我上去!我看不到……我太矮了!”小丸子嘟着小嘴,双手抓着小白的腿,苦苦哀求。

弹幕:

——啊啊啊啊!一晚上的时间孩子都出来了!光速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宝贝们,快!准备好截图啊啊!

坦克大决战

坦克大决战第三集

听到这话的李俊生就算脸皮在厚,也没办法留下了,因为他在留下也不过是在自取其辱,“那不打搅欢欢了,我还有着事情就先走了,”

说着便转身离开,在离开的时候,这浑身上下都仿佛被黑影笼罩了一般,贱人……都带野汉子登门入室了,还敢说没有,贱人……

“你这朋友可不是什么好人?”听到这话的夏欢欢微微一愣,轻笑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的知道。

见夏欢欢的神情这乔子痕也安心了不少,然后跟这夏欢欢进屋,在进屋后便有人端进了茶水来,夏乐乐给对方端好茶水。

“对了,有没有兴趣见一个人,”听到这话夏欢欢知道这男人压根就是来有事情的,而不是来给自己拜年的。

不过想想也对,对方压根就没有这必要来给自己拜年,因为人家怎么说也是大老板,而自己却一文不值的小市民……

“什么人?”虽然对于见一个人没有问题,只是夏欢欢却也不喜欢太过随便将外人了,听到这话这乔子痕敲了敲桌子。

“是一个大夫,你见了后就知道了,同时也是仁和堂的少掌柜邵青言,对你的医术很好奇,让我前桥搭线,”听到这人是大夫夏欢欢目光一亮。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夏欢欢,这乔子痕有着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悸动,那一刻对方仿佛整个人都被点亮了一样,这也许就是喜欢。

对一件事情的喜欢,对于事物的喜欢,那笑容很美没有任何的装饰,却显得那般的清纯绝美,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迷煞了人。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夏欢欢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疑惑道,听到这话的对方立刻摇了摇头表示对方脸上没有东西。

只是在此时此刻他才察觉道,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当初见面的时候,眼前这亭亭玉立的姑娘,还跟假小子一样,没有给人多少惊艳。

只是日子越过越浓的时候,眼前这姑娘却仿佛要多张开的梅花,渐渐绽放开来,等这花彻彻底底绽放了,又会是何等的风采,不由自主的他也期待着。

“你说的那一个人可以,你来定时间,”夏欢欢喜欢医术吗?她自己也不清楚,因为从小到大学医都是家里人叫的。

只是虽然不知道,却在行医的时候,那心噗噗的跳着让人很是存在着迷,很喜欢这感觉也很爱这感觉,是啊……她喜欢听到跟这医术有关的事情。

“姐姐……你是要出门?”夏多多爬在桌子上抬起头看着夏欢欢,夏欢欢被对方那包子脸萌到了,顿时便弯下腰将对方抱起来。

“恩,姐姐要看着叔叔怎么决定?”听到这叔叔的名字,这乔子痕嘴角抽了抽,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了看自己。

“我有那般老吗?”听到这家夏欢欢跟夏多多都笑了起来,乔子痕也是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约的人,会在初五……在醉仙楼吧,”

“那好,我初五去,”说着将多多放在地上,“我这去准备一些吃食,你先在这坐一下……”

“去吧……”听到这话夏欢欢这才离开,透过窗外看着那厨房内忙碌的身影,这乔子痕顿时觉得很温馨。

眼前这女孩也有十五了,很快就成年了,少女在这段时间最是容易让人大吃一惊,而眼前这女孩便是如此。

看着对方那认真做饭菜的模样,都说认真的人最美,无论是男还是女人,看的这乔子痕也有些痴醉,只是下一秒却被黑影挡住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小白,这乔子痕微微一愣,“欢欢不是你可以碰的女孩,别打欢欢的主意,欢欢是我的,”

听到这话的乔子痕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那小屁孩顿时觉得可笑,少年郎却偏偏说人家是她的,这如何不让他觉得可笑。

“我说的是真的,欢欢不是你可以碰的,他是我的,你有什么心思我不懂?只是……别寂寞了,就在欢欢身上找温暖,欢欢不是你可以找温暖的存在,欢欢已经是我的人了,”

乔子痕没想到这小屁孩话语如此犀利,顿时便忍不住有些傻了,而此刻这夏欢欢却也忍不住笑了笑,原来夏欢欢看到这夏小白出来时,便打算让对方回房间,却没想到听到这小屁孩的宣言。

顿时没有忍住就笑了出来,被夏欢欢的笑声惊到了,这夏小白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看着当事人,压根就将自己的话当戏言时,顿时便忍不住目光泛红了起来。

“我说的是真的,”夏小白恨惨了自己小孩的年纪,不然也不好让人如此嘲笑自己,而此刻乔子痕听到这话在看到这夏小白的模样微微一愣,太过认真让他有些愣,夏欢欢走过去揉了揉对方的额头在抱歉的看了看这乔子痕。

“别理这孩子,他啊……就怕我被骗,心思可多着了,”说着低着头看了看这夏小白,“小白你也小朵了,人家乔公子怎么会看上我,真是小孩子事情乱想的多,”

听到这话的夏小白瘪嘴的瞪了一眼夏欢欢,然后直接便扭头走了,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也是男人,那个男人虽然没有心动,只是他却看到了激动,他有动心的极限。

乔子痕被夏小白的话说的微微一愣,夏欢欢的目光让他有些尬尴的强颜欢笑,不过向来都冷静的他,很快便没有让人看出这不妥之处。

只是夏小白的话,却也让他很清楚的知道,并没有在说谎,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夏欢欢刚才那一瞬间,给了她家的感觉,很暖又很温馨。

“你别理会这孩子,”夏欢欢走进房间内道,乔子痕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在意,这才让夏欢欢放心了,夏欢欢可真怕眼前这人会想多。

接下来都是风平浪静,夏欢欢很快便做好的饭菜,然后叫夏小白一起出来吃,等所有人都吃过饭菜后,这乔子痕也打算离开了。

“那我初五,找车来接你,”有车接自己去镇上夏欢欢自然不会反对,便点了点头,送走了这乔子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