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豪门

决战豪门
  • 主演:托莫·希思黎,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MikiManojlovi?,卡瑞尔·罗登,GilbertMelki
  • 导演:热罗姆·萨尔
  • 地区:法国,比利时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法语,英
  • 年份:2008
午夜,香港维港一艘私人游艇,亿万富翁奈里欧·温奇(米基·马诺洛维克 Miki Manojlovi?饰)离奇淹死。作为势力庞大的W集团的创始人和大股东的奈里欧并没有正式的继承人,他将把所有的财富赠给他的秘密养子拉戈·温奇(托莫·希思黎 Tomer Sisley饰)。二十年前奈里欧在南斯拉夫的孤儿院收养了男孩拉戈。然而继承这大笔遗产的拉戈,却遭遇了一连串错从复杂的暗杀与陷害,一场扑朔迷离的生死决斗就此上演。   由法国导演吉勒莫·塞勒执导的影片《决战豪门》,改编自比利时漫画家菲利普·弗朗柯的同名漫画。影片横跨法国、美国、香港、东欧各国拍摄,加之不断穿梭在回忆与现实中险象环生的故事情节,荣获2012年第38届美国电影电视土星奖最佳国际电影提名。

决战豪门第一集

贺哲出现前,如鸿兴衣等众化神大多情绪微妙,众人氛围也有些压抑,这些,贺哲感受不到么?不,贺老祖感应的一清二楚,甚至连众化神为了什么事而变得压抑,他都一清二楚。

但贺哲懒得理会这样的小事。

说一句不客气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鸿兴衣等人生怕华夏在这时候,明大明要吞并他们家业,可谁又知道华夏究竟有多强,有多么恐怖的底蕴?合道老祖坐镇的超然势力,还能主动开创小位面,能在小位面里实现一定意义上的长生,这哪是乱星界这群土包子级别的化神能理解的。

压根懒得理会也懒得去解释什么,以安抚这群家伙的情绪,贺哲在推出了褚战后,就再次笑道,“李长老,你来说几句?”

褚战无声大笑,笑容全是一片欣喜和振奋。

刚被唐准抓住,带过来这裴明星大殿的时候,他其实是无助悲愤的,一如刚被抓住控制住的贺哲,但确定了那个合道老祖手里,真有长生丹?

褚战毫不犹豫的背叛了自己的初心。

还是那句话,乱星界十几万年历史,历史上不止出现过一个合道,却也没见到有谁能再进一步获得长生啊。

曾经出现过的合道先贤,依旧会死。最多活不过八千年,他目前还是一个渡劫呢,依照以往2600多年的经历来判断,自己晋升合道的希望都渺茫的厉害。

他比贺哲年轻了300岁,但至今为止靠自己参悟,别说第二大道了,第二个法则都只是初期还不到巅峰程度!

以前最大梦想,无非是撞上大运气,杀一个渡劫得到对方的道果在融合掉,晋升合道,再多活3200年,合道以上?他根本没有一点信心,连幻想都不敢有。

哪知道不用合道,不用开创小世界,也能长生?就算长生有限制又如何?

这长生也可能只是活上几万年,十几万年,不是真正的长生久视,可对比历史上的先贤最多活8000岁左右,也强横出不止一倍两倍了吧?

明白了这一切,他才确定自己被华夏那位合道前辈抓住,丢在这里,不是坏事而是一次大机缘。

如果自己以后能活几万年,十几万年,指不定靠自己感悟,也能参悟出第二大道,第三大道了!

他们天资才情都是摆在这里的,能靠自身参悟出第一条大道,足以证明他们的才情,第二大道就算因为第一大道的压制,难度暴增,你寿元变长几十倍或更多,足以抵消了大道压制的效果。

这时候的褚战,情绪前所未有的振奋,那也是一种看到了未来的振奋和喜悦,不再迷茫,不在畏惧了。

这一切却有一个前提,做好了唐准交代的事,好好的镇守维护华夏,让华夏稳定持续发展,以及最好教导出一批新的化神,甚至渡劫强者。

视线扫过殿宇内几十名化神,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易星身上,“老夫参悟吞噬大道,若只是讲述自己的悟道经历给你们参考,让你们作为一个案例去触类旁通,这和吴长老之前的传授,差别并不大,不过据老夫所知,你大易仙朝易星之下,有一个掌握吞噬之力的后辈,给他发一个讯息吧,老夫可以特许他以元婴境就来这道宫,跟在我身边学习。”

“有老夫指点,和我一样的吞噬之力,大道境不好说,指点他晋升化神参悟吞噬法则,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

这话一出,易星震惊了,凌乱了。

就是剩余的几十位化神,也纷纷凌乱不已。

当然,最让众化神凌乱的,并不是新的渡劫老祖李长老,对易家的看重,而是……他们还以为吴长老召集他们过来,是觉得舆论发酵到了一定程度,华夏打算吞并他们众多仙朝圣地势力呢。

等对方开口了,自己是无奈的顺从呢,还是憋屈的臣服呢?

怎么等到吴长老后,事情发展和他们猜的截然不同?华夏不是觉得时机到了,要吞并他们,竟然拉出来第二个渡劫?一起为他们讲道?

这逆转也未免太大太夸张了!原以为是死局和噩耗,一下子变成大好事,这……这也太奇葩了。

众人凌乱中,褚战才再次对易星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易星终于清醒,惊喜的喜极而泣,实话实说,只要讲道传授经验知识的老师,和你所修力量不一样,那你只能作为参考,用以触类旁通,价值有,却也有限制。

完全一样的力量,有一个大能手把手指点你,那便利性才是超级惊喜啊。

这情况也和褚战说的一模一样,以巅峰级的吞噬大道去用心指点一个参悟吞噬之力的元婴,被指点者能否晋升渡劫,很不好说,但参悟法则?把握是很大的,超出六七成的把握和概率。

毕竟他那位后辈,本身也是一个天资才情都极为出众的天才,不管修炼速度还是战力,都在大易仙朝所有元婴中名列前十啊,对了,那个后辈,就是他最疼爱的嫡孙,易肖云亲王的第1381个儿子,易罗川!

目前还只是元婴中期。

“多谢李师,我马上把消息传回仙朝,让罗川前来道宫。”

喜极而泣的回应,重新抬头时,易星还满心激荡的向不远处的鸿兴衣投下一个充满深意的眼神。

看吧,我大易从华夏登陆星界开始,就全力在交好对方,很多时候该出力就出力,这绝对不是无用功!

冲今天这个新出现的李师,敢在大庭广众下讲出有把握指点着易罗川参悟吞噬法则,也让那位晋升化神,以前大易的一切付出就都值得了。

化神啊,一旦参悟还是吞噬法则,战力强横,这对整个大易仙朝的提升也是恐怖的,不管震慑力还是真实武力,都远超以前,大易以前只排名前五,无力竞争前三,不就是三大化神全参悟的普通法则呢?

你们大鸿能名列第二,不就是有两个参悟特殊法则的存在么?但从现在起就不一样了,有了李老师的承诺,有了李老师的态度,他们易家不管是现在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还是未来的前景,都能一下子超脱大鸿和大晖两大仙朝了。

决战豪门

决战豪门第二集

虽然他们的速度也算不错了,但和黄亦芳比起来,真的是不够看的。

的确,他们的速度和一般人比起来,的确是逆天多了。

但和叶枫与黄亦芳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

此时的黄亦芳,在药液的帮助之下,已经达到了炼体七层了,甩开了他们好几条街。

当然,即便是他们天赋不行,叶枫也不会厚此薄彼,同样给他们准备了大量的药液。

有了这些药液的帮助,他们修炼的速度,会快很多。

因为有了黄亦芳的例子,所以叶枫让秦晓芬和周轻羽换上泳衣的时候,两人显得要干脆很多。

非常利索的去屋内,将泳衣给换上了。

此时的她们,已经落后了黄亦芳太多,她们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修炼,争取早点超越黄亦芳。

即便是不能超越黄亦芳,也不能与黄亦芳的距离越拉越远了。

在两人都换好了泳衣之后,叶枫再次眼前一亮。

两人的身材,即便是黄亦芳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呀,身材都超级好,有着自己的特点。

特别是周轻羽那个腿哦,简直是又细又长又圆润,简直完美。

借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腿都可以玩一年。

当然,秦晓芬的也不差,只是没周轻羽那么的完美而已。

秦晓芬的优势就是容貌好看,拥有清纯脱俗的气质,各有特点不相上下。

看到叶枫看着自己,两人都无比得意的挺了挺胸。

而,秦晓芬的确是挺大的。

可周轻羽,就有些搞笑了,她虽然有胸,但和秦晓芬与黄亦芳比起来,就不够看了。

这,一直她的心病,一直是她的缺陷。

等有时间,叶枫一定要抽时间给周轻羽治疗了,那样她的姿色便回再次上升一个台阶。

“和亦芳一样,进去盆内修炼吧。”在场地内,叶枫给她们准备了四个水盆,分别兑上了药液,就等着她们进来修炼了。

随着两人下水,叶枫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

本来就穿的少,现在一下水,身上的泳衣一打湿,就更加的诱人了,赤果果的湿身诱惑呀!

不过,叶枫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开始帮助着她们修炼。

一个晚上的时间,叶枫帮着黄亦芳进入了炼体九层,帮着其他三人进入了炼体七层。

这已经是她们一天能够承受的极限了,要是再多的话,她们肯定会受不了的。

一天直达炼体九层,这对于地球上其他的修炼者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叶枫靠着大量的修炼资源,强行的做到了。

在这里,不得不感谢那些宗师排行榜上高手送来的资源。

当然,给她们使用的,只是一些比较低级的修炼资源。

真正对叶枫有用的高端资源,叶枫还留着,准备回去了自己使用。

在修炼结束之后,黄亦芳一把将叶枫给抱住,无比兴奋的问道:“老同学,我现在是不是很厉害了呀?”

“嗯!是很厉害的。”感受到胸前的‘凶器‘,叶枫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

真大,真柔软。

顶在叶枫的身上,差点要了叶枫的老命。

实在是…太爽了。

“坏蛋…。”本来,黄亦芳还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叶枫的眼神有些不对,这才反应了过来,娇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跑开了。

等黄亦芳走了之后,周轻羽和秦晓芬同时扑了过来,无比兴奋的叫唤着:“我也要抱抱,叶枫哥哥快夸我。”

无奈之下,叶枫只能将她们抱住,大声的称赞道:“轻羽和晓芬真棒,以后肯定比我还要厉害。”

“么么哒!”

“么么!”

听到叶枫的称赞声,两人这才心满意足的送上了一个亲亲,进屋换衣服去了。

在她们换衣服的时候,任青白早早的换好衣服出来了,一脸激动的看着叶枫:“兄弟,我现在也算是高手了吗?”

叶枫点了点头,如实的回答道:“算是吧,比你家的供奉要强很多。”

的确,任青白虽然只是炼体七层,按照这个世界的境界划分,只属于七级武者。

但,任清白修炼的是顶级功法,又是修真之道,基本上能够越级杀人。

任家的供奉,最厉害的一个,也就只是九级武者巅峰而已,任青白要是全力以赴的话,是能够击败对方的。

“真的吗?”听到叶枫的话语,任青白更加的兴奋了。

随后,任青白一脸认真的看着叶枫,大声说道:“兄弟,这辈子只要你有需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任青白的话语,叶枫本来还有些不在意,但随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我还真的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事情?”听到叶枫有事情麻烦自己,任青白顿时就笑了,显得很高兴。

“柳馨琪你知道吗?”叶枫需要任青白做的事情,就是照看着柳馨琪。

虽然,柳馨琪这个人,叶枫不是太喜欢。

但怎么说,叶枫都将她给睡了,即便是无意的,那也得负责,这是原则问题。

所以,不管柳馨琪有什么危险,叶枫都会帮她解决,即便是天大的麻烦。

“柳馨琪?倒是没什么印象,她家是干什么的?”任青白摇了摇头。

的确,他和柳馨琪的圈子不同,两人的层次不同,不认识倒也算正常。

“她家,好像有个柳氏集团。”叶枫想了想,记得柳馨琪似乎说过这个名字。

听到叶枫的话语,任青白这才有些印象,连忙问道:“她家呀?怎么了吗?”

听到任青白知道柳氏集团,叶枫这才说道:“帮我盯着点,她要是有什么麻烦,她家要是有什么麻烦,就帮我解决一下。要是实在解决不了,就告诉我一声,这个不难吧?”

“没问题!”任青白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答应了下来。

回去之后,他肯定会发动任家的资源,将叶枫交待的任务出色的完成。

“嗯!不惜一切代价。”任青白心中是这么想的。

在两人聊完的同时,三个大美女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好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决战豪门

决战豪门第三集

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猛不丁地,封一霆都被惊得怔了下:今天的丁若雪,简直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与记忆,他从没在她身上看到过这么恐怖的表情。

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就像是曾经心心念念捧着的珍贵玩偶,某天突然拿出来把玩却发现里面已经被掏空、还钻出了虫子一般,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心情。

但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很快,封一霆也就适应了,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一直就是用这样的借口跟态度一直吊着他、提点他、让他内心时时刻刻对你充满愧疚跟希望的吧!”

联想到丁弹的经历,这一会儿,他的确有点相信这件事可能是丁弹自作主张了!因为他没法生育了,他风光了大半辈子到老却孤家寡人了,只有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女儿,人就是这样越是没有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所以上天恩赐的这个女儿就成了他的所有,他想讨好她、甚至想弥补她!

但有一点也是肯定的,这些事、这些现状、甚至她的态度肯定都是她有意无意透漏给丁弹的,否则好端端地,他怎么可能铤而走险?

还有这个出乎意料的结局,事情还没完全败露到不可收拾,他竟然自杀了?想必跟她的态度也脱不了关系吧,甚至是她为了明哲保身用了什么借口暗示甚至催促他去这样做的也说不定!

“因为这份亲情跟愧疚,所以,他才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甘愿被她利用,哪怕去犯罪、去伤害别人、委曲求全地隐藏着自己不相认甚至牺牲掉自己的生命!

父爱母爱,有时候就是这样伟大,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何况他这样一个一无所有、已经半残的废人?说不定就仅仅是为了换她一声“父亲”的称呼而已!她应该就是利用了丁弹这份心理才能远程操控他又全然置身事外吧,因为没有人会把两个完全陌生的人联系到一起!

而今回头去看,封一霆才猛然惊觉为什么以前发生的很多事都没头没尾,查到最后莫名其妙地都只能用“意外”跟“巧合”来诠释。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也许,季千语身上的很多伤害根本就不是无缘无故或者倒霉,只是所有的事情都缺了这么一个关联的关窍而已!

刺骨的寒意充斥着心头,封一霆禁不住地胆颤心惊:

他们相认应该很久了吧?

否则,丁弹不可能对他们的情况了解地这么清楚,连千语父母的情况都能查到,可是他对她这个父亲的存在竟然一无所知!

每个人都有不愿与人提及的隐私,这一点他能理解!但是利用天生的血缘关系做到这个份上,而今人去了还是这样冷漠的态度,这份冷血,他这个大男人真是都要自愧不如了!

这是第一次,封一霆觉得眼前的女人陌生,陌生地他从心里往外渗着寒意。

“我没有!表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一个抛弃我多少年不管不顾的陌生人,落魄了残废了又想回来认我,想让我给他养老送终吗?天上哪有这样的美事?我只是不认他而已,难道我做错了吗?这些事真得都给我没有关系,都是他瞒着我一个人干的!我是看到新闻才知道你出事了、才知道跟他有关……我只是怕你知道了不要我了、怀疑我,我才不敢把他、把这件事告诉你!我才……就算我再不喜欢那个人(季千语),可你总还是我表哥啊,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不会伤害你的,我怎么可能会害你?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啊!你相信我——”

苦口婆心地解释着,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丁若雪心里也是气得嗷嗷地:多年的隐忍,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功亏一篑了!

都是这个杀千刀、早就该下地狱的贱男人害的!当年的车祸他为什么不直接死了?这么一个废物,自己生不如死还让她痛不欲生。

半信半疑,但封一霆也绝对相信她是不会认丁弹的:的确,认了这个父亲,她还有什么借口留在封家?有了这个父亲,她可怜的理由岂不又少了一个?

这一会儿他反倒越发理解她为什么要深藏着这个人了,至于她口口声声所谓的“没有”,这一刻,他真是半个音都不敢相信了。

“死者为大!人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我就当跟你没关系,到此为止!丁若雪,前尘旧事,既往不咎,但你我、你跟封家的关系全都到现在为止,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我不想你看到跟我的家人{包括季千语跟我的母亲)再有任何牵扯!我郑重地警告你,以后千语再掉一根头发,我会全都算到你头上,你,加倍偿还!”

“什么?封一霆,你怎么能这么不讲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这是什么意思?要跟她一刀两断吗?

嘶吼着,丁若雪的声音都开始破碎了:“要是她先伤害我呢?”

还让她坐以待毙?

“那就算你倒霉!”

一噎,嘴巴大张,丁若雪惊愕地半天没发出声音,眼珠子却瞪得只差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话音落,封一霆抬手、近乎同时转身往门外走去,没有半分的久留,随后一行人也陆续跟上,伴随着一阵悉率,背后是丁若雪渐行渐远的嘶吼:

“封一霆——”

上了车子,封一霆便掏出一支烟点了上去:“开车!”

烟雾缭绕间,往事也仿佛在他眼前一点点淡化逝去。浑浑噩噩地回到家,猛不丁地一个抬眸,嘎然止步,他才惊觉卧房的灯一路都是亮着的,视线一个逡巡,沙发上一个抱着玩偶蜷缩着身体歪倒在一侧的身影便进入了视线,孤冷静谧的夜里,突然像是有股极致的暖流汇入了心底,顷刻就将那冷硬的冰冻给化开了一角。

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放缓脚步,封一霆绕了过去,捡起一边滑落的毛毯轻轻地先盖了上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