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来宝

鼠来宝
  • 主演:杰森·李,大卫·克罗斯,卡梅隆·理查德森,贾斯汀·朗,KevinSymons
  • 导演:蒂姆·希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法
  • 年份:2007
戴维·塞维尔(杰森·李 Jason Lee 饰)是洛杉矶一名郁郁不得志的词曲作者,他不分白天黑夜,努力创作,但作品总也得不到唱片公司老板的赏识。某天,满腔愤怒的戴维在家中大发雷霆,这时,三只来自大山的花栗鼠艾尔文(贾斯汀·朗 Justin Long 配音)、西蒙(马修·格雷·古柏勒 Matthew Gray Gubler 配音)、西尔多(杰西·麦卡尼 Jesse McCartney 配音)闯入戴维的生活。戴维惊讶地发现,这三个顽皮胡闹的小家伙不仅会说话,而且还能和声唱歌。于是他和小家伙们达成协议,它们可以在家中居住,但是必须演唱戴维创作的歌曲,妙趣横生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本片荣获2008年儿童选择奖最受欢迎电影。

鼠来宝第一集

谁知,魏纪秋又从后面跑过来,伸臂便紧抱住她的腰,不停地哀求:“华瑶,不要这样,跟我上车吧,你看你同事都看着我们,你也没面子是不是?”

听他说到面子,华瑶更加气恼,用力去推开他:“如果你真想给我留面子,现在就放开我!”

他若真要给她面子,又何必跑到公司门口来截她?

就是堵定了她不想在新公司同事面前丢脸,所以才掐着这个点过来找她。

她发现,现在看他,就越来越讨厌他的这些行为。

以前她真是瞎了眼,他说什么她都听。

哪怕他让她做再丢脸的事,只要他说是为了她好,她就一点都不怀疑。

现在她才算看清了,这个男人,简直自私到底了。

她怀疑他非要缠着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舍不得她。

而是因为干爸和他妈妈靳萝的关系。

他这样压根不在乎她感觉的做法,就让她特别起疑。

“不要,我不要放开,我知道,只要我放开,你就又会跑,华瑶,我求你了,不要这么不可理喻了行吗?”魏纪秋没想到,在她新同事面前,她竟然都会如此排斥他。

他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好,她面皮薄,绝对不会愿意在公司前面被他强搂强抱,最后肯定会屈服而上他的车。

那样他的机会也就来了。

只要她上他的车,他会直接带她离开北城一段时间,一定会哄得她气消。

可惜现在看来他的计划想要成功,似乎有点难度。

看她拒绝得厉害。

他索性也不管不顾了,强行抱住她的腰,就要把她往自己的车里拖去。

华瑶看他这样蛮横,已经顾不上在同事眼中的形象了,她厉着嗓音大吼大叫:“放开我!你放开我!”

旁边那些同事都看呆了。

还包括同一部分的成历、刘杰他们。

华瑶在他们心目中一向温婉可亲,没想到和她男朋友闹起别扭来,还真是脾气火爆呢。

不过,她竟然有男朋友了。

他们却现在才知道。

想想还真是可惜。

好不容易部门里来个女助理,没想到还是个有主的。

他们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时,祝原也走出来了。

看到他们要过去,忙伸手拉住他们,沉声:“那是她未婚夫,我们还是别管了。”

成历他们这才收住步子。

嘴张得更大。

才刚毕业的女学生,竟然已经订下未婚夫了。

也难怪,华瑶长得漂亮,之前看起来脾气也挺好,被男人捷足先登也是正常。

华瑶拼了命地想要甩开魏纪秋,可魏纪秋到底是男人。

这样一来强的,没几下就真的要把她快拖到他的车门口了。

正在这时。

一只大手伸过来,一下子捏住魏纪秋的肩膀。

咔嚓。

那骨头都似他重重地捏出声音。

“啊——”魏纪秋疼得惨叫出声。

随即又恶狠狠瞪向来人:“你谁啊?找死吗?”

宋伦再次用力。

魏纪秋便只剩下倒吸冷气,连声儿都不敢吭一下了。

宋伦性子内敛,没什么交际,小时候除了学习,便是学拳击。

多年沉淀下来,身手已经快接近专业的拳击手。

魏纪秋自成年起就开始玩女人,虚耗大,身子早就不堪一击。

又怎么可能是宋伦的对手。

这一捏,他感觉自己整个肩膀都似脱了臼,惨嚎不已。

华瑶怔怔地看着宋伦。

她没想到,那么多同事,都以为是她和男朋友的事,不敢前来帮忙。

最后却是宋伦出来帮的她。

她一下子傻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

心情无法形容。

宋伦还捏着魏纪秋的肩膀,平静看向华瑶,淡声:“去我车里,我送你回去。”

华瑶这才醒过神来,低声说了句谢谢,便往他的车子走去。

宋伦等她走出来,这才松开魏纪秋的手。

魏纪秋连忙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肩膀,冷戾的目光在他们俩人身上环视一圈,冷冷嗤笑:“我说为什么死活都不肯再给我机会呢,原来是在外面有了野男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还有脸成天在我面前装一幅清高样,搞半天,也不过是个表——”

话音未落。

啪的一声。

他脸上挨了重重一耳光。

华瑶眼眶都气红了,恨恨瞪着他:“你别胡说八道!”

魏纪秋被她打得懵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也扬起手就要回煽向她。

手刚扬起,手腕又落入一只铁掌。

这次宋伦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直把他骨头都捏得咯噔一声脆响,想是已经断了。

魏纪秋痛得冷汗直冒,恼怒成怒,扑腾着就向宋伦回击过去。

宋伦捏断他的手腕,又抬起一脚,凌厉地踹在他的腿上。

嘭。

魏纪秋被踹出老远。

重重摔在大马路上。

宋伦不再看他,转身恢复清冷的表情:“华瑶,我们走。”

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还在大马路上鬼哭狼嚎的魏纪秋不是他打的一样。

华瑶也不再回头看魏纪秋,快步跑进宋伦的跑车。

没多久,跑车便在无数人的瞠目结舌里疾驰而去。

车子驶出老远,隐约还能听到魏纪秋的叫嚣。

但车窗玻璃关着,也听不见他叫的什么了。

华瑶还在气得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宋伦看着,心疼得很。

几次伸手想要握握她的手,又怕冒犯了她,而又缓缓收了回来。

他想了想,还是出声问道:“想去哪儿吃饭?”

比起问她现在还好吗?他觉得不如说些其他的话题,分散分散她对刚才那件事的注意力,虽然不能马上让她恢复好心情,至少不要老沉溺在那些生气的事情里。

以前他认识魏纪秋,也只是见过几次他的脸。

他从来没有想过,魏纪秋竟然是如此强横的一个人。

看他们刚才的样子,像是吵过大架似的。

但华瑶肯定不会想把这些事跟他聊,他也就不去问。

等她自己想说的时候,她应该会说。

只是,他现在就开始担心了,如果魏纪秋一直都是那样坏性格的人,到时候她嫁给他了该怎么办?

要日日忍受他吗?

光是想到刚才她被魏纪秋拖去车里的样子,他的心都忍不住一抽一抽的疼。

鼠来宝

鼠来宝第二集

苏妍心从没有遇到过像萧聿这么霸道的男人。

闷闷不乐了一会儿后,她洗了个澡。

从浴室出来后,她一眼看到了桌上的文件。

因为肚子疼,所以她拿着文件爬到了床上。

躺好后,开始认真阅读。

上一次签的那份保密协议,因为疏忽大意,所以被坑了。

以后,绝不能重蹈覆辙。

只是读着读着……苏妍心感觉不对劲。

因为她理解不了这份合约的意思。

简单点说,这上面的字,她都认识,但组合到一起后,变得难以理解。

有很多法律上的专业用词,她根本不知道具体什么意思。

如果在不理解意思的情况下签了,肯定又是一个坑。

苏妍心想喊萧聿来谈谈合约的事,但是嗓子疼。

所以她静静的躺在床上,等萧聿过来。

只是等着等着,她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很不巧,是夜里两点。

她的枕边,还放着那份合约。

好奇因子不断扩散开来,她忍不住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朝着萧聿那边伸了过去。

才碰到他的肌肤,他的声音就飘了出来。

“你想要了?”

沙哑的声音,带着别样的韵味。

苏妍心的心里,漾起一圈圈涟漪。

“我想提醒你一下,我取环之后,也不能立即做那种事的。至少要两周哦。”苏妍心本来不是想说这个的,可是听着他被吵醒后哑哑的声音,有些害怕。

她说完后,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了些。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你果然是想要了么?大半夜不睡觉,计算这个!”

他低吼出声,随后一个翻身,整个人压向了她。

他的身体对她而言,很重,而且,带着一股热浪,将她包裹在其中。

“唔……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要……我只是想问问你给我的那份合约是什么意思啊?我看不懂。”

苏妍心用力推了推他,结果,他越压越紧。

“大半夜你跟我谈合约?”

“我刚才做梦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真的好苦恼哎!”苏妍心喘着气,小手抓着他精壮的上手臂。

“你弄醒我,怎么算?”难道他就不苦恼?

“对不起啊……我上次被别人给的合约坑了一次,心里有阴影了。如果你不告诉我合约里的内容,我心里老惦记。”苏妍心抓他的力气轻了些,“你现在告诉我合约的内容,我等下补偿你好嘛?”

“怎么补偿?”萧聿眯起眼眸,光线很暗,看不清她的五官,却被勾起了兴趣。

“你先告诉我合约内容。”

……

“内容很简单。给你打个比喻:你的人是你的,但是你必须完全听我的指令。”萧聿低醇的嗓音,带着醉人的魅力,“听懂了么?”

苏妍心有些懵:“你是说,公司还是我的,但是必须按照你的意思来发展……你这是在帮我?可是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日后我们在床上切磋的时候,你不要嫌弃我。”

“啊?!”

“我技术可能不太好。”萧聿脸色绯红,“三年前把你弄哭成那样,真的,很抱歉。”

鼠来宝

鼠来宝第三集

邓雯长得标志,不用花妆都很漂亮,哪个男人看见邓雯都会多看几眼,霍小龙也不例外,他心说李小生太幸福了,身边的美女太多了。

“我只是检查一下她的身体。”霍小龙说道:“我感觉好奇,一个漂亮的惹人怜惜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你不要检查了。”李小生冷着脸说道:“他是出马仙。”

霍小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呢?”但他还是没有放开邓雯的手腕,意思是坚持检查,因为她感觉邓雯的脉搏和常人不一样,跳动的比男人还有力,真的是太奇怪了。

李小生认为霍小龙是占雯姐的便宜,雯姐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李小生不愿意看见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于是就动手了,一拳朝着霍小龙的胸口打过去。

霍小龙身体向后一闪,躲过了李小生的拳头。

“力量很大,但没有章法。”霍小龙笑着说道:“我很想知道,你师傅到底是谁?”

“我没有师傅。”李小生上次已经和崔天成说过了,自己没有师傅,但看崔天成的表情,应该是不相信,此时,霍小龙的表情和那时的崔天成一样。

“没有师傅是不可能的,真气外泄,没有师承自己是悟不到的。”霍小龙说道。

“不信就算了。”李小生的身体像是炮弹一样射向了霍小龙。

“速度挺快。”霍小龙笑着说道,他有嘲笑的意思,心说就算是你再快,也快不过我。

李小生急了:“你到底打不打?老躲什么?”

霍小龙说道:“你有真气护体,我又伤不了你,不跑有什么办法。”

两个人也打不出来一个结果,最后只能罢手。

李小生把邓雯抱进了屋里,关上了门,扭头对霍小龙说道:“你最好不要进雯姐的屋子。”

霍小龙不屑的说道:“我怎么会进女人的闺房呢?那成什么了。”说完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上床睡觉了。

李小生走到院子里,收拾了一下院子,知道今晚黑衣人不会来了,于是也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李小生带着霍小龙来莉莉西餐厅吃饭。

霍小龙见到莉莉之后,情不自禁的开口说道:“你今天的黄色连衣裙可真漂亮!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莉莉被霍小龙夸奖,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哪个女人会不愿意听见男人嘴里说出赞美自己的话,莉莉也不例外:“多些夸奖。”

“你这么漂亮,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呢!”霍小龙夸张的说道,随后眼神看向了李小生。

“呵呵……”莉莉掩嘴轻笑起来:“你放心,小生是我的弟弟。”

“哼!”李小生对着霍小龙冷哼一声,朝着餐桌的方向走去。

霍小龙没有离开:“莉莉姐,你给我你的电话好吗?”霍小龙接着对莉莉说道。

“你是小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莉莉挺喜欢霍小龙的,于是就给了他电话。

霍小龙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存好了手机号之后,又打开摄像头,咔嚓一声,给莉莉照了一张相:“要是朋友看见我有你这样漂亮的朋友,一定会羡慕死我的。”

莉莉听霍小龙的话特别顺耳,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

“你还吃不吃饭了?”李小生看见霍小龙和莉莉聊得那么嗨,立刻就生气了。

“你先坐着,我让厨师长给你准备早饭。”莉莉说完之后,就亲自去找厨师长了。

“谢谢莉莉姐。”霍小龙在身后对莉莉说道,之后才来到餐桌旁,坐在了李小生的对面。

“你什么时候走?”李小生看着霍小龙说道,他现在有一种危机感,他感觉霍小龙要是再不走的话,就会把自己身边的女人都勾搭了。

“过河拆桥。”霍小龙生气的说道:“你可是要知道,那个黑衣人还没除呢?他虽然近段时间不会来,保不准以后就回来。”

“那我们就主动一点,找到对方。”李小生说道。

霍小龙没有回答,看着服务员已经把早饭端过来了,立刻开心的说道:“吃饭了。”

李小生一阵无语,心说怎么会有像霍小龙这么随性的人。

霍小龙吃完早餐之后,就去养牛场钓鱼了,李小生立刻给王婷婷打电话,嘱咐王婷婷不要和霍小龙接触。

时间到了中午,莉莉西餐厅吃饭的客人络绎不绝,因为服务员实在是忙不过来了,所以李小生也帮着端菜。

就在李小生从后厨端菜出来的时候,李小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站在莉莉对面,伸手抹眼泪,李小生认出来了,抹眼泪的是莉莉的妈妈盛虹。

莉莉为难的看向了李小生,示意李小生送完餐之后,来自己这里一趟。

李小生送晚餐之后,跟着莉莉母女上了三楼。

办公室里,三人围坐在茶桌周围,气氛一时之间有点尴尬,谁也没说话,只有盛虹在抹眼泪。

过了一会,莉莉抬起头看向李小生:“小生,是不是古律师已经对董家动手了,有人举报董家偷税漏税。”

李小生知道盛虹是因为什么事情来的了,原来是古洁仪已经对董家下手了。

“我不是很清楚。”李小生不想帮忙,所以说话的时候没有一丝感情。

盛虹此时看向李小生,心说你还说不清楚,没有比你更清楚的了,税务局的人可是拿着证据来董家的,马上就要起诉董家了,如果董家败诉,董家就完了。

“李小生,你要我董家怎样,你才会放过我们?。”盛虹接着说道:“你把我儿子打成那样还不够吗?”

”董太太,我不想怎样,如果董家不偷税漏税,我想一定会没事的。”李小生又说道:“我打你儿子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你儿子就是个臭无赖。”

“莉莉,你看你结交的都是什么人?”盛虹埋怨的对莉莉说道。

“妈,小生是个知恩图报,有仇必报的人。”莉莉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你们不得罪李小生,李小生也不会报复你们。

“哈哈……我女儿还没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盛虹用自嘲的语气说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