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迷友

星战迷友
  • 主演:萨姆·亨廷顿,克里斯·马奎特,丹·福勒,杰伊·巴鲁切尔,克里斯汀·贝尔,大卫·丹曼,克里斯托弗·麦克唐纳,艾萨克·卡皮
  • 导演:凯尔·纽曼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1998年,《星球大战》系列即将归来,星战迷们为这消息所深深震撼。巴特勒(萨姆?亨廷顿 Sam Huntington 饰)曾有三个同为星战迷的好友,如今他为父亲的汽车销售行整日忙碌,与哈切(丹?福勒 Dan Fogler 饰)、利诺斯(克里斯?马奎特 Chris Marquette 饰)、温多斯(杰伊?巴鲁切尔 Jay Baruchel 饰)不再有往日的紧密友谊。某日,利诺斯被查出罹患癌症,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四个好友终于为此再次团聚,一同前往乔治?卢卡斯的天行者牧场,意图盗取《星球大战》的拷贝先睹为快。一路上,他们经历了同《星际迷航》粉丝的混战、牢狱之苦和飞车党俱乐部中的迷幻药体验,好友佐伊的到来令他们的组合更加强大,前方的旅途依然艰难,但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这班星战迷友勇往直前

星战迷友第一集

程爷就着灯光细细地欣赏了一会儿,本来有些兴致的,但是想想一会儿的事情就放开了苏芷嫣。

苏芷嫣有些不甘心,想留住程爷,但是此时撒娇讨好都没有用了,他心里只有他的心肝宝贝。

她特别地生气,扭着腰去卧室抽烟,还抽了程爷特供的。

程爷过来,一把掐断了她手里的烟,那冒着火星的烟头直接就烫着程爷的手,程爷跟玩儿似的,一点也不放心上。

倒是苏芷嫣咬了咬唇,大惊小怪地说:“程爷,你受伤了!”

“大惊小怪!”程爷捏了她的脸蛋一下,难得心情很好:“等我把你姐追回来,到时你们就能朝夕相伴了。”

苏芷嫣撇了下嘴。

程爷勾了勾唇了,“不高兴了?”

苏芷嫣伸手就搂住他的脖子,吐气吐兰:‘那程爷会更疼谁多一些?’

程爷笑笑,“当然是你可爱一点了。”

说着就把她的手挪开,出门了。

苏芷嫣又气死了,没有能留住程爷,他刚才虽然是在哄着她说她可爱,言下之意就是他最爱的是苏沐。

有什么好看的啊,都是生过孩子的老女人了。

她想着,又去抽烟,刚才程爷不给她抽的那种,她偷偷地尝过,程爷说这东西不要碰,可是她觉得一个人挺无聊的。

慢慢地,她就抽得习惯了,离不开了。

后来程爷知道了,揍了她一顿,见她实在是改不了也就算了,反正他这里的东西多的是看在她服侍他的份上就供着她了。

苏芷嫣躺着,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刷着手机,然后目光就直了。

手机扔到了一旁,气得冒烟。

什么时候,那个男人也能对自己这样上心一次?

*

B市最繁华的地段,高楼林立,星光和KING集团都在这地段盖了大楼,一直耸立于蓝天白云之中。

今天,星光的氛围有些诡异,特别地诡异。

因为他们夜总要炸了。

看看这附近最大的显示屏都投放了什么,全是某个土财主向苏沐表白的画面,满屏的玫瑰,俗气的鸽子蛋,整整30块最大的屏,投放一周。

更离奇的是,那位先生竟然还买下了一幢大厦作为聘礼送给苏沐,那幢大厦被命名为水木年华,意思就是沐。

好大的手笔,有些俗气,但是架不住这样的财大气粗。

最过份的是,那幢水木大楼就在星光对面,像是双子星座一样并排地立着。

李秘书站在上司的身边,又一次地感叹着:“这真的是财大气粗,财大气粗啊。”

那一幢大楼,价值上百亿,就这样送人了?

她记得夜总要结婚时也没有这么大方,这会儿生气是因为被别人比下去了?李秘书EMMMM,内涵地笑了,还是说夜总在吃醋。

其实,李秘书挺能理解的,对方的手法一看就是暴发户,舍得花钱。

夜总出身豪门,当然不小气,但也绝不是轻易为女一掷千金的,那在有修养的男士看来很蠢,但是今天B市这个愚蠢的男人却让苏沐被全市的女人羡慕了。

星战迷友

星战迷友第二集

果然,她话一出口,就把蒋铭龙和任琳怼得说不出话来。

慕清月蹲在地上,眼神倏然一暗,把手里的葱一把扔在地上,豁然起身,看着魏嘉甜,冷冷一笑,“魏嘉甜,我跟你不熟,请你不要清月清月的叫我!搞得我就像是个傻1逼似的,被你下套还不敢还手!”

魏嘉甜猛地惊了一下,她没想到慕清月居然连她女神的形象都不顾了……

她趔趄的朝后退了两步,就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似的,忍着哭,惊讶的小声说,“清,清月,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那你要我怎么说你?”慕清月眼神冷得就像一把冰刀一样,冷冷的看着魏嘉甜,一点都不给魏嘉甜留面子的说,“难道你要让我说你人好,性格好?呵……还不知道刚才是谁在化妆间里就摆明星的架子,要跟我抢化妆师?”

慕清月冷笑一声,“魏嘉甜,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什么都是好的?我的戏份好,所以你要跟我抢,我的代言也好,所以你也跟我抢,就连我的化妆师你也觉得好,所以你还是跟我抢!”

魏嘉甜被慕清月的话吓得腿肚子一软,险些跌到地上去。

不管她们私下关系再差,但那也是不能为人知的,不能被观众知道啊!

更何况,别的明星就算关系再差,在节目里也要顾及自己的形象,就是装,也要装出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

慕清月这是疯了吗?

慕清月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朝着魏嘉甜走近一步,身体微微前倾,极具攻击性的姿势,把魏嘉甜吓得脖子不住的后仰。

慕清月看着她惊慌的脸,轻笑一声,“怎么,抢我这些都不够,现在连我的男人你也想抢吗?”

“我,我,我没有!”魏嘉甜心虚的看了白厉行一眼,又哭出声来,“清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跟你抢过东西啊!”

“没有吗?”慕清月挑了挑眉,讥讽的问,“那你是要让我在这里一件一件的说出来?”

魏嘉甜心里咯噔一声,都不知道慕清月今天到底吃错什么药了,非要在节目中就跟她撕破脸吗?

魏嘉甜求救似的朝任琳看去,她知道任琳不但脾气好,而且还是个和事佬,平时只要看着有争斗或者吵架之类的,她都会站出来帮着劝。

谁知她刚看向任琳,任琳就把眼睛转向一边,完全没有要出来劝慕清月的意思。

魏嘉甜急得不行,又朝吕颂洁看去,不管怎么说,她跟吕颂洁都是一个公司的,平时关系也不错,本以为吕颂洁会帮她说两句话吧,结果吕颂洁接受到她的求救,不但不出来帮忙,反而还站在那,饶有兴趣的看着。

魏嘉甜郁闷得不行了,索性死鸭子咬紧嘴,打死都不承认,“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抢过你的东西!”

“呵……”慕清月淡笑一声,站直身体,非常霸气的说,“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抢成功过!”

她抬手用力的拍在魏嘉甜的肩上,得意的笑,“姐的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觊觎的!”

“哈哈哈……”蒋铭龙一头蒜朝着慕清月飞了过来,“清月,你这嘴巴怎么还是这么毒呢!”

说完,他看了眼还在拍的摄像机,忙说,“清月,悠着点,摄像机还在拍呢!注意形象!”

慕清月转身朝着白厉行走去,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慕清月忽然像个热恋中的女孩子一样,伸开双手抱住了白厉行的腰,“不怕!什么女神形象不形象的,姐有男人要了!”

白厉行低下头,看着慕清月抬起的脸,轻轻的笑了一声,“我觉得你这样最好!”

“嗯!”慕清月踮起脚尖,在白厉行的下巴上吻了一下,“听你的!做我自己!”

魏嘉甜站在后面,看着慕清月简直都要气死了,慕清月刚才那话明摆着说她抢不过她的东西!

之前,慕清月谈代言的时候,韩馨蕴要价特别高,都是往七位数,八位数上要,商家犹犹豫豫的,一时拿不定主意。

她从她金主的嘴里听到这件事,就让自己的经纪人去找那个商家谈,要价只有慕清月的一半,可就是这样,商家也没选她。

到最后,她为了抢慕清月的代言,甚至还说过不要代言费,就为了拿到那个代言,万万没想到,她都已经牺牲成这样了,商家居然还是不要她。

最后咬着牙高价签下了慕清月!

你说气不气?

现在慕清月居然当众让她下不来台,她怎么可能不气。

“清月……”魏嘉甜一边擦着脸上硬挤下来的眼泪,一边抽噎着说,“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

慕清月看都没看她,从白厉行怀里出来,转身过去和蒋铭龙继续剥葱,直接无视掉魏嘉甜的存在。

魏嘉甜不依不饶的走过去,站在慕清月的身旁,低头看着她,“我跟你说话呢!”

慕清月还是不理她,看蒋铭龙已经剥好了半碗蒜,她自己之前也剥好了一把葱,就拿着装蒜的碗和剥好的葱站起身,目不斜视的从魏嘉甜身边走了过去。

“这个是要洗一下吧?”慕清月问白厉行。

白厉行也已经在切菜,看见她手里的东西,点点头,“用清水洗一下蒜,葱的根部你要认真洗一下,那里比较脏。”

“好!”慕清月就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白厉行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慕清月!”魏嘉甜终于无法忍受慕清月对自己的无视,两步冲过去,站在慕清月的身边,咬牙切齿的说,“我跟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

她这忽然一声吼,把旁边正在开方便面的殷林森和潘子健都吓了一大跳,两个男人一脸嫌弃的看向她。

任琳也是实在受不了了,走过去,拉着魏嘉甜的手臂,想把她拉到一边去,“甜甜,清月在忙,你等一会儿空了再跟她说……”

任琳话都没说完,魏嘉甜一把甩开任琳的手,红着眼睛呵斥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你多管闲事?”

星战迷友

星战迷友第三集

第653章 珊珊来迟14

原本晏墨轩是站在那里想着陆月珊生病的事的。

一听玉婶开口,便发现玉婶的手捂在了陆月珊的领口,而陆月珊领口的扣子已经解开了一颗,而玉婶正用一种看禽兽的目光盯着他。

晏墨轩一时无语。

在玉婶的眼里,他现在是越来越禽兽了。

不过,他现在确实不适合待在房间里,于是,他便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将陆月珊的房门带上,以隔绝视线。

一会儿后,玉婶为陆月珊换好了衣服,才打开门请了朱医生进去,只不过,当晏墨轩也进去的时候,玉婶便用一种带着警戒的目光看着她。

朱医生在门口的时候,便已经把药配好了,进去后直接为陆月珊输了液。

看着药水沿着输液管流进陆月珊的身体里,玉婶方松了口气。

只要能输液的话,陆月珊很快就能醒了。

可是,陆月珊今天晚上会晕倒,完全是晏墨轩的错。

想到这里,玉婶便又有些生气的看着晏墨轩。

对此,晏墨轩在心里说着,他简直太无辜了。

今天一整个晚上,玉婶都对他的意见很大,可是,他想说,这一切都是陆月珊她自己作的。

如果不是她碰瓷他,她就能感冒了吗?

她不感冒,就会发烧了吗?

说到底,她会感冒,那全是因为她自己,并不是因为他。

在这之前,陆月珊她碰了自己的瓷,之后又将他碰的骨折,刚才他抱着陆月珊回她的回房,都不知道是怎么将她抱回来的,现在他的手臂还疼着。

等朱医生为陆月珊输好了水,晏墨轩又让朱医生为自己检查了一下手臂。

确定骨折的地方暂时没有因为之前抱陆月珊有影响,晏墨轩才放了心。

……

输液快要输完的时候,陆月珊自昏迷中缓缓的醒来。

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玉婶关心的脸。

“小陆,你醒了呀。”

陆月珊迷迷糊糊的看着玉婶,她动了动想要起身,便被玉婶又按了回去。

“小陆,你还在输液,你赶紧躺着,不要动!”

“玉婶,我怎么了?”陆月珊艰难的开口。

“傻丫头,你昏倒了,你不记得了吗?”

昏倒?

陆月珊看了一眼自己输液的手,用那只没输液的手轻抚了一下额头。

她的头还很烫,这温度……应当是发烧了。

她记得之前她是在走廊那边擦拭地板的,后来,头越来越晕,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她看了一眼四周。

这里是她的房间,也就是说,她现在回到她自己的房间里来了。

而且,她的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应当也是玉婶帮她换的。

陆月珊往旁边看了一眼,便看到了旁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玉婶赶紧为陆月珊介绍:“这位是朱医生,就是他刚刚为你输的液。”

陆月珊漂亮的大眼睛轻眨了眨,看着朱医生,轻轻的点头道谢:“谢谢朱医生。”

“不客气,不客气,治病救人,这是我的职责!”

说罢,朱医生便为陆月珊起了针。

“这位小姐,你的烧应当很快就会退,之后可能还会起烧,我这里有些药,你按我上面所标的剂量和次数服用,明天就会没事了,但是,你因为发高烧,之前就晕倒过,所以,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能劳累。”朱医生叮嘱陆月珊。

一听到休息,陆月珊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活没干完,便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

“不行,少爷让我擦的地我还没有做完,我要把地擦完了,才能休息。”

玉婶立刻按住陆月珊的肩膀:“小陆,你现在都这样了,还去擦什么地啊?”

说到这里,玉婶狠狠的朝身后瞪了一眼。

“至于你剩下的那些活,玉婶我帮你干了,如果少爷敢说什么的话,大不了我就离开这里!”

听到玉婶这么说,连朱医生目光也有些古怪的看向身后的晏墨轩。

晏墨轩:“……”

为什么这话听着听着越来越歪了。

而且,在他们的眼里,他晏墨轩现在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专门整治自家佣人的大恶魔了。

轻抚了下额,晏墨轩沉声开口说:“那些活,暂时可以不做了。”

因为晏墨轩开口了,玉婶便再没有意见,送走了朱医生,玉婶便留在陆月珊的房间里照顾她。

等陆月珊的烧退了之后,玉婶才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

第二天早上,晏墨轩醒来之后起床。

刚走出房间,便听到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他转头看去,便看到陆月珊正在拿抹布擦拭着墙壁。

看到这一幕,晏墨轩的眉头皱紧。

她昨天晚上才因为高烧晕倒,这么早就起来工作了?她的身体能吃得消?

想到这里,晏墨轩的心里一阵担心。

晏墨轩走上前去,刚想要跟陆月珊说些什么,结果,便听到正在打扫的陆月珊嘴里小声的不停在嘟哝着。

“晏墨轩就是一个吸血鬼资本家,一点都没错,我就当你是晏墨轩的眼睛,我戳,我戳,我戳!”

“姓晏每天嘴巴那么毒,肯定是每天生活不如意,就喜欢折磨别人,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沙猪大男人。”

“那张脸白的跟什么似的,他肯定是天天纵欲声色场所,肾虚啊。”

本来晏墨轩是想关心陆月珊的。

可是,听到陆月珊嘴里嘟哝的那些话,晏墨轩心里的怒火便不打一处来,俊容瞬间漆黑如锅底。

听听,这个女人独自一个人在他背后的时候,都说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这是一个女佣会说自己雇主的话吗?

果然……还是他对她太过仁慈了,所以她才能在背后说也这些话来,如果他再仁慈一点,她是不是该登鼻子上脸诅咒他去死了?

这种女人,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给她点颜色,她就开起了染坊来。

顿时,晏墨轩冷笑出声。

正骂得起劲的陆月珊,冷不叮的听到了背后传来了一阵声音,下意识的转身朝身后看去。

这一看不得了,一眼便看到她嘴里吐槽的那个主人,就站在她的背后,黑着脸瞪着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