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精英

铁血精英
  • 主演:杰森·斯坦森,克里夫·欧文,罗伯特·德尼罗,多米尼克·珀塞尔,阿登·杨,伊冯娜·斯特拉霍夫斯基,本·门德尔森,阿德沃
  • 导演:加里·麦肯德莱
  • 地区:美国,澳大利亚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1
美国著名的海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的前精英队员丹尼·布莱斯Danny(杰森·斯坦森 Jason Statham 饰)如今,正卷入一场跨国的“秘密杀戮”事件当中。他的对立面——斯派克Spike(克里夫·欧文 Clive Owen 饰)则是来自另一个国家的超强特工,此人同样心黑手狠,并正打算以一切手段除掉丹尼。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交手之后,对强悍的丹尼似乎无能为力的斯派克打起了其特战导师亨特Hunter(罗伯特·德尼罗 Robert De Niro 饰)的主意,并打算以亨特为诱饵设置一个天衣无缝的陷阱来猎杀丹尼,结果经过超强特训以及身经百战磨砺后的丹尼之战斗力已然超出了斯派克一伙甚至军方的想象。丹尼不但在殊死一战后救出了老恩师亨特,还对斯派克一伙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影片改编自兰奴夫·费因斯(Ranulph Fiennes)的纪实性文学作品《男人的羽毛/羽人》

铁血精英第一集

秦晨看着她的表情,笑了笑,也没有说太多,只是抱着小家伙进去检查。

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张阿姨就在外面倒苦水,说着周先生怎么惨怎么惨,秦沐简直是听不下去,但碍于对方是老人家,她又不能太过于不礼貌。

好不容易等秦晨出来,张阿姨起来的速度,可是一点也不像是老阿姨,完胜秦沐。

“怎么样了秦医生,小水木的身体没有问题吧?”张阿姨关切地问,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疼爱这个孩子。

秦晨将口罩拿下来,淡笑了一下:“挺好的,一切都正常了。”

他顿了一下:“水木这两年都得定时检查,过了两年以后一般就不会有问题了。”

张阿姨还是有些担心的,“那秦医生要是出差怎么办?”

“将水木带着。”秦晨自然而然地说,不过他又笑了一下:“这两年我正常都会在纽约,不会去别的地方。”

张阿姨激动极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秦晨看着秦沐:“你呢,你是想长住纽约,还是回B市?”

秦沐看着张阿姨怀里的孩子,淡笑了一下:“我准备四月份的时候回去。”

她又轻声说:“我总不会为了一个周崇光而放弃自己的生活。”

秦晨微笑:“看来你的心情已经调整好了。”

秦沐嗯了一声:“总得回去的。”

有些事情,有些人,总是得忘记,而自己的过去和将来,总要面对的。

张阿姨虽然听不太懂,但是也隐约是明白,周先生的前妻似乎是不打算回头的。

想想也是,谁会容忍得了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再说,秦小姐长得可真是好看,就是她张阿姨看着,都是特别心动的那种。

当初周先生是怎么鬼迷心窍的,有这么漂亮的太太还和别的女人鬼混。

张阿姨的心里又悄咪咪地说了声该。

秦沐将小水木还回去之际,小家伙竟然还哭了——

那意思是,要秦沐抱?

秦晨淡笑,张阿姨有些心酸……

而秦沐则是瞪了秦晨一眼,狠狠心就先离开了,秦晨走在后面,慢慢地将手机给掏出来,给周崇光发了张照片过去。

每一次水木检查她都会拍照片,但是这一次,她拍的是秦沐抱着小水木的样子。

当那张照片传到了周崇光的手机上时,周崇光正前往纽约。

他要去纽约看水木,不是因为秦沐。

但是这张照片还是激起了他内心的激荡,那种被巨浪冲刷的感觉,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的眼,死死地盯着手机上的照片看。

照片里,秦沐那样温柔地看着水木,看着他和顾媚的儿子。

心脏像是被腐蚀掉,又是酸涩,又是有些疼痛……

但心里,有一丝丝的安慰——

他的沐沐,还是那个沐沐,在他和顾媚都充满了仇恨时,沐沐仍是良善的。

她的良善击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长达十来个小时的航飞中,周崇光就一直一直地看着秦沐的照片,一直没有放下来。

是舍不得,放下!

铁血精英

铁血精英第二集

李睿也来不及回家换外套了,就穿着毛坎肩与衬衫赶到青阳宾馆接老板宋朝阳,赶过去的时候,老周与一号车已经到了。

宋朝阳见他夹克拎在手里也不穿,分外纳闷,道:“小睿,你难道是跑着过来的?怎么不穿外套?”李睿苦笑道:“不是不穿,而是不能穿啦。”说着展开夹克内里向他展示。宋朝阳看到夹克里衬上有黑斑有红斑还有水渍,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问道:“你这件衣服怎么回事?”李睿表情凝重地说:“正好我有件事想跟您汇报一下呢,是这么一回事……”

宋朝阳听他叙述完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地说:“那人自焚的事情先不说,你说你昨晚跑到省城看青曼去了?”李睿有点尴尬的说:“这事没跟您请示,我就擅自做主了,您别生气。我是听说她病了,心里有点着急,所以就……”宋朝阳紧锁眉头,喟叹一声,道:“唉,这件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呢?现在我这边也没什么大事急事,只要你张嘴,我可以给你放两天假的呀,何必大晚上的来回奔波折腾呢?”说着叹气连连,拍拍他的臂膀,道:“这件事也怪我,为什么非要等你张嘴呢?你跟青曼两地恋爱的事情我又不是不清楚,唉,难为你了。”

李睿忙歉意的说:“老板您千万别这么说,其实青曼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我一时间突发奇想,想过去看看她,也给她一个惊喜……嘿嘿,仗着年轻,体力充沛,就……就浪漫了一把,其实跟胡作非为也差不多。您可千万别把这事当事儿,还是工作要紧。我跟青曼马上要结婚了,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心里暗暗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跟他说明,这下可好,倒让他为此自责了,自己这个秘书当得可是当真糟糕啊。

宋朝阳听他这么说,心里才好受了一些,苦笑道:“浪漫也要注意身体,别把自己累坏了。你要是累倒了,我去用谁?”李睿讪笑道:“我记住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干了。”宋朝阳又问:“你什么时候跟青曼结婚?你这次星夜长途赶去看她,是不是把她感动坏了?呵呵。”李睿笑了笑,道:“还行吧,结婚还是要等到年后去了,她的意思是先领证。”宋朝阳很关切的问道:“婚礼打算在哪里办?”李睿说:“应该是在省城,青阳这边就不办了。”宋朝阳道:“到时候筹措婚礼需要帮忙了,你就找你孙老师,她平时是很有一些闲空的。”李睿说:“嗯,肯定会麻烦孙老师的。”

宋朝阳问完私事开始说正事,问道:“你刚才说的火车站有人自焚的事情,有没有问明白因为什么?那人是不是有什么冤屈?还是遇到了什么不公?又或者是邪恶教派闹事?”李睿摇头道:“在场围观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伤者自己已经陷入晕迷,也问不出什么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伤者本人了,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或许就能从他嘴里了解一二。对了,他父亲可能也知道点内情,等他父亲联系我的时候,我好好跟他问一问。”宋朝阳抬手虚悬在半空中,以表示接下来说话的重要性,严肃地说:“这件事你既然碰上了,那就拿出更多的责任心来,跟一跟,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冤情。如果有情况,尽快跟我汇报。”

李睿道:“放心吧您,我会的。”宋朝阳强调道:“火车站是咱们青阳市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所在,人稠地广、外地旅客云集,代表着咱们青阳市的形象,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发生了如此恶劣的自焚事件,一定已经给咱们市里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因此,我们必须要加以重视。这件事你先跟进,等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再看看到底该怎么处理。”李睿听他说得慎重,忙连连点头,道:“好,我会随时跟伤者家属保持联系的。”宋朝阳叹了口气,道:“真是多事之秋啊!”

到市委后,李睿先做完手头的例行工作,然后往秘书长那里跑了一趟。

宋朝阳到任后,几乎每周末都来市委加班,于是杜民生也按他的工作习惯陪着加班,方便服务,所以李睿一去就见到了他。

两人谈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李睿转换了话题,陪笑说道:“秘书长,青曼说想先跟我领证,您觉得……行不行?”杜民生微微一愣,抬起头看向他,道:“领证?这是什么时候说起来的?丫头着急了?”说着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李睿嘿嘿笑了两声,略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昨晚她刚说的。”杜民生以为这话是昨晚他二人打电话的时候说的,也没多问,皱眉想了想,道:“按理说,这种事,你们俩商量好了,就能办了,不必征求谁的意见。不过,站在长辈的角度上,我还是建议,你们俩最好挑个良辰吉日再去领证,图个吉利嘛。”

李睿还以为秘书长大人要建议什么呢,哪知道是出于吉利的考虑,忍俊不禁笑了起来,道:“这是肯定的,除此之外呢,是不是得有个什么仪式啊?至少得跟吕省长说一声吧。”杜民生道:“当然要说,你拐走人家的掌上明珠,不说一声怎么行?呵呵,又不是私奔。”李睿问道:“那还需要举办什么仪式吗?”杜民生道:“看你们的意思吧,平时忙就不要办了,跟婚礼一起办就行。你们打算哪天领证啊?”李睿讪笑道:“等等吧,我回去找人给看个吉利日子。”杜民生道:“领证是在青阳领对吧?”李睿道:“是这么打算的。”杜民生道:“你跟青曼要是去领证,提前给我打招呼,等你们领完证,就到家里吃饭。”

李睿还没去这位秘书长家里吃过饭,闻言很高兴,道:“好啊,不过就是麻烦您跟阿姨了。”杜民生皱起眉头看着他,半响说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李睿也不知道他皱眉是什么意思,见他没说,就也没问。

他可不知道,杜民生正在考虑,如果他跟吕青曼结了婚,那自己与他的上下级关系会不会触碰到公务员回避制度里面关于任职回避的条款。

李睿回到办公室忙碌到十点多,忽听手机一响,有人发来了短信,摸过来看时,是高紫萱发来的,看到她的名字就莫名其妙的欢喜,点开短信看时,她写的是:“要是我病了,你会晚上不睡觉跑到省城来看我吗?”

看到这条短信,他就知道了,老婆吕青曼已经把自己昨晚上跑去看她的事跟这位高大小姐说了,想想也是,二人闺中姐妹,情深无比,这种事青曼自然不会瞒着她,说不定还会有些卖弄的跟她说呢,好显摆有个爱她的好老公,笑着打字:“当然会,就怕你老公不愿意。”打完这几个字,刚要发出去,又担心被青曼看到,便无奈的删掉,重新打字:“你跟我老婆在一块呢?”这才发出去。

过了会儿,短信回复了,高紫萱说的是:“没,你老婆在上厕所呢。”李睿这才有胆子给她回复过去,回的内容就是之前删的那句。高紫萱很快回复了:“你管我老公呢,我愿意就行。”

李睿就算再愚钝,也看出她对自己的心意来了,非常开心,却也不好再跟她多聊,就没理会这条短信,没再理她,反正她问的主要问题自己已经做出了回答,她也应该满意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宋朝阳对他说:“下午你就不要加班了,回家休息去吧。”李睿听得心头一惊,忙笑道:“不用,您看我精气神多好啊。咱可是练家子,何况昨晚上还睡了六个小时呢,我就等晚上下班再睡吧。”宋朝阳笑了笑,道:“好,那你就自己看着办,要是实在太累,就提前下班;要是还能撑得住,就继续加班……”

话音刚落,一个电话打到李睿私人手机上。

李睿摸出来一看,是个未知的手机号码,也不知道是谁,等了两声才接。

对方说:“是李睿吧,我是永刚的父亲啊,你还记得我吧,早晨刚刚打过电话的。”李睿道:“记得,当然记得,你已经到医院里边了吗?”对方话语声忽然间就变得很低落,似乎带着哭腔:“到了,早到了,看见孩子了,烧得好惨啊,他……他怎么那么愣呢,干吗就烧自己呢?”李睿问道:“你不知道他自焚的原因吗?”对方道:“不知道啊……谢谢你给永刚垫付了医药费,院里医生说,要是再晚一点,永刚就活不了了。”李睿听得心酸不已,道:“这不算什么,只要人没事就行。”

铁血精英

铁血精英第三集

孩子转身,看到丞相府的府兵,瞬间目露凶光,像一匹野狼一般,望着那一身银色铠甲的府兵们,怒指道:“是他们,就是他们,就是这些贼人,他们杀死了我娘,我要杀了他们报仇!”说着,孩子蹭的一

声站起身来,往丞相府兵们扑去。

其余找到父亲的孩子们,看着这些银甲府兵,也是目露凶光,却躲闪的躲在父亲身后。

“跟这些人一样衣服的一官兵,他们杀死了我姐姐,阿爹,我们要为姐姐报仇啊!”

“娘亲也被他们杀死了!”

“哥哥为了救娘亲,被他们用枪戳死了,戳了好几十下!呜呜呜!”

听到孩子们的话,在场的百姓纷纷怒目,卯蚩魅更是脸上含煞,在那小男孩儿跑到银甲士兵面前之前,一掌隔空将那士兵拍死。

士兵吐血,仰倒在地,小男孩儿一愣,这血,激起了孩子的雄性,不由更加怒气冲冲的往银甲府兵面前冲去。

雪龙见孩子如此悍勇,不由皱眉,抽出腰间的鞭子,微微扬起,往外一甩,卷住孩子的腰,将孩子拉了回来,与此同时,那杀手的射向孩子的短剑,被雪龙捏在右手中,随即目光冷冷,凝视那杀手。

那杀手见雪龙竟然能徒手抓住自己的暗剑,不由一愣,目光深幽,这人,不简单。  “伤害无辜百姓者,天理不容,都死吧!”卯蚩魅怒,浑身真气运转,双手张开,袖中飞出一个白毛蝙蝠白魑,一个青蛙模样的紫炎確跳到她肩膀,腰间不起眼的囊袋里,嗡嗡嗡飞出无数黑压压的金线

小虫,一缕金。

这些一缕金在卯蚩魅的操纵下,纷纷钻入银甲等府兵的身体里,就连那些杀手,来回抵挡挥舞间,也抵挡不住一缕金的入侵,最后纷纷栽倒在地上,再无生息。

所有人,悄无声息的倒下,刚刚还颐气指使,一幅上位者姿态的府兵和杀手们,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缕金的养分。

安静,落针可闻的安静,所有人都不由屏气凝神,敬畏且有些畏惧的望着他们眼前这个女子,这个曾经用纤白的小手给他们打饭的白皙手掌,此时,却看起如此可怖。

“你……你……”百姓们看着卯蚩魅,几乎不成言语。

那被雪龙救下的孩子落在地上,看到死的不能再死的府兵们,不由拍张,疯狂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报应,报应,活该,活该,你们这些恶人,阿娘,呜呜呜,阿娘!”说着,说着,他失声痛哭。  “各位乡亲父老,莫怕,吾乃苗疆圣姑,最见不得的就是欺软怕硬,欺负若下的人,他们既然欺负了别人,自有他们无法撼动的我们,来惩罚他,乡亲们若是心中害怕,今日起,领了一家老小的吃喝粮

食,自行回家去吧!”

卯蚩魅眼中红光一闪而过,她只是在完成任务,现在的出手,已经有些违背荷花交个她的任务,于是,为了不牵连百姓,她只能如此说,将粮食给百姓,也省的他们在路上乱窜的时候受牵连。

听到这样的话,众人更加复杂,似乎在沉思,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是百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识字,但他们却是最善良的,谁对他们好,他们自然也会对谁好,但是,对于他们不明白的神力,他们往往是会归于鬼怪,因此,对卯蚩魅心中有几分惧怕。  那痛哭哀嚎的孩子听到卯蚩魅说话,止住了哭声,站起身来,走到卯蚩魅身旁,砰砰砰砰,双膝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咬牙切齿道:“这位神仙,多谢您给小的报仇,但是杀我阿娘的不是他们,是他们

的同类,求你帮我杀了他们,我跟着你们,家已经被他们毁了,我回不了家了,只要您能帮我报仇,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  “孩子,你要相信,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坏人一定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卯蚩魅揉了揉孩子的脑袋,说道,蹲下身来,正想安慰他,暂时放弃报仇,菜市口另一边转角处,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他们中,有衣冠整齐的银甲士兵,有衣服散乱正在束带的府兵,还有那正在往怀中揣银子的人们,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兴奋的有说有笑,当他们看到卯蚩魅与地上躺着的同僚时,纷纷站住,警惕的望

向这边。

“你们是谁?在这里做什么?”为首洪泉,叼着根不知从哪里摘来的狗尾巴草,双手抓着裤子,系腰带,望向卯蚩魅的目光,先是惊异,而后幽深。

“去看看,那边的府兵怎么了!”他边观察卯蚩魅,边朝死了一地的府兵努努嘴,派人过去查看。  一个衣着齐整的银甲府兵点头,小跑过去,蹲下,摇了摇地上的尸体,又探了探鼻息,一惊,后退一步,如此再三,探了三四个人的鼻息,再摸摸他们还温热的身体,不由身体抖了抖,仓仓郎朗的退

回去,声音颤抖道:“都……都……都死了,浑身没有一点伤痕,死了!”

“什么?谁,谁下的手!”洪泉脸色巨变,望着卯蚩魅,怒吼。

“是我!”卯蚩魅笑了笑,上前一步,淡然道,雪龙握着鞭子,走到卯蚩魅身旁,站定,眸中喊着凶猛的杀气,看死人一般,看着这些府兵。  “是他,是他,是他害死我娘的,他手里的簪子是我娘的传家宝,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我阿娘!”男孩儿双目圆瞪,目光凶狠,直直的看着洪泉身旁的,一个正在用衣袖擦拭一根素银桃花簪血迹

的府兵,厉声说道。

“是你杀了他娘?”卯蚩魅盯着那将簪子快速藏到袖子里的府兵,声音平静,眼珠微红。  “他娘?他娘是谁,哦!原来是你小子啊,没错,你娘是个寡妇,多少年清心寡欲的不像个人,爷我是可怜她,让她也享受一下,只可惜,那个下贱的女人,竟然还不同意,不过小子,你放心,就算她死了,我还是让她爽了一把,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后爹!”那人看了看孩子,贱兮兮的笑了,笑声尖锐,刺破云霄,刺入百姓与卯蚩魅等人的心里,一股浓浓的愤怒从心底里升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