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恶魔的崛起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
  • 主演:罗伯特·卡莱尔
  • 导演:克里斯丁·杜瓦
  • 地区:美国,加拿大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3
1889年,希特勒出生于奥地利布劳瑙镇一个公务员家庭。青年时期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阿道夫·希特勒,在动荡不安的乱世中,他的出现与崛起是希望的开端、还是灾难的开始?这个看似平凡的小男孩,长大后却指挥了德国军队大规模入侵各国,掀起了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部电影非常的真实的再现了希特勒的发家史,我们看到,他的确有作为领袖的潜质:爱国,善辩,有远见,阴险狡猾(客观的讲就连希特勒的敌人也是如此),善于收买人心等等。但我认为其在乱局中最终成为大独裁者的基本条件就是两个不变的真理:“枪杆子里出政权”和“得民心者得天下”。作为我们一定不要忽视希特勒留下的有价值的东西,这也就是这部电影的出发点。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第一集

“噗……”

“幸福感?啥玩意儿……”

几乎所有人都要吐血了:只不过是一道菜而已,怎么叫缺少幸福感?刚才我们可是都尝过了,都很好吃啊!好吃,那当然就有幸福感嘛!

杨过见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便解释道:“释迦大师的菜,吃在嘴里的第一感觉像是荤菜,刚才各位有感觉吗?”

曹康:“嗳,这还别说,味道很浓郁,确实有点油油的。”

有人道:“菜肴不是要少油吗?那才健康啊!”

然后,就看见一大群人看傻帽一样的看着杨过,有人笑道:“虽然油了一点,但油而不腻啊。这是菜籽油,也是素油……我们每天的饮食还是需要点油水的啊!”

杨过看了看何兮儿,又望向众人道:“宫廷御膳只是为一小撮人服务的,太过高雅,有出尘的感觉。而少林的菜,是为吃素菜的和尚们做的。罗汉菜是什么菜?给和尚们吃的菜啊……和尚们一年四季只能吃素菜,缺油水,所以才有什么‘素鸡’‘素鹅’之类的。倘若这些素菜做不好,和尚也吃得不好,常常会‘面有菜色’……‘菜色’这个词,不知大家听说过没有?

有一名黑黝黝的记者点了点头道:“我懂啊!我是在穷山沟长大的,小时候家里没得吃,一年四季吃的都是素菜。那时候很多人都羸弱得很,脸上没有油光,苍白的……”

杨过点了点头道:“所以说嘛,这道罗汉菜让和尚们吃到了‘幸福感’!它能让和尚吃得健康,吃得面色红润,是最正宗的罗汉菜啊!至于何兮儿的这种做法,是宫廷做法,超脱凡尘,不能说做得不好,只是服务的人群不同。”

“其实,我有两句诗可以表达一下这两道‘罗汉菜’的差别……”

“先别说。”

却听旁边有人一声吼,然后各人都端起摄影机对准了杨过。

外国友人都看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这些记者对这人的兴趣,似乎比美味佳肴还大咧!

翻译:“您可能是不知道啊?这是我华夏当代的诗仙杨过。”

“诗仙?”

翻译傲然道:“就像是欧美国家的雪莱、但丁这样的人。”

一群外国人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完全不相信啊。

曹康:“杨过,你说吧!”

“呃……”

杨过:“释迦大师的菜肴,隐隐有种返璞归真之意。怎么返璞归真呢?大概是‘喜似悲来悲还喜,流着眼泪笑嘻嘻’……”

“尼玛!哥……咱不闹,正经点儿……”

杨过:“我很正经。”

“你正经个鬼啊?什么时候,笑嘻嘻也能成为诗词的一部分了?”

杨过哑然,继续道:“菩提树下呆和尚,雨过山青搓老泥。”

“卧槽!刚才谁特么说不正经来着的……诗仙一出手,怎么着都不可能不正经来的!特别是那最后一句……简直是神来之笔啊。”

不仅仅是记者,就是释永和释迦都不禁相视一眼:这诗很有觉悟啊!

释永连道:“阿弥陀佛,杨施主当是我佛们有缘之人……我少林寺尚有分寺,还缺一方丈……”

杨过脸一黑:“释永方丈,和我有缘的比较多……方丈您还是自己慢慢招聘吧!”

不少人细细品味,觉得是有点儿返璞归真之气。‘雨过青山搓老泥?’这句诗太绝了啊!

“那个,何姑娘的呢?”

杨过笑了一声:“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也就是苏东坡不在,否则他要是知道杨过把《水调歌头》用在了这个地方,非得把棺材板都给掀了,要爬出来和杨过决斗啊。

何兮儿有点茫然,杨过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知道了吧?菜,其实也是有服务的人群的……不过,输给少林,咱不丢人……而且,你也出名了。”

何兮儿是要出名了,这么多记者在这里,可都是拍了照的啊。

就算没拍照,但厨艺比拼这一段肯定是要放到电视上去的,必然会成为《舌尖上的华夏》中的一大经典。所以,何兮儿出名,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

厨艺比拼只是一个插曲。

实际上,今天少林寺供应的素食很不好吃,只能说以专业的眼光去挑剔之后,确实远远逊色于释迦的那道罗汉菜啊!

午后,还有一个重头戏。

从来名山藏名刹,自古高士留名局。

千载争霸俱往矣,风流今朝在少林。

尧造围棋,以开天地之象,佛传禅宗以澈万化之先。午后这一场围棋对决,据说是第三届“黑白决”。

少林寺诚邀了隐遁于江湖市井之间、高藏于庙堂名山之内的围棋高手。所以,这是一项重头戏,很多记者都在等着这一刻。

曹康跟杨过套着近乎,不时指点道:“看,那个和尚叫悟觉,据说他在少林寺的棋力能排前三。”

杨过:“第一是谁?”

曹康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杨过道:“那肯定是方丈释永啊!”

随即,曹康指点道:“瞧,那位是岛国的棋手松岛雨……那是棒子棋手金东华……那是……”

任了了不由得惊讶道:“主任,这可都是准八段啊!听说那松岛雨和金东华都是能入九段国手之列的。”

杨过看着一些人杂乱无章地坐着,所有的棋局都预备好了。除了坐在最前面的那几个高段位的存在,更多的人这些记者根本都叫不上名字,完全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释永:“各位施主请入座,这是我少林寺新开辟出来的棋院,贫僧也希望少林今日能再添一两个名局。”

杨过看了一圈,然后就有点讶然道:“这一片地方是新盖的?”

有小和尚听闻,咧嘴笑道:“施主,释永方丈提出了少林亦当与时俱进,这些都是新盖的仿古建筑。”

杨过:“嚯,建得不错啊……”

小和尚得意道:“那是当然。这可是当今建筑界知名的大师贝铭先生亲手设计的建筑,堪称仿古建筑的经典之作。”

这时。

西门南北忽然道:“杨过,我外公说你棋艺惊人,你怎么不去比比啊?你快去灭了他们啊。”

旁边,不少记者听了西门南北的话,不禁大笑道:“小盆友,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高手,其中最低的也都有七段的棋艺啊。”

西门南北不屑道:“那算啥?我外公是准名人。”

“准名人?”

却见不少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准名人就是准国手,那需要有堪比九段的夸张实力啊。这小孩子是谁啊?吹牛逼,都不带打草稿的吗?

只要杨过知道,西门南北说的没错,夏老爷子确实是准国手实力。至少说,在几个月前的自己,如果不出什么新花样,是下不过他的。

那边,释永也听见了,不由看向杨过:“阿弥陀佛,杨施主是围棋高手?”

所有人都看向杨过。

杨过淡淡笑道:“高手谈不上……还凑合。”

华夏人讲究中庸之道,在这种场合说还凑合,那也就是还不错的意思。只是,外国人不知道啊!翻译这么地翻译给了他们听,他们就不屑道:“还凑合,那还来参加黑白决?杨先生还是回去再修炼五年,再来吧!”

无遮大会五年一次,杨过被这个棒子的话给逗乐了:怎么着?瞧不起人怎么滴?

渺渺:“哼!小白脸,我哥哥可厉害了。”

众人:“……”

杨过汗颜:渺渺这又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词汇啊?对一个快中年的棒子大叔叫小白脸,这……你这不是在夸他么?

杨过不禁洒然地笑道:“这位国际友人,不知怎么称呼啊?来来来,鄙人杨过不才,前来讨教一二……”

说实话,杨过有点儿心动,这里一共有24人前来参加比赛,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而且,在这里还要继续筛选,决出八人后,最终再决出2人……这两个人可牛逼了,会被邀请到方丈的室内进行比赛。全程,只有方丈一人观战……只有经过许可,那最后的一盘棋才能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啊。

棒子:“我叫金叹柳……已达八段之列。”

“鄙人杨过,无段……”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第二集

“我就不走怎么着,今天买不到房子,我就不走了,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可是检测局的。”男子嚣张说道。

“你不走,我可叫保安了。”售楼小姐的脸色严肃起来:“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哪个保安敢动我,我可是公职人员。”男子嚣张的在售楼处大厅喊道,翘起了二郎腿。

后面排队买房的人,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但都不敢言语,毕竟谁也不想得罪公家的人,古代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官官相护。

“你们几个小流氓敢动我……”男子被几个保安拖走了,拖到门外之后,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

“下一位。”售楼小姐提醒下一个消费者,对方好事的朝着外面看去,经售楼小姐的提醒,立刻转身。

“我是刚需。”坐在售楼小姐对面的中年女人说道:“我儿子要结婚。”

“出示你和家人的身份证。”售楼小姐可以在电脑上查询到对方的信息,光听对方说是刚需,不查是不能肯定的。

“那个不好意思,忘带了……你们售楼处怎么还查身份证啊?这是违法的你们知道吗?要是被告,你们就麻烦了,当然……你们如果卖给我几套房子,我是不会那么做的……”中年女人威胁售楼小姐,显然不是刚需,居然要买几套房,不是炒房客是什么。

售楼小姐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下一位。”

“我说你这小年轻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你要这样,我可真报警了……”中年女人假装拿起了手机。

售楼小姐把身份证扔给了中年女人:“麻烦您让一下,不要打扰我们卖房。”

“你们老板就是死心眼,房子卖给谁不是卖?为什么非得卖给刚需,他们会利用房子赚钱吗?”中年女人说道:“他们脑子不行,就是受穷的命。”

“保安……”售楼小姐叫了保安。

“你们可不要碰我,我身体可不好。”中年女人坐在椅子上不肯走,一副老赖的样子。

“身体不好得治病呀。”保安队长毫不客气:“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怕你碰瓷。”

“救命啊……”中年女人大声的喊了起来:“杀人了……”

中年女人被拖出去了,但她尖叫的声音没有停止:“你们敢欺负我,我头疼……脑血栓……”

一会的功夫,中年女人的家人就来了,冲进了售楼处,和保安打在了一起,虽然他们骂声大,但武力却小了一点,几下就被打趴下了。

……

这一切,李小生都看在眼里,他此时就坐在售楼处的贵宾室里,心说你们这些炒房团就闹吧?看你们丑态百出的样子,真替你们感到丢人。

被打的这一家,选择了报警,警察在了解事情之后,把当事人都带走,但并没有影响售楼的情况。

在排队的其他炒房客,知道是买不到房子了,全部都主动的离开。

一天的时间,盛景家园的全部楼盘就都售罄了,一套不剩。

“你可真行……有钱都不挣。”火霆在李小生身边酸酸的说道:“我要是你,绝对不对这么干的。

“我当然行了,因为我不差钱。”李小生笑着对火霆说道:“你不这么干,是因为你没有达到我这个层次,你只是一个烂赌鬼而已,指望一个烂赌鬼有这样的觉悟,那不是笑话吗?”

“你敢瞧不起我?”火霆很生气。

“有什么不敢,要不是你认识了我,你连十万块都没见过吧?”李小生讥笑的看着火霆:“你就是一个二货,没见过钱的二货,你那两千万都输光了吧?活该。”

李小生的话气的火霆本来就苍白的脸更加的苍白了:“你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的楼盘。”

李小生毫不避讳的大笑起来:“你烧吧?反正我已经卖完了,楼盘已经卖给别人了,你烧吧。”

“气死我了,李小生……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火霆大喊。

“有。”李小生露出肯定表情。

“我现在发誓,我以后一定要比你更有钱,你等着。”火霆说道。

“有志气,但你也不要说大话,你现在恐怕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吧?先把饿肚子的事情解决了,你再发愤图强吧?哈哈……”李小生继续的嘲笑火霆。

……

李小生正在和火霆斗嘴的时候,售楼经理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李先生,不好了,法院的人来了,要见你。”

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已经闯进来了,当看见李小生的时候,直接就走了过来:“你是李小生吧?”

“对。”李小生说道。

“现在你立刻把盛景家园的楼盘还给白鼎先生,如果不归还,我们将实行强制手段。”执法人员态度强横的说道。

“我不服,还要接着上诉的。”李小生说道:“楼盘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归还,你们也没有权利对我实行强制手段。”

“看来你是不配合了。”最前面的执法人员对身后的持枪青年说道:“把李小生给我带走。”

两个人持枪的青年朝着李小生走过来。

“不要碰我……”李小生声音冷冷的说道。

两个青年也不说话,上来就抓李小生的胳膊,李小生一甩,就把两个青年甩开了,两个青年向后退了几步。

“你敢拘捕……”两个青年下重手了,向着李小生扑来。

砰!嘭!

李小生打出了两拳,两个青年就飞了出去。

领头的执法人员是个秃顶,当时就气急败坏的大喊:“开枪。”他身后的青年对着李小生就是一枪,可李小生却突然不见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掐住了秃顶的脖子。

“你……”秃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你想杀我是不是?”李小生慢慢的将秃顶提了起来:“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利,让你乱杀无辜的?”

秃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缺氧,脸上憋得青紫。

“你快点放开,你想杀人吗?”后面一个执法的中年女人对李小生大喊:“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最好想清楚?逞一时之快,到底值不值得?”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

希特勒:恶魔的崛起第三集

“喂,你们俩打什么哑谜?老大,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们小哑妹子了吧?不行,小哑是我罩着的人,你可不能随便欺负她。”封非飞装模作样地护在封星影面前。

与其说他要护着封星影,不如说这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专门过来开玩笑,顺便捎带上文若。

“娘娘,你家男人要找女人了,就问你伤不伤心。”

“去死!老子也喜欢女人!别乱开玩笑!明明是老大不喜欢女人。”文若副队长才是整个队伍里最惨的一个。一个大男人整日被喊娘娘也就算了,还要经常被开玩笑。

“你怎么知道老大不喜欢女人?难道因为老大喜欢你?”又有人插嘴。

整个场面一片混乱,但却充满温馨。

反倒是话题中心的封星影和华羽周围,成了一片安静。

“小哑姑娘不要介怀,我不是因为你的样貌。只是我曾立志,要先达到武学巅峰,再谈儿女私情。”

“什么吗,搞得我小哑姐姐就能看上你一样。我小哑姐姐是有男朋友的人,她的男人可厉害可帅了。因为我小哑姐姐也是大美人儿。”叶小念不爽地打断他们的玩笑。

大美人儿?戴着面纱藏头露尾的大美人儿?传闻满脸是疤痕的可怕大美人儿?

不过想想前日她掀开面纱一角,露出的那个光洁下巴,确实挺有美人风范。

既然叶小念都说了小哑有自己的男人,他们也不好意再用小哑开玩笑,反倒是盯上了叶小念。

“小念妹妹,你应该还没心上人吧?你看我怎么样?我可以等你五年啊,等你十五岁,我二十八岁,怎么样?”封非飞开玩笑地问。

“才不要!”叶小念别过头去:“我以后也要找一个像我姑父一样的男人,或者像段先生那样的。”

“你就得了吧,小念妹妹姿容秀丽、与女神像倒是有几分相像。传闻星影女神曾经是咱们大陆第一美女,我们小念妹妹以后必然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红颜祸水吧。”

好在封非飞也真的只是说说,华羽此人非常厉害,他挑入战队的人不但实力方面各有特色,人品方面也没得说。

如慕容黯那种过不了情关的人,华羽就不会去随便招揽。

眼看着封星影的医术超绝,又有人求上门:

“小哑,我胳膊上受过剑伤,之后没及时处理,留了暗疮,每次练剑到极致,我就会觉得力不从心,很多剑招都用不了。你看我的胳膊,有什么方法可救吗?”

开口之人名高宏,平日里话不多,但却已经是剑宗,是整个战队实力仅次于华羽的人,也是战队里年龄最大的一个。

封星影捏了捏高宏的肩膀,当即有了判断:

“你前两天练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治疗你的胳膊,需要配一种膏药,等任务完成,我再为你施针上药,应该能恢复。

我先把主药写给你,你自己留心着点买药,其他辅材我这里都有。”

“多谢!就当我下个月的药剂了。”高宏也不玩虚的,一切按规矩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