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

虚空
  • 主演:里特奇·科斯特,吉米·辛普森,尼古拉·科斯特-瓦尔道
  • 导演:彼得·博格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这部由环球公司(Universal)拍摄、Ronald D. Moore、Gail Berman 及 Lloyd Braun 制片的太空科幻作品,将描述地球人的首艘星际飞船--"旅行车" 号。船上12名宇航员(算上船载计算机为13人)将展开为期十年的宇宙探索旅行,目的地是一个遥远的恒星系。为了帮助船员们克服长途旅行的无聊感,让他们精力集中,美国航空航天局在船上安装了一台先进的虚拟现实装置。这台有趣的设备允许船员们以任何虚拟身份进入任何虚拟世界进行冒险。这项计划一开始完美无缺,直到系统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 "缺陷"。   "故事的主题是:你弄不清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为了活命,你只能逃跑。但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活呢?" 环球公司媒体创作室的主席 Katherine Pope 如是说。

虚空第一集

“我去给你找个枕头。”

李智恩走出房间。

我趁机掏出手机,给长生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今晚我得留在李智恩这里过夜。

信息发送成功后,对方马上就回了消息,内容只有一个字——嗯。

嗯?就一个嗯?

简直敷衍!之前他还会叮嘱我注意安全,现在居然都省略到了一个‘嗯’字。

“没找到枕头,只有抱枕,你将就一下。”李智恩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方形的抱枕。

进来时,我有注意到,这是沙发上的抱枕。

“没关系。”

我将抱枕接过,放在地面铺着的毯子上,问李智恩:“发生怪事之后,你有没有看清楚过女鬼的脸?”

她摇头。

“有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

“你问。”

“你有没有伤害过别人,直接或者间接的,都算。”

李智恩想了想,很笃定地说:“没有。”

一般被鬼怪缠身,都会有或多或少这样那样的原因,经手了这么多委托,几乎每一个委托,委托人与恶鬼之间都有关系,甚至有的委托人还是杀人凶手,被厉鬼寻仇。

“你确定没有?”

“没有。”

“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请不要对我有所隐瞒。”

“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做事光明磊落,没做亏心事,就是没做。”

话说完,她又走出房间,把外面的灯逐个打开,让室内始终保持明亮,还把客厅的窗帘全部拉上。

之后,她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机。

不过,她并没有盯着电视看,而是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怔神。

我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

她没有看我,淡淡地开口说:“我每天晚上都会把灯全部打开,会把窗帘全部拉上,会关掉水的总闸,还会把电视打开。”

她伸手将茶几柜的抽屉拉开,里面放的全是蜡烛,而且全是红色的蜡烛。

“这是……”

“她出现的时候,会停电,蜡烛是随时准备照明用的。”说这话时,她的手探进兜里,慢慢掏出来了一个打火机。

看她这架势,是早有准备啊!而且已经习惯性的随时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

不过,被纠缠了好几个月,她却毫发未伤,这倒真的挺奇怪。

“她没有伤害过你?”

李智恩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由于下午美美地睡了一觉,我没有丝毫的困意。

一旁的李智恩却早已困得东倒西歪。

“去睡吧。”

“不,不能睡,睡着以后会一直做噩梦,女鬼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有我在,你安心睡便是。”

李智恩迟疑了片刻,起身,拉起我的手,拽着我往房间方向走的同时,霸道地说:“那你陪我一起睡。”

“……”

我和李智恩,一人在床上一人在地上,却都是愣愣地望着天花板怔神。

她很困,但她不敢睡。

而我,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异常。

“看来今晚什么都不会发生。”我对李智恩说:“你放心睡吧,不会有事的。”

怎料,我话刚说完,天花板的灯就‘噼啪’一阵响,接着,周围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啊——”李智恩爆发出一声尖叫。

“冷静,别慌。”

我迅速掏出手机,打开了照明功能,光束照到床上的时候,我才发现李智恩瑟缩在床角,双手抱着头,已被吓得不轻。

“别怕,我在这里。”

“她来了。”

“你来,跟我来。”

我向她伸出手,她畏畏缩缩了半天,才终于抓住我的手,鼓起勇气向我靠了过来。

我拉着她走出房间,从抽屉里拿出几根蜡烛点燃。

微弱的烛光在死寂的黑暗中闪烁。

有阴气在扩散,但阴气并不重。

环顾了一眼四周,昏暗的光线下,除了我和李智恩,不见第三个人影。

“别装神弄鬼,自己站出来。”

喊声落下,无人回应。

我取下手机上的死神镰刀,用力将死神镰刀倒置着拄在地面之上,巨大的光波以死神镰刀为中心,迅速向四围扩散。

一旁的李智恩震惊地看着我,指着我手里散发着淡淡白光的死神镰刀,瞠目结舌。

“这……这是什么?”

“武器。”

“好高科技的感觉,现在抓鬼的大师,都用高科技了吗?”

“嘘!”我冲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隐隐约约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在附近,而且距离我和李智恩很近。

我将李智恩扯到身后,她的双手忽然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臂,她的手在颤抖,尖利的指甲几乎嵌进了我的皮肉。

“疼疼疼疼……”我甩开她的手。

她紧张地冒了一头汗。

“她来了,她就在这里,我知道她来了。”

“你冷静一点。”

我强行将李智恩按坐在沙发上,“老实坐在这里,守着蜡烛,不管发生什么,不要乱动,听清楚了没?”

“好,我不乱动。”

她瑟缩着身子,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茶几上的几根燃烧着的蜡烛。

将她安顿好,我警惕地打量四周。

忽然,一道黑影从窗帘后面闪出,很快又消失了踪影,窗帘无风自飘,一阵翻飞。

这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股阴风,将桌上的蜡烛吹得火苗渐熄。

李智恩闭上眼睛,嘴里拼命地念着‘阿弥陀佛’。

我耐下性子,缓缓吐出一口气,再一次地将死神镰刀在地面重重拄了一下。

‘咚’地一声闷响之后,又是一圈强而有力的光波释放出来。

那股阴风受到光波影响而消失,但蜡烛却已经全部熄灭。

周边又陷入漆黑,只剩下死神镰刀淡泊的光。

李智恩点燃了打火机,用颤抖着的手将蜡烛一根根重新点燃。

借着光,我又看到了那团黑影,黑影就躲在一团窗帘之后。

我径直走上前,一把拉开窗帘,但窗帘后面什么都没有。

我紧接着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开,外面的霓虹照进来,室内的光线明亮了不少。

“出来!”

我几乎快要无法忍受这些没胆子露面,一定要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家伙们了。

“给我出来!”

我用力将死神镰刀拄在地上,接连释放了几道光波之后,那黑影才又缓缓现身。

虚空

虚空第二集

刘家送来了一百两银票,将他们家少爷带走了。

接下来陆陆续续有人来接其他几个纨绔,直到最后一个纨绔被接走,掌柜的拿着手中的六百两银票,心中是百万滋味儿。

这还是他管理醉仙楼,第一次面对这群纨绔有扬眉吐气的时候。

“噗!”

然而,不等掌柜享受这扬眉吐气的畅快,身后又释放了一团气体,空气中有异味。

掌柜连忙将银票塞入怀中,捂着肚子就往后院的方向跑,只有后院才有茅房。

他这一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胳膊密密麻麻的痛着,还拉肚子,这一下午跑茅房几十回了,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脸色白的吓人。

此时的掌柜还不知道,他接下来的半个月都将会如此度过,过两天也许会慢慢好转,不过前三天绝对是他的痛苦日。

这是宁儿与安儿送给他的礼物。

……

陈梦恬领着宁儿,安儿,带着朱雀,拾一与暗卫等人去,终于在领路人的带路下,来到了大隐寺。

此时的大隐寺还并没有大门紧闭,偶尔还有几个香客路过。

拾一给了领路人银两,送人走后返回队伍中,陈梦恬带着他们踏入了大隐寺中。

大隐寺大雄宝殿后面,有一身穿红色袈裟的大隐寺主持,还有一穿白色僧袍,模样青年的和尚在对弈。

穿白色僧袍的人,正是一尘大师。

在八年前,姜泽北刚被解了噬心蛊,与陈梦恬从陈家村返回京城的时候,遇到过的一尘大师。

只是那时候,陈梦恬在马车中沉睡,并没有见过一尘大师。

一尘大师在陈梦恬一行人,踏进大隐寺的时候,将手中的白色棋子落在棋盘上。

他抬眸平静无波包容万物的眸子,看了一眼大隐寺主持,“你的客人来了。”

大隐寺主持眼底露出错愕,“这么快?玄觉、清远昨天才离寺。”

一尘大师眯笑起双眼,露出一抹风淡云轻的笑意。

他将佛珠缠绕在手腕上,起身整理僧袍,“我该走了。”

“师祖,您才刚来一个时辰。”

大隐寺主持跟着起身,满脸的不舍。

能得师祖的点播,在这天下间是众人都梦寐以求的事,然今个师祖来此,只与他下了一个时辰的棋,这让大隐寺主持不禁有些心疼,大好的时间都浪费了。

一尘大师听出了他的不舍,没有半分动容,依然朝门外走去。

“慧智,接见完贵客闭寺吧,红尘之事终究不是你我能插手的。”

“是,徒孙谨遵师祖之意。”

慧智乃大隐寺主持。

他望着师祖离开的身影,不禁回想起了五年前的情景,如果那时没有遇到师祖,如今大隐寺可还有玄觉这号人物,可还有清远此人。

那时的初相遇,谁也不曾想到会有后来的因果。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

他至今还记得,那时与玄觉初见时的模样,以及后来,师祖半夜带着浑身是血的玄觉来到大隐寺。

回想曾经的种种,就恍如昨日才发生的事。

慧智捻动着手中的佛珠,“阿弥陀佛。”

虚空

虚空第三集

罗晓明跟他碰杯,喝了酒,站在那里,认真地说:“吴总,我要的是实际行动,而不是口头表态。”吴富兴装模作样地对包金田说:“老包,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没有改啊?我在外面忙,你一直在现场,拖什么呢?我真是搞不懂。”

包金田欲言又止,一副委屈的样子。他不明白董事长为什么这样乱表态,又这样乱说他。吴富兴这样耍滑头,是因为他有陈汉成在背后撑腰。你罗晓明马上就要下台了,我还怕你什么?先糊过去再说。今晚,我只要拍到你腐败的镜头,你就神气不了几天了。

他示意包金田给罗晓明敬酒:要轮番敬他,能把他灌醉,事情就好办了。包金田心领神会地站起来,给罗晓明敬酒。罗晓明按住酒杯,不让他倒酒。他看着吴富兴说:“吴总,你给我一个时间,我才喝。否则,我就不喝了。你不能给我打太极拳,嘴上说得好听,没有实际行动,那怎么行?上次说的生活费,总共是多少?”

包金田说:“如果每人每月八百元的话,一个月就要一百万。”罗晓明又要问,吴富兴抢过话头说:“罗市长,我保证在一个星期之内,处理完这三件事,你看怎么样?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我实在是太忙了,下面的人又不办事,都要我一个人跑,我没有分身术啊。”边说边看魏小红的脸色。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罗晓明瞄着这个虚伪而又滑头的老板,心里想,明明没钱处理,却偏偏要在小美女面前装忙。他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啊?嗯,可能是的!

我可以给你面子,不戳穿你,但事情要办好,于是,罗晓明好意给他建议说:“吴总,你可以找个合作伙伴嘛,这样可以加快建设进程,早点完工,早点开盘,早点收益,你就可以开发其它楼盘,一样能赚钱嘛。”

吴富兴心里一动,想起来了,说:“说到这个,罗市长,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罗晓明眯眼看着他。吴富兴笑得像弥勒佛:“你把预售证早点办给我,我就可以不找合作伙伴,就能多赚很多钱。罗市长,我吴某人发了财,绝对不会一个人吃独食的。”

罗晓明不高兴了,板起面孔说:“吴总啊,办预售证,国家是有规定的,你让我违规办给你?不可能!另外,你说你不吃独食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我罗晓明不是这样的人,你的暗示,对我没有用。”

吴富兴心里大惊,继而暴怒:怪不得陈市长要搞他的,原来他真是一个不懂事的愣头青!好,好,我叫你清廉,让你当着小美女的面剥我面子。哼,这次,我非搞倒你不可!

没错,罗晓明用这样的口气,说这样的话,让魏小红大感意外,也尴尬不已。她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们,不敢轻易作声。

吴富兴现在还不敢跟罗晓明翻脸,只得陪着笑脸说:“罗市长,你误解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呃,我们林城集团,一定会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事。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谢谢你,罗市长。”

罗晓明也退一步说:“吴总,你刚才说,一个星期处理好事情。好,注再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包金田心里没底,发虚地拿眼睛去看吴富兴,意思是一个星期哪里来得及?快改口说长一点。就是寻找合作伙伴,也需要时间啊。

吴富兴不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没问题,罗市长,到时你来检查好了。”心里却在对他说,到时你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来来,喝酒,工作谈好了,现在只喝酒,不谈事。”吴富兴拼命给包金田使眼色,在桌子底下用脚碰魏小红,让她不要灰心丧气,要像开始那样活泼起来,去给罗晓明敬酒。

罗晓明对吴富兴的表现不太满意,也就提高了一些警惕。任他们三人怎么敬,怎么劝,他都不再半杯半杯地干了,而是只喝一点点,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根本没法劝他喝交杯酒。

吴富兴感觉第一套方案行不通,探头里拍摄到的镜头一点用也没有,只好采用第二套方案。于是,他给包金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走。

包金田犹豫了一下,才端起酒杯站起来,对罗晓明说:“罗市长,我工地上还有点事,就少陪了,我先走一步。”跟罗晓明干杯后,他就急匆匆走了。

包房里只剩下三个人,气氛就跟刚才有些不一样。罗晓明见魏小红看他的目光越来越大胆,跃跃欲试地想站起来,再次要跟他喝交杯酒,心里有些害怕,就想赶紧离开这里。

“罗市长,再敬你一杯。”魏小红真的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两眼水汪汪地看着他。罗晓明用手盖住酒杯说:“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他没有站起来。怕站起来被这个性感迷人的小美女弄得失去理智,真的跟她喝了交杯酒,传出去影响他的名声。

“罗市长,美女来敬你了,你总得给个面子吧。”吴富兴用眼神给魏小红鼓劲,用语言反激罗晓明,想促成他们喝交怀酒。

罗晓明岂是那么容易反激的?他还是稳如泰山地坐在那里,不肯站起来:“小魏,你的情,我领了。但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罗市长,你喝不过一个小美女,还像个男人吗?”吴富兴加大反激的力度,“这里又没有别人,你怕什么呢?”说着有意站起来,去上卫生间。

他转身的时候,拼命给魏小红使眼色,让她想法跟他喝成交杯酒。吴富兴一走进卫生间,魏小红就开始了行动。她迫切地想完成这个任务,也对罗晓明有好感,就发嗲地贴上去,近距离地站在他身后,美目含春,闪着波光,亲昵地压低声说:“罗市长,这点面子,你也不给小妹吗?”

罗晓明僵持了一下,只得站起来。可是一站起来,他就冲动得不行。因为魏小红的俏脸和巨浪就晃在他面前,晃得他手痒身轻,真想张臂搂上去拥抱她,可是他的身份让他的手锈住,身子僵住。

魏小红柔情似水地盯着他,轻声说:“罗市长,我们喝**杯酒,留个难忘的记忆吧。”说着,风情万种地一撩秀发,伸臂要来勾他的臂膀。罗晓明还是缩臂闪开,但没有过分剥她的面子,“当”地一声跟她碰了一下杯,喝了杯中酒,说:“谢谢美女,我喝了,你也喝了吧。”

魏小红退回座位,有些郁闷地垂目吃菜。吴富兴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用神色询问她有没有喝成交杯酒,魏小红朝他轻轻摇摇头。

吴富兴知道,不实施第二套方案肯定不行,就试探罗晓明说:“罗市长,你喝得怎么样?要是头有些晕的话,就到上面休息一下,我开了一个房间。”

罗晓明摇摇手,说:“不要,不要。吴总,谢谢你,今天就到这里吧。”说着站起来,去上卫生间。

吴富兴心里十分着急,他要给罗晓明的酒水里放速效安眠药。可是当着魏小红的面,他怎么能放啊?于是,他心生一计,对魏小红说:“你帮到下面的车子里拿样东西。”说着把车钥匙交给她。魏小红问:“拿什么?”他说:“拿个包,在后面的位子上。”

魏小红拿着钥匙走了。吴富兴马上从裤子袋里拿出准备好的速效安眠药,以极快的动作,拿过罗晓明的酒杯,转过身子背对着暗中的探头,扣下一些白色的粉末,又倒了少量的酒,摇了摇,将杯子放到原来的位置上。

刚完成这个动作,卫生间里就传来抽水马桶放水的声音。吴富兴正襟危坐在位子上不动。罗晓明走出来,坐回原位,不见了魏小红,问:“她回去了?”吴富兴说:“没有,我让她到下面的车子里拿样东西。”

一会儿,魏小红走进来,说:“吴总,没有包啊,我找来找去找不到。”吴富兴说:“没有就算了。来,小魏,我们一起再敬一下罗市长,就结束吧。”说着给魏小红倒了一点酒,端起酒杯对说:”罗市长,对你的光临,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来,干了。”

三个杯子碰在一起,然后各自仰脖一饮而尽。吴富兴给罗晓明下的速效安眠药,一会儿就会见效,吴富兴等待他药效上来,好采取下一步行动。

“罗市长,再喝点水。”吴富兴热情地给他倒水,想拖住他。可是罗晓明却站起来说:“不喝了,我们走吧。”

吴富兴无奈,只得跟着站起来,说:“罗市长,到上面去休息一会吧。”罗晓明现在的脑子还是清醒的,知道吴富兴让他去休息的用意,晃着手说:“不啦,还是回去吧。”吴富兴没有办法,只好将计就计说:“那我们送你,请一个代驾。”

说着走下去,叫过一个会开车的服务员,对他说:“你开他的车,送我们。”罗晓明的头开始发沉,一阵强烈的睡意袭上来,他打起了哈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