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狙击手2015

女狙击手2015
  • 主演:尤利娅·别列希尔德,叶甫盖尼·齐加诺夫,JoanBlackham,阿纳托利·科特,奥列格·瓦西里科夫,尼基塔·塔拉索夫,StanislavBok
  • 导演:谢尔盖·马克利斯
  • 地区:俄罗斯,乌克兰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俄语
  • 年份:2015
苏联女学生柳德米拉·帕夫利琴科在一次射击游戏中无意间发现了自己的射击天赋,1941年她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参军。帕夫利琴科成长为全苏联最出色的狙击手,同时她被德军视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掉的巨大的威胁。柳德米拉遇到一名男子并坠入爱河。然而,好景不长,战争过去,厄运却再次降临

女狙击手2015第一集

远处传来了风声,陈阳行走在道路旁,一瘸一拐,犹如捡破烂的老头,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脸上的皱纹透露着沧桑,低着头,佝偻的背影显着疲惫和沉重。

他迎着越来越近的夜风,在孤零零的几盏夜灯之下,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远。而在这座城市的某个房间之内,一个女大学生昏死在床上,一个肥头大耳朵的男人死在了床下面,鲜血就像是随意泼洒的红色颜料一样,洒的到处都是,墙上也是床上也

是。

而在楼下的水泥地上,一只被踩扁的狗笼子里,长着棕色毛发的一头小型泰迪犬正趴在里面,血肉模糊。

也不知是被人踩死的,还是被人从高处扔下来摔死的,反正已经是没了呼吸。

……第二天上午10点钟左右,陈阳这才从被窝里睁开眼睛,他搓了搓自己的脸,直接就进了洗手间,洗漱完毕之后,微微笑了笑,就当做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竟然

直接就去了厨房。

正在厨房打扫卫生的保姆看到了陈阳,连忙打招呼说道,“先生早安,请问一会要出去吗?或者是饿了吗?今天要吃点什么?”

陈阳对保姆道,“太太还没有醒,我想要为她准备一些相对比较简单的早餐,你帮我打下手吧。”

一听说陈阳要亲自下厨,保姆顿时是有些好奇,要知道,她可不知道陈阳还有着这样的厨艺,顿时欣然同意。两人忙活了一阵子,陈阳端着一碗面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要说别的手艺陈阳倒是不敢说怎么样,但是煮面,陈阳还是有些心得的,毕竟相对比较简单,陈阳在没有参军

之前,经常会煮面来打发自己的胃。

上面卧着两只鸡蛋,陈阳端着面就放在了餐桌上,而在这个时候,恰巧韩菲也推门走了出来。看着陈阳端着面走到餐桌前面的样子,韩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今天10点多钟,韩菲一直在睡觉,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忍受着压力和各个方面的原

因,韩菲精神衰弱,常常坐立难安,更别提睡觉了。但是自从昨天陈阳来了之后,韩菲顿时就多出来了好几倍的安全感,趴在陈阳怀里竟然就睡着了,这边睁眼一瞧,发觉已经日上三竿,睁开眼想了半天,这才恍恍惚惚的

记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也正因为记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事,所以韩菲才不好意思起来,不管怎么样,韩菲和陈阳还不算是实质上的夫妻,中间隔着一层窗户纸,俩人到现在一点都没有捅破这层关

系,昨天那么一来,两人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这让韩菲在见到陈阳之后,情不自禁的就有些害羞。

摆了摆手,陈阳招呼韩菲说道,“快来快来,我给你煮了面,也不知你爱不爱吃,总之先来尝尝吧。”

韩菲连连点头,颇为乖巧的说道,“好,我马上来,先让我简单洗一下脸。”这边花了几分钟洗漱了一下之后,韩菲也慢慢变得清醒起来,她有些扭捏的走到餐桌前面,抬眼先是看了一下陈阳,有些害羞,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陈阳把那碗热气腾

腾的面推到了韩菲的面前,笑着说道,“快尝尝吧,等下便干了。”

韩菲扭扭捏捏的坐在了椅子上,她拿起陈阳准备好的筷子,夹起几根来,往嘴里送了进去,贝齿轻咬,冲陈阳说道,“谢谢。”陈阳随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头也不回的对韩菲说道,“不用谢,若是不够我再帮你做,听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经常不好好吃饭,而且还每天熬夜不好

好睡觉,以后不许这样。”

“嗯。”点头,韩菲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敲了敲大门,保姆连忙从客厅里跑出去招呼人,将大门打开,一个金发碧眼的高挑美女走了进来,正是娜塔莎。保姆是认识娜塔莎的,她知道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是陈阳的好朋友,但由于保姆跟韩菲的关系特别好,再加上又十分怜惜韩菲,觉得韩菲这段时间已经过得特别辛苦,

娜塔莎更像是一个搅局之人,这没有证据,纯粹是保姆身为女人的直觉。

所以一打开门,保姆一看见娜塔莎,整张脸就耷拉下来了,但是也不好过分的表达,只是冷言冷语的说了两句,带着娜塔莎就进了客厅。

娜塔莎这边一进客厅,第一眼先看陈阳,陈阳知道家里来客人了,转眼去看,一看是娜塔莎,很自然的说道,“来,坐在那边沙发上,渴不渴?饿了吗?”微笑着摇了摇头,娜塔莎的碧蓝色目光中闪过几丝希望,其实昨天用了一天的时间去考虑,娜塔莎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无论是陈阳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根据她目光中

所看到的陈阳和韩菲之间的关系,她都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和陈阳有一定的可能的。

既然有可能,那么身为战斗民族出身的娜塔莎就绝对不可能放弃。

乖乖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娜塔莎笑着和韩菲对视了一下,用鹰语打了一声招呼,也就不再打扰韩菲吃饭了,而是很自然的将目光放在了电视上。韩菲其实跟娜塔莎并不熟,两人之间的交集可谓是少之又少,此时看到陈阳和娜塔莎之间似乎关系不错的样子,这让韩菲心里泛起了嘀咕,可韩菲也没有多想,仅仅只是

心里有些略微不痛快而已,她也就埋头对付面前的面条儿起来。

一想起这是陈阳亲手下厨煮的面,韩菲就觉得心里暖融融的,说不出的那么开心,就觉得自己在陈阳心目中还是有些分量的,陈阳能够重视韩菲,韩菲自然是十分高兴。就在这个时候,电视屏幕上突然播放了一条新闻,这个频道是江城市的本地频道,新闻栏目的主持人是一个30岁左右的短发女人,这个女主持人满脸严肃的说道,“接下来为大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女狙击手2015

女狙击手2015第二集

第六百二十章 怎么,你家房子不给烧啊?

乔小小看着楚木然,看着她流泪,心疼了。

她只有在妈妈过世的那一天,哭过一次,从那之后,她就没再为这件事哭过。

平日里,楚木然的表现,也是没心没肺的,好像是无忧无虑。

可乔小小知道,她心里,是一直藏着这一份痛苦。

这也是她不相信婚姻的重要原因。

她喜欢张洋,宁愿跟张洋以协议床友的方式,也不愿当张洋的女朋友,或者是嫁过张洋。

她怕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跟她妈妈一样。

在她眼里,婚姻,真的就是一座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坟墓。

乔小小没有开口去安慰。

只是看着楚木然哭,她现在,哭出来才好。

不然,憋在心里,该有多难受。

过了十分钟左右。

楚木然擦干眼泪,转过身来,露出一抹笑容,“小小,走吧,咱们去玩一个好玩的东西。”

“去那?”乔小小跟上。

楚木然带她来的地方,居然是星娱天下的办公楼。

这是张洋的公司。

木然带她来张洋的公司,是准备要干什么?

两人走进公司,一个美到了极点,一个丑到了极点。

很难不成为焦点。

走到公司前台那里,楚木然对前台小姐姐说,“你好,我想见你们总裁。”

看到这里,乔小小大概是能猜出来,木然估计是要来捉弄一下张洋。

“你好,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姐自然是不可能让两个陌生人去见公司老板的。

“小姐姐,你跟你们总裁说,我怀了她的孩子,他要是不见我,我就把孩子给打了。”楚木然严肃认真的说,演技爆发,那张丑脸上还带着可怜优伤。

前台小姐姐听到这话,眼睛都瞪直了…

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木然。

她们都知道,自家总裁,在京都有着花花公子的名声。

号称万花从中过…

可是,她们总裁的口味,要不要这么重口啊?

这张脸总裁也能下得去口?

怪不得那些漂亮的女明星去勾引总裁,总裁却是看都不看一眼,原来总裁是好这一口。

前台小姐姐给办公室打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前台小姐姐对张洋说明情况,然后点头,脸色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看向楚木然两人,说,“两位小姐,还请不要再来开玩笑了,总裁说让你们有多远滚多远。”

楚木然却是不着急,而是慢悠悠抢过电话,尖着嗓子说,“张总,你的大腿内侧,有三颗半排在一起的志。”

张洋,“……”

过了许久,张洋冷沉如冰的声音,压迫气场十足,“你是谁?”

他可以确认,自己除了楚木然,从没有跟任何人上过床。

可是,这个女人,怎么知道自己的这个特征?

“张总,前不久,你喝醉了…”楚木然调戏似的说,嘴角挂着坏笑。

乔小小在一旁看着,也是想要偷笑,木然也太坏了吧。

估计张洋这个时候都要吓死了。

最后,楚木然与乔小小,成功的上到最低楼层,走进了办公室。

张洋的办公室,与厉谨的办公室相比,要显得有人情味一些。

放有许多装饰品。

不像厉谨的办公室,除了必要的办公用品,没有多余的装饰品。

清冷,毫无人气味。

两人走进办公室后,张洋的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冷着脸朝两人走过来。

他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一遍,最终停留在乔小小那张夜舞的脸上。

有些惊讶。

他对着乔小小说道,“是你?你怎么知道我的那一个特征?”

他的这个特征,很隐密,只有脱光光,仔细观察才会知道。

这个女人,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真的和这个女人上过床,酒后乱性了?

这个女人,他曾经见过一次,在酒吧里面。

见张洋见到自己,露出惊讶的目光,乔小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会,她才记起。

那时,她以夜舞的身份在酒吧打工,与张洋雷战小叔等人见过面。

当时,张洋还邀请自己去他的公司当明星。

乔小小还未说话,她身后的楚木然,站了上来。

她眼神示意乔小小。

乔小小立马懂了,错开一个身位,撞着楚木然道,“张总,你误会了,跟你发生过关系,有了孩子的,不是我,是我的闺蜜。”

“什么?”

张洋的目光,沉了下来,视线重新落在楚木然的那张丑脸上。

他皱眉,肯定说,“这不可能!”

“你们到底想玩什么?我奉劝你们,不要玩到我的头上。”张洋厉色说。

他很肯定,在遇见楚木然之前,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c男。

与楚木然签下合约后,他从未做过背叛她的事,也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

“张总,你就这么确定?你身上的其它印记,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楚木然用哑哑的声音说,尽量不暴露自己的原声。

“确定。”

张洋冷冷的脸,没有过丝毫的变化。

他不会去背叛一个人。

醉酒也不会!

楚木然看着一脸坚定的张洋,此刻的她,有些发愣。

她不知道,张洋为何能这般坚定。

紧接着,她又道,“张总,你也不必硬挺着了,只要你给我一百万,我立刻就将孩子打掉,我保证不影响你的生活。”

张洋坐后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神情冷漠自信的说,“没有必要,你大可将孩子生下来,去做亲子鉴定。”

“张总这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楚木然神情恨恨的跑了出去。

这是电影电视剧里很常见的情景。

乔小小跟了出去。

……

车里,楚木然与乔小小,相视一眼,两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

楚木然说,“小小,张洋这混蛋,平时里看着很是花花公子,很爱沾花惹草,可没想到,整个人,还挺自爱的么。”

乔小小也笑了,看着楚木然,故意用坏坏的语气说,“木然,你有点坏哦…刚刚我看到张洋的脸都被吓白了。”

“这只是个小考验而已,若是他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他凭什么跟我求婚?”

“小小,你知道的,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男人的背叛!”

“小小,如果张洋他敢背叛我,我真的会疯掉的!”

楚木然对着乔小小,也没有什么隐瞒的,说出来自己最担心,最在意的。

乔小小安慰的说,“木然,你放心吧,我觉得,张洋是可以托付终身的。

他和你爸爸,肯定是不一样的,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很花。

可你也知道,那只是他制造出来的假像而已,他骨子里,还是很纯情的。”

楚木然也笑着点头,“那好吧,连你都那么说了,我就在心里给他加上一分。

不过要想娶姐姐,可没那么容易的哦。”

楚木然有些小傲娇的说。

乔小小内心:小洋同学,嫂子只能帮你到这了,漫漫追妻路,你自己走吧。

……

晚上乔小小回到家,今天晚上,她亲自下厨,打算给小叔做一顿晚餐。

好好的体现一下自己妻子的责任。

全程,她没有让吴妈帮忙,自己一个人看着菜谱,自己一个人动手操作。

虽然她的动手能力很强,可是,难免还是会出现小状况。

厉冥枭回到家时,便看到家里,冒着一股浓浓的烟雾。

让人差点以为是家里着火了。

他担心的走向厨房,便看见,烟雾中站着一个系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握着嘴巴在咳嗽的小女人。

他无奈的走过去,夺走她手中的锅铲,道,“你这是做饭还是烧房子玩?”

这窘迫的模样被他看见了,乔小小觉得很丢面子。

她硬着嘴巴道,“怎么,你家房子不给烧啊?”

看着傲娇的小妻子,男人点头,说,“可以,你想烧就烧,这房子不值钱。”

“……”

门口边听着这话的吴妈。

心里活动:二少爷,这房子好歹几个亿唉,真的让夫人烧着玩?

女狙击手2015

女狙击手2015第三集

这是有多倒霉啊,不过来店里视察居然就遇上抢劫。

被抢匪冷冰冰的枪口抵在太阳穴上的顾夭看到店门外一脸担忧的霍正熙,她重重地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害怕,以免让他太过担心。

“夭夭……”霍正熙猩红着眼,狠狠盯着那个挟持顾夭的抢匪,心里恨不得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领头的绑匪挟持着顾夭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对特警大吼,“都给我走开!不然我就一枪打爆她的头!”

门外的特警与绑匪对峙着不肯退让,绑匪的枪口突然一转,“砰”的一声,站在门口的一个顾客就中枪倒地。

“啊!”店里顿时尖叫声四起。

顾夭看着倒在地上手臂流血不止的顾客,她咬着唇死死忍着,这才没像其他人那样尖叫出声。看到这帮抢匪是真枪实弹的,而且出手决然狠辣,警方碍于他们手里有人质,而且,商场里人太多,要是和抢匪发生枪战势必会牵连更多无辜的人,几番权衡之下,指挥行动的警方负责人只得下令给抢匪

放行。

在抢匪挟持着顾夭出珠宝店看到霍正熙时,他停下脚步,闷声闷气的威胁霍正熙:“霍先生,但凡有一辆警车跟着我们,我就朝霍太太开一枪,至于会不会打中要害,我不保证!”

“你们逃不掉的!”霍正熙的身后的保镖才一开口,“砰”的一声,抢匪的枪口就对准顾夭的手臂开了一枪。

“啊!”子弹穿过顾夭的血肉之躯,鲜血触目惊心地溅在了霍正熙的白衬衫上。

顾夭疼得差点晕厥过去,她咬着唇不停地倒吸冷气,望着霍正熙的双眼拼命地忍着泪水。

一向沉着冷静的霍正熙此刻额头上青筋鼓起,他盯着绑匪的双眸满是不可遏制的愤怒,放在裤腿两边的双手更是握拳握的关节咯咯作响。

刚才打在顾夭身上那一枪比打在他自己身上还令他疼,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对抢匪让步。

霍正熙一字一句地告诉抢匪:“我——答——应——你——们!”

“很好,霍先生。”这帮抢匪的冷静和嚣张是前所未见的,这种时候领头的抢匪竟然还能笑出声来,似乎看到霍正熙的无计可施比抢了价值几千万的珠宝还令他开心。

眼睁睁看着顾夭被挟持上了门口的商务车,霍正熙要冲上去和抢匪交涉却被警察拦了下来,“霍先生,你放心,警方的狙击手已经就位,我们一定能保证霍太太的安全。”

话音刚落,警察肩上别着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队长,门口人太多,狙击手无法瞄准目标!”

商场里发生抢劫事件,大家蜂拥着往商场外避难,一时间,商场门口全是人,这让警方不得不顾及民众的生命安全。

霍正熙立刻推开警察冲到商场门口,见到顾夭被带上了车,他疯了似的追了过去:“夭夭!”

抢匪发动车子绝尘而去,看到门口停着原本来接自己和顾夭的车,霍正熙立刻拉开车门让司机下车,自己就开着车追了上去。

抢匪要求的是不让警方开车追,可没说过他不可以追。

商务车里,被两个抢匪挟持在后排座位中间的顾夭扭头看到霍正熙开车来追自己时,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霍正熙紧追不舍,车子上了高架,他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和抢匪的车子并行在车道上,这会儿,他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将抢匪的车子逼停下来,不能让他们将受伤的顾夭带走。

“哼,找死!”坐在副驾座上的抢匪侧头看向霍正熙后就放下车窗伸出手枪瞄准后面霍正熙的头。

“不要!”在抢匪开枪的瞬间,顾夭大喊出声。她的大喊没有能阻止抢匪开枪,当子弹飞向霍正熙的头部的瞬间,周遭瞬间安静得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顾夭双眼惊恐地睁得大大的,没等她看到霍正熙是否中枪,他的车子一个左转,就撞在高架的护栏

上。

身后一声巨响,顾夭回头看去,霍正熙的车因为剧烈的撞击停了下来。

“正熙!”不知道霍正熙是死是活的她大喊出声,随着抢匪的车子下了高架,看不到霍正熙车子的顾夭仿佛失去支撑她的力量,她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顾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棵柱子上,她才一动,手臂上的伤口就传来剧痛。

“啊……”顾夭疼得轻呼出声,她的手臂还在流血,被这样反绑在背后,稍微一动,伤口就钻心的疼。

顾夭大口呼吸着,等她适应疼痛后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她被关在一间木屋里,周围堆满了木材,听到外面传来鸟叫声,她想着自己应该是被带到荒郊野外的森林里面来了。

这间木屋是以前伐木工用来堆木材的,只是现在严令禁止砍伐森林,里面浓浓的霉味告诉顾夭这木屋早就废弃了。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她转头看去,看到一个男人从一堆木材上站了起来。

木屋里光线太暗,顾夭看不清男人的长相,等他走近了,她才发现,这个把她带到这里来的抢匪是前不久在Yoyo珠宝店里买下项链不带走却送给她的那个男人。

“是你?”顾夭惊讶不已,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那天之所以在店里呆那么长时间,不是因为挑剔,而是为了今日抢劫行动踩点。

“霍太太好记性,不过一面之缘就记住我了。”男人抬起头,阴影下,他邪恶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顾夭对他沙哑的嗓音很熟悉,她确定,他就是用枪挟持她的那个领头抢匪,领头的在这里,那其他三个抢匪呢?顾夭四处张望,却没看到除了她和这个男人之外的其他人。

男人轻笑出声:“别看了,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他们三个只为求财,早就带着抢来的珠宝和我分道扬镳了。”“他们求财,那你呢,你让我看到你的脸,难道不怕我活着离开后告发你吗?”顾夭有气无力地问他,从这个男人行为看来,他当初挟持她,可不是只把她当做帮他们逃走的人质那么简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