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危机

空中危机
  • 主演:朱迪·福斯特,彼得·萨斯加德,肖恩·宾,凯特·宾汉,玛莲娜·劳斯顿
  • 导演:罗伯特·斯文克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德
  • 年份:2005
凯尔·普拉特(茱迪·福斯特饰)的丈夫坠楼身亡,满心创痛的她只想尽快带着6岁的女儿赶回温暖的家,登上从柏林飞往纽约的飞机。然而飞机起飞后女儿不翼而飞。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她的女儿没有登机,所有的人都怀疑凯尔的神经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深信不疑自己的女儿就在这架飞机上,并 且誓要把莫名失踪的女儿找回来。凯尔是飞机的设计者,对于飞机的每一个内部构造都了然于心,带领观众揭开飞机每一个构造的时候,也纷纷揭开了一个惊天的阴谋。最终飞机爆炸,紧急迫降。当被疏散的乘客和机组人员看见飞机上走下抱着女儿的凯尔时,对母亲的决心和信心涤荡起从心而起的尊敬。

空中危机第一集

胧璐璐会每天跟在他身后喊:“森迪哥哥,森迪哥哥抱抱,璐璐脚脚疼。”

森迪自己再累,也愿意背着胧璐璐走上十公里。

璐璐五岁那年,森迪给璐璐做了个水晶的皇冠给她戴头上道:“戴了我的皇冠就是我的人了,长大了以后嫁给我。”

璐璐点了点头:“好呀,嫁给森迪哥哥可以住在城堡里。”

森迪七岁生日,他爸S·B的老大夜帝给他送了一座城堡,在F国森林里的城堡,城堡里有一个美丽的大湖,湖里养着黑天鹅,璐璐特别喜欢,所以就惦记着嫁给森迪可以住城堡。

因为胧璐璐这一句话,七岁的小森迪把自己的城堡送给了璐璐做生日礼物。

胧璐璐把她最喜欢的蛋挞给森迪做了回礼。

一个城堡就换来一个蛋挞,但是森迪也被一群组织里的小孩子羡慕了好些年。

因为胧璐璐最喜欢蛋挞,从不给别人吃。

森迪问她为什么给他吃。

她说:“我最会做的就是吃的啦,嫁给森迪哥哥就只能给森迪哥哥做吃的,我要把世上最好吃的都给森迪哥哥吃。”

那时候的胧璐璐就是他的小尾巴,她真的乖巧听话到不行。

只要他说什么,胧璐璐都会说森迪哥哥说得对,也会按他说的是去做。

可是他不得不把这条尾巴切断了。

璐璐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不远处在青苔沼泽里挣扎的森迪:“森迪哥哥,你为什么要在泥里洗澡啊。”

森迪看向她道:“包里。

红瓶。

吃。”

璐璐高兴地道:“森迪哥哥,是不是包里有好吃的?”

她的鼻子已经摔得都出血了,但是璐璐一点也不在乎,她站起来两只脚都疼,她还像稻草人一样走路。

但她还是很听森迪的话,拿起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来一个红色的瓶子。

拿出来一颗彩色的糖放进嘴里,有些不悦地道:“不甜。”

当然不甜,因为根本就不是糖。

这一瓶东西是他让仙蒂给来的每一个人的,是组织里研究出来的解百毒的,尤其是森林里某些奇怪植物的那些毒,吃了能解决,不至于要了命。

胧璐璐跪坐在巨树根上,抱着红背包,吃完一颗觉得不好吃就将红瓶又扔进了包里。

回头看向森迪脑袋一阵晕,猛地就倒地了地上。

“璐璐!”

森迪惊慌地大喊,怎么吃了药会倒下?

他没看错啊,那小瓶里的药就是组织里面给的解药。

红色的小玻璃瓶,磨沙材质的。

就在森迪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胧璐璐又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回头看向他:“森迪?”

“嗯。”

胧璐璐瞪大了眼,看了看周围:“天啦,这里是什么地方,哇,好美啊。”

“不对,森迪你怎么……”

胧璐璐终于发现了森迪的不对劲,她想站起来,脚上传来剧烈的疼让她又“啪”地一下跪了下来。

“森迪你怎么会在他沼泽地里,我马上救你,你别担心……我肯定能救你。”

胧璐璐撑着巨树杆咬着牙忍着疼站了起来,疼得她额角都出了细汗。

空中危机

空中危机第二集

南宫灵萱理解杨逸风话中的含义,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战斗。

“师父,你说我们是不是招煞体质,怎么每走一个地方,就会有人看我们不顺眼,势必要置我们于死地?”南宫灵萱一直不明白。

“瞎说什么?要是真的论起缘由,那只能说是我太优秀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杨逸风倒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南宫灵萱笑了,“师父还真的是好不害臊,对自己评价倒是高嘛。”

“实话实说,再说难道事实不是这样?”杨逸风耸耸肩。

南宫灵萱又笑了,随后又说道:“希望能在神雀城,找到师父想要见的人,要不然一直再要奔波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杨逸风的眸光暗淡一些,抓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也希望如此。

…………

早上,叶紫潼正在一楼的大堂吃早餐。

忽然,这时候一个人影窜过来,拿起盘子里的包子,坐下吃了起来。

叶紫潼错愕的眼神望去,看到了诸葛玉函。

她满是无奈地说道:“我当是谁呢这么的自觉,原来是你的。”

诸葛玉函三两口吃下,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味道还行,但是比起我吃的差远了。”

“我又没让你吃,吃完了,还嫌弃不好吃。”叶紫潼冷眼看向了她,一副无奈的表情。

诸葛玉函笑了笑,“叶紫潼,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包子吗?至于这么的生气吗?你还真是小气。”

叶紫潼一把推开诸葛玉函,蔑视了她一眼,“你不在你的家里吃你的山珍海味,却在这里吃这些粗茶淡饭,你这到底是演哪一出?”

诸葛玉函轻轻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似乎是心有不快。

自从上次见到诸葛玉函,叶紫潼就觉得她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似乎是有什么心事。而现在看到她的表情之后,叶紫潼更加的确信她有心事。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除了唉声叹气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叶紫潼不解地问道。

一大早上就在她的面前这样,影响她的心情。

“没什么。”诸葛玉函不愿意多说什么。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吃我的一个包子。”叶紫潼感到十分的奇怪。

她现在对诸葛玉函还是提防,生怕她又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就像是之前诸葛玉函把她从妖精女王那里给救出来,却把她带入诸葛府邸,不准她出去。

后来在叶紫潼的威胁之下,她才不得不放了她。

“你最近忙吗?”诸葛玉函忽然问道。

“你想要做什么?”叶紫潼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警觉。

诸葛玉函看到她紧张的样子,连忙地安慰道:“叶紫潼,你不要紧张,我又不是坏人。”

“坏人从来都不会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叶紫潼没好气地说道。

“叶紫潼,之前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软禁你,但是后来我不是主动把你给放了吗?”诸葛玉函解释道。

她不傻知道叶紫潼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那是因为你不得不放了我,你是怕我杨大哥知道后报复你。”叶紫潼气哼哼地说道。

诸葛玉函消息灵通,对江湖上的事情多有耳闻。

从她得到的情报之中,杨逸风确实是有一定的实力。当初她也确实因为忌惮杨逸风,才释放的叶紫潼。本来她是想要让叶紫潼顶替自己应付陈奇玮之事。

但是现在陈奇玮自己退婚了,就算是没有杨逸风的因素,她也不会再那么做了。

“我现在就是想要知道当时你为何要软禁我?”叶紫潼气呼呼地问道。

诸葛玉函也知道想要和叶紫潼交朋友的话,必须要说实话。

于是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当初是为了让你代替我摆脱一个二百五的纠缠……”

“什么?要是我杨大哥知道你这么做的话,你全家都不够他灭的。”叶紫潼感到十分的诧异。

杨逸风这个人对待坏人向来不会手软。

诸葛玉函眉头紧锁,但是她不服气,她认为杨逸风根本做不到。

“你说他能给我们家造成很大的损失我还可以相信,但是我不相信以他一己之力能对抗我们诸葛家族。我们诸葛家族加上仆人之类的上上下下数千人。”诸葛玉函反驳道。

“多少人都没有用。你敢对我杨大哥的女人使坏,那是对他严重的羞辱。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都很疯狂。”叶紫潼强调道。

诸葛玉函轻轻地舒了口气,她还真的庆幸早点把叶紫潼放了及时打住那个荒唐的念头,不然的话里外不是人。把杨逸风和陈家都得罪了,那么他们诸葛家族真的也就没有活路了。

想到这里,诸葛玉函浑身冷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不过还好你识趣,及时地放了我,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叶紫潼笑着说道。

“我看你一直很相信杨逸风,难道他真的那么的厉害?”诸葛玉函对此是相当的怀疑。

她知道杨逸风厉害,但是能不能到叶紫潼说的那个程度,她肯定是不相信。

“那当然,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叶紫潼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傲娇的表情。

“你怎么确定他一定会来?”诸葛玉函不解地问道。

“你们神雀城的朱雀学院招收院长接班人,到处都有宣传。我杨大哥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好事的。”叶紫潼十分肯定地说道。

诸葛玉函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那也没用。院长接班人的位置肯定是陈家的。”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内定的?”叶紫潼有些不满。

对于否认杨逸风的人,她都是十分的讨厌。

“我不是怀疑他的能力。关键是仅靠陈家的功劳还有关系,他就不行。”诸葛玉函解释道。

“公告上说了,绝对公平公正,绝对不会搞幕后交易之类的。”叶紫潼相当的不服气。

“说是这样说,但是要是真的执行的话,不是那么容易的。”诸葛玉函皱眉看着她。

这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是叶紫潼这样的外人知晓的。

空中危机

空中危机第三集

“哥哥。”薛小苗有些担忧的看着沈逍,不知道哥哥这是又招惹了什么人。

沈逍轻轻揽着薛小苗的香肩,示意她不必担忧,冷视那个车队队长泽明。

“我好像并不认识你。”沈逍淡声说道。

“之前不认识没关系,现在认识也不晚。”泽明嘴角一撇,带起一丝轻蔑的笑意。

“这么跟你介绍一下吧,我是滕晓辉的表哥,他妈妈是我姑姑。听说你前几天用一辆迈腾跑赢了我表弟的法拉利,还让他吃了垃圾,我想跟你比试一场。”

沈逍这下明白了,原来是跟滕晓辉扯上了关系,怪不得前来找自己约战。

“这么说,你是来为你那废物表弟报仇的了?”沈逍面色带着一丝冷意,直觉告诉他,这几人来者不善。

“不不不,别误会。我只是单纯性的想跟你比试一场赛车而已,没其他意思。”泽明连连摆手,一脸的笑意没有任何改变。

沈逍轻哼一声,“那不好意思,我对你的约战不感兴趣。”

说完,沈逍带着薛小苗就要离开,根本不屑理睬对方。

后面几名小弟不耐烦了,朝着沈逍大吼道:“小子,你特么别不识抬举。我们明哥要跟你比试,那是看的起你。”

沈逍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冰寒的目光带着丝丝冷意,犹如万年冰窟,那人浑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内心“咯噔”一下,忍不住心惊,好凌冽冰寒的眼神,仿佛瞬间就能将人冰封起来一般,好可怕!

“沈逍,你还没有答应我的约战呢?”泽明在后面大喊一声。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对你的约战没兴趣。”沈逍拉着薛小苗自顾自的离开,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你会感兴趣的,本周末晚九点我在雁秋山等你。”泽明大喊一声,看着沈逍和薛小苗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弧度。

几个小弟凑上来,小声道:“明哥,那小子不识好歹,要不要叫人直接收拾他一顿算了。”

泽明摆摆手,不屑道:“收拾他还不简单,不过再收拾他之前,我更想好好玩死他。居然用一辆帕萨特就敢玩甩尾,难道不知道我才是雁秋山的飘移之王。”

“明哥,你太看得起他了,一个根本就不入流的家伙而已。”

“就是,我看他估计连车都不会开,还玩飘逸。”

“谁不知道,整个雁秋山一带,明哥才是真正的飘逸高手。”

几个小弟拼命的吹捧泽明,后者只是轻声一笑,抬手指了指沈逍身旁的薛小苗。

“这几天叫人盯紧了那个女孩,周末给我将她绑走,我不信沈逍不来雁秋山跟我一战。”

泽明冷笑一声,上了跑车,一溜烟消失无影。

吃完饭,薛小苗就回学校了,下午还要继续上课。沈逍也专门去了学校一趟,明天就要参加第一次模拟考,他要过来问一下自己在第几考场。

本来是打算晚上过来上个晚自习的,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但今晚上可能有暗杀组织的人偷袭凌家大院,他必须要亲自过去看着,以防不测。

没办法,只能现在过去找找纪老师问问。

纪老师办公室里没人,可能这个时候上课了。就在沈逍准备离开办公室,前去教室的时候,马聪聪恰好从外面回来了。

两人见面后都是微微一愣,沈逍没有搭理她,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也没有再打算深究。

可是马聪聪看到办公室没人,就她跟沈逍两人时,立即情绪激动起来。

自从上次见识到沈逍的威风,更是后来知道沈逍单手将滕晓辉从楼上扔到下面垃圾桶里,事后滕家人都没有找过沈逍麻烦,更加断定沈逍有不为人知的强硬背景实力。

今天可是个大好时机,她一定得把握住这个天赐良机,牢牢地魅惑住沈逍,再次将他从纪迎春手里夺走。

这样一来,上次受到的屈辱根本就不算什么,还是她马聪聪笑到了最后,压过纪迎春一头。

砰!

马聪聪进门的瞬间就随手将门关上了,带着一脸骚气的笑意,看向沈逍,用极具风骚的神情不断朝着沈逍示意。

轻柔开口,“沈逍,自从上次被你狠狠教训一顿后,我就对你念念不忘。梦里都是你的身影,哎,这让我也很是苦恼啊。”

“都是我之前分不清好坏,老是针对你,每每想起来,我这心都跟刀割一般的痛苦……”

说着,马聪聪真的从眼里挤出一地泪水,真是难为她这演技了。

沈逍内心轻蔑一笑,轻声道:“马老师,你想要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咱们本身之间也没有什么大仇恨。”

“对对对,沈逍你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觉得。其实,咱们之间真的没有那么大的矛盾,不可化解。”

马聪聪立即眼泪消失不见,一脸媚笑的走过来,“可毕竟我犯了错,如今想要弥补一下,沈逍你可要给老师一个机会啊。”

这时,马聪聪已经跟沈逍距离很近,两人之间也就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

“那马老师这是打算怎么弥补呢?”沈逍内心冷笑一声,倒是要看看马聪聪这是又要唱哪出。

马聪聪抬手轻轻摸在了沈逍的前胸位置,柔声道:“你想让人家怎么弥补,人家就怎么做,全听你的啦。”

沈逍一把抓起马聪聪抚摸他前胸的手,本想给她拿开。谁知道他这刚抓起马聪聪的手,后者居然很无耻的直接身体跌倒过来,一下子就扑倒在了沈逍怀里。

胸前一对火爆的丰满,恰好抵在沈逍胸前,感受到一股异常的柔软。

“讨厌啦,你可真粗鲁。不过,人家很喜欢你这粗鲁的样子,很男人啦。”马聪聪还恬不知耻的趴在沈逍怀里,说着极为肉麻的话。

沈逍都感到有些无语了,像马聪聪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这种风骚起来,一百个纪迎春也不是对手啊!

“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一时半会没有人会来打扰,你想对人家做点什么都可以。人家……人家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啦。”

马聪聪悄悄将嘴唇移到沈逍的耳边,轻轻含了一下,柔声吐气。

“纪老师会的人家都会,而且,纪老师做不出来的,我都能做的出来。”

最后马聪聪放出一大杀手锏,摆明了要开始从纪迎春手里抢走沈逍。

沈逍内心咒骂一句,尼玛个骚表子,这是将自己也当成滕晓辉那人渣了,以为这样就能魅惑住自己,再次上演一出抢闺蜜男友的事情。

既然你想要再来一出抢男友,那就趁机好好折磨一下你,让你“驴叫不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