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制裁

黑暗制裁
  • 主演:WinDeLugo,CHERYLTEXIERA,WilliamA.MajorsJr.
  • 导演:Juan Avilez
  • 地区:美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黑暗骑士,具有超凡能力的正义之士,这个神秘组织暗中执行正义,将法律无法伸张的恶徒就地正法,向街头犯罪宣战。   现代充满堕落、沈沦与腐败罪恶的城市,恐怖组织扬言释放致命的病毒毁灭人类,伊凡加入黑暗骑士组织,这才发现原来家族一直都是地下组织的领导人,而他的父母及组织里的其它组织成员遭受背叛,无一幸存,而人类最后的希望,就掌握在他手上…

黑暗制裁第一集

“不是我!”韩佳琳哭了起来,“真的不是我!”

白厉行可不是傻子,一针见血的说,“不是你?那你告诉我,你的助理为什么要害清月?她害了清月对她有什么好处?韩佳琳,你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就是!”助理这时候也顾不得别的了,她只知道,韩佳琳出卖她,想让她背锅,那绝对不能够!

得罪白厉行和慕清月,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是韩佳琳让我做的!”助理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声音骤然拔高了好几度,“是她说,只要我把那瓶矿泉水放到慕清月那些矿泉水里混着,只要慕清月下位,她就能上位,等她上位以后,她所有的广告代言还有拍的电视剧,电影,以后都给我分百分之十!”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说的就是助理这种人了。

韩佳琳见自己解释不过去了,哭得更大声了,“不是我,不是我,是曲梦影让我这么做的,她说我之前得罪了慕清月,你们就算现在没有换掉我的女三号,等到回国之后,一样会收拾我的。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辛辛苦苦了那么久,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我不想就这样被毁了!”

“所以,你觉得只要这部戏把清月拉下马,然后你顺理成章的当上女主角,就能替代清月?”

白厉行冷笑一声,“你想的可真天真!别说清月没事,就算清月出了事,这个女一号也轮不到你!”

“我知道,我现在知道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韩佳琳现在才算是悔不当初,才知道自己之前被曲梦影骗了。

想要害慕清月,哪有那么容易!

先不说韩馨蕴,叶晓彤还有白厉行跟慕清月形影不离,无从下手,就算他们都走了,被她找到空档,剧组这么多人,她也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怎么都会被发现的。

而且……就白厉行那个刑侦手段,想查出真相真的是分分钟的事,她又没有学过反侦察,是不可能做得毫无痕迹的。

“清月,清月……”韩佳琳跪着走到慕清月的脚前,然后抱住慕清月的腿嚎嚎大哭,“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可不可以饶了我这一次?”

慕清月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这人呐,在做坏事之前如果能好好想想做完坏事之后的结果,估计就不敢做了。

像韩佳琳这样的,明明智商不算太高,还偏偏要铤而走险,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饶了你没问题,但是韩佳琳,你觉得方导会饶了你吗?”

“方……方导?”韩佳琳一下傻了,这才想起来,方必民现在去医院了,她整个人都颓丧得没有一丝生气,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一下从慕清月的脚边跌倒在地上。

是啊……

现在躺在医院的是方必民。

就算慕清月原谅了她,那又有什么用?

方必民会饶了她?

白厉行摇摇头,是真不想看见韩佳琳这幅模样,他挥了挥手,让工作人员把韩佳琳送回酒店,然后软禁在酒店,不允许她离开。

等着人都散了,慕清月忽然叫住了亚瑟。

亚瑟站住脚,双手插进裤袋,吊儿郎当的笑着问,“还有事?”

“嗯!”慕清月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后,小声的问,“亚瑟,既然你知道那瓶水有问题,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方导喝下去?”

“我没有让他喝!”亚瑟像个无赖一样的笑了起来,“是他从我手上抢过去的,我已经阻止不了了。”

慕清月,“……”

这事,用这个解释,简直了!

好像谁看不出来似的,明明是方必民伸手的时候,亚瑟就没有躲,故意让方必民拿过去喝的。

慕清月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了。

这件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况且亚瑟也算是帮了慕清月,白厉行对亚瑟点点头,然后拉着慕清月就走。

“大白!”回到休息棚,慕清月噘着嘴抱怨的说,“你干嘛啊?干嘛不让我问清楚?”

白厉行拿了一瓶没开过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后,闻了一下里面的味道,然后他喝了一口才递给慕清月。

慕清月看他居然试毒,笑得合不拢嘴,“你干嘛啊!跟个太监似的,还给我试毒啊!”

白厉行皱眉,“你还笑得出来!刚才那瓶水要是你喝进去了,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你了!”

慕清月扁了扁嘴,“这不是没事嘛!”

忽然反应过来,白厉行把话题岔开了,慕清月揪着他问,“你刚才为什么要把我拉走啊!难道你就不好奇,亚瑟为什么让方导喝那瓶水?”

白厉行似乎很不想聊这个话题,但慕清月的性子他是了解的,不给一个让她满意的答复,她是不会罢休的。

说不定晚上在床上的时候,他奋力向前,她就能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来,“你说,亚瑟为什么要让方导喝那瓶水?”

要真是这样,多扫兴!

白厉行见慕清月不喝水,他从慕清月的手里抢过矿泉水瓶,然后拧开瓶盖,又喝了一口,嗓子润完了,才不紧不慢的说,“应该是亚瑟只看见韩佳琳的助理把那瓶水放在咱们这了,他猜到水有问题,但是又不能确认,就想找个小白鼠试验一下,看看那水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总不能他拿他自己试验吧?”

慕清月恍然大悟,“你是说方导就是那只试验的小白鼠?”

白厉行大尾巴狼的点点头,“嗯!应该是这样。”

慕清月瞬间脑补了一下,方必民变成一只小白鼠被亚瑟关在笼子里,然后时不时的往方导嘴里喂东西进去,可怜方导这只小白鼠什么都不知道,亚瑟喂什么,他就吃什么……

“哈哈哈哈……”

想到这,慕清月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她甚至忘了,就算方必民是亚瑟的小白鼠,那么亚瑟为什么不让她喝那瓶水?

这事本来就是白厉行忽悠慕清月的,慕清月没想到事情的关键,白厉行可早就想到了。

黑暗制裁

黑暗制裁第二集

第八百二十七章:唯独不会认错你

“是她,是她回来了。”男子激动的声音颤抖着,那种喜悦无处不在的充满了他的全身。

眼底充满了浓浓的思念,回忆着曾经的种种美好,思念如潮水般包围着他。

“哈哈”男子突然哽咽着仰天大笑。

她还是回来了!

“连城,你输了,在本君死的时候,就下了这个诅咒,只要她一回来,就是我魔域之城复苏之时。”男子在提到连城两个字时,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他身影极速一闪,消失在原地。

而另一边,大雨中,林云夕被飞身而起的幸绮一脚踢中胸口。

“噗!”林云夕口吐鲜血,身子重重的坐到地上,三千及腰的青丝,散落了一地,她整个人被大雨淋湿,羸弱而惹人怜爱。

“咳咳!”林云夕咳嗽了几声,血水混着雨水,滴在地上。

林云夕还没有反应过来,幸绮阴笑着走到林云夕的身边,一脚踩在林云夕受伤的胸口上。

她微微扬唇,声音恶毒无比,“云夕,我幸绮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的脚会踩在你高贵的身子上,你就不该回来,即使是回来了,你也不该来魔域之城,两百年前,你害得魔域之城还不够惨吗?”

“咳咳”林云夕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幸绮这一脚,若是在重一些,足以要了她的命。

六年来,还没有这样狼狈过。

这魔域之城的人真是厉害。

林云夕舒缓过气来,冷冷一笑,讥讽道:“你那低贱的脚,即使是踩在本君的胸口上,你也不能变得高贵。”

“你”幸绮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心底的怒气让她失去了理智。

“哈哈”幸绮仰天大笑,得意而张狂的笑声被雨水淹没。

笑声戛然而止,她低头看着林云夕,得意的冷笑:“云夕,求我呀,求我,我就放过你。”

林云夕桀骜一笑,虽无声,却更加张狂肆意,“我林云夕,这一辈子都没有求过人,你也不配!”

林云夕就是倔脾气,别人若是把她踩在脚底下,她便用说的,也能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下。

“云夕,去死!”幸绮怒的失去理智,抬起脚,正要一脚踢死林云夕,身子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去。

“啊!”幸绮一声惨叫,身子狠狠地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云夕侧耳倾听,这突如其来的灵力,很恐怖,却丝毫没有伤到她。

“吼!”一旁的银月用尾巴扶起林云夕。

林云夕的胸口,落下一个黑色的脚印。

即使雨很大,也未冲刷掉。

林云夕颤颤巍巍的靠在银月的身上,整个人羸弱得快要晕过去了,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湿发粘在脸上很难受。

魄担忧的问道:“夕夕,你没事吧?”

“有事,我快要死了!”林云夕说完,拿出一粒丹药吃下。

她筋脉之前就受损严重,今日和辛绮的战斗又元气大伤。

在面对魔域的人,她的修为真的很低。

而且,刚才那股强大的力量,来自何处?

黑袍男子,早已站在林云夕不远处,目光静静的痴迷的看着那张记忆中熟悉的面孔。

两百年了,他终于等到她回来了。

只是,比预想当中都要早。

他想过他们各种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有想过,会在这大雨倾盆的夜晚。

他急步走过去,一把将林云夕拥在怀里,语气中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夕夕,你终于回来了。”

感受到怀里的真实,男子激动的连声音都是哽咽着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林云夕更是蒙圈了。

这里的人,都认识她?

不对,都认识云夕。

男子紧紧的抱着林云夕,就像要把林云夕融入自己的身体里,她全身的味道,一直向着他的鼻腔之中钻着,越来越熟悉,熟悉的身躯,熟悉的问道,这就是他的夕夕。

他的夕夕终于回来了,他终于可以拥抱到她了。

林云夕被他勒得呼吸困难。

靠,这男人又是谁?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再这样下去,她的小命就呜呼了。

“放,放开我。”林云夕,胸口痛的厉害。

此刻被眼前这个充满野性的男子一抱,她感觉自己整个胸腔都碎了。

“不,我不放,夕夕,你不认识我了?”男子不但不放手,反而越抱越紧。

林云夕做梦都想不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比力气,对方一双铁臂,让她丝毫不能动弹。

“放,放开,你认错人了。”林云夕用尽全身力气来说这句的话。

银月也用自己的尾巴用力在击打在男子身上,男子就像没有感觉到痛一样,依然用力的抱紧林云夕。

丝毫舍不得放开林云夕,那倾盆大雨,都融不进两人之间。

“夕夕,就是你,本君怎么会认错你,本君能认错天下所有的女人,唯独不会认错你,你回来了,魔域之城因为你而得以复苏,又变回了之前的人间美景,只有你回来,这里才会变得这样美。”男子深情的诉说着。

林云夕有些神志不清,可是却还是能感觉到男子身上那种火辣辣的温度,吓得她有些承受不住,此刻明明是下着大雨,对方为什么会给她这样的感觉。

对方的话,她就隐隐约约听到一些。

这感觉有些熟悉,林云夕忍住要陷入的黑暗,不敢动弹。

她在心里呐喊道:“魄,救我,这男人的修为太高,力气太大,我要死了。”

林云夕从来没有此刻这样无助过。

然而,魄却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丝毫不回应林云夕。

林云夕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凉,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林云夕第一次,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害怕?

林云夕最终忍不住,意识渐渐涣散,人也陷入了黑暗里。

她若有力气,绝不可能这么坐以待毙的!

可是

“夕夕,你怎么不说话?”男子感觉林云夕的身子软绵绵的趴在自己怀里。

他快速地放开她一看,见她小脸毫无血色的,软绵绵的趴在他的怀里,似璧似玉的小脸上毫无血色。

黑暗制裁

黑暗制裁第三集

山岳王冢入口外,狼无情只身拦住萧千寒和云默尽的去路。

萧千寒抬头看了一眼,打算绕过狼无情。今时今日的狼无情,让她不想开口。

云默尽黑眸微凝,含着警告的目光扫过狼无情。

“不要忽视我善意的提醒。”狼无情没有伸手阻拦,只是语气有些阴森怪异,“我一个人站在这里并不是说我拦不住你们,而是我在给你们机会!别逼我动手抢!”

萧千寒忽然站住了,“多谢提醒。如果你确定你要的东西在我们身上,那就来抢吧。”

她很清楚狼无情在找魔之方,之前阻拦她和云默尽进入山岳王冢就是为了魔之方,现在又来阻拦他们离开!她很好奇,狼无情究竟是因何如此确定魔之方就在这里,就在他们身上?

不出意外的话,彻底破坏掉山岳王冢的人也是他吧。

“好,这是你们逼我的!”狼无情冷喝一声,随后激活了什么,一道巨大的阵禁出现。

随之出现的还有一股很悠远,深邃的气息!

萧千寒微微皱眉。这阵禁的级别很高,绝不是狼无情的水准能够布置的,只是激活了现成的阵禁!不过即便如此,她和云默尽想要从阵禁下离开也并不容易。

“这只是我的第一张底牌,如果你们不交出魔之方,我后面还会有很多张底牌,直到你们交出来为止。”狼无情说话时有一种俯视的感觉,并且很享受在这种感觉之中。

他也许不是云默尽的对手,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要畏惧云默尽,害怕云默尽!

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掌控云默尽的生死!

“你就那么确定那个所谓的魔之方在我们手里?”萧千寒反问。

这道阵禁并不能真正拦住她和云默尽,她要知道狼无情究竟能不能准确判断魔之方的位置!

“如果你还有多余心思的话,最好用来思考后路,而不是在这里套我的话!魔之方就在你们身上,这一点我很确定!”狼无情笃定的目光就好像两条冰冷的锁链,不会放过一丝一毫。

“你猜对了。”萧千寒干脆承认,“我们不光有魔之方,还带着离开了东力洲,并且没有发生任何异常情况!所以,魔之方应该不是你之前从我手中拿走的那个小方块吧。”

狼无情目光一沉,“你们离开过?去了哪里?”

“如果我不回答的话,你是不是也要动用你的底牌?”萧千寒冷笑。

狼无情的反应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有对魔之方的准确定位的话,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离开过!而且他们手里并非只有一块魔之方,而是两块!

“萧千寒,我说过如果我们在战场上相遇不会留手!”狼无情气息一沉,面前一次性出现了是个宝物,一字排开,“不要以为你们还能够安然离开,除非你们交出魔之方!”

看着那一字排开的宝物,萧千寒有种眼熟的感觉。

那个假狼无情就擅长使用宝物,以达到越阶的目的,真狼无情倒是把这一招给学来了!

“东力洲擅长的是兽魂,何时变的善使宝物了?”云默尽冷声开口,带着轻蔑和嘲笑。

不知为何,云默尽的话刺激到了狼无情,眼中寒光一闪,那十件宝物中的第一件直奔云默尽而来!

那是一张网,由远及近的速度很快,张开的速度更快!几乎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将云默尽罩在其中!

整个过程顺利的连狼无情都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他随即手中宝物连发,全都朝着云默尽而去!如此绝佳的机会,他不能放过!

无一例外,那些宝物都是困人的,而非杀人的。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杀了云默尽,萧千寒会跟自己拼命!而且只要困住云默尽,他就赢了!

虽然不知道云默尽为何没有躲过第一件宝物,但赢了就是赢了,没有人去管那些问题。

被好几样宝物所困,云默尽没有丝毫的紧张,只有黑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冰冷。

萧千寒就在旁边站着,丝毫不为云默尽的情况担心!

再严重的情况她也遇到过,而且不止一次,只是困住未免太小儿科了。

唰!

就在狼无情刚要开口要求萧千寒把魔之方交出来的时候,被宝物困住的云默尽忽然不见了!

瞬间之后,云默尽又出现在一旁,在那些宝物的外面!

苏家密境!他怎么忘了这一点!

等他发现不对劲,想要将那些宝物都收回来的时候,那些宝物已经被云默尽随手收入储物袋中,并且强行抹除了跟他的关系!

也就是说,只要云默尽认主,那些宝物就会变成云默尽的了。

“还有多少底牌,尽管用出来。”云默尽说着,眼睛却没有看狼无情,而是转回身将储物袋轻轻的递给萧千寒。

狼无情眼神冰冷,闭口不言。刚刚他如果没有仁慈的话,现在绝不会是这样局面!

剩下的几个宝物都是攻击型的,并不一定能够击中云默尽!

“没有了吗?那现在轮到我了。”云默尽周身的气息立刻变得冰冷,甚至是冰寒,背后漫天的小剑瞬间出现,所有剑尖全部指向狼无情。

萧千寒微微动了动眉心,没有开口去拦云默尽。

狼无情跟她有些交情,即便是狼无情变成现在的样子她没有想直接杀了!因为那些交情中有不少都是狼无情对她的帮助!

但是云默尽的出手,她同样没有理由阻拦。

凡是对她有过威胁的人,她都不会留下,更何况狼无情对云默尽也产生了威胁。

唰!

云默尽的小剑就好像追踪器了一样,狼无情知道不是云默尽的对手,第一时间就调转魂力躲避,但无论如何躲避也甩不掉那漫天的小剑!

“云默尽,我跟你拼了!”怒吼一声,他直接祭出一样防御性宝物将自己完全罩住,任由那些小剑击打。

“叮叮当当!”

那件宝物的确防御力非凡,云默尽的小剑不停落下,宝物不见丝毫损伤。

“云默尽,你这样会害了萧千寒!魔之方是不被允许带离东力洲范围的!”狼无情知道防御宝物并不能保住自己的命,因为云默尽还有威力更强的招式。所以,他扔下这句话之后直接在脚下布置了一个传送阵,然后站上去仓皇逃跑,甚至连这件防御宝物都不要了。

他准备的不可谓不充分,只是忘了苏家密境!

狼无情消失之后,云默尽似乎是顿了一瞬间之后才将那防御宝物破去,抹掉狼无情的印记,然后收好,转身走回萧千寒的身边。

“我们先去寻找山岳之力,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萧千寒清晰的看见云默尽刚刚的停顿。

她知道,那是云默尽把狼无情记住了。不是简单的记住,而是列入了必杀的名单。

她这么说没有跟狼无情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在她心里解救那些被精神之力完全控制的人,要比杀了狼无情重要的多!

“好。”云默尽点头答应。

其实寻找山岳之力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山岳之力,顾名思义,在崇山峻岭当中存在,只不过极为稀薄,想要让年轻男子体内的山岳之力恢复如初恐怕要吸收往整个一洲的山峰!前提是年轻男子不会因为出现在外界导致体内山岳之力的损耗!

所以当年轻男子体内的山岳之力恢复的时候,他们几乎把三洲都跑遍了,当然也将其余被精神之力控制的人基本都找到了,除了小部分已经身死的之外。

而这些山岳之力,只够驱除他们中三分之一人的精神之力。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