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迷踪

回溯迷踪
  • 主演:伊桑·霍克,艾玛·沃森,大卫·休里斯,戴文·博斯蒂克,戴尔·迪奇,艾伦·阿什莫,亚当·布切,大卫·丹席克,阿隆·艾布拉姆
  • 导演:亚历杭德罗·阿梅
  • 地区:西班牙,加拿大,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故事发生在1990年,美国一名汽车修理工约翰·格雷(大卫·丹席克 David Dencik 饰)因涉嫌猥亵自己的女儿安吉拉(艾玛·沃森 Emma Watson 饰)而遭到逮捕。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布鲁斯·肯纳(伊桑·霍克 Ethan Hawke 饰)对约翰展开问询,而在这一过程中约翰起先承认罪行,随后又突然失忆。为了应对这一突发状况,心理学教授肯尼斯·睿恩斯博士(大卫·休里斯 David Thewlis 饰)也介入调查之中。他们发现,约翰信奉崇拜魔鬼撒旦的黑宗教,甚至布鲁斯的搭档都有可能参与其中。布鲁斯和肯尼斯想方设法要打开嫌疑人和受害者的记忆闸门,让他们想起最不堪回首的一段往事   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回溯迷踪第一集

龙野看到王秀月不相信的眼神,便笑着:“不然我还要留下你吃饭啊?”

不过,他马上又有些无奈地说:“我倒是希望你留下,可是留得住你的人,却留不下你的心,不如放你走!”

“可是,吴婷会放我走么?”王秀月继续问。

“吴婷也不是非要斩草除根的人,多留一个美女在南江,万一哪天我色心病狂起来了,她不是又多出些麻烦!”龙野笑了笑。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妻管严啊!”

王秀月也被龙野逗笑了。

王秀月整理一下,便准备离开了。

“南江是你们的了,我走了,祝你们好运!”王秀月回头看了一眼龙野说。

“你去哪儿?方便透露一下不?”

“海外!”

王秀月看着远方。

“祝你顺风,如果哪一天想回来了,我随时欢迎!”龙野也站起来说。

王秀月没有再说话了,直接快步离开了。

龙野回去之后,也把情况给吴婷说了。

吴婷也陷入了沉思,“那认为最有可能散布气数玉的人到底是谁?”

“是拥有气数玉的人!”龙野肯定地说。

吴婷自然明白,其他人都以为气数玉在龙野身上,而真正拥有气数玉的人才知道气数玉不在龙野身上。

“那他会有什么目的呢?”

“搅局,趁乱摸鱼!”

“那你最怀疑哪一家?”

“陈家和何家,都有可能!”

龙野说出了他的判断。

“为何不提严家呢?”吴婷问。

“因为严家是受庞家控制的,我相信庞冰蝶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人,这次她大张旗鼓地来南江,如果发现是严家在忽悠她,那么严家会死得很惨!”

“哟,你倒很相信庞家大小姐啊!”

吴婷见龙野这么相信庞冰蝶,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谁叫你不让我深入了解一下,我只有把精力拿来了解其他人了啊!”龙野坏笑道。

“哼,还没找你算账的,听说你和王秀月呆在一家小宾馆里面呆了很久,你们一起做了些什么啊?”

吴婷走近龙野,一只手压在龙野肩膀上面。

龙野顿时觉得肩膀上面千斤重担压在上面。

“你认为我还能做什么啊?”龙野苦着脸说。

“一男一女,能做些什么呢?”吴婷偏头说。

“要把她化敌为友啊!”

“那你如何化的?化在床上去啊?”

“你想哪儿去了,我们是很正经的畅谈了人生和理想,我保证没有跟她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你刚才不是说你能做的都做了么?没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那是说你不行了?”吴婷思考了起来。

“小姐姐,你别那么坑我好么?”龙野苦着脸讨好地说。

“哼,坑你?你和王秀月独处那么久,要么是你不行,要么就是你说谎!你选择!”

吴婷顿时叉腰要进行逼供了。

“你能挑点好的让我选么?”

“你还想挑什么好的?”

“比如你让我挑选我当阿Q还是当诗人。”

“这有区别么?”

吴婷一时没明白过来他怎么会绕了这么大个圈子。

“当然有区别啊,阿Q就只会说我要和你一起困觉,多直白啊,没半点情趣。

如果当诗人的话,我就说想和你一起起床,醒来第一眼便看到你清秀的脸庞,你看这多有诗情画意!”

“所以,你是哪一种人呢?”吴婷好奇地问。

“我是第三种人,我就选择沉默!”龙野坏笑了一把。

“哟,怎么变得这么老实了,你会变沉默?”

“当然了,直接开一辆豪车,停在路边,上面放一瓶水,什么话都不用说,如果有人中意了,拿了我的水便成了!喝我水,便是和我睡!”龙野邪恶地一笑。

“你找死!我打死你,再把你扔车上去!谁要谁拿去!”

吴婷说罢便冲上前去冲龙野一顿暴打。

闹够了之后,龙野便拉着吴婷坐下说:“最近盯紧一点陈家和何家,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动静。”

“陈家我一直叫人盯着的。只是何家,我最不愿意的便是和大哥冲突。”吴婷皱眉说。

“何宏宇在钱良哲来的时候便出卖了你,你还顾及他?”龙野有些不快地说。

“或许是吧,当年那四家背叛父亲时,我差一点都自杀了,是他救了我,说服我活下去才有机会报仇,后来他确实也是一直在照顾我。”

“但是我却不喜欢这家伙,立场不坚定!”

“正因为他实力不济,所以才会在压力面前选择明哲保身,这反而说明了他不会在这儿搅浑水。”

龙野听后,也想了一下说:“你说的确实也在理,虽然何宏宇人品有些问题,可他确实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但是我还对他还有些所怀疑的。”

“反正我认为陈家的问题可能性要大一些!”吴婷坚持她的看法。

“陈家什么问题?”“陈家先是背叛了我爸爸,投靠了张家,结果现在陈家又背叛了张家投靠过来了。这种反复无常的人,不值得信任!况且陈鹏云的手还是张妙然接好的,居然也敢背叛张家

!太没良知了!”吴婷说出了她的怀疑。

龙野听后,他觉得也有些道理,不过,吴婷的语气倒还在为张妙然不值,这便难得了。

“你不是不喜欢张妙然么?”龙野问。

“她就成天想着把你打来吃了,我喜欢她才怪,我都还没玩够,她就想来玩?没门!”吴婷生气地说。

在她眼中,龙野顿时成为了一个玩物了。

“哦。小姐姐,你玩过我么?怎么说得我像个鸭子一般呢?”龙野有些委屈地说。

“你不是自己说的男人要像鸭子一样么,要把野食吃饱了才回家?”吴婷不服气地说。

随后,她一捏龙野的腰板,龙野没避开,直接痛叫了起来。

吴婷则笑着说:“你看,你可以玩的地方多着呢,思维和眼光要放开阔一点!”

“行了,小姐姐,说正事呢,别把我当玩物好不好?你再捏得几下便影响肾功能了!”龙野捂着自己的腰板说。

这时,有人进来了:“吴总,不好了,陈家被灭了!”

“什么?谁可以动陈家?”吴婷惊讶地问。

“严家!准确点说,是我们低估了庞冰蝶!”龙野叹息一声。他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在南江能够灭掉陈家的人,除了龙野和吴婷,便只有庞冰蝶!

回溯迷踪

回溯迷踪第二集

唐夏天清澈大眼猛地睁开,在他的大手伸向她衬衣领口的时候,她略微慌乱的抓住他的手。

意识到声音有些喘,她压低羞耻的声音小声道,

“雷亦城,有人来了……”

雷亦城不知厌倦的吻着她,虽然放缓了吻的力度,但依旧没有离开她。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阿中恭敬的声音,

“总裁,您在里面吗?如果不出声的话,我现在就送进去了!”

听到阿中先生的话,唐夏天吓得不轻。

她衣衫半褪和雷亦城抱在一起躺在沙发上,如果被人撞见真是太羞耻了。

想到这,她紧张的别过脸,压低声音慌张道,

“阿中知道门密码?”

雷亦城深情的吻着她的耳朵,声音低沉,

“我的手下怎会不知道?”

他一点不着急,似乎根本不怕别人撞见他和她暧昧。

实际上,他就是咬定她脸皮薄,看中她会紧张。

而他,该死的喜欢她紧张时候脸颊羞红的样子,会让他很喜欢。

听到这话,唐夏天心底猛地咯噔,吓得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她面红耳赤的眨巴着大眼。

唐夏天双手紧张的抵在他胸膛,声音恳求道,

“你能不能帮我去拿衣服?”

如果不阻止他,她真怕被阿中先生看到他们这尴尬的一幕。

那真是太……

简直不敢想象。

所以,唐夏天哪怕是不想求饶,现在也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身上的男人恳求着。

雷亦城从她怀里抬起头来,眼眸里欲、求不满的盯着她,

“我还没吻够。”

像是个吃不饱的小孩,他眼底都是耍赖的调皮意味。

唐夏天脸颊发烫的别过脸,

“你……那也要等回去之后。”

“回去之后如何?”

他低笑,故意逗她。

唐夏天听到他的话,着急的睁大眼,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瞪向他,

“雷亦城,你不要太过分了。”

她有些恼,又有些无语,同时还夹杂着焦急的语气,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娇嗔。

雷亦城很喜欢她示弱的样子,也很喜欢她生气的样子,总觉得像是被惹毛的小猫,可爱极了。

雷亦城听到她的话,眸色带笑的低声道,

“那是不是得奖励一下?”

话音刚落,他迅速俯下身,不客气的吻向她的锁骨,深深的一吻,在她的锁骨上留下印记后还不忘惩罚性的一咬。

唐夏天忍不住疼的闷哼一声。

虽然不是很痛,但至少还是有些疼。

她忍不住哼了一声,但怕被人听到,微咬着牙忍住了。

只是攀着雷亦城肩膀的手抓紧了他几分。

雷亦城很快松口后,她也虚脱的松开手。

他高大的身影一离开,她衣衫半掩的样子极致魅惑,很诱人。

这个时候,门上似乎听到密码锁的声音。

唐夏天连忙坐了起来,紧张的扯过滑落肩头的衬衣裹紧身体,她一坐起来,下面的风光若隐若现,更加迷人。

雷亦城眸色微凉扫向门口,“不许进!”

话音刚落,门刚巧开了。

阿中听到吩咐立马识趣的止住脚,手都不敢推开门。

雷亦城迅速抄过沙发上的外套裹在唐夏天的膝盖上,遮住了她若隐若现的美色。

回溯迷踪

回溯迷踪第三集

穆凌落眸子转了转,望向穆婵娟,“所以大姐是想劝我把剩下的钱都给了奶奶吗,免得徒生事端是么?”

穆婵娟闻言一愣,她蹙了蹙眉头,垂着头想了想,“可是,若是不这样,奶奶肯定又会骂咱们了,咱们估计又没办法过安生日子了……唉!”

穆凌落闻言,扬了扬秀气的眉,“莫非大姐以为咱们把钱交出去,就万事大吉么?奶奶可就会说咱们吃着家里头的,还想着攒钱,只会是更难听的话。大姐也甘心就这样被压迫一辈子,然后以后随便被大伯娘或者奶奶说一门亲事,收了聘礼钱打发了吗?”

穆婵娟当然不甘愿,她性子里其实也有着点点叛逆之心,但她被压迫惯了,往日也就只敢跟宋烟说一说,哪里敢真去反抗权威的穆刘氏和李凤。

她为难地垂下头,“我知道,但咱们爹爹不在了,良儿又还小,咱们二房没有个顶梁柱,难免就要吃些委屈。”这些都是宋烟劝她的话,此时被她拿来劝穆凌落了。

穆凌落嗤笑,“大姐,咱们虽然是女孩子,但没有说女子不能成为顶梁柱的。你且放心,明天的事,我来应付就是,大伯娘再如何,难道还真能打死了我不成?以后咱们家里有我,我自然会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的。大姐,我肚子有些疼,先去趟茅房,估计要一会,你们先睡吧。对了,你吃完糖记得漱口,督促着良儿也要漱口,免得吃糖,坏了牙齿。”

穆凌落穿好鞋子,就披着衣服往外走。她知道这意识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过来的,如今也只能慢慢来了。

穆婵娟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雪白麦芽糖,怔怔地发呆。

她以往何尝不愤怒不伤心不难过,也想过反抗,可是得到的只是奶奶的棍棒教训,连带着还连累了她娘,所以她明明恨得她们要死,却也只能咬牙忍受着,闷头干活,只盼着嫁人就熬出头了。

穆凌落这番话在她看来,就像是曾经想不透的她。

她叹了声气,把那块麦芽糖给含入了嘴里,甜蜜的滋味让她鼻头有些发酸。

自从爹爹死后,她再也没过上好日子了,别说是吃糖这种奢侈品了,就连吃饱肚子都成了奢望。

穆凌落出了门,拐到茅房处,扑面而来的臭味让她蹙起了眉头。

要说穆凌落最不满的莫过于这古代的茅房,就是两块板子搭成的,极为简陋,她每次都担心自己会掉下去,而且用的还是秸秆来清理。

穆凌落见左右无人,再不敢忍受,立刻就进了空间里。

空间里和上次一样,依旧温暖如春,小溪边的地上都是满满的河蚌,堆得像个小山一样高,其中都是大的,有些则是小的。

穆凌落喜滋滋地奔过去,上次放进去的小蚌也比原来大了一圈,她先把上次放进去的蚌掏出来看了看,只掏出了六颗珍珠,而且之前放进去的河蚌都不产珍珠了。

穆凌落把六颗珍珠用小荷包装起来,蹙了蹙眉,暗道:“莫不是因为里面没有砂砾,所以它们就不产珍珠了?我且试试看吧。”

穆凌落于是专门已经取过珍珠的河蚌挑出来放在最下游,以宝石堆砌的小角落里,又取了些溪边的小沙石撒进去几颗,这才去把其他那些河蚌都给放进小溪边。

这次穆凌落把小的放在一起,大的放在一起,都以小溪底的宝石堆砌隔开,好在小溪虽然有一定深度,但她却触手可及。

等把所有的河蚌都给安排好,穆凌落才松了口气,她发现小河蚌似乎都增多了。

“空间里时间虽然过得比外面快,但却不知道具体快多少,我且只能先看看,河蚌产珍珠的周期,不然不好跟珍品记确定交易时间。”

穆凌落这般想着,眼角突然扫过地上那抹绿色,这才想起那蒲公英和金银花小苗来。

她那块田地里刨了个坑来,才小心地把两株根还带着泥的植物种进去,但想起浇水,她望了眼那竹屋子,上次她都没来得及进去。

她拍了拍手,干脆利落地就往那竹屋子走去,种在竹屋附近的竹子都苍翠有劲,绿意盎然。

石桌上放着她上次采购买来的东西,穆凌落越过石桌直接进了屋子,屋子里很平凡,正中间放着一张八仙桌,上面搁着一套茶具,摊着一本书,就像是主人闲适时翻开丢至一边的,但屋子里却一人都没。

穆凌落奇怪地往里走,这正厅分成左右两边,她先往左边走去,那是一间厨房,里面摆放着一应俱全的厨具,厨房出来的地方则摆着一些农用工具。

穆凌落先挑了一个瓢就直接出来了,她往右边看了看,似是间卧室,里面纱幔微微飘荡,她不由一惊。

她慢慢往里走,握紧手里的瓢,扬声道:“请问,里面有人吗?晚辈无意惊扰,还请见谅。”

里面一丝声音也无,待得她走进来,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雕花牙床,上面垂着价值不菲的纱幔帐子,床边摆着一张美人榻,上面搁着几本书,另外一边则放着一张梳张台,这里的一切都显示着,这个地方曾经的主人是个女子。

穆凌落仔细看了遍,这次她是真确定了,这空间里是真的没有其他人,或许这个人曾经也如她一般拥有这个空间,只是现在经过这么多年,她很可能是仙逝了,这空间也就在这块黑玉里流传着,直到她误打误撞契约了它。

想明白这点,穆凌落就退了出来,去小溪边舀了溪水浇灌了金银花和蒲公英幼苗,就见它们顿时都朝气蓬勃地抖着枝蔓,精神奕奕起来。

穆凌落摸了摸它们的青翠的枝叶,笑道:“快点儿长大吧!”

穆凌落又取出了那两袋子葡萄种子和凤梨种子,她选了两颗浸泡了下溪泉水,也在开垦好的土地里种下。

这些种子太贵,她也就只能先实验着,看能否成功种出来。

穆凌落又把石桌上的东西都纷纷搬回了竹屋里,也把钱放好,等做完这些事情后,她才洗干净手,又喝了几口溪泉水解渴,见耽搁时间很久了,她才匆匆忙忙地出了空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