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之岛

欲之岛
  • 主演:罗静静,施伟
  • 导演:郑勇刚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一个少女去泸沽湖旅游,这里是一个保留母系氏族风俗的地方,荡漾的湖水,激情的摩梭人,释放各种压力的游客,让这里充满了远离都市的原始欲望。一个早上,少女坐了一条船,去到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岛上,无意中来到一个小寺庙,看到了一个少年僧人在赤身修炼,春心欲动,之后三次到岛上偷 窥少年僧人。

欲之岛第一集

“主人.......”

卜识命低语,内心只感觉震撼至极!

眼前刚才那小丫头所化魔龙,之所以能吞得了太墟中的域眼,不是靠着魔龙血脉,也不是靠着自己感知出来的浑天之力,而是靠着初代道主大人他主人的真血!

那!

初代道主大人的主人!

曾经巅峰之境得有多强横!

所以无上之境这一层次也有天渊之别吗!

“嗖!”

吞了浮屠血眼,魔龙化作一道幽芒,没入了陈正眉心中。

“幽儿也先回了。”

幽儿微微一拜,也化作幽芒回了陈正元神中。

“......”

卜识命张了张口,这一刻想说点东西,可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轰隆!

也就在这一刻!

有一股震荡之力一下肆虐而过!

“嗯?”

卜识命面色一变,施了一道仙法,三人瞬间传送出了地下神秘空间,传送到了吴钩仙城外一座上头上!卜识命盯住了北方,此刻北方天穹,有两股力量交织,犹如两尊顶天立地的巨人缠斗在一起!

“浮屠大域北方是神魔大域,也就是第十大域,这好像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现世了......嗯?等等!那是何物!”

卜识命感知了一下,压低声音说着,突然神色一变,满是惊诧!

他双瞳之中!

映照出一道浩大神碑虚影!

“这是纪元神碑,第十纪元的纪元神碑,第十纪元最开始到底叫什么,世人好像都忘了,现在世人只知道,或者说太墟中的生灵只知道,第十纪元叫做神魔纪元。”

天盘道人轻声道。

“纪元神碑,主动现世,倒是少见。”

陈正看着北方天穹那交织的两股力量,看着那现世的神碑虚影,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其中恐怕有诈......神魔大域有些特殊......我们浮屠大域虽然争斗不少,可与神魔大域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神魔大域中,有好几大神朝魔庭,几乎每日都在征战......而根据我们圣子道收集到的情报,那几大神朝魔庭,甚至神魔大域中所有道统,其实都是两个神秘种族族的博弈,都是棋子。那两个神秘种族,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们圣子道也专门去探查过,可一直没查出来。不知道为何,今日这第十纪元神碑突然现世,我......我感觉可能是故意想引陈祖过去。”

卜识命望着陈正压低了声音道。

“纪元神碑对现在的我来说,其实也没大用,也不需要纪元神碑来解开枷锁。不过纪元神碑与劫主、圣皇一样,都牵扯到一个地方,既然第十纪元的纪元神碑现世了,那我就去神魔大域逛逛。”

陈正笑了笑。

“这......”

卜识命露出思索之色,有些犹豫不决。他们圣子道,百年前有一尊长老,可以说是当时圣子道第一人,可那位长老去了神魔大域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百年前的太墟还是霸主时代,那位长老在百年前就已经是七环霸主,相当于如今无上时代无上榜上前十五的无上生灵。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卜识命才犹豫不决。

“陈祖已经掌握了《无》之下篇,再无禁忌,掌控神魔大域的两大神秘种族,哪怕是宇外来人,只要在鸿蒙宇宙内,也对陈祖没任何威胁,你与我跟随陈祖去神魔大域开开眼界也好。”

这时天盘道人一笑。

“那......好!”

卜识命重重点头。

片刻之后。

仙光一闪。

三人越过两域之间的界山。

踏入了神魔大域地界。

“吼!”

“轰隆!”

“轰隆!”

果然!

这一大域和卜识命说的一样!

征战不休!

杀戮不止!

血腥戾气犹如沸腾!

三人刚越过界山,天上地下就有生灵杀来,一个个狰狞疯狂,仿佛是被杀戮与混乱之力支配!

“太墟......自古以来被称作战场,各个时代存活下来的生灵都聚集在太墟中,各族各大道统征战不休,可真正意义上的战场,应该是第十大域与第二大域,其余大域其实相对都有所克制。这神魔大域内的生灵,几乎全都流淌着神魔之血,不管是神之血还是魔之血,或是神魔混血,杀戮道就是这一大域中最至高无上的道。除去顶尖层次的生灵,这一大域的生灵战力比其它大域的生灵要高出不少。”

卜识命眉头一皱,抬手将那些扑来的生灵抹杀。

只是!

虽然抹杀了扑来的生灵!

可瞬间又有一批生灵扑来!

仿佛!

这些生灵根本不怕他这个无上生灵!

“这些家伙......受杀戮之力影响,根本不知道怕是什么东西,除非屠尽这一片地界,否则就会像蝗虫一样扑来。”

卜识命眉头再次一皱,又抬手将扑来的生灵抹去!

只是!

正如他所说!

这一大域生灵根本不怕!

瞬间天上地下又有密密麻麻生灵狰狞扑来!

哗!

卜识命要第三次出手,只见白光一闪,三人突然一下就传送!

嗯?

这?

这是什么层次的时空大道?

卜识命一惊!

当看清楚了前方!

当看见了前方那密密麻麻的神魔猛地转过头来!

特别是感知到其中数道目光时!

他头皮也有些发麻!

无上之境!

这密密麻麻的神魔之中有不下三尊无上之境的生灵!

如果是一尊!

那自己能对付!

可三尊以上!

自己对付不了!

“应该是了。”

天盘道人扫过那几尊无上之境的神魔,眉头微微一皱低语一声,似乎确认了一些东西。

“吼!”

“杀!”

“给老子滚下去,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抢纪元神碑!”

“吼!”

这时!

前方那座暗沉巨山上方!

那两股交织缠绕犹神魔之力中!

突然传来了怒吼!

轰!

下一刻!

只见两道身影现身!

一身着魔甲的男子将一身着神甲的男子肉身生生捏爆!

唰!

下方!

暗沉巨山周围!

神也好魔也罢目光从陈正三个外人身上移开,再一次盯向了天上,当看见神甲男子元神浮现,缓缓从天上落下来时,暗沉巨山周围的魔发出了震天呼喊!

仿佛!

这些神与魔是在约战!

定下了一个规矩!

来争夺现世的纪元神碑!

欲之岛

欲之岛第二集

她猛地睁开眼,对上傅池渊满是笑意的双眼。

怒了。

狠狠地瞪着他,在他的舌头跑过来的时候张嘴就咬。傅池渊像早就察觉到她的意图,快速退出,顾心柠的牙齿咬了个空。

牙龈一阵酸痛,得不偿失。

傅池渊轻笑,用拇指压着顾心柠的唇瓣,威胁她:“再咬的话,我可不保证待会儿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别吻我,我就不咬你。”

“那可不行。”

傅池渊笑着说,然后又低头吻了上去。顾心柠嘴上说的厉害,可到底还是没敢再咬。乖乖的任由傅池渊压着,吻到整个人都迷糊了。

“睡吧。”

听到傅池渊的话,顾心柠震惊的看着他。

“小叔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她还以为这男人肯定会趁机做点什么,可他居然温柔的让她睡觉,一点要做什么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你很失望吗?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很乐意满足你。”

“不想。”

顾心柠吓得立刻闭上眼。

她原本只是为了躲避,没想到竟然没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

傅池渊坐在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眼神晦涩不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心柠的手机屏幕亮了。之前为了不打扰她休息,傅池渊直接给关了静音。

他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着傅景寒三个字。

第一个电话没人接听自动挂断,傅景寒又打来。反反复复,没有人接,他也一直打。到最后,顾心柠的手机没电,这才安静下来。

傅池渊微微勾着唇角,眼里满是嘲讽。

“该死!”

听着电话里提醒的已关机的声音,傅景寒阴沉着脸骂了声,恼怒的摔了电话。

顾心蕊刚好端着咖啡出来,被吓了一跳。

眼底覆盖着阴霾。

在傅景寒看过去的时候立刻藏起来,露出温柔娇媚的笑,风姿绰约的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我泡了你最喜欢喝的咖啡,尝尝看。”

傅景寒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伸手去接。

顾心蕊也不生气,依旧笑的温柔。

“怎么了嘛,谁又惹你生气了?”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傅景寒语气冰冷的说,拿出一根烟点燃,靠着沙发眯眼抽了起来。

他不说话,顾心蕊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的坐在旁边。等过了会儿,见傅景寒的神色没有那么阴沉才敢靠过去。

柔软又丰满的上围若有似无的蹭着他,顾心蕊的声音愈发娇媚:“景寒,别生气了。我陪你玩儿,好不好?”

说完,她暗示性的又往傅景寒的身边凑了凑。

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傅景寒眯眼看着她,顾心蕊长的其实跟顾心柠有些像。尤其是此刻傅景寒看来,简直一模一样,仿佛他身边坐着的是乖巧可人的顾心柠。

几乎是瞬间,欲火在他的体内燃烧。

猛地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傅池渊拉过顾心蕊直接让她转过去压在沙发上。掀开她的裙子,毫不客气的扯下底裤,凶猛的闯了进去。

“啊!”

顾心蕊故意发出甜腻的声音,极尽所能的诱惑着傅景寒。

他咬着牙,眼睛里的欲望不断加深,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景寒,景寒……”

顾心蕊忘情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傅景寒却咬着牙,一言不发。

在所有快感集中在一处的好手,傅景寒仰头喊出一个名字。

“心柠!”

啪。

好像一巴掌重重扇在顾心蕊的脸上,她忘了假装,娇艳的脸瞬间扭曲。

傅景寒却像没察觉到自己喊错了人,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一边快意的继续动作,一边深情的喊着顾心柠的名字。

终于结束。

他冷漠的抽身离开,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顾心蕊趴在沙发上,恨得浑身颤抖。

御景园。

“顾心柠!”

傅景寒一到家就开始找顾心柠,把楼上楼下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他阴沉着脸又去了花园,当然也是没找到。

“该死!”

傅景寒转身离开,开车去顾氏集团。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顾氏大楼只有零星的几盏灯亮着,傅景寒没有工作证,被楼下的保安拦着。

本就阴沉的脸更难看了几分。

“眼瞎了吗?连我都不认识。”

傅景寒冷声说,一把推开拦住自己的保安就要往里闯。保安新来的,确实不认识傅景寒。只知道他没证,坚决不让进。

“滚!”

“抱歉先生,职责所在。您没有工作证,我真的不能让您进去。”

“妈的。”

傅景寒气的爆粗口,挥手给了保安一拳。

“信不信明天就让你滚蛋?”

其他保安见这边发生争执,忙跑过来,见是傅景寒,急忙拉住还想上前的保安,赔笑跟他道歉:“傅先生,抱歉,他是新来的,不认识您。”

傅景寒冷眼看着又过来的保安,没说话。

“傅少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心柠走了吗?”

“啊?您不知道吗?我们顾经理生病晕了过去,被送到医院了。”

“哪家医院?”

傅景寒厉声质问,眼底满是担忧和焦急。

“这……这我们也不知道啊。”

保安一脸为难的说。

傅景寒暴躁的骂了句,快步走回车里,给顾州城打电话。

“心柠不是说已经告诉你了吗?”

顾州城在电话里疑惑的问。

傅景寒眼神变得冷戾,知道是顾心柠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才骗的顾州城。他压着心底的怒火,说:“心柠是跟我说了,但是当时环境有些嘈杂,我听不太清楚。给她电话,手机又关机了。爸,您再跟我说一遍。”

顾州城也没怀疑,跟他说了医院跟病房号。

“爸您早点休息,我去医院照顾心柠。”

“行,路上小心点。”

挂了电话,傅景寒阴沉着脸一路狂飙赶往医院。

听到开门声,傅池渊站起来走过去把门打开。

“心……小叔?”

傅景寒以为开门的是顾心柠,所以看到傅池渊的时候直接愣住了。

他皱眉,问,心里带着疑惑和戒备。

从前鲜少回国的小叔,什么时候跟顾心柠关系这么好了?都这么晚了,竟然还在医院守着她。

难道他们之间……

想到这个可能,傅景寒握紧了双手,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傅池渊。

欲之岛

欲之岛第三集

郝燕森简直是秒回,可是莫筠问完后就后悔了啊。

都这么晚了,还让他过来,多辛苦啊。

还有就是,要是明天夏玉看到了郝燕森也在,她会怎么想?会认为他们半夜不睡觉,偷偷做了什么吧。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难道要反悔?

[太晚了,不如下次?]莫筠仍旧试探的问。

郝燕森这次没回答,莫筠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他的消息,她有些担忧了。难道生气了?

都说好了他要过来,她又反悔,他一定会郁闷吧。

莫筠还是决定发短信问一下,[你生气了吗,还是睡着了?]

[我在路上,很快就到。]郝燕森这次回复了她。

莫筠:“……”

原来之前他是故意不回复的啊。

好吧,来就来,反正她也睡不着…………

郝燕森来的很快,莫筠也一直在等他。听到楼下汽车引擎的声音,她立刻翻身下床,迅速下楼去给他开门。

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打开门的瞬间莫筠就感觉他一定是到了门外。

而果不然,她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他!

夜色下,高大的男人就这样站在门口,头发微微有点凌乱,身上也穿着居家的衣服,双眼漆黑炙热,比天边最深的黑夜还要深邃。

这样的他,瞬间让莫筠心跳加速。

也莫名有种偷~情的刺激感。

她仰头和他对视了两秒,然后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的紧紧抱住了对方。仿佛他们的相见,只为了这一刻毫无保留的深情相拥。

不过莫筠又很破坏气氛的笑了出来。

郝燕森放开她一些,好笑的问:“你笑什么?”

“感觉我们像是在偷~情……”莫筠直接好笑的说。

郝燕森勾唇,“嗯,的确有那个感觉。那么现在,我们不要吵醒任何人。”

“好。”

“我们去睡觉。”

“好。”

莫筠刚回答完,郝燕森就忽然把她横抱起来,抱着她直接朝楼上走去。

“门……”莫筠忙提醒他。

郝燕森转身只好先关了门,又继续抱着她上楼,进了她的卧室。

卧室里就开了一盏小小的壁灯,小平安在床上睡的很舒服。

郝燕森把莫筠放在他身边,接着他也躺下,睡在莫筠的身边,从后面抱着她。

莫筠看一眼睡在身边的孩子,转身靠在郝燕森的怀里,和他相视一笑,然后两人紧紧抱着对方,进入了睡梦中……

不知道是为什么,之前莫筠一直睡不着。现在郝燕森来了,她很快就沉沉睡去,一个梦都没有做。

这一晚莫筠睡的很舒服,也很香甜。

早上她睁开眼睛醒来,就对上小平安纯真的大眼睛。小家伙早就醒了,一直安静的没有吵醒莫筠,就这样趴在床上盯着她看。

莫筠醒来看到他,心情瞬间好好。

“宝宝,早上好!”莫筠顿时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小平安立刻开心的笑出来。

“妈妈,早上好。”他开心的跟着说,小胳膊也抱着莫筠的脖子,一个劲的往她的怀里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