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岛杀人事件

极乐岛杀人事件
  • 主演:朴海日,朴率美,朴元尚,李代延
  • 导演:金韩民
  • 地区:韩国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7
1986年,汉城亚运会期间,韩国举国上下沉浸在体育竞技的热闹氛围之中。但在位于韩国西南部的极乐岛上,却发生了惨绝人寰且扑朔迷离的连环杀人案。极乐岛位于大海中央,岛上只有17为居民,人们安居乐业,质朴风趣,尽职尽责的于成友大夫关爱大家的健康,是岛民们最为依赖的外来者。适逢70岁高龄的金哲英爷爷寿辰,岛民们聚在一起饮食歌舞,畅玩通宵。可就在次日清晨,两名电工遭人残忍杀害,岛上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们议论纷纷,相互猜忌。在此之后,残忍的凶手并未收手,而是展开新一轮的屠杀。   名为极乐的小岛,变成最为恐怖和血腥的人间地狱

极乐岛杀人事件第一集

第228章 亲自去找他

从蓝湛小畔回来,初念再次听到舒心提到薛霖墨的名字,她惊诧了一下,把剥好的橘子塞进嘴里,她淡淡的问,“他不是回去了吗?怎么了?”

“从蓝湛小畔后,他家好像就出事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说是他家的公司出了一点小状况,暂时恐怕不能来拍戏了,念念,会不会……”

“你想说什么?”初念淡淡的问道。

舒心在那边犹豫了良久道,“念念,你今天要不要来剧组,导演知道你的身体情况,他不敢打电话给你,就让我问问你。”

初念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半,想了想点点头道,“好,我一会就过去,跟导演说我马上到,你帮我准备好戏服。”

“你要来真的没问题吗?司总他愿意让你来吗?”舒心在那边担忧的问道。

初念哼了一声道,“为什么要得到他的同意,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做主,等着我。”说完,她挂断电话,想了想,拿起包包,跑到玄关处,换了鞋,转身就要走。

“太太,您要出去吗?”周婶像是看透了太太的小动作一般,从厨房里出来,对着她笑着问道。

她身体一抖的回头看着周婶尴尬的笑着道,“周婶,我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好了,之前只是太疲劳了,休息的够久了,剧组里打电话让我去拍戏,我也想尽快的去工作。”

“太太,您才刚好,按先生说的应该先在家好好休养,等身体真的没问题,在去剧组,先生真的很担心的您的身体。”周婶尽量劝着太太。

初念对于司景爵的约束已经烦死了,可是周婶不是别人,她也不好敷衍,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周婶,我保证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只是去拍戏,我保证,等我下班我就回家乖乖吃饭,好不好?周婶我一个人在家真的很无聊哎。”

“无聊的话可以去司氏找先生玩。”周婶笑了笑。

初念顿时蔫了,上前拽着我周婶的胳膊道,“周婶,好不好嘛,人家只是出去几个小时,我保证天黑之前就回来,好不好嘛?”

她把所有会撒娇卖萌的姿势都学了一遍,对着周婶眨眨眼,希望她能允许她出门。

周婶实在受不了太太的撒娇,把手上的汤碗放在她的面前道,“给,把这碗汤喝了,我就放太太出去。”

初念看了眼她,想也没想的就拿起碗,抬头呼噜呼噜喝完,放下碗,转身就走。

出了华公馆,初念一路向着剧组奔去,到了剧组,舒心上前看着她就道,“念念,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吗?”舒心还是不相信,初念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

“傻子,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说声傻话,安华导演在拍戏吗?进行的怎么样了?”初念看着里面的情景问道。

舒心点点头道,“我告诉导演你等会要过来了,因为马上有你打的戏份,你现在换上衣服,待会化妆,还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意思?”初念不解的看着舒心边穿衣服边问道。

舒心凑在她耳边道,“听说啊,因为薛霖墨的缺席,你要对着空气演了,就是所谓的抠图。”

“抠图?对着空气演?”初念不是第一次听说过这种演法,可是,轮到她的头上,她就瞬间呆了,虽然说这也是一种考验演技的时候,可是初念不喜欢这种演法,这种演过后,就算是在精修的抠图,观众的眼睛是雪亮,不管怎么看,都会是虚假的,没有一点的效果,这样的片子连她都不会多看一眼。

舒心也有些忧愁道,“你看看现在哪个电视剧不是抠图必死的结果?你才第一不戏就落到这个下场,怎么办?”

初念拍拍她的肩膀,让她不必担心,等安华导演出来的时候,见到她自然很高兴,“初念,你来了,身体怎么样?好不好?能不能演?”

“薛霖墨不来,跟男二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剩下都是跟男一薛霖墨的戏份,您想让我抠图对着空气演?”初念直接对着安华导演道,“您之前也是反对过这种现象,可是为什么现在……”

安华导演皱了皱眉的看着初念道,“我知道这很为难你这个新人了,可是我也是没办法,薛霖墨他家里的公司出了问题,必须要他亲自出面才行,戏不能耽误,只能抠图。”

“如果是抠图的话,那我不演了。”初念看着导演严肃的道,“导演您又不是不知道抠图的后果,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呢,要做就要做精品,这不是导演您在采访中说过的吗?”

没想到他会直接罢演,舒心跟安华导演都愣住,安华导演看着她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能让薛霖墨尽快的回来拍戏,那你就去问问他的公司出了什么事,给个期限这样我也会好安排,如果真的不行,那就只能抠图了。”

这就是还有希望了?

可是……让她去薛霖墨的公司,亲自找他?

舒心看着导演走了,看着初念发呆的的样子,她上前拽了拽她道,“你刚才说的话,不是真的吧,你别吓我,戏都快拍完了,你别跟导演呛行吗?”

“我跟他只是讲理而已,谁都想把戏做好,把这部电视剧做好,如果之前的辛苦都被抠图给破坏了,那我还辛苦什么?如果要抠图,我就不拍。”初念也有原则,替身她可以接受,可是抠图,她是真的接受不了。

舒心眨了眨眼道,“那你真的要去薛霖墨的公司?你知道薛氏集团在哪吗?如果你去了,要是让司总知道了怎么办?”

“我只是去问问他,这戏他到底要不要了,我不去问别的,问完了我就回来,你不准告诉那个人。”

她说的那个人自然指的是司景爵。

舒心翻了个白眼,这又是不会她能隐瞒的住的,整个云州的经济命脉都在司景爵的手上,她怎么瞒?

看着她脱下戏服走出去,舒心连忙追上去问,“你知道地址吗?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省的我也跟着担心。”

严肃的办公室内。

司景爵本就心情不好,司氏上下都弥漫着一股阴沉的气氛,一道信息的声音,司景爵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几行字,他眉头越皱越深。

太太去拍戏了!

太太在去薛霖墨公司的路上。

极乐岛杀人事件

极乐岛杀人事件第二集

坚决不理他。

“阮阮,你要不理我,我可就黏在你身边不走了啊!”薄承勋低声威胁着她道。

阮若水默默加快脚步,谁知道,她快他就快,她慢他就慢,气得她差点没两爪子抓在他脸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咬着牙问道。

薄承勋道:“我在哄你,你没发现吗?”

“呵呵!”

阮若水冷笑了两声。

“抱歉,我还真没发现,我数到三,你要再不从我身边消失,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请假离开学校?”

薄承勋一顿。

“你就不怕我被你们学校的女生抢走?”

“能被抢走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况,你以为只有你有桃花?”阮若水冲他轻蔑一笑。

薄承勋气得牙齿直痒痒,偏偏又拿她无可奈何。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阮若水不理他。

见越来越多的同学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薄承勋气不打一处出道:“看来你们一个个的都很精神,既然这样,不如你们把欠下的五圈一起跑了?”

听着他阴嗖嗖的声音,周围的同学顿时不敢再东张西望。

“跑这么慢,你们是在散步吗?”

“迈开双腿给我努力跑!”

……

他从她身边抛开,不停训斥着在前面的同学。

阮若水暗地里一阵好笑。

五圈后。

大部分同学都喘着粗气。

阮若水神情自若的站在他们中间活动着筋骨。

那一脸淡定样,真让人不敢相信她是刚跑完六圈的人。

乔俏双手撑在膝盖面前喘着粗气好奇的问道:“阮,阮阮,你,你这么一点都不喘?”

“可能是因为我平时经常锻炼的缘故,所以倒也没觉得六圈有多累,以后你跑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乔俏挥着手道:“我才不要,我最讨厌运动了!”

等他们喘得差不多了,薄承勋才开口道:“所有人原地解散,九点钟到这里集合,迟到一分钟罚跑五圈,对了,王伟和阮若水留下!”

班里的同学同情的看了眼王伟和阮若水,便一窝蜂的解散了。

他们这教官帅是帅,就是下手忒狠了些。

军训第一天还没开始。

他们就已经快废了,接下来的日子不敢想象啊!

“你们跟我来!”

薄承勋带着他们转身就走。

阮若水和王伟紧随其后。

路上。

王伟撞了下阮若水,小声的问道:“薄少给我们军训吗这事,你真不知道?”

“你看我像是知道的样子吗?”阮若水反问道。

见她声音里夹杂着怒火,王伟暗自替薄承勋捏了把汗。

他挣扎了下,犹豫片刻后,忍不住替薄承勋说话道:“那个,薄少应该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要不然,以他的身份,何至于跑到咱们学校来给咱们当教官,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

“闭嘴吧你,我还不知道你?”阮若水冲他翻了个白眼。

王伟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走在他们前面的薄承勋忽然转头看向他们。

“王伟,你先去吃早餐!”

“啊?哦!”

不等阮若水说话,王伟一溜烟的逃跑了。

极乐岛杀人事件

极乐岛杀人事件第三集

在这个吃人的世界里,处处都是坑子,一个不小心,不仅仅死在敌人手里,那天被身边的人给坑了都不知道。还好,到目前为主,林下帆还没有遇上出卖过他的人,也许是林下帆的天运太好了,遇上的都是好事,一路顺风顺水过来。

也许吧,跟林下帆这个小农民一起混的哥们,只要林下帆得到的东西,他们都有份。特别是现在,现在他们跟林下帆杀进这个无底深渊里,吃了大半吃神鹏鸟蛋,修为升一个境界再加上几重天。

现在借用林下帆两把神兵器,把这一只神禽身上的肉切下来,一块一块的,全都收间他们准备好的空间器里面去,包括它的羽毛都没有放过,因为羽毛这可以用来炼高级法器,怎么能错过呢。

不说别的羽毛,就它翅膀上在羽毛比仙器还要可怕,可以切断一切的东西,而且在空气中划过,还有强烈的地狱火元精,用来攻击那些邪修之士最好的武器了。

“这些血,我怎么觉得像火岩浆似的,比火岩浆还要热,怎么泡啊?”小胖子拿着法器在收集这个神禽的精血,发现它的精血比火岩浆还要热,装在法宝里,法宝都红通通的,就差点被烧穿说:“泡下去的话,不死也脱一身肉啊。”

“小胖子,这个合适你泡啊,我保证,你泡下去,身上的脂肪瘦起来!”王浩拿他身上脂肪开玩笑说。但心里即暗自想:“这东西,真不是人泡的啊,比泡雷池还要可怕,怎么泡?”

“队长,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是说真的,这只九头神禽,在火下面,吸收了许多至阳的火精,还炼化在自己的血液内,我敢说,它是想像凤凰那样,浴火修身。”小胖子一面苦笑地对自己的队长说,心里在想:“地球的人,怎么老是爱开玩笑的,难道不知道,有一些玩笑开不得吗?”

小胖子说得对,地球人就是喜欢开玩笑,有时候,开一个玩笑,还会玩出人命呢,所以说,笑死人不偿命啊。

话是这样说,但这个有一点小聪明的小胖子,收集这些比地精火还要可怕精血,心里只求自己这个神秘的老大拿出些仙液,混合在这些精血里,中和这些精血,不然的话,他们泡下去,只能剩下副骨头了。

“那个大蛋壳,是老大拿走了,还是刚才大战中,掉到岩浆里面去了?小胖子,你们看到吗?”王浩想到那个蛋壳不但庞大,而且它的质量比金刚石还要石,心里在想,如果林下帆不要的话,他拿回地球装修成房子住起来,这样子不用建什么房子,而且还有佣有一个十分特别真蛋房子。

你们想一下,蛋壳上面散发的是芳香之味,住进里面不用放什么香水,住长久还有身子健康呢。因为这个神蛋壳带有一种强大的灵力,可以滋养里面的生灵呢,可想而知,这个神蛋是多少神物了!

“这个我不知道啊,说不定真的掉到火岩浆里面去了,要不你潜到下面看看吧。”小胖子摇头说。

“应该不会,要是掉到火岩浆里面的话,它会浮起来的!”王浩想到里面蛋清和蛋黄都被自己老大清空,它的浮力比任何船都要浮力呢,心里在想:“难道老大收走了?”

“队长,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你不会叫我去问老大吧,打死我都不会去!”小胖子想到刚才那个小弟去借神兵器的,被林下帆拍飞一边去。

“你慌什么,我又没有叫你过去问,好了,大家快点干活吧,对了,用法宝通知七峰宗的弟子过来采集,你知道,这深渊这么大,这么深,这么多灵药,我们这一点人,采几个月都采不完。你现在让几万个人过来采摘吧,我想老大也是这样认为,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里采摘。”王浩想到自己老大啪啪完后,可能闭关一二天,开始下个禁地去,所以这里的灵药灵果,他们没有这么多时候留在这里采摘,因为他们要陪这个老大,护驾他。

“收到!”在旁边的彩儿听到王浩的话点头道。

远在这个无底深渊禁地不知几里的七峰宗主,在林下帆等人出发那一刻起,他和宗门下面长老,弟子们一直都在担心他们的安全。因为他们的安危,关系到整个宗门的命运,一旦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整个七峰宗被各个仇家给灭掉。

现在七峰宗主听到自己女儿传回来的消息,说他们在无底深渊禁地里面,灭了一只九头神鹏,发现无数灵药,顶级的灵果等等。重要的是,他们吃了这一只神鹏的蛋,一个个兄弟人的修为都达到长老般的力量,让宗主大拍腿叫好。

“去,去,快去,给本宗主招集一万个弟子,赶到无底深渊禁地那儿,你们的少宗主需要你们当苦工。”宗主接到彩儿的消息后,对下面的弟子们发起命令来。

不过他们想到去无底深渊禁地里当苦工时,动作一个个慢慢吞吞起来的,一副不愿意过去的样子。

“握草,你们这是什么样子的,我告诉你们,你们少宗主和师兄弟们,在那儿斩杀一头神禽,吃了它的蛋后,一个个修为升了一二个境界的,听传来的消息,好像还剩下许多,而且他们还在解剖那神禽身上的神肉,赶过去,说不定能吃到一点。还是你们想修法十年八年才升一二个境界的?如果不想把实力提升的话,就别过去吧,吗-的,一群猪。”宗主看到他们慢吞吞的样子骂起来。

“什么?真的,我去,我去,我现在就去……

他们听到宗主的话,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马上到七峰城那儿的传送阵去,一万多个弟子们涛涛不绝赶过去,一个个想争当要做苦工的样子。

“真不知你们的少宗主,什么人都招,招了一堆懒虫回来,如果不是要坐阵七峰宗,我早就赶过去了,还轮到他们么。”彩儿的父亲骂道。

“宗主,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只是他们这段时间里,都是没日没夜在做苦工,都累成一条狗的样子了,现在听到要到禁地做工,我想他们不太愿意过去吧。”站在宗主身后的长老道。

“哼,别替他们说话了,他们什么是什么货,难道我不清楚吗,这些家伙,没有几人的天资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