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1998

花木兰1998
  • 主演:温明娜,艾迪·墨菲,黄荣亮,哈维·费斯特恩,米盖尔·弗尔,吴汉章
  • 导演:巴里·库克,托尼·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8
花木兰是家中的长女,性格爽朗率真,父母极力想帮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可是多次努力未果。此时却收到了北方匈奴侵略的消息,朝廷召集各家各户的壮丁。木兰父亲也在名单之内,木兰不忍年迈残疾的父亲征战沙场,决定割掉长发,偷走父亲的盔甲,决定女扮男装代父从军。花家的祖先为了保护木兰,便派出了心地善良的木须从旁帮忙。从军的过程中,木兰凭着坚强意志,通过了一关又一关的艰苦训练,她的精神也感动了所有战友。就在战况告急的时候,她也被发现了女子的身份。她被遗留在雪地中,而最后也是她的及时出现,顺利协助大军击退了匈奴。

花木兰1998第一集

第948章前无古人

擂台上的尸体,是仇南之前一位追随者的。

追随者见大事不好,顾不得规矩,立刻冲上擂台,替仇南挡了一剑。

而仇南则趁机飞快逃到了擂台边缘,留下一句狠话后纵身跳下。

萧千寒当时已经将凤烈剑挥出,想要再杀仇南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想追上仇南却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凤烈剑脱手!

这一招她之前用过,而且跟仇南之间有些距离,想要躲避不难,结果仇南性命的话必须要靠凤烈剑自己!

这样一来,凤烈剑有剑灵的事情就会暴露出来!

到时虽然仇南杀了,但是会有更多的人盯上她,盯上凤烈剑!麻烦,会来的更早,更快!

与其这样,倒不如暂时放过仇南,至少也给自己留下一些时间!

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见萧千寒战胜了仇南,观众们一个个全都闭口不言了。他们没什么好说的,这是仇南自己跳下擂台认输的!

擂台下,文思是少数高兴的人之一,而是还是最高兴的!萧千寒竟然战胜了仇南,这简直太棒了!

擂台上,萧千寒不等管事者宣布自己胜利,就直接盘膝而坐,又服下了几枚丹药。

跟仇南一战,对于她的魂力消耗巨大,甚至中间有一次险些就魂力无以为继了!

幸好,下一位挑战者必须等半个时辰之后才可以挑战,给了她恢复的时间。

半个时辰之后,楚海登台。

排在他后面的那几个五阶巅峰的修炼者,也仍旧在等待。确切的说,他们是在等待挑战楚海,而非萧千寒。从他们在这里开始排队起,就是打的挑战楚海的目的。

不久之前,楚海跟他们一样,都是五阶巅峰,还会偶尔切磋。楚海的实力,他们清楚的很,不过是早突破了几日罢了。

早在楚海上台之前,萧千寒就已经停止了恢复。半个时辰的时间虽然不足以让她恢复至巅峰状态,但也恢复了七七八八。这样的速度对于很对修炼者来说,已经是极快了!

比如仇南,如果不服用四象丹之类的丹药,想要彻底恢复魂力,至少也要五六个时辰,而且还不算疗伤。

楚海在擂台上站定,直接对萧千寒道:“你尽管恢复,等你恢复完毕之后,我们再战。”

在他看来,萧千寒的实力已经比他低了两阶,不屑再趁人之危。

萧千寒也不客气,直接开始继续恢复魂力。

跟一个实力是气旋境六阶的人假客气,那才是真的傻!

对此,没有谁表示异议。人家擂台上的两个人都没说什么,自然也轮不到别人说。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左右,萧千寒再次睁眼。

此时的她,双目炯炯有神,魂力充足!她不仅已经完全恢复的魂力,连精神也随之恢复!

显然,她此时已经是颠峰势力了。

楚海见状稍有些意外,不过并未多想,“既然你已经恢复完毕,那我们就开始吧。”

“好。”萧千寒点头,然后很认真的摆出了架势。在这里对付六阶强者,跟在山中不同,她不得不有所顾忌。这也是为什么故意把姚家兄弟引入山中的原因。

索性她已经摸索出了同时使用两个气旋的办法,而且惊龙变在经书阁老者的指导之下,也有所精进。

对阵楚海,也许她不用动用所有底牌,也能够取胜!

当然,如果万不得已,她不会吝啬自己的底牌!因为至尊王者大赛,她必须参加!

……

一刻钟之后,比试结束。

留在上面的,仍旧是萧千寒。

刚刚那一场战斗,不可谓不激烈,不可谓不凶猛!

楚海虽然让萧千寒先恢复,但是并未轻视萧千寒,一上来就用出了全力。

萧千寒也同样如此。

在萧千寒险些用出盘古凶铃之时,才堪堪将楚海击败。而且,还只是招式上的击败。

那时,萧千寒魂力几乎耗尽,而气旋境六阶的楚海,尚有余力。

但败了就是败了,楚海承认的很干脆。

又是半个时辰的恢复时间,又是将魂力恢复了七七八八。

在楚海之后,不乏想要捡漏的人。那几个五阶巅峰的人后面,凭空又多出不少之前排队又离开的五阶强者。

在他们看来,五阶巅峰也未必就是不可战胜。

半个时辰一过,又一位挑战者登台。

这一次,并没有人给萧千寒留恢复的时间,而是立刻开始挑战。

萧千寒也浑然不惧,点头应允。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胜者仍旧是萧千寒,魂力也稍有剩余。

之后一连三人,皆是五阶巅峰的实力。萧千寒不但没有越打越没力,反而越战越勇,魂力也越战越充盈!

吓的后面几个想要捡漏的人纷纷逃窜。

在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萧千寒这边也已经无人敢出来挑战了。虽然没有提前多少,但却是真真正正的提前结束比赛!

要知道,别人都是气旋境六阶,七阶的实力,才得以如此,而她不过是气旋境四阶,而是还是初期!

这样的实力不但霸占了一个至尊王者大赛的名额,而且还提前结束了挑战赛,不得不说这是五号院史上的一个奇迹!前无古人!

二师姐沙雪凤,自始至终脸色都不太好看,就连东方浩林走的时候,她也只是点头说了几句话。

在她的心里,萧千寒从一个默默无闻,挥手便可除去的无名小卒,猛然变成了她的心腹大患!之前是她不屑动手,现在是她不能动手!

以她的实力,如果要亲手杀了萧千寒,并不是难事。但是,至尊王者大赛召开在即,萧千寒又是参赛的十人之一,如果这个时候死了,会很麻烦。

而且,萧千寒才来到五号院两个多月,可是刚刚几次恢复服下的丹药,绝对是两年都领不到的!这么多的修炼资源,究竟是从何得来?而且,就连文思的实力都在飙升,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消耗的丹药,即便是她,恐怕都要咂舌!

无论如何,既然五号院暂时无人能杀萧千寒,那就只有等到至尊王者大赛了!

到时,绝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她暗中咬牙,看了萧千寒一眼之后,才转身离去。

花木兰1998

花木兰1998第二集

这是万万不可的啊!

皇上现在连子嗣都还没有呢,皇室后继无人,怎么能冒这个险!

此时,一众朝臣觉得立皇后,生嫡子,竟然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还是先解决这个事情要紧。

总之,皇上是万万不能一个人独闯苍山救人的!

可是皇帝强势,不肯松口半分。

一众言官跪地磕头,磕得头破血流,直言皇帝若是不打消这个念头,他们就吊死在宫门上。

一个个都是一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刚烈!

皇帝气得拂袖而去。

留下了满地黑压压磕头的大臣继续磕头。

皇帝走了,一众大臣没也没敢离开,继续跪着,生怕皇帝不顾龙潭虎穴,非得要去闯。

一众后宫妃嫔知道了也是大骇!

虽然他们同情皇贵妃娘娘,可是,要让皇上为了她只身赴险,那是万万不可的。

月贵妃听罢,一贯淡淡的高洁面容也是大骇,带着一众后宫妃嫔,匆匆忙忙的也过来,跪在了龙啸宫的外头。

不能让皇上如此只身赴险。

夜幕降临,月亮高洁的悬挂在天边,冰凉的月色笼罩着整座皇宫。

“皇帝”在御书房里,跟心腹大臣彻夜商议。

而易容成暗卫的宫非寒,带着一队暗卫,悄无声息的出了宫。

连夜奔赴苍山。

苍山,落月教。

夏笙暖被困在一个石屋里头,接触不到任何人,给她送水送饭的,都是从窗口递进来的。

她倒是在石屋里头睡了一觉。

第二天,送饭菜的人把手递进来的时候,她一把捉住了她的手,给她下了点毒,让她想办法打开门。

那女人忍受不住几乎要肠穿肚烂的痛,想办法打开了门,问她要解药。

夏笙暖给了她解药,顺便给她下了个软骨散,哑巴药,让她好好待在了里头。

而夏笙暖,乔装打扮成了她的样子,出了石屋。

那女人软得走不动,话也说不出,只能任由她又换衣裳又弄脸的摆布了一翻,然后成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出了石屋。

心中惊骇不已。

不是说这种女人中了药,动弹不得让她好好看管着的么,怎么人家出走自如,倒是自己动弹不得了!

女人知道大事不妙,想要喊,可是无奈,她动不得,又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干瞪眼。

夏笙暖乔装打扮成了落月教的人,倒是在落月教好好逛了两日,打听到了不少事情。

落月教此刻准备着大事,上面的头头全都忙得脚不踮地,倒没空关照他们这些小啰唣。

到了此刻,夏笙暖几乎把心中的疑团都解开了,只等证实。

宫非寒带着赵灿几个风驰电掣的连夜策马奔驰。

奔了足足一夜,第二天清晨,到了苍山。

清晨的朝阳冉冉升起,霞光穿透薄雾,照射在林间。

落月教静静矗立在苍山之上,两旁绿树成荫,石阶上被照射出斑驳陆离的光影。

知道他们来了,有人下来迎接,说是只能让皇上一个人上去。

宫非寒翻身下马,直接踏上了石阶。

花木兰1998

花木兰1998第三集

地面上堆积起小山一样的重甲尸骸。

对于庄剑,这样的障碍不存在任何难度,脚步轻盈,依然是在人群中左冲右突,脚掌蹬踏在重甲上,劲力虽然不好控制散掉不少,可每次踩下,还是有不少的身影被震得飞起,枪影闪烁过后,又是几个砸下没了动静。

那些重甲兵就艰难多了。

身披厚厚的铁甲,行动失去了灵活,攀爬在尸山上面,一脚踏错就是轰隆隆滚落下去,小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脚下,再加上尸山凌乱,疾刺的枪阵变得无序,对庄剑是毫无威胁可言。

一具具铁甲被枪尖从甲片缝隙里捅进去,鲜血飙射,那些重甲尸骸上涂满了鲜血,厚重粘稠,踩得不好就要滑到,给战斗更是增添了许多的难度。

“冲上去,他没有力气了。”

人群后面呼喊声不断,那些百将校尉躲得远远的,指挥着甲士封堵住庄剑冲击的路线,时刻留意着他的动作,见到手上速度越来越慢,被枪影刺中的甲士也不再是必死,许多的都活了下来,顿时再度兴奋起来,呼喊着,对他发起了第四次围剿。

阵地那边,重机枪都打红了不知道多少次枪管。

备用的枪管早就用完,自然风冷跟不上节奏,一直都是靠浇水去降温,到现在,连饮用水都全部用完,一些战士直接扯开拉链用温水去浇,有的挤不出来,急得在那里哇哇大叫,拼命喊着让人过来帮忙。

堆积如山的弹药箱在经历几场大战后消耗得七七八八,几百个后天散修精疲力竭的拎着兵刃守护在战士旁边,咬着牙,努力的为他们格挡射来的箭雨,许多散修来不及格挡都是直接用身体去堵,打到这个时候,刚开始不情不愿早就抛到了脑后,人都杀红眼了,只是拼命地把自己分内的事给做好,看着别人拼命,一个个也都有样学样。

防线前面,百多个队员抵御着源源不断涌来的重甲,即便大部分兵力都围向了庄剑,可是他们实力和重甲差不多,一边重甲一边多了飞剑符咒,炼体士体力充沛适合长时间进攻,练气士灵力有限,双方差距不大,一番对撞,在队员们爆发实力想要救援庄剑后,灵力几乎都消耗得不剩多少,逐渐的开始陷入颓势。

“退,退回防线里面。”杨大力大声喊着。

他和董明明柳依依三个老牌一些的先天左右冲杀,把陷入危机的队员给救出来,防线两侧,龙家两个三才阵稳稳地挡在前面,许多的队员都靠拢过去,以他们为礁石,死死地挡着连绵不绝的冲击,听到喊声,脚步开始缓缓后撤。

虽然他们没多少人挂掉,可是灵力体力消耗掉,就算是赢了这一仗,对面还有好几万的甲士,接下来已经不知道怎么打了。

庄剑努力的挥舞刀枪,分心攻击,铁锤没办法照顾周全,不时就被枪林给捅下,体力消耗,威力也没有之前那样猛,一次也就击爆一个重甲,对于战斗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气喘吁吁的跺脚,十几个扑到面前的重甲兵身体踉跄,脚下一滑,哧溜摔了个屁股蹲半天爬不起来。

“该死。”

庄剑站在尸山上面,看着跌倒的那些甲士暗骂了一声,扭头看看身后逐渐退去的队员,见到刘静怡静静她们被守护在三才阵里,心里放松了不少。

在他脚下已经不知道倒下了多少敌人,可是放眼往外看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

“果然不行,可惜了,要是小怡的毒丸能持续生效多干掉一些就好了。”庄剑心里想着。

毒丸刚开始靠空气里飘散的毒粉传播,随后就变成腐烂的黄色汁液来传递,刚开始没人留意到脚下的汁液被毒翻了好几百个,等到察觉有心避让,就再也难以奏效,到现在,新的尸骸早就把那些毒烂了的尸体给掩埋掉,毒丸已经完全废掉。

“将军。”庄剑突然想起,扭头左右查看。

重甲兵的最外层,一股黑烟翻腾着,不时从后面扑上去吞没几个重甲,无声无息退开后,站立的身影就横在地上,动作猥琐诡异,趁着所有的甲士关注冲击着里面,一次次的发起攻击,这家伙也狡猾,从不在一个地方往死里薅,打一枪换个地方,庄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被将军干掉的,现在起码也快上千了。

烟雾颜色漆黑如同墨汁,笼罩的面积也大了许多,不发动的时候就贴着地面翻腾,自身颜色和漆黑的重甲一样,天然就带着保护色彩,那些甲士心里只想着往前冲击,再加上面甲鬼脸的遮挡,谁都没有留意到脚下的诡异,被它连连得手。

“好样的,将军。”庄剑兴奋地喊道。

看到它大发神威,一股力量瞬间就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

抬脚一跺,尸山震动,劲力透过铁甲撞出,几十个重甲惨叫着飞起,人在半空,拼命地挥舞兵刃格挡守护,还有的直接就丢了刀枪,把身体蜷缩起来,用手把掀开的铁甲死死按住。

嗤嗤嗤。

一道道血箭往外飙射。

庄剑身影晃动,瞬间战圈里出现了好几道身影,各自挡住一片区域,枪影呼啸,漫天都是飘飞的红缨,几十个重甲,除掉那几个机灵丢了刀枪的让庄剑无处下手,其余的无论如何格挡还是被毫不留情的一枪桶翻。

呜……呜……。

远处本阵那边突兀的响起了号角声。

冲击的重甲潮水一般的退去,庄剑高高的独自站在尸山上面,长枪拄在面前,平举长刀,也不去追击,默默地看着那些身影离开。

不过是转眼功夫,几千的重甲兵就退到了远处,防线前面留下了无数的尸体,层层叠叠,数都数不过来。

“剑哥。”

刘静怡从三才阵里面闪出来,顾不得自己披头散发满身血污,惊呼着就往他这边跑,刚跑两步,脚下一软险些扑倒在地。

一场大战,她也就是全靠意志在坚持,体力灵力早就耗尽,看着庄剑站立不动,咬了咬嘴唇,一步步的挨过去。

汪汪汪。

身影后面窜出个小家伙,跑到刘静怡面前停留了一下,歪着头,似乎是疑惑她怎么不走了,随即就放弃了思索,风一样的飞了过去,一头扑到庄剑的身上。

骨碌碌。

站立不动的庄剑惨叫一声,随即就从尸山上面滚落下去,摔得狼狈,手里的刀枪都不知道丢去了哪里。

啸天无辜的追上去,呜咽两声,随即伸出舌头拼命在他脸上舔,兴奋地摇动尾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