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迷情

冬季迷情
  • 主演:克里斯蒂安·德·西卡,LuciaMascino,MaxMazzotta,ThereseH?mer,IrinaWrona,AndreaGermani,JasminBarbaraMairhofer,LuigiDelladio,PeterMitterrutzner,Ing
  • 导演:Caterina Carone
  • 地区:意大利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意大利语
  • 年份:2016
An impressive solar storm befalls the Earth causing power surges and blackouts. A deeper storm rages in the soul of Regina, a lonely spinster called 'Fr?ulein', after a mysterious tourist passes the gate of her hotel closed for years. What was supposed to be a one night meeting, it will turn soon into a surprising coexistence.

冬季迷情第一集

江星睿去了一趟院长办公室,他冷着脸骂了陈峰。

“以后不准惹言心茵生气,否则我也会走,我不仅是会走,还会动用力量,搞垮你这家医院。”颇有霸道总裁的范儿。

陈峰不清言心茵的来路,对江家在帝都的影响力是知道的,他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吗?

“星睿,那是个误会,心茵已经不生气了,你也别担心。”陈峰的老脸都丢尽了。

江星睿不耐烦的瞄了他一眼,“你记住,在医院里,有我罩她!谁也动不了她!”

“是是是……”陈峰小心翼翼的应对着,他看出江星睿喜欢言心茵,立即道:“帝都领导到达海城大学,想请心茵去学术交流,你陪她一起去?”

别人趋之若鹜钻破了头想去,江星睿满不在乎的冷笑了一声:“这玩艺算个屁!言心茵才不想去!”

“去不去,是她的事,人家请了嘛!”陈峰的汗水都出来了,医院请了两个天才,一个比一个难相处。

江星睿拿了邀请函离开,他去言心茵办公室后,她已经离开了。

他站在办公室窗边,看着她一身修身的皮衣,潇洒无比的骑着霸气绝伦的摩托车,人车合一帅出天际,他都情不自禁的想吹个口哨!

言心茵骑着车,穿过闹市的街道,她极喜欢这样极速奔跑的感觉,像是在飞一样。

她骑去了海边,沿着海边公路,在美丽的落日下,在飞翔的海鸥里,在咸咸的空气里,尽情的飞驰。

她玩够了回去家门口,已经是晚上。

江星睿靠在她家门上,“怎么这么晚回来?”

言心茵拿钥匙开了门:“干嘛”

两人走进来,江星睿将邀请函给了她。

“情书?”她逗他。

江星睿将眼睛瞟进了卧室的床头柜上的东西,他走进去一看,验孕棒?

她和郁倾尘进行到这一步了?

真看不出来,一本正经的特种兵,这么不要脸?

江星睿气得握紧了拳头,说什么公平竞争,郁倾尘已经捷足先登了好伐?

他气得把验孕棒丢进了垃圾桶里,走出来时,言心茵窝在沙里,慵懒又散漫。

“你去吗?”江星睿问她。

言心茵点点头:“去玩玩也好!”

他听完就大步离开,还把她家的门关的“砰”一声响。

没有成熟的大男孩,这么情绪化?

还是郁首长成熟点,处起来舒服一点。

言心茵哑然失笑,她不是一直想着要远离他,两个人都安全的安静的没有交集的度过余生吗?

还是顺其自然吧!

她如果太刻意去改变结果,反而是做作了。

她洗了澡去睡觉,双手扒拉着抱枕,双腿也缠了上去。

手机上的短信亮起来,她也浑然不觉。

郁倾尘回到了基地,他不知道她下班了没有?

她向来不会联系他,还好他有一颗超级坚强的心。

他在手机淘宝上选着礼物送给她,有一个玄学大师给他支招,爱着她的男人,买鲜红的内衣裤送给她,这样可以辟本命年的邪。

他不知道真假,却愿意为她一试。

冬季迷情

冬季迷情第二集

丝竹管弦声停了下来,众人渐渐从那浓郁而诡异的异香中醒来,不解地望着这一切。

沈妙言在蒲团上跪坐好,优雅淡然地斟了一杯茶,“关城主好大的气概,真是吓到本郡主了。”

关翰良抚着胡须冷笑:“若吓到了,那就赶紧过来服侍本官!伺候得好,本官就不与你计较你刚刚那一脚!”

“呵。”沈妙言呷了口茶,“关翰良,你助纣为虐,帮魏惊鸿谋害本郡主,背叛大魏,乃是叛国死罪。我问你,你可知罪?”

关翰良夸张地哈哈大笑,“这简直是本官听过最荒唐可笑的笑话了!魏天诀,你莫非看不到围着你的杀手们?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敌得过她们?!本官告诉你,你今日若不.脱.光衣服主动跪爬到本官面前求饶,本官绝不让你活着离开!”

沈妙言仍旧面不改色,把玩着手中雪盖蓝瓷盏,笑着抬眸看他:“关翰良,我也送你一句话: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宣誓效忠我大魏皇族,我便饶你全家不死。否则,我送你全家上西天。”

她明明是笑着说的,声音也软软糯糯,然而语气里,却莫名透出骇人森然。

就连那笑容,都带着漫不经心的杀意。

周身气度之尊贵,仿佛,帝王降世。

关翰良被她的气势震了震,又很快恢复信心,一个小娘们儿罢了,他手上有这么多杀手,若连她都对付不了,他简直白活这四十多年了!

他想着,冷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本官拿下她!记着,不准伤了脸!”

众女应是,纷纷朝沈妙言袭去。

沈妙言端坐着,慢条斯理地品茶。

眼见着那软剑就要伤到她,屋顶上陡然响起轰隆声!

整个屋顶塌陷大半儿,两百名精锐从天而降,团团围住厅中众人。

“哈,原来是早有准备,怪不得这般有底气!”关翰良盯着那群人,不慌不忙地在舞姬们抬来的太师椅上坐了。

一名貌美年轻的舞姬盈盈上前,跪趴在他脚下。

他抖着一身肥肉,把那舞姬当成踩脚凳,两只脚搁在她的背上,双手摊开扶着椅子扶手,浑浊老目含笑盯着沈妙言:“莫非你以为,单单凭这两百人人,就能拿下本官?果然是小姑娘,天真得很!”

沈妙言不以为然地品着茶,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厅中其他贵客,“在座诸位,大抵都是这丰州城的大小官僚。你们呢,你们是选择效忠魏惊鸿,还是选择效忠我魏天诀?”

这是要策反?关翰良挑眉,浑浊老目现出精光,冷冷盯向其他人。

那些宾客一愣,有油头滑面的,立即朝大梁城的方向拱手,恭维道:“当今皇上仁德,本官听天命行事,自然是效忠当今皇上!”

其他人唯恐慢了一步惹来关翰良猜忌,纷纷跟着大声道:“不错、不错!过去的大魏皇朝已是昨日黄花,当今皇上才是上苍承认的真龙天子!”

“凤仪郡主,劝你还是识相一点,顺应时势,莫要和皇上作对!否则,魏成阳一家三口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郡主这般好的皮相,怕也不愿意被暴尸城楼吧?然而若郡主执意以卵击石,要与皇上作对,必然就是这么个下场!”

关翰良剔着牙,听着他们的议论,老脸上乐开了花儿。

沈妙言静静注视他们义愤填膺的模样,在那些声讨声中,忽然扑哧一笑。

这笑声太过突兀。

众人的声讨停了下来,不解地望向她。

雍容妩媚的女子,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手指玉葱般也似,指甲上涂着鲜红丹蔻,轻抚过雪盖蓝瓷盏,声音软糯甘甜:“他魏惊鸿谋我家国、害我亲人,若我为了一己安危,偏安一隅苟活于世,与畜生何异?以卵击石、暴尸城楼,那又如何?!总好过被良心谴责一生一世!”

她抬眸,那双澄净的琥珀色双眸中,盛着薄凉的憎恶,“枉你们被我表哥封为官吏享受皇禄,明明受了他的大恩,却在他出事后,这般诋毁他!在座诸位,我魏天诀一个都不会放过!”

“砰”的一声脆响,那雪盖蓝瓷盏,竟在她手中碎裂成无数瓣!

她身上戾气渐浓,明明是尊贵雍容的美人模样,可她坐在烛火摇曳的微光中,竟莫名骇人,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浴血修罗!

就连裙摆上绣着的鲜红牡丹,也化为了浓浓殷血!

那群人情不自禁地抖了抖身子,因为恐惧,而下意识地吞咽起口水。

关翰良率先回过神,冷笑道:“你也就只有现在放狠话的机会了!来人,给本官把她拿下!”

那群舞姬一跃而上,袭向沈妙言!

恰在这时,一身红衣的美少年从天而降,挡在沈妙言面前。

雪亮的长刀横亘在他眼前,刀身上映照出他冰冷的桃花眼。

长刀所向,尸山血海!

所有人甚至来不及看见他是如何运刀的,一阵眼花缭乱的光影后,他们看见的,就是那几十个倒在血泊中的舞姬。

她们睁着惊恐的双眼,发髻凌乱,肢体破碎,毫无美感地离开了人世。

沈妙言扶额,这孩子,当真不知怜香惜玉啊……

好歹,也给人家留一具全尸嘛!

关翰良得意的表情出现了裂缝。

他攥紧扶手,勉强维持着高高在上的仪态,冷笑道:“沈妙言,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本官了?哈哈哈哈哈,本官府中养着上千名壮年奴隶,你这两百人算什么东西,本官这就要你好看!来人,给本官把她拿下!”

大厅的木门被重重撞开,府中的管家哭着奔进来:“大人,不好了大人!有人在府中作乱,放跑了咱们豢养的那些壮年奴隶!”

瞬间,关翰良肥脸僵硬。

半晌后,他生生捏碎了扶手,冷厉的目光落在连澈身上:“不愧是魏天诀手底下第一号走狗!竟然把本官府中的奴隶,都给提前放跑了……”

连澈面无表情。

关翰良冷笑,又转向沈妙言:“没了奴隶无所谓,本官手中,还有丰州城两万名守兵!你觉得你这两百人,在本官那两万人面前,够看?哈哈,魏天诀,奉劝你一句,趁本官对你还有点儿意思,赶紧脱.光了,摇.臀摆首爬到本官脚底下——”

冬季迷情

冬季迷情第三集

“这棒子好甜,我们带些路上吃吧。”洛奇建议道。

“我们已经吃了好多了,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再拿人家的话,不太好吧?”姬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就算了。”洛奇只好放弃了掰棒子的打算,跟着姬然、森风和蜜莉雅一起离开玉米地,打算重新回到大陆上。

可是,当四人刚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只见一个农夫模样的人,正在对着他们大喊大叫。

“你们?为什么偷我们的棒子?”农夫大喊着,吹了声哨子,瞬间几条狗和周围的农夫都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洛奇见状,吓了一大跳,暗叫一声不好,旋即对着姬然大喊道。

“快走,不要被他们抓到了。”洛奇说完就朝着前方跑去了。

姬然、森风和蜜莉雅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也赶紧朝着大陆跑去。

可是,两条腿哪有四条腿的跑得快,很快的洛奇就被追上了,几条护田犬将洛奇扑倒在地,很快被农民们控制住了。

姬然、森风和蜜莉雅也没有逃脱,都被农民给捉住了。

姬然被捉住之后,被农民粗鲁的摘掉了兜帽,顿时,一张倾世绝艳的脸庞展现在了农民们的眼前。

农民们哪里见过精灵?

都立刻被姬然的美貌所惊呆了。

他们都是当地的农奴,其实连农民都算不上。

农民是有土地的,尽管交给贵族的租子很多,但是,至少可以自己留下一部分生活资料,勤快的农民收获多了,还可以用多余的粮食换些钱,置办一些产业。

而农奴什么都没有,土地是地主家的,他们辛苦耕种的所有收入,都归地主所有,地主只给他们维持生存的最低生活资料,所以,他们一生只能被束缚在土地上,根本没有机会接受新鲜的事物。

所以,当他们看到姬然的时候,都非常的惊讶,还以为是见到了天使。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精灵族的存在,甚至于连传说都没有听过。

“她好美,难道我们遇到天使了吗?”一个农奴说着,忍不住想要下跪,却被旁边的农奴给拦住了。

“天使有羽毛,她没有。”那个拦着他下跪的农奴,解释道。

“如果不是天使,为什么会这么美丽?”那个农奴还是不解的问道。

“也可能是妖女,天使不会偷窃,只有妖女才会做尽恶事。”

“那我们拿他们怎么办?”

“当然是带回去,交给主人了。”

几个农奴商量了一下,还是带着姬然一行人回到了农庄里。

这个农庄很大,差不多有几百亩土地,方圆数百亩的地方都属于这个地主贵族。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所有农民和农奴,都归他管。

而在这些农奴的奉养之下,地主的庄园也是修得十分奢华,如同城堡一般。

几个农奴将姬然带到了地主的面前,地主是一个提醒很胖,很白的,白胖子。

身上有着厚厚的脂肪,下巴好像褶皱的千层饼,又好像包子的皱褶,一层又一层。

地主的鼻子很大,但是,很扁,上面油楠楠的,泛着让人作呕的油光。

或许是体重太胖的缘故,他坐在一个可以让四个人并排坐下都不会拥挤的特大号的椅子上,一双无神的小眼睛,盯着下方的四个人。

“主人,我们抓到四个偷玉米的贼。”为首的农奴汇报道。

玉米是地主的资产,尽管几个玉米不值几个钱,但是,如果丢掉的话,地主会拿这些农奴是问,这些农奴可担待不起,农奴们没有任何生活资料,如果让地主不满意了,地主拥有对他们任何的处置权,即便是杀死一个农奴,地主也不过只需要赔偿一壶酒而已,所以,农奴十分惧怕地主。

“他们有钱吗?付百倍的价钱就可以放了他们,如果没有钱就告官。”地主懒洋洋的说道。

“可是主人,这里有两个漂亮的女人,天使一样美丽。”为首的农奴说道。

听到农奴的话,地主立刻来了精神,一双懒洋洋的小眼睛,也顿时有了光彩。

“在哪里?快点让我看到。”地主努力的睁开芝麻大的眼睛,盯着四人。

农奴摘掉姬然和蜜莉雅的兜帽,顿时两张美丽的脸蛋,呈现在了地主的眼前。

当地主看到姬然和蜜莉雅的时候,整个人都亢奋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即便他娶了八个老婆,都是这片土地上最漂亮的女人,可是,没有哪一个能够跟姬然和蜜莉雅相提并论。

他睁圆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姬然和蜜莉雅,口水都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嘿嘿嘿…嘿嘿嘿嘿……”地主嘿嘿笑着,口水沿着下巴滴了下来,好像冬天挂在屋檐下的冰柱,垂涎欲滴。

“把这两个小妞留下,我要好好玩玩,嘿嘿嘿…嘿嘿嘿嘿……”地主嘿嘿笑着,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姬然和蜜莉雅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已经猜到了。

男人好色的眼神是不需要任何解释的,尤其是那种激发了原始兽性之后的表现,更是暴露无遗。

“不要伤害她们,玉米是我偷的,所有的罪责我来承担,放了她们。”洛奇可以听懂地主的语言,当他听说地主要让姬然和蜜莉雅来侍寝的时候,洛奇紧张的大叫道。

“小崽子,跑不了你的,带他们出去。”地主吩咐道。

几个农奴立刻要押着森风和洛奇离开。

尽管森风在分离反抗,可是,谁知道这些农奴的力气那么大,再加上身上被棍棒了绳索,根本挣脱不开。

腰间的长剑也被一个农奴没收掉了。

“可恶,放开我,不要伤害他们,否则你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森风大叫着,被推出了房间。

地主哈德曼,看到房间里只剩下了姬然和蜜莉雅,立刻激动的心脏乱跳,他双手用力的撑住椅子扶手,努力的尝试几次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体沉重的好像背着三百斤肥肉,要想站起来,实在困难。

好在有着美女的激励,他费了好大劲,才从椅子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