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赠品

免费赠品
  • 主演:凯蒂·阿赛尔顿,LeonoraGershman,KenKennedy,乔舒华·莱纳德,SeanNelson
  • 导演:Katie Aselton
  • 地区:美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The Freebie centers on Darren (Shepard) and Annie (Aselton), a young married couple  with an enviable relationship built on love trust and communication. Darren and Annie still enjoy each other’s company and laugh at each other’s jokes, but, unfortunately, they can’t remember the last time they had sex. When a dinner party conversation leads to an honest discussion about the st

免费赠品第一集

死了!

杨天被杀了!

看着被男子直接一掌拍中的杨天,绿袍和蓝袍都是脸上一喜,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因为比他们都强的黑袍死在了杨天的手上,让他们在面对杨天的时候压力极大。

根本不敢和杨天单对单的争斗。

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杨天以声东击西的策略,绕开了绿袍,奇袭蓝袍,但是他却是忘记了,男子可是一直都在生命树前,关注着这场战斗。

因为距离较远,所以自然也能很更准确的判断出杨天的真正意图!

而也就在此时,天选之地的另外两处战场。

一身紫衣的,杨天的妖道分身,以及白衣仗剑的仙道分身,都是微微一愣。

显然已经感应到了魔道分身的陨落。

“看来想要一人对抗三大至尊级,果然是有些勉强啊!”

仙道分身的杨天,在感应到魔道分身的陨落,顿时摇了摇头道。

不过随后他就立刻单手捏诀,口中默念了一番,然后微微勾起了嘴角。

一旁的圣元仙尊见状,顿时好奇的问道:“主人,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本尊的魔道分身陨落了!”杨天淡淡的说道。

此话一出,圣元仙尊顿时大吃一惊。

因为他可是知道,杨天本身就是魔道之人,所以相应的魔道分身也是杨天最强的分身。

如今这才刚刚进入天选之地没有多长时间,杨天的最强分身居然就死了?

这是遇到了怎样的对手?

当然圣元仙尊再怎么想,也没有想过,让杨天陨落的原因是因为一次性遇上了,四位至尊级强者,而杨天居然还斩杀了其中一人。

“主人,那现在该怎么办?”

圣元仙尊在稍微整理了一番思绪之后,赶紧开口问道。

不过杨天却是根本毫不在意的笑道:“无妨,自己的仇自然自己报!本尊的魔道分身陨落,那就让魔道分身自己报仇吧!而且这一次的陨落,对于本尊来说,还算不上什么坏消息,更多的却是好消息!”

好消息?

圣元仙尊压根就不知道,杨天所谓的好消息究竟是什么。

只是杨天没有解释,他也不好多问,只能继续跟在杨天的仙道分身身后,继续执行他们的任务。

……

魔道分身所在的战场。

看着杨天被自己一掌拍中后,立刻化为一团青烟的模样,男子顿时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疑惑。

不过天选之地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至尊级强者,往届男子也不是没碰到过,更离谱的事情。

所以他很快就将这种疑惑抛到脑后。

只当杨天和死去的黑袍一样,都是没有肉身的修士。

所以当即就看到他,手掌一招,两枚金色的玉简就这么从杨天化为青烟的地方飞出,直接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一枚是他自己的,一枚是黑袍的吗?”

看着手中的两个玉简。男子很随意的将黑袍的那枚收起。

毕竟黑袍作为和他一个阵营的强者,他的玉简对男子可没什么用处,之所以收起来,也不过是为了,不让杨天那一方阵营的人得到。

至于杨天的玉简,男子也是立刻抓在了手中,就这么放在眉心处,准备融入自己的玉简之中。

绿袍和蓝袍见状,都是对男子一阵祝贺,恭喜他旗开得胜,收获敌方一枚玉简。

男子听后,只是微微一笑道:“击杀对方一人固然值得高兴,不过别忘了我们这边的黑袍也死了,所以接下来,万事小心!”

听到男子的这番话,绿袍和蓝袍这才略微的收敛了一点心神,准备等男子融合了杨天的玉简之后,再出发继续寻找,杨天的那一方阵营的生命树。

不过就在此时,异变再起!

只见原本正在融合着杨天玉简的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就看到一把黑色的刀刃,两就这么从他的胸口出现,然后一路下滑到了他的丹田处。

轰!

黑色刀刃上光芒一闪,黑色月牙就这么迸发而出,直接在男子的丹田上炸开。

而也留在此时,绿袍和蓝袍的眼中一片骇然和惊恐之色。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黑衣黑发,面容冷峻的男子,就这么极为突然的出现在了男子的身后。

居然是本来应该已经被男子一掌灭杀的杨天!

男子此刻虽然丹田被杨天一刀击毁,不过意识还在,所以立刻转头看向杨天,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怎么……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一掌将你灭杀,你为何还能够活着?”

“为什么?”

杨天听到男子的话之后,只是淡淡一笑的开口道:“你以为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你……”

男子听到杨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戏弄他,顿时愤怒的瞪圆了双眼。

只是杨天却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就这么手起刀落,直接一刀将男子斩杀。

随后,杨天的玉简、男子的玉简,以及黑袍的玉简,通通从男子的身上爆出,落到了杨天的手中。

至于绿袍和蓝袍二人,此刻简直犹如从天堂掉入地狱一般,看着被杀死的男子,以及这件收取玉简的杨天。

两人至今的几乎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当杨天将目光静静落在他们两人身上的时候,绿袍和蓝袍立刻全身一个僵硬,转身就想要逃离。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两个迈步的时候,杨天的声音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留下则只灭肉身,若是逃,则神魂俱灭!”

此话一出,绿袍当心一愣,就这么停下了脚步,不过蓝袍却是没有理会杨天,反而一个加速,逃的更迅速。

杨天见状,立刻冷哼一声,就这么脚下轻点,只是一个瞬间,就已经追上了蓝袍,伸手喝道:“戮魔四式,饕餮!”

哗啦!

蓝袍只觉得自己仿佛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气球一般,就这么迅速的干瘪下去,这让他立刻惊恐的想要向杨天求饶。

只是杨天却根本没有理会他,就这么直接将他完全吞噬殆尽,然后这才缓缓的转头看向绿袍。

绿袍见状顿时两腿一软,就这么跪在了地上。

免费赠品

免费赠品第二集

毛驴道长拿出这次倒是没拿听诊器,而是伸出鸡爪一样的手指攥住刘璞玉的手腕子,吴艳叫起来:“哎,臭老道,你爪子辣么脏,你把玉玉姐的手弄疼了。”说着就要上前掰他的手,可是毛驴道长脸上突然浮现出骇人的表情来。

把吴艳吓的一哆嗦,往外倒退了一步:“我去!你长的丑也就算了,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就见毛驴道长两眼睁的跟鸡蛋一样,眼神里迸现骇然的光芒,脸上肌肉也跟电打的一样抽搐不停,整个人跟通了电一样哆嗦不停。

估计他大概是想甩掉刘璞玉的手腕子,可是任他如何挣扎也弄不开,眼见着他脸上的皮肉就塌陷下去,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扎破的皮球,人皮在迅速萎缩收紧,直到紧紧包裹在骨头上,简直跟个骷髅一样。

吴艳一下子就给吓呆了:“我勒个去的,毛驴道长,你还会变脸呀,别吓我好不好,你要想表演回家表演去,我害怕。”

施展也觉得不对劲,赶紧伸手就去拉毛驴道长,谁知他手刚一触碰到毛驴道长的胳膊上,手掌立即就被吸住了一般,怎么挣扎也甩脱不开。施展脸上也露出骇然的表情,他甚至连叫喊都不可能,只觉得自身就像溃破的河堤一样,真气狂泻而出。

方奇本来是坐在屋子里的,外面什么情况,他也只能透过门口看到一瞥,只觉得屋子里气流涌动,也不知道打哪儿吹来的风,卷起的风吹着悬挂在架子上的小铃铛叮当直响。蓦然就觉得不对劲了,赶紧腾身站起来往外跑,待他跑到沙发边就看见三个人就像通电一样连接在一起。

吴艳吓呆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阵式她已经见过一次,前天跟这情况大同小异,一下子冲到刘璞玉的身边伸手便想把毛驴道长的手掰开。

“别动……”方奇惊呼了声,可还是晚了,“嘭”地声闷响,真气震的三人手腕子一下子脱离开来,毛驴道长坐在沙发上被震的一下子摔倒在地,把施展也给撞倒。而刘璞玉也向后仰倒,带着沙发一同翻看倒。吴艳给震的摔飞出去,方奇纵身而起一把抱住她,可身子仍然给带的在地板上滑行了四五米远。

待他放下吴艳,看她一脸懵逼:“我靠,玉玉姐简直是个重磅炸弹,厉害了。”见她没事,方奇赶紧上前扶起刘璞玉,检查了下她的体内,就觉得她的身体如常,仍然没有多少真气,心里大感疑惑。好在又经历了一次真气爆炸,刘璞玉却没什么事。

方奇跑过去扶起施展,“长官,你没事吧?”

施展从来也没有这么跌相过,讷讷道:“没事,没事,我只不过是觉得不太舒服而已。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来看看太虚仙长怎么了。”伸手来扶毛驴道长,方奇也上前相帮,这家伙骨头架子挺大,虽然瘦了点,还有点肉,可是现在扶起来,只觉得跟扶起个骷髅架子一样。

毛驴道长这时候也只剩下惊惧了,哆哆嗦嗦地语不成声:“这,这是怎么了,我,我掉级了?!”

刚开始方奇觉得他至少也是个地阶后期高手,可现在只到黄阶中期的水平,这掉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若不是吴艳下手快,估计他都能直接跌出修炼者成为个普通人。

施展也是面色惨白,他也掉级了,原来是玄阶中期,没有毛驴道长掉的多,可是现在也是掉了一级,变成了玄阶初期水平。掉级有多可怕,只有他们才清楚。可是,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得赶紧找个地方去修炼一番,至少得平复躁动不安的体内真气。不然真气不稳定,很可能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再掉级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走了。”施展架起毛驴道长往外走,来时趾高气扬,走时垂头丧气,跟斗败的公鸡一样。他们的车子消失在院外时,方奇又回头问刘璞玉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刘璞玉摇了摇头,她只是有点发懵,根本就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虽然这种狂吸真气的事已经在她身上发生两次了,她还是搞不清楚,自已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艳慢慢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有点呆萌地问:“小黑哥,这算不算抽脂减肥,毛驴道士都快给玉玉姐给抽干了。”

方奇哑然,这家伙什么时候都能说出无厘头的话来,这哪叫减肥,分明是要吸死人的节奏。要不是她出手,恐怕毛驴道长就吸成了一堆骨头。可是奇怪就奇怪在,刘璞玉狂吸了之后,身体里并没能存住真气。而且她吸收的真气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她体内什么症状也没有,这才是怪事。

方奇又给吴艳检查了下,吴艳体内倒是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只得对两人说:“我要出去有点事儿,你们要在有事,就打电话给我。”开出自已的车子朝着葛昭昭家方向而去,路过超市时买了些东西。

到了葛昭昭家所在的小区找到那栋楼停下,还没进门就看见葛昭昭穿着一身连衣裙站在楼下等他,有点像小媳妇等着老公回家的赶脚,上前忍不住调笑道:“昭昭姐,等老公呢。”

葛昭昭脸上一红:“滚!少开这样的玩笑。”接过东西拉开门进去,两人进了电梯间,她又说:“我爸妈去凡克成家了,说是拜访。”说着叹息了一声。

方奇不解:“你们两家不是已经决裂了嘛,怎么又去找他?”

葛昭昭摇了摇头,“大概我爸是认为他已经退下来了吧,没什么冲突,毕竟他们原来也只是意见不同,私交还是不错的。我跟我爸妈说了,和你……”

方奇惊讶地张大嘴巴,“这幸福是不是来的太快了点?凡克成一捣蛋,咱们事就成了,你不嫌弃我小?”

葛昭昭瞪他一眼,“我只是跟爸妈说跟你在接触,可没说是干什么,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方奇呵呵笑道:“那今天就是丈母娘看女婿喽。”

免费赠品

免费赠品第三集

原来这个出口的角落里有一个巨大的绞盘,上面盘卷着胳膊粗的铁链,也不知通着什么地方。

看上去像是连着什么沉重的东西,多半是道铁门或者石门什么的!在一栋普通宅院里做这种机构可不寻常。邵玉心道,看来这里对陈青鸢很重要。

跟着小厮左转右拐,走了许久还没有到。邵玉刚开始还努力记着方向和标志物,最后实在记不清楚了,只得放弃。

穿过光秃秃的花园子,终于进到一座很大的四合院,五间宽敞的正屋,两侧各有五间厢房,还有三间倒座儿。

这里应该是终点了。

站在正屋的台阶下,邵玉打量堂屋上挂着的金字牌匾,上面写着“凤栖梧桐”四个大字。

已经来到这里,申麦臣早就不担心邵玉会逃走,定定心心地当先走了进去。

“参见公主!”

“申公子回来了?”陈青鸢的声音又恢复了慵懒与从容。“城北可乱起来了?”

“幸不辱使命!”申麦臣顿了顿,“我遇见一个熟人,便自作主张把她带过来了。”

“什么?”陈青鸢的声音登时有些不高兴,“早就跟你再三叮嘱过,这里不要随便说与人知道,连花德芳我都没有告诉,你怎的还直接把人带过来了?是谁啊?”

“楚夫人!”

“什么?”陈青鸢吃了一惊,既而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好好!让她进来!”

申麦臣从屋里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愉悦,望向邵玉的神情竟然还挺柔和,“夫人,请吧!”

邵玉冷哼一声,镇定自若地拾级而上。申麦臣为她掀起夹棉门帘,顺便把两扇门带上,跟随而入。

正屋居然很空旷,似乎全部打通了。正中间一张宽广的地榻,地榻中间又是一张宽大的暖榻。

陈青鸢居然斜卧在暖榻上,倚着一方刺绣青缎迎枕。四周帷幕低垂,室内温暖如春,她只穿了一袭穿花粉蝶闪银鹅黄丝绸长裙,一抹粉缎束腰垂下长长的丝绦,看上去分外精致妖娆。

敢情,她刚才就是这么躺着在申麦臣对话呢!

看见邵玉头发凌乱,狐狸毛斗篷臃肿,陈青鸢笑得嫩肩微耸,继续斜倚在那儿招呼道,“哎哟,夫人,这屋里热,快把你那大氅脱了吧!这里又不是你那田间地头,看捂住一身痱子来!”

邵玉才懒得回应她这副妖婆嘴脸,正巧确实觉得屋内太热,便解了斗篷的系带。刚刚要撩起,却觉得肩上一松,申麦臣已经帮她把斗篷接了过去。

这个举动太过亲密了,只有楚伯阳才能这样做,邵玉柳眉微皱,却也不便发作。

方才在马车里摔得七晕八素,身上的夹棉裙皱皱巴巴的,邵玉随便掸了掸,便懒怠去管。这时环顾四周,才发现没有椅子可坐。

“你这里的待客之道可有点特殊啊!”邵玉取笑道,“早知如此,我在清水庄还特意给你吃什么火锅儿啊,直接在我那田间地头跟你坐下来说话就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