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雪恨

神枪雪恨
  • 主演:黄国强,爱新觉罗·杰,于绍康
  • 导演:涂家宽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93
抗日战争时期,某山寨钱庄老板赵金川看中了本寨少女忙妹。为了达到霸占她的目的,赵金川依仗权势逼迫忙妹与自己的傻儿子成亲。忙妹执意不从,被锁进了赵家柴房。忙妹的恋人、赵家的长工石头冒死前来相救,竞被赵金川开枪打死。悲痛欲绝的忙妹被众人强拉着与傻子拜了堂。当晚,忙妹即被赵金川糟蹋了。5年以后,一个威震江湖的神枪手石大胆来到了枫树寨。他,就是‘‘死而复生”的石头。5年前,石头侥幸从坟地捡回了自己的性命,从此远走他乡落草为寇。他今天重返山寨就是要找赵金川报仇雪恨。看到自己的恋人已为赵金川生下了一个儿子,石头不由得怒火中烧,发誓要将赵家满门抄斩。就在这时,日本鬼子闯入了山寨,为夺取赵家的祖传之宝——白金和尚,以私通八路为名将赵金川抓了起来。赵金川宁死不交。日本鬼子残忍地打死了

神枪雪恨第一集

第1020章主宰机甲!

“偷袭我!好阴险的家伙!”

主宰号舰桥上,卡基克面对猛烈攻击,脸色微微一变。

卡基克想不通,夏星辰到底是怎么能如此准确的估算出自己的跃迁点。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其他的星盗也都是想不通,面对突然袭击,几个A级机甲师都是一脸的惊恐之色。

“莫慌!”

卡基克的机械义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下半身履带轰鸣,撞破了墙壁,冲入了隔壁的机甲间。

轰!

主宰号的一侧船舱被轰开了一个大洞,一台二十米高的巨大机甲冲了出来。

肩膀上,胸前,双手,肋下……机甲的身上到处都是炮管,足有几十门之多。镭射炮,导弹发射器,动能炮,火神枪……各种各样的武器,集中在这台高大的机甲上,毫无美感可言。

但是毫无疑问,这台机甲的火力凶猛无比。

这就是卡基克的机甲——主宰!

“防护罩!”

卡基克驾驶着主宰冲出船舱,立刻低喝一声。

以主宰机甲为圆心,立刻有一层透明的球形能量防护罩扩展开来,直径足有两百米,将袭来的镭射炮火挡住。

人类的能量防护罩的技术,还不算太成熟,消耗的能量太大。除了宇宙航母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功耗,其他的星舰也很少使用。一般都是用在星球、卫星之上。

卡基克的主宰机甲,能够展开能量防护罩,在整个银河系也是十分少见的。

“阿星!不要躲了,出来跟我一战!”

主宰机甲上,卡基克的双目之中闪烁着猩红的光芒,大声喝道。

星空中,主宰机甲犹如魔神一般,其他的机甲都只有他身高的一半,看起来犹如小孩子一般。

镭射重炮的袭击并没有停下,反而是变得更加猛烈,镭射光线犹如光之豪雨,疯狂朝着主宰号星舰之上倾泻。

然而,这些蕴含着高能的镭射光线,都是被主宰机甲展开的能量护壁挡下来。

卡基克的嘴角浮现冷笑,挡下这些镭射光线,实在是太容易了。忽然一道强烈的能量波动传来,让卡基克的心头一惊,主宰机甲胸口的挡板打开,露出一门口径骇人的电浆炮,毫不犹豫的朝着能量传来的地方轰出。

轰!

一道紫色的电浆离子束射出,直接轰在一道不起眼的银白色螺旋钻头之上。这钻头正是夏星辰的神兵武器!

电浆炮,是主宰机甲的最强攻击!

轰!

一声炸响。

主宰机甲周围的能量护壁出现了裂痕,密密麻麻犹如蜘蛛网一般,卡基克的嘴角也是流出一道鲜血,受了一点轻伤。

“好厉害的年轻人!”

卡基克的瞳孔缩到针尖大小,那一枚细小的银白螺旋钻头,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使用了电浆炮,能量护壁已经被击碎了。难怪阿星能够在黑塔星上获得一百连胜,跟一个传说级机甲师都是打的难解难分。

“好强!”

“卡基克老大的能量护壁竟然差点被击碎!”

主宰号星舰上,其他的几个A级机甲师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心中明白,这阿星的实力估计跟卡基克不相上下。

“卡基克!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公共频道中响起来,只见黑暗的星空中,一台龙型机甲身影缓缓浮现出来,机甲的身后,两道百米长的巨大龙翼轻轻扇动,龙翼上闪烁着星辰的光点,跟身后的星空都是融为一体。

青龙机甲上,夏星辰脸色沉静,眼神看着卡基克。

“阿星!”

卡基克的眼神跟夏星辰碰撞在一起,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夏星辰驾驶着青龙机甲缓缓飞了过来。

第一眼看到主宰机甲的时候,夏星辰也是脸色微微一变。

全身都是武器的机甲,夏星辰不是没有见过,为了强大火力舍弃了移动力和防御力,充其量算是移动炮台,连机甲都算不上。但是,主宰机甲显然不是移动炮台这么简单。

夏星辰一眼就看出来,主宰机甲上竟然是搭载了三个龙芯五型核聚变引擎。

三台核聚变引擎带来的能量,才足够支持能量防护壁,以及全身上下的巨大火力。但是,引擎运转带来的高温怎么处理?

夏星辰微微皱着眉头,引擎运转是要散发出剧烈高温的,因此冷凝装置很重要。三台核聚变引擎带来的高温,可以瞬间让机甲烧毁。

“科技,亦或是……他的异能?”

夏星辰的目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没有人知道卡基克的异能是什么。他也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显露过自己的异能。

可是,夏星辰猜测,卡基克的异能很可能是跟圣彼得类似的冰系异能。也只有冰系异能,才能用精神力去抵消引擎带来的高温。

不过,这只是猜测。夏星辰多了一个心眼。

“阿星!”

卡基克看着夏星辰,并没有立刻进攻,而是大声喝道:“对于人类来说,你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在你这个年纪,就有如此的实力,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你不觉得人类的力量太弱小了吗?你难道不渴望更强大的力量吗?”

夏星辰微微一愣,眉头紧紧皱着。

“人类是一个弱小的种族。肉体弱小,甚至不如野兽。大脑弱小,比不上计算机。来吧!放弃人类弱小的肉体。加入到我们改造者的行列中来。”

卡基克大笑着道:“以你的实力,终结大人一定会看重你。你的地位一定会在我之上。无数的改造者都会崇拜你。终结大人也会悉心改造你。将你打造成一个真正强大的战士!你不仅有强大的力量,还有远比人类漫长的寿命!在百年后,人类就要灭绝!到时候,你就是银河系真正的王者!我不是在开玩笑,人类马上就要被毁灭!人类已经是末路了!”

“加入我们改造者!舍弃人类的身份!你还有一条生路!对你以前的所作所为,我和终结大人都是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如果你不加入的话……你就只有死在这片星空之中!”卡基克的脸上露出阴狠之色。

神枪雪恨

神枪雪恨第二集

孙静怡如此一说,众人都东张西望,想从树林里找出另外一帮子打埋伏的土匪,可是她们的目光也只是比普通人看的更清楚罢了,还远远未到开神通的地步。

方奇搓着两只油手:“你们也别找了,杀进来的土匪也只是探探镖队的实力,外面的那帮家伙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他们确实已经盯了一路,我想大概跟五魔也有点关系,或许有修行人,你们可别乱来。”

听说外面有修行人,众妹子也不敢再多说了,她们的本事也就是对付对付那些土匪,对付修行者,还嫩了点。没摸清敌情之前,方奇当然不会胡乱发号施令,即使需要历练也不能冒太大的风险。

一时众人都哑然无声,可是全都看着那边的动静,那边打的十分热闹,刀剑棍棒撞击的叮当直响,却没有人用枪。除了那个领头的彪形大汉开过几枪之后,现在也收了枪,摘下一根大棍跟胡大风鏊战起来。

枪这种火器虽然好,却只适合远战,贴身近战占不了什么便宜。况且还会引起误伤,子弹不长眼,打对手也许没能打到,可能会打到对面的自已人。中了冷枪这种事可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是以土匪们也都是拿刀棍相搏厮杀。

虽然打的挺热闹,双方实力都不弱,土匪们也没能讨得什么便宜,领头的打了个呼哨,他的手下听见呼哨声一齐夹马后撤,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便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土匪虽然没能攻破镖队的防御,可是胡大风他们可是提高了警惕,五人一组巡逻,一共分作三组,也是分班休息。此时此刻就能看出胡大风这个大镖头的个人胆略来了。是个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些土匪没占着便宜假打几下就跑了,明显就是来探虚实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卷土重来,又杀回来。

胡大风过来抱拳道:“兄台,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方奇站起来:“没事,我正闲着呢,请我喝酒吃肉可不能不去。”胡大风知道他是故意说笑,可是他哪有心情说笑,语气沉重地来到自已的火堆前坐下,递给方奇一把尖刀,“自已动手。”

方奇拿起酒囊喝了口咂咂嘴:“嗯,这酒不错,比二锅头好喝。”割了一大块肉蘸上盐巴芥末大嚼,他们烤的肉比自已烤的生了三分,上面还能看到鲜红的血丝,不过这肉吃起来倒也是有些嚼劲。

“兄台,这些土匪是黑沙湖土匪窝子里来的!”胡大风猛灌了一口酒,脸上愁云惨淡的,貌似跟黑沙湖结上梁子这日子就没法过了似的。

“黑沙湖是什么鬼,难道那里是个大土匪窝子?”方奇倍感好奇。忽然想到被胡大风砍头的五魔,“卧槽,你摊上大事了!”

胡大风见方奇一副嬉皮笑脸没真格的样子,不由的苦笑:“兄台,不是我摊上事了,你也摊上了,你和我们搅和在一起,五魔死了,你觉得他们会饶了你们吗?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

方奇浑不在意,“哦,是啊,我们现在跑就可以啊,何必跟你搅和在一起呢,保命要紧,此时不走还等什么。”胡大风满脑门黑线:“兄台,你能不能靠谱点,我跟你说的是真的,你不要儿戏好不好。现在咱们就是老铁了。”

“呵,扎心的老铁。早知道我也不杀那小子,留下砍了手足做成人彘好了。”方奇一边说一边撕咬着手里的肉块。

胡大风愣愣地看着他,也不知道这位是真傻还假傻,竟然毫不在意,可是一想到他们都是新进入到这个世界的修行人,便提醒道:“大哥,黑沙湖可是龙城地界最大的土匪窝子,你不怕?”

“怕!当然怕,我好怕怕!”

胡大风丝毫没从他脸上看到有害怕的样子,反倒是不正经的戏谑表情,不由的郁闷了:“大哥,别闹了好不好,我是说真的。其实五魔的事我早有察觉,只不过我们胡家势力单薄,不敢得罪他们。现在倒好,还宰了他们,你说黑沙湖的那些人能答应吗?”

方奇连连摇头:“不答应,肯定不答应啊,我原来以为你有多牛逼的,没想到现在杀了人反倒是怕了。要我看,不如撒了这些货,赶紧跑路得了,你的手下本来就是一帮子小土匪,你领着这帮人去跟黑沙湖的人干,背地里没捅你两刀子那是看我的面子。”

胡大风顿时脸黑的跟李逵一样,左右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才悄声说:“大哥,莫开玩笑,丢了这批货,我们一家人的脑袋瓜子都会不保的,你知道这趟镖是什么吗?”

方奇摇头:“你又没说,我哪知道。”胡大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吧,大魔头为什么要给我下毒,就是这批货里有上好的灵石。这可是龙城的龙王爷点名要的货,品质咋样我就不说了,反正我们胡家的命都在这上面了。还请大哥帮我想想办法,只要能逃出黑沙湖,赚够了这笔钱我也不打算再干了。”

方奇一拍大腿:“我次,你搞的这批货如此重要,你竟然还敢用五魔,我就呵呵了,我数了数,一心跟着你混的不超过五个。”伸出手掌举了举,“说实话,这种事我也不敢做。你是怎么泄露消息的?”

胡大风一脸愁容,“大魔头贼着呢,其实我们运送的货还没有平时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的出来的。黑沙湖里也有不少的修行人,我们跟他们打根本没希望,就像你说的那样,能听我的不超过五个人。本来大魔头做了几次案子,我也装傻充愣就当没看见了,反正那些灵石品质也不高,也赔不了多少钱。这次要是再失手,那我们全家都要把牢底坐穿了。”

方奇不吱声,胡大风也不再言语,一时两人都陷入沉默。唯有巡逻的镖师脚步声和远处隐约可闻的野兽嘶吼,火堆上的柴火发出毕毕剥剥的炸裂声,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渗人的沉寂。

神枪雪恨

神枪雪恨第三集

第680章 珊珊来迟41

做了决定之后,陆月珊也懒的再转身去身后的晏氏集团大厦去找晏墨轩问明白,而是乘公交赶往了通往北堂山班车的车站。

北堂山的班车是一个小时一发。

陆月珊到的时候,去往北堂山的班车刚刚出发,陆月珊在车站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等来了下一辆班车,然后赶往了北堂山。

班车去往北堂山因为要经过山路,不到三十公里的距离,车子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等陆月珊到达北堂山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

当下了北堂山山下的班车,陆月珊随便找了个小吃店,买了些吃的,随便垫了垫肚子,便往北堂山山上走去。

为了不破坏北堂山的环境,从北堂山的山脚下一直到山顶,全部都是台阶,没有索道。

想要上去,就必须要走上去。

在陆月珊往山上赶的时候,便看到天上的原本太阳偶尔还露出一丝笑脸的天空,云层已经渐浓,风也比她出发的时候大了许多。

陆月珊在想着,这风突然变得大了些,到底是因为快要下雨了,还是因为是在山脚下,所以风大。

陆月珊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只想快些赶到夏季小屋,把她的书拿到。

等拿到了书,她就离开。

吃完东西,陆月珊就往山上爬。

因为山路陡峭,陆月珊爬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在三点半钟左右的时候,才终于到达了夏季小屋的附近。

远远的她看到了夏季小屋,便高兴的朝夏季小屋走去。

她在去往夏季小屋的方向之前,便看到了竖立在旁边的牌子:前方禁止通行!

想到自己的书就在夏季小屋中,陆月珊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直接往前走去。

很快,陆月珊就走到了夏季小屋中。

她走进夏季小屋里,一眼就看到了被陆思菱放在小屋拐角处的她的书。

看到她的书,陆月珊高兴的把那本书抱在怀里。

太好了,总算是找到它了。

看了一眼这个夏季小屋,陆月珊的眉梢微挑,心里想着。

这个夏季小屋,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嘛,她刚才进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找到了这个夏季小屋。

这时,天上的云已经更多了。

如果她现在赶下山,应当能在六点钟之前赶回晏家别墅。

要是她不能在六点钟之前赶回晏家别墅,恐怕晏墨轩又会生气。

而且,她还有事情没有找晏墨轩问清楚呢,回去之后,她就要找晏墨轩好好的问清楚,是不是他在背后故意阻挠她找兼职。

陆月珊拿到了书之后,便开始沿着自己刚刚走进来的路往外走。

眼看出口就在眼前,当陆月珊走到出口处时,脸色倏变。

因为,当她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出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走出来的地方,并非是出口,而是刚刚她曾经走过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

她刚刚……明明是从这里走进来的,可是她出来之后,为什么这里不是出口呢?

陆月珊握紧了手里的书,打算继续朝着自己认为是出口的地方走去。

一个小时之后,陆月珊满头大汗的站在原处。

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出口。

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焦急来。

而因为天阴沉下来,原本要五点多才会黑的天色,却在这个时候,四周的天色已经开始黑了下来,让人辩不清旁边的景物,陆月珊的心也跟着这天色慢慢的沉了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陆月珊拿出手机想打电话,一拿出手机来,陆月珊便绝望了。

她的手机,竟然一点信号都没有?

如果没有信号,她该怎么打电话?

但是,不管有没有信号,她也不停的试着往外打求救电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月珊心里的希望之火也渐渐的熄灭。

……

晚上七点钟。

晏墨轩从晏氏集团回到别墅。

因为晚上下了雨,晏墨轩从别墅进来的时候,鞋子从外面带进来不少脏污的鞋印。

一进别墅,晏墨轩便喊:“陆月珊,陆月珊,出来,把地上的鞋印给擦了。”

然而,晏墨轩喊了几声之后,以往在听了他的喊声之后,就会立刻出来的陆月珊,却是一直没有应声。

“陆月珊,你在哪里?耳朵聋了吗?如果你再不出现的话,我可要扣你工资了。”

“我倒数三个数,三、二、一!”

不一会儿,晏墨轩没有把陆月珊叫出来,却是把玉婶给叫了出来。

玉婶一看到晏墨轩便说:“少爷,你别喊了,小陆没在别墅里。”

听到玉婶这样说,晏墨轩的眉头皱紧。

“你说她不在别墅里?”

“对啊,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个女人,找到兼职之后,连晏家别墅也不回了,她是不是忘了,她现在还是晏家的佣人?

想到这里,晏墨轩心里的怒火便不打一处来。

晏墨轩黑着脸说:“玉婶,你马上给陆月珊打电话,让她尽快回别墅,如果我在一个小时之内看不到她的话,就扣她的工资。”

玉婶有些担心的说:“我也想给她打电话,因为小陆没有带伞,所以,我一直很担心她,可是,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而她也没打个电话回来。”

晏墨轩疑惑的看着玉婶:“你说什么,她的电话打不通了?”

“是啊!”

晏墨轩想了一下,便拿起自己的手机给陆月珊打电话。

如同玉婶所说的那样,陆月珊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晏墨轩转头看向玉婶:“玉婶,她有没有告诉你,她是在哪个翻译事务所上班?”

玉婶有些戒备的看着晏墨轩:“少爷,您想做什么?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兼职工作,您不会是想……”

晏墨轩淡淡的瞟她一眼:“如果我想做什么,就算现在你不说,明天我也能查到,照样会出手,什么公司会让第一天上班的员工加班到这么晚?你马上告诉我,是什么公司。”

听晏墨轩这么说,玉婶这才把陆月珊工作的事务所名字告诉了晏墨轩。

晏墨轩立刻让人查出了那家翻译事务所的负责人电话,然后给那名负责人打去了电话。

当晏墨轩打完电话,玉婶便问道:“少爷,怎么样了?”

晏墨轩眸光微动:“他们说,早上陆月珊去了之后,发现她是陆月珊,便没有与她签合同,她早上便离开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