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
  • 主演:张智霖,范文芳,何明翰
  • 导演:邓衍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闻悉玉屏公主(张莉 饰)遭人綁架,王爷震怒,怎奈救星陆小凤(张智霖 饰)已远走他乡。游遐途中,陆小凤偶遇江湖高人岳洋(卢芳生 饰)、牛肉汤(李倩 饰),好奇心所致小凤设计与他们同行,不料突遭海难,陆小凤被卷入海中荒岛,岛上鬼魅魎魑、高手如林,让其倾心的是神秘女子沙曼(范文芳 饰),从其口中得知玉屏公主就关在此岛上。这个岛上的主人绰号“宫九”(何志峰 饰),实为太平王之子,陆小凤倾力救出玉屏公主,回头却不见了宫九和沙曼。待送玉屏回王爷府时,陆小凤测出了天机,原来宫九要杀太平王,救出的公主是牛肉汤假扮的,真正的公主已死。勃然大怒的陆小凤施展绝世武功“凤舞九天”向宫九发起了进攻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第一集

顾西风握着手机,眸色微深,沉声道:“妈,奶奶不是不相信小小是我的女儿么,现在接她们母女回家不合适。”

“没事没事了,今天拿鉴定报告,你奶奶已经看到结果了。”顾妈妈一个不小心,说漏嘴了。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顾西风镜片下的凤眸倏然眯起,沉声道:“我不是说过不要做DNA鉴定吗?尤情知道这件事吗?”

顾妈妈有些心虚,低声道:“小情知道,那天去鉴定中心送检是她陪我一起过去的……”

“你!先不说了。”顾西风的脸色沉得可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顾妈妈了,直接挂了电话。

他从办公桌前站起身,内心有些烦躁,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犹豫着要怎么和尤情解释。

然而,没等他想好,尤情已经打电话过来了。

顾西风按下接听,语气带着丝丝紧张,“尤情,我刚好有话想跟你说。”

手机那端,尤情正驱车前往男人所在的事务所。

她微微勾唇,轻声道:“西风,你想跟我说什么,等你晚上下班再说。”

“不,我现在就得告诉你。”顾西风听见女人温柔的声音,越发觉得必须现在解释。

他已经辜负尤情一次了,不能再让她受伤,难过。

“我现在在开车,可能不方便跟你说太久。”她接到顾妈妈的电话就出门了,七月湾离顾西风的事务所很近,不堵车的话十五分钟就能到。

“开车?你要去哪里?”顾西风疑惑的拧眉。

尤情笑道:“带小小去附近的超市转一圈,先不跟你说了,晚上见。”

顾西风听见听筒传来嘟嘟嘟的声音,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

他不敢想,当尤情听见母亲提出要验DNA时,她会是怎样的心情……

过了许久,顾西风在办公桌上拿起车钥匙,准备回七月湾。

就在他拉开门的时候,一张熟悉至极的精致脸庞赫然映入眼帘。

尤情怀里捧着一束花,抬手似乎正准备敲门,看见他,柔美的眉眼间浮现一抹诧异,“西风,你要去哪里?”

看着站在眼前的女人,顾西风的惊讶不比她少,“尤情,你怎么会过来?”

不是说,带小小在公寓附近的超市转转吗?

事务所的同事们纷纷躲在旁边,偷偷看着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竟然有女人能靠顾律师这么近……

不过,应该逃不掉被赶走的命运吧。

尤情冲男人露出一抹浅笑,“嗯,我来给你送花。”

她想,这个男人的办公室应该很单调吧,需要鲜花来点缀一下。

顾西风的视线落在她怀抱的红玫瑰上,削薄的唇微微上扬,“你给我送花?应该是我送你才对。”

这句话一出,偷偷围观的同事惊得眼镜都掉了。

以往的剧本不是,视若无睹的离开吗?

今天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尤情扬了扬眉,笑着反问:“谁规定花只能是男人送的?让个位置让我进去,我把花插起来。”

“嗯,妻子也可以送花给丈夫的。”顾西风直接伸手,搂着女人进了办公室。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第二集

轰!

银色闪电映照苍穹,天空一片明亮。

那原本被雷电击中的青红剑,这一刻震退雷电,发出一道尖锐的鸣叫。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尽数瞪大了眼睛,目光中闪过一丝热切。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这把六品灵器只怕是要出世了。

“哈哈哈,胡峰这老匹夫,捣鼓了一辈子,想不到今天他终于成功了!”

千幻长老目光火热的看着那满脸狂喜的胡峰,哈哈笑道。

虽然胡峰只不过是八品长老,和太上长老之尊相差甚远,但是以胡峰如今的炼器实力已经足以和九大太上长老并驾齐驱了。

一位六品灵器师,这等存在已经完全超出了寻常修者的范畴,其他几位太上长老也默然,都知道,从今天起,沧溟学院只怕是又要多出一名大能了。

甚至这位大能拥有的号召力,将会是他们这等高高在上的太上长老都不如的。

在哪雪亮的剑体上开隐隐的出现了一道银色纹路,在这纹路凝形的瞬间,那天空中又有一道粗大的雷光倾泻而下。

轰隆隆!

在无数热切的目光被那把剑吸引的时候,楚阳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器门。

他不想被万众瞩目,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等他回到楚门,却发现楚门的一众成员都跑出来站在房顶上看着那通天彻地的巨大的雷电。

其间自然是少不掉各种议论纷纷。

“我听说,只有六品以上的灵器出世才会引动天上的雷劫,而且只有经过雷电淬炼过的灵器再能真正的称之为六品灵器。”

雷无极看着远方的那璀璨的雷光,忍不住吸了口气。

“那方向似乎是内门,而我们楚门学院最强大的炼器师无疑是器门的胡峰长老……”

钟山目光凝重的道。

“器门!”

姚广、谢毅等原外院四大霸主此时也一个个面色震惊,

这些人逃过专注,就连楚阳走道近前也都没有察觉,到是一个小丫头发现了楚阳,小跑着扑进了楚阳的怀中。

“哥!”

这丫头正是楚曦雨,众人还是被楚曦雨的叫声打断了,纷纷对楚阳行礼。

楚阳发现,这回楚门中似乎又多了一些新面孔,而且这些人他都认识,正是楚家的一干人。

楚风,楚曦雨,还有楚梦儿等十几个楚家小辈。

“楚阳表弟,我们楚家此次有十八人参加考核,只有三人因为实力不够被淘汰,其他十五人全部通过了此次考核!”

“十五人么?”

楚阳淡淡的点点头,这个数字的确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本以为能有十个人就很不错了,却不想居然有十五个……

“玄冥老头,会是你吗?”

楚阳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人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这是对楚家特殊的照顾。

器门胡峰长老炼制出六品灵器的事情仅仅过了一夜,就传遍了整个沧溟学院,甚至还有遥远的青龙王朝的人也知道了这件事。

甚至其他三大学院也知道了胡峰突破到了六品灵器师的事情。

一时间,沧溟学院胡峰的名声开始在东域扩散开来。

……

“胡峰长老这件事是你干的吧?”

第二天青春,楚阳的门就被一大一小两个大美女叫醒了,洛夕颜眉目中含着淡淡的笑意,出声道,“不要否认,我已经查过了,你在昨天就去过器门。”

楚阳笑了笑,没说话。

一旁洛小溪嘻嘻一笑,道“半个姐夫,想不到你本事这么大啊,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让你炼制破障丹了,应该让你给我炼制高级武器……”

楚阳闻言,苦笑着摇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贪得无厌。

“你说什么?”

洛夕颜却从中听出了一些什么,美眸一转,看向洛小溪道“你刚才说什么?”

洛小溪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露口了什么,连忙摇头道“没……没什么啊!”

“洛小溪……”洛夕颜美眸在洛小溪的脸上扫了一眼,瞪了她一眼,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雷无极的声音。

“楚阳,一个叫杨宇的学长找你!”

“终于来了吗?”

楚阳淡淡一笑,长身而起,打开门,杨宇并没有进来,站在门口,对楚阳抱了抱拳,苦笑道“楚兄原来你才是那个深藏不露的存在!”

“进来说话!”

楚阳笑了笑,知道胡峰应该是说了什么。

“事情紧急,我就不进了!”杨宇苦笑着道“我师尊让我来请你前往器门一叙!”

“果然是你……”

洛夕颜闻言,双目一亮,似笑非笑的看了楚阳一眼。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楚阳带着洛夕颜和洛小溪一大一小两个大美女,在一众楚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离开了楚门。

器门,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今天山上的人似乎多了不少,甚至周围还能看到学院执法队的影子。

等楚阳几人来到山顶的时候,楚阳又见到了另外四个年轻人,这几人都是半步武王的存在。

“哈哈,想必这位便是楚阳学弟吧?”

那四人迎了过来,为首的一个人是一个衣衫白净的青年,相貌非凡,带着逼人的气势。

“这几位都是胡长老的弟子,是我的师兄!”

楚阳和他们点点头,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便来到了青石楼阁之中。

“师尊,楚阳到了!”

杨宇对着石门躬身说道。

“啊……快请……”

里面像是响起一阵东西被打翻的声音,而后石门打开,从中跑出来一个无法花白,衣衫褴褛的老者,不是胡峰还能是谁?

“哈哈哈,楚小友,你终于来了……”

杨宇直接拉起楚阳的手,往里走去,洛夕颜和洛小溪两人跟上,杨宇等人则是定定的站在那里。

“师弟,听说此人在控火之术上赢了你?”

先前那个白衣青年开口笑道。

杨宇苦笑着道“输给他,我服气!”

他并没有说太多,毕竟他们这几个师兄弟之间可是存在这剧烈的竞争。“呵呵……”那白衣青年淡淡一笑,道“扬师弟好运气,居然碰到了楚阳,是怕是师尊对你会高看一眼啊!”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

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第三集

第134章 【135】道歉

“这位小兄弟,你口中的这位双休爷,似乎是有女朋友的!况且他的女朋友还在现场!”

大妈乙闲不住嘴小声的对着洪泉说道,说完还指了指徐曼文。

徐曼文此时气得脑袋要冒烟,目光十分的锋利,似乎她的眼神都能够杀人,让人无法与之对视。

大妈乙活了好几十年,对于这种男女之间的八卦事情,是何等的精明。

在洪泉傻兮兮的说话之时,她就通过观察双休和徐曼文的微表情,确认徐曼文不是洪泉口中所说的孙芳!再之后就是双休忍无可忍打断洪泉的话,并且怒斥洪泉。徐曼文一双愤怒的美眸,一直死死地盯着双休。

种种迹象都表明大妈乙的猜想是正确的!

大妈乙很兴奋,她当然忍不住要戳穿这一切。顺便提醒一下洪泉这个傻瓜蛋!不光是洪泉,在场围观的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古人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现在才过了几分钟,众人就要对双休刮目相看。没有想到这位双休爷,还是个花花公子。

大妈甲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息一声,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整个彩票店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声叹息!徐曼文听到后更是感到委屈,差一点都要哭了出来。

双休顿时感到压力山大,他有些崩溃,这关大妈甲什么事情?她为什么要叹息,简直是莫名其妙!

洪泉也是男人,他能够理解双休,也不认为双休做错了什么。

他只知道是自己给双休爷,惹了天大的麻烦。

完蛋了,完蛋了,双休爷肯定是要整我的!洪泉心里害怕忐忑的想到,哭丧着脸,一副对生活绝望了的表情。

“双休爷……我……我……”洪泉哭丧着脸想要解释些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双休当然明白洪泉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和洪泉计较。毕竟这事情也是他无心的,他就是蠢笨了一点。

洪泉只是个底层普通百姓,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就是个临时工,双休整他也没有什么意思。

对于劳苦大众,双休一般都能够谅解忍受。除非遇到个别奇葩,双休被逼急了,只好是出手教训一番。洪泉只是想讨好双休,没成想弄巧成拙,不过却也没有到让双休出手教训他的地步。

“行了行了,你也别和我浪费口水了。咱们先把这位张大伯的事情解决一下,一直晾着他也是怪不好意思的。”双休摆摆手,对洪泉不耐烦的说道。

“啊,什么事情需要解决?”洪泉一脸懵,脑袋短路,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是金表那个事情啊!拜托,你这个都不记得了,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你这个临时工干的太不称职了!”

双休本身心中就有气,终于被洪泉的傻态,逼的发泄了出来。他说的话语很重,把洪泉骂的狗血淋头。

“哦哦,知道了,解决一下,解决一下。”洪泉像个可怜虫一样说道。

“那我就先解释一下,这个张大伯说我抢劫他的金表,这一点完全就是污蔑,大家伙也都能够作证。我双休是那种会去抢劫别人的人吗?”双休说完感到有些可笑,自嘲似得反问道。

“不是!绝对不是!”洪泉马上答道,头摇成拨浪鼓。

“起因是大伯牛皮吹得太大,自己夸下海口许下诺言。结果没成想把金表真的输给我!照理说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大伯把你带来找茬,这实在是做人不厚道啊!”双休有些感慨的说道。

“天哪,天地良心,我绝对不是来找双休爷的茬,我哪里敢找您的茬。”

双休刚说完,洪泉立马是吓了一大跳。马上认真的对双休表态,那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发誓。洪泉有些反应过头,他是睁眼在说瞎话。要是今天和张大伯发生冲突的不是双休,换着其他人。

那洪泉肯定是来找茬的,绝对站在他邻居张大伯这一边!这就是人的天性,也是这个社会的现实。

洪泉之所以这么高度紧张,是因为他现在绝对不能够再次得罪双休爷了!

“你现在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了吗?”双休没有理会洪泉夸张的话语,直接对他问道。

“明白了,都明白了双休爷!就是张大伯和您打赌,把金表输给您。然后不想认账,还故意报假警,污蔑陷害你,更是想利用我把您抓道局里,真是用心险恶,十恶不赦。”

洪泉这次表现的很机灵,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刚才双休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他可不想再被骂了。

洪泉越说越愤怒,他把怨恨的目光投向张大伯。

原本今天能够遇到江南双休爷,洪泉还是挺开心的,因为多了一个巴结大人物的机会。没成想是这样的结果,早知道还不如没遇到好!本来他在外面巡逻巡的好好的,硬是被张大伯找来这里。

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张大伯,洪泉当然是顺理成章的把过错全部怪到张大伯的身上。

“双休爷您放心,这个坏老头不会逍遥法外的,我会把他带到局里严惩。接下来他就准备吃官司判刑!栽赃污蔑报假警这些罪名可不小,够他好好喝一壶的。”洪泉恶狠狠的说道。

一旁的张大伯,本就吓得脸色惨白。听到洪泉最后这句话,更是差一点昏倒过去。

双休注意到了张大伯的不对劲,眼疾手快一个箭步走到他身边,不动声色的扶住了他。

张大伯缓过神,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刚才真是有惊无险,差点就昏倒在地。张大伯转过头发现是双休在搀扶他,心里感到有些奇怪。

毕竟他们二人现在是争锋相对,之前他带洪泉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还放出要把双休抓到监狱里的狂言。照理说双休现在应该是非常憎恨张大伯,趁机展开报复才是。怎么还会这么好心来搀扶他!

张大伯仔细想来也是讽刺,本来带洪泉来是想要抓双休的,现在洪泉却要抓他。真是现世报,啪啪打脸来的太快!

这个双休爷一定是想看我笑话,就算我等会被抓走,也绝对不能哭,不能够让他得逞。对,一定就是这样的。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心的人,被欺负了还以德报怨。肯定是认为我昏倒过去,这样太便宜我!

张大伯看着双休,心里有些阴暗扭曲的想着。

双休没有想那么多,不过他接下来对洪泉说的话,却让张大伯傻了眼!

“首先你先给张大伯道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