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的冬天

三个人的冬天
  • 主演:蒋雯丽,赵君,宁才
  • 导演:张夷非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故事发生在20世纪四十年代的长白山林区。伐木工魏大山(宁才 饰)为救他人自己被树砸成瘫痪,贪困的家境很快捉襟见肘,无奈的大山求助徒弟黑塔(赵军 饰),想以当地“拉帮套”的风俗回报单身的黑塔,说白了就是让妻子赔他睡觉以物相抵。善良的黑塔愿帮师傅求医讨药,却不愿做这种龌龊之事。黑塔的忠厚侠义感动了魏妻云凤(蒋雯丽 饰),她爱上了这个忠厚的男人。常年的卧床不起,使魏大山男人的自尊大受打击,他的心理开始扭曲,不断虐待云凤,有次被黑塔撞见,狠狠地教训了他。这时云凤怀上了黑塔的孩子,不久生下女儿参花。一晃七年过去,七岁的参花(马思纯 饰)用爬犁拉着魏下山泡温泉,这招竟让瘫痪多年的大山重新站了起来,但他与云凤的情感已经枯竭了

三个人的冬天第一集

第227章 他的危机

初念看着他的这张脸,她的心头火就直直冲上脑门,恨不得抓花他的这张脸,皮肤比她还白,细腻,光滑,最让人生气的是,五官好看的人神共愤,他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吧?

跟她说这么多的情话,干嘛?弄的好像都是她的错一样,不想看见他的脸,转过脸,声音低低的道,“干嘛弄的好像是我欠了你一样,明明都是你的错,凭什么说的好像我在无理取闹,司景爵,你走开,我不想理你。”

“我没让你理我,我在这里看着你,陪着你就好,嗯?”司景爵把她逼在墙与他中间,她生气的样子,每说的一句话他都听在心里,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在随着她,宠着她。

初念攥了攥手,一时间站在那不说话,气也不气不过,打他他又不还手,骂他他也不还口,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想着法子离开这里。

司景爵见她沉思,他的唇贴近她的嘴角,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脸上,声音低低的在她耳边道,“你想怎么样都随你,念念,可你说想离开这里,不,不能,我不许。”

“你凭什么?”初念抬头看着他,眼眶里盈着泪珠,手攥成拳打在他的胸口上,胸腔被打的一震一震的,她气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怒道,“司景爵,我不是你的私有品,我也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我想怎么样,我想在哪,我想怎么样,都轮不到你的同意。”

司景爵看着她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他心口一震,突然抱住她,点点头,用着将近哀求的声音,温和的道,“嗯,你说的都对,可是念念,对不起,让你误会,对不起,让你陷在危险的境地,对不起,事先没跟你说海杉的事,是我错了,原谅老公,嗯?”

“你滚,你不是我老公,我不想看见你。”初念狠心的一把推开他,可能是事先没预料到初念突然会推开他,整个人倒在床上。

初念没想到会把他推在床上,她忙向浴室跑去,把自己关在里面,锁上,靠在门后,蹲下,不想面对他,也不想看见他。

司景爵冷着脸,上来,刚要敲门,又怕吓着她,语气尽量的温和,“念念,躲在里面做什么,出来。”

“你走,走开啊,我不想看见你。”初念把自己埋在双腿间,她怕自己看见他就心软,她怕自己坚持不了自己的原则,她怕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她不想见他。

司景爵拧眉,欲要张嘴说什么,却又生生的吞了回去,转身走了出去,周婶看见他出来,顿时上前问,“先生,太太她?”

“她不会走了,好好替我照顾她,哄她吃饭,她身体很虚弱,有什么事的话就让容光过来看看,我去公司。”说完,冷着脸,就往外走。

这就是谈崩了?

周婶看着先生的孤独身影,叹了一口气,先生跟太太还真是一波三折,没一会,她端着饭菜,来到楼上,看着关闭的浴室门,她上前敲了敲,“太太,是我,周婶,您别担心,先生他去上班了,不会回来了,乖乖出来吃点饭好吗?”

“我不吃,你端走吧!”他走了?他真的走了?像是终于可以不用见到他,她心里像是舒了一口气。

周婶拍着浴室的门,生怕太太在里面会出事,她想了想道,“太太,先生临走时说的,让我看着您吃完饭才行,如果……如果您不吃饭,先生就说让我收拾东西回老家了,哎呦,可怜我这把老骨头了,年老了还要回老家种地养牛,看来,活不了多长时间,我就累死了。”

“太太,您既然不吃饭,那我就走了,您以后多保重身体,不要跟先生闹脾气了,周婶我走了。”说完,她真的哭了,端着饭菜走了几步。

砰!

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周婶猛地回头,就看见太太站在那里,皱紧眉头的看着她,脸色苍白,咬牙切齿的道,“他怎么这么无耻,是我不吃,他凭什么要开除你,他凭什么这么对你,你照顾他一辈子,他怎么这么狠心?”

“太太啊!快点穿上拖鞋。”周婶拿过棉拖鞋放在她脚跟前,笑着道,“太太,我看见您出来,心里就踏实多了,先生这么说也是因为担心太太您,您就别生气了。”

初念抱住周婶,喃喃的道,“周婶,你不能走,你要在这里一辈子,等你老了不能动了,我给你养老,他……他要是敢敢走你,我就把他敢走,我们两过。”

初念的话,让周婶好气又好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傻丫头,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床头打架床尾和,您这么说,心里已经想要原谅先生了,对不对?”

“还是把这里当成您的家的,也还是想跟先生过一辈子的,对吧,来,听周婶的,先吃饭,吃完饭了,有力气了,您想做什么周婶都没意见。”周婶没想到太太还是那么单纯,说的那些话又让她的心暖暖的。

初念只好老实的坐在桌子上,手里被周婶强行塞着筷子,看着面前的清淡饭菜,又看了眼周婶,为了周婶,她还是吃点吧!

等她吃完饭下了楼,小狐狸嘴里叼着那个要死不死的小乌龟来到她面前,给她卖萌,她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偷偷的问,“那个男人有没有欺负你,妈妈教你的,他凶你要比他更凶,记住了吗?”

“汪汪汪!”小狐狸像是在展示着它怎么对待司景爵的样子,初念欣慰的对着它笑笑,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我告诉你哦,他是个坏人,以后离他远点,知不知道?不然他会吃掉你的。”

小狐狸似乎听懂初念的意思,顿时吓住了,叼着半死不活的小乌龟,转身就跑了出去。

靠在沙发上,初念不想看电视,索性就把手机拿出来,开机,一开,舒心的电话就窜了进来,她皱皱眉接通,刚接通那边就传来舒心的哭声,“念念,你怎么样?身体没事吧?这几天都担心死我了。”

“你先别哭啊,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跟你打电话吗?哭什么?”初念想,她肯定是急坏了吧,她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忘了给她打电话了。

舒心在那边边哭边道,“念念,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自从发生炸弹事件每天都有好多的记者来我采访,还有安华导演,她每天都让我给你打电话,每天都让我去司氏王国给你家司总道歉,我当然没去,可是我每天都被导演烦透了。”

“还有,最重要的,从那天蓝湛小畔回来,我们好几天都没看见薛霖墨,他家里好像出事了。”

三个人的冬天

三个人的冬天第二集

所以,南初找了闫瑞,易嘉衍的朋友?

这样的身份最安全,却又可以彻彻底底的激起自己的怒意?

这下,陆骁不再淡定,下一瞬,黑色的车子直接开下了地下停车场,拿起手机给柏悦的经理打了电话,而后经理亲自带着陆骁,快速的出现在闫瑞所在的楼层。

“陆总——”柏悦经理有些小心翼翼的叫着陆骁。

陆骁就这么抵靠在墙壁上,很淡的说着:“你下去吧。”

柏悦经理:“……”

然后,他一言不发的快速退了下去,而陆骁就这么站着,眸光锐利的看着紧闭的套房门,一动不动。

……

——

套房内——

南初坐在沙发上,那种紧绷的情绪始终没缓和下来,甚至眼神都变得空洞起来。

闫瑞倒是没说什么,端了一杯水给南初:“先喝杯水,放松点,别太紧张。紧张对你并没任何好处的。”

“我不紧张。”南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好,你不紧张。”闫瑞顺着南初的话说下去,“南初,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些事,都是陆骁母亲开口说的,至今为止,陆骁一句话都没说过。”

“……”

“陆骁的一举一动,都只是报刊媒体拍出来的。有时候一个人的行为太反常,反而是在掩饰一些不可告人的情绪。”

闫瑞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安定的作用:“以陆骁的性格,如果不喜欢不爱了,肯定不会然给你留在他的身边。”

……

他在安抚南初,磁性的嗓音一点点的说着陆骁和南初之间的点滴。

闫瑞是局外人,看的远远比南初清楚的多,那眸光落在南初的身上,一瞬不瞬,甚至两人的距离很近,就始终维持了半人不到的宽度。

“或许,陆骁有他的难言之隐。”闫瑞淡淡的说着。

在闫瑞的话语里,始终低头的南初却忽然抬头,猛然看向了闫瑞,闫瑞却始终淡定。温和的回望南初。

“你说陆骁……”

“南初,不求证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呢?”闫瑞温润的说着,“不求证,你永远都是在自己的心魔里面出不来。你求证了,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起码你的心落定了。你现在是逃避,而非是等待。”

闫瑞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南初的想法被清清楚楚的看透。

拿着水杯的手,跟着颤抖了一下。

对,她在逃避,逃避现在的一切,只停留在她和陆骁最美好的记忆里,怎么都走不出来,任何不好的一面,南初都拒绝接受。

被闫瑞赤裸裸的说出来的时候,南初手中的杯子都不由自主的被她给打翻了,已经凉掉的水,彻底把南初的衣服都浸透了。

顺带还连累了闫瑞。

“对不起——”南初喃喃自语的道歉。

“你去洗手间处理一下,我让管家上来收拾。”闫瑞说的直接,倒是不以为意。

南初几乎是麻木的:“好。”

最终,南初是被闫瑞赶到了洗手间,在南初走进去后,闫瑞打了电话,通知管家上来处理现场,顺便再让管家准备了干净的女装。

在闫瑞准备处理自己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

是刚才临时有事离开的易嘉衍:“南初你先稳着啊,她情绪不太稳定,我有些怕,我大哥找我,我一会就过去了。”

“我知道。”

“南初那丫的,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真的要钻牛角尖的时候,真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不知道她这次怎么又掉进那个坑里了,她说的那个大姐姐的死,和她几毛钱关系,她那点年纪能做什么。”

易嘉衍絮絮叨叨的:“陆骁真他妈的王八蛋,据说南初来回找过他几次。根本避而不见。所以才让南初现在掉在死胡同里怎么都出不来了。”

……

易嘉衍把南初的情况匆匆的又和闫瑞说了一次,生怕南初闭塞了以后什么都不说。

南初越是安静,越是代表出了问题,这是一个受伤只会自己舔伤口的人。

“我知道。”闫瑞站起身,低头看着已经湿了一片的裤子和衬衫,拧了眉。

“我半小时这样就会到了,先这样。”易嘉衍说的飞快。

“嗯。”闫瑞应了声。

而后,闫瑞挂了电话,手机被随意的丢在一旁,直接脱了湿漉漉的衣服,快速的拿了浴袍穿上,刚想走进浴室,就听见门外的门铃响了起来。

闫瑞想也没想,就认为是管家已经来了。

他直接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结果——

打开门的瞬间,闫瑞微微错愕了一下,管家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有些紧张和不好意思,但是却又不敢开口。

而战在闫瑞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陆骁。

陆骁很淡的扫了一眼闫瑞,闫瑞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话,就已经被陆骁快准狠的一拳打在了下颌骨上。

瞬间,闫瑞飙了血。

管家惊呼出声,随之,柏悦的经理也已经赶到现场。

下一瞬,南初听见声响,也匆匆从浴室走了出来,看见陆骁和闫瑞的时候,微微错愕了一下,半天没回过神。

陆骁一动不动,阴沉的站着。

南初只是看了一眼陆骁,那视线就落在了闫瑞的身上:“闫瑞,你没事吧。”

“没事。”闫瑞已经站起身,嘴巴的鲜血格外的明显。

南初看着闫瑞,很是紧张:“我……”

“没事,你先去把衣服换好。”闫瑞也不在意,淡淡的开口。

“可是……”

“我没事。他不可能把我给弄死的。”闫瑞倒是说的直言不讳,“你这样,在这里说话,不合适。”

南初这才意识到自己只是套了浴袍,浴袍还显得宽松,春光乍泄。

两人交谈的间隙里,陆骁一言不发,只是阴沉的看着南初。

在南初转身朝着浴室再一次走去的时候,陆骁很淡的开口:“南初,过来。”

南初僵了一下。

这大抵是这么长时间来,她第一次和陆骁面对面,也是第一次和陆骁说话,但是,南初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过来,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陆骁再一次的开口。

闫瑞看了一眼南初,还没来得及说话,陆骁却忽然朝着南初的方向走了进来,一句话不说,拽起南初,就朝着套房外走了去。

南初惊呼一声,手腕被陆骁拽的生疼。

想再开口,但是在陆骁几乎是阴沉的眸光里,南初安静了下来,一言不发。

她被动的被陆骁拽着,朝着vip电梯的方向走去。

柏悦的经理见状,立刻开口:“陆总,我帮您把您保留的套房给开了。”

陆骁没说话,经理已经快速去处理。

而陆骁直接牵着南初进了vip电梯,电梯直接去了顶层的套房。

在陆骁和南初进入电梯的瞬间,另外一部电梯也已经停了下来,易嘉衍的身影匆匆走了出来,结果看见眼前的画面时,也呆了一下。

“这是发生了什么?”易嘉衍着急的问着。

闫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陆骁来了。”然后他顿了顿,“应该说,你带南初来这里,估计陆骁就已经跟来了,他一直在门口,正巧看见我和南初现在这样,误会了——”

“你们——”易嘉衍嘴角抽搐了下。

“南初水杯没拿稳,把我们都泼了一身。”闫瑞解释。

易嘉衍:“……”

还真是卧槽了个巧,偏偏这种事,还要被陆骁撞见。

这下,易嘉衍有些担心的看着已经停靠在顶层的电梯,一时不知如何处理。

倒是闫瑞老神在在:“陆骁的那个反应,起码对南初还是在意的。并不是外界说的那样,南初失宠了。这事,本来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的千言万语,抵不过陆骁的一句话的。”

“……”

“南初的心理问题,很大部分是因为现在陆骁的态度被逼出来的。那件事对南初的影响有,但是并没你想的那么深。”

“……”

“先静观其变吧。”闫瑞沉了沉,“南初的东西还在房间里,大不了等下我们去楼上等着就是。”

……

在闫瑞的劝说下,易嘉衍才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但是再想到南初和陆骁,易嘉衍却始终觉得这件事并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尤其是今天,沈沣找自己吃饭的时候,却忽然提及了南初。

巧合的让易嘉衍觉得胆战心惊的。

但最终,这样的心慌,被易嘉衍吞了下去,安静的在房间内坐着,眼睛却始终盯着腕表上的时间,一瞬不瞬的。

……

——

一进电梯,陆骁拽着南初的手就忽然松开了,很安静的站在电梯里,一动不动。

南初僵了一下,再看着手腕上被掐的泛了红的痕迹,红唇动了动,想开口解释,但是最终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她安静的站着,两人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不大的电梯里,却透着让人几乎是窒息的气息。

一直到电梯在顶层停了下来,陆骁很淡的扫了一眼南初,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南初安静的站着,并没立刻跟上去。

陆骁的脚步停了下来,眸光落在南初的身上,双手抄袋的看着。

就是这样的眼神,看的南初的压力比山沉。

三个人的冬天

三个人的冬天第三集

森迪长大了,脱离了少年的稚嫩,有了男人的成熟,却更加的内敛,浑身透着神秘的气质,本就长得美艳绝伦的一个男人,让许多女人想去探究他的世界。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玩伴,是亲如哥哥般亲密的人,现在却仿佛一个陌生人。

他的世界她根本不曾参与。

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啊。

白雪公主迎了上来主动地打招呼:“晏少,晏少奶奶,我是照顾森迪少爷的佣人仙蒂。”

白雪公主只是一个佣人?

粉粉摇头:“不对不对,她肯定不是佣人,是白雪公主啊。”

肉肉很认真地想了想:“妹妹,她可能不是白雪公主,而是灰姑娘,灰姑娘好像也是佣人。”

粉粉一拍小肉掌:“哥哥说得对,灰姑娘也是跟王子住在一块了呢。”

仙蒂笑道:“见过两位小少爷和小小姐,真是可爱的小天使,一路累了吧,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房间。”

森迪抱着粉粉站在玻璃房外,玻璃大房的外面是高耸入天的一群大树,房子周围长着漂亮的大朵鲜艳花朵,天然长的,各种花都有,很多叫不出名字,但是鲜艳美丽,姹紫嫣红的。

森迪让夜落他们先进去。

夜落过来拉着胧璐璐的手:“璐璐很累了吧,一会儿泡个澡就好了,听森迪说这里有阳光浴。”

璐璐点了点头:“那我倒是要泡一泡了。”

反正这里是S·B的基地,又不是森迪一个人的,她没必要觉得不痛快。

进了玻璃房里,里面多数是高科技,连发电都是用的太阳能。

这儿也不缺水,河流就在旁边不远处,高科技把水自动转换,过滤,什么都一应俱全。

仙蒂带着胧璐璐去了二楼最后的一间房,三面是玻璃的房间,只有一面墙隔着另一间房,里面窗户打开着,微风吹进来,吹得玻璃房间里的纱幔飞飞扬扬。

房间里什么都齐全,布置得也很梦幻,公主床,白色的绒毛地毯。

胧璐璐走了进去,仙蒂问道:“璐璐小姐对房间满意吗,森迪少爷特意说了要把这一间房间留给璐璐小姐。”

“是吗?”胧璐璐听到这个并没有喜欢,她知道这只是仙蒂的说辞而已。

以森迪对她的厌恶,绝不可能特地交待的。

仙蒂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浴室在那里,您可以先泡个澡放松放松。”

胧璐璐礼貌地道了谢。

仙蒂走了之后,胧璐璐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看着玻璃房外的密林出神。

四年了,改变的只有森迪的身高气质,却依然没有改变他对自己的厌恶,她能感觉到他并不喜欢她的到来。

但是碍着晏少晏少奶奶而没有说出来。

仙蒂虽然说自己是佣人,但是穿着打扮上都不是佣人。

森迪不爱说话,沉默寡言,也不喜欢跟陌生人相处,仙蒂和他的关系应该很好,可以说森迪应该是不讨厌她的,所以她才能在他身边照顾他。

不是佣人,而是另一层身份吧。

连焚香夫人都同意的,相来是为森迪准备的妻子。

几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为了陌生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