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008

铁甲008
  • 主演:刘波,李世玺,李岚,里坡,赵福余,韩再省,郑保国,许晴,李平,李久方,朱建民,赵艺军,何超,王芳,刘芳,范玲,何安
  • 导演:华纯,任鹏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0
1979年初,我军对越南展开自卫反击战。农南虎(李世玺 饰)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毅然奔赴前线,成为编号008坦克的驾驶员。南虎的女友田静(李岚 饰)刚从医学院毕业,也报名上了前线,并与南虎意外重逢。008坦克是装甲连的尖刀车,南虎不孚众望,勇往直前,在全车战友的配合下,他们抢占了敌必经之要冲——堪松隧道。越军察觉我意图后,用凶猛的炮火轰击我坦克阵地,008战车沉着应战,战斗中,车长和另外两名战友分别牺牲和负伤,车内只剩下南虎和田静。杀敌致果的南虎把田静推出车外,只身驾驶铁甲冲向敌坦克,壮烈殉国。田静强忍悲痛,与敌周旋至增援部队到达

铁甲008第一集

白厉行眸光倏然一暗,抬起双手,拥住慕清月,深情的迎接着她的热情。

他知道,慕清月这次是来干什么!

他更知道,接下来他们要做什么。

他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快到让他惊愕,快到让他惊喜……

慕清月完全是女王上身,霸气的压着白厉行,把他朝着床上一推,然后整个人都压了下去。

演过那么多电视剧的她,对于这种事虽不说驾轻就熟,但也不会让普通女孩那样娇羞,她主动的伸出手,用力的抱住白厉行。

白厉行非常配合着她的动作,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两个人吻得难解难分,几乎所有的情绪和感觉都到位了,就在这时候,慕清月忽然感觉到肚子一疼,下一秒,那股疼痛迅速蔓延开来,她双眼一睁,忽然就愣住了。

白厉行吻着她精致的锁骨,低哑的嗓音淡淡的响起,“清月,放轻松……”

“哎呀,轻松什么呀!”慕清月一把推开白厉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捂着自己的肚子懊恼的看了白厉行一眼,转身着急的下床。

白厉行,“……”

什么情况?

该不会忽然后悔了吧?

白厉行抬手拉住她,表情有些紧张,“清月,你……怎么了?”

“我……我……”慕清月很难堪,不知道该怎么回,肚子忽然又是一疼,她漂亮的眉头都用力的拧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一样,痛苦的低下头。

“清月!”白厉行总算看出慕清月的不对劲了,原本撩起来的火,在这一刻瞬间灭了下去,他下床站起身,把慕清月搂在怀里,担心的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我……”直到那股劲稍稍缓解之后,慕清月才惨白着脸抬起头,泪光闪闪的看向白厉行,“今天……今天不行了,我……”

白厉行急了,“到底怎么了?很不舒服?走,我送你去医院。”

他说完,转身就走,慕清月看他去的方向是衣帽间,知道他误会了,忙拉住他,“哎呀,不是,我就是……就是……”

慕清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难堪的慢慢开口,“我亲戚来看我了。”

白厉行,“……”

这亲戚真是不懂事,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种时候来!

白厉行松了一口气,“哦,那,那好吧!”

这种时候,发生这种事,他也挺尴尬的。

慕清月松开白厉行的手,连泡泡龙都没管,转身开了门就朝自己的房间跑。

慕清月是个大马哈,她不像别的女生那样,会记住自己的日子,她总是事到临头了才知道。

她去衣帽间拿了一条内1裤,然后忍着痛爬进卫生间,换下来,拧开水龙头的水,慢慢的清洗。

还没洗完,外面就传来一声开门声,下一秒,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清月,你好点了吗?”

慕清月疼的很,没什么力气的哼了一声,“嗯,没事……”

白厉行站在外面就知道这是有事,他迈开双腿走到卫生间门口,不顾慕清月在里面干什么,直接把门给拉开,一眼就看见慕清月站在洗手池边清洗东西。

他眸光倏然一沉,两步走上去,把慕清月的手从冷水底下扯了出来。

慕清月惊慌的把东西藏在自己身后,羞得咬紧了唇,“这……这种事我可以自己来!不要你帮忙!”

白厉行拧眉走了上去,把热水打开,只过了一会儿,水就热了,他伸手试了下水温,然后把地方让开,“行了,现在可以洗了。”

慕清月闷闷的看了水一眼,傻乎乎的点点头,走过去,继续清洗自己的东西。

白厉行站在旁边看了几秒,知道慕清月不好意思了,他抬脚走了出去。

慕清月洗完之后,就晾在卫生间里,然后趴在门口朝外偷偷的看了一眼,见白厉行不在,她才捂着自己的肚子,哎呦连天的走出去,一头倒在了床上,“这该死的大姨妈,怎么越来越疼了!”

慕清月是从一年前开始,来月事会肚子疼,刚开始只是一点点疼,然后后面的每个月,疼痛都会加剧,她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好意思去看医生,她听老一辈的人说,这是正常现象。

很多女人在结婚前都会这样,只要结婚后,生了孩子就好了。

所以慕清月觉得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需要去看医生。

她疼得像只小猫咪一样缩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肚子整个人都焉了下去。

忽然,房间门忽然又被人推开,慕清月艰难的掀起眼皮,看见白厉行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只碗。

“这是什么啊?”

白厉行把碗放下,坐在床上,把慕清月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才把碗拿过来,放在嘴边吹了吹,“这是姜茶,之前天冷的时候备着的,你把它喝了,就会舒服很多。”

“姜茶?”慕清月拧起眉头,嫌弃的转过脸去,“这个太难喝,我不喝!”

“不行!”白厉行用肩膀把慕清月的脸给顶回来,然后把碗送到她的唇边,“必须喝,否则肚子一直疼着,会很难受。”

“我宁愿难受也不喝这么难喝的东西!”慕清月一脸抗拒,固执得闭上嘴巴就是不喝。

上个月来的时候是白天,白厉行不在家,她一个人疼在床上睡了一觉之后就好了。

所以她觉得,既然一个觉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白厉行摇摇头,把碗送到自己嘴边,喝了一口之后,把碗放下,忽然低下头,手指捏住慕清月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他唇压上去,把慕清月的嘴撬开,强行把姜茶送进了慕清月的嘴里。

或许是因为姜茶在白厉行嘴里过了一遍,那股辣味掉了一半,慕清月竟然觉得,这姜茶也没那么难喝了,她张开嘴,将白厉行送过来的姜茶完全喝了下去,完了之后,还舔了舔自己的唇,抬起头俏皮的问,“还有吗?”

铁甲008

铁甲008第二集

程白淡淡地皱起眉瞥了他一眼:“你没看到他受伤了吗?”语气听起来像是嫌弃,“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放在这有什么用?”

赵以:“……大人,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滚出去。”程白又闭上眼睛,显然是赶了一天路,这会儿疲困了。

赵以颔首要退下,但刚转身走了两步,又听到程白说,“晚点把晚膳准备好。”

赵以心知肚明地多问了一句:“要请裴公子过来吗?”

“不了。”

赵以刚要诧异一下自己居然猜错了,谁知紧接着就听到他们程大人说,“我去找他就好。”

“……”

于是,到了夜里。

程白当真让人带着准备好的晚膳到裴迟的住处来了。

裴迟住的地方也挺简陋的,就是一个很小的破院,也难为裴迟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住了这么一段时日也没跟他抱怨过一字半句。

这么看来,裴迟也并不是个娇气的人。

但程白希望他可以娇气一点,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程白来的时候,并没有敲门,他拿着知府那边给的钥匙,打开了门,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

小厨房里边传来哐哐当当的响声,程白莫名心头一震,放下了手里的食盒,跨步走向了厨房那边,很呛鼻的灰烟冒出来,程白拧着眉进去把窗门都打开了,然后在昏暗的灯火下,上前一把抓住了裴迟的手,训斥道:“你在干什么?”

裴迟做饭做得好好的,也没想到程白突然冒出来,而且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他手里还拿着铲子,瞪着他半晌,张了张口道:“你怎么进来的?”

程白不可置否地盯着他打量了一番厨房,“你还会做饭?”

“我……不会吃什么?你把我送到这里来,不就是想看我吃苦吗?”裴迟没好气道,“还不松手?我菜要抄糊了!”

程白微微怔了怔,总算是松开了手,他看着裴迟笨拙又强硬的掌勺动作,看着有一点好笑,但又有些心里不是滋味。

毕竟裴迟从小到大的确就是属于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他来到了这里,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照顾自己的起居生活,连个少爷样子都没有了。

程白盯着他炒菜的样子,还没回神过来,却听到裴迟哼了哼说,“是不是觉得本少爷还是挺了不起的?今日看在我心情不错的份上,请你尝尝我的手艺吧?”

闻言,程白微微地跳了一下眉,看了看烟火中的裴迟,橙黄色的光雾映着他的脸庞,平日看起来很欠干的轮廓线条也变得有些柔和,程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问了出口,“你今日为什么心情不错?”

裴迟瞅了他一眼,似乎知道程白心里在想什么,冷嗤道:“你可别自作多情,我是因为不用去上工才心情不错的!”

程白面色平稳,仍是看着他,道:“那你以后日`日不去上工,岂不是日`日都很开心?”

-

(今日份的20章更新完毕,大家尽量不要跳订啦,明天零点还有10更~啾咪小仙女们~

铁甲008

铁甲008第三集

秀云一家,因得主子重用,所以,在将军府内,一家人住在一个小院儿里。

她和夫君一同出了拱门,便看到清风走了过来,两人一同见礼:“见过清风大人。”

“不必多礼,秀云,你随我去一趟,公子有事交代。”

到了朝晖院,只见公子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不等秀云行礼,便问道:“可是还要到姑娘那里去?”

“回公子,是的,昨日奴婢教姑娘做鞋,姑娘已经将鞋面儿缝好,今日就能做好了。”

萧君毅皱眉:“你让她自己动手?”

秀云觉得,周边突然就冷了,赶紧说道:“奴婢只是建议姑娘亲手为公子做一双鞋,姑娘她,学得很认真,指尖都被扎破了,也要坚持做完。”

果然,这话说完之后,只觉得温度瞬间恢复了正常,刚刚那一下子的变天,就像是错觉。

“今日,你替她做吧!”

萧君毅以前在边关的时候,听有些士兵说,他们家乡有一种风俗习惯,年轻男女之间若是有情,女子就会做鞋子送给男子,寓意着以后的一辈子,都想和他一起走过。

虽然,他很想凝瑶赠他一双自己亲手做的鞋,可若是要以她受伤为代价,那他便不要她做了,再说,鞋面是她缝的,那这鞋子,就是她亲手做的。

“奴婢也是这样打算的。”上底的步骤,比较费力,她做惯了的,手上已经有了茧子,但凝瑶姑娘那手,不适合做这活儿。

萧君毅点头,吩咐徵羽提来一个食盒,让她带去给凝瑶。

他很想去看看她的手,伤得如何,可是,一会儿要进宫面圣,今日还有要事要办,也只能明日再去找她了。

秀云的动作,就比凝瑶快得多了,下午,就将两双鞋子都做好了,一双黑色金丝绒面的男款靴子,镶了银边,一双银色绸面的绣花鞋。

凝瑶看着那绣花鞋:“秀云,这颜色,会不会太刺眼了啊?要不,这双送给你,你从新帮我做一双颜色暗一点,能耐脏的吧。”

“姑娘,这鞋子,你穿各种颜色的衣服,都能搭配得很好看,您又不要下田种地,若是鞋子脏了,用湿布擦一下便好。”

好吧,凝瑶承认,这鞋子确实好看,也很好搭配衣服:“那好吧,谢谢你,秀云。”

“姑娘客气了,请问姑娘,还有别的吩咐吗?”

“暂时没有了,我还有个点子,但是现在没有模具,也没有原材料了,等我弄好了,再让萧君毅叫你出来哦。”

“好,那秀云就先告辞了。”

秀云走后,凝瑶拿起两双鞋子仔细看了看,纯手工的靴子和绣花鞋呢,还带着耐磨,防水的鞋底,这要是拿去卖,能卖多少钱啊?

第二天一大早,萧君毅就来了,依旧给他带了府上做的早膳。

从她用早膳,萧君毅就一直再等,等她将鞋子赠予他。

可是,都临近出门了,她都没有这个打算,萧世子忍不住了,问到:“凝瑶,你可有东西给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