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影侦察队

无影侦察队
  • 主演:王绘春,王静,聂坚
  • 导演:胡仲球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0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我军“无影侦察小分队”在队长卫华(王绘春 饰)带领下,威震南疆。他们俘获了越军秘密遂道的设计工程师,越军派出胡氏悲(王静 饰)上校,率人潜入我方,妄图劫回或杀掉工程师,无奈我方防范严密,一入境即被发现,只得狼狈逃回。狡猾的敌人再次化装潜入我野战医院,正当胡氏悲与阮大尉(聂坚 饰)企图接近工程师病房时,被我哨兵察觉,博斗中,敌人劫持我一女护士逃走,卫华带小分队紧追不舍,并将阮大尉击毙。胡氏悲穷途未路,将女护士杀害,只身向丛林深处逃去。卫华设计将其引出,并在秘密遂道中与越军展开激战

无影侦察队第一集

陈天霸毕竟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迅速握紧了拳头。气沉丹田,声音宛如洪钟大吕:“看来,你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我陈天霸今天就来会会你,看看你小小年纪,有何本领这般狂妄。”

话刚刚说完,只见眼前眸子里白影一闪。

那站在浴室里的徐向北,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势如奔雷,快如闪电。

陈天霸压根都是没有来得及动手,徐向北的双手像是铁钳一样已经抓住了他的双肩。

力拔山兮气盖世,徐向北轻而易举的就是把陈天霸提了起来。

砰!

第五个沙包,终于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不是一合之将!

徐向北倚门而站,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开口轻声问道:“霸哥,好玩不好玩?”

陈天霸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刚刚徐向北的双手抓住他肩膀的一瞬间。他清楚感受到,那一股像是泰山压顶而来的巨大力量袭来。

浑身上下,筋脉寸断。

栽了!

终究,还是不明不白的栽在阴沟里。

背脊骨一阵发凉,抬起头来看着徐向北嘴角那灿烂的笑容。

这个年轻人,简直是一个魔鬼!

“毕竟是我家,要从我家带走一个人,那么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做人的基本教养,你们都没有吗?”徐向北喋喋不休,像是一个精神导师一般。

顾湘怡站在门口,看着地上陈天霸一行五人。满脸惊讶之色,樱桃小嘴大张,都是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只有她知道陈天霸作为陈半城的二号战将,身手多么恐怖。怎么可能?在这样一个惫懒的年轻男人面前,一招被KO?

陈天霸艰难的吞咽了一口血水,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徐向北,一路向北的向北。”徐向北依旧嘴角带着甜甜的笑容,开口懒洋洋的道:“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就住在这,要是想寻仇的话随时可以上门。不过,现在这个社会,经济至上。每次来都得付一下上门费,你们说对不对?”

陈天霸看着徐向北,愣了愣问道:“什么上门费?”

“钱啊,你去饭店吃饭要不要钱?你去景区旅游要不要钱?”徐向北摊开手掌,眯着眼睛开口笑着道:“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付了这次的上门费,你们就可以滚了。”

陈天霸现在气不打一处出,现在人都瘫在这了。这个徐向北,竟然大言不惭还倒打一耙,找自己勒索。

难道,他还真不怕幕后的陈半城?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陈天霸带头从身上摸出了自己的钱夹,抖了抖自己的钱包。一叠叠百元钞票,瞬间落在了地上。

而他身旁的四个兄弟,也一起拿出了钱包抖了抖。

房间里,红色的钞票散落一地。

放眼看去,最少有个五六万。

徐向北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一次收获看来还不错。

“这是我们所有的钱了。”陈天霸在兄弟们的搀扶下,终于站定了起来:“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拜托,我有说让你们走吗?”徐向北双眉一挑,开口冷声反问道:“我说,付了上门费,你们就可以滚了。记住,是滚!霸哥,你真的该去医院,看看耳科。兴许,耳朵真进屎了呢!”

陈天霸敢怒不敢言,不知道这个看起来亦正亦邪的年轻男子,究竟什么来头?

互相使了一下眼神,一行五人像是皮球一般向着门外滚了出去。

“对嘛,这才好玩!”徐向北走向了一堆百元大钞,弯下腰来开始捡起地上的百元大钞,口中念念有词:“一百,两百,三百……”

顾湘怡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小财迷徐向北。

一时,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亦正亦邪的男人,让她哭笑不得。

等徐向北把地上的钱全部点好握在手掌心,他终于抬起头,发现了依旧像是木头一般呆呆站在门口的绝色大美女顾湘怡。

“对了,小姐。你的上门费,已经在浴缸里付给我了。”徐向北瞪大了眼睛,看着湿身下的顾湘怡。那眸子依旧是正大光明扫视着顾湘怡身前,真是大啊!

顾湘怡俏脸微微一红,上门费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还有,刚刚在浴缸中,这个男人那不安分的大手,在她纤纤细腰上的小动作。让现在已经脱离危险的顾湘怡,感觉到几分难以启齿的娇羞。

“对了,以后穿着白衬衣,还是不要下水的好。”徐向北这会看着顾湘怡的白色衬衫被打湿后,里面露出来的黑色风情,忍不住开口道:“不然的话,我怕我难以把持住。我今年才二十三岁,对这黑白配简直难以抗拒……”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在顾湘怡面前。

这般明目张胆一遍又一遍扫视着她丰满的身材,并且还这般大言不惭的点评了起来。

但是,这一次顾湘怡劫后余生听着这个男子的喋喋不休,竟然是害羞了起来。那一张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顾湘怡平复了一下心情,终于抬起头来望着徐向北,开口朗声道。

徐向北只是笑了笑,道:“不用谢,真要谢的话。我希望情债肉来偿,以身相许呗!”

噗嗤。

顾湘怡看着这个风趣的徐向北,一笑过后,话锋一转,问起正事来:“对了,你真不知道陈半城?”

“他知道我吗?”徐向北看着顾湘怡,脱口问道。

明显,陈天霸不认识徐向北。那么,陈半城更不会认识徐向北。

顾湘怡不明白徐向北为什么这么问,这会还是开口答道:“应该是不认识。”

“那我为什么要认识他?”徐向北嘴角带笑,开口反问道。

顾湘怡摇了摇头,这徐向北让她有些无言以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对了,不管怎么说,感谢你今日救命之恩。我走了,你保重!”

毕竟,各有各的路。

顾湘怡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解决。

比如说,怎么摆脱陈半城的纠缠。

徐向北这会看着顾湘怡徐徐远走,那湿润的包臀裙紧贴着翘臀。臀浪生风,勾勒起来的风情,让徐向北眼睛灼热了几分。

这个绝色大美女顾湘怡,腰之摇曳,腿之修长,体态之婀娜,此时此刻无不从屁股的曲线及弹性中衬托了出来。

“对了,小姐,要不要洗个澡再走?”徐向北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主动邀请道。

顾湘怡转过身,看着徐向北那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竟然是嫣然一笑,露出来一口洁白的牙齿,回答的干净利落:“好。”

无影侦察队

无影侦察队第二集

在连氏部族大院里,姚远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大字,他想起来了,这大鹰名为神风鹰,它们锦龙卫专门饲养的。

神风鹰从小就用凶兽肉养大,拥有很高的智慧,而且速度极为敏捷,足以在大荒中飞行。

锦龙卫之前探查地图的时候,就已经在探明附近的每一个小部族的位置,现在这些锦龙卫成员,驱鹰赶往各个小部族,传达神国大选的消息!

这一行大字,在天空中停留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缓缓消散。

连氏部族后山,易云背靠在一块大石上,看着天空中的字行,嘴里咬着一根青草。

“十人名额……部族内部自定!”

易云咀嚼着这句话的意思,很显然,锦龙卫打算在陶氏部族进行集中战士大选。

如连氏部族这样的小部族,只有十人名额,为了简化流程,这十人名额到底是谁,就由部族自己推选了!

“部族内部推选么?嘿!”

易云冷笑一声,用脚趾头想都会知道,这十个名额会被连成玉,安排战士预备营中最亲信的成员占完了,而易云呢,在连氏部族已经是“死人”,不管怎么推选,都不可能选到易云身上的。

易云吐掉了口中的青草,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三天后的正午……我便自己来拿这个名额了!”

……

与此同时,连氏部族大院,雪花慢慢飘零,连成玉躺在柔软的兽皮之中,烤着一盆火,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大字。

突破紫血境失败后,连成玉在床上躺了许多天,他这些天下来,一直脸色苍白,气血匮乏,给人一种病弱书生的感觉。

因为身体弱,他一直躺在这张堆满了软兽皮的藤椅上,进出屋子都让下人抬着,去哪里都有丫鬟们伺候着。

此时,在连成玉周围,这四个小丫鬟就在待命,她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年龄,各自手里分别端着腌肉干、野果果盘,还有一盆木炭。

天很冷,而这四个小丫鬟,已经在雪里站了两个时辰了。

她们离火盆很远,根本享受不到火盆的温暖,四人的小脸,耳朵,小手,都冻得通红,因为下雪,她们的麻布鞋已经湿了,鞋子里面像冰窖一样,她们的脚早就冻麻了。

可是她们依旧站得直直的,不敢跺一下脚,不敢搓一下耳朵,手里的果盘、腌肉干好好的端着,哪怕胳膊早就酸了。

几个丫鬟咬着嘴唇,感觉都快晕过去了,可是她们死命的坚持着,因为她们知道,一旦动一下,她们的下场会很惨!

这些天,她们一直伺候着看起来病怏怏的连成玉,而连成玉却变得喜怒无常,阴森恐怖!

三天前,连成玉的一个贴身丫鬟,因为在端粥的时候,不小心把粥弄洒了,溅在了连成玉的兽皮毯子上,结果被连成玉打断了四肢,而后绑了她的手脚,吊在柴房里两天两夜,不给吃喝。

现在,这丫鬟怕是快死了。

可是没有谁敢去看她一眼,更不敢给她送口水喝。

以前连成玉虽然打骂下人,但是不会动辄要人命,可是现在,在这几个丫鬟眼中,连成玉好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最可怕的是,他想杀人之前,从他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他可能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却突然抽出刀子来,一刀刺瞎你的双眼,割了你的舌头,把你做成人棍,装在瓮里。

“成玉,三天后大考就开始了!”

就在这时候,院子里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身穿一身青色短打,三四十岁的模样。

整个连氏部族,有资格叫连成玉是“成玉”的人屈指可数,基本都是连氏部族的族老,至于有这个资格的外人,那就只有战士预备营的总教头姚远了。

“嗯,看到了。”

连成玉有气无力的回答,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落得这步田地。

荒骨精华失效,突破紫血境失败,对连成玉而言,实在打击太大了!

他凝聚全部希望,倾尽家财的一搏,可以说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然而等到的,却是无情的毁灭。

他十七年人生,习武十年的梦想,因为此次神国大选变得似乎里成功只差一步,可是却在最后的关头,彻底失败!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连成玉在祭坛上气得口吐鲜血,就可见一斑了。

“成玉,你是怒极攻心,伤了心脉,这种伤可不轻,需要静养一段日子。这一段日子,你不能动武,不能运转体内能量,最好也不要动气,否则都可能会对心脉造成永久性损伤。”

姚远说着,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连成玉身边的四个小丫鬟。

连成玉裹了裹身上的兽皮毯子,说道:“我知道了,姚教头,你看我这身体,到大选真正开始的时候,能全好么。”

姚远道:“你现在已经恢复很多了,再过四五天应该没问题了,锦龙卫将你们接到陶氏部族,安排吃住,准备考场,怎么也得耽搁一两天,到大选的时候,你应该能恢复全盛状态。”

“嗯,那就好。”

连成玉声音很平静,可是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目之中,却一直闪动着让人心悸的寒芒!

那是怨毒、不甘,以及仇视这个世界的恨意。

很难说清这次冲击紫血境失败后,连成玉的心态到底是怎样的。

他似乎恨上了周围的一切。

凭什么我就该多灾多难,习武之路一路坎坷?

凭什么到最后我孤注一掷时,老天还要夺走我最后的东西!

若是真有老天爷,我诅咒你形神俱灭!要是真有神,我诅咒你五雷轰顶!

看着连成玉的神态,姚远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只能安慰几句道:“成玉,你不要灰心,你虽然突破紫血境失败了,可是依旧有很大的可能通过神国大选。神国大选主要看的是潜力,而不是修为到底有多高。”

这几句话,他也没有避开丫鬟,这四个小丫鬟,是万万不敢乱嚼舌根的。

“嗯,我知道了,姚教头,麻烦你找人从战士预备营里选九个人吧,到时候他们跟我一起,前往陶氏部族。”

听了姚远的安慰,连成玉还是兴致不高,原本他不光想通过神国大选,而且想在大选上一鸣惊人,被锦龙卫高层重视起来,成为“国士”候选,或者在锦龙卫中成为百户、千户。

而现在,通过大选都不敢百分百保证,想更进一步,短时间是完全不可能了。

无影侦察队

无影侦察队第三集

兵神!

这是一只极具传奇色彩的特战部队,在往后的无数岁月中,这只军队纵横沙场无坚不摧,而这只特战部队的第一任教官苍夜,也终将成为一个神一般的传奇女子。

所有人都无法想到,其实真正建立这只部队的,却是一个隐在幕后却无比强大的男人——楚阳!

楚阳就是要让高层明白一个道理,图腾不是万能的,哪怕是普通人,只要训练有素,一样可以铸就成一只无坚不摧的铁军,一样可以沙场建功,纵横无敌于天下!

如同地狱一般的锤炼,在夜幕下开始了,一群人披星戴月,紧咬着牙关奔跑在旷野之中,汗水,屈辱,以及每个人心中的愤怒,和着肩头上被原木磨出来的鲜血,铸就成了这只铁血军团的底蕴,也铸就出了一个个纵横无敌于天下的兵神们!

“加快速度,像个男人一样!”楚阳开着越野车瞪着虎目,跟在这群兵王的身侧,一声声怒吼,就像一根根利刺扎在每个兵王的心脏上,一个个被楚阳骂得眼睛都红了,怒目圆睁着向前拼命奔跑。

“你,叫什么名字?”楚阳指着落在后面的一个男兵,大声质问道。

“报告,我叫高向阳!”那男兵大声吼道,他奔跑了七八公里,脚就已经累软掉了,满头满脸的汗水,将衣衫彻底湿透了。

“你抬头看看!”楚阳一指前方不远处的景萱,对高向阳怒喝道:“女人都TM跑到你前面去了,你连个女人都比不上吗?你裤裆里那点儿零碎,直接割掉去尼玛的,真J吧给男人丢人!”

“天呐,这个混蛋!”车的副驾驶上,谢雪竹听得一阵脸红,不由暗暗骂了一句。

谢雪竹就想不明白了,楚阳怎么连这种脏话都骂得出来呢?

这个人,太流氓了!

“啊啊啊啊啊……”高向阳被刺激得连声怒吼,已经彻底在玩儿命了,他扛着木头一路狂奔,直接追了上去。

“嘿嘿……,这样就对了!”楚阳一阵暗笑。

谢雪竹在副驾驶上瞪他,骂道:“飞鹰,你太混蛋了,第一次看到这样练兵的,你想把他们累死啊?”

“你懂什么?”楚阳笑着说:“人的潜力呀,其实比你想象的大得多,这些都是什么人?都是兵王啊!他们有那么容易累死吗?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比我都好!”

“比你都好?”谢雪竹听得直翻白眼儿。

楚阳笑道:“当然比我好了,我都两年多没训练了,在临海,整天大鱼大肉的,身体已经不行喽!”

“那我真的好奇了……”谢雪竹转过头来,盯着楚阳的侧脸,问道:“如果现在,让你扛着七十斤的原木跑上三十五公里,你还跑得下来吗?”

楚阳瞪着眼睛,说道:“废话,肯定跑不下来嘛,不然,我还用得着让苍夜带队呀?我直接带队不是更好?”

“飞鹰你……,简直太无耻了!”谢雪竹差一点儿就崩溃了,这个人,真是太不要脸了啊!

自己跑不下来,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逼着这些新兵负重急行军?

这人做事,没有底线的吗?

“你就不怕他们和你叫板吗?”谢雪竹又问道:“万一他们,非要你扛着原木一起跑呢?那你怎么办?你跑不下来,可真给影子战队丢脸了!”

“嘿嘿,我有图腾啊,实在跑不下来,就用图腾呗!”楚阳无耻一笑。

谢雪竹一抚额头,算是彻底无语了。

一个人,怎么能无耻到如此地步呢?

谢雪竹已经懒得再搭理这种坏蛋了,楚阳却对着对讲机吼起来:“后面的医疗队跟上,见到哪个兵撑不住了,直接抬回去!”

“明白!”对讲机中,冷锋答应道。

训练开始,冷锋便直接负责后勤和医疗保障工作了,他带着十几个医务人员和抢救设备,远远的吊在这群兵王的后头。

“飞鹰,你总算还有一点儿人性!”谢雪竹终于放心了一些,拍了拍胸口,说道。

万万想不到,楚阳竟然又对着对讲机吼了一句:“冷锋,如果哪个兵支撑不住了,你就告诉他们,随时可以上救护车,不过想上救护车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什么条件?”冷锋不解。

楚阳说:“告诉那些上了救护车的兵,明天早上,直接给我滚蛋,影子战队不要娘们儿兵!”

“知道了!”对讲机的另一侧,其实冷锋也快要无语了。

“唉不是,女人怎么啦?”谢雪竹却怒了,瞪着楚阳说:“我发现,你大男子主义挺严重啊,就这么瞧不起女人吗?”

“哈哈,口误,你可别往心里去!”楚阳哈哈一笑,一脚油门,这辆吉普车便窜了出去。

…………

十公里,十五公里,二十公里……

东方的天色渐渐亮起来了,三十七个新兵,一晚上翻山越岭的,跑了整整二十公里!

每个人的肩头上,此时都被原木磨得血肉一片,好多男兵都将衣服脱下来垫在了肩头上,而名叫景萱的女孩子,却只能咬牙硬撑着。

楚阳开车追了上去,远远的观察着她。

这个女孩子,满头满脸的汗水和泥水,确实已经跑不动了,扛着原木跑上几步,便会站在那里喘粗气,而肩头上的血迹,已经渗透了衣服,整个后背殷红一片。

楚阳将车子开近了,大声问道:“还能坚持吗?”

“能坚持,前辈!”景萱回答着,一脸倔强的样子。

“好!”楚阳点了点头,一下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直接丢给了景萱,说道:“垫在肩上!”

“谢谢前辈!”景萱答应着,将原木重重的丢在了地上,轻轻的揉着血肉模糊,又红又肿的肩头。

“这是何苦呢?“楚阳真的于心不忍了,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句,便将车子向前开去了。

“你原来不是铁石心肠啊?”谢雪竹抬起头来,望着楚阳说道。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都是爹生妈养的,我也不想他们累成这样。”楚阳也不想多做解释,他叹了口气,便将注意力,再次放在了那些新兵的身上,瞪眼吼起来:“加快加快,后面的,跟上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