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面修罗

青面修罗
  • 主演:冯绍峰,胡军,金晨,王庆祥,吕良伟,曾江,高捷,吴岱融,盛鉴,徐少强,修庆,杜玉明,袁祥仁,闵正,马小茜
  • 导演:李仁港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影片讲述的是在古代刺客组织离恨谷中,一位少年侠客如何成为天下第一刺客的惊险故事。

青面修罗第一集

一锅热腾腾的火锅,大家都围坐在旁边。

考虑到有团子,他们吃的也只是微辣的东西。

刚刚莫晓慧他们吃了,但是厉君霆他们回来,莫晓慧总得是要动动筷子的。

为了庆祝厉君霆和江筠儿回来,威尔还特意从家里的酒窖拿了一瓶珍藏多年的葡萄酒出来。

他给在座的人一一满上。

除了团子,每个人的杯子中都有葡萄酒。

葡萄酒的味道芳香四溢,让江筠儿忍不住低下头去尝了一口。

而厉君昕的眼里则都是惊讶。

“不容易啊,我记得这酒你一直都舍不得拿出来喝,跟命根子一样,这次居然拿出来了?”

刚刚厉君昕只顾着准备菜了,也没注意威尔什么时候拿出来了。

他记得上次,家里一个佣人碰到了,威尔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最后,那个佣人还被开除了。

就连平时厉君昕都很少能去他的酒窖,可以看出,威尔对这些酒宝贝到什么程度。

主要是厉君昕对这也不怎么感兴趣,要不然,她早就想去里面一探究竟了。

“现在是特殊时刻,我们应该记录下来,开瓶美酒能有什么关系。”威尔还不至于那么小气,自己小舅子劫后余生,他不表示一点就有点不够意思了。

况且,他和厉君霆的关系也还不错。

他喜欢酒,但是也不怎么爱喝,只是喜欢收藏而已。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厉君昕耸了耸肩。

反正她也不知道威尔的真正想法。

“我说的都是真的。”威尔有些无奈,每次厉君昕跟他说话,都带着几分怀疑的态度。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厉君昕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回头看她,自顾自的吃东西。

江筠儿跟团子坐在一起。

她认真的给团子把每一份虾给剥好,然后递到团子面前。

“团子,你不是最喜欢吃虾吗?多吃点。”江筠儿把盘子里面剥好的几份虾推到团子的面前。

“谢谢妈妈。”其实,从江筠儿离开以后,团子就再也没有吃过虾了。

因为剥虾很麻烦,他时常被扎到手,奶奶要照顾滚滚,他不好意思麻烦,索性就不吃了。

现在江筠儿回来了,他觉得,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这一年内,他无时无刻的不期盼着爸爸妈妈回来。

看到别人的小朋友都能依偎在爸妈的怀里,他不知道有多羡慕。

可是,不管他怎么盼着,江筠儿和厉君霆都没有回来。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要懂事一点,爸爸妈妈既然告诉他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所以这期间,他一直努力照顾着妹妹,就是为了能让父母快点回来。

昨天晚上,他还做梦梦到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情形,果然,美梦是可以成真的,梦精灵真的把他的父母送到了他的身边。

团子小口小口的吃着面前的虾,那珍视的模样,就像是吃了多美味的东西一样。

江筠儿看见团子这样子,顿时心疼不已。

她伸出手,摸了摸团子的头:“团子,没关系,喜欢吃就多吃点,要是你吃完了,妈妈再给你剥好不好?”

团子听言,用力的点了点头:“好,谢谢妈妈。”

说着,团子就低下头去吃东西,动作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

而莫晓慧看到团子的动作,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平时跟她在家里,团子从来不会主动说吃虾的。

她以为团子不爱吃,所以才不提起,没想到,团子竟然那么喜欢。

莫晓慧真心的觉得对不起这两个孩子。

其实,以他们的条件,团子要什么不行?可是偏偏这孩子全部都忍住了,懂事得要命。

吃好东西以后,照例是厉君昕和江筠儿去收拾东西。

在洗碗的时候,厉君昕对江筠儿眨了眨眼睛:“筠儿,你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吧。”

以前她不提,是怕厉君霆伤心,现在,江筠儿和厉君霆都已经回来了,她完全可以问。

反正她一直都想知道。

“其实很简单,也没什么……”江筠儿把克里需要她特殊血液的事情告诉厉君昕,还有哪些实验体,克里的训练场。

当然,太残忍的她也不敢告诉厉君昕。

她不知道,现在是和平的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其他人来说,究竟有多匪夷所思。

厉君昕瞬间就瞪大眼睛:“抓了那么多人,就为了做实验,那克里究竟还是不是人啊?他做实验到底是为了什么?”

“克里之所以一直做实验,是为了救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不过最后那个人自杀了,克里也跟着自杀了。”想到克里,江筠儿还一阵唏嘘。

克里对于他的那实验室,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

最后他自杀了,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或许是他想救的那个人死了,所以,他也失去了希望,这才自杀的吧?

“就算他有想救的人,他也不能那么自私吧?这么多人牺牲,就为了一个人,他怎么也不想想别人的感受?”厉君昕还是觉得有些生气。

如此丧心病狂的人,她真是为所未闻。

“算了,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提了。”对于江筠儿来说,那基地就是噩梦,也没什么值得提的东西。

如果真的要提,就是在基地里遇到琳凯他们。

“也是。”厉君昕赞同的点了点头,不好的回忆提起来,也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不过君昕姐,我怎么觉得你跟威尔最近相处的气氛怪怪的?”具体怪在哪里,江筠儿也说不出来。

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啊。”厉君昕脸色变了变,不过,她很快就恢复如常,假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这一闪而过的变化,还是被江筠儿给捕捉到了。

她知道厉君昕是在骗她,但是,厉君昕不想说,她也不强迫。

再说,感情这种事情,只有她和威尔才能解决,别人再怎么说也没用。

但不管怎么样,江筠儿还是由衷的希望厉君昕能够幸福。

青面修罗

青面修罗第二集

我深深吸了一口烟,整个人气得发抖,然后吐出白烟说道:“难道就拿它没办法了吗?”

三趾蛟龙侧头看向了坑里头,而后张开嘴巴,哗啦一声,就朝着坑里狂吐水,也只不知道这水是哪来的,犹如瀑布一样倾泄。

然后不一会儿,坑里的那些石头就被水给充满了,全部浸没在石头里。

“这墓没有排水吗?”我疑惑的问道:“如果这样,那下面的棺椁肯定泡水了。”

“小凡,你有没有发现,这水里竟然没有血红色,刚才你挖石头的时候,那都是血水。”爷爷提醒道。

“我也在纳闷,刚才石头突然掉下去之前,我就发现那血水消失了。”我摸了摸下巴,真是琢磨不透。

“你看,那水位正在一点点的降低,这墓还是有排水的,只不过比较慢而已,兴许是哪里堵了。”爷爷再次说道。

我定睛一看,坑里的水位确实是在一点点的降低。

不一会儿,所有的水都沉下去了,露出了那些堆叠在一起的特矿石。

这墓主人还真是高深莫测,竟然知道去找这种纯度高的铁矿石,一个是重量很重,另外一个是可以被墓里的机关所吸引,着实是不简单。

我转头看向化石龟,突然想到,何不让化石龟打一个洞,从侧边下去,直接看看底下的棺椁。

“化石龟,你直接打个地洞下去,直接到墓室里,要是塌了,那就让它塌好了,你自个小心一点。”我开口说道。

化石龟点了点头,然后往边上不远的位置走去,显然是在选择适合打地洞的位置,像这种存活了千年的动物,而且又是土里的专家,自然比我们更了解土地。

选择好地点之后,化石龟的四肢竟然伸长了,之前以为只刚刚到地面,能够爬行而已,没想到竟然四肢能够伸长,而后撑起了整个龟甲,可见这四肢是多么的有力,四肢上都是腱子肉,而且爪子无比的锋利,每一个爪子都如同一把小刀一样。

刷刷刷,化石龟刨土了,尘土飞扬。

然后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只见它原本所在的那个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坑,大坑的边上竟然有一堆高高的沙土堆。

而且从大坑里不断的刨出泥土,沙土堆在不断的增高。

“我了个去,太厉害了。”我走到大坑的边上,往下一瞧,已经不见化石龟的身影了。

然后从坑里还传出了咔咔的声响,听到这个声音,我倒是有些担心了,这化石龟会不会遭遇上那只血尸?

不过以化石龟的实力,应该能够打得过,即便是打不过,那龟缩起来,血尸也拿它没办法。

等了大半个小时,化石龟钻了出来,满身都是泥土和砂石,一抖身躯,全部掉落下来,嘴巴张了张,发出难以听懂的声音。

“主人,它说打通了,已经凿出了墓室的金刚墙,但是漏出来很多的沙子。”器灵控制了化石龟,自然能听懂它的意思。

“果然跟爷爷的猜测一样,如果下面的沙子空子,这上面的落石就会塔下去,把棺椁和擅入者都砸死。”我转头对化石龟说道:“辛苦了。”

“主人,那现在怎么办?下去吗?”器灵再次问道。

“下去是肯定要下去的,但是在下去之前,还得做点保障。”我微微皱眉看着坑里的那些石头,始终是个隐患,我说道:“小雀儿,用你的朱雀火,把这些石头全烤了,烤完之后,三趾蛟龙再喷水,把这些石头全都煅烧成石灰,这样就没有多大的伤害了,即便是破坏了下面的墓室,那也在所不惜,咱们不是奔着棺椁里的财宝的,咱们是为了玄晶而来。”

喳喳!

小雀儿扑闪着翅膀,朝着坑洞上飞了过去,而后全身散发出红光,紧接着,喷吐出一口朱雀火,一时间,整个坑里瞬间被大火吞没,大火照亮了整个后山,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显眼。

不过好在这封门村周围都没有人,要不然肯定会被发现的。

坑里传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咔咔咔的响声,那都是石头被煅烧之后的声音。

足足又烧了一个小时,连我们所站的土地里都冒出白烟了,脚底能够感受到炙烤的温度,足见这朱雀火的可怕之处。

这朱雀火不仅燃烧物体本身,连同物体的精神气也一起焚化,这就是其可怕之处。

以前我也有朱雀火的,但是金丹碎了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小雀儿不仅自身有朱雀血脉,那天操控了朱雀剑之后,也顺带着从朱雀剑里留取了一抹的朱雀火种,为其所用,现在实力大增,每天都能够见到它的变化和进步。

轰隆一声,整个坑塌陷了下去,石灰漫天,冲天而去。

我赶紧捂住了口鼻,却不敢靠近,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塌了,终究还是塌了,这个流沙落石墓果然不好倒,换了其他人,只怕想都别想。

“三趾蛟龙,喷水。”

我对着三趾蛟龙说道。

三趾蛟龙再次喷水,水洒向坑里之后,发出了嗤嗤嗤嗤的声音,还有咔咔咔的岩石碎裂声音。

高温炙烤后的石头是无比的脆的,一旦遇到冷水,很容易就碎裂开来,变成石灰………

至少目前是破了这个机关,难的是,如何把这些石灰给弄出来。

“下去看看,化石龟,你在前面带路。”我转头看向化石龟。

化石龟点点头,而后继续钻入到了它挖的那个坑里。

器灵则是把其他的灵兽都收入到了通天塔,然后我则是拿着手电筒,跟在了化石龟的后面。

一进入洞里,就感觉一股腥臭味,很奇怪的是,之前往下挖一米,就见血泥,但是化石龟打的洞里,四周也不见血泥,倒是腥臭味很重。

化石龟打的洞很牢固,它也是绕开石块,找软的地方挖,所以洞并不直,弯弯绕绕的,而且呈四十五度角倾斜,并不是很好走。

绕到了最底下之时,也就是化石龟所挖到的那堵金刚墙之前,是一个大概几平米的空间,刚刚好能容下我和化石龟,甚至还有点拥挤。

青面修罗

青面修罗第三集

随着钱老的这句话,在场除了乐儿他们,和萧缚父子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齐刷刷地投向了钱老这边。

那眼神似乎就在说着:“你这个老家伙赶紧给我闭嘴吧!”

看到这略带搞笑的场面,乐儿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噗呲!”

然后这些人的眼神,又齐刷刷地投射向了乐儿,只是在发现这笑得人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后,一个个又灰溜溜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当然,这收回的眼神的里面,并不包括林书兰。

“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乐儿忍着笑意,对着众人解释着。

可她这一解释,林书兰这心里就更加的火气大了。

要不是现在杜齐在这里,情况有些不对劲,恐怕这会儿她林书兰又忍不住要和刘乐儿对上了。

杜齐在钱老和乐儿搞出来的这个小插曲后,没有再理会林书兰他们,而是在萧缚和管家的搀扶下,来到了刚才林书兰坐着,原本就属于他的位置。

可是杜齐这样的行为在林书兰看来,却是杜齐抢了她的东西。

甚至还在心里想着:你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死去不久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再醒过来,抢我们母子的东西!

当然这些话,林书兰还不会傻到当着众人的面喊出来,只是在心里咆哮了一下。

“说说吧,你们都进行到哪一步了?”杜齐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他来之前,林书兰敢刚说完的话,还出声询问着众人。

可是众人被他这么一问,一个个就像是突然哑了一样,连话都会说了。

旁边的乐儿见了,心里不禁嗤笑:这漕运如果再任由这些蛀虫继续糟蹋下去,不出十年,怕是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林书兰和林旭用着警告的眼神一个个看过去,可是这些人却心虚的转过了头,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

那些本来就被林旭威胁的堂主们,看到这一情况,一个个顿时有种看戏的轻松。

真没想到这报复来的这么快,这就开始狗咬狗上了!

最后实在是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最后还是林书兰自己主动站了出来,对着杜齐说着:“回老爷的话,大家也没说什么!”

“就是想着老爷您卧病在床,也应该暂时选择一个替代你处理事务的人出来。”

“若儿不才,被众多堂主推选,想来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老爷也可以安心养病了!”

这会儿的林书兰,已经不知道什么叫隐忍了,在杜齐的面前她竟然也开始一改往日常态,态度也变得开始有些嚣张了。

杜齐看着往日温柔贤惠的女人,终于在自己面前暴露出了她的真面目,一时间,竟然觉得讽刺。

“是吗!那本帮主也想问问诸位,为什么避过了我的嫡长子,而选择了一个继室生的儿子呢?”

杜齐这话可谓是说的戳心了,就连原本担心杜齐的杜莫若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万分了。

“这,这——”一众人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可这样的局面,并不是林书兰和林旭想要看到的。

林旭站在一旁,偷偷地给一直跟着他的一位堂主打眼色。

那人接收到林旭的眼色后,虽然他打从心里不愿意在,杜齐这心狠手辣的人面前站队。

可一想到事情都已经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愿不愿意已经由不得他了,毕竟他和杜莫若等人,早就已经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帮主看你这话说的,虽然这大公子是您的嫡长子,可他这些年来的作为,您让兄弟们几个,如何放心将漕运交到他的手里!”

“虽然这二公子的身份是比这大公子低上那么一截,但是人家的才能却比大公子高出许多!”

“就凭着这一点,大家也是属意他的!”

“毕竟您也不想这基业,全都毁在大少爷的手里吧!”

这人自觉自己这番话说的天公地道,没有半点不合理的地方。

可是他却忽略了最大的一个问题!

“诸位不会是忘了,这漕运在本帮主接收前,他姓什么吧!”

“就算要败坏,那败坏的也是他萧家的产业,干我何事!”

杜齐这话一出口,在场许多人都露出了一种“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的震惊表情!

一众人开始在心里纷纷猜测:杜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要将从萧连山手里,好不容易抢来的漕运,再拱手换回去吗?

虽然这萧缚也是他杜齐的儿子,可人家终究不姓杜啊!

“老爷,您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您要把杜家和漕运,都交到萧缚手里吗?”

“您可别忘了,他可不姓杜!”

林书兰的神色已经变得很是难看,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眼见着就要成了的事情,竟然被杜齐这个该死的混蛋又给搅和了。

她不允许,她绝度不允许!

“是啊,正是因为他不姓杜,本帮主才要把漕运物归原主!”

对于林书兰的质问,杜齐也是半点没有迟疑。

“我用着萧家人打下的家业,享受了大半辈子,如今也该还给他们萧家人了!”

“至于你们母子俩干的好事,今天老子也要好好和你们清算清算了!”

杜齐看着林书兰他们,突然就暴怒了起来,众人见着这情况,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怎么了?

难道不只是继任的事情吗?

怎么这会儿看着帮主的态度,好像和夫人,二公子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爹,您在说些什么呢?虽然今日娘做的是有些不对,但她也是一时心急,为了咱们这个家啊!”

“就算您属意大哥,也犯不着因此厌弃我们母子吧!”

此时的杜莫若内心有种深深被背叛了的感觉!

因为从前的父亲,总会告诉他:“若儿啊,你要好好读书,将来爹的一切可都要交到你的手上!”

要知道他从小到大,为了这句话付出了多少努力!

可如今竟然告诉他,这些都不是他的,他的那些付出都白费了。

这样的变故,让他如何接受!  “你个野种,别叫我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