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粉碎:Heyri

僵尸粉碎:Heyri
  • 主演:孔敏晶,李敏芝,朴素珍,赵承九,金俊植(1990)
  • 导演:张贤相
  • 地区:韩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1
In the peaceful Paju Heyri Art Village, a zombie incident suddenly occurs. For the opening of the Heyri Arts Center, three friends, Jinseon, Hyuna, and Gayeon, decided to face this crisis. And a novice YouTuber and a coffee factory president add it. Director Jang Hyun-sang's new film, Zombie Crush: Hey Lee, is a film about daily life in a tumult by a zombie suddenly appearing o

僵尸粉碎:Heyri第一集

船在海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船员全部都凑了过来,穿上还有不少的顾客也都朝着这边过来了,一个个的眼中带着兴奋看着林烽准备的鱼羹。

所有的人可怜巴巴的看向了林烽。

“见者有份!”林烽笑呵呵的说道,“大家先耐心的等等,开船的船员是不是要先回去开船,这要是触礁或者走错了方向,咱们可就要永远的生活在这茫茫海域上了。”

听到林烽的话,率先反应过来的修真者立刻去推几个船员,几个船员回过神来急忙回去开船,林烽的手头有白色一闪而过,下一刻,几十只碗直接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鱼羹犹如一条长龙划过,每一个碗里的数量都是平等的,林烽手一挥,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只碗,就连去开船的船夫也不例外。

“啊!”一个船员率先喝了一口,结果太烫了发出了惊叫声,手却死死的拿着碗不曾放下。

“你们也试试吧。”林烽给丽丝和玛丽盛了一碗,“这可是一品鱼羹,仅此一家,绝无分号。”

丽丝笑着接过,吃了一口,眼睛立刻就亮了。

鱼羹一入口,立刻化作万千气息进入了她的体内,那是最纯粹的最原始的力量,在这力量之下,她就不曾动的丹田竟然跳动了一下,一股浓郁的魔气瞬间进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好!”

丽丝毫不犹豫的竖起了大拇指,自己再一次盛了一碗,玛丽已经喝完一碗睡过去了,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黑色物质从身体的哥哥地方渗了出来,丽丝喝了两碗以后放下了碗,林烽笑眯眯的看着下面还清醒的几个修真者。

他不是冷血无情的人。

先前这些修真者并咩有协同尸阴宗对他做什么,这让林烽十分的感动,这一点回馈,也算是全了大家先前对他的帮助了。

林烽舒了口气。

“多谢!”有修真者立刻就感受到了林烽这一晚鱼羹的不一般,抬起头看着林烽,眼中都是慎重,他们没有想到,林烽给出来的这一碗鱼羹,给了他们如此多的帮助。

感受到体内不断充盈的力量,众人的眼中闪烁着星光,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神情。

林烽摆摆手。

丽丝给林烽准备了一个房间,在船只的最上层。

这艘船一共三层,第三层上,只住着掌柜的和丽丝还有几个身份应该和丽丝差不多的修真者。

“多谢了。”林烽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房间肯宽敞,有单独的休息和会客室,这在船上,算得上是最好的房间了。

“是我应该感谢你,不是吗?”丽丝的眼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笑眯眯的说道,“不请我进去坐一下?”

林烽做了个请的姿势。

丽丝在房间扫了一圈,林烽并没有在房间增加什么东西,丽丝坐在前面,目光却在林烽的身上打量着。

林烽站在那里任由丽丝打量,丽丝忽然轻笑出生。

“我是不是应该多说点什么。”

“你要说什么,尽管可以开口。”林烽笑着说道,“我一直在这里听着。”

丽丝摇头。

“暂时没有太多想和你说的。”丽丝忽然轻笑出生,“至少,现在没有。”

听到丽丝的话,林烽只是笑笑,低头坐在那里,亲自给丽丝倒了一杯茶。

“这个茶叶,是在妖界的时候,一个部落的首领送给我的,我看你对灵气并不排斥,我想这个味道你应该也会喜欢。”林烽笑呵呵的给丽丝倒了一杯茶。

听到林烽的话,丽丝的眼中闪过一抹柔和的光芒。

“所以,你并不是魔界的,你是仙界的修真者。”丽丝笑语盈盈的看着林烽,林烽笑着点头。

“我想,我从头至尾,可都没有瞒过丽丝小姐你我的身份。”

可是你也没有告诉我!

丽丝的心头闪过这一句话,不过她并没有说出来,是她太蠢了,因为林烽在尸阴宗修炼有那么一年多的时间,她就没有想过林烽回事仙界的弟子,现在林烽自己提出来,丽丝心头的疑惑,就彻底的解开了。

“屠杀三个城的尸阴宗弟子那件事情,也是你做的?”丽丝的目光再一次在林烽的身上扫了一眼,笑眯眯的问道。

林烽点头。

“难怪你会这么快离开尸阴宗,但凡是尸阴宗弟子,如果要进入大罗金仙的层次,就要进行进一步的洗礼,对自己的身子进行彻底的清洗,所以,你无法度过那一关,所以你就出来了。”

林烽笑看着丽丝。

丽丝愣了一下,转而低头笑了笑。

“林烽,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不要对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好奇,很容易沦陷的。”林烽笑眯眯的起身,“那丫头来找你了。”

丽丝起身往外面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看着林烽,笑语盈盈,“其实,来一场露水姻缘也不错的。”

林烽愣了一下,丽丝却娇笑着走开了,看着丽丝的背影,林烽有些无语,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看着丽丝远去的背影,林烽叹了口气。

这人生啊……竟然被一个女人调戏,太痛苦了。

林烽摇摇头关了门。

没多久,玛丽来敲门了,端着水进来了。

“林大哥,我给你准备了洗漱的水。”玛丽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我来服侍林大哥你洗漱吧。”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玛丽,你无需做这么多。”林烽摸摸玛丽的脑袋,笑着说道,“你现在已经很好了。”

“可是我很想服侍林大哥你。”玛丽摇头,小声说道,“是林大哥你救了我,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林大哥和丽丝姐姐你们给了我新生的勇气,并且,是你们让我知道了,原来我还可以变得更加的强大。”

小丫头的脸上带着笑容,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样子,阳光的笑容,单纯的面容,这让林烽的心神恍惚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恍惚的时间,玛丽已经开始帮助林烽洗漱,嘴角一直都带着温和的笑容。

僵尸粉碎:Heyri

僵尸粉碎:Heyri第二集

说罢,不得萧悦榕反应,苏瑜一抬手,对吉星道:“把东西给舅太太。”

吉星捧着匣子上前,苏瑜含笑,“表姐做了三殿下的妾室,我思来想去,觉得用这个做添妆礼最合适不过,我的一点心意,舅母不要嫌弃。”

随着苏瑜语落,吉星将匣子打开,萧悦榕一看到里面码的整整齐齐一套小娃娃衣衫,顿时脸就黑了。

镇宁侯府这么大的家业,清灼出阁,苏瑜给清灼的添妆礼,居然是一身不值几个银子的婴儿衣衫?!!

而且,这衣衫上,还带着圆通布行的标志!

她买的成品!

王氏看了那衣衫,顿时笑,“瑜儿这个添妆礼好,如今三殿下的正妃是雍阳侯府的顾熙,顾熙是出了名的厉害,清灼带着身孕过去,难免被她责难,瑜儿这添妆礼,既贴心,又不让顾熙觉得镇宁侯府在支持清灼挑衅她!”

萧悦榕气的五脏生烟!

刚刚她只觉这添妆礼寒酸,王氏不说,她还没有想到这一层。

这还不叫挑衅?

这明摆着就是告诉顾熙,我是有身孕的人!

萧悦榕再好的定性,也禁不住这份气,阴着脸道:“真是难为瑜儿了,能选出这样好的添妆礼!”

说的咬牙切齿。

偏苏瑜仿似听不出她的愤怒一样,一笑,“我也觉得当真好!”

萧悦榕气的肝疼。

王氏就道:“既是瑜儿不等明日就给了你添妆礼,那我也现在就给了你吧,免得明日慌乱,倒是忘了!”

说着,吩咐身侧丫鬟,丫鬟领命,不过片刻,捧了个匣子过来,直接放到萧悦榕身侧的桌上,打开。

里面装的,是一株雪参,看样子,倒的确是难得的佳品。

萧悦榕的脸色,这才略略好转。

所求之事没有达成,又让苏瑜结结实实气了一顿,萧悦榕实在坐不下去,便起身告辞。

她前脚一走,王氏就嗔怪瞪了苏瑜一眼,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不知道女孩子要保养皮肤吗?”

苏瑜笑嘻嘻起身,蹭到王氏身边,“我若是不来,三婶岂不是要被她欺负!”

王氏笑道:“哪能被她欺负,不过是让她嘴上厉害几句罢了!又占不到什么便宜!”

苏瑜拈着王氏身侧桌上的甜果,丢到嘴里,“那也不行!更何况,这些话,三婶说不得,只能瑜儿说,瑜儿可不想让三婶落人口舌!流言这种东西,最是可怕!”

王氏笑着在苏瑜手背一打,“洗没洗手就吃!规矩都去哪了!”

苏瑜忙躲闪,嘻嘻一笑,“好险好险,差点被三婶铁砂掌给打了!”

王氏忍俊不禁,“和你三叔学的,哪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倒像个小子!这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

苏瑜顿时脸红,“三婶!”

王氏笑着,忽的想起一事,敛了笑容正色道:“你送陆清灼一身婴儿衣衫,就不怕她拿着衣衫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

苏瑜嬉笑的眼底微微一闪,“我还怕她不做文章呢!”

王氏见她胸有成竹另有打算,便松下心来。

这厢,苏瑜和王氏玩笑几句,折返梧桐居。

等到萧悦榕黑着脸将这两个匣子带回秋香园的时候,陆清灼一气之下,险些将那身婴儿衣衫给绞烂。

窦氏摔烂一盏茶,却是转而又笑,指着那婴儿衣衫,道:“这衣衫虽是寒酸,可苏瑜误打误撞,却也成全了你!”

陆清灼哭着道:“祖母,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替她说话,她这分明就是作践我,不给张灯结彩也就罢了,她那么有钱,就送我这么个破烂货!”

说着这些话,陆清灼恨不能冲到苏瑜面前,将这衣衫照脸摔到苏瑜面上,然后将苏瑜的小金库据为己有!

不说别的,单单苏瑜那个首饰匣子,就价值连城了!

萧悦榕也是一脸不解,看着窦氏,“母亲,这怎么就是成全清灼了?”

窦氏冷笑,“咱们知道,苏瑜送清灼这个,是在作践清灼,可旁人不知啊!旁人只以为清灼此时怀着三殿下的骨肉,苏瑜送个婴儿衫,这不正好告诉大家,镇宁侯府很是看重这个孩子?”

随着窦氏语落,萧悦榕顿时恍然大悟,眼底泛出亮光,“还是母亲精明!儿媳竟是没想到,这样的话,还不是凭我们说!”

窦氏一笑,“这婴儿衫就是镇宁侯府给这孩子的保护伞!”

陆清灼破涕为笑,“祖母好厉害!有镇宁侯府的支持,那三殿下就不会轻看我,等到我这腹中胎儿折损在顾熙手中,三殿下冲着镇宁侯府的面子,也不会轻饶她,雍阳侯府怎么比得上镇宁侯府!”

陆清灼越说越觉自己所想不差,眼底泛起期望之光,灼灼一片,“为了安抚我,三殿下必定会晋我的位份!”

窦氏点头,“三殿下可是皇后的亲儿子,而镇宁侯府在夺嫡这件事上,又是支持皇后,就算苏瑜那个小贱人与我们翻脸为敌,可她不会与三殿下翻脸!”

陆清灼冷声一哼,“她现在怎么折辱我的,等到我在三殿下府邸站稳脚跟,必定要如数奉还!”

说过陆清灼的事,整理着她的嫁妆,窦氏又问萧悦榕,“前几日让你办的那件事,可是成了?”

萧悦榕道:“母亲放心,人已经在京都了,给她安排了合理的身份,一定不会有问题的,等清灼一出阁,她那边就开始。”

窦氏道:“住在哪里了?”

“猫耳胡同,那里人杂,住的大多是一些行商或者官宦的外室,到时候,就只说她是被商人抛弃的,孤身一人住在哪里,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的。”

窦氏点头,又嘱咐了两句,方才作罢。

翌日一早,秋香园上下,早早起床。

陆清灼装扮一新,坐在床榻上,焦灼的等着。

及至日上三竿,赵衍府邸派了嬷嬷来,“我们王妃说了,陆小姐是带着身孕进门,太阳底下恐怕是不吉利,等到太阳落山以后,再派人来接。”

陆清灼得了话,险些气的一头栽倒过去!

僵尸粉碎:Heyri

僵尸粉碎:Heyri第三集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不能细想

夜,静悄悄的,那一轮明月,高悬在上空,为整个皇城都是披上了一道银辉。

阴影之中,一道阴影正在潜行着,其行进的路线,是如此的刁钻,而又隐蔽,并且速度更是快速无比,就算是肉眼看到了,也只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就算是用神识来扫描,也只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没错,这道阴影,正是那化身阴影的林萧,现在他要去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取那安倍三才的小命。

透视眼,完美的能够让他提前预知到那些守卫们的行进路线,强大的神魂力量,更能屏蔽自己的身体,不被探查。

可以这么说,除非是这些人,将皇宫围成一片铁桶,但凡有一丝的缝隙存在,林萧就能很轻松的找到那安倍三才所在的位置,并干掉他。

然而,皇宫之内真的是没破绽吗?怎么可能,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林萧可是将皇宫给摸了个清清楚楚。

所以现在的他,行走在皇宫之中,就如同是如履平地一般,如此的轻松而又惬意。

一点一点的,接近了安倍三才所居住的房间,神识一扫,林萧面上当即是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神色。

没错,这位帝皇,现在正在做着那等羞羞的事情,而林萧,还真不好去打搅他,就算是让他在临死前,先行逍遥一番吧。

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几分钟后,一声嘶吼传出,林萧明白,是该送他上路了。

一把武士刀,已然是出现在了手中,林萧心中明白,用武士刀,跟用剑的话,自己的实力会出现一丝的折扣。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就算是用武士刀,他的实力也只不过是下降个三成而已。

然而安倍三才喃?在自己式神的阻碍下,他充其量,就如同是一个有着元婴修为,但其实不懂得发挥出自身实力的小孩子而已。

自己杀他,真的是不要太轻松,不过在此之前,还有着一个准备得去做,那就是布阵,阻碍外界的探查。

免得安倍三才一声呼喊后,真的是将护卫都叫了过来,到时候自己想逃都没法逃了。

所以淡淡一笑后,林萧也是将眼神放到了那安倍三才的身上,眼中,杀机毕现。

隔绝阵法什么的,林萧还真是不少,而且布置起来更是非常简单,仅仅几分钟而已,林萧就已经是布置完成。

所以在淡淡一笑后,林萧已然是大步踏入了阵法之中,并向着那安倍三才走去,没有丝毫的掩饰。

如此大摇大摆的行进方式,若安倍三才都察觉不到的话,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第一时间,安倍三才便准备召唤那式神参战,可下一刻,他愣住了,因为他那十个式神,居然是拒绝出战。

当场,安倍三才就明白了过来,来人究竟是谁了,神色无比的冷冽道,“我说神使啊,你要杀我,何必还藏着掖着的?”

“呵呵”,林萧笑了,也是揭下了面纱道,“皇上,实在是不好意思,深夜到访,取你项上人头一用。”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神色冷冽的,安倍三才也是询问着林萧,希望能够得到答案。

他明白,这一次自己,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因为方才,他已经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神魂被一层薄膜给屏蔽了,根本就无法散发出去,而神识都被屏蔽了,更不用说是喊叫声了。

尽管安倍三才没有阵法,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所以当即就明白了过来,自己恐怕是深陷阵法之中了。

……

当然了,对于林萧,安倍三才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忌惮,为何?正是因为其式神,尽管血脉高贵,但却是处于幼年状态,战斗力根本就是个笑话。

自己无法使用式神,难道他又能使用式神了?然而谁都不知道的是,他安倍三才,在拥有式神的同时,也是一位钻研过忍者忍术的天才。

尽管相比较真正的忍者而言,他还差了不少,但如果是想要战胜林萧的话,恐怕真没有多大的问题。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将林萧给放在心中,可今天,这位神使居然是主动找上了门来,这就让他猛然一颤了。

显然,在明智自己境界在他之上,还敢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恐怕真的是有几把刷子,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他啊。

所以他想要做的,便是尽量拖延时间,让这些护卫们发现现场的不对劲。

至于早已经是掌控了全局的林萧,却是根本不会有半点的畏惧,所以愣是与这位皇上闲聊道,“我为何要对你动手?这个问题,问的真的非常的好。”

“要不,你先猜猜看?”面带戏谑的,林萧也是想要看看,这位皇上,究竟是聪明与否。

脑海中,灵光不断的流转,在思考了一番之后,还真是被安倍三才想到了关键之处,并开口道,“难道,是那个小贱人找你,愿意成为你的奴仆?只要能让你杀了我,亦或者是助他登上皇位?”

“然后,这场战争,其实一直都是你在幕后推动?到时候阴阳界将忍界灭掉,你掌控了那个小贱人,也就相当于掌控了这整个世界?”

说到这里,安倍三才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这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如果真按照自己猜想的情况来做的话。

现在的林萧,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么立马就能成功,那就是杀了自己,将这件事情,嫁祸给那忍界。

然后,只要在他神使的身份下,说上一句什么神,安排晴川成为新一任的帝皇,那么,他就能堂而皇之的,掌控阴阳界,与忍界开战。

而与忍界开战的话,林萧的那战舟,他见过的,深知这场战斗,阴阳界是必胜的,所以额头之上,冷汗已然是源源不绝的落下。

这件事情,真的是不能细想,因为越想,越能够发现其中的可怕之处,眼前这位林萧,实在是让人感到了畏惧。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