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
  • 主演:岛崎信长,铃木达央,宫野真守,代永翼,平川大辅,渡边明乃,雪野五月,津田健次郎,宫田幸季,家中宏
  • 导演:河浪栄作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第一集

三金一头雾水:“少奶奶,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就把我房子里沙发给换了?”

三金:“……”

夜落瞅了他一眼:“我不喜欢黑色的沙发,也不喜欢白色的地毯,你换东西的时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三金被问得愣住,这个是晏少吩咐的,他只是按命令执行……

夜落看向晏御,一脸委屈地道:“晏少,他欺负我!”

三金:“???”

我欺负您?我哪敢欺负您!

晏御:“……”

她这是报复不了他,所以报复到三金那儿去了?

三金很无辜地看向晏御,晏少啊,我可是为您办事啊,你一定要公正严明……

“罚他半年月薪。”公正严明的晏少开口了。

三金内心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晏御扫了他一眼:“还不快去把少奶奶不喜欢的换了。”

“是,少奶奶我们来讨论一下您喜欢什么样的沙发和地毯。”

三金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吞。

夜落高兴地准备掏出手机选沙发和地毯,这时候门铃响了。

须臾,一个穿着白袍的美人冲了进来。

“好哥哥,我来了,你没事吧?”美人一脸焦急,扎着的头发都散了一半。

夜落看着冲进来的女人,一身宽大的白袍,头发有些凌乱,但是面容姣好,身材高挑,一看性子就干练。

就算跑得急也不见半点狼狈。

她是什么人?晏御这么急着找她来做什么?

三金笑着迎了上去道:“你来了,有点小伤口需要你处理一下。”

“小伤口?”美人一愣,呆呆地看着屋里的晏御,这不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吗,哪有受什么伤。

搞什么鬼?

“是夜小姐的脸上受了点伤。”

夏芝看向晏御旁边的小美人,伤?哪有伤?

“你指的是她那白如煮熟鸡蛋的小脸上的那一道小小的红?”夏芝问得都有些咬牙切齿。

她接到三金的电话说是十万火急的事,还让她十五分钟内要赶到。

她以为是晏御出了什么事故,把自己的小MINI开得跟方程式赛车一般赶过来了。

结果就这样?

“是。”三金回道。

夏芝扔下自己的包朝晏御吼了起来:“就一个小划痕,你让我把我那台小MINI开成了飞机!我特么以为你中弹要挂了!你就给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她堂堂医学博士,手术界的鬼刀手,时间多宝贵。

“别废话,打针。”晏御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提电脑处理公事,连头也没抬一下。

夜落大概听明白了,对方是医生,是晏御叫来帮她处理伤口的。

可她这伤口,着实不能算伤口。

难怪美人医生要气急败坏,她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给夏芝倒了杯果汁:“医生,你先喝杯果汁歇一歇。”

夏芝咕噜噜地就将一杯果汁全倒进肚子,气才消平一点儿:“哥!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忙得连抽根烟的时间都没有,等着手术的排队到了2028年了,您能不能体谅体谅我啊!”

夏芝几乎是哀吼。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第二集

一行四人开着阮小六的那辆悍马直扑顺义区的那幢破旧商务大楼,可是将大楼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能找到阮钰和郑莺莺的踪迹,对方似乎早就已经人去楼空。<<.om大楼满是灰尘的入口处有不少杂乱的脚印,还有拖拽家具的痕迹。

阮小六一拳打碎了窗边的玻璃:“这帮狗日的,别被老子逮着,逮着了,一个接一个地剥皮抽筋。”

李云道心中很乱,此时竟隐隐有股让他觉得不安的预感——那个要并购全世界浆糊公司的姑娘身处险地,可他却无能为力。紧握的拳头几乎快要将掌心掐出血了,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陌生男子绝口不提要现金的事情,只是要李云道单独现身,用自己去交换阮钰和郑莺莺两人,并威胁说,如果不来或有人跟着,立马撕票。

手机开了免提,对方挂了电话后阮小六便道:“这是用了假声器处理过后的声音。”

“假声器?”王小北直摇头,“弄得跟电视剧似的。”

因为研修课程的需要,李云道最近研究过不少绑架勒索案,如今警察破案的方式越来越高科技,其中就有声纹识别这项技术,可以将每个人的声音如同指纹一般进行特殊地辨认。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用了声纹识别系统后,犯罪份子便发明出可以改变声音的假声器。阮小六是国安体系的精英,他的判断李云道自然不会怀疑。他深吸了口气,脱下身上的战术背心,对王小北道:“防弹衣换给我,既然他们要求我单独现身,干脆就满足他们这个要求。”

“不行!”王小北和薄小车几乎是异口同声。

“太危险了,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上回你被江宁那几个傻逼弄走,差点儿连命都送了,这回你面对的没准儿是穷凶极恶的国际犯罪集团,他们可不在乎你一条人命。”王小北竭力阻止道。

薄小车也摇头道:“云道,不是我们拦着你不让你去救阮钰,而是这件事情的确很诡异。你仔细想一想,万一对方只是抛出个诱饵,你现了身他们却不肯放人,到时候连你也载在里面,他们岂不是又多了一份谈判的筹码?”

李云道也知道自己关心则乱,但这是他如今唯一能为阮钰做的事情。

阮小六也阻止道:“姐夫,既然对方还能提条件,说明我姐她们还是安全的,但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是你,你又乖乖地落入了他们的圈套,我姐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劝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小北,不想我那么快死的话,把你的防弹衣换给我。”李云道取下战术背心上的捕鲸叉军#刀放在一侧的靴子里。

薄小车知道此时谁也拦不住李云道,深叹了口气,从自己靴中掏出一把靴刀,又从小腿上取下一把玲珑小巧的银色掌心雷手枪,连枪套一起交给李云道:“如果我哥在这儿,肯定会赞一句‘爷们儿’,再骂你一声‘傻逼’,可是我们薄家人就喜欢跟有情有义的傻逼做兄弟。”

李云道故意想缓和有些沉痛的氛围:“大几百公斤的野猪王都撵不死我,区区几十公斤的人,怕个球啊!”

阮小六眼中露出越来越欣赏的神色,道:“之前我一直好奇,我姐那么优秀,怎么就看上一个小警察了,而且还要跟蔡家那位分享同一个男人,这会儿我算是有点儿明白了。姐夫,你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很有你们老王家浑身是胆的铁血风范!”

王小北挥挥手不耐烦道:“你别跟我在这儿瞎起哄,他要真出了什么事儿,你看你们家老爷子会不会削了你一层皮。”

阮小六却正色道:“我们老阮家,最佩服这种有情有义有胆色的真男儿。姐夫,你看要不这样,他们不是让你单独现身吗,你在前头走着,我们仨儿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万一有个什么情况,也好照应一下,你看这样成吗?”

李云道却摇头道:“这样太危险,我不想拿疯妞儿的性命开玩笑。”说完,李云道从阮小六手中拿过车钥匙,便独自一人走出破旧大楼。

王小北顿时急了:“怎么办?他这纯粹是去送死啊,你们也不拦住他……”说着,王小北就要追出去,却被阮小六一把拉住。

“你劝得了?还是薄小哥劝得了他?”阮小六摇头,看着门外飞驰向去的悍马,“我今天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王小北不满地看着他。

“真爱无敌啊!”

“滚犊子,没心意跟你在这儿开玩笑,我得打个电话给老爷子,这事儿涉及到云道的安全,就这么让他一个人去了,回头我妈知道了铁定抽不死我。”王小北掏出手机就想往家里打电话,却再次被阮小六拦住。

“咦?阮小六,我说你小子什么意思?被绑的是不是你亲姐啊?从小到大,你姐对你的好,可是没二话的,你这会儿跟我玩什么球飞机?”王小北真的生气了。

阮小六镇定道:“小北哥你别急呢,悍马是我的车,我能不知道车去哪儿了?知道车在哪儿,自然就知道人去哪儿了。”说着,阮小六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特殊的app,输入一行数字和字母后,果然在北京城的地图上出现了一个闪烁跳动着的红点,“呶,这不是找到了嘛!”

王小北急道:“那还愣着干啥,快走啊!”

薄小车道:“我觉得还是得多备些人手,到时候多个人多一份力量。”

阮小六道:“我已经让上头增派了援手,这会儿已经有人在盯着那辆悍马了。”

王小北这才松了口气:“哇操,你小子不早说!”

阮小六突然看了一眼屏幕,皱眉道:“咦,怎么又变了方向。”

屏幕上的红点正从一处路口往返回的方向走,离这幢大楼越来越近。

阮小六抬头环视四周,突然猛呼一声:“不好!”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

男子游泳部:最后的划水剧场版前篇第三集

第347章她觉得别的男人种子好?!

两人结了账,贺梓凝带着白念倾一起去了一楼的药店,买了几个测试笔,便去了商场的洗手间。

贺梓凝毕竟算是过来人,所以相对有经验些,她看了说明书,给白念倾讲了用法,便在洗手间隔间门口等她。

里面,白念倾真的是紧张极了,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按照说明书的方法,先用了两支测试笔。

液体快速往上爬,白念倾看到已然出现了一条杠,紧接着,液体爬满整个观测区,而第二条粉红色的杠杠也渐渐显示了出来。

白念倾呆呆地看着两条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刚刚贺梓凝说的,两条杠一上一下就是怀孕了。

外面,贺梓凝见她进去一会儿了,于是问道:“念倾,好了吗?”

“马上。”白念倾匆匆回答一句,然后又将另外两个盒子也都打开,再次测试。

四支测试笔,结果完全一样,红色的两条杠,清晰无比。

白念倾打开门,颇有些无措地将笔给贺梓凝看:“梓凝,你看,是不是怀孕了?”

贺梓凝接过去,看到C和T上面都对应了一条杠,和说明书上的阳性一模一样的时候,顿时抬头笑了:“念倾,你真的怀孕啦!”

白念倾听了她的话,心头后知后觉的喜悦这才涌了起来。两个女孩在洗手间里拥抱,脸上都是笑容。

许久,白念倾松开贺梓凝:“那、那我该怎么办?”她捏着测试笔,脑袋一片空白。

“当然是去医院再检查一下。”贺梓凝道:“不过当务之急,是不是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孩子他爸呢?”

提到霍言戈,白念倾的脸一下子通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我、我该怎么给他说?”

贺梓凝笑道:“当然告诉他,他要做爸爸了,以后,要好好照顾你这个准妈咪。”

“哦。”白念倾点头,发现有人进洗手间,才意识到二人还没出去。于是,她连忙拉着贺梓凝出去,洗了手,走到外面给霍言戈拨了过去。

电话还没通的时候,她抬眼:“梓凝,我好紧张。”

贺梓凝揽着她的肩:“别担心,他肯定比你还高兴。”

很快,电话通了,霍言戈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很是温和:“小猴子?”

“嗯。”白念倾应了一声,突然觉得舌.头打结,说不出话来。

霍言戈又道:“你还和嫂子在逛街吗?饿不饿?”

她听着他柔和的声音,突然觉得喉咙哽咽:“嗯,还在逛街,不饿。”

“我下班去接你。”霍言戈道。

“嗯。”白念倾继续答应。

“那你们逛街吧,我等你电话。”霍言戈消失半年,公司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去熟悉,所以,最近上班颇忙。

听到他要挂电话,白念倾连忙道:“等等。”

“怎么了?”霍言戈几乎想象得到,白念倾主动给他电话,估计是想他了,也害羞了,现在应该脸红着吧?于是,他的声音也染上了几分笑意:“小猴子?”

她的声音怯怯的:“我、我……”

“想我马上去接你?”他问。

“不是、是——”白念倾紧张得不行,见到旁边贺梓凝一直在给她打气,她这才很小声地道:“我有、有宝宝了。”

快速说完,她捏着手机,身子轻颤。

电话那端,霍言戈听到白念倾的话,愣了一下,正要再问一遍,却突然反应过来。

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起来,不小心撞了膝盖,倒抽了一口凉气,却不觉得疼,而是急切地问道:“念倾,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有宝宝了?我们有宝宝了?”

听筒里,传来白念倾轻轻的一声:“嗯。”

霍言戈呆住。

手机里安静一片,白念倾说完,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只安静地等待着霍言戈的反应。

好一会儿,他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急匆匆的:“你在哪里?马上发位置给我,我去接你!”

“好。”白念倾答应道。

霍言戈又快速道:“小猴子,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有没有哪里疼?你站着还是坐着?快找个地方等我,我到了你再出来,别着凉了。”

白念倾听到他紧张的声音,她心头原本残留的最后那一抹紧张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温暖和幸福感,还有那么一丝好笑。

她微笑道:“你别担心我,我和梓凝在商场,不会冷到的。那我们在商场等你,我现在给你发位置。”

“好,别担心,我马上过来。”霍言戈挂了电话,拿了车钥匙就匆匆往外走。

走进电梯,看着楼层不断跳跃,直到到了地下一层,这才后知后觉扬起了唇角。

跨入车里,他设置了导航,开出地下车库的时候,唇角扬得更高,到了最后,竟然笑出了声音来。

他终于也要当爸爸了,不但有妻子陪他,还有可爱的小宝宝陪他了。

其实,虽然他从小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玩,可是,即使再习惯孤独的人,也有追求热闹和温暖的渴望。

霍言戈在二十分钟后来到商场停车场,他打过电话后很快贺梓凝和白念倾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将白念倾上下打量好几秒,这才松了口气:“小猴子,感觉怎么样?”

白念倾摇头,微笑地看着他。

旁边,贺梓凝见两人竟然互相看对方都有些不好意思,不由笑了。

她将白念倾的手交到霍言戈手上,然后道:“言戈,我已经把你媳妇儿完完整整交到你手上了,快带她回家吧!”

霍言戈点了点头,见贺梓凝一个人提着袋子,又道:“嫂子,我送你回家。”

贺梓凝摇了摇头:“我再逛逛,你们先回去吧!等明天上午,带念倾去医院检查一下,不过估计刚有,还得过阵子再照B超。”

霍言戈点头:“好,那我明天一早就带她去。”

正要挥别,贺梓凝却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转头,见顾沫漓和俞天熠正向着这边过来。

她连忙转头:“你们也出来逛?俞大夫今天不出诊吗?”

“今天出来和婚礼策划师定流程,所以没上班。”俞天熠道。

贺梓凝想到什么,眨眼:“俞大夫,帮个忙呗!”

说着,她拉白念倾到俞天熠面前:“念倾怀孕了,应该刚有不久,还没来得及去医院,你帮她看看行么?”

俞天熠点头,手指搭在白念倾的手腕上,仔细辨别一会儿,然后抬眼:“月份应该很浅,我还不能确定性别。不过——”

他说着,抬眼看向霍言戈:“霍先生,你们家基因挺不错的,估计不止一个噢。”

“啊?”众人齐齐惊讶。

俞天熠道:“等月份再大些,我就能判断出来性别了。不过,你们可以先去医院看看,好好加强营养,毕竟孩子应该不止一个。”

“天哪,是双胞胎啊?”顾沫漓在一旁道:“好厉害!人家有双胞胎基因就是好!”

她这句话,不异于夸霍家男人种子好,所以,刚刚还在认真‘工作’的俞天熠凉飕飕地扫了她一眼。

贺梓凝则是先反应过来:“天哪,不止一个,好棒!言戈、念倾,那我提前恭喜你们了哦!”

白念倾也很高兴,甚至恨不得马上知道到底有几个宝宝、都是男是女。她开心地看向霍言戈,霍言戈也很激动,握着她的掌心都是汗。

“好啦,你俩快回家吧!念倾,记得加强营养哦!”贺梓凝冲二人挥手。

两人离开,顾沫漓和俞天熠也要买一些结婚的东西,所以,也和贺梓凝作了别。

贺梓凝之前一直有个很喜欢的牌子还没去逛,她走进那家店,正在试衣服,手机就响了。

“言深。”她扬起唇角。

“宝宝,逛得怎么样了?我下班后去接你。”霍言深道。

“正在试衣服,一会儿应该就差不多了。”贺梓凝道:“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霍言深道:“看上喜欢的了?都买下来!”

“不是这个,是关于念倾的。”贺梓凝顿了几秒:“念倾怀孕了!”

“是吗?”霍言深微笑:“那我要当大伯了。”

“还不止这个哦。”贺梓凝神秘道:“因为,我们正好遇见了俞大夫,他给念倾把脉了,说念倾应该怀了不止一个。”

过了几秒,霍言深那边才有声音:“宝宝,所以他们要超过我们了?”

“啊?”贺梓凝没想到,霍言深的重点竟然在这里。

“不行,我们得再要一个。”霍言深又道。

贺梓凝被他逗笑,故意调侃道:“你不是说,有晞晞一个就很好吗?还说,我生宝宝不容易,痛一次就够了。那你现在还让我要,是不是不疼我了?”

霍言深一听,连忙道:“宝宝,我没有!如果你不想要,我们就晞晞一个就好,以后也不要了。”

“真不要?”贺梓凝问。

“不要。”霍言深说完,顿了几秒,问:“俞大夫真说言戈不止一个?”

“嗯,他是这么说的,还说霍家种子好。”贺梓凝故意道。

霍言深:“……”觉得心头有些翻滚,但想到贺梓凝生宝宝的确辛苦,所以还是道:“没关系,我们就一个。”

贺梓凝哪里听不出来他此刻的语气,她故意过了一会儿才道:“言深,我开玩笑的啦,我还想要,而且晞晞一个人也比较孤单,我们再要个宝宝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