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港的肉子酱

渔港的肉子酱
  • 主演:大竹忍,木村心美,花江夏树,吉冈里帆,マツコ?デラックス,石井いづみ,中村育二,山西惇,八十田勇一
  • 导演:渡边步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明石家秋刀鱼首度企画动画电影作品!改编西加柰子原作小说,STUDIO4℃制作的动画电影《渔港的肉子酱》将于今年初夏公映!   故事围绕着生活在渔港的“肉子酱”母女的成长展开。《海兽之子》导演渡边步执导,小西贤一担任作画导演,剧本则由《凪的新生活》的大岛里美担当。

渔港的肉子酱第一集

张剑锋带着部分保安离开后,战场算是交给了乔刚一方势力。

严华和朱秦率领着校园小混混们,鱼贯而入。

他们走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足矣看出,平时在学校里是多么的猖狂,走路横着走,好像马路是自己家的。

不了解真相的群众,还以为这些家伙刚做完包皮手术呢。

没多时,房间里便挤满了乔刚的人马。

严华和朱秦走到乔刚面前,关心道:“刚哥,你要不要先去医院处理一下。”

乔刚摇了摇头:“不着急,我要亲眼见到叶枫倒在血泊之中。”

严华、朱秦二人,目光同时望向叶枫,获知了跟老大交手的人的姓名。

“刚哥,我保证,不会让他站着从这里离开的。”

“断胳膊断腿,你说了算。”

他们向乔刚保证着。

“你俩不要掉以轻心,这小子有武功在身,连张科长都不是他的对手,保安们都被他打退了。”

“再厉害的武功,到了我面前,也将变成女人的花拳绣腿,形同虚设。”

朱秦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多年的习武者。

以他的身高,能够在数万名男生中,打出一片天地,成为乔刚的左膀右臂和最强劲的金牌打手,本身就足以证明他的武功之高强。

“照着住院三个月的程度去打。”乔刚下了指令。

“你们不要有所顾虑,医药费算我的,他若是敢报警,我让他全家都不得安生。”

乔刚狞笑道,“我叔叔在临江市的势力,就像当年上海滩的杜月笙之流。”

众多小混混们,对他的话,无不信服。

严华则挥着手中的砍刀,指向叶枫,叫嚣道:“如果你现在跪地向刚哥认错的话,我保证,只废了你的双臂,否则的话,你的四肢难保。”

“什么时候学校的学生,身上戾气比外面的小混混还重。”

叶枫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今天我会教你们做人,让你们明白一个道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草,你以为你是孔子呢,到处说教。”

朱秦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身上没有点戾气,能叫混江湖的吗?”

叶枫笑了:“到底是学生,还是太年轻了,知道是什么叫江湖吗?”

他紧接着又说:“江湖并非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

“那又怎样,我们打天下,靠的就是打打杀杀。”

在朱秦的意识概念里,拳脚打天下,而不依靠头脑和智慧。

而实际上,后者往往更重要,例如军师的地位,不是一些武将所能比拟的。

“你俩少跟他废话,我觉得他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以寻找机会逃跑。”

乔刚催促道,“你们不要令我失望了。”

之前的几番交战,无论是乔刚还是张剑锋,皆败在了叶枫手下。

严华则满怀自信地下起了军令状,打着包票:“你放心刚哥,打不倒这小兔崽子,我爬着从这里出去。”

朱秦则接口道:“我一个人对付他,足矣。”

二人可能平时在学校里牛比惯了,联起手来所向无匹,所以语气才会如此嚣张。

叶枫提醒着对方:“我劝你们最好一起上,或许才能坚持的更久一些。”

严华和朱秦,可能是头一回遇到比他们还嚣张的人。

“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上!”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紧接着不约而同地出了手。

严华手持砍刀,而朱秦则赤手空拳。

前者砍向叶枫的肩膀,后者则踢脚直奔对方的下盘,二人配合默契,称得上是双贱合璧。

“来得正好!”

叶枫一记大摆腿,一脚将严华手中的砍刀踢落在地,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手中的甩棍猛然向下一抖,好似鹰隼的坚硬之嘴,朝着朱秦的小腿部位狠狠啄去。

电光火石之间,严华手腕吃痛,整条胳膊沉重的几乎难以抬起。

而朱秦则比较倒霉,由于出腿迅猛,丝毫没有收力,所以直接被蕴藏着近千斤力量的甩棍击中,当场小腿骨裂。

叶枫紧接着在收回甩棍的同时,猛然横扫,棍子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击中了严华的腮帮。

房间里的小混混见状,皆爆发出惊呼声。

他们能够想象的出,这一棍子下去,有多痛。

严华的半边脸被打歪了,嘴中吐出了好几颗断牙。

朱秦趁此机会,忍着小腿的疼痛,勾拳如同蛟龙出洞,白鹤升空,直奔叶枫的下颚而去。

“学了点皮毛武功,也敢造次。”

叶枫单手化掌,绵绵之力,好似无穷无尽的惊涛骇浪,拍打在了朱秦的拳背上。

下一秒钟,朱秦的脸庞上,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愕。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拳背与叶枫左掌相接触的那一刻,拳劲顷刻间化为所有。

他不由大为惊讶,此人竟能化解、卸掉对手的力量!

看来姓叶的大有来头,若不然的话,是不可能拥有如此高深的武功的。

或许别人不能体会,但是身为练家子的朱秦,明显能够意识到,叶枫功夫的卓越超群。

“啪、啪、啪!”

叶枫几大嘴巴重重地扇在了朱秦的脸上,“装疯卖傻呢,不是会武功吗,不是一个人就能搞定我吗?”

朱秦回过神来,正欲出拳,然而他的后颈陡然间被叶枫伸出去的手勾住。

他愈发震惊,惊讶于叶枫身手之快。

纵然是习武多年的他,也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叶枫扔下甩棍,另一只手同样勾住了严华的脖颈,说道:“既然你俩没了兵器,我也就赤手空拳,免得说我欺负人。”

无论是朱秦还是严华,都试图从叶枫的控制中挣脱出来。

然而却赫然发现,他们如同老鹰鹰爪下的小鸡,根本就无力逃脱,任何努力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咚!”

叶枫手臂用力,硬生生地将严华与朱秦二人的脑袋碰撞到了一起。

准确地说,那二人是嘴碰嘴地来了一记亲密无间的接触!

那场面,简直不忍直视。现场的那些校园混混们,见此情景,无不目瞪口呆!

渔港的肉子酱

渔港的肉子酱第二集

来到此地后,苍天弃几乎可以确定当时被他困住的妖兽所言,应该就是南域修士谈之色变的兽潮。

既然众妖兽是为了抢夺那神秘未知的存在,那么,只要赶在兽潮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之前,提前收取了此物,是不是可以阻止这场浩劫的发生?

不管怎么说,苍天弃始终没有忘记过自己是南域的修士,在他的眼里,这里就是他的家乡,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身世,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南域的感情。

所以,他不想看到南域毁在兽潮之下,一旦此地沦陷,保护禁制被攻破,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可不相信妖兽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会老老实实的回到兽海。

同时,苍天弃也不想看到炼器门的弟子惨死于此。散灵珠破坏力惊人没错,但散灵珠也有可能会伤到自己人,这问题是绝对存在的。

再者,眼下兽潮还仅仅只是开始,在有散灵珠的情况下,炼器门便已经出现了伤亡。那之后,伤亡一定会更大!

所以,要想解决此问题,比武要从根源入手,而这根源,就是妖兽疯狂想要得到的未知存在!

“只要提前找到此物,不仅可以减小我炼器门的伤亡。并且,对于我来说,也一定是一场造化。能够让兽海内的妖兽如此疯狂,此物必定不会是什么普通货。”

心里如此想到,苍天弃对自己的决定更为肯定,但随后,他眉头便是一皱,目光再度看向了黎述四人所在的阁楼。

“妖兽疯狂的攻击交界处的保护禁制,这就说明,他们想要得到的神秘东西,应该在保护禁制后方。可保护禁制后方是阁楼,黎述老祖以及三宗老祖都在其中,况且眼下各派弟子都在禁制之外,无一人退回禁制内,我想要在这个时候进去……必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的焦点。那时,想要偷偷摸摸的寻找神秘之物,就变得相当困难了。”

“况且,那所谓的香味,我到了现在都没有闻到半点,就算想办法回到了禁制后方,我又该如何寻找?”

苍天弃的心里开始犯愁了起来,使得他不得不打消了立刻就要动身的想法。

“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不能鲁莽,头脑越要清醒,只有这样,才能想到真正的办法。”

沉思了片刻,苍天弃心里有了计划,无论能否找到那神秘的存在,首先都得进入禁制后方,这是最起码的前提,只有满足了这一点,才能按照计划进行下一步。

“各派弟子的实力有限,仅凭他们,是肯定无法抵御大兽潮的。”心里如此想到,苍天弃的目光锁定在了三宗老祖的身上,“如此淡定的坐在阁楼当中,一定还另有手段。毕竟这是抵御兽潮,而不是同归于尽,一旦各派修士抵御不住,必定会退回禁制后方,再施展其他手段,如此一来,我就有机会趁机混入禁制后方。”

仔细考虑后,苍天弃认为此方法可行,便在心里将此事定下,随后,他身体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赫然出现在了一只筑基中期的妖兽身旁。

此妖兽一双眼睛通红,神情有些癫狂,哪怕此时苍天弃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因为,苍天弃右手如同铁钳一般,一把将他的身体牢牢抓住,一头扎进了海底!

身处在海底,苍天弃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强行禁锢着此妖兽,朝着南域相反的方向快速而去。

这里已是南域与兽海的交界处,妖兽都疯狂的冲向了陆地,在这海底内,妖兽甚少,故而苍天弃强行带着此妖兽离开,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一处偏僻之地,海面突然剧烈波动,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冲出了海面,赫然是苍天弃以及那只被他强行带走的妖兽。

此时,此妖兽的周身有着一道禁锢光罩,任凭妖兽如何在内部发狂攻击,也无法将光罩破开。

这里地处偏僻,前往南域的妖兽在这里虽说也能发现,但在数量上,要少了许多。冲出海面后,苍天弃没有丝毫的犹豫,强行带着此倒霉的妖兽,就朝着一个岛屿快速而去。

身体化为黑芒落在岛屿之上,苍天弃一把解开了此妖兽身上的灵力光罩禁制,将其身体一把砸向了地面。

他的身体与妖兽的身体,在大小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说如此,但两者在实力上,同样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苍天弃的身体论大小,肯定是比不过此妖兽的。可在力量方面,此妖兽就相差苍天弃太远了。

聚气十三筑基的修为不说,仅仅说那筑基后期巅峰的肉身,都不是此妖兽比得了的。

在妖兽面前那如同婴儿一样的身体,却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随意的一摔,便将此妖兽狠狠的砸向了地面,丝毫不见苍天弃有丁点的吃力。

轰响传开,地面震颤,妖兽那庞大的身躯,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碎石飞溅间,传出了妖兽痛苦的吼声。

本来双眼通红,几乎有些发狂的妖兽,被苍天弃这一摔之下吃痛,居然恢复了少许的理智。

但是,当他身体从地上爬起,目光落在这和他相比起来就像小不点一样的苍天弃身上时,他那双目当中本来已经逐渐开始退去的红光,再度爆发!

愤怒的咆哮声,从他的嘴里传出,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堂堂筑基中期的修为,居然被一个筑基初期的人类修士修理了,这让他如何忍受得了。

此时的苍天弃早已收起了妖灵,所以,他的身上不再有妖灵的气息。而他,同样也没有通过丹田内的守灵四方印来改变自己的修为,所以,眼前这妖兽感受到了苍天弃的真实修为。

由于心里的愤怒,再加上灵智有限,此妖兽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何对方能轻易的放倒自己,大怒的他,伸出那布满鳞片的手掌,就想要把苍天弃这只蚂蚁拍成肉饼!

这一幕落入了苍天弃的眼中,苍天弃仅仅嗤笑了一下,不仅没有露出半点的恐惧,反而连身体都未曾移动丝毫。

这,无疑不是让此妖兽心里的怒火更为猛烈,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极度的羞辱!

没有任何的意外,手掌对着苍天弃的身体,狠狠的拍落了下去!

轰响声再度传开,不过,妖兽却是两眼一瞪,露出了极度不可思议的光芒!

妖兽的表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原因很简单,他这落下的手掌,居然被苍天弃伸出的手掌给随意抵挡了下来。

以苍天弃的身体为中心,四周的地面在这妖兽一掌之下,完全塌陷,轰响声也是因此而传出。但是,身为妖兽目标的苍天弃,却是完好无损,没有在这一掌下受到任何的伤害,身体如同长枪一般站得笔直!

看着妖兽那一脸的不可思议,苍天弃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看来刚刚,并没有把你摔醒呀!”

话音落下,不待妖兽反应过来,苍天弃以防御变为主动,以雷霆之势,一把抓住了此妖兽的一根手指,随后,让人震撼的一幕再度出现了,妖兽那庞大的身体,再度被苍天弃轻易的甩动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这一次,苍天弃使用的力量,比起之前明显要强大得多,从地面大坑的深度,以及传出的轰响声,就完全可以看出这这一点。

“噗!!!”

强大的冲击力,导致妖兽整个身体内部的器官都受到了不轻的震荡,仅仅这一击,就让此妖兽受了重伤,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

以他那庞大的身躯,这一口鲜血的喷出,如同下了一场血雨一般,从空中洒落而下。

“想活命吗?”苍天弃出现在了此妖兽的视线当中,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妖兽完全被苍天弃这一摔给摔懵了,还没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苍天弃再度开口了。

“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了你。”苍天弃嘿嘿笑道。

渔港的肉子酱

渔港的肉子酱第三集

话说人类是天才,妖兽同样也有天才,也有逆天的存在。

而小白狼神他们也说了,这个地方不是简单的地方,能在这个地方里生存至今,不管是人类,还是兽,绝对是逆天般的存在。

“嗷!”一声龙吟在这个山谷里咆哮起来,震耳欲聋,山石滚滚,无数飞禽逃离。

“来了,来了,小胖子,你们都小心一点,要是不行的,先回小世界里面去。”林晨东感到一只强大的力量拢罩着他们。

“它来了,这禁地里的王者!”小彩儿对妖兽的气息,十分敏感地说。

“我去,这么大个?这个,就是麒麟王吗?好威风的样子。”

林琅天他们看到一只庞大麒麟兽出现在他们眼前,全身金灿灿的鳞片,一尘不染,油亮亮的,不怒自威那一种,双眼虎视眈眈地盯着林晨东等人,慢慢他们走近过来。

“这个,就是这禁地里的王者了,天资可以是五行仙术。”小白狼神说。

“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小胖子钱男看着这个有二个大犀牛那么大的麒麟兽说。

它和刚才那几只麒麟兽一样,嘴吐人语说:“这地方不是你们应该死的。”

对着这么大一只金灿灿麒麟神兽,说真的,林晨东有一点喜欢,如果捕捉它当坐骑,绝对威风。

当然,小白狼神也可以当坐骑,不过它有恩自己父亲,对自己也有恩,林晨东不想把它当成马一样骑,当朋友对待。

至于九彩吞天蟒的小彩儿嘛,算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是用来爱的,而不是当宠物骑,你们说是吧。

一个长得如此美丽的,都快及得上心儿漂亮的妖女,林晨东怎么舍得把它当成坐骑呢。

而且每一次和她玩时,她都非常水汪汪的,比九姨她们还要多水,那种叫声,足让男人迷失心智呢。

不过现在小彩儿露出真身,已进化成一千米长的九彩吞天蟒,彩光闪闪发光,非常神圣

包括小白狼神也是一样,进化成一只好几米大的白狼,散发出王者的气质,向这一只麒麟神兽压制起来。

“你当我的坐骑吧,我不想杀你。”林晨东举着手上的赤炎神兵器,指向这一头庞大的麒麟神兽说。

“你们两个,同样是妖兽一族,为什么帮助人类对付自己同类?”这一只麒麟神兽目光落在小彩儿和小白儿狼神身上。

“他是我的主人,再说,我们不是同一类的,吃了你的,我们会进化得更强大。”小彩儿和小白狼神说。

“麒麟王,我再说一次,做我的坐骑,我可以饶你不死,不然的话,杀了你们,给我的同伴当午餐吃掉。”林晨东对它发出最后的通令说。

“你做梦,就算我战死,也不会当人类的坐骑,你们都受死吧。”

这一只庞大麒麟神兽说完后,身上的金光四射,在它身上形成一层厚厚的金属似的。

“果然,防御能力超惊人,这是金属元素盾护甲!”林晨东看到它身上的鳞片加持起来说。

“人类,吃我一招:焚天诛神吧!”麒麟神兽咆哮如雷道。

林晨东他们出动了,不过第一个出手的,是小白狼神,一道白光从麒麟神兽身上闪过,在它身上留下几道浅浅的爪痕。

“我去,防御能力这么惊人?”小胖子钱男知道,现在小白狼神的攻击,连仙帝都能撕碎。

没有想到,这一只麒麟神兽的防御能力这么惊人,只能在它身上留下淡淡的爪痕,一点都伤不到它。

“没用的,你们破不了我防御。”这一只麒麟神兽说。

除了小白出手之外,林晨东手上的‘无’也出手了,一道红光从它身上划过去。

同样,没有伤到它,只是比小白狼神的攻击力强一点,留下的浅浅的伤痕,对它没有伤害。

“没用的,没用的,你们都接受我的焚天吧,给我烧吧!”麒麟神兽对他们说。

随后,天色变红起来,云层红起来,然后,天空开始下起火雨,对,就是火雨。

每一朵火雨如拳头那么大,落到地面,连石头都烧穿透,一切一切的东西都烧掉,那怕大山,也被烧平掉。

“我去,好高温!”小胖子钱男运起力量,化成一个大型的金刚罩,把自己和林琅天罩起来。

小彩儿庞大的身子上面,也结了一层保护罩,和小胖子钱男他们一样,带有天道神纹的金刚罩,不但在抵挡这些天火,而且动了身子,向这一只麒麟神兽狠狠抽过去。

“隆隆……”一声山崩石裂的巨响。

这一只麒麟神兽没有受伤,只是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几百米远去。

要知道,小彩儿这一记攻击,就算是大山也被抽碎成平地,而它只是震退几百米罢了。

同时,林晨东也出手了,使出凡人大帝第四招:天罚!而且还把龙魂融进这天罚中去。

“嗷!”一声龙吟。

一条金龙多从林晨东体内飞出来,瞬间没进空中火云中去,在空天中发出阵阵的龙吟之声。

“这是龙族的龙王,你们屠了龙王?”麒麟神兽看到这龙魂,不禁吃惊一样。

毕竟麒麟一族,与龙族多多少少有一点血缘关系,没有想到,这个人类屠它们远亲龙族的龙王。

“如果不当我的坐骑,我再屠了你!”林晨东手上的‘无’,在他的力量之下,化成一道红光,消失在空气中。

“我要吃了你们。”麒麟神兽发出愤怒的叫声,张牙舞爪向林晨东扑过来。

“想吃我们,就先吃我一招:天罚!”林晨东的声音冷冷地说。

在林晨东的声音落下,空中的火云瞬时消失掉,替代的即一条二千多米长的龙魂;庞大的龙身,在空盘绕几下,然后没进一股红光中。

红光像听到催化剂似的,化成一把二千米长巨剑,化成一把与‘无’一样的兵器。

或是说,它就是‘无’。

带着龙威的巨剑,缓缓地从天而降,每降下一定距离,地面的生物,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着,无法动弹。

失去红云,火雨也停下来了。

“你们先回到小世界里面吧,我来对付这一头畜生足够了。”林晨东让小胖子钱男他们回小世界里面去。

“让我看看吧,我们现在都这么强大,不会拖你后腿的!”小胖子钱男看着这一道二千多米长的剑气说,心里在想:“好强大的力压,让我差点下跪了,还好,还好,不是针对我们的!”

“好吧,那你们都退到我背后来,小彩儿,变回人类,到我身边来!”林晨东说。

“好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